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了二十年的男人,终究成了别人的丈夫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爱了二十年的男人,终究成了别人的丈夫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九锡
2020-08-04 16:19

离婚已三年整,邵小宛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孤单,爱情远远地变成了海市蜃楼,是虚幻的光影。爱情之外,还好事业还有奔头。

对单身女人来讲,加班变成了一种慰藉,与其自己躲在小公寓里自怨自怜,不如浸进大大小小的报表里,既有成就感,也有绩效可以拿。

生活从来都是公平的,有付出就有收获,三年里,她超过了很多同辈,得到了很多成绩和肯定。

董事长器重她,派她参加年底在三亚举办的一个关于区块链的培训。培训半个月,可以离开冰冷的北方,躲进三亚温暖的海风里,邵小宛想想都觉得美。

她特意买了几件漂亮的裙子,把一只大箱子塞得满满当当,培训开始前两天,她拖着箱子便出发了。

也不管和她一个培训班的同学之前压根不认识,邵小宛在微信群里呼朋引伴,和三四个同学一起,已经美美地玩儿了两天。第三天,终于收了心,打算认认真真学点儿东西回去。

培训班课程安排得很丰富,光授课老师就有四五个,下午第一门课是《区块链技术应用与开发》,邵小宛提前到了会议室,随意翻看着教材。

一个声音传进了耳朵里:“大家好,我是本门课的讲师,我叫宋建平。”

邵小宛抬头,惊得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是他!怎么会是他?

小时候的暑假,邵小宛总会被爸妈送去二百多公里外的农村老家。

那时候交通还不发达,回去一趟不容易,所以每次总要结结实实地住上两个月才行。

那时候的夏天总是那么漫长。杨树上的蝉鸣、焦白的日光、夜晚草地里的蚊蝇,在邵小宛看来都是暑假的印记,是拉长时间的绳索。

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她第一次见到宋建平。他坐在邻居宋婶家的台阶上,背靠着柱子,手放在肚皮上,闭目养神。

“他真奇怪!只有老爷爷才会这样子打盹!”邵小宛走近去看他,发现了他面颊两股细细的泪痕。“滚开!”他突然大吼。邵小宛被吓得弹开。

他不友善,却并不可怕,邵小宛甚至觉得他清秀可爱。他皮肤很白,头发和衣服也很整齐,他看起来和自己一样,不像农村的孩子,这让她产生一种归属感。

“你怎么了?是不是挨批评了?”她问。

他没有回答,转身进了屋里。宋婶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西瓜,她嘴里正喊着:“建平,西瓜!”可是宋建平没有理她。

她看到了邵小宛,便招呼她吃西瓜。邵小宛接过了一块儿,坐在宋建平靠过的柱子前面,高高兴兴吃了起来。

“他是谁呀?”邵小宛问。

“是我侄子,比你大两岁,你回头来找他玩儿啊!”

“他怎么哭了?”

宋婶一脸难过,“又哭了啊,你先吃,我看看他去!”

宋婶又递给邵小宛一块儿西瓜,然后端着盘子回了屋里。直到两块儿西瓜吃完宋婶都没有再出来,邵小宛便遗憾地离开了。

那天晚上,她听说了宋建平的事情。前阵子在新闻里报道的那架坠落的飞机,其中有他的爸爸妈妈。宋建平一夜之间成了孤儿,被他的姑姑宋婶接了回来。

他比邵小宛大了两岁,马上要上初三了。

邵小宛那时候还不懂宋建平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但爷爷奶奶告诉她,要多找他玩儿,只要他有事儿干就能忘记伤心了,如果和他一起玩儿,也要尽量让着他,哄着他开心。

邵小宛照着爷爷奶奶的话做了。那阵子她痴迷下跳棋,却总找不到可以陪她的人,便常抱着跳棋去找宋建平,可他完全不感兴趣。

他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躲在侧屋靠墙的角落里,缩成一团的他映在阴影里,仿佛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对他都是一种打扰。

如果不是宋婶故意把那个门锁弄坏,他可能一整天都不愿意见一个人,不肯说一句话。

“你陪我玩儿一次吧?我准能赢你!”邵小宛支了一只凳子,摆好了跳棋,可他看都不看一眼。

“你要红的还是黑的?”他把身子转向一边。

“黑的吧,我喜欢红的!”邵小宛拉了他的袖子,“来,我让着你,你先走!”

