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前男友的朋友圈后,想找他复合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看了前男友的朋友圈后,想找他复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好丽友
2020-08-03 17:05

 
下午六点,夕阳扯着晚霞往山下奔去,树枝徐徐摇晃,挥手作别。
 
最后一抹余晖落下的时候,一位戴着墨镜草帽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踏进了鹊桥。
 
别稚正欲出门,与女人撞了个满怀。
 
太阳刚下山,屋里灯还未开,光线有点暗,女人打扮怪异,把别稚吓了一跳,皱着眉惊呼:“谁?”
 
女人四处张望几眼,确认没有别人,才摘下口罩,悄声道:“你们老板在没?”
 
“我就是。”
 
“哦哦,您好。”女人伸出一只手,没绕弯子,“我是来买男友攻略指导的。”
 
“里面坐。”别稚回握了一下,伸手在墙上摸了摸,把灯打开。
 
屋子里亮堂起来,别稚这才发现眼前的人居然是宋欣瑜——《中国好音乐》十五强选手,因综艺感强、嗓音独特最近小火了一把。
 
小青菜正在追这档综艺,最pick的便是她。
 
别稚跟着看了两期,人设讨喜、音色也得天独厚,要是比赛没有内幕,进入三强应该没有问题。
 
《中国好音乐》节目前三强能直接跟节目赞助商盛天旗下的娱乐公司签约,公司给出第一手资源包装培养。
 
宋欣瑜这个时候来找她买男友攻略指导,对于一个即将走红的歌手来说,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别稚是不会把送上门来的生意推走的。
 
在会客厅坐下,别稚叫小青菜上点茶水来,然后便一边询问宋欣瑜要攻略对象的情况,一边主动搜索保密协议模板。
 
宋欣瑜道:“我要攻略的是我前任……”
 
故事并不长。
 
两人是初恋,跟大多数情侣一样,从热恋到平淡,最后以宋欣瑜受不了对方太宅太邋遢提出分手而结束。
 
别稚把保密协议推给她看,问:“那为什么现在又要追回来?”还是在比赛这个节骨眼。
 
宋欣瑜摸摸鼻子,搪塞过去:“就,就发现我其实还是爱他的嘛。”
 
“不想说也没关系哈,这是私人问题,我就随口一问,而且我们的对话内容是绝对保密的,你可以完全放心。”
 
别稚说完,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惊讶道,“居然九点了。这样,你先看保密协议,之后小青菜会带你签合同付定金,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放心啊,你这个问题不大,金牛座是十二星座里最不介意旧情复燃吃回头草的,他们大都对旧情人念念不忘,只是都喜欢死鸭子嘴硬。”
 
宋欣瑜不敢苟同:“我觉得他是真的想把我先杀而后快。”
 
“怎么说?”别稚刚站起来,闻言又重新坐下,“金牛座的男生脾气应该蛮好的啊。”
 
宋欣瑜跟她说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

三天前。
 
“上帝保佑,我愿用我前男友变丑变胖变穷,换我比赛夺冠。”
 
飞机落地,宋欣瑜趁着等行李的工夫,编辑了朋友圈,点击发送。
 
行李箱从传送带上过来,她伸手拎过箱子,理了理墨镜,径直去了《中国好音乐》节目组安排的宿舍。
 
宿舍是双人间,宋欣瑜一进屋就看到室友又白又细又长的腿,心里忍不住惊叹一番,瞧瞧,这才是能火的歌手啊,肤白貌美大长腿。
 
宋欣瑜笑着打了个招呼,走向空着的那张床,路过腿精室友时,忽然闻到一股特别的清香。
 
香味很熟悉,她却一时记不太起来为什么熟悉。
 
适时微信响起一阵微信提示音,宋欣瑜点进去一看,塑料姐妹花苏瓷给她发了一张截图。
 
白间朋友圈:我愿用我八块腹肌换我前女友智商上升到正常人水平。
 
炫耀他有八块腹肌的同时咒骂她智商堪忧,宋欣瑜被气得是一点瞌睡也没有了,一个视频打给苏瓷:“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八块腹肌?我呸,明明是瘦出来的肋骨!
 
而且,他居然骂我智商低?他知不知道什么叫神童?本小姐当年小学做高考卷子考了五百分的事都上新闻了,他眼瞎吗!”
 
