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不相遇的话
散文 杂感

如果我们可以不相遇的话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瑾冰
2020-08-04 07:00
我微醉,被夏风麻醉的大脑里放映着一场没有剪映好的电影,有人说回忆就像一壶烈酒,喝到深处辗转全身,除了辛辣和眼泪,便是一无所获。

而她们带给我的记忆,是幸福的,没有人会想到自年前十二月底开始,这匆匆一别便是半年,而当初的相识看似猝不及防现在看来是冥冥注定。如果知道会是这么久不见,当初一定会买最晚的票待到宿舍阿姨封宿舍再回来。

学生时代的我们,身份是简单的,想要快乐也很容易,短短三年已经过去,我们几人微信上感叹:“再不开学便要毕业了”

大家都明白,简短的一句话看似带着玩笑,却含着对彼此无尽的思念。



2017年在父母的陪伴下,我迈入石家庄一所师范学校的大门,像是命运早已经安排好的,我遇到了我的几个姐妹。

住在我上铺的是思诺,思诺是地地道道的石家庄人,我们回家要提前抢票,而思诺十几分钟便到家,所以常常被我们嘲笑。一个大学还在自家门口上的人,长这么大连火车都没坐过。提起思诺就要说说思诺妈妈,那位我们一直想拜访却还没来得及去的阿姨,逢年过节,日日常常都想着我们,自家打的月饼,烧饼,馅饼,水煎包,粽子...每一口吃在嘴里,想着思诺妈妈一定极尽温柔,贤惠,像极了自己家里的妈妈。

住在我斜上铺的便是我航姐了。那位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山里来的女孩,却在我们第一次出去爬山时拉了我们的“后腿”,但是这女孩子啊,却承载了我整个青春,那是她花了30块钱在同学手里买来的一辆“四手自行车”提车第一天晚上,航姐便饶有兴致的笑嘻嘻对我说:“走,姐带你去兜风!”



我们裹着厚重的棉服在楼上下来,走到那辆四手自行车前,航姐一本正经的告诉我:“忘拿车钥匙了,等我!”十分钟后一把锈迹斑斑的钥匙套在她的小指 她再次下了楼,光开锁就用了我们近半个小时......

那晚,沁凉的寒风吹在我们的面庞,我坐在后面车座上,小心翼翼的扶着航姐纤细的腰,游逛在我们最熟悉的校园,真想时光停留在那一晚..如今依旧要喊话我航姐:“那一年,是你驮着我坐在自行车上笑,请你日后继续加倍努力,我想再坐在宝马车上去哭....”

住的离我有点远的便是隔壁的梦梦了,和我一样都是沧州女孩,在得知我要写这篇小随笔的时候,她特意交代我“麻烦你把我写的像仙女一样”我噗嗤一笑,我食着人间烟火,却未曾见过仙女呢,那要我怎么去写?

想了想,我觉得我应该这样介绍她,她是我们四人团队的游玩活动组织者,导航带路人,美食发现者,假期视频连线者,天真无邪蠢萌者,每天都在哈哈哈,不可缺少的一位。



住在我对面的便是“二肥”了。这当然不是二肥的真名,是我们取的绰号,我的绰号是“大胖”

她的眼睛很好看,笑起来像月牙一样弯弯的,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甜甜的。我觉得她是最懂我的,去年冬天吧,那天晚上心情很不好,二肥在外面回来将一杯热咖啡放在我的桌子上,便坐回自己的床上。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向来不喜欢倾诉,总是习惯给自己一段时间去调节自己,那一晚,二肥和我对视几眼却始终沉默,后来我才知道那杯咖啡是她吃饭时买的套餐,她换掉了套餐里的豆浆,又加了两块钱给我带回来的咖啡,自己吃汉堡差点被噎死...

我们都是平凡的人,自然发生的点点滴滴都是平凡的,在温和的岁月里泛不起什么波澜,可却装点了我的岁月。



大家给我起的绰号叫“大胖”,因为我“大胖,中午吃什么?”“大胖,要不要去逛街?”“大胖,这是我自己家种的李子”“大胖,视频不?”“胖儿。走吃饭去啊!”...

有的时候自己真的想,如果我们没有遇见,如果我们的关系不是相处的这么融洽,如果她们不是对我这样好,如果我们只是点头之交,或许才是最合适的。

因为我不知道,一年过后,还有谁会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喊我一句:“大胖”会有谁在逛街的时候总是习惯的牵起我的手,会有谁像她们对我真的那么好...我不确定毕业到来之际,宿舍里的十个人,会不会我是先走掉的那个?

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让原本平淡的日子如今觉得弥足珍贵,青春总是这样,来的猝不及防,在我们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尝,去感受的时候,便宛如白驹过隙一般,留给我们的仅剩一截细细的尾巴。

如果当初可以不相遇,或许今日便不会感伤,可这场相遇,他们带着不一样飞扬的青春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我的身边,提醒着我青春只剩下一条尾巴,再过几年,就算我想要深处长臂去触及的时候,或许抓住的是青春路过的凌乱足迹。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和当红偶像的地下情,真刺激

为你放弃生命的那个人

我看了前男友的朋友圈后,想找他复合

花心男最爱的女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