他拔开她的手,像没有听见。

“怎么了?你怕我了?唉呀,还没玩儿你就认输啦!”邵小宛靠了过去,非要面对着他。

他紧紧地瞪着她。一秒,两秒,三秒!他“腾”地站了起来,一脚踢在凳子上,棋盘被打翻,玻璃棋子滚得满屋都是。

邵小宛错愕地站在那里。那一瞬间,她拳头都握起来了,可是看着他猩红的双眼,她忍住了。她咬紧牙关的时候,他大步离开了。

邵小宛用了很长时间捡棋子,床底下,柜子底下,都不好捡。收拾半天,红子儿缺了一颗,黑子儿缺了两颗,怎么也找不到了。没办法,她只有抱着棋盘离开了。

算了,放弃吧,至少是今天。

第二天早上,宋建平很意外地上了门,他站在宋婶的身旁,一脸的倔强。他们和爷爷奶奶一起站在院子里,站在晨光里说着话,邵小宛跪在屋里的床上,扒着窗子看他。

奶奶在跟他说着什么,拉他的胳膊,他拘谨地跟着,直跟到墙角的葡萄藤边,奶奶伸手摘下了邵小宛关注很久的那串紫葡萄。

邵小宛趿上拖鞋,箭一般冲了出去。

“还没熟透呢!”她大喊。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就根儿上几颗绿的,其它的都紫透了!”奶奶说着,“你想要了这儿还有!”

邵小宛有些不开心,她只想要她最关注的那一串。

奶奶仿佛看出来了似的,安慰道:“宋婶说建平最爱吃葡萄,先给他吃!”

“好吧!”邵小宛有些闷闷不乐。

宋建平红了脸,把葡萄捧到了邵小宛面前,怯生生地说:“还是给你吧!”

话音未落,宋婶就凑了上来,“建平今天就是来给你道歉的。昨天把凳子踢了,棋盘都踢飞了,是他不对!来,建平,你要给小宛说什么来着——”

宋婶的口气像对待她的小外孙,让宋建平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他嘴巴张了张,像要说什么,终究没说出话来。

“小孩子家的,有什么道不道,歉不歉的?”邵小宛的奶奶忙挡在前面。

“我不该踢凳子。”没想到宋建平突然就喊了出来,但他并没有看邵小宛,仿佛是对着葡萄藤说话。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邵小宛连忙摆手,“要不你陪我下一盘儿吧?”

“行!”

他俩在院子的小石桌上摆开了棋局,缺少的红子儿用黄子儿代替了,邵小宛正在想用什么颜色的棋子儿代替黑子儿时,没想到宋建平顺手就摘了两颗葡萄放了上去。

邵小宛笑起来,“你还吃不吃啦?”

“一会儿洗了吃!”

那是个让邵小宛印象深刻的暑假,她常常能感受到宋建平的痛苦,自己便也跟着闷闷不乐。

他们有时候会跟着村上的小孩子一起玩儿,可是玩儿着玩儿着宋建平的情绪就突然低落了下来,有时候掉眼泪,有时候发呆,别人问他,他什么都不说,有时候被问急了,还会发火。

邵小宛从来不问他,只是默默把他拉开,带他回家一起去下棋。

暑假结束,邵小宛回了城里,她没有再听说过宋建平的消息。来年的夏天,回到农村,他还在那里。

听说宋婶陪他在城里住了一年,直到他中考结束,他成绩很不错,考了全市第三名。很多村民听说后都赞叹不已,他一时成了村里的小红人。

邵小宛大概那时候喜欢上他的,痛苦被时间冲刷了一年,他变得开朗了一些,他还是不大爱笑,但不会莫名其妙发火和掉眼泪了。

邵小宛数学不大好,奶奶便托着宋建平给她补数学。他虽然中考成绩好,可全凭的是语文和英语,他并不喜欢数学。

邵小宛问他数学题的时候他就满脸不乐意,随手扔给她一本小说,说它可比数学有意思多了。

那个暑假他们下跳棋、看书、看电视,不怎么说话,却总在一起,仿佛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邵小宛喜欢那种舒服,仿佛不需要看他,他就在她眼里似的。

她喜欢他,也是再自然不过了。那个暑假过完,她回到城里,已经满脑子都是他了。

她知道他在一中,也知道他住校,一中离她家有八站路,即使去了,她也进不去一中的校门。

他们没有再见面的约定,仿佛暑假就是最深刻的约定,已经足够了。

可是他上了高中,暑假便短之又短,学校要补课,他还在外面上补习班,他回宋婶那里不过一个星期,与她也不过见了两三面。

她没想到的是,她中考完的暑假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考上了一中,满是骄傲。

两周后,他回来了,他们在宋婶家门口偶遇了,她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他们要在一个学校了,以后能常常见面了。

没想到他皱了眉头,他说:“我高二转学到省城舅舅那里的中学了。”

“什么?”

