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和亲弟弟抢男人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和亲弟弟抢男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周寒舟
2020-08-04 14:08

28岁生日的第二天,宋熙被她妈以家里不养单身狗为由扫地出门了。
 
更绝的是,宋妈居然趁她上班的时候,联合宋爸把她的全部家当打包好搬到了楼下,压根就没给她再进门讨价还价的机会。
 
没办法,宋熙只能给她弟宋北打电话。
 
谁知道宋北临时出差了,帮不上忙不说,还在电话里各种幸灾乐祸,气得宋熙差点当场跟他断绝姐弟关系。
 
好在宋北还算有那么一丁点眼力劲儿,赶在宋熙发飙前说会收留她,并找人帮她搬行李。
 
找谁他没说,但宋熙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周寅。
 
周寅是宋北的大学室友,毕业后,俩人又一起创业,现在既是同事,也是邻居,更是至交好友。
 
俩人好到什么程度呢?
 
用宋熙的话说,就是宋北哪天突然领着周寅回家正式见父母,她都不觉得奇怪。
 
周寅来得很快,一身黑色西装,沉稳干练。
 
不得不说,他是宋熙见过最适合穿西装的男人,宽肩窄腰,身高腿长,既穿出了西装那种正式清冷的感觉,又透着一种矛盾的禁欲感,撩人得很。
 
这么一对比,就越发衬得宋熙眼下境地狼狈,为了缓解尴尬,她故意神秘兮兮地说:“周寅,目测我要火了。”
 
周寅果然好奇,挑了下眉,示意她说下去。
 
宋熙清了清嗓子,开始瞎编:“真的,明天的热搜内容肯定是——震惊!某宋姓女子下班回来,发现自己被亲爹亲妈扫地出门,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接下来……”
 
她越说声音越低,因为周寅显然对她的自我调侃很无语,他视线径直越过她,落在她身后的行李上。
 
“这些就是全部么?”他边问边打开后备箱。
 
“嗯。”宋熙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人太没有幽默细胞了。
 
一直到把行李全部搬上车,俩人都没再说话。
 
等上了车,宋熙决定把刚才掉了一地的节操捡起来,准备跟周寅聊点有深度的内容。
 
于是她扭头看着他,一本认真地问:“周寅,你说我会不会不是他们老宋家亲生的?”
 
周寅扭头,回了她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周寅不出意外地有宋北房子的备用钥匙,宋熙忍不住啧啧两声,看他的眼神顿时多了两分长辈该有的慈祥。
 
说实话,作为一名资深腐女,她对男男之间的美好爱情接受度简直不要太高。她甚至想,只要周寅和宋北真的相爱,她不但举双手赞成,还愿意帮他们说服宋爸宋妈。
 
周寅对她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无所知,他取了钥匙开门,又帮她把行李搬上楼就准备走。
 
想着他就住在隔壁,宋熙连客气一下都没有,直接说了句“拜拜”就让人回了。
 
等她把行李归置好,累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动时,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忘了跟周寅道谢。
 
门铃响的时候,周寅正在炒菜。
 
他快步走到门口开了门,见是宋熙,皱眉问了句:“有事?”却又来不及听她回答,就急匆匆往回走。
 
宋熙见他这样,只能自觉地跟上,一路停在了厨房门口。
 
厨房里,周寅刚把一道菜装盘,重新起锅烧油,准备另一道菜。
 
做饭的男人别有一种魅力,尤其还是周寅这种光靠脸就能迷死人的男人。
 
他动作娴熟,神情专注,举手投足都显得赏心悦目。
 
关键满屋的烟火气,中和了他身上过于清冷的气质,带出两分恰到好处的温柔,叫人忍不住心怦怦跳。
 
半天,宋熙忘了来意,就那么呆呆地盯着人犯花痴。
 
冷不防周寅突然回头,“你看什么?”
 
