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纠缠我的女人最后被杀了
故事 生活

那个纠缠我的女人最后被杀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宋哥
2020-08-04 15:12

楚明尧今天早上没去上班,昨晚他和老板陪客户吃饭玩乐到凌晨三点才结束,临回家前老板特地给他放了半天假补眠,只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不速之客在九点半时按响了他家门铃。
 
楚明尧睡眼朦胧地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位身穿警服的男子,他们先是出示了相关证件,而后询问他是否认识一名叫作陈思丹的女子。
 
楚明尧用混沌的脑袋想了又想,摇头:“不认识。”
 
警察不信,拿出了证据:“我们查到你曾给陈思丹转过一笔钱。”
 
楚明尧盯着转账记录上的金额,十几秒后想起来:“哦,原来是她啊,算是认识吧,怎么了?”
 
“她死了,被人杀的。”
 
“……被人杀了?”
 
“是的,方便和我们说下关于这笔转账记录的来由吗?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你和陈思丹的生活圈似乎并没有交集。”
 
“哦,这个啊,”楚明尧有些尴尬,“我和她确实不熟,也就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在酒吧,我们发生了一夜情,第二次是她主动联系我说自己怀孕了,要我给她钱去打胎,我给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她说孩子是你的,你就信了?”
 
“说实话不是很信,但她要的钱不多,我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那么,前天,也就是30号的夜里十点到十一点,你在哪里?”
 
“那个点我肯定在家里睡觉。”
 
“有人能证明吗?”
 
“……警察同志,你这就有点为难我一只单身狗了。”楚明尧为自己辩解道,“而且我都给她钱了,她后续也没有继续纠缠,我杀她干嘛?”
 
——————
 
警察到余明瀚家按响门铃的时候,他也正在睡觉,在床上磨蹭了许久才去开门。当他听到警察问自己是不是认识一名叫作陈思丹的女子时,他立刻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她啊……算认识吧,怎么了?”
 
“她死了,被人杀的。”
 
“被人杀了?”余明瀚诧异了几秒,解气道,“活该,就她那找死的性格,估计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听你的口气,和死者之间似乎有很大的矛盾,我们查到,你曾向陈思丹上一家工作的酒店投诉过她,导致她被辞退,方便说明原因吗?”
 
“就算我不想说,你们也能查到,”余明瀚点上一支烟,“我投诉她是因为她违背职业道德,把我的私人信息泄露出去。”
 
“那么,前天,也就是30号的夜里十点到十一点,你在哪里?”
 
“30号夜里……在外面喝酒。”
 
“有人证明吗?”
 
“没有,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喝闷酒?”
 
“两位同志,你们要是也像我一样即将迎来第二段婚姻的破裂,就不会觉得一个人喝酒这件事有什么奇怪的了,再说,”余明瀚为自己辩解道,“杀人多大的罪,我又不是不懂法,至于为了这件事断送自己的未来吗?”
 
——————
 
江北从画室回到家,妻子接过他手里的包,小声道:“有两位警察来找你,等了好一会儿了,和陈思丹有关。”
 
江北心里“咯噔”一下,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在客厅坐下,开门见山道:“听说你们因为陈思丹的事情找我?”
 
“是的,我们查到她曾经在你的画室和你学过画画,并且你们还曾交往过一段时间。”
 
江北下意识看向身旁的妻子,对方温柔一笑,握住了他的手,江北安下心来,“确实是这样,这有什么问题吗?”
 
“她死了,被人杀的。”
 
“被人杀了?”
 
“没错,方便说说你和她的事吗?”
 
“这没什么不方便的,她来我这学习画画,很勤奋,也有些天赋,又是一个人在这城市里生活,所以我对她特别关照一些,也因此她喜欢上了我。不过我和她在一起是在我离婚之后,然后在和我现在的妻子结婚之前就和她分手了。”
 
“但她好像并没有完全死心?”
 
“是的,我也是那时才发现她性格固执,不过我的态度一直没有改变,只能期盼时间久了,她自己想通。”
 
“那么,前天,也就是30号的夜里十点到十一点,你在哪里?”
 
