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生命中的三个男人要了我的命
故事 生活

在我生命中的三个男人要了我的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宋哥
2020-08-05 09:16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那个纠缠我的女人,被杀了》



警察走后,楚明尧躺回床上,他翻出当时转账给陈思丹的记录,盯着“陈思丹”三个字,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就是这个女人,她毁了自己的一生!
 
楚明尧原来在一线城市的大型企业里上班,那时候他并不是独身一人,也不像现在这样会随便和陌生女人发生关系,那时的他,身边陪着可爱的小妻子,还有他们未出世的宝宝。
 
家庭美满,事业顺利,是对楚明尧当时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后来,当楚明尧在夜深人静回忆过往时,不禁想,也许就是因为那会儿的自己太幸福了,幸福到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看出来,所以才会引起别人的强烈嫉妒,以至于引发了后来的悲剧,也让他的人生被彻底改写。
 
当时在公司的,还有楚明尧大学时期的好友肖明,忘了说,楚明尧的妻子和他们也是同一个大学的,肖明也曾追求过,时间比楚明尧早点,只不过最后没成功。
 
因此可以说,楚明尧和肖明从大学到工作,一直是相互竞争的好友关系。
 
不过这个相互竞争通常都以楚明尧胜出为结果,导致肖明经常说自己和楚明尧就像周瑜和诸葛亮一样。楚明尧把这句话当成玩笑,而肖明,说得多了,也就记得深了。
 
大概是太想赢一次了,肖明忍不住动了手段,在给客户的资料里数据造假,被客户发现,好好谈着的大订单就此告吹,自己被经理骂了一顿,扣除年终奖作为惩罚,同时感情方面的问题爆发出来,同居女友和他分手,搬了出去,可以说是生活和事业一团糟糕。
 
楚明尧想安慰他,约他出去喝酒,喝着喝着,两人吵了起来,肖明说楚明尧是来看他笑话的,楚明尧说肖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吵到最后,酒没喝完,人就散了。
 
几天后,楚明尧又给公司签了一笔大订单,经理很高兴,特地在酒店订了一个包厢请他们部门的人吃饭,顺便激励下其他人。楚明尧本来还担心肖明不会来,谁知他不仅来了,还为那天的事情道歉,说自己那时候心里太乱了,说的都是气话,不能当真。
 
楚明尧不是斤斤计较的人,那天吵完架回家之后其实就已经消气了,这几天只是顾忌着肖明的自尊所以才没找他,现在肖明自己想通了,他比谁都高兴。
 
当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酒桌还没结束,他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怎么离开包厢,怎么到了酒店的房间,全都不记得了,反正第二天在酒店醒来的时候一切正常。
 
一个月后事情突然炸开,楚明尧的妻子收到了一组照片,是赤身裸体的楚明尧和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女人躺在床上的画面。
 
那时她即将生产,看到这组照片大受刺激,当场倒在地上,疼痛难忍,她自己打了120急救电话,等楚明尧接到医院通知赶过去时,妻子正准备进入手术室。
 
医生告诉他有难产的风险,因为时间紧迫,楚明尧只来得及跟着推车奔向手术室,妻子也疼得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传递情绪,可惜楚明尧没有解答出来。
 
漫长的等待过去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对他摇了摇头,身后没有妻子,没有宝宝,他们被永远留在了手术室里。
 
楚明尧的世界瞬间天崩地裂,日月无光。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发生这种意外,明明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妻子身体健康,宝宝发育良好,没有任何问题,而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他鼓起勇气整理妻子的遗物,在手机里发现了那组照片,他大惊失色,因为对照片上的内容完全没有印象,他问对方你是谁,却发现已被对方删除。
 
楚明尧想了很久,终于想起照片背景是哪家酒店,于是去找酒店经理,说出原委后要求查看监控,然而酒店的监控只会保留一个月便会自动清除,楚明尧来晚了。
 
于是他又去找肖明,询问当晚的经过,肖明说当晚还有另外两个同事喝醉,有个在酒店里大发酒疯,没醉的几个同事包括自己都忙着拦人,送他回房间的人是随便拉来的一个服务员,记不得长相。
 