“看你”两个字在宋熙喉咙上打了个转,被她及时咽下,转而狠狠翕动了两下鼻子,半真半假道:“好香啊。”
 
周寅哼一声,语气傲娇:“想蹭饭就直说。”
 
“……你怎么知道?”宋熙将错就错,笑得一脸讨好。
 
两菜一汤,很快就做好了。
 
餐桌上,宋熙借花献佛,借着人家的饭菜跟周寅道谢。
 
周寅对她的无耻行为见怪不怪,斜了她一眼,就低头继续吃饭。
 
宋熙跟着扒拉两口饭,先花式夸了两句,又暗戳戳地问:“宋北是不是经常来蹭饭?”
 
周寅点头,“不过他没你好养活,很挑食。”
 
“……”
 
宋熙眨眨眼,有点不知道这是在夸她还是损她。
 
沉默了一下,宋熙小心翼翼地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周寅,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周寅夹菜的手一顿,停在了半空中,下意识地抬眸看她。
 
不同于以往总是波澜不惊的平静,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很复杂,夹杂了许多难以分辨的情绪,就像……像看颠倒黑白的负心人一样。
 
呸呸呸,宋熙头一回觉得自己语文学得真是不好,这什么破比喻!
 
周寅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一句:“没有。”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宋熙松了一口气。
 
当初她是跟宋北一起认识的周寅,虽说两个大男孩的关系更好,可她是个自来熟的,很快就跟周寅也混得不错,俩人还合起伙来作弄宋北。
 
不过说不上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寅就对她变得格外冷淡起来,不陪她闹,也很少互动,甚至大多时候,沟通基本都是用单音节来敷衍她,就连个长句都不愿意多说。
 
亏她还把他当弟夫呢,他却恨不得拒她千里之外似的。
 
想起来,宋熙就有些愤愤不平,不过之前她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俩人很少见面。
 
可是眼下说不定俩人得抬头不见低头见到什么时候呢,她想他要是真讨厌她的话,她还是避着点他好了,免得大家都不舒服。
 
幸好他没有!
 
宋熙赶紧夹了一大筷子菜塞进嘴里压惊,接着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花式夸奖。
 
周寅心里很受用,面上却不显,还故意冷下脸怪道:“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宋熙知道这人傲娇的毛病又犯了,当下也不计较,只冲他讨好一笑,权当给他顺毛。
 
嗐,为了给弟弟稳住这个男朋友,她容易嘛!

宋北曾经说,在蹬鼻子上脸这回事上,宋熙绝对是个中高手。
 
周寅如今算是深有体会。
 
自从那天让宋熙蹭了一回饭之后,她连着好几天一下班就来报到,蹭饭蹭得那叫一个心安理得。
 
周五下午,宋熙终于良心发现,主动给周寅打电话说要请他吃饭。
 
她在电话里特豪气地说让他别客气,千万放开了吃,周寅还当她准备大出血一回,结果她却是请他吃自助。
 
站在自助餐厅门口,周寅凉凉地看她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你就请我吃这?
 
宋熙厚脸皮一笑,“自助多好啊,您想吃什么拿什么,省得我点的不合您心意不是?”
 
她说完,笑嘻嘻地拽着人往座位走。
 
周寅看着她挎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突然就没了脾气,任由她拉着自己在位置上坐下来。
 
他其实不太喜欢在外面吃饭,总觉得不干净,但宋熙吃得很欢,时不时替他夹菜,还用那种一脸求表扬求食用的表情看着他。
 
她没心没肺惯了,大概不知道用这么可爱到犯规的表情盯着男人,尤其还是一个对她藏了别样心思的男人会是怎样一种无声的勾引。
 
周寅有些受不住。
 
他狼狈地偏过头,剧烈咳嗽起来。
 
“你怎么了?赶紧喝口水。”宋熙边说边把水杯递过去。
 
周寅顺水推舟,接过来喝一口,暗自平复心情,努力压下心底陡然而起的悸动。
 
宋熙显然不知道自己是致人失态的罪魁祸首,只当他是吃噎着了,幸灾乐祸道:“你看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
 
“咳咳咳!”周寅又呛了一嗓子,狠狠地瞪她一眼,无声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虎狼之词。
 
宋熙眨眨眼,端的一副无辜模样。
 
接下来周寅打定主意不再理她,可到底舍不得拒绝她的投喂,结果一来二去到最后竟然吃撑了。
 
不过他尚且只是到走两步消消食的程度,宋熙就不一样了。
 
她坐在位置上不动,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撑得走不了了,我的胃太小了。”
 