江北想也没想道:“在画室。”
 
“那么晚了应该没有学生还在上课吧?”
 
江北笑了下,“我除了教学生以外还是个插画师,最近接了一些比较急的商业稿,所以这两天都在画室赶工,那里也是我的工作室,比在家里更能让我集中注意力。”
 
“所以没人能证明你真的在画室?”
 
“没有是没有,不过,”江北为自己辩解道,“杀人不是一件小事,虽然陈思丹确实给我造成了麻烦,但这麻烦不值得我用现在的幸福生活去换。”

“快看,他们又来了。”陈思丹等客人走远后,用手肘推了推一旁正在整理磁卡钥匙的同事。
 
同事连头都没抬,意兴阑珊道:“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每个月来开两次房,比我的大姨妈都规律。”
 
“你说他们俩各自结婚了没有?”
 
“那肯定是结婚了啊,不然直接带回家多好,咱们酒店一晚也不便宜。”
 
陈思丹和同事八卦的两位客人,男的长相端正,戴无框眼镜,女的长发披肩,五官柔和,反正两人从表面上看起来都不像是会背着伴侣偷吃的人。
 
但其实这样的关系已经维持一年多了。
 
陈思丹有时候会忍不住去想这两人的伴侣是不是傻的,怎么会到现在都没发现?
 
想多了,就觉得自己多管闲事,有空替别人烦恼,不如好好考虑去哪里学画画,念了这么多年,现在没人管了,怎么能不把握住机会?
 
她先是在网上挑了几家,又经过实地考察后定了一家名气、规模都不大,但是氛围最让她感到宁静舒适的画室,只有一位老师,名字叫江北,除了教学生画画,他还是一名插画师,上课时也会讲一些和插画有关的知识。
 
陈思丹很喜欢这位绘画老师,讲课的方式深入浅出、生动形象,非常适合她这种零基础的学生,而且很有耐心,会温柔指出画稿的不足之处、手法问题等等。
 
江北老师有醇厚的声音、儒雅的外表,即使深灰色的高领毛衣上沾满橡皮屑,也只会让她觉得更加有魅力。
 
总之,陈思丹非常非常喜欢并敬重这位老师,而这份喜欢在她明知道对方已经结婚并且有意识地阻挠之下还是变了质。
 
她一只脚踏进了深渊,在察觉到自己心意后,面对江北老师,开始不由自主地、无法控制地用眼神、用语气来表达倾慕。
 
她确信老师感受到了自己的情意,还用婉转地暗示来拒绝她。
 
陈思丹很难过,难过中又杂夹了更多的喜欢,于是她更加难过了。
 
不久后,事情迎来了转机。
 
那天她照旧在前台整理磁卡,忽然收到江北老师发来的微信,让她出来下,她下意识抬头朝门口看去,发现老师正站在酒店外面,隔着玻璃朝她招手,她和同事说了声,连忙出去。
 
“怎么了,江老师?”
 
“你什么时候下班?”
 
两人异口同声道,陈思丹见江北似乎很急的样子,先回答道:“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江北看了眼手表:“那好,我在前面路口的便利店里等你,你下班之后过来好吗?我有事想和你谈下。”
 
陈思丹答应了,她虽然很好奇是什么事情,但看江北神情,这件事显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下班之后她如约过去,江北在这半个小时的等待里冷静了不少,没了最开始的急不可耐,甚至问陈思丹要不要先吃点夜宵,然而越是这样陈思丹越觉得事情重大。
 
果然,江北说想请她帮一个忙,而且这个忙还只有她能帮得上。
 
“你知道的,我结婚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孩子,上个星期我老婆和我说她怀孕了,我很高兴,对她更加照顾和爱护,也因此发现她似乎……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我一开始只是怀疑,后来在她手机上找到了证据,还看到她约对方有空见面谈事情,于是我骗她说今天晚上要在画室赶稿,我前脚刚出门她后脚跟着出去。
 
我一路跟踪,看到她上了个男人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两个人一起进去,他们在前台办理手续的时候我看到了你,我觉得这是老天爷在帮我,你可以……把男方的姓名和手机号码告诉我吗?”
 
