才患相思,便害相思
故事

才患相思,便害相思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陌栗
2020-08-03 15:35
“哎,你们听说没,昨东方大将军平了那蛮奴刚旗开得胜归来,又领旨要去平那靖阳山上的悍匪!”

“真的假的,你小子可别乱说,弄得大家白高兴一场。”

喧闹的街坊人人的八卦起来,甚至还抛出银钱赌一赌此去的赢输问题。

毕竟那靖阳山上作怪的可不是什么软骨头,霸占上头许久早已根深蒂固的,那容轻易就缴毁的,若不是那群小贼前些时日劫持了那官盐,怕是官府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待着了。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跟着我了!”东方慕白板着脸不耐烦的说着。

“哎呀,人家愿意同你一起嘛,你这个臭木头怎就如此不开窍呢!”筱筱气的直跺脚却也是对面前这个冷冰冰的人无可奈何,直直叹气。

她从大漠追到中原一路上这个臭男人不知道赶了自己多少次。

估计要不是瞧着自己娴熟的医术还有那尚可的武功估计早就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大漠了。

“筱筱姑娘,我已护送你至中原,你还是尽快回秀芳较好,男女有别我们不宜在做纠缠!”

“你看!你也知道男女有别,那日你当众用嘴为我吸毒,虽是无奈之举,但也有了触碰之实了啊,所以,你!必须!为我!负责!”

筱筱一字一句的反驳着,东方慕白连连头疼,便也不在纠缠,转身出了帐篷。

筱筱气不过只能把气撒在磨药身上,碎碎念念得。

进山十日有余,东方慕白早就把地形摸得透彻,只是四面环山,易守难攻,使得他轻易不敢进攻,只得智取,降低人员伤亡。

“将军,我觉得此招甚好,找一人代替苏小姐进入寨子,里应外合,那毛贼既强娶苏小姐做夫人便不会起疑心,大婚之日我方便可里应外合的进攻!”

众人连连称赞此招,东方慕白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此招为目前为止最好的。

“你们既给我报备,便有了合适的人选了吧,说说她是谁!”东方慕白拿起手中的地形图瞧着,众人顿时安静推缩起来。

“怎么?”

“回将军,末将觉得筱筱小姐便是在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东方慕白闻言一愣眉头不禁蹙了起来,众人见状,连忙闭嘴。

“不行!”东方慕白话音刚落,就听见帐外话语声响起。

“我同意!”东方慕白瞧着筱筱眉头更是紧蹙。

“慕容将军我可以去的”

“你不可以!你给我回去老实待着!”东方慕白眉头紧蹙怒斥道。

“你不是想要平定那个山头嘛,我可以帮…”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本将军都不会同意娶你,你也休想拿这些事情博取我对你的感情,不可能!军中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来人!给本将军拉出去!”说完东方慕白便转身不在瞧早已泪流满面的筱筱。

“东方慕白!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看我不顺眼,都觉得我是博人眼球!”筱筱挣脱了士兵不甘心的问道。

不知道是想给自己些安慰,还是对自己付出的感情有所不甘心,便死死的盯着他,期待他可以说“不是”

“是,来人送军医回帐休息!”

“东方慕白你就是一个滚蛋!”说完,筱筱便转身而去。

第二日东方慕白便收到了筱筱辞行的信封,东方慕白瞧着信封,心里竟然苦涩异常,瞧着信封发带,心里却暗暗的较劲。

她既要走,本就是应当了,自己这是做什么!

摇了摇头,压抑住自己的想法,继续研究起总攻路线图。

抗匪二十日便一锅端了横霸已经的悍匪,凯旋归来,这使得东方将军越发的传神!

东方慕白处理完后续已是半月有余,书房内,东方慕白对着那皱巴的信件挣扎不已。

最后还是拆开而来,只见信中只有八字“悔时方知情似海深”

东方慕白仔细瞧着这八字,心中抽痛更甚,手不禁攥紧,脑海中忆的全是她的一颦一笑。

他才知情似海深,我起身冲出书房令人备马,向那杭州而去,他想亲口告诉她,当日所言句句所虚!