她不说自己吃多了,却说自己胃太小,周寅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
 
叹一口气,他冲她伸出手:“起来,我扶着你走。”
 
宋熙可不懂什么叫客气,立刻借着他的力站起来不说,还抱住他整条手臂,几乎半挂在他身上。
 
周寅一僵,“松开。”
 
宋熙不仅不松,还把人抱得更紧了,哼唧唧的:“我真的很难受,自己走不了。”
 
周寅扶额,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个无赖。

周寅拖着宋熙在商场里逛了好几圈,宋熙才觉得胃好受了点。
 
“看你以后还那么贪吃!”周寅想起来她刚才胡吃海喝的架势就生气。
 
宋熙伸手摸了摸肚皮,煞有介事地说:“可能我上辈子是只饿死鬼吧。”
 
周寅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正想再教训两句,却听见有人叫他。
 
他扭头,看见身后不远处立着他从前的邻居王素娟,客客气气叫了一声:“王姨。”
 
王素娟点点头,视线在俩人身上打了个转,笑道:“我就说看背影像你,又不敢认,还好没闹笑话。”
 
原本她真当自己看错了,毕竟前两天周寅他妈还跟她唠叨,说周寅都这么大了,却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也没见他有喜欢的姑娘,怕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现在一看,王素娟心想,周寅何止没毛病,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
 
她算是打小看着周寅长大的,知道这小子性子冷,不爱跟人亲近,就连亲爹亲妈也不例外。他要是不乐意,不管对方是再软糯糯的小姑娘,照样能冷着脸把人推得远远的,像是刚才纵容宋熙恨不得黏在他身上的行为,简直堪称奇迹。
 
关键看刚才宋熙走路慢吞吞的,手还时不时抚摸肚子,王素娟心里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觉得宋熙十有八九怕是怀了。
 
合着这小子是瞒着家里,该干的事儿是一件没落。王素娟既替老友感到高兴,又禁不住要埋怨周寅不该不吭声,害得他妈操心。
 
不过转念一想,这孩子原本就是个闷声做大事的性子,王素娟也就不计较了。
 
只是看刚才周寅板着脸,似乎要教训人的样子,王素娟觉得他到底还是年轻,怕不知道得哄着孕妇。
 
于是她把周寅叫到一边,小声交代:“小寅啊,女孩子怀了孕,脾气难免会古怪一点,就是有什么,你多让着她点,也就是了。可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板着脸,说实话,我看着都有点吓人。”
 
周寅被她说得一愣,下意识看一眼宋熙的肚子,才反应过来她是误会了。
 
俩人原本就没走多远,也没刻意避讳,宋熙就把俩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只是她原本还不明白自己就是王姨口中的孕妇,等意识到自己因为贪嘴竟然闹了这种乌龙,一下子涨红了脸。
 
“不,不是的……”她急急忙忙握紧自己手,又磕磕绊绊地张嘴想澄清误会。
 
可周寅却突然走过来,主动揽住她的腰,把她更拉近自己一些,然后默认下了这件事:“好的,我知道了,谢谢王姨。”
 
“?!”
 
直到王姨走远,宋熙都没能从震惊里回神,睁大眼睛看着周寅,不明白他突然抽什么风。
 
周寅像是知道她怎么想,扭头冲她眨眼一笑,带着点促狭和报复成功后的小得意。
 
明明很孩子气,却也该死得叫人心动。
 
宋熙被他的笑晃了眼,突然觉得难怪他不笑,这他妈要是天天笑,那些女孩子还不得对他如痴如狂。
 
眼下她可不就是被他弄得心怦怦跳么?
 