陈思丹隐隐有了一些猜测:“你老婆长什么样子?”
 
江北打开手机相册,递了过去,陈思丹看到,心里惊叹:啊,果然是这个女人,就是那对每个月准时来开房的男女。
 
她神情复杂地看向江北,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好小。
 
江北以为陈思丹不愿意,恳求道:“拜托了,这关系到我今后的生活!我保证不会让他们知道信息是从你这泄露出来的!”
 
“……我需要考虑一下。”
 
她不再看江北,低头抿咖啡,其实没什么好考虑的,在她听到江北请求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答应了,因为这可能是她得到江北的唯一机会。
 
只要江北知道了他老婆的真面目,就算有孩子也很难不离婚,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妻子的长期出轨,再说了,这孩子还不一定就是江北的。
 
如果江北真的离婚了,肯定会伤心一段时间,自己帮了这么大的忙,再给予贴心的安慰,事情不就能水到渠成了吗?
 
但她不能这么快表现出来,她得假装考虑、假装为难,让江北知道自己为了他答应了多么让人为难的要求。
 
“怎么样?”江北再次小声询问。
 
陈思丹抬起头,“好吧,我帮老师这个忙,我现在就能把那个男人的信息告诉你。实不相瞒,你妻子和这个男人在我们酒店开房已经有一年了,每个月来两次,同事之间经常八卦他们,所以我印象深刻。”
 
说完她假装没有看到江北瞬间变黑的脸色,拿出纸笔,把男方的姓名和电话写了上去。
 
“真是……太谢谢你了。”江北捏紧了纸,看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叫余明瀚,电话157xxxxxxxx。
 
“这没什么,老师你是个好人,我不希望你被人骗,更不希望你过得不幸福。”
 
大概是想到了陈思丹对自己的情意,江北不自然地扭头看向玻璃窗外的夜色。
 
事情的后续发展陈思丹没有询问,但从每次上课江北的状态来看,估计不是很好,而直到下个月月底那天,他老婆和偷情对象也没再来酒店报到。
 
这在酒店同事之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家纷纷猜测肯定是被某方或者双方的伴侣发现了,陈思丹终于坐不住,想去问江北,她等不到四天后的绘画课,但又不知道江北家的具体位置,只好去画室碰运气,没想到画室的灯亮着。
 
她心中一喜,按响门铃,过了好一会儿江北才来开门,醉醺醺地看着她,“哦,是思丹啊,怎么突然来这了?”
 
“……老师,你怎么这么憔悴?”眼睛通红,满脸胡茬,头发乱糟糟的,衣服失去了以往的品味,看起来像是胡乱抓了一件套上。
 
她跟着江北进入画室,在平时堆满画稿的工作台上看到了许多酒瓶,东倒西歪。
 
她有些心疼,又有些生气和嫉妒——难道你就那么爱你老婆?她给你戴绿帽,你却为她喝闷酒,值得吗?不应该是为了摆脱那样不要脸的女人而欢天喜地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比她更爱你,可以不看别的男人一眼,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
 
“你来、有什么事?”江北说着又拿起一罐啤酒。
 
陈思丹把酒抢了下来,“老师你别喝了,你看看你的工作台,都要被酒瓶淹没了!”
 
“工作台?酒瓶?”江北醉眼朦胧道,“哦,我知道,我不该喝那么多酒,我还有很多稿子没画……可是我画不出来啊,我不喝酒难受啊。我离婚了你知道吗?孩子不是我的,是那个奸夫的!”
 
江北一边吼一边不自主后退,撞到了墙,他顺势滑下,坐到地板上,继续质问:“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们都针对我,不让我好过,可我做错了什么?!”
 
