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暗恋对象,睡一张床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居然和暗恋对象睡在同一张床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昔昔成玦
2020-08-04 17:24


由于天气原因,李战战所在的航班晚点,到了深夜才抵达B市。

学校组织了学生次日去博物馆,李瞰瞰没等到他,早早就回房睡了。

第二天,起床时,爸妈都上班去了。

李瞰瞰看他房间门关着,想他昨晚回那么晚,便没去打扰他。洗漱完,收拾书包时,突然想起昨天在他房间玩电脑,把棒球帽落在了他那。刚好他房间有动静传出来,似乎醒了,便去敲了敲他的门。

里面很快有人回答说:“请进。”

音色深沉稳重,恍如钟鸣之声,与印象里李战战轻佻懒散的气质很不一样。况且,这个“请”十分客气,也不大像他能说得出口的。

纳罕着,李瞰瞰旋动门锁,已经走了进去。

哗哗的水声从浴室传来,他正在洗澡。

李瞰瞰一边翻找,一边热络地打招呼,说明来意,但良久未听他有回声。

水声那么大,她声音向来绵柔,没听见也正常。找到之后,跟他说一声,打算走了。

这时,眼光瞥见床边平躺着的行李箱,赫然躺着一个某品牌首饰盒。她没克制住,视线触及时,手已经伸了过去。打开,果然是他出国前,她跟他提过的一款陨石粉晶手链。大小还是s号的,戴她手上很合适。

李瞰瞰把盒子收拾好,不打算再摘下来。走之前,特意到浴室门前跟他道谢:“哥,您是什么神仙哥哥,我就是随口一说,还是一年前的事了,您还真当记得。呜呜……我下次考试,英语尽量再进步五分好了。”

里面除了水声,一丝动静也无。

李瞰瞰不清楚他什么情况,看时间,也不早了,又道了几声谢才走。给他关门时,突然听哗啦一声,浴室门开了。

她视线尚未完全离开,一瞬间,心好像漏跳了一拍。

只见一个全身只围了浴巾的男人走出来,手长腿长,整个一长身玉立。留着清爽的短发,因为尚未擦干,显得有些慵懒凌乱。皮肤是凝脂的白皙,五官也雕刻似的,尤其那双眼睛,幽幽地泛着光彩,俨然一副玉树临风的好模样。

那时,李战战去瑞士交换学习,她已经一年多没见他了。

她知道自己脸盲,以前还不到什么程度。直到今天——看他肤色身高发型,与印象里的哥哥没什么太大差别,其他完全陌生的脸,终于知道,一朝脸盲,她还能把朝夕相处十来年的亲哥哥给忘了。

他看到她也愣了一下,脸上淡淡的,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能明显看到他擦头发的手停了停。

李瞰瞰从未见过这样冷峻的李战战,还以为他时差没倒过来,起床气额外大,便扒着门对他又阿谀奉承了几句:“诶呀,瑞士的水土挺养人的嘛!一年不见,你好像越来越帅了,以后也不知道要便宜哪家小姐姐。要不是我明孝义,知廉耻,肯定就德国骨科了……”

随着“咔哒”一声,话声终于被门板截断了。

李瞰瞰捂着胸口狂喘气,头回觉得自己思想那么危险。

她喜滋滋戴了一天,一直没觉得有何不妥。

直到晚上回去,见到一个晒得跟黑耗子似的吃藕憨憨,盘腿坐在她家沙发上,嗑着瓜子,管她家当自己家,管她爸妈叫爸妈,僵持了一秒,突然尴了个大尬。

李瞰瞰终于知道,那晚同她哥一起回来的,还有他室友,戴战。

李战战一早出去买早餐了,完全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而且,看他的样子,好像戴战还没告诉他,她办的好事。当然也有可能,她那天话说得朦胧,他还没发现他的东西丢了。

总之,这事儿太丢人,虽然她只借戴了一天,但外包装盒都已经被她扔了,怎么还回去?

她上网查了查价格,现在存款两位数,每天省一点,过年再收个压岁钱,应该足够了。她没手机,找借口用了李战战的,在通讯录找到他名字,十分隐秘地给他打了通电话。

对方很快接通了,声音清冷,李瞰瞰瞬间认出了他。

她不敢废话,先自我做了介绍,接着将手链的来龙去脉跟他讲清楚,最后,又说如果不介意,她可以给他写个借条,找个周末去他们学校,交给他。唯一要求,就是别告诉李战战。

那边一直安静着,直到她问:“可以吗?”

他才回道:“只是包装而已,没有必要。来之前电话说一声,我在校图书馆一层大厅等你。”

李瞰瞰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好说话!