他转而回到酒店,却没有一个服务员记得或者承认当晚的情景。
 
照片里那个没有露脸的女人仿佛幽灵般来无影去无踪,怎么也找不到。
 
直到公司里跟楚明尧关系不错的后辈偷偷告诉他,肖明辞职了,而且走得很急,前脚刚递辞呈,后脚就不来上班,手机也关机,联系不上,搞得经理焦头烂额。
 
楚明尧没懂后辈跟他说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后辈无法,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觉得楚明尧家里的事和肖明有关,因为自从消息传到部门后,肖明就显得很不安,现在又匆忙辞职搞起失踪,实在是太可疑了。
 
楚明尧一开始觉得是后辈想太多了,但为了谨慎起见,他去肖明家找人,结果被房东告知人已经搬走了,非常匆忙,连多出来的租金都没要。
 
至此,楚明尧不得不认真考虑后辈的猜测。
 
他费了些时间才找到肖明,二话不说把人拉到小巷子里暴揍一顿,问那照片是不是他搞的鬼,对方一边求饶一边道歉。
 
在哭哭啼啼中承认自己被妒忌心蒙蔽,才会收买酒店的服务员趁楚明尧意识不清醒时拍了那些照片,又特意等到酒店监控被清之后把照片发出去。
 
他说自己的本意只是想给楚明尧制造点麻烦,哪想到会搭进去两条人命,他跟楚明尧妻子也是朋友,还曾经喜欢过,真不是奔着害死人去的,他只是想小小的恶作剧一下。
 
楚明尧听得大火,下手更是往死里打,对方边躲边喊救命,过了一会儿突然冲前面喊道:“那边两位警察同志!快点来救救我,我要被打死了!”
 
楚明尧惊得向后看去,发现什么人都没有,紧接着他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昏倒前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是肖明扔下砖块,慌忙跑走。
 
那之后肖明就彻底消失了,楚明尧怎么也找不到,好在挨打的时候他把那被收买的服务员的名字说了出来。
 
陈思丹,楚明尧紧紧记住了这个名字。
 
他回到酒店,向经理要人,一查才知道这人是个假期工,除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什么都没留在酒店,楚明尧又根据身份证上的地址去找人,结果没有任何结果。
 
两个仇人都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所以当他给一夜情姑娘转账时发现对方名字也叫陈思丹,内心有多激动多震撼可想而知,然而这姑娘的样子和身份证复印件上的相差太多,为了慎重起见,他请人通过账号查姑娘的身份信息,结果两者完全符合。
 
那一刻,曾经熄灭的复仇之火再次熊熊燃烧,他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响起来,喊着:“杀了她!杀了她!”
 
——————
 
警察过来之后的这天,余明瀚便不断回想起陈思丹这个女人给他带来的麻烦,把他从舒舒服服的人生状态中拽下来,拽进泥土里。
 
现在她死了,多好啊。
 
余明瀚和袁雁,为了孩子组建了新家庭,只是这个新家庭,没有想象中那么温馨平静。
 
当他们还是炮友的时候,彼此都隐藏了性格中的缺点,成为夫妻后,在日夜的相处下,这些缺点无处可逃,但在这个全家人都把袁雁当成皇后娘娘伺候的当头,余明瀚根本没法对袁雁的缺点提出意见,无论是多么理性的意见都能挑动袁雁敏感的神经,被当成挑刺,开始单方面的争吵。
 
曾经那个会在情事后安静听他倾诉烦恼,给予温柔安慰的袁雁不见了。
 
突然地,他开始怀念起前妻,还忍不住发去问候消息,前妻没有回复,但消息被袁雁看到。
 
两个出轨者重新组建的家庭,信任基础比一般的要少,袁雁一直有检查他手机的情况,余明瀚很清楚,只是他懒得计较,平时也很注意,不会在手机上和异性闲聊,可偏偏这次,他忘记删除聊天记录。
 
袁雁看到后大怒,质问余明瀚什么意思,他回答说是正常朋友之间的关心。
 
袁雁当然不信,说要去找前妻理论,余明瀚不给,两人发生了婚后第一次大争吵,以余明瀚摔门离开作为结尾。
 
结果还没出小区的大门他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责备电话,让他马上回家好好跟袁雁道歉,顺带哄人,还警告他收起那些花花肠子,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前妻已经是过去式了,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好袁雁,更要照顾好她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孩子,又是孩子!余明瀚一方面体谅父母即将得偿所愿的心情,一方面又不满袁雁仗着孩子为所欲为,现在还没生下来就这样,要是生了个儿子,她是不是准备天天踩着自己的脸过日子了?
 