陈思丹走到他面前,蹲下,“老师你什么也没做错,是她不懂你的好,可我懂,我非常懂,所以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会非常非常爱你的。”
 
“不、不行,你是我学生,这传出去、别人要说闲话的。”
 
“那我就不学了,不做你的学生,做你的女朋友,做你的妻子好吗?我也可以给你生孩子。”
 
“孩子?”江北挥挥手,情绪又激动起来,“不要孩子了,我不会有孩子!这辈子都不会!”
 
“好好好,不要孩子,”陈思丹哄道,“不要就不要,我们两个人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她的遐想没有得到回应,因为江北睡了过去,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因为遐想而带来的好心情,她吻了吻江北,又给他擦了脸,然后开始打扫起画室。
 
——————
 
之后,两人之间的氛围发生了些小变化,陈思丹知道江北那晚虽然醉了,但不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所以她的示好越来越大胆明显,画室里的其他学生都看出来了,有几个活泼的还起哄助攻,弄得江北很不好意思,对陈思丹也越发闪躲。
 
陈思丹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把江北推得更远,她急了,在某天其他学生都走光后堵住江北,问他为什么。
 
江北做了解释:“思丹,我真的觉得你是个好姑娘,年轻漂亮,我比你大了十岁,离过婚,又是你的老师,你实在没必要把目光只放在我一个人身上。而且上一段婚姻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我还没有准备好开始新感情。”
 
陈思丹听了后没说什么,扭头走了,第二天发消息给江北:
 
老师,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老师,我决定不去上课了,也不会再学画画,我不想要别人来教,但如果要你教的代价就是永远得不到你,那我宁愿不再学习。画画和你,我选择你。昨天从你的话里,我知道阻碍我们在一起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们的师生关系,一个是你还没从过去走出来,现在我亲手消除了一个,剩下那个我可以等下去,等到你准备开始新感情了,希望能第一个考虑我。
 
这段话陈思丹想了一晚上,改了又改,最后敲定下来发了过去。她把这招叫作以退为进,这段话既能让江北看到她的决心,又能让他深感愧疚,因为江北知道画画是她的梦想,所以未来几天里江北应该都会在想她,想怎么把她劝回去。
 
陈思丹在等江北主动来劝自己的时间里,接到酒店通知,说自己被辞退了。
 
她连忙去找经理,结果在经理办公室里看到了那个叫余明瀚的男人,心里一下就猜到是为什么,同时又很疑惑,因为江北答应过不会把她泄露信息的事情说出去。
 
她按下纷飞的思绪,问经理辞退自己的原因。
 
经理还没说话,坐在一旁的余明瀚先开口了:“我看你工作不行,装傻倒是在行,要是你都听不懂,那就没人能听懂了。江北不认识?你敢说你没有把我的私人信息泄露给他?你跟着他学画画,除了找你帮忙,他还能从谁那里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陈思丹没想到对方连自己在江北班上学习都知道,惊讶归惊讶,但她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是我。”
 
“还嘴硬,那干脆报警,让警察来给我一个真相好了。”
 
经理一听这话就慌了,立马让陈思丹滚蛋,要是她再多一句废话,工资就不要想了。
 
陈思丹无法,只能走人,但在这之前她给余明瀚送了一份小礼物——用钥匙在他的车子两边划出长长的白色痕迹。
 
突然丢了工作,陈思丹很郁闷,也有些生气江北说到没做到,可转念一想,江北应该不是故意说出去的,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因为这件事丢了工作,肯定会更加愧疚。
 
陈思丹的心情一下变好了。
 
隔天江北找上门,劝她不要冲动,继续回去学画画,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思丹开口打断了,她用带有怨气的口吻道:“现在就是想去也去不了了。”
 
江北不解:“发生什么事了?”
 
陈思丹盯着他:“我被酒店开除了,过几天又要交三个月的房租,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钱学画画。”
 
“啊,怎么会被开除?”江北从陈思丹的眼神中有了猜测,“不会是、不会是因为帮我的忙所以才?”
 
“是的,那个叫余明瀚的男人向经理投诉,要求酒店辞退我,才肯罢休。”她顿了下,“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说出去的吗?”
 
