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网络上的分享,让她再次成为变态色魔的猎物
故事 生活

一次网络上的分享,让她再次成为变态色魔的猎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晶姐儿
2020-08-05 09:29
凌晨三点的街上有凡人看不见的东西:哭泣的酒鬼、捡尸的野狗、下班的妓女、死去的爱情和不需要睡觉的创业者。

这是一群半夜睡不着觉,到处瞎逛的神经病的故事。


万小琪在24岁那年,遭遇了性侵。
那天她值晚班,回来的路上,独自走过一段僻静的小路,只要再走一百米,她就能回到路灯下,再走两百米,她就能进小区。
她加快了脚步,却没能摆脱身后那人,她被歹徒捂着嘴拖到了路边更漆黑阴暗的角落里……
那条漆黑无光的一小段路,成了万小琪一辈子也走不出的一段阴暗,也彻底改变了她此后的生活。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歹徒在入狱后,竟然又想鬼魅一样,重新出现在她的身边。


性侵事件后三年,万小琪决定在网络上分享自己此生最痛苦的遭遇,本意是想让更多女孩增加安全意识。
但她没有想到,这次分享之后,让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甚至险些把她再次拖入深渊。
先是在网络上火了。
她的遭遇引发了人们的同情,她勇敢报警,以及她遭遇挫折后仍然热爱生活的精神,也感动和鼓舞了许多人。
万小琪在自述中,无意提起过,一直想开一家小书店,经营着岁月静好的生活,但性侵事件后,她一直没能行动起来,另外也缺少资金。
她确实是随口一提,并没有任何功利性的目的,但还是有网友听到了心里去,并主动发起了众筹,帮她实现这个小小的理想。
一个月的众筹项目一周就完成了,万小琪非常珍惜这份来自无数陌生人的善良资助,打起精神,开始好好经营书店。
但与此同时,她开始不断收到各种私信骚扰。
那些人不怀好意,有的谩骂她,“被强奸了就该去死,有什么脸面活着还分享出来,觉得自豪吗?”
“什么提高女性安全意识,是想打苦情牌,赚钱开店吧?”
还有一些更可恨的,竟问她被性侵时,到底是抵抗不了,还是不想抵抗。
但所有这些都比不上那个男人的采访让她恶心。
毕竟恶言中伤者,她可以选择拉黑,但那次采访,却是一对一的问答,无可回避。
当时对方号称是某报社记者,为了保护她的隐私,将采取的语音采访,万小琪便答应了。


以下是电话采访的片段。
“你当时什么感觉?只有疼吗?”
“难道你觉得我会爽吗?”
“再冒昧问句,当时……我是说过程中,你的身体会有反应么?”
“这个问题和你的采访有关吗?”
“你是不好意思回答吗?”
“流了很多血,算你说的身体反应么?”
这时万小琪很想挂电话,但男人很快切入了下个问题。
“你为什么没有反抗?踢他要害不就行了?”
“因为我被打晕了。”
“你梦到过他吗?”
“梦到过。”
“梦里是什么情形。”
“他杀死了我。”
“你希望他杀死你吗?”
“我希望他死。”万小琪停顿了下,”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希望他杀死我?”
“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
“现在你火了,还因此众筹到了款项,可以进行你热爱的事业,其实,某个角度来讲,你应该感谢那个人。”
“任何角度来讲,我都不会感谢他。没有什么犯罪分子是值得感谢的。”
“那你今天的收获又该怎么解释呢?”
“那是我自己抗争的结果,我经历过什么你不会知道。”
“那么事后你是否幻想过……”
“你如果再问下去,我今晚做梦,可能就会梦见我杀了你。”
“为什么呢?”
“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万小琪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这个让人恼火的采访只是个开头,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才让万小琪感到毛骨悚然。


接受采访后的第二天,她收到了一个纸箱。
纸箱放在她的书店门口,上面写着她的名字,打开纸箱后,她看到了自己遭遇侵犯那天穿的内裤。
时隔两年,这个脏兮兮的内衣再次鬼魅般出现在万小琪的眼前。
她感到手脚冰凉,头脑空白。
两年前被暴徒击打过的头部突然条件反射地疼痛起来,血液不断翻涌,血腥味,汗臭味,草地里的泥腥味,全都清清楚楚地回来了。
万小琪跑到洗手间,跪在马桶前呕吐,最后脱力地坐在地上,擦了把眼泪,再次选择报警,就像三年前一样毫不犹豫。
如今罪犯已经落网,并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按照当时审讯犯人的结果,那条内裤在事后被他带走,藏起来了,说想留作纪念,但后来怕人发现,就又烧了。
但是显然没有烧掉,而这个给她送纸箱的人,又是谁?
那晚万小琪被打晕过去,施暴者是一人还是两人,其实她并不确定,同时也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是时候调查取证才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会不会抓错人了?或者当时侵犯她的不止一人?
报警后,警方积极展开了调查,但结果却让万小琪陷入更深的恐惧和迷惑。
当年的调查取证没有问题,罪犯也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犯罪细节与实际相符,不存在抓错人这种可能,且只有一名施暴者。


