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错过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
情感 故事 生活

因为错过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摩羯大鱼
2020-08-04 10:13

“二位真的想好了?”

孟婆殿中,苗豆手持两卷文书,来回打量眼前一男一女。

文书所述二人生平,其中那个女的,当朝长公主昭和是也,自小心思单纯一身蛮力,但深陷诡计多端的后宫,不会计较人心,最后被推落水中淹死。

死了都不知道害自己的凶手是谁。

其中那个男的,当朝上将军独子白无尘,从小被当成一代名将抚养,生前博览群书,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什么的倒背如流,阴谋算计一套一套。

然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十八般武艺全废,最后死于扛鼎(注)。

到现在脑袋还瘪瘪的。

孟婆道:“二位若执意不喝汤就想重返人间,也不是不行,只是得付出代价。”

白无尘道:“什么代价都可以。”

“有今生没来世都可以?”苗豆挑眉,“按照我们地府规矩,你们这算借尸还魂,过完这一世魂魄直接随着肉身湮灭,再入不了轮回了。”

“何必呢两位?即便你们这般回去,该发生的事情一样会发生,凡人妄图改变自己命格,难。”

苗豆凑近,“看你俩颜值高,透露个小道消息给你们,二位的下一世我帮你们看了,命格都不错。”

“白公子当个秀才娶一小家碧玉和和美美,公主殿下家门富裕,命中还能邂逅好几个小哥哥,生活美得很。”

苗豆苦口婆心,“我守孟婆殿多年,经我过手的阴魂圆满的少,有遗憾的多,两位并不算多么稀奇,但比你们执拗的却是不多见。”

“你说你俩图啥,为啥一定要为了既知的结局,放弃以后可以重活无数次的机会,那可是响当当的精彩人生啊,值得么?”

这时,来了以后一直沉默不语的昭和开了口,她道:“我有非回去不可的理由。”

语气之坚定,让白无尘都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顿了顿,白无尘道:“我也有。”

生而为人二十一载,他爹辛辛苦苦将他拉扯大,虽然总逼他练武,但也是望子成龙心切,无可厚非。

倒是他,一次孝心都没尽过,此次他死得猝不及防,他爹余生不定得悔恨痛心成什么样。

他怎能眼睁睁看着老父亲煎熬,不孝至极,这一世尚不配为人,还希求什么来世。

孟婆啧了一声,“二位生前并没有交集,只不过前后脚死了在我孟婆殿遇到了,志向竟这般统一,实属难得。”说着媒婆脑上头,“要不给二位凑个CP?”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不。”

都不是彼此的菜。

苗豆略感失望,看来注定又要度过无聊的一天了,于是将他二人跟前未饮的孟婆汤一收,文书一摆,“签了字,就可以回去了,记得不要后悔哦。”

随后他二人由鬼差领着进了轮回台旁边的小道儿,一人一条岔路。

生前虽无交集,在这遇到了也算个缘分,白无尘朝昭和行了一礼,“公主殿下先请。”

昭和大方抱拳还了一礼,“好说。”

旋身面对两条路,手指点点点,“你我他,大傻瓜,白莲花公主嫁给他……我选这条。”

“……”白无尘,“请,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这一天,好端端的天空电闪雷鸣,其中两条最粗的闪电交叉一段,分别劈向了皇宫与上将军府。

上将军府。

白老将军都开始吩咐人布置灵堂了,忽然听见下人战战兢兢来汇报,说少爷有气了,少爷睁眼了,少爷站起来了。

白老将军喜出望外,急忙赶到白无尘卧房一看,果然见儿子站在房中一面铜镜前,摸自己的喉结。

摸完喉结开始摸胸,眼中写满不可置信,对着铜镜喃喃自语,“靠了。”

白老将军被巨大喜悦冲昏头脑,并没有察觉儿子不对劲,上前一把熊抱住白无尘,“臭小子,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怀中人激烈挣扎起来,“慢着,老将军,本公主敬你是长辈,平日里宫里见了倍感亲切,但你也不能这么抱本公主……”

“什么?!你莫非被鼎砸坏了脑子不成?!”还没说完百老将军已经瞪大了他那双铜铃似的眼睛,双手钳住白无尘的手臂,将昭和后面的话摇晃得稀碎。

“我……不……是……你儿子,他么这……是个……乌……龙……”

孟婆光说可以借尸还魂,没说还能借尸还错魂,这找谁说理去,说出来谁能信。

到最后实在没法了,昭和眼看老将军又有扑上来的趋势,飞速瞄中院中的鼎。

“爹您站在这里不要动,看我去给你扛个鼎!”