最要命的是,反应变迟钝了,感官却突然无比敏锐起来,宋熙只觉得被周寅搂着的那一块皮肤跟烫着了似的,迅速蹿起惊人的热度,跟着蔓延到了全身。
 
脸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热度,又突然飙升,烧得厉害,宋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清醒了,晕乎乎的。
 
完了完了,她一把年纪,竟然被跟自己弟弟一样的小男孩给撩得不行不行的。
 
她可真有出息。

宋北出差一回来,就发现了宋熙的不对劲。
 
这个向来心大得没边的女人,现在居然一副失了魂的模样,一天到晚不在状态不说,还偶尔能听见她长吁短叹。
 
“姐,你怎么了?”宋北问。
 
宋熙幽怨地看他一眼,张了张嘴却不说话,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再问,她就眼眶一红,像是要哭。
 
宋北吓一跳,赶紧轻声安抚:“好好好,我不问了,不问了。”
 
眼见从她这儿问不出什么,宋北就去找周寅。
 
“我怀疑我姐恋爱了。”宋北回忆着宋熙的反常,给出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猜测。
 
周寅倒水的手一抖,“跟谁?”
 
“就是不知道是谁啊!”宋北很暴躁,“我要知道谁让她这么难受,我非揍死那混蛋不可!这么多年,就是她高考失利那回,我都没见她像现在这样,有过这种失落难受的表情。”
 
“你就没问她?”周寅又问。
 
“能没问嘛,可是她一个字也不说,再问就一副要哭的表情,我哪儿敢啊。你也知道她不是那种娇滴滴爱哭的人,她心里得多难受才会这样。”
 
宋北想起来宋熙的模样,是既心疼又愤怒。
 
“你别看她比我大三岁,可其实就是一小孩,打小我就是把她当妹妹看。她没谈过恋爱,也没经过什么事儿,单纯得就是一张白纸,还自以为是老司机,瞎给别人当情感导师。我真怕她是被哪个渣男给骗了。对了,这段时间,你就没发现什么?”
 
周寅摇头,“没有。”
 
他等了这么多年,她都没开窍,现在她要真在他眼皮子底下喜欢上了别人,那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那不可能啊,肯定就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宋北烦躁地挠了挠头。
 
周寅看着他,又从头开始细细回想这段时间宋熙的表现,试图找出她反常的蛛丝马迹。
 
这么一想,他忽然记起那天俩人在商场的事。
 
那天他确实是一时心血来潮报复宋熙,才故意没有跟王素娟解释,他以为以宋熙眦睚必报的性子,肯定会再报复回来,可她没有,反而看他的眼神跟之前不一样了,带了点害羞和躲闪。
 
周寅忽然意识到她就是从那天起开始变得反常的。
 
现在仔细想想,从那之后宋熙再来蹭饭,就全然不似从前了,有点拘谨和沉默。期间既不跟他有眼神接触,也很少交流,而且总是吃完饭就走。
 
可是明明他有时不经意抬头,就正好会对上她注视的目光,好像她一直在看他一样。
 
但她又在俩人视线接触的一瞬,非常迅速地偏过头,看似无意实则刻意。
 
慢慢抽丝剥茧,周寅觉得自己即将要窥破某个被自己忽略的真相,却突然听见宋北问:“你认识有要出租房子的人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周寅回神。
 
“宋熙突然说要搬出去住,”宋北很担心,“你说她会不会是想自己躲起来疗伤?”
 
周寅没回答他,只是非常肯定地告诉他宋熙不会搬走。
 
因为他已经放过她一次了,不会再放第二次。


周寅第一次见宋熙,是他大一开学那会儿。
 
彼时宋熙来送宋北,跟他几乎前后脚进的宿舍。
 
说是来送人的,可宋熙全程就没帮上忙,只在旁边当甩手掌柜,指使宋北自己铺床叠被子。
 
宋北不乐意,跟旁边的周寅挤眉弄眼:“你见过这样的亲姐没?”
 
宋熙也跟着看过来,漂亮的眼睛里隐隐含有警告的意味。
 
周寅却“不畏强权”,实话实说:“没见过。”
 
宋北乐了,“听见没,宋熙,哪有你这么当姐的,要不你以后就叫我哥得了。”
 
宋熙一挑眉,“有本事你早点从咱妈肚子里钻出来啊。”
 
周寅在旁边看着俩人斗嘴,觉得挺稀奇。
 
他是独生子,性子又冷,加上父母平时也忙,一家人别说斗嘴,就是聊天的次数都很少。他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另一种的家庭相处模式,感觉也不坏。
 