余明瀚只要稍微想象一下那样的日子,就觉得生活无望,过得还不如当初和前妻在一起的时候。
 
回忆得多了,越发感受到过去的自在,以及如今的压抑,也越发想起前妻的好。
 
其实当初,他没有打算与前妻离婚的,但事情闹得太大了,前妻一听说他和袁雁保持了一年多的炮友关系,他爸妈一听说他后继有人,全都炸了,结果只能是离婚。
 
没孩子之前,在父母的影响下他想要孩子,现在有了孩子了,他又留恋起过去的自由时光。
 
余明瀚觉得自己应该天生就是个渣男,过不得安定的婚姻生活。
 
而渣男现在,想要去找前妻。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结果得到的都是对方的白眼,便以为没戏,不料峰回路转,几天后,他突然收到前妻添加好友的请求。
 
余明瀚起先不信,他记得前妻的微信,不是这样的,但紧接着对方发来解释:“这是专门为了跟你联系申请的小号。”
 
情场浪子余明瀚仿佛懂得了什么。
 
前妻的话还没完,“你最近老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我清楚,其实我心里也是还有你的,但你们家好不容易后继有人,在孩子没出生之前我不想出什么意外,所以我们还是私底下偷偷联系的好,反正你也很喜欢偷情的感觉。顺便说一句,不要再来我店里找我了,万一被袁雁发现就麻烦了,还有,记得随时删除聊天记录。”
 
余明瀚虽然觉得前妻态度转变得有些突兀,且语气和平时不太一样,但这些念头都只是一闪而过,他的理智已经被即将拥有白玫瑰和红玫瑰的喜悦给冲走了。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偷偷摸摸的联系,余明瀚每天回家前都会把聊天记录给删除了,但在袁雁查看手机的时候仍然免不了一阵紧张,不得不说这感觉真的非常刺激。
 
后来,在他想和前妻更进一步,试图约她出去的时候,袁雁突然知道了这件事,她没有第一时间和余明瀚闹,而是直接跑去找前妻对质,余明瀚得知后,连忙赶了过去,看到前妻脸上的巴掌印和身前的水渍,而袁雁却好好的,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把袁雁拉到一旁,问:“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
 
袁雁一下红了眼,把手机砸到他身上,“到底谁欺负谁?你们两个背着我聊得火热是想旧情复燃吗?!你倒鸡贼,把聊天记录删了,可惜你队友是个叛徒,把你们所有的聊天记录都截图发给了我!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你还在外面拈花惹草!”
 
余明瀚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不明白前妻来这一出是为什么,报复吗?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周围人都能听见,包括前妻,她皱着眉头,不耐烦道:“我都说了,那人不是我,不信你们就找人去查,要是能查出这账号真和我有关系,我就在店门口用红漆刷上‘我是小三’这四个大字。”
 
前妻能这么说,表明这账号确实跟她没有关系,那余明瀚就不懂了,因为自己也没有其他风流韵事。
 
这时前妻嘲讽道:“与其在这冤枉我,不如回家好好坦白,是不是以前还勾搭上了哪个小姑娘没处理好,现在被人报复了。”
 
这话听着不像是随便提起,余明瀚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哪里来的小姑娘?”
 
“就是你来找我的那些天里,有个小姑娘也跑来堵我,问我是不是你老婆?说你们在一起很久了,彼此十分相爱,希望我能主动离开,我说我是你前妻,帮不上忙,还告诉她你出轨成性,劝她早点另寻良人。她估计听进去了,所以来报复你,至于为什么假借我的名义,这我也不知道。”
 
“不可能!”余明瀚斩钉截铁道,“我不认识什么小姑娘——”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另一种意义上的招惹,且报复心极强的小姑娘。
 
袁雁见他停在那里,以为真有个自己不知道的小妖精,气得下手拧他,余明瀚一边躲着一边大声道:“陈思丹!肯定是陈思丹!”
 