对这种吐槽习以为常,苏瓷反应十分平淡:“嗯,他眼瞎。”
 
“是吧!”得到姐妹花的肯定,宋欣瑜吐槽得更来劲了,“我跟你说,他这种人……哎,导演组打电话进来了,我先挂了。”
 
导演组打电话来是通知在大厅集合,宋欣瑜挂了电话便匆匆赶去。
 
《中国好音乐》是档音乐类综艺节目,三个月前就开始在各地海选初试复试,现在进入决赛来到节目组的,全国一共三十个人。
 
宋欣瑜到大厅的时候,人都到齐了,她找了个空位坐下,正准备融入旁边几个选手的聊天,身后就传来一阵躁动,回头一看,顿时一股上辈子炸了银河系的毁灭感油然而生。
 
评委队伍里,她那倒霉前任白间赫然在列。
 
宋欣瑜敢肯定官宣的评委里是没有白间的,不然她一开始压根就不会报名来自取其辱,但她记得节目大概是为了炒热度,故意还留了一个神秘评委没公布。
 
天地可鉴,白间一出了名的淡泊名利音乐圈怪才,红到发紫时隐退,一退就是八年,八年后带着一张专辑重回巅峰,然后又销声匿迹,从来不接商演,更别提综艺了。
 
鬼知道他居然能是这个神秘评委!
 
宋欣瑜觉得脑瓜子疼,伸手摁了摁太阳穴。
 
白间目光浅浅地飘过来,意味深长地一笑,又慢悠悠飘走。
 
宋欣瑜被他这一笑刺激得汗毛倒竖,如坐针毡地等导演介绍完录制安排和比赛事宜,撒腿就跑没了影。

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隔天就是三十进十五的初试,宋欣瑜避无可免地要跟白间正面交锋。
 
《中国好音乐》初试是淘汰制,以抽签方式决定对手,两人演唱自备曲目,由三个评委投票决定,票高者晋级,票低者淘汰。
 
淘汰者有一次复活的机会,截止下一次比赛开始前,观众票选复活票数最高的两位,可以重回赛场。
 
上帝没有对宋欣瑜赶尽杀绝,在给她丢了一颗前任炸弹后,又马后炮地给了她一个毫无竞争力的对手。
 
宋欣瑜是第三组上场,她的对手是个平稳型歌手,无论是音色还是唱功都属于平淡类型,没有什么瑕疵,也没什么亮点。
 
相比之下,宋欣瑜很占优势,她属于爆发型歌手,唱功一级,看似轻松随意却又句句都在点上,加上嗓音是女性中比较独特的烟嗓,沙哑低沉,很容易让人耳目一新。
 
两人各自演唱完曲目,在主持人的引导下一同站到舞台上。
 
三位导师依次给出意见和投票人选,前两位无一例外都投给了宋欣瑜,并对她评价颇高。
 
最后轮到白间。
 
宋欣瑜其实还有点小紧张,因为印象里白间对待音乐很认真,不像是那种会公报私仇的人。
 
白间在宋欣瑜希冀的目光中举起话筒:“宋欣瑜选手的演唱猛一听很让人惊艳,但仔细一回味觉得少了点味道。
 
你演唱的这首歌想表达的是孤独感,但我从你的演唱中只听出喝醉酒了的感觉。
 
相比之下我觉得苏晴的演唱更打动我,虽然平平淡淡,但至少符合歌曲本身意境。”
 
主持人明知故问:“那么白间老师的选择是?”
 
白间:“苏晴。”
 
苏晴喜极而泣,发表了一番围绕“虽然以一比二落选,但是得到了偶像白间的肯定,此生无憾了”展开的言论。
 
宋欣瑜笑容灿若星辰,压着想打死白间的冲动道:“白间老师真是太厉害了,今天上台前我怕紧张就喝了点儿酒,这都被您听出来了。”
 
比赛结束,宋欣瑜回了宿舍,迅速发了条朋友圈:前男友耳朵聋了,再也听不到本美少女的天籁之音了,真替他感到惋惜。
 
宋欣瑜发完一分钟,就看到白间紧跟着转发了条《中国好音乐》赛制的朋友圈,重点内容:十强之后赛制由淘汰制调为评分制,每位评委分数均有效,最低分为1分,最终结果取三位评委平均值。
 
宋欣瑜翻译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宋某人你给我注意言辞,惹到我了我给你打一分,让其他两个评委给你满分你也晋不了级。
 
宋欣瑜气得直在屋里转圈圈,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太无耻了!
 