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宋熙离开前,终于有了点姐姐的样子,拜托周寅在学校能照顾一下宋北时,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后来,周寅跟宋北就自然而然成了好朋友。
 
宋熙虽然比他们大三岁,却是个活泼爱玩、大大咧咧的性子,用宋北的话说,就是她比他还不着调。
 
可周寅却觉得这样的宋熙很好,她没有其他女孩子的娇气做作,也不会乱发脾气,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有一种少见的洒脱气质。
 
结果就是三个人玩得都不错,甚至有时姐弟俩发生矛盾,周寅还会站宋熙,气得宋北大骂他兄弟不可靠。
 
大一暑假的时候,宋爸宋妈有事回老家了,原本该去找工作的宋熙却赖在家里,说要度过人生最后一个暑假,宋北为即将开始的姐弟同居生活感到担忧。
 
于是他打电话给周寅,邀请他去他们家住,周寅原本想拒绝,可是禁不住宋熙也求他,她说他要不去的话,她跟宋北肯定会斗个你死我活,他就答应了下来。
 
后来事实证明,周寅的确在维持姐弟俩和平相处方面功不可没,也是在那段鸡飞狗跳的日子里,三个人的友谊日渐加深,有些其他的少年情愫也悄然滋长。
 
可是临开学前,却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宋熙说住朋友家不回来了,宋北就趁机带周寅这个好学生出去喝酒,结果最后周寅滴酒未沾,宋北自己却喝大了,是被周寅拖回去的。
 
不过宋北还记着周寅爱干净,怕自己一身味熏着他,就仗着宋熙不在家,跑她屋里睡了。
 
谁知道宋熙半夜回来,见自己房间被宋北给占了,就转去宋北房间睡。
 
俩人从前也有换房间睡过,关键她当时累得不行,脑子不够用,压根没想起来周寅还在,等进了宋北房间,连灯都没开,倒头就睡。
 
天知道,周寅听见动静醒来,发现自己旁边睡着的是宋熙时,有好大一会儿都分不清是自己还在做梦还是眼前这个宋熙是真的。
 
静静又躺了一会儿,确认宋熙是真的睡着了,周寅悄悄挪开一点,生怕自己一声重过一声的心跳声会吵醒她。
 
可他盯着天花板,却再无睡意,他第一次觉得黑夜如此煎熬又如此迷人。
 
最后周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上等他醒来时,宋熙已经不在了。
 
后来周寅旁敲侧击地问过宋北,可宋北似乎完全不知道宋熙回来过。
 
他就没再问,也没敢跟宋熙提起,他承认自己是故意没有叫醒她的,他知道这很卑鄙,所以他愿意高尚一回,接受她或许是想暂时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才悄悄离开的行为。
 
但是他想,自此以后,宋熙起码会不再把他当成另一个宋北,总是像对弟弟一样对他。
 
可是没有,她就像这件事真的没有发生过一样,对他一如往常。
 
周寅以为这是委婉的拒绝,向来骄傲的少年绝不肯开口询问,当下就决定收拾好自己的感情,再不招惹她半分。
 
可他到底没出息,至多能做到对她冷淡一些,却狠不下心彻底离开她的生活。
 
但是这一次,无论他猜得对不对,无论宋熙是不是真的对他有了那么一点男女心思,周寅都决定了,不再放手。



周寅找上门的时候,宋熙正窝在沙发上难受。
 
宋爸宋妈只知道她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宋北也笑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就没见对谁活蹦乱跳过。
 
可他们不知道,她也曾感受过心如小鹿乱撞的时候,就是第一次见到周寅那天。
 
少年本身长得好看当然是一方面,但是好看的人多的去了,偏偏只有他叫她觉得惊艳,感受到了那种如同一瞬间被击中心脏的悸动。
 
后来宋熙想,大概这世上真有人无论眉毛眼睛还是鼻子嘴巴,都正好长成了你喜欢的样子。
 
但他是她弟弟的室友,俩人差着年龄辈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若无其事地和他像宋北一样相处。
 