直至他赶到秀芳之时才得知她根本就没有回到秀芳,东方慕白听闻整个人都愣了

他派人四方打探皆未果,整人自那日之后三年之中也是浑浑噩噩。

而这时边关又告急,东方慕白不得不领军出征,到大漠之后连破两城,收复城池使得蛮奴大败,不得不的呈上契约书

东方慕白瞧着桌子的请帖,圣上已经同意他入这个接风宴。

第二日便动身而去了,东方慕白最是没想到在此见到筱筱竟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

她一袭红衣普通盛开的曼珠沙华美丽妖艳,退却了之前的生涩活泼,她被另一个人牵着缓缓的走上台去。

筱筱接受到了他的目光不禁抬眼看去,便马上移开了眼。

短暂的想聚,却已擦出她火花,东方慕白手攥紧,青筋暴起如果不是此时的身份他怕早已动手了。

宴会慢慢的进行着,东方慕白的眼睛却从未离开过她的身影,知道夜晚降临,一切事物的转折。

“东方将军,不愧得战神之名,我瞧东方将军到是对孤身边这美人被感兴趣,我军最不缺的便是美人,若将军来我军,便一一赐给将军玩玩”筱筱当做没听到继续甄酒伺候着,东方慕白淡淡的开口

“大王,固然豪爽,不过慕白不做叛军叛国之人,喜欢的人,抢来便是!何谈赏赐之说!”

敌军闻言大笑……

“东方将军好胆识,是条汉子,不过不能为我军所用之人,皆除之!”

言罢,室内之人早已拿出武器形成对垒,气氛压抑,可这些对筱筱没有多大影响,反而她嘴里竟是数起数来。

“1…2………”三还没有开口敌军便已捂起肚子到底。

东方慕白见状拔出剑来解决了敌军的头,随即将筱筱拥入怀里,死死的抱着,筱筱也回应着紧紧的抱着。

“木头,你终于肯抱我了”筱筱闭上眼轻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筱筱,那天我说的不是真的,我其实——”东方慕白还没说完便察觉不对劲,松开来筱筱早已口吐鲜血。

“筱筱!我带你找大夫!”说着便不管不顾的抱起她向外跑去,她也没有阻止只是笑着瞧着这张思慕已久的脸

“木头,你说啊…说…其实什么啊,你…知道嘛,那日走后…我便…遇…遇到了…劫匪…”

“筱筱,你别说话了,我带你找大夫!等你好了,我慢慢听着!怎么那么傻,还给自己下毒”东方慕白发了疯的跑。

“我不喝…他会起疑…那日我得知…你要来…便做好一切准备…三年前我大难不死…辗转于此…早已是残花败柳…能为你做……做……”

“对不起!对不起!军医!军医!马上给我滚过来!你别说话了,等你好了我天天听你说!”东方慕白把筱筱放在床上抱着她,怕她会消失一般

“好~但是现在,我想…说……说…慕白,我心…悦……你!你…咳……有没……”

“有!筱筱你听好了!我心悦你喜欢你爱你想和一辈子白头偕老,不烦你不骂你不凶你,永远在乎你,等你好了我们就成亲!你一定要……”

“好……”要撑过来。

东方慕白瞧着低垂的双手,整人都呆了,她不是说要自己娶她嘛,怎么自己就先走了!

“将军……”军医小心翼翼的说道。

“滚出去!她没有死!滚!”

边关大胜,可是东方将军却辞官归隐,不问世事。

某个村落一片喜庆,喜堂之内,两对新人相拥,看着漫天的繁星。

“慕白,你太傻了,不值得……”

“筱筱,寿命又何,换得同你一日闲,死后同棺而拥值了。”

二人相互轻笑一声,便相拥长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