江北的脸一下红了,“对不起,当时喝多了,吵着吵着话没经过大脑就冲了出去,我后来想告诉你的,但是看你没有受到影响,以为他们懒得追究,哪想到现在冒出来。”
 
陈思丹恍然大悟,想起前段时间江北确实特别关心自己的工作,只不过那时她往另一个方向想了……
 
“那现在怎么办?”她问。
 
“你……先回画室吧,我不收你钱,还可以照顾你吃饭,找工作的事不急,至于房租,我也可以给你垫上——”
 
“江北,”这是陈思丹第一次不喊江北老师,“你真的不能尝试一下喜欢我吗?”
 
“……我……不行。”
 
“那你就不要照顾我吃饭,不要帮我付房租,你对我这么好,只会让我更加喜欢你,可是你又不打算喜欢我,这样太残忍了,”陈思丹说着把江北推出房间,“在你没打算给我机会之前,不要来找我,不要管我,不要让我痛苦。”
 
然后她关上了门,不给江北继续劝说的机会,听着江北在外面呼喊她的名字,陈思丹露出了笑容。
 
——————
 
两个人真正在一起,是半个月后,这半个月里江北每天都会来敲陈思丹的房门,但她就是不见,眼看着江北越来越着急,陈思丹挑着时间去超市买了一堆袋装方便面和速冻食品,到家时“正好”撞见江北。
 
江北赶紧拉住人,扫了一眼购物袋,担忧道:“你最近都在吃这些?”
 
“刚交完房租,没钱了。”
 
“你回来上课吧,我可以做给你吃。”
 
“你能做多久呢?是不是我一找着工作就会被你赶回来?江北,你明明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说完陈思丹做出不欲多谈的表情,挣脱开江北的手,准备开门,她慢慢拿出钥匙,慢慢插进锁眼,慢慢扭开,然后终于在打开门的同时等到了江北的回答:“好吧,我答应你,我们先试一试。”
 
陈思丹猛地转过身,惊喜道:“真的?”
 
“只是先试一试,我给你机会,你也要给我一个过渡期,也许你会发现我们并不合适——”
 
“绝对不会!”陈思丹飞奔到江北怀里,紧紧抱住他,“我会向你证明我们是最合适的!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江北无声叹气,抬起一只手扶在陈思丹的肩膀上,“现在,可以乖乖回画室上课,让我做饭给你吃了吗?”
 
“嗯嗯嗯!”陈思丹一边点头,一边露出胜利的笑容。
 
只是胜利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陈思丹发现江北在这段感情里的消极态度,他照顾她吃饭,教导她画画,对她嘘寒问暖,让她感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爱,但她不傻,这些关爱里长辈的成分多一些还是男朋友的成分多一些,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所有恋人之间的亲密动作——牵手、拥抱、亲吻,都是陈思丹主动的,甚至十次亲吻里,有八九次会被江北找借口躲掉,更加亲密的行为就不用想了。有次陈思丹主动提出过夜,江北居然以她年纪太小拒绝了。
 
可笑,她都22了,哪来的年纪太小?她觉得江北是故意的,想用这种方式熄灭她的热情,击垮她的信心,让她主动放弃。
 
但这是不可能的,她爱江北,她要他们永远在一起,时间终有一天会让江北爱上她,她只要耐心等待就好,然而,没有想到,时间辜负了她的期待,江北突然说要和她分手。
 
那一刻,陈思丹觉得天都要塌了,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问为什么。
 
江北很抱歉:“我以为我们尝试的这段时间你会得到满足,继而发现我们是真的不适合,但你脱离了我的预想,似乎越陷越深,我只好主动阻止。”
 
陈思丹沉默了很久,问他:“那为什么是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江北面露犹豫,最后决定如实相告:“前段时间因为工作,我遇到了初恋女友,发现自己并没有完全忘记她,而且她现在也是单身……我想重新追求她,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先和你讲清楚。”
 
“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幸福,扔掉了我的幸福?”
 
