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7章

沉鱼-第77章【临死前的礼物】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月落
2020-08-04 21:25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郑嵘觉得自己的心要碎了。
这时仰着头的村民看到了他,有一人开口道:“大兄弟,你是咱大弘人?你要不要拉我们上去?这俩人被雷劈了,还等着救呢。”
等着救……
没有死!
郑嵘脚底发虚,又一次跪在地上。
旭日东升,他对着东升的旭日叩头。
感谢上苍。



 
洞口扒开放下绳梯,郑嵘当先跃下。
聚集的百姓没有急着走,七嘴八舌地说洞中的情形。
“不光他俩被劈了,俺们也被劈了!”
郑嵘瞧着心有余悸的村民,面露不满。
你们怎么没事,他俩怎么就半死不活的?
“他俩在里面,雷火就是从里面窜出来的。妈呀,洞里到处都是。噼里啪啦一阵响,那些虫子直接就烧没了,俺们都是命大啊。”
郑嵘抱起孟鱼,留意到四周死了不少人。那么这些活着的,的确是命大。
“什么虫子?”他问。
村民指向地上的死人,有呜咽的,更多的是唏嘘:“这些人都是被虫子咬死的,那些虫子老厉害,梁国人坏得很,想让俺们被咬死。惊雷一响,钻肉里的虫子玩命又钻出来,立刻化了灰。”
看来那些虫子便是萧潜说的蛊虫。
这龙脉山的秘密,原来便是蛊虫啊。
郑嵘心中沉沉,可为何忽下惊雷,幸存的村民无事,反而是小鱼和李璧昏厥了呢?
“唉,”有村民叹气:“好好俩人,不知造了什么孽,竟遭了天谴。”
你才造孽呢!
郑嵘扭头瞪向喋喋不休的村民:“等着自己爬出去,不准用我的绳梯。”
没人敢质疑,岳曾祺已经背起李璧,郑嵘抱着孟鱼,两人在士兵的帮助下沿绳梯向上。


 
刚见天光,孟鱼便醒了。
她躺在岳曾祺脱掉的战袍上,明媚却有些疲惫的侧颜被初升的朝阳镀上一层瑰色的弧线。头发有些乱,那些名贵的钗环不知都去了何处,此时黑缎般柔软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莫名有些倦意。
郑嵘自从把她放下,便守着她不敢动,此时看到她睁开眼睛,惊喜却又忐忑,竟不知该说什么。
道歉吗?似乎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图谋,却一句都没有质问。
关心吗?她受的苦都是自己做下的,哪里有脸关心。
孟鱼却对他笑了笑。
温和、清澈、信任的笑。
她笑了笑,然后眉头微蹙,似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接着把手指放在眼前,盯着肿胀的手,有些恼怒道:“李司沉那个混蛋呢?”
脾气这么大,看来没事。
郑嵘也笑了。

“他还昏迷着,”一直默默看着孟鱼的岳曾祺开口道:“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出了什么事?
混蛋李璧不知道算出了什么,说他的本命星要落下了,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割开自己的手便引着黑蛊虫跑去了蛊虫的老巢。
她当然不肯让他这么容易便死了。
遇到一个看着欢喜的人,不是容易的事。她还没有好好欺负他呢。
孟鱼当然要抓住他,把他从被蛊虫围攻的地方扯下来。
就在这一瞬,雷电到了。
她觉得身上一阵酥麻,看到李璧展开胳膊围护住自己。在闪电耀眼的光亮中,他头发飞扬、面容俊朗,眼中的神情有些可怕,似乎要把她推开,却又忍不住护住。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被他抱着好暖。
然后便晕了过去。
如今孟鱼醒来,明白他就是成心的,成心引着雷电去死。
生命是最贵重的事,怎么能这样?
所以孟鱼准备揍李璧一顿。
可李璧没有醒,向她爬来的是另外一个人。