她家与Z大就隔了一条街,很好走。到了周六,拿着写好的欠条就过去了——虽然很想花钱把手链买下来,但也没有强买的道理。只怪她太粗心,在她手里不到两天,就不知掉哪去了。

有了之前的教训,等他的时候,李瞰瞰一直没抬脸主动认人。

是的,她只记着他长得帅,身材好了,脸长什么样完全一片模糊。只期望,他不要跟她一样是个脸盲。为此,她特意穿了和那天一样的衣服,梳了一样的丸子头。所幸,他还比较靠谱,一眼就认出了她。

李瞰瞰现在才觉得脸盲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就比如这张脸,每见一次,她都能被惊艳一次,长得完全就是帅绝人寰的程度。

李瞰瞰把欠条给他,他看了看,目光重回她身上,很是费解似的。李瞰瞰照实说了,怕他吃亏,还在原来的基础上,给他加了利息。但他将纸条一折还给她,精明的眼光笼着她,微微一笑说:“你英语不太好?”

李瞰瞰“啊”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虚虚一笑:“就,就还行。”

“xdf高二英语秋季班报名已经开始了,你要不要报名?价格跟这个差不了多少,可以跟家里商量一下。”

李瞰瞰觉得她一定是被他的笑迷惑住了,不然向来拒绝课外辅导的她,这会儿居然欣然应了,还问:“如果报名,是您教我吗?”

他笑了笑:“你觉得呢?”

李瞰瞰凡事想当然,回去后故意挑她哥在家时,跟她爸妈商量。

李战战先还讥讽她脑门发热,后来见她很是坚持,似是下定决心发奋图强了,便说起他室友也在xdf,看他有什么建议。李瞰瞰坐他身边偷瞄了一眼,果然见他点进微信,跟戴战聊了起来。

她想得天真,绝没料到戴战教的是德语。而且xdf校区那么多,单Z大周边就有两个。所以,开课后,望着做自我介绍的圆滚滚的青年男老师,彻底傻眼了。

敢情,他是拉业务来了是吗?亏他们家那么信任他,她爸还一次性买了三门课!实在有点……好气哦!

家里不怎么开火,吃饭基本都在外面各自解决。李瞰瞰没主意时,偶尔会去Z大找她哥蹭食堂。在那,自然又见到了戴战。

李瞰瞰欠出息,看着那张脸,居然轻易折下腰,对他之前的套路过往不咎了。几次在同一张餐桌上会晤下来,也算混了个脸熟,堪堪把他模样记住了。

班里的体育委员腿骨折,得了批准回家歇假,一直没找到人接替。李瞰瞰跟他是同桌,考虑到就一学期,便义薄云天地站了起来。

学校举办运动会,大家普遍兴致缺缺。田径、跳远、标枪、游泳的报名名额都差了好多。身为体委,李瞰瞰把自己名字也报上去了。只是前面几项还好,游泳,对一个怕水怕到浴缸都不敢用的人,这就有点头疼了。

李瞰瞰跟她哥商量,让他抽出两个星期教她游泳。或许不用两个星期,只要能下水,淹不死就行。

李战战谈了女友就见色忘亲,理所当然地放了她鸽子,把她拜托给了戴战。戴战以前曾是市游泳队的,又经常去那家健身房,教她绰绰有余。

李瞰瞰一个手机都没有的人,她不配知道他们的悄悄话。

她看着挺瘦,实际可能藏肉了,被泳衣一撑,整个一圆滚滚。所以,天知道他出现时,她是什么吃噎了的表情——

他是直接穿着泳衣来的,一出现,等人等到百无聊赖的李瞰瞰立即被吸去了注意。

帅是第一反应,第二就是手忙脚乱地找毛巾把肉遮起来,迅速翻身面朝地板,装做热身的样子,开始做俯卧撑。

脸朝着另一面,期望他赶紧走,赶紧走。谁知勉强做了十来个,终于撑不住了,啪叽刚拍地上,一道浑厚熟悉的嗓音立时从后上方传来:“下水前热身这一习惯挺好的,不错。”

李瞰瞰没敢动。

戴战兀自扬了扬嘴角,转到她面前,拿了个泳圈给她:“李战战说你怕水。你先下水适应适应,之后再说别的。”

李瞰瞰一咬牙,爬起来。瞥了眼他的身材,吸着肚子,简直无地自容,只是冲他干笑道:“哈哈是您啊!我哥也太无耻了,这种事怎么能麻烦您呢?我以为你们研三都会很忙的。”

“还行,只是顺手的事。”戴战平平看了她一眼,自行下到浅水区,触着底,小半个胸都露在外面。

李瞰瞰裹紧了自己的小毛巾,吞着口水望他,长得高就是好啊。

才慕完,挪到泳池旁一脚滑了进去。水没过她脖子,她紧张地想叫他救她,一张口,水立即灌了进来。扑腾了两下,又喝了两口水,这才被他提溜起来,套进泳圈里。

李瞰瞰呛得肺疼,眼睛充血,手紧紧攀着他胳膊,不肯松手。

戴战说让她放松,试着自己漂浮起来,她直摇头不肯,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见劝不动,戴战脸不禁一沉,说:“今天先不学了,我送你上岸。”