一晃这么多年,她几乎都快要忘了自己从前对他曾见色起意过。
 
可那天从商场回来,她总是会忍不住想起当时周寅的动作和笑容,害得她没法专心工作,连吃饭都不香了。
 
从前被刻意忽略的感情,再度被勾起,她觉得自己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但周寅显然对她没有别的心思,虽然她也没敢问他,但她觉得他就只是将错就错,小小地报复她一下而已。
 
其实如果单单是年龄差的话,当年的宋熙脸皮还不够厚,不好意思对周寅下手,可是现在的宋熙一定会死皮赖脸地争取一下的,毕竟她这么多年也就喜欢过这一个。
 
关键是据她这么多年观察,周寅身边别说就没有女生朋友,连宋北这个没吃过猪肉,光见过猪跑的都偶尔会聊哪个女生漂亮什么的,可他眼里却好像压根就没有女生这种生物一样。
 
所以,结论就是周寅大概率是喜欢男生,而且还有可能是喜欢宋北。
 
这么一想,宋熙瞬间抑郁了。
 
她没经验,也没受过爱情的苦,结果一上来就给她整这么高难度的三角恋,她根本毫无头绪。
 
一时间真是既委屈又难受,觉得比生病了还不舒服,整个人都蔫蔫的。
 
“为什么要搬走?”周寅一进门就直奔主题。
 
宋熙缩在沙发角落,脑袋埋在抱枕里,闷声回:“我本来就不可能一直住宋北这儿的。”
 
这话好像没毛病,但周寅不信,没人比他更清楚宋熙又懒又馋的性子,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不可能单独搬出去住的。
 
“那最近为什么没去我那儿蹭饭?”周寅又问。
 
“我没跟你说过么?你做的饭一点也不好吃。”
 
宋熙故意说反话,一是想气人,二是故意挑周寅的毛病,想用这样的方式掐死自己原本就在萌芽状态的喜欢。
 
眼见她故意气人,周寅皱了皱眉:“你闹什么别扭?”
 
他说得好像她无理取闹一样,宋熙正是敏感的时候,顿时鼻头一酸,声音都有些哽咽:“谁跟你闹别扭了?我犯得着么?”
 
我有那个资格么?
 
周寅听出来了她的异样。
 
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宋熙,知道她别扭起来,跟个小孩似的不讲理,却轻易不会哭。
 
他早知道的,她什么都不好,脾气不好,年龄还比他大,可是奇怪的,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谁也无法替代。
 
顿了顿,周寅缓和了一下语气,坐过去看着她,“宋熙,你到底怎么了?”
 
他其实已经猜到了原因,可是他还是想亲口听她说出来,他多怕自己是自作多情。
 
宋熙本来已经决定他要再用那种语气跟她说话,她就再也不理他了,可是他突然温柔下来,她就受不了了。
 
又憋了一会儿气,她决定就是死也要死得明白壮烈一点,不要只自己胡思乱想,干脆跟周寅问清楚。
 
打定主意,宋熙坐直身子,问他:“周寅,你喜欢男的么?喜欢宋北么?”
 
周寅被她问得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反应过来时,猛地欺身过去,把人压倒在沙发上,恶狠狠地盯着她:“宋熙,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男的,还喜欢宋北的?!”
 
宋熙睫毛颤了颤,不知道周寅现在这副要吃人的样子是因为被误会的愤怒,还是被戳穿的尴尬。
 
想了想,她还是壮着胆子说:“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
 
周寅简直要被她气死!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一句:“我喜欢女的!女的!你这样的!”
 
宋熙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突然福至心灵:“嗯,我就是女的。”
 
她说完,一脸期盼地看着他,说不上来是毛遂自荐,还是无心勾引。
 
周寅再也忍不住,一低头狠狠吻上了这张能气死人的嘴。

宋北没找到房子的时候,被宋熙一天十次地催,等他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房子了,宋熙又不搬了。
 
问她原因她也不说,只眨巴眼扮无辜:“咱爸咱妈把我撵出来,你也要撵我走么?”
 