然威胁虽可耻,但有用。
 
成为一名被大众认可的歌手一直是宋欣瑜的梦想,她从大一起就不断参加各种音乐选秀节目,屡败屡战,到现在已经八年时光。
 
这八年里,她不断探索适合自己的演唱风格和方式,勤学苦练,精益求精,才终于有了如今的成绩。
 
她在《中国好音乐》节目中过五关斩六将,进入决赛圈,走到十五强,靠的决不是偶然机遇或是天赋,而是实打实一步一脚印走过来的。
 
她好不容易走到这里,绝不会让自己因为白间的打击报复又跌回原地。
 
于是她趁比赛休息的间隙去了趟B市,找到好友苏瓷之前买男友攻略指导的婚介所,也买了一份。

签完合同,宋欣瑜连夜赶回了节目组。
 
后天就是十五进十的比赛,她得赶紧回去,抓紧时间哄哄白间,不求他能给她开后门,只求他能秉公无私就行了。
 
宋欣瑜回到节目组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她一天没洗澡,又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身上有些黏腻。
 
于是她先洗了个澡,又换上一身干净清纯的衣服,然后便开始争分夺秒地哄白间:【间间~今晚的月色好美,要不要一起出来赏赏月呀~】
 
一分钟后,白间发了一张乌云蔽日的照片过来。
 
宋欣瑜被气得直翻白眼,这上帝是跟她杠上了还是就喜欢跌宕起伏的情节?
 
明明她刚刚回来的时候还有月亮,这会儿就没了?
 
宋欣瑜:【出来赏个寂寞。】
 
白间:【我已经睡了。】
 
宋欣瑜:【我现在进《王者荣耀》,我希望我们不要在峡谷相遇。
 
要是相遇了,我就会有点生气,我一生气就想发朋友圈,我记得我手机里有张谁的女装照,我觉得发那个不错哎,你觉得怎么样,间间?】
 
白间:【我突然觉得出来走走也不错。】
 
宋欣瑜:【那后院见~】
 
宋欣瑜发完,随手擦了两下头发,就拿着手机去了后院。
 
后院里有一个秋千,宋欣瑜荡了大概两分钟,就看到小路那头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
 
没一会儿,白间走到她面前。
 
宋欣瑜抬眼看了一下,与从前没什么差别,一件黑色T恤,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凉鞋,十分糟蹋他那副好皮囊的打扮。
 
她忍不住吐槽:“快一年没见,你就不能稍微收拾自己一下?”
 
“前天才见。”白间在她旁边的秋千上坐下,又忽地凑到她面前,“而且我收拾了,我刮了胡子。”
 
确实刮了,面容干净,此时他凑近了,她看不到他全身,只能看见那张老天爷赏饭吃的脸,心脏一阵不可遏制地悸动。
 
宋欣瑜一时间忘了自己刚才在讲些什么,好半天,才恢复神智,有些恼怒地推了他一下:“男女有别,你凑这么近干嘛。”
 
白间耸耸肩:“睡都睡过了。”
 
宋欣瑜内心:好气啊!终于明白父母嘱告女孩子要矜持自重的良苦用心了!
 
白间见她牙齿紧合,顿了顿,往旁边挪了一下,道:“你找我出来到底是想干嘛?有话直说。”
 
宋欣瑜想了想,决定先试探一下:“你来参加《中国好音乐》是因为我吗?”
 
白间倒是一点不藏着掖着,直接点了点头:“嗯。”
 
宋欣瑜感觉心好累,不就是分个手?哪对情侣不分手的?
 
他居然真的就单纯为了打击报复她,破天荒地出山参加综艺节目,他们之间的仇恨值有这么大吗?!
 