“诶?”李瞰瞰这才慌了,“我学我学……”

然后在浅水区自闭了三天。

好像思想更危险了。

她前桌赵小聚也是个旱鸭子,不追明星演员,却特迷国家游泳队那票人。应援投票打call,粉圈那套什么都干。以前李瞰瞰甚为不解,实在不知道游泳有什么可看的。直到这几天,看他在泳池里分水前进,矫若游龙,甚至出水芙蓉,才堪堪体会她的心情。

原来计划能在水里自保就够的,结果运动会后,摸着规律,一有空就往健身房跑。健身是不可能健的,顶多就是在水里刨一刨。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越是发胖越是浪,就是说她了。

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有觉悟的呢?

李瞰瞰记得年后,Z大开学,她又来到泳池。

她穿着连体泳衣,中途去了趟洗手间,不知刮到了哪里,腰间破了道口子,不听话的肉肉跟挤奶油似的,就那么逃了出来。蓝灰色的布料,白花花的肥肉,偏偏她还没发现,等脱下时才后知后觉。

想到三分钟前,他游了一半上岸,拿起毛巾顺手往她身上一盖:“我一直很好奇,你穿得像模像样,每次来那么积极,却一直在这泡澡,意义是什么?”

她大言不惭:“就……健身啊!您难道不觉得游泳练出来的身材更匀称点吗?”

他点了点头十分认同似的:“今天辛苦了。我还有事,准备走了,你走不走?”

那时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现下一看,突然闹了个大红脸。

有点遗憾,到了六月,她还没瘦几斤几两,戴战就研究生毕业了。

据说他准备考外交部,他家在东边,距离这里比较远,辞了xdf的工作后,没什么事,估计不会再见面了。

还好,她有他邮箱。

李瞰瞰之前曾以请教问题的由头要他QQ号。他没给,说是不用那个,只给了个网易号。然而,网络上的他简直比现实还要高冷。

李战战毕业典礼,她跟她爸一起去的,当然见到他了。他家人没来,李瞰瞰占着相机拍了很多照片,回去整理出来,把他那部分发给了他。一个夏天过去了,终于收到回信:“拍得很帅,谢谢。”

当然,那都是些无足轻重的。真正的学习问题,回复还是挺及时的。

李瞰瞰后来也怕打扰他,而且自己也要进入高三,爸妈管得更严,李战战干脆不许她随意出入他房间。要用电脑,必须在他眼皮子底下才行。所以,跟戴战的联系少之又少,只有大小节日的时候,给他发个节日快乐。

外交部录用结果是来年四月出的。

李瞰瞰马上就高考了,并不知道这事。后来有一天,她准大嫂查岗,把电话打到家里座机。李瞰瞰刚说还没回来呢,门铃响了,然后就看到李战战靠在一个超级大帅哥肩上,正呼呼大睡。这才知道,他已经被录用了。

只是,许久不见,李瞰瞰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忘了他的模样。门开后,看到他的瞬间,完全是陌生的,还问了一句:“你是?”

听到他声音,这才恍惚着对上号。

他没有停留太久。李战战是开车出去的,喝得烂醉如泥,戴战只好开他的车送他回来。已经很晚了,他怕地铁停运,把李战战放下,匆匆就离开了。

事后回想起来,李瞰瞰简直窘得如坐针毡。

还好她哥醉了。等她爸妈都睡了,她溜到他房间,登上邮箱准备挽回一下。

先是跟他祝贺了一番,又说好久不见,他越来越帅了,刚才差点没认出来巴拉巴拉。等了片刻,没回。其实也是意料之中,但她控制不住自己啊,便一直干等着。

过了好久,他居然回了:“是‘差点’么?”

李瞰瞰激动得直捶大腿。

正要敲字,他又回了:“为什么那么晚还没睡?”

“那你没生气吧?”

“什么?”

那就是没有了。

李瞰瞰:“我这就睡,晚安。”

准备退出时,他又发来一封:“如果高考没考好,你或许可以期待一下。”

李瞰瞰怔了一秒:“黑人问号脸.jpg。”

李瞰瞰奶中了,高考英语当真比平时进步了五分,算上其他科目正常发挥,总体还算不错。

当然,奖励也不错。

有她爸妈送的电脑,李战战送的手机,亲戚长辈送的红包,以及来自戴战的——陨石手链。

之前丢了,高考后大扫除又找到了。李瞰瞰原想已经买了他们的课,按理这就是她的了。但不知他是给谁准备的,万一很重要呢?所以还是准备还给他。但戴战说并不重要,她若喜欢,自己留着就行。她这才放心收下了。