他犹豫了一会儿,道:“我妈给我留了一笔钱,我想出国留学,所以舅舅帮我转进了国际学校。”

“啊——我都不知道。”

“我姑姑不大支持,她不想我出国,所以她没有告诉你们。”

“出国,你要去哪里呀?”

“美国、英国或者加拿大,今年年底就要申请学校了,到时看能去哪里。”

邵小宛说不出话来。他的远大前程,她应该为他高兴。

“我找到了。”

“什么?”

“跳棋子儿。”他伸出手来,手心里有一黑一红两颗跳棋,“我替姑姑搬柜子,在角落里找到的。”

她接过了棋子儿,嘟囔道:“还缺一颗。”

“葡萄熟了吗?”

她终于挤出一个笑来。


再后来,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听宋婶说他去了美国,一个她记不住名字的学校。问她是哪座城市,她对着天空想了半天,说只记住一个“州”字儿,是什么“州”。

邵小宛笑了笑,没有再问了。

她上大学的时候,爷爷奶奶相继去世,老屋的院子里长满了荒草,除了清明节,她再没有回去的理由。

见到宋婶,她也不大好意思打探他的消息,年纪大了,问多了,就要被人笑话了。那是一场淡淡的,却深刻的爱情。

后来的每一个夏天,她都会想起他,想起他清秀白皙的脸,想起他的不快乐。

那两颗棋子儿她还留着,高中三年都放在文具盒里,后来放在抽屉里,再后来为它们专门买了小盒子,安安稳稳地带在身边。

她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在大学里认识了前夫,他是一位普通的学长,他苦苦追求她两年,她便答应了,再也不会遇上对她那样好的人了,她想。

毕业后,顺理成章地结婚,第三年,他们打算要一个孩子,屡试屡败,发现两个人身体都有问题,一个精子活不足,一个多囊卵巢。

做过两次试管婴儿,不成功,想尝试第三次的时候,他出轨了。

于是离婚变成一个人生选项,她想了三天三夜,在黎明到来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解脱的颤栗。

上帝给了她答案,她遵从了。

她拖着大箱子离开了前夫买的房子,搬进了自己投资的小公寓,那两颗玻璃棋子儿,一直在她公寓的首饰盒里。

时隔这么多年,宋建平那个名字还是能让她心里卷起一阵狂喜。

她不知道人能在瞬间思考那么多东西,只是抬头,只是抬头的一瞬。

她在想是不是重名的人,可是除了他,别人不配叫这个名字,他还在美国吗,或是去了别的什么地方,他过得怎么样,他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

是他,只需要一眼,她就知道是他!她总抱怨自己人生太过平凡,于是,上帝给了她惊喜!仅这一个就足够了,是的,属于她的惊喜!

那一堂课,她全没听进去,她只消看看他,便可以紧张到脸红,可是当他的目光看向她,她却立刻低下了头。三十多岁了,她的灵魂却倒退回十六岁!

她专注地看他——他穿白色的衬衣,胸前有小巧的图案,戴眼镜,面庞白皙,依旧斯文,依然清瘦。

说不上为什么,他依然有那种忧伤的气质,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加而减退,反而愈加深厚了,仿佛悲伤于他,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这么些年,邵小宛钟意的男人永远是这样的类型,永远是这样看起来不会快乐的男人。

课间休息,邵小宛鼓足勇气想去和他打招呼,可是他被好些人团团围住,众目睽睽之下相认,似乎不大合适。

仿佛两个人的关系就只属于他们两个人,她不想分享。

终于等到下午培训结束,她一直等着,等他合上讲义,等他关掉电脑,可是当她刚要上前时,一个中年男的抢在了她前面,他们谈笑风声,似乎有一起离开的意思。

邵小宛悻悻地提了包,准备自己离开。当她刚跨出会议室,犹豫要不要回头时,她听到身后有人喊:“小宛!”

是他,是他的声音!

邵小宛回头,几乎掉下泪来。她听见他告诉那个男子,“那明天见!”男子会意,与他握了手便先行离开了。

邵小宛怔怔地站着,直到将那个男子目送出门。她只是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刚才就认出你了!”他和颜悦色,“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

“真是没想到。”她有千言万语,却嘴笨到只说出这一句。

安静了好一阵子,他这才问起她的情况。说完工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灵机一动,便问:“你也在酒店自助餐厅吃晚饭吗?”

他点头。

“那一起吧?”

“走!”

他结婚了。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告诉了她一切,可她还不满足,依然问起他的家庭。

“我们是国外留学的同学,在一起很多年了。她在北京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有孩子吗?”