宋北被倒打一耙,当然生气,可转念一想,觉得她或许已经凭着强大的自愈能力活过来,准备继续赖着他了,他又觉得高兴。
 
当然,好消息得跟人分享,于是他准备出门去找周寅。
 
“你去哪儿?”宋熙跟着站起来。
 
“找周寅啊。”宋北说。
 
“我也去,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
 
以前三个人就经常往一块凑,虽然这两年宋熙和周寅好像有点生分了,但情谊还在。
 
此时宋北也没在意,点点头说“好”,结果这一等就是30分钟。
 
等宋熙从屋里出来,不光换了身衣服,还化了个妆,他可是记得当初她去相亲都没这么精致过。
 
“你干什么?”宋北问。
 
宋熙心虚,却不承认:“我怎么了?”
 
宋北复杂地看她一眼,没再说话,等出了门,他忽然说要去买啤酒,让宋熙自己先去。
 
目送宋北进了电梯,宋熙才走过去敲了敲周寅的门。
 
其实那天他亲了她之后,周寅就跟她告白了,但是她当时有点懵,一时没反应,就听周寅又说可以让她考虑,等她考虑好了告诉他。
 
宋熙心说哪儿还用考虑啊,可是错过了最佳的回复时间,她就突然又怂了,犹犹豫豫了这么些天,才终于决定跟周寅说她的答案。
 
周寅打开门,看见宋熙,面上尚且能装得很镇定,紧紧握着的拳头却泄露了他的紧张。
 
他知道宋熙是来说什么的,也知道或许是自己想听的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紧张。
 
宋熙见他这样,突然坏心眼地不想直接公布答案了,她看着他说:“你亲我了。”
 
周寅喉结动了动,“嗯,所以呢?”
 
宋熙一愣,这突然的被动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要亲回来!”她想到一个完美的理由。
 
可是周寅不同意,“我不能让不喜欢我的人亲我。”
 
“那你亲我的时候,也没经过我同意啊。”
 
“我亲我喜欢的人为什么要你同意?”
 
好像是这样,但是……
 
宋熙终于反应过来了,这货太聪明了,他肯定一下就看穿了她的伎俩,故意见招拆招,就是想叫她亲口说喜欢他。
 
“我不管,我就要亲回来!”宋熙开始耍赖。
 
周寅立刻败下阵来,弯下腰,把脸凑过去,任她为所欲为。
 
这一场喜欢最先由他开始,就注定他会处在下风,但他甘之如饴。
 
宋熙却反悔不亲了,她伸出食指慢慢从他的额头顺着鼻梁往下滑,最终停在他好看的唇上。
 
“周寅,”她直勾勾地看着他,更放低了声音,刻意勾引,“你求我好不好?”
 
周寅喉结动了动,声音哑得不像话:“宋熙,求你。”
 
“好吧,那我也喜欢你了。”
 
宋熙说完,原本打算蜻蜓点水地亲周寅一下,权当盖章。
 
可是周寅却不打算轻易放过她,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
 
但俩人没亲多久,起码周寅觉得远远不够,电梯门忽然开了,宋北一脸“我就知道你俩有奸情”的表情走了出来。
 
“坦白从宽,你们俩这么……多久了?”宋北双手抱胸看着俩人。
 
其实一开始,他真没想过让宋熙长吁短叹的人就是周寅,但是自从周寅来找过她之后,宋熙就突然跟“病”好了似的,每天又开始活蹦乱跳的。
 
今天更过分,天天在家不修边幅,喊着追求自然美的人,为了见周寅居然还化了妆!
 
他要再看不出俩人之间有猫腻的话,他就真是白瞎了这双眼!
 
面对他的质问,宋熙头一回虚得跟什么似的,躲到周寅身后不说话。
 
好在周寅很镇定,他看着宋北坦白道:“宋北,我喜欢宋熙,很久了。”
 
他这么直接,宋北反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一个是他好兄弟,一个是他亲姐姐,他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感觉。
 
说祝福他们吧,他还真没接受那么快,说不同意吧,他怕宋熙会哭,也怕周寅会难受。
 
半天,宋北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可以暂时同意你们试着交往那么一下,但是,在你们结婚前,不该做的事不准做。”
 
他唯一提的要求,是为了保护宋熙,周寅当然同意。
 
宋熙看着宋北,鼻头有点泛酸,好像比起姐姐,他真的更像是哥哥一点。
 
宋北见不得她哭,故意嚷嚷:“干什么干什么,我这不是同意了么,怎么整得我棒打鸳鸯一样。”
 