这他妈没法儿哄了,哄不下去,谁爱哄谁哄。

那天最后白间真的赏了个寂寞。
 
宋欣瑜被他的专门参加《中国好音乐》来扯她后腿气得不行,直接走人了。
 
第二天,宋欣瑜起了个大早,去江边吊嗓子。
 
天色微蒙,江边人影稀少,除了几个晨跑的小年轻,就只有几个零零散散对着大树练太极的老年人。
 
宋欣瑜深呼吸几口气,开始练声,短短几个气声奔向江面,随着江流奔腾两下,随后消失不见。
 
练了半小时,宋欣瑜倚在栏杆上小憩,江面上有风拂来,温柔细腻,夹杂着些许凉意,令人倍感舒适。
 
她眯着眼,享受这片刻惬意。
 
忽然,脑子里浮现出了上场比赛白间对她的点评——像喝醉了酒一样;还有对她的对手苏晴的点评——虽然平淡,但至少符合意境。
 
话虽刻薄,还有极大公报私仇的嫌疑,但仔细一回想,其实并非不无道理。
 
一直以来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演唱有问题,但就是想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他那么一说,倒是让她醍醐灌顶,她太过注重技巧了,以至于很多时候忽视了歌曲原意境。
 
这么一想,宋欣瑜豁然开朗。
 
片刻后,又忽然想到,是不是白间来参加《中国好音乐》其实是为了提醒她的,而不是她之前以为的打击报复?
 
毕竟她的综合演唱水平高于很多人,免不了在评委和观众的赞赏下飘飘然,最后说不定因此所有努力又付之东流。
 
想到这种可能,宋欣瑜深感自己不知好歹,转身回了节目组,准备拉白间去吃个饭,忏悔自己。
 
回去一看,白间不在宿舍。
 
宋欣瑜掏出手机准备给他打个电话,发现自己手机快没电了,想了想,现在也还早,于是决定先回宿舍充个电,等会儿再找他。
 
一回去,发现白间在自己宿舍门口站着。
 
宋欣瑜瞬间脑补了一场白间因自己昨晚把他一个人晾在后院而倍感难过,大清早就跑来找她哭诉委屈的戏码,心中愈发愧疚。
 
她现在基本能肯定白间就是像别稚说的那样,实际上还对她这个旧情人念念不忘了!
 
宋欣瑜想着想着眼泛泪花,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过分,居然这么伤害一个深爱着她的男子。
 
正准备上前,宿舍门忽然开了,季婉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绿色的铁皮小盒子。她把小盒子塞到白间兜里,然后出来时又带出来一块女士手表。
 
一向高冷的季婉拿到表戴上,脸上罕见地露出笑容。
 
白间从始至终都没动,任由她在身上摸进摸出。
 
白间的宿舍在靠近后门方向,宋欣瑜刚才为了方便便从后面进来的,此时刚好避开两人的视线。
 
两人没看见她,季婉戴好表,拉着白间往前门去。
 
等两人走得没影了,宋欣瑜才回了宿舍。
 
屋里还残留着她初见季婉时便闻到的独特香味,看到刚才那一幕,她才恍然记起,那香味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每年春天都能在白间身上闻到。
 
白间虽然名字文艺干净,长相也颇为精致,从事的也是文艺的歌手职业,但性格和生活方式却是与文艺一点都不搭边。
 
他衣柜里最多的就是黑色衬衫和牛仔裤,一模一样的衣服有个两三件是件很平常的事,夏天永远是一双凉拖;
 
因为懒得打理头发,所以头发永远是剃的寸头;
 
经常忘剃胡子,还爱戴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明明是颜值十分的王者,愣是被他糟蹋成六分的青铜。
 
所以这样一个白间,每年春天身上居然会出现香味,十分不寻常。
 
两人在一起的第一年春天,宋欣瑜闻到他身上忽然出现的香味,还以为他出轨了,暗戳戳趁他洗澡时去查他手机,结果他才洗十分钟就出来了,正好碰到她皱着眉破他的手机密码。
 
两人对视一分钟,宋欣瑜心虚不已,白间却淡定地擦了擦头发,说了句:“1234。”
 
宋欣瑜抱着手机一脸茫然:“啊?”
 
“我手机密码。”白间打趣道,“据我分析,以你的智商,十分钟肯定解不出来。”
 
宋欣瑜垂头试了一下。
 
竟然真的是。
 
想到她刚刚把他全家以及她生日全都试了个遍,最后结果都错误时,内心基本都确定他肯定是出轨了,密码就是小三的生日,结果他出来告诉他居然是1234。
 
宋欣瑜只觉得白间这个人真的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判断。
 
手机查询并无异常,宋欣瑜又决定跟踪他。结果一连三个月,直到他身上的香味没了,她也没捕捉到丁点蛛丝马迹。
 
毕竟白间平日里根本不出门,大部分不是在院子里某个角落写歌就是打游戏,典型一死宅。
 
第四个月,宋欣瑜已经完全认为白间身上的香味就是他忽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买来香香擦的,然后,第四个月里的某一天半夜,他忽然悄咪咪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宋欣瑜睡眠浅,他把她的手从他颈窝拿开的下一秒她就醒了。
 