说完“嘿哈”两声,八十斤一个的鼎她一手举一个,丝毫不费力。

看得白老将军热泪盈眶,“我儿被砸了一回通透了,老天开了眼了。”

昭和心里苦,这不是老天开眼,这是老天整岔劈了,她要见白无尘一面,不,她要见“昭和公主”一面,迫在眉睫。

皇宫。

撒花银丝鸾帐,袅袅沉水香。

床上的“昭和公主”缓缓睁开眼。

还没怎么看清眼前情形,就有个美妇人扑上来一把抱住了他,“昭和我的儿你终于醒了!”

白无尘:“……”

他先是抬起自己的手,翻来覆去地看,看到了胖嘟嘟的肉手虎口处几块老茧。

这手,糙过他一个男子,枉费是个公主。

但这不是重点,然后他慢慢摸到了眼下这具身体的脖子以下肚脐眼以上部位,软绵绵……

脑中天人交战火花闪电,他猛地推开妇人把自己缩在床角。

这是个什么情况?

美妇人见他这样,抽泣道:“是谁如此狠心,将你推下了水,本宫知道了定要将那人扒皮拆骨,好孩子,你别怕,跟我说说,你还记得那人是谁吗?”

虽如此说,她眼中却闪过一丝恶毒。

当然没能逃脱白无尘的眼睛。

他没进过宫,但因为热爱读书,对本朝皇家秘辛乃至宫闱八卦了如指掌,晓得昭和生母敬献皇后死得早,眼前这个显然不是昭和亲阿娘。

甚至不是来送关心的。

他盯着妇人头顶逾矩的金珠双头凤钗,敢明目张胆地把自己当皇后使,没有那个命偏有那个病的除了圣宠隆眷的高贵妃,恐怕也没有旁人了。

他试探道:“谢谢贵妃娘娘关心,昭和不记得了。”

果然,妇人眸中亮光闪现,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偏嘴上还要痛恨说可惜,恨不能把推昭和落水之人掐过来捏死。

表了一番誓言之后又飞扑过来个女孩子,生得跟高贵妃七分像,握着他的手叫姐姐,应当就是高贵妃所出的二公主昭苒。

昭苒的段位显然没她娘那么高,试探的意味不要太明显,“姐姐,你果真不记得是谁把你推下去的吗?”

白无尘点头微笑:“果真。”

“姐姐落了一回水,沉静了不少呢,那回头若是父皇问起,也要这么说哦。”

白无尘点头微笑:“好的。”

高贵妃与昭苒对视一眼,放下心来。

不到半天,白无尘知道了推昭和落水的罪魁祸首是谁,不禁在心中把昭和又嫌弃一回,就这,也能死得不明不白,到底长没长心眼。

“昭和公主”打发走高贵妃母女,点名宣见白府公子白无尘。

两厢见面,两人盯着对面自己的身体,感慨万千。

昭和:“怎么办?”

白无尘:“我若是知道怎么办就好了。”

“再死一次回去换回来?”

白无尘抿唇思忖道:“恐怕不行,你忘了孟婆说过完这一世我俩的魂魄会直接随着肉身湮灭,这个险不值得冒。”

昭和哀嚎一声。

白无尘心下也乱得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不经意抬头,见昭和盯着他直勾勾,“哎,你今日这个打扮,还挺好看。”

白无尘一低头,方才宫女要为他梳妆打扮他坚持自己来,他顶着昭和这具身子,面对昭和一衣橱一衣橱五颜六色的裙子和簪花首饰无从下手。

只好胡乱穿了套最简洁的月白曳地长裙,将头发松松绾起,一根玉钗束住。

淡极始知花更艳,倒凸显出他灵魂深处独有的清冷气韵来。

比昭和更像个公主了。

反观昭和……

白无尘愤懑指着她散乱的头发和身上混搭风格的衣袍,“你就是这么糟蹋我的?”

昭和大咧咧转个圈,不以为然,“怎么了嘛,我觉得挺好,舒服自在。”

白无尘把手一伸举给她看,“再有,一个姑娘家家,平时没事啃什么指甲,你就不觉得难看吗?”