跟同学从南方旅游回来,她买了好多特产,也给他送了一部分。因为是亲自给他送过去的,他请她在周边吃了顿晚饭。考虑到晚上要加班,不能出来太久,所以只带她随便逛了逛。

李瞰瞰是政治小白,知道他单位性质,想当然地以为会涉及国家机密。她深知自己不那么靠谱,恐怕一不小心泄露了什么,被安上一个间谍罪名。便没敢打听他的情况,只扯了一些其他话题。

中间经过泡泡玛特,李瞰瞰一眼看到玻璃橱里不知名的古装美男手办,惊叹了一声,伸长了手,指给他看。收回来时,却突然被他一把抓住,然后慢条斯理地递到眼前端望着。

温热的手掌,恰到好处的力道。李瞰瞰抬眼看着他,那张锋利又柔和的侧脸,几乎快要叫人看痴了。这时,他却突然放了手。

他向她看过来:“这手链在你手上很合适,戴着就好,没必要不用再摘下来。”

非常温柔的语气,却满满的不容置喙。

李瞰瞰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还好看到了抓娃娃机,终于得救似的跑去玩。

“你幼不幼稚?”他跟过来时,眉毛皱成一团。

李瞰瞰道:“我就抓一个,抓到我就不玩了。”

他暗叹了口气,到底缴械投降,转而问工作人员,大概多少钱能抓到一个。这话一听就是个小白。李瞰瞰撞他一下,说:“这是没准儿的事,得看你技术。”

他沉吟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了笑:“我技术挺好的。”

李瞰瞰小眼神望着他,十分怀疑的样子。他不再逗她,换了一百块钱的币给她玩。然而刚投了一个进去,就被突其如来的电话打断了。

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挂了电话,他只叮嘱几句,就匆匆回去了。

李瞰瞰十分体贴地让他只管去忙,为了不浪费那些钱,把娃娃抓个痛快,这才两手空空悻悻而归。刚到家,就看到他的消息:“今天时间没安排好,下次再补偿你。”

那时别提有多兴奋了。

可是直到国庆节,她哥都要结婚了,他都没兑现承诺。

他还是个伴郎呢。

最后一次确定接亲事宜,李战战把他们都请来了家里。亲戚有的也来了,坐在一块,本来都在说明天的婚礼,后来不知谁挑嘴,突然扯到两个伴郎身上去了。

另一个已经结婚了,被他们逮着好一番询问。之后轮到尚未婚配的戴战,先问了问近况,然后又开玩笑地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谈女朋友?

李瞰瞰在他斜对面沙发坐着,一听这问题,不禁紧张起来。之前一直没敢往他的方向看,但这玩笑开得有点过了,害怕他会有芥蒂,这时才咬着吸管,貌似闲闲地觑着他。

“这种事情,”他浅笑了一下,眼光掠过众人,最终对上李瞰瞰,继续字正腔圆道,“应该不是我能决定的。”

李瞰瞰被他看得心里打鼓,怀疑无数。但他很快又把视线收回去,眼里恢复了之前的深沉莫测,再未看她一眼。

适时,李战战说两个伴娘都很不错,明天叫他抓住机会什么的,众人也都来加一把柴。她看他不时微笑附和着,愈听愈烦,索性起身走了。

还以为他们只是开玩笑。

第二天,闹洞房的时候,他们当真无耻地把他往人家伴娘身上推。幸好那位小姐姐是个十分温柔内敛的人,仅一笑置之。倒是另一位,秉着不撞不相识的原则,果然开始跟他要微信了。

戴战没立时给她,不过,李瞰瞰估计也快了。后面宴席开始后,与她又聊天又碰杯的,时刻保持彬彬有礼,温润绅士的风度。

李瞰瞰都认识他那么久了,何曾对她这样过?

她暗恋了他两年,高考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他表白,所以搁置着。现在来看,不先下手为强是不行了。

原本想结束把他叫到一边当面坦白的,但因为被派去给她新嫂子买某牌子的卸妆棉,回来,他就不见了。问了李战战,才知他有事先走了。

也不知道下次见是什么时候,李瞰瞰索性在微信上速战速决。编辑好,检查无误,赶紧趁着今天的喜气,在十二点之前给他发了过去。

李瞰瞰没期待他立马就回,忐忑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没回,晚上也没回。到了第三天,终于回了,却只是孤零零一句:“今天得到消息,我要外派出国了。”

真的非常非常巧。

不知他是不是也会刷微博。就在半分钟前,她还看到“委婉拒绝朋友表白的方式”这一热搜话题。热评里,他这句话赫然在列。

其实在此之前,也不是一点预感没有。

自从加了他微信,他几乎未有迟回她消息的时候。一个感情问题,既然能让他犹豫考虑那么久,很大结果是无望了。也怪她自己一直执着,早就该认清的,偏偏非要表个白,自取其辱一下。

她翻着聊天记录,愈发看清了一直以来,自己在这段感情上有多卑微。等稍稍想明白了,果断将他的名字往左一滑,将以前的不堪删得干干净净。

没有了男神滤镜,李瞰瞰终于发现他的真面目。

都已经拒绝人家了,还跟人家说他的航班信息。什么意思?还期待她去送他吗?