“没有。”

“二人世界,真好!”

“你呢?”

“我也结婚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无法告诉他她已经离婚的事实,她就是开不了口。她可以告诉任何人,却无法告诉他。

吃饭到中途,有几个人围了上来,大家一起聊培训的内容,聊行业发展。每个人都很自如,没有人对他们的关系有过任何的质疑。

“我和邵小姐是老乡,还是邻居,几十年没见过了!”他自己主动向人介绍,还看向她:“对吧?有快二十年了吧?”

“对。二十年了。”

“二十年了还能认出来,真不容易!”有人起哄。

“邵小姐跟十几岁时几乎没什么变化。”

“哪有?你是说我那时候长得太老成了?”

她开玩笑,他紧张地连连摆手,“不敢不敢!”

一大桌的人喝着饮料聊着天直到很晚,可是邵小宛却觉得孤单。

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是对的,如今的他是知名讲师,有家有室,无名指上戴着亮闪闪的戒指。

他的课程只有五天,五天后他将离开,回到他美丽妻子的怀抱,顶多加个微信,又能怎么样呢?

所有这一切都在将她拒于千里之外,他们之间所有的故事在年少时那个暑假已经划上了终点。

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脑子里乱七八糟地闪烁着一些画面,坠落的飞机、跳棋、葡萄……她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她的回忆。

拖着疲惫的身体起来,她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她想告诉他,告诉他她当年是多么迷恋他。

他知道就好了,他不需要做任何事,他只需要知道曾经有一个女孩儿给过他一份多么完整又深刻的感情。

她那沉甸甸的感情,值得被他知道。

中午休息的时候,她加上了他的微信。她要他的微信,他显得很快活的样子,这让她有了一些信心。

可是下午上课的时候,他在课堂上提到了自己的妻子,他说:“我太太就是搞设计的,她做过好几个五百强企业的案子……”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充满了骄傲。

他们一定过得很美满吧!那一刻,她真嫉妒。

晚餐后回了房间,她发微信,问他要不要去海边散散步。他立刻回了:“好。”

落日、沙滩。他们踩着沙子安静地走着。他手背在身后,走得比她还慢。刚开始聊一些课程上的东西,后来又聊到他的家人,他说姑姑去世了,他夏天回去过一趟。

他说:“我还去了你爷爷奶奶的院子,结果全是野草,葡萄藤也不见了。我还在想你大概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你是想去偷葡萄吗?”

他笑得很大声,手指着她道:“被你猜中了。”

她也笑了起来。笑声停息,她突然道:“你昨天问我,结婚的事情,我没如实告诉你,我其实,离婚了。”

他愕然,道:“对不起。”

“你对不起什么,又不关你的事!”她故意笑,想化解空气里莫名的忧伤。

“你还能开玩笑?几年了?”

“三年了。”

“还好吗?”

他声音里突然的深情让她立刻红了眼眶。她狠狠地点了头,却没有开口。她怕一开口就有哭腔,她不想在他面前失态。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陪她继续走着。

“你不问我为什么?别人都好奇原因。”

“我不好奇。”

“为什么?”

“问原因也是一种伤害。”他沉默了片刻,“但如果你想告诉我的话,我不妨听听。”

“那还是算了。”

“两个人离婚,不管什么原因,彼此一定都受伤了,只可能深浅不同吧!三年了,想必你也缓过来了,希望你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

或许因为他讲得太认真,邵小宛只觉一股暖流涌上心田。可是又有一种声音,要她恪守本分,惦记他原本就是错的,怎么能继续动情?

“放心吧,我可是皮糙肉厚打不倒的小强呢!”她强颜欢笑。

他抿嘴,却没有笑出来。

第三天,她依然期待能和他一起散步,可是又为这种期待感到矛盾。

第四天,她绝不想破坏他的家庭,如果他的家庭是他幸福的根基,那她祝福他长长久久地幸福下去。能成为过客,她已深感荣幸。

第五天,幸好,第三天晚餐后同班的几个同学邀请他们一起去打网球。她不会打,坐在场边观战,而他打得很好,引来很多喝彩。

第六天,她能感受到,他在捡球或休息时投向她的目光,复杂的,像一种秘语,她渴望懂,又怕懂。

第二天早上,她听到有人讲,宋老师明天早上上完课就要离开了。她一下子慌了神。课程间隙,她发微信问他,他说:“是的,票是早订好的,明天下课就走。”

“回家?”