昭和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指,不好意思了一下,“那人家忍不住,一焦虑就想啃,眼下就很焦虑。”

白无尘:“……”

他威胁道:“敢把我的手啃成这样你就完了。”

昭和讪讪把手放下了。

过了一阵她道:“我打听过江湖术士了,他说还魂这个事谁也说不准,万一我们俩以后还能换回来呢?眼下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你先帮我追周郎?”

白无尘看着她,“周西鸾?”

昭和点点头。

本朝长安女子有话,嫁人当嫁周西鸾。

礼部尚书之子周西鸾,八岁即是神童的周西鸾,风华无双的周西鸾。

昭和也喜欢他,白无尘一点也不意外,唯一有点意外的是——“你拼了后世性命不要,就是为了他?”

昭和再点点头。

“所以我帮你尽孝,你帮我追周西鸾?”

“好不好?”

要他去追一个男人,白无尘:“不可能。”

昭和顿时泪盈于睫,“周郎很抢手的,而且他答应我后天跟我一起外出游湖,我若是爽约,他一定就被别人抢走了。”

“那我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白无尘实在受不了有人带着他的脸在他面前哭,冷声道:“不许哭。”

昭和哭得更凶了。

白无尘:“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后天。

湖光秋色两相和。

山清水秀,画船荡起双桨。

“昭和公主”面无表情端坐船舱煮茶,对面是周西鸾。

真香。

水柱倾泻杯中,凤凰三点头,周西鸾有些惊讶道:“公主殿下何时学会了点茶,真叫在下刮目相看。”

白无尘面无表情:“一直都会。”

周西鸾:“……”

周西鸾:“原来如此。”

忍了忍,周西鸾道:“殿下为何今日对在下这般冷淡,是不是在下做错了什么?”

白无尘:“……”

他在对面与周西鸾并肩坐的昭和乞求的目光中抬起头来,扯出一个牵强的笑,“没有,怎么会。”

周西鸾稍稍松了口气。

“就是就是,公主殿下怎么会生周哥哥的气,”旁边昭和打着哈哈,招呼道:“来来来,都别闲着了,喝茶喝茶,唔,你还别说,白……肤白貌美的公主殿下泡的茶还挺好喝。”

虽然喝着茶,眼睛却直往周西鸾身上瞟,忘了自己是个男子之身,对上周西鸾的目光就抛个媚眼笑一笑,对上周西鸾的目光就抛个媚眼笑一笑。

周西鸾:“……”

真是惊悚的一天。

一盏茶喝完,周西鸾委婉对昭和道:“能否请白公子避一避,在下想同公主说几句话。”

“啊?”昭和十分不愿意,她跟周西鸾十天半月也难得见一次,好不容易见上了,不大想走,“有什么话我在这里你也可以说啊,我和公主是一样的,不分彼此。”

这话她懂白无尘懂,周西鸾就不懂了,他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当下将两人一打量,了然,怪不得公主游个湖要带着将军府的公子,以前跟他出来,是绝对不会有第三人在场的。

他当即一拱手,“打扰了。”要转身出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错了我错了,我走你们谈。”昭和一把将他拽回来,自己起身,临出船舱前对着白无尘好一通挤眉弄眼。

昭和一走,周西鸾舒了口气,蹙眉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公主怎么会邀请他一道上船,此人实在是粗鄙,登不得大雅之堂。”

“周公子不觉得他性格跟之前的我很像吗?”白无尘不动声色道。

周西鸾一愣,随即笑开来,“公主是金枝玉叶,如何能够跟这种俗人相比。”

白无尘微微一笑。

周西鸾见他有所松动,忙趁热打铁握住他的手,在他手背上来回摩挲,“昭和,还记得我之前求你的事吗,我今后能不能在朝堂上站稳跟脚,给我爹长脸,全靠你了。”

白无尘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对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怎么看怎么猥琐。

他强忍着没有将手抽回来,“所以说你到底爱的是我这个人,还是我长公主这个身份?”

周西鸾笑容一滞,万万没想到昭和能够说出这番话来,不应该啊,她平常哪有这么好使的脑子。

他道:“说什么胡话,当然是喜欢你这个人,我爱你,与你的身份无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