顾及着她哥的关系,李瞰瞰不好撕破面皮,只回了一个“哦”。

没想到他渣的段位还挺高,见她态度转变,竟然放弃高冷人设开始走温情路线了。走之前,叮嘱她好好学习,早晚温差大,注意添减衣物什么的。李瞰瞰笑笑就过去了。

后来,他到了德国,时常问候她近况,有时事无巨细,明目张胆地把她当备胎养。李瞰瞰一开始也不是没有心动过,甚至奢想过万一。幸好忍住了,不然微博上那些被她同情,深受渣男荼毒的女孩子就是她了。

她不再回他消息,渐渐设置免打扰,连朋友圈都把他屏蔽了。

可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雷厉风行。看着他逐渐像她当初对他那样,时常脑补他那么孤高一个人,现在却为了挽回她,一直坚持不懈,卑躬屈膝地给她示好,总忍不住软下心来。

有时还专门去翻他朋友圈——

她记得以前,他朋友圈比他脸都白,现在,简直多姿多彩。

文字呢几乎没有,都是他本人的照片。也是佩服,她那么爱发朋友圈一个人,至今也没自恋到一天一张自拍呢。穿衣风格仍是以前的冷淡沉稳风,模样嘛,还是她不能多看第二眼的那种。

都说,治疗失恋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下一段恋情。

李瞰瞰实在怀疑,就是因为看他朋友圈看多了,所以,到了大四,仍然在失恋的苦海里漂泊着。

好在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拿到毕业证后,她跟心仪的出版社正式签了合同。

因为距家比较远,坐地铁要跨越半个城,以前实习的时候还好,现在每天折腾,很不方便,便跟家里商量了一下,在公司附近跟人合租。

李战战觉得女孩子看房不安全,主动将找房子的事揽了下来。过了一周,交了一串钥匙给她。之前已经给她拍了小视频,是正规精装修两居室,到她公司步行十五分钟。周边有社区超市、购物中心,十分方便。

房东是他朋友。虽然是男生,但人品靠得住,因为刚买了车,手头有点紧,这才把次卧出租出去。合同签了半年,房间摆的用的都是现成的,可以随时拎包入住。

李瞰瞰没什么异议,抽空收拾了行李就过去了。

到的时候,房东并不在家。房间尚残留着一丝女式香水味,估计房东女朋友来过。

李瞰瞰到处转了转,将房间布置一番,打算出门吃午饭。这时,外面传来锁匙转动的声音。李瞰瞰照了照镜子,出来准备跟他打招呼,门开后,却突然懵住了。

她实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单身单出毛病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还能将别人错认成那个人。

“变漂亮了。”

连声音也那么像?

她开始有点抓狂了,抽搐着嘴角,不知该是什么表情,只是身子向后退着,刚要转身回房,身前突然横出一条胳膊,阻断她的去路。

她被逼着仰起脸看他,他低着身子,距离仅有咫尺之遥。

李瞰瞰心又开始狂跳了,脸上、声音却是冷的:“你什么意思?”

“为什么躲我?”

“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需要你告诉我。”

李瞰瞰冷笑了一声,从容拧开门,从他胳膊下穿了过去。从阳台拉出行李箱,打开,把柜子里的衣服,桌子上的日用品、电子产品……统统一股脑塞进去。

戴战站在一旁,丝毫没有要拦的意思:“合同已经签了,房租也交了,你确定要走?”

李瞰瞰果然手下一停,背对着他坐在地上,好半天没有动弹丝毫。戴战以为她在赌气——事实上,确实是在赌气。他走过去帮她把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泪流满面了。

“戏耍我有趣吗?我哥跟你关系那么好,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呢,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她哭着把他推开,不要他碰她的东西。

他被推得趔趄了一下,完全在情况之外:“李瞰瞰,你真是长本事了。”

然而,嘴上放着狠话,见她哭个不停,之前还一副胜券在握,高高在上的姿态,突然变得慌乱起来。去找纸巾,结果却拿了卸妆棉给她擦眼睛。

李瞰瞰一秒被他的直男操作逗笑了,很快哭得更大声:“我跟你有仇吗?你都把我妆给擦掉了……”

他凝她片刻,索性往床上一坐,双肘撑在腿上,上身微侵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告诉我,你还走吗?”

李瞰瞰继续嚎,一边嚎一边起来,将东西复归原位,然后收住哭声,喑哑着声:“房租到期我就搬走!”