余明瀚带着袁雁去酒店那儿要陈思丹登记的地址,要到后便怒气冲冲地杀了过去,正好陈思丹在家,被他们抓个正着,对方得意洋洋地承认是自己顶着前妻的名号勾搭余明瀚,气得袁雁什么都不顾,冲上去打人,余明瀚好不容易把两个人分开。
 
陈思丹理理自己的头发,继续挑衅:“你在这教训我有什么用,要不是你老公心志不坚定,对前妻余情未了,我有机会勾搭吗?与其到我这里撒泼,不如好好想想怎么管住自己老公,别让他又有机会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开房开个一年。”
 
余明瀚转过身,打算让陈思丹闭嘴,没想到袁雁又冲了上去,被陈思丹眼疾手快地推了一把,撞到了楼梯扶手上,“哎呦”了一声,余明瀚连忙把她扶好:“算了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我们走吧,别跟这种人浪费时间。”
 
临走前,他狠狠瞪了陈思丹一眼。
 
车上,袁雁开始对他发难,骂他不知足、三心二意、想吃回头草,边骂边动手,撒起泼来丝毫不看场合,短距离里没有可以停车的地方,余明瀚只能任由她打骂,最后实在忍不住,推了她一把,吼道:“没看见我开车啊!”
 
袁雁的头撞到车窗上,发出“哐”的好大一声,接着半天没有反应。
 
余明瀚有些不安:“你怎么了?”
 
“我……肚子好疼……快、快去医院。”
 
余明瀚慌里慌张地开去医院,医生紧急给做了检查,遗憾地告诉他们的胎儿已经没有心跳了。
 
袁雁被推去做引产手术,一边哭一边痛骂余明瀚和陈思丹,余明瀚打电话通知父母过来,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突然的意外。
 
磕磕绊绊地解释后,母亲怒其不争,不断自问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父亲责骂不已,余明瀚被批斗了一夜。
 
之后,袁雁醒来,又是一顿叫骂,甚至还带上了长辈,余明瀚看着自己爸妈在袁雁面前伏小做低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气愤、多自责。
 
更不幸的是,本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原则,不过一上午,整层医生护士加病患都听说了这件事,看到他不是窃窃私语就是面露不屑,余明瀚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真是恨不得不要踏出病房半步,然而在病房里,他又要面对父母的责骂和袁雁的不饶人。
 
真是每分每秒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余明瀚之前向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假,现在却恨不得住到公司,起码那里清净些。
 
只是他没想到,回到公司后,等待他的是辞退通知,经理说余明瀚的事情被人发到了网上,引起热议,对公司的形象造成了很大影响,因此有了这个决定。甚至连工作交接都不需要,只让余明瀚赶快收拾东西离开,从明天起就不要再过来。
 
余明瀚心凉了,他毕业之后就一直在这家公司打拼,有功劳也有苦劳,换来的却是公司毫不留情地抛弃,像对待什么脏东西似的迅速一脚踢开,这未免太残忍了。
 
他带着寥寥无几的私人用品走出公司大门,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去往何处,好像是,无处可去了。
 
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这样完了?
 
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他试图找出原因,想了一圈,发现罪魁祸首就是陈思丹,要是没有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全都是因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肆意破坏别人家庭的贱人!
 
他真想杀了她!
 
——————
 
招惹上陈思丹,可以列为江北此生最后悔的事之一,尤其是在他得知陈思丹骗他不成,又拿怀孕这事骚扰欧璐后,心中的后悔到达了顶峰。
 
欧璐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怀疑他、质问他,但第一次提到了孩子的问题,她说,想在结婚一年后要小孩,还说自己很喜欢孩子,一直向往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之前是因为没遇到想结婚的对象,但现在不同了。
 
怎么个不同,两人心知肚明。
 
江北很开心,也很绝望,因为他根本没办法实现欧璐的心愿。
 
对于孩子,他的喜欢和盼望不比欧璐少,当初和袁雁结婚一年后就主动提出要小孩,但怎么努力也怀不上,后来两人上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的精子质量不行,基本上没法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沉重的打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天袁雁没有和他一起去拿结果,并且也没对他说结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表现出丝毫怀疑。
 
后来,当袁雁告诉他自己怀孕了,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医院的检查结果出错了,第二个念头才是袁雁出轨,也因此起了疑心。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对待他只有惊吓,没有惊喜。
 
而现在,他心爱的女人说自己喜欢孩子,打算要一个孩子,他该怎么办呢?如果说实话,是不是就要失去眼前的幸福生活了?
 