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穿鞋声,很快,卧室门被关上,脚步声渐行渐远。
 
宋欣瑜从床上起来,看到白间裹着外套,脚踩帆布鞋往外面走。
 
她忙换了衣服跟上去,然后她看到白间绕过小巷,钻进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搬了一整箱养乐多出来……
 
那次之后,宋欣瑜再也没怀疑过白间出轨,她觉得以白间这三岁小孩的思想观,喝瓶肥宅快乐水都比出轨有趣。
 
久而久之,她便也习惯了白间每年春天都要香三个月的事。
 
当习惯成自然的时候,有些东西就会被忽视。所以宋欣瑜猛地在季婉身上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时,只是下意识觉得熟悉,却记不起源头。
 
此时看到两人姿态暧昧地在一起,才如梦初醒。

宋欣瑜回到宿舍,把手机充上电,倒在床上,四肢跟绑了铁一样沉。
 
算了算,她跟白间分手居然快一年了。
 
分手是她提出来的,没有第三者,也没有父母阻挠,原因也无足轻重——不过是因为白间不肯打扮自己,也不让她打扮。
 
她拖他去旅游,结果他在酒店睡了三天。
 
宋欣瑜不是颜控,也并非旅游爱好者,白间的这些缺点其实她都能忍受。
 
她提出分手也并非真的想要分手,不过只是小情侣间的闹别扭,分手是假,调剂单调生活是真。
 
两人分手一年,虽没见过面,也没打过电话发过微信,但互动并不少——两人喜欢隔着朋友圈对话。
 
刚分手那会儿,宋欣瑜一天三条朋友圈:
 
【跟前男友分手第十天,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呢。】
 
【立个flag,如果我这个月不写出三首歌,前男友就变成猪。】
 
【听说前男友十天没出门,不知道还健不健在。】
 
白间每次都会在她发完十分钟内也发一条朋友圈回复:
 
【跟前女友分手第十天,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安静,真美好(微笑表情)。】
 
【立个flag,减肥,如果我这个月吃饭了,前女友胖四十斤。】
 
【请前女友自重,别拐弯抹角地打听我的动态。】
 
……
 
两人就这么过了一年,感觉也别有一番趣味,也都十分默契地没有开始新的恋情,像约定好了一般。
 
哦,并没有。
 
宋欣瑜后知后觉地想,一直以来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她把分手当游戏,于他来说应该是新生,他也并非没有开始新的恋情,可能只是她并不知情。
 
想来也是,他那么天之骄子的一个人,怎么会对她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死心塌地。
 
-
 
在两人的爱情里,宋欣瑜一直觉得自己处于弱势。
 
两人是网恋,从2G时代便相识,一直到4G盛行,两人从朋友到恋人,一切水到渠成,风来帆速。
 
两人网恋一年,宋欣瑜趁大一暑假约了白间见面。
 
一见面,发现竟然是白间,差点没晕过去——第一次网恋就网到偶像,电视剧也不敢这么写啊!
 
好在两人有着十年的网友身份加上一年的网恋对象身份,虽然惊讶,倒也不至于就此别过。
 
然而跟自己偶像谈恋爱,压力重得真的无与伦比。
 
也正因如此,宋欣瑜才如此迫切地想要红。
 
这么多年,她不断地参加音乐选秀节目,并不是她真的有那么热爱音乐,想要得到世界的认可。
 
她只是,想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站在他身边。
 
如今,她终于有能力稍稍与他并肩,却似乎,没什么必要了。

宋欣瑜退赛一事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网上对此事的态度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宋欣瑜没有背景,《中国好音乐》节目组有暗箱操作,因此宋欣瑜愤然退赛。
 
另一派认为娱乐圈真真假假,都是演戏,宋欣瑜的退赛只是新型炒作,到时候肯定又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回去。
 
宋欣瑜没心情解释,任由言论发酵,头也不回地拎着包走人。
 
回去的途中,她接到了别稚的电话。
 
宋欣瑜以为她也是打来八卦的,有些不耐烦地接通,却不想那边开口是关于男友攻略的事:“哎,小宋,攻略方案我做好了,大致就是小火慢炖了。
 
金牛座啊就真的跟头牛似的,死鸭子嘴硬一流,比谁都犟,就算他喜欢你也能云淡风轻装作毫不在意……”
 
电话里别稚的声音叽叽喳喳,宋欣瑜找了个时机打断她:“别老板,不用了,我不追了。”
 
那头安静半晌,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这是祸不单行吗?啊啊啊啊不行,我不允许我的男友攻略指南被连退两单,天啊,我受不了这种打击!”
 