戴战带她去吃饭,赔了一套化妆品,依旧没哄好。

也不知她为什么生气,一问反而更气。于是搬来三个月了,她对他仍旧是鄙视加蔑视的冷嘲热讽态度。

她还保持着游泳健身的习惯。戴战近来经常加班,鲜少有与她作息重合的时候。难得下班早点,在泳池碰到,她也不理他。他习以为常,游完,在岸边一边看邮件,一边等她一起回去。

冲突就是这时发生的。

本是两个欠教育小朋友之间的恶作剧。

其中一个长得幼齿,盯上了比他更小的小姑娘,算是逃了过去。另一个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胆子大些,人群里看到那个体量玲珑,曲线优美,模样软软,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姑娘,走到她身边,迅速在她臀上抓了一把。

正值暑天,泳池人多。李瞰瞰初时以为他是无意的,可他从她面前经过,甩着泳帽的手却明目张胆地从她胸口刮了过去,这就不能忍了,当场甩了他一巴掌,要他道歉。

毕竟是十三岁小朋友,怂的一批,被打懵了,只顾哭,也不道歉就跑了。过一会儿顶着五个指头印,由他爸妈牵回来了,手往这边指了指,那女人立即满嘴喷粪,照李瞰瞰腰上踹了过来。

李瞰瞰挨得猝不及防,有一瞬间疼得几乎直不起腰。她拿起手机,准备报警。可这一家子完全没下限,女的跟疯牛似的继续打,男的混在围观群众里,以拉架名义缠住她,任女人打……乱糟糟哄嚷嚷一顿闹,最终以戴战报警为收场。

李瞰瞰在气头上,坚持做伤情鉴定,调监控起诉他们。可那人渣异常嚣张,指着男人身上密布的拳头印,也说要起诉他们。派出所的人或许见多了大案,认为这类纠纷并不值得闹到法庭,一直给他们做和解工作。

李瞰瞰初时完全听不进去。后来,有个女警单独过来安抚她,说她看了泳池监控,她真幸运,有个很优秀很爱她的男朋友。

李瞰瞰向她看了一眼,她继续道:“你看,你身上除了最初那一脚,其他完全没受伤对不对?你男朋友先把那孩子狠狠摔一跤,丢进泳池里替你出气,然后再去对付丈夫,将妻子的怒火,从你转移到他身上来保护你。这一路,你大概还没注意到,他身上还有很多指甲印和牙齿印吧?”

李瞰瞰脸上渐渐柔软下来。女警抓住机会,又给她分析了一下起诉的多种可能性。李瞰瞰听到会把他也扯进去,想想他的身份,想想泳池拍视频的人,想想最近德阳泳池女医生遭遇网暴一事,开始犹豫了。

从调解室出来,他正等在外面。

他穿了亚麻色的休闲衬衫,平时特讲究的人,此时因为她,被人扯得皱巴巴的。上面沾了几块血迹,她过去捞起他的胳膊,撸起袖子,赫然几记冒着血珠子的齿印,以及其他密密麻麻的血印子。

李瞰瞰觉得嗓子有点涩,咽了咽,说:“我还是想起诉他们怎么办?”

他托起她的脸:“为什么会问‘怎么办’?既然想,直接走程序就行了。你在担心什么?”

李瞰瞰眼睛红红地看着他,胸腔不时抽动着,听完他的话,满眶泪水立即汹涌而出。

戴战反牵住她的手,冲她笑笑:“身上很疼吧?我也疼。那只母狗太疯了,要不要先去陪我打狂犬疫苗?”

他们找了间卫生室,简单包扎一下,拿了点药。出来时,月亮升得很高了,才九点多,明晃晃玉盘似的挂在天上。

戴战熟练地牵住她的手:“难得今晚我有空,你想不想抓娃娃?”

李瞰瞰已经恢复了理智,想甩掉他的手,又怕弄疼了他,闻言,整个人都定住了。随后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兀自向前走去:“我已经没那么幼稚了。”

戴战扯住她:“你一直躲我,是因为什么?”

她低垂着眉眼,寒凉的月光倾泻下来,落在她两扇长睫上,害得声音也凉凉的,像是被打湿了:“你还不清楚吗?我已经低到尘埃里一次了,再有第二次,你让我怎么办?”

戴战找到李战战,直接跟他透了底。

李战战被惊到语塞,一直飙脏话,过了好久,才无可奈何地回答他的问题:“肯定母胎solo啊!我妈那么传统,她晚归都不许。这次跟异性合租,还是我们串通好瞒着她的!”