就在他烦得不行的时候,陈思丹又出现了,直接找到了画室里,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
 
江北冷淡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陈思丹一点都不怕,“你要是不和我谈,我就只能去找你初恋谈了,我敢发誓,我要说的是你绝对不想别人,尤其是初恋知道的事情。我在楼下的咖啡屋等你,你好好想下。”
 
江北本来不想搭理陈思丹的,但想到她仿佛掌握了什么大秘密般得意洋洋的神情心里就觉得不安,于是,他还是去了。
 
“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我终于知道我说孩子是你的的时候,你为什么能那么确定我是骗你的,原来是你身体有问题,要不了小孩。”
 
江北后背一紧,强装镇定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前几天碰到你前妻了,是她告诉我的。这件事,你初恋知道吗?她喜欢小孩吗?”
 
“你威胁我?”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在乎你身体有问题,也不想要小孩——”
 
“可我不想要你。”江北实在是厌烦了:“我不喜欢你,更不爱你。陈思丹,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就算我以后孤苦伶仃没人要,也绝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陈思丹变了脸色,“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就不怕我去告诉你初恋吗?”
 
“你去吧,正好我没有勇气告诉她。你去说了之后,就再也不要来找我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你。我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对你心软,答应和你在一起,导致现在甩都甩不掉。”
 
“……你后悔遇见我了?”
 
“非常后悔。”
 
“可惜后悔也没用,”陈思丹收起眼中的泪花,恶狠狠道,“你就是甩不掉我了,这一辈子都休想,就算你以后遇到了和我一样不介意你没用的女人也甩不掉,我会一直一直纠缠着你,直到你死了,或者我死了!”
 
说完她拎着包冲了出去。
 
江北放完狠话,整个人极度无力,他为陈思丹固执得像块石头而烦躁,也为她说要把这事告诉欧璐而忐忑,刚才的大话只是为了气陈思丹,事实上他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欧璐。
 
但不管怎样,他想,欧璐不应该从别人那里知道这件事。
 
那天晚上他和欧璐摊牌,说自己精子有问题,这辈子是不可能自然生育的,同时也表明如果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孩子,他宁可不要。
 
“离婚之后,我本来打算不再结婚,单身一辈子,可没想到能与你重逢,心里就又燃起了希望,和你在一起后更是被喜悦冲昏头脑,忘了孩子的问题,所以无论你最后的决定是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咎由自取,跟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感到愧疚。”
 
江北说这些话,除了宽慰欧璐之外,也有希望她能好好考虑两人今后关系的用意。毕竟她喜欢小孩,也爱自己,所以如果二选一,自己还是有一半的机会的,这是一件还可以期待的事情。
 
只是他太乐观了,欧璐虽然没有当场说分手,但之后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他,并且回了自己家住,她说,她需要考虑一下,建议两个人暂时不要见面。
 
这话对江北来说无异于分手。
 
不仅如此,陈思丹为了报复他那天说的话,把他的事情告诉了画室的学生,告诉了画室附近他常去的超市老板娘,告诉了他的对门邻居,告诉了小区门口跟他关系不错的大爷,一时之间,几乎江北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了他是个没用的男人,所以前妻才会给他戴绿帽,而现在现任女友也要跑了。
 
江北心力交瘁,又开始喝酒,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偏偏陈思丹还敢这时候上门,先是关心,顺便拿她那套“我们是最适合的”来试图给江北洗脑,见洗脑不成,就恼羞成怒地重复“除非我们之间有谁死了,否则纠缠不会停止”来威胁江北。
 
这行为无异于火上浇油,把江北的理智往悬崖边推。
 
终于,江北想,行,既然只有死亡能结束这段孽缘,那就你去死吧!