“对。”

傍晚,她一个人在沙滩上走了好久。熬人的际遇,她想。如果没遇上他就好了,他就会像早已飘散的风,除了记忆里的美好,早已不着痕迹。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重逢了。

她随手在路边的小超市为自己买了两罐啤酒。她脱了鞋子,在沙滩上席地而坐。

一轮圆月升在海上,月光却被海面的微波揉碎,如金箔纸一般浮在水面。

她喝着啤酒,看着越来越少的人影,脑袋空空。那个难抑的想告诉他她少女心事的冲动,仿佛也慢慢淡了下去。

他那么幸福,不打扰他,这样也好。生活总会继续下去,就像过去没有他的那些岁月,她依然找到了自己的方式,努力着。她给自己挤出一个微笑,将半罐啤酒一饮而尽。

“也不给我留一点儿?”他笑道。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竟毫无察觉。

“我去找你来着,你不在,我就想说到这边走走,看能不能碰见你。”他慢悠悠地说着,然后坐到了她身边。

“还有一罐。”她递给他,他接了过去。

“我明天中午一点的飞机,可能连午饭都来不及,下课就走了。”

“来跟我道别?”

他点点头。

“一路顺利!”

她拿空罐子和他碰杯,他倒了一半儿给她。

“给你看样东西。”他一边说,一边伸长了腿从裤子口袋里掏。邵小宛好奇地看去,只见他掏出了一个小猫钥匙挂坠来。

她接过去,好奇地把玩着。小猫是金属的,身上已经褪了色,做旧得很自然。

“还挺可爱的,刚买的?”

“仔细看。”

“什么?”

“小猫的肚子里。”

邵小宛这才发现,小猫的肚子是镂空的,里面是那颗玻璃弹珠。

“那颗棋子我找到了,但我没舍得还给你。”

他的话仿佛晴天霹雳。

“我一直带在身上,一颗弹珠不好带,就找人做成了这只小猫。我带在身上很多年了,现在想送给你。”

邵小宛拿在手里,心里波涛汹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她仿佛已经隐约知道了答案,却依然咬出了三个字。

“我以前,非常,非常喜欢你,喜欢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在我很艰难的那段日子里,你给了我极大的安慰。我甚至幻想可以一直和你在一起。”

“你还是走了。”

“可惜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以为我们未来大概还可以重逢。我后来试图联系你,还找一中的同学要你的QQ号,结果发现是假的。”他笑起来。

“我也喜欢你——”她几乎脱口而出了,可还是忍住了。

“我只是想把它送给你。当作,当作我的告别。”

“不用,你留着吧。”

“你可能误会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会觉得你离了婚我就有可乘之机,不是的。”

“我尊重你,也尊重我太太。我当年那些心事,也都告诉过她。事情就是这样,我的确——就是这样——”他有些激动,几乎语无伦次。

他话还没说完,邵小宛已经拉住了他的手。就像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她就那样做了。

他愣住了,一动不动,也没有抽出他的手。

过了几秒,他似乎平静下来了,又继续道:“我能告诉你的是,我的生活并不平静。我这么着急回去,是因为我太太,她病了。虽然有保姆陪着,但我不放心。”

她松开了他的手。

“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小女儿,曾经。她三岁那年,因为一次手术事故,离开了。那是我人生最痛苦的经历。”

“后来,我和太太难以维持下去,险些离婚,快要签协议的时候,她病倒了,身体急转直下,还有些精神失常。她休了长期病假,每周看医生,大把大把地吃药。”

“就是这样,我的生活比你想象的艰难,但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邵小宛愕然。她也理解了他的话,如果那样沉重的苦难没有将他们分开,那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这次见到你我很高兴。和现在的生活比起来,当年喜欢你的心情都很甜蜜。”他满脸真诚地看着她。

“我把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话告诉你,把我的痛苦告诉你,我拿这些跟你告别。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过得快乐!”

他顺势拉她起来,又换成了轻松的语气,道:“谢谢你的啤酒,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

“你酒量也太差了!”

在酒店大堂分开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他,“谢谢你。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以前,我也——”

“我都知道。”

他的笑容很温柔,眼底像是泛起了泪光。

第二天他是拉着箱子去上课的,一下课,他便离开了。

他走出会议室的时候看了邵小宛,邵小宛也看着他。

他点了头,她在心里道了声:“再见!”

五天,像是一场梦,轻薄到邵小宛不敢相信宋建平是不是真的来过,直到手里那只小猫告诉她,他真的,来了,又走了。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遗憾也是一种美。她想,生活即使有遗憾,也该好好过下去!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那个纠缠我的女人最后被杀了

我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和亲弟弟抢男人

离婚前老公把我肋骨打断八根,现在的他却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

因为错过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