那边自言自语了好久,终于停下来,问:“你还喜欢他吗?”
 
“喜欢。”
 
“那为什么忽然不追了?”别稚很激动,“喜欢就要上啊,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多么不容易,你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宋欣瑜愣了两秒。
 
对啊。
 
她为什么放弃?
 
就因为撞见白间跟季婉举止暧昧?那不是更应该上去抢回来吗?
 
白间是她喜欢和崇拜的人,她应该不顾一切把他留在她身边,想方设法让他也爱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做,直接一走了之啊!
 
宋欣瑜茅塞顿开,把电话拿开一点,冲前面的司机喊道:“师傅,麻烦回好音乐节目组。”
 
“哎哎,别,先别回去。”别稚忙叫住她,“你先照原来的计划回家,看看他什么反应。你的描述主观意识太强了,我判断不出来他到底对你是什么一种感情状态,正好借机了解一下。”
 
“哦,好。”
 
-
 
宋欣瑜照原计划上了回B市的飞机,窗外云朵饱满,阳光明亮,景色宜人。
 
她却没什么心思观赏,摩挲着关了机的手机,不断地猜测下飞机后白间会不会打电话给她,如果打了,又会说些什么。
 
她跟白间网上联系十一年,抛开他居然是乐坛传奇这一身份,他们彼此了解得很深。
 
网络上,大家并不喜欢戴着面具示人,展露的往往是最真实的自己。何况白间这种人,说白了完全跟个孩子一样,就算是在现实里,也并不会跟人玩心计。
 
他爱喝养乐多,除了音乐,最爱打游戏,不喜欢到处跑,对金钱也没什么欲望。
 
一直以来不过是她自己因为不够优秀而患得患失。
 
飞机落地。
 
宋欣瑜一边跟随人流下飞机,一边将手机开机。
 
手机里很多未接电话,父母的、哥哥的、苏瓷的……
 
宋欣瑜将手机翻了个遍,也没看到白间的信息。
 
一条都没有。
 
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两人相识大半生,相恋九年,结果对方居然真的说放下就放下,就是神仙也得难受吧。
 
宋欣瑜揉了揉鼻子,压下心中的酸楚,恶狠狠地想,等她把白间追回来,让他爱她爱得情难自抑的时候,她一定要加倍虐回来,让他也尝尝她现在的难受!



“宋欣瑜!”
 
宋欣瑜正在满脑子策划等把白间追回来之后该怎么虐待他,冷不丁听到一阵熟悉的嗓音,懵了三秒,才回头望去。
 
白间从航站楼飞奔过来,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脸色因过度运动有点泛红。
 
他跑到她面前,胸口剧烈起伏,喘了两口气才开口问道:“怎么突然要退赛?”
 
宋欣瑜心里难受,语气不善:“有你在后面扯我后腿,我也走不了多远,参加比赛就是浪费时间,有什么意思。”
 
白间眉头缓缓皱起:“你真觉得我来参加《中国好音乐》是来给你使绊子的?”
 
“……”宋欣瑜翻了个白眼,“难道不是吗?三十进十五就你把票投给了苏晴,你还说我唱歌像喝醉了酒。”
 
白间眉头皱着皱着,忽然笑了一出来:“不是,宋欣瑜,你平时总骂我脑子被驴踢了,我觉得你说的是不是你自己?”
 
“我说的那些话就是跟你赌气,而且你听不出来吗?我在提醒里唱歌记得不要一味只知道炫技,要注意歌曲意境啊。”
 
“我也没有要真的扯你后腿,那场比赛我最后一个投票,你已经有两票了,稳进下一场,我故意投给苏晴就是逗逗你而已。”
 
宋欣瑜眨了眨眼睛,心里那点难受跑了个没影儿,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挥之不去的尴尬。
 
“那,”她脑子飞速运转半天,终于想起来另一件事,“你少装痴情,你说,你是不是出轨了?”
 