陈思丹死的那天,空气、温度、湿度都非常正常,女人自带的第六感也没有提醒她在这一天里可能存在危险,因此当天晚上,她像平常一样出门上班。
 
楚明尧徘徊在陈思丹家门口,见她出门便尾随而上,他心里有些紧张,还有犹豫,显然是身体没跟上情感的坚定,于是他不断回想妻子难产去世以及医生将已经失去呼吸的孩子交到他手里的情景,身心迅速合二为一,一定要报仇,他想。
 
然而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发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也在跟踪陈思丹。
 
他们两个在人流中平行前进,跟随陈思丹变换自己的位置,这个男人的出现动摇了楚明尧立即动手的决心,因为无论对方是什么情况,都会影响自己的计划。
 
很快,这个男人也发现了楚明尧,两人隔着人海相望,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尴尬,最后那个男人放弃了跟踪,转身离开。
 
余明瀚是在陈思丹家楼下的便利店里守株待兔的,说要杀了陈思丹的想法并不是在开玩笑,两天时间过去这个想法一点都没有改变,反而越来越强烈,这两天里家人知道他被公司开了,袁雁闹着要离婚要赔偿,母亲以泪洗脸,父亲唉声叹气,他从一个人人看好的有为青年变成了失败者。
 
这让他怎么不恨陈思丹!
 
只是想不通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先是发现前面一个男人和自己做着同一件事,后来又发现对面有个男的也做着同一件事,怎么?现在尾随都开始流行组团了吗?
 
这两个男人也是想对陈思丹动手?
 
那她得是多招人恨啊?
 
他觉得事情不太可能是这个样子,但不论那两个人是什么情况,总之今天自己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
 
江北产生杀人想法的那天就行动了,他隐藏在陈思丹家楼下,一看见人出现就跟上去,为了避免被陈思丹认出,他不仅换上了与平时不一样的穿着,还做了伪装。他一直跟着,紧盯着眼前的陈思丹,同时在脑子里重复自己的计划。
 
今天,他一定要和陈思丹做一个了断。
 
——————
 
“把你怎么杀了陈思丹的过程详细说一遍。”审讯室里,刑警对坐在对面的男人道。
 
“我没有杀她。”
 
“别挣扎了,既然把你带到这来问,就说明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
 
“我真的没杀她。”
 
“你跟踪了她是吗?”
 
“……是的,但我只是想教训她,而且那天跟踪她的不止我一人,”余明瀚急忙解释,“还有另外两个人也在跟踪陈思丹!”
 
“确实还有另外两个人,但在陈思丹死之前他们已经放弃了跟踪。”
 
“我比他们更早放弃,我发现他们的时候就放弃了!”
 
“你没有放弃,”警察道,“你只是去做了伪装,然后在陈思丹工作的酒店外面埋伏,在她下班的途中将人杀了。你以为监控拍不到的地方就百分百安全吗?
 
案发现场,和陈思丹的尸体上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找到证据只是时间问题。就在两个小时前,我们痕检同事和法医同事发现了两个证据:一个是掉落在现场的一副无框眼镜,在上面发现了一根断裂的头发;一个是从死者指甲缝里提取到了少量皮肤组织。如果你还坚持自己不是凶手,那应该就不会介意等下我们在你身上提取生物证据进行检测。”
 
余明瀚迅速低下头,他不想让警方看到自己脸上的慌乱和紧张,但这有什么用呢?他想,人的确是他杀的,那些证据根本没办法抵赖。
 
来得太快了,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明明有三个嫌疑人,警方还是一下子就锁定了自己,看来他是真的没有做坏事的天分。
 
余明瀚其实杀完人就后悔了,陈思丹扭曲的面孔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快意,反而是无尽的茫然,茫然过后,他醒悟到这件事根本不值得,人生再低谷,能比坐牢更没有希望?
 
可是,人已经杀了啊,他的双手迟早会被冰冷的手铐扣住,除非逃向天涯海角。
 
那他爸妈怎么办?这个问题曾经阻挡了余明瀚潜逃的脚步,如今更是成为他后悔冲动杀人的源泉。
 
他自认不是好人,但若世上曾有人让他问心无愧,那一定是父母。
 
可如今刚刚失去孙子,现在又要失去儿子的他的爸妈,以后该怎么办?老了谁照顾他们?病了谁带他们去看医生?还有……又有谁能替他尽孝?
 