为什么明明没有烧掉的衣服,歹徒非要说烧掉了?那内衣又是怎么出现在万小琪面前的?
警方给出一个猜测,就是作案后,罪犯精神高度紧张,也许烧错了,而这条内裤落入了别人的手中。
此人现在的目的可能是恐吓、勒索万小琪等,提醒万小琪小心防范,可以在家门口和店门外安装监控,遇到任何异常情况,及时报警。
万小琪听从了建议,安装了监控,也随身携带报警器和防狼喷雾,庆幸的是,那个人没有再出现过。
但越这样,万小琪越感到不安,就像有个定时炸弹埋在自己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所有恶言中伤过她的人,都成了她的怀疑对象,那些被她拉黑了的人,她又一一翻出来,还有那个记者,也都列入她的怀疑对象,但依然毫无头绪。
万小琪每天都惶惶度日,惴惴不安,直到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出现在她生命中,她终于找到了一点点安全感。
男人是摄影师,名叫柴浩,斯斯文文的长相。
两人在公交车上相遇,那段时间万小琪整日心不在焉,公交车停下的时候,她没抓紧扶手,撞到了柴浩,碰掉了他手里的相机,上万块的镜头摔坏了。
他仇恨地瞪着万小琪:“你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不看着点。”
柴浩声音低低的,眼圈很红,有点幽怨,态度好像很强硬,但其实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就像个摔坏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万小琪觉得,他当时应该都快哭了,搞得她也很尴尬,便说:“我赔给你还不行么?”
“你说的。”
“我说的,”万小琪无奈,“你知道在哪换新镜头吧?带我去。”
两人就这样不打不相识,这个腼腆内向而有才华的大男孩,正式地,走进了万小琪的世界。


两人认识了半年后,柴浩求婚了。
对于她过去的经历,柴浩一无所知,而那件事早晚会让柴浩知道,她不确定柴浩能不能接受。
就算他能接受,还有一件事,一直是万小琪的一个心结。
自从遭遇性侵后,她就不能再接受性生活了。
她和上一个男友分手,也是因为这个。
前男友其实对她很好,她遭遇性侵后,男友也极力安抚她,照顾她,然而一年之后,她还是没办法让男朋友碰自己。
就算男友碰她,她的身体就像一口枯井,且过程十分痛苦。
有过两次尝试后,男朋友也不再强求,又过了几个月,两人最终和平分手。
万小琪知道,没有几个男人能接受无性婚姻的,她不认为柴浩是个例外。
但他还就是那个例外。
在柴浩再三询问为什么不答应他的时候,万小琪把一切都说了。
“所以,我很恐惧那件事,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接受,但你真的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柴浩听完,有刹那的意外,眼底也有一丝丝兴奋闪过。
“其实,我对那件事并不热衷,或者说,其实我想热衷也不行,十七岁的时候发过一场高烧,从那之后,就……就……不行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本来我也害怕你会介意这个事情,但我总觉得咱们两个灵魂契合,就算不做那个,也可以很好的在一起。”
听到这话,万小琪颇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也终于放心了。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两个有缺陷的人碰到一起,却撞出了爱情的花火。
但爱情的到来,并没有赶走生活里的阴霾。
各种匿名信和电话,突然接踵而至,那些信件和电话都出自一个人。
匿名信里变态和露骨地描绘了当时的情形,让万小琪犹如再次经历一遍噩梦,看过两封之后,她就不敢看了,直接烧毁。
陌生号码的电话却又打进来,电话里,男人诡异地笑着问她:“还记得那天晚上被我玩的感觉吗?”
那声音非常熟悉,万小琪仔细回想后,确定就是那个采访过自己的记者。
她打电话到报社,反复确认,报社工作人员告诉万小琪,他们从来没有安排过任何记者对她进行过专访。
万小琪只觉得脊背发凉,而那个躲在暗处的男人,此后就像一个鬼影一样,在她的生活里时隐时现。
万小琪开始做噩梦了,痛苦的经历在梦里一次次重现,半夜吓醒后就再也睡不着,长期的缺觉和精神紧张,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
是幻觉吗?
柴浩可以证明,这些都不是万小琪臆想出来的。
也好在这时候有柴浩一直陪着她,每当她崩溃时,柴浩把她紧紧搂在怀里说:别怕,有我在,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柴浩,我该怎么办?”
“战胜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直面恐惧。你现在这么害怕,正是他想达到的效果。”
“我到底该怎么办?”万小琪满脸泪痕。
“说出来,把那些你害怕的事情,那些让你觉得难堪和痛苦的事情,都说出来,你说出来的越多,它们就越不可怕。”