懵逼再次光临白间的小脑瓜:“我什么时候又出轨了?”
 
宋欣瑜一副“你装,你继续装”的表情看了他两秒,见他还不承认,才道:“每年春天你身上都有股香味,你那么糙一人,要不是出轨,怎么会突然香起来?
 
还有,你别否认,我对香味很敏感,你身上的香味很特殊,除了在你身上,我就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顿了顿,恶狠狠道:“一个女人身上闻到的。”
 
白间眉头再次松开,眼里带上了一丝笑意。他身上搭在宋欣瑜的肩上,转身拉着她往购票处走去:“那个女人是不是腿还挺长的?”
 
看吧,看吧!
 
宋欣瑜快气炸了,这人脸皮什么做的这么厚实,被前女友抓住出轨了居然还么神色自若!
 
白间浑然没察觉宋欣瑜的爆炸状态,慢悠悠地继续添油加醋道:“长得也比你好看一点?”
 
“皮肤好像也比你白。”
 
“鼻子比你挺。”
 
“身材也比你好。”
 
“哦,发量好像也比你多。”
 
“白!间!”宋欣瑜终于是炸了,一脚踩在白间脚背上,使劲碾了两下,“你是不是活腻了!”
 
“疼疼疼。”白间抱着脚跑开一点,求生欲终于问世,“季婉是我表妹,我每年春天身上的香味是药香。
 
我们家有遗传的皮肤病,就是春天气温回潮会起一点疹子。
 
我小姨,也就是季婉妈妈,她是医生,她说不是什么大病,对生活没什么影响,也不会传染人。
 
那个药是她找我们村里的民医拿的,用土方子制的,每年她都会给我寄一点来,今年不是我跟着你来参加节目嘛,季婉也来,她就没寄,叫季婉帮我带来了。”
 
说完,后点后怕地补充了一句:“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我妈。”
 
宋欣瑜好不容易驱散的尴尬感又重新包围了她。
 
白间一蹦一跳跑到购票处:“买两张最早去A市的票。”
 
完了拿好票过来拉着正尴尬得脚趾抠地的宋欣瑜去候机厅,边走边摸摸她的脸蛋:“别担心,我跟导演说了,要是你不参加我也不录了,他同意你再回去。
 
还有啊,宋宋,这是你努力了八年的事情,不管我怎么样对你,你也不能就这么轻易就放弃呀,下次记住了。”
 
他声音温柔,宋欣瑜忽然就很想哭。
 
哪有什么非要人尽皆知的梦想,不过是不敢宣之于口的自卑罢了。
 
真正的热爱,应该是像他一般,不为名利,不为金钱,就只是纯粹的喜欢。
 
“我不去了。”宋欣瑜轻轻拉住白间,“我参赛只是为了火,为了让观众喜欢,好让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站在你身边,我参赛对那些真正热爱音乐的人不公平。”
 
白间和宋欣瑜都不是那种黏腻的人,此时白间却不想跟她分开,他破天荒撒了娇,捏捏她的耳垂:“那你去节目组陪我。”
 
宋欣瑜笑起来:“好。”




别稚刷到白间跟宋欣瑜官宣微博的时候,差点没原地升天。
 
刚准备哭,就收到了宋欣瑜的尾款转账,后面跟了条语音。
 
别稚连忙点了收款,拍了拍小心脏,这才点开语音:“别老板,谢谢你。你让我明白了爱一个人应该拼命抓住,而不是一味地患得患失。”
 
别稚刚经历了一场过山车式的心理历程,这会儿有点劫后余生般的轻松,随手回了句:“客气,客气,应该的。”就拿着包出门逛街去了。
 
等逛完街回来,就发现小青菜神色慌张地在门口乱转。
 
“咋了?”别稚吸溜两口珍珠奶茶在嘴里,走到她面前,把另一杯递给她,“天塌啦?你转得跟陀螺似的。”
 
“哎,老板,你别喝了。”小青菜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叔叔跟楚总碰上了!”
 
别稚一瞬间还有点懵:“哪个叔叔?”
 
小青菜还没回话,里面就传来别景之的喊声:“别稚,你进来。”
 
别稚:“???”
 
别稚:“我爹搬小金条来跟楚秦淮赎我了?”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花心男最爱的女人

才患相思,便害相思

等我再次见到你时,你和我一起,好不好?

古言“妤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