“还准备抵抗呢?坦白从宽啊。”
 
“好,我会坦白的,”余明瀚垂下头,“但在此之前,能不能先让我见一见我爸妈?”
 
等向他们磕头谢罪后,他才能平静接受等待自己的命运。




楚明尧之所以放弃计划是因为一场意外——他遇上了一场事故,跟他无关,但无法袖手旁观,因为对方是名大着肚子的孕妇。
 
对方双手护着肚子,倒在地上向周围人请求帮忙,而肇事摩托车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面对孕妇的请求,大家不是愣在原地,就是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楚明尧只呆了一秒,就冲到孕妇身边,同时拿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来以后,他又陪同上车,一起前往医院。
 
在车上,那个孕妇开始出血,楚明尧一下觉得自己回到了妻子难产那天,妻子也是这么流血,流得更多,她因为痛到无法说话,所以只能紧紧抓住自己的手,用包含怀疑、质问、伤心、害怕的眼神望着自己,直到被推进手术室。
 
孕妇的血越出越多,楚明尧很害怕会重蹈覆辙,他不断恳求实施急救的医护人员保住这一大一小,医护人员以为他是孕妇丈夫,等情况稳定后安慰他,他才想起自己还没通知孕妇家人。
 
他们到达医院的时候,孕妇家人也已经火速赶来,一群人跟着孕妇奔向产房,在等待的过程中楚明尧解释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孕妇丈夫当场就红了眼睛,握着他的手不停表示感谢。
 
后来孕妇和小婴儿平平安安从产房出来,大家伙儿轮流看孩子,轮到楚明尧的时候,孕妇丈夫忽然问他要不要抱抱孩子?
 
楚明尧紧张了:“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救了他,也救了我们一家。”
 
楚明尧想抱吗?
 
他当然想抱。
 
小婴儿软软的身体被他环在怀里,他忽然就很想哭,也确实流下了眼泪,把孕妇一家吓到。
 
“您这是……”
 
“对不起,失态了。”
 
他把孩子递回去,擦了眼泪告辞离开,孕妇家人怎么叫都叫不住。
 
楚明尧离开医院后直接回了家,没有继续他的杀人计划,因为他舍不得用这双刚刚拥抱过新生命的手去犯罪。
 
——————
 
江北一路跟到了陈思丹工作的新酒店,他准备埋伏在附近,等陈思丹下班了将人隐蔽杀掉。
 
他大概只等了十分钟,接到了欧璐打来的电话。
 
他接了起来:“喂。”
 
“江北……”欧璐喊了声名字就陷入了沉默。
 
江北更加绝望了,他知道欧璐接下来要说什么,强颜欢笑道:“你打电话来,是不是想结束这段感情?是的话就直说吧,我没关系的,也不是第一次和你分手,我可以熬过来的。”
 
“不是的!”欧璐急忙解释,“我想清楚了,我是很喜欢小孩子,但更爱你,既然不能两全其美,那么我的最终结果是选择你。”
 
这巨大的惊喜砸到江北头上,美好到让他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选择我,不变了?”
 
“我考虑了这么久,确信自己不会变了,以后就我们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吧。其实现在想想,我还挺感谢那个叫陈思丹的女孩的,虽然给我们制造了不少麻烦,但她的出现,逼我一步步正视自己的感情,也让我们之间变得更加坦诚。”
 
“谢谢你,欧璐,真的谢谢你,”江北激动万分,眼泪夺眶而出,“我其实……一想到你要再次离开我,我就觉得一切都完了,人生也没了盼头,我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我也很爱你,所以江先生,能请你赶快回家吗?我来得匆忙,忘记带钥匙了,现在正在你家门口吹风呢。”
 
江北挂了电话,擦干眼泪,扭头往家的方向狂奔,他太高兴了,太兴奋了,觉得今天简直是自己的超级幸运日。
 
今晚过后,不,是从现在开始,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
 
这个幸福的男人,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不管是背后的八卦还是异样的打量,亦或者是陈思丹赶不走的纠缠,都不会再将他击垮。
 
他唯一感激的是,今晚自己没有将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步,否则,此刻的幸福会变成终生的痛苦和悔恨。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