“思丹,你的幸福不在我这里,不要浪费时间了。”
 
陈思丹笑了,“你现在当然会这么说,我的幸福在哪里我自己不清楚吗?”
 
两人不欢而散。
 
陈思丹虽然愤怒,但她没打算放弃,既然让她得到过,就不要妄想通过轻飘飘的几句话甩掉她。
 
谁知江北搞起了失踪,直接把画室交给朋友代为教课,陈思丹起先以为江北是为了躲自己才这么做,问过画室的其他学生后才知道江北最近忙着给初恋帮忙,又接了不少商稿,才没时间教课。
 
陈思丹听完,既高兴江北没有在躲自己,又气江北以前把画室和插画视为最重要的东西,现在变成了初恋和插画,这是她不曾得到过的待遇。
 
她真的要气死了,忍不住跑到酒吧买醉,结果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一夜情而已,但在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就没法继续淡定了,第一反应就是找那男人要钱打胎。
 
她回到酒吧,打听到那个男人的联系方式,约对方见面,对方很爽快地给她转了一笔钱。
 
拿到钱之后陈思丹马上就去了医院,等待的过程中慌乱散去,她逐渐冷静下来,想起江北,想起他刚离婚时痛哭自己永远不会有孩子,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但如果要成功实施这个想法,她首先需要演一场戏。
 
——————
 
她在江北家楼下守株待兔,终于在三天后等回来了江北,以及他的初恋。
 
陈思丹酸得不行,江北的初恋很有女神风范,怪不得让他念念不忘。
 
她咬牙现身,江北先是愣住,而后无奈,“你怎么在这?”
 
“我在这等你啊。”
 
初恋看出了两人间不寻常的气氛,于是先告辞离开。
 
江北带着陈思丹进屋,直言道:“你不该来这里。”
 
她冷笑:“怎么?怕被你心上人看到?”
 
“你知道我怕的不是这个,思丹,我只是不想你继续浪费时间。”
 
“所以我今天来和你做一个了断啊。”
 
事情转折得有点快,江北愣住了,“你……想通了?”
 
“想不通,但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话有道理,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了断?”
 
“你知道的,我爸爸是个酒鬼,受他影响,我酒量也不错,我们比喝酒,只要你赢了我,我就认输,彻底死心。”
 
江北面露犹豫,“这……”
 
“你不敢?还是你内心其实并不想我彻底离开你的生活?”
 
“好,我答应你。”
 
最后当然是江北输了,陈思丹有备而来,怎么会真的倒下。
 
她给江北下了迷药,虽然才第一次做这种事,但动作娴熟,心理镇定,她想,我可能生来就是个坏女孩吧。
 
第二天,江北看到自己和陈思丹赤身裸体地躺在一起,一下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怒不可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陈思丹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穿好衣服,笑道:“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再见。”
 
江北傻眼了,想不通陈思丹弄这一出是要干嘛,他以为“再见”是告别的意思。
 
可陈思丹的“再见”指的是再次见面。
 
两个星期后,陈思丹告诉江北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是那次醉酒后的意外结晶。
 
但是江北的反应非常奇怪,完全不在陈思丹的预想范围内,他没有丝毫震惊,没有反复询问,甚至没有要求看化验单,而是带着怒气,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他失望地看着陈思丹:“你明明知道我经历过什么,为什么还要用同一个招数来骗我?”
 
“我没有,这真的是你的孩子!”
 
“还在撒谎,需要我等你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去做亲子鉴定吗?”
 
“你……”江北这话说出来,陈思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同时,江北的指责还没有结束:“这才是真正的你是吗?诡计多端,上次故意灌醉我就是为了给今天这出戏预热对吗?真希望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陈思丹简直要疯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她算是体会到了,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江北这么肯定孩子不是他的,连一丝丝犹豫都没有?
 