戴战眉头舒了舒,他又不合时宜道:“难道,大学里她背着我们,被哪个狗男人伤了心?毕竟,她那姿色,你都一见钟‘脸’了,追她的人肯定不会少。”

“……”

“话说,你也太行了。既然喜欢,干嘛不放手追?以我对李瞰瞰的了解,她绝对的颜表协会。你要是放下架子,在朋友圈一天发一张你的靓照,每天惊艳她一次,你们早就……当然,我不是卖我妹妹,主要是想让你叫我大哥。”

“……”

李瞰瞰最近在审一篇小说稿。看完才知道,全文一句话概括,就是备胎转正然后修成正果的故事。只是,她不是很懂其中的逻辑。

女主明知自己是备胎中的备胎,居然还能答应男主在一起,难道不怕随时被弃吗?

跟作者聊了聊,得到这样的回应:万一男主是真心的呢?女主那么爱他,哪怕只是一丝希望,她也要抓住那束光。反正即便不答应,她也在感情的苦海里沉浮了那么些年。百分之一百的“爱而不得”,百分之不知道多少的“得到又失去”,就看你怎么选了。

明明是诡辩,李瞰瞰居然被说服了!

以前他买饭,总买两人份的,她从来不吃。现在不仅吃,还会主动给他带饭。天冷了,也开始对他嘘寒问暖的。她奢求着,他会是个特例,他们总能走到一起。

可是,赵小聚约她出去玩,晚上在茶餐厅吃饭,坐在二层靠窗的位置,外面街道一览无余。不久,就看到他的车缓缓开来,泊在对面酒店前。

与他一同下车的还有位女子,娇俏的模样化着娇俏的妆容,身上是暖色甜系的洛丽塔裙,外面一件纯色呢子大衣,踩着小巧的鞋袜,跟在他身边,不时傍着他欢笑。

李瞰瞰看愣了,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太多想法。直到晚上,他发来消息说,晚上加班不回来了,让她一个人锁好门窗。

李瞰瞰想到几个小时前,那个明艳的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刺眼起来。又想起初到这里时,房间里的香水味,甚至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翌日早,他回来买了早饭,放到餐桌上就回房间休息了。

李瞰瞰一点没碰,在外面吃的。到了晚上,审稿审到深夜回来,他已经下班了,给她留了她最喜欢的小馄炖,她看都没看一眼,就进了房间。

今年冬天来得格外早,十一月初,寒气已然袭人。

李瞰瞰怕冷,还未到供暖时间,以前在家都是用热水袋,还好她带了过来。只是,那东西年岁太久,塞口居然裂了。洗完澡钻被窝才发现,被子褥子都洇湿了大片,下面床垫也透了。

拿吹风机吹了半天,丝毫没用,没办法,去敲了他的门。

家里没有多的床垫,戴战让她去他房间睡,他在客厅沙发凑合一下。李瞰瞰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那沙发她躺着尚觉得憋屈,他那么大个子,估计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了,便漠然地看他一眼,说不用,“反正是双人大床,就一晚而已。”

抱了两床新被子,缩在角落里,把自己隔离起来。

戴战还没察觉她的异常,侧向她躺着,看她球一样蜷成一团,脑袋严严实实地捂在被窝里,问她热不热?

结果当然没得到回复。

感受到身边的动静,他不放心地向她伸去一只手,这才发现她穿着睡衣,身上都凉得惊人。

戴战当即诘怪了一声,大手一捞,将她翻过来,拖进自己被窝里。这丫头太执拗,挣扎着又想往床沿去。戴战怎么允许?干脆双手锁住她的手,将她禁锢在怀里:“你害怕什么?我又不碰你。”

“你敢!”她说得咬牙切齿,大有将他大卸八块的意思。

“脾气那么大,谁惹你了?”

“没谁!”停顿了一下又道,“昨晚跟同学在茶餐厅吃饭,吃得有点恶心而已。”

“茶餐厅,东方国际那家?”

没得到回复,那看来就是了。

黑暗里,他突然勾了个笑:“昨晚加班时,忽然想起来,你脸盲症好像轻点了。三年多不见,我这次回来,你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我。”

李瞰瞰像被撞破了秘密,忽然慌了一下。

这时,身上却一凉。他放开她,下床去了,听声音似是在找什么东西。一会儿,又上来了,继续从后面抱住她,寻到她的手,将一个冰凉凉的东西套在她腕上。

是一条手链。

她很早就取下了,直到他回来,才把钱要回来,把它还给他。这会子又给她套上来做什么?

他握住她的手,不许她摘下,手臂收紧,在她后脑处印下一吻:“我们在一起吧?我等了你那么久,不要那么快就拒绝我,至少你要考虑考虑。后天我休息,带你去个地方,不许说没时间。”


他说的地方,是一座僻于郊区,专于度假的院落。简单的中国风装潢,景观错落有致,一踏进来,就给人闲适安静之感。

今天来的不止他们两个。

屏风那侧隐隐约约映出两个娉婷人影。走近了,只见其中一位女孩跟那天与戴战勾肩搭背进酒店的女孩,穿着妆发一模一样。见到他们,她站起来,冲着戴战甜甜地叫了声小舅。

小……舅?