宋熙扑过去把人抱住,宋北很得意:“哎呦喂,这时候发现我好了,也是,毕竟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那感情可不是一个外人能比的。”
 
周寅假装听不出他的挑衅,他想反正他以后是要跟宋熙一个被窝的人。
 
嗯,是的,所以现在就不要计较宋熙抱了别的男人的事了。
 
后来宋熙问周寅为什么明明喜欢自己,却还对她越来越冷淡。
 
周寅开始不肯说,后来经不住她追问,就提起俩人当年意外同床共枕的事。
 
宋熙大呼冤枉,“我当时真是忘了你在,第二天早上倒是发现了,可是我当时跟朋友约好了,着急出门,后来等我回来的时候,见你没什么特别反应,宋北更是都不知道我回去过,我也就没再提起这件事。谁知道你……”
 
竟然是因为这个别扭了这么多年!
 
周寅有些耳热,但他又不肯承认当年自己脸皮薄又自尊心过剩,才不敢亲口问一句就仓促决定收回感情。
 
他把人揽过来抱怀里,委屈巴巴的:“我不管,反正你要补偿我。”
 
难得他主动撒娇,宋熙被萌得不行,简直有求必应:“好好好,你说怎么样都行。”
 
“真的?”周寅眼睛里倏地蹿起两团小火苗。
 
宋熙被他的目光烫了一下,刚想反悔,就被周寅堵住了嘴。
 
他摆明了不打算给她反悔的机会。
 
那还能怎么办呢?
 
宋熙想,看在他喜欢她这么多年的份上,她就纵容他一下好了。
 
反正他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

小剧场

宋熙领着周寅去见宋妈妈,宋妈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问她:“你说的对象人呢?”
 
宋熙一愣,“就是周寅啊。”
 
宋妈妈不信,“你蒙谁呢?人小周能看上你?”
 
宋熙急了,“怎么就不能看上我了?”
 
周寅也赶紧说:“我看上了,伯母,我喜欢宋熙,很早之前,就很喜欢。”
 
宋妈妈顿了一下,看着俩孩子没说话。
 
宋熙以为她还不信,又解释:“他真看上我了。”
 
宋妈妈瞪她一眼,恨铁不成钢:“什么叫他看上你了,那叫他喜欢你,你打小就招人喜欢。”
 
宋熙:“……您刚才不是这么个意思吧?”
 
周寅却好像这是真的一样,点点头:“宋熙确实招人喜欢。”
 
宋妈妈看一眼周寅,又说:“宋熙,你别以为找了小周,你就可以拖着不结婚。”
 
宋熙丝毫不懂老母亲的心,只觉得冤枉,还没来得及辩解,就听周寅说:“伯母,我想结婚的,跟宋熙。”
 
“来来来,小周吃苹果。”宋妈妈突然热情起来,看着周寅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道缝。
 
宋熙一脸问号地看着俩人,他们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了?
 
算了,不管了,一家人就是要相亲相爱嘛。

周年小朋友最近学了一个新词——情敌。
 
他很好学地问周寅:“爸爸,你有情敌么?”
 
周寅摇头:“爸爸没有,但是妈妈有。”
 
周年小朋友眼睛一亮,看着宋熙:“妈妈,你的情敌是谁呀?”
 
宋熙想到当初的误会,脸一红,否认道:“你爸爸瞎说,妈妈没有。”
 
爸爸说有,妈妈说没有,周年小朋友决定听听第三方——舅舅的说法。
 
宋北给他分析:“你爸在喜欢人这件事上,前二十年不开窍,一开窍就掉你妈坑里了,眼里除了你妈,就看不见别人,你觉得他们俩谁有可能有情敌?”
 
周年小朋友不假思索:“我爸。”
 
宋北赞许地摸了摸他脑袋。
 
宋熙则松了一口气,还好宋北是真的不知道她曾经把他当情敌的事。
 
这可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离婚前老公把我肋骨打断八根,现在的他却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

因为错过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

我女友的地下情人

只因妻子一个噩梦,却毁掉我们的婚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