但她没法得到答案,因为江北真的不再见她,甚至还把她拉黑了。
 
不过陈思丹没放弃,她就是这样固执的人,越是不让她得到的东西,她就越要想办法得到。
 
她打听到了江北初恋的工作地址,找了过去,把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只是没想到江北的初恋也不走寻常路,听了之后不但不生气,反而笑道:“再找我之前,这件事你应该和江北说过了吧?他什么反应?”
 
陈思丹当然不可能把江北的反应告诉她,嘴硬道:“我还没告诉他,我觉得先告诉你比较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离开江北,不要再介入我和他之间,你们已经分手过一次了,可见并不适合。”
 
“说不定正因为分手过,才知道彼此是最适合的呢?”
 
“你!”
 
“好了,我不跟你斗嘴,太幼稚。既然你说江北还不知道这件事,那我们现在告诉他,然后看看他怎么说。”初恋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江北的电话,陈思丹吓了一跳,眼疾手快地摁了红键,终止拨号,然后抬头,对上了初恋笑意盈盈的脸。
 
如果这是一场战争,硝烟未起,她就已经输了。
 
“算你狠!”
 
初恋收起笑,正色道:“其实江北跟我说过你和他的事情,当然没包括这段。我承认,你确实很爱他,愿意为他放弃很多东西,这一点我不如你。
 
但你自己应该也能感觉到,江北更多的是把你当作小一辈的妹妹来看待,而不是恋人。你们当初在一起,他妥协的成分居多,所以就算没有我,你们最后还是会分开的,因为不合适。”
 
“现在你是胜利者,当然可以随便对我和江北的未来指手画脚,可如果你不出现,这一切都是未知的,而我会努力让它走向圆满。我爱江北,我们是最适合的,我永远相信这一点。”
 
陈思丹神情严肃,语气不容反驳,初恋愣了一会儿,叹气道:“你果然很固执,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会面到此结束,陈思丹被这两个人反将一军,一下子想不出来对策,整个人陷入了少有的迷茫状态。
 
但迷茫不等于放弃,如果说对于画画的执念是十倍,那么对江北的执念就是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她永远都不可能放弃,哪怕是以死相逼都在所不惜,如果这样还得不到,那她就时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处处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永远没办法获得快乐平静的生活。
 
不过在进行下一步计划之前,她要先去把孩子打掉,反正留着没用。
 
只是没想到,冤家路窄,在科室前碰到了余明瀚和江北前妻,这两个人穿得人模人样,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奸夫淫妇的组合,尤其是江北前妻,跟换了个人似的。
 
他们也认出了陈思丹,同时露出奇怪的笑容,江北前妻更是问她是不是也发现了江北没用,所以才甩了他和别人好上了。
 
陈思丹不懂了,什么叫江北没用?
 
江北前妻正要解答,被余明瀚拦住,他还惦记着陈思丹上次划他车的事情,说只要陈思丹在大庭广众下鞠躬道歉三次,并承认自己是一个没有道德没有素质的人,就告诉她一个江北的秘密。
 
陈思丹愿意吗?
 
她当然不愿意,但为了江北,她忍了。
 
如此一番丢人现眼的表演后,余明瀚才好似施舍般地告诉她,江北根本不是个男人,他精子质量有问题,这辈子都别想要小孩。
 
陈思丹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时候江北说他永远都不会有小孩了,怪不得自己说怀了他的孩子,他能想也不想就坚决否认,甚至主动提出亲子鉴定来戳破她的谎言。
 
一个人形避孕药,自然不可能存在意外怀孕这种事。
 
她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不过这件事,江北的初恋知道吗?她不介意吗?
 
而江北,他会不会害怕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左邻右舍知道?
 
陈思丹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离开之前,她问余明瀚和江北前妻现在过得幸福吗?
 
余明瀚莫名其妙,“这关你什么事?”
 
陈思丹笑道:“没什么,如果幸福,希望你们能坚定地一直幸福下去。”
 
千万,千万不要让她有机会制造不幸福,来报答今天的羞辱。

未完待续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我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和亲弟弟抢男人

离婚前老公把我肋骨打断八根,现在的他却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

因为错过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

我女友的地下情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