 
若不是她记得他周身名贵的衣料和金色的太子冠,孟鱼几乎不相信眼前的萧潜会变成这样。
他的脸上遍布血污灰尘和泪痕,胸口一根断箭,匍匐着向孟鱼爬过来。
“小猛……”
即便如今她的身份明朗,他还是唤她这个名字。
这是他们相遇时的名字。
“滚开!”岳曾祺手中的刀按在他前方的山石上,似乎随时会给萧潜补上一刀。
萧潜没有停,倔强地向前爬着。
孟鱼轻轻闭了闭眼睛。
她想起那时在船上,他有些拘谨却开心的笑;想起在蛊寨,他在冲天的火中走向她;想起在南境的战场,他快要死了,求她陪着。
他曾那么赤诚和勇猛,如今却成为一个玩弄权术、心机叵测的凶徒。
多么可惜。
“萧潜,”孟鱼轻声道:“你快死了吗?”
她愿意跟他说话。
岳曾祺皱眉退开,萧潜擦着那把放在他头顶的刀继续向前。
“是,”他口中的鲜血不断吐出,断断续续吸着气:“一切都成空,我要死了。”

要死了,那些执念,那些要得到的东西,便都是飞灰,瞬息而逝无法握住。
其实那时山塌了,萧潜便觉得自己死了。
若孟鱼死掉,活下来的他只是傀儡罢了吧。
还好,她活着。
“小猛。”萧潜爬到孟鱼身前,忽然从衣袖中摸出一把刀。
那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抽掉刀鞘,能看到刀刃上遍布血迹。
没有人阻止他,如今的他跟死人没有区别。
萧潜展开手掌,“噌”地一声划开皮肉。赤红色的鲜血涌出的瞬间,可以看到白色的骨骼。
匕首丢掉,他把自己滴血的手送到孟鱼眼前。
“小猛,”萧潜眼中含着殷切的渴望:“喝吧,你是不是中了蛊毒,你喝了它,就可以解毒。”
孟鱼摇着头。
她已经不再恨他,只是用一种悲悯的眼神看着他。
萧潜神情一灰,看看自己鲜血的颜色,再看向孟鱼,着急道:“这血是干净的,我为了炼出百毒不侵的血,让除去一半毒性的蛊虫啃咬好久。小猛,我不骗你。”
“我相信你,”孟鱼轻声道:“但雷火过处,蛊虫都死了。钻进我身子里的也已经逃出来。”
她脚踝处有一个伤口,圆,周边有焦痕。那是蛊虫逃出后化为灰烬的原因。
萧潜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息短暂又轻微,夹杂着吐出的血泡和喉咙中的“咕噜”声。
他又把手伸进衣袖,从中掏出一个盒子。盒子不大,但看样子有些重。
该搜搜他的袖子。
郑嵘心里道。
但他仍然没有阻止萧潜。
萧潜把那盒子放进孟鱼的手中,嘴角终于露出笑意。
“送给你的,”他说:“那时看到孟文的威武,看到大弘兵马的可怕,我便觉得自己若想配得上你,要得到天下最大的权柄。咳……如今我要死了,想,问问你。小猛……”
他已经没有力气抬起头,沉重的头颅抵着山石,眼睛却看向孟鱼,执着道:“你,可曾喜欢过我吗?”

喜欢过吗?
那月下的表白,那并肩战斗时的相视一笑,还有她被他母亲刺杀时,在屏风后听到他背叛时的难过。
当时的快乐是真的,后来的难过也是真的。
孟鱼看着萧潜,看他吐出大口的血,看他抽搐着,神识游离在死亡和活着之间,她轻声开口。
“萧潜,我喜欢过你。”
这似乎是一句神祗颁下的赦免,萧潜吐出最后一口血,身子绵软贴在地面上,再也不动了。
孟鱼的手伸出,轻轻合上他的眼帘。
“不必这样的,”她的声音温暖柔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把最好的都给她。因为最好的东西,是一个人的真心啊。”
可是他听不到了。


郑嵘和岳曾祺抱起孟鱼和李璧,缓缓向山下走去。
有已经逃出山洞的百姓向他们张望,更多的人在悲伤亲人的离去。
在清晨寒冷的风中,孟鱼轻轻打开了萧潜送给她的盒子。
里面方方正正放着一块印鉴。
方圆四寸,上面盘着五只龙,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
这是梁国的传国玉玺。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