李瞰瞰简直呆若木鸡。到了近前,女孩身旁,那名温柔典雅的中年女子也跟着站了起来。于是这一场乌龙,直到此时此刻,才尴尬收场。

从他大姐那里,李瞰瞰终于知道了他的身世。很小没了父亲,跟着母亲加入另一个家庭。十二岁相继失去母亲和继父,两个继兄怀疑他争家产,只能跟着大他许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大姐姐夫生活。

内心得有多强大,才会趟过荆棘达到今天这个高度啊?

李瞰瞰看了眼正在厨房忙活的戴战,不禁心疼起来。吃完饭,他带她四处转了转,她看没人,迅速抱了他一下,想给他个安慰。

戴战没反应过来,以为她不看路撞上来的,便去牵她的手走路。见她没拒绝,不禁会心一笑,问她考虑得怎么样?

李瞰瞰想起他外甥女看到她手腕时的表情,撇了撇嘴:“这手链是你准备送你外甥女的礼物,做定情信物,你觉得合适吗?”

戴战挑眉:“你想要什么?戒指、项链,还是名牌包?”

李瞰瞰白了他一眼:“注意气氛啊大哥,我有那么俗吗?”

他轻轻一笑,将她捞到怀里,珍宝似的捧着她的脸,低头便吻了上去。许久才放过她,“小仙女不俗一点,怎么和凡人相配?”

李瞰瞰差点窒息而死,喘着气道:“呸,我才不要俗呢!刚你分走了我的仙气,从此,你就是个老仙男了。”

按照与赵小聚的约定,脱单后,李瞰瞰是要立即请客的。但刚确定关系时,她害怕哪一天自己又被打回原形,所以一直没敢说。过了段时间,见赵小聚也脱单了,这才跟赶巧告诉她。

聊天时,难免问及对方的情况。

搁赵小聚,她男朋友几个侄女,几个女同事,女同事单身与否都了如指掌。到了她,除了年龄、学历、家庭,其他一问三不知。让赵小聚实在怀疑,她是不是遇到PUA了。

“家人是见了没错,但你一个脸盲,你怎么确定穿着同样衣服,就是同一个人?若是花钱找人假扮的呢?”

“工作,你说你怕泄露机密,不敢过问,而他又不主动跟你说。你怎么不想想,他明知你是政治小白,故意说在外交部上班的呢?”

“他的同事、朋友,除了你哥——你哥不经常住校,也未必很了解他。他的社交圈你都没接触过。他那长相,万一背着你有个三妻四妾,把你爸妈家产都骗走了,你上哪哭去?”

初时,李瞰瞰并不觉得有她说得那么严重。倒是回去路上,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本来是回家的,结果径直到他工作的地方去了。

在外面徘徊许久,到底没敢靠近那座大楼。正准备打道回府,这时,身旁突然停了一辆车。

车窗降下来,是一位看起来与戴战差不多大的男人,见到她,冲她笑了笑:“是来等戴战下班的吗?真是不巧,今天没多少事,半小时前他就走了。”

李瞰瞰看了看四周,确实是在跟她说话:“您,认得我?”

他笑得爽朗:“熟悉戴战的人,有几个不认识你?以前我跟他外派出国,他手机壁纸就是你,现在办公桌上的照片还是你。都好几年了,就是再脸盲,也该记住了。”



如当初那位女警所说,李瞰瞰真的很幸运了。

百分之百的爱而不得,百分之不知道多少的得到又失去,她恰恰是最幸运第三种结果。于是,他跟她求婚时,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不过要带他见父母,她有个条件:“我在我爸妈面前,还是乖宝宝呢。要是李战战嘴贱问起来,谁先表的白,你能不能说是你?”

戴战皱了皱眉。

“啊拜托拜托,求求你了!”

他目光犀利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表过白?”

李瞰瞰懵了:“就……”想起这个就生气,“你是记性烂,还是故意的?就是我哥结婚那天晚上啊,花了那么长时间写小作文给你表白,被你一句出国就拒绝了,害我伤心……”

戴战突然爆了句粗话。

李瞰瞰听不懂德语,只看他脸上有一瞬阴沉,还以为自己的要求太过分,刚想低眉顺眼跟他道歉,就听他无语又宠溺道:“那天我手机丢了,第二天重新买的,重新装的微信。此间接收的所有消息我都不知道。所以,你个笨蛋,谁告诉你,出国就是拒绝的?”

李瞰瞰傻眼了。

老天,微博这个害人精……细思恐极!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我爱了二十年的男人,终究成了别人的丈夫

那个纠缠我的女人最后被杀了

我是一个28岁的单身女,和亲弟弟抢男人

离婚前老公把我肋骨打断八根,现在的他却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