说出来。
万小琪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毕竟我们总是听人这样讲:你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说出来就好了。
这时候的万小琪,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入魔鬼的圈套。
她开始尝试向柴浩讲述当年遭遇侵害的经过。
当她不想描述一些细节时,柴浩便打断她,让她不要跳过,越是痛苦越要面对,说出来就好了。
说出来就好了。
这句话,柴浩对她说了很多次。
于是万小琪深呼吸,努力克服着厌恶和恐惧,回答柴浩询问的一切细节,回想她能想到的一切,比在警局录笔录还要详实。
而在这个过程中,柴浩让她多描述自己的感受,甚至还帮她录音,之后再播放给她听,说:“你看,你现在已经可以像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谈论那件事了。”
但万小琪依然感到非常痛苦,每日温习一遍那些,让她感觉到恶心,也不认为再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那天,当柴浩又一次拿出录音笔,她拒绝了。
“我现在已经好了,不需要再用这种方式克服恐惧了。”
柴浩突然变得很愤怒,一向温和的他瞪红了眼。
“病人从不承认自己有病。你确实马上就要好了,但还差一点点,你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他的暴躁让万小琪很诧异,也很不舒服,于是两人吵了起来。
万小琪说:“如果直面恐惧,就是一遍又一遍对你说他强奸我的细节,我不觉得这样有用,这只让我越来越恶心。”
柴浩却忽然反问她:“你到底是恶心,还是喜欢?你记得那么清楚,难道不是因为也很享受?”
天啊!当柴浩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万小琪惊讶至极。
难道这么多天来,她毫无保留的倾诉,他毫无怨言的倾听,最后竟然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那我觉得一个天天听女朋友说这些事情的男人,也非常变态,你是在帮我,还是享受我的痛苦?”
“我只是为你好。”
万小琪不禁哭笑,“还是算了吧。”
也许是她太天真了,她不该相信柴浩可以完全不在乎。
哪个男朋友受得了女友一遍遍重复性侵经历?就算柴浩说他可以承受,她也不该信的。
这天之后,柴浩搬出了万小琪的家。
然而万小琪的噩梦却没有结束,她一闭上眼睛,就是自己遭遇侵犯时的情形。
她从没想过,在无数次对柴浩倾诉之后,那次痛苦的经历已经无比清晰地回到了她的眼前,让她每天都如在深渊。


一个多月后,冷静下来的万小琪,决定主动去找柴浩。
因为她回想当天吵架的情形,其实他们都说了很过分的话。
在气头上讲的话,是不能当真的。
而两人在一起后的点点滴滴,万小琪一想起来,就都是他的好,其实柴浩是个很温柔的人……
柴浩是摄影师,平时就住在他的小店里。
万小琪直接来到摄影店,店门口挂着休息中的牌子,但是没有上锁,里面显然是有人的。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万小琪想着,也许柴浩在吃饭,不想接受来访客人。
她便走进了店里。
一楼没有人,万小琪便走上了二楼,二楼是柴浩的个人空间。
她知道柴浩有个洗印室,因为他痴迷胶片摄影,所以有时候会在那里面洗照片。
以前他提醒过万小琪,不要到洗印室去,因为洗照片用的溶液是有毒的,对健康不利。
万小琪本想在外面敲敲门,让他出来,然而门里传来的轻微而急促的喘息声,让她忽然收住了敲门的手。
那声音很诡异,很急促,就像男人和女人在做那种事。
除了喘息声,还有女人的低喃抽泣,似乎在诉说什么。
万小琪的神经整个绷紧了,整颗心也开始往下坠,难道这段时间柴浩不联系她,就是因为有了别的女人?
她愤怒地推开门,然而出现在她面前的情形,却让她惊呆在原地。
昏暗狭小的洗印室里,只有柴浩一个人,他的手放在小腹下,好像正在……自慰。
那个女人的声音,其实是万小琪的录音,她低声抽泣讲说着当年遭遇性侵的细节。
洗印室里悬挂和粘贴的照片,都是各种女孩被侵犯时拍下的,被放到很大的一张照片上,是她自己。
万小琪的脑子乱了,她愣在原地,一时无法从震撼和困惑中抽离出来。
柴浩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上裤子拉锁。
“既然你都发现了,我就不能让你走了。”
万小琪意识回笼,转身要跑,却被柴浩一把抓住了头发,狠狠拽回来,然后他关上了狭小房间的门。
“你到底是谁?你干什么!”
在逼仄的空间里,万小琪挣扎着往后退,这一幕何曾相似,就像三年前一样。
“你不是一直做梦梦到我杀了你么?我现在就让你梦想成真。”


柴浩扼住了万小琪的喉咙,万小琪在挣扎之中碰翻了洗照片的溶液,溶液洒了柴浩一身,也溅入他眼中,万小琪得以逃脱。
万小琪报警后,柴浩被捕。
经过调查,原来当时采访她的那个假记者,正是柴浩用了变声器后伪装的。
一直以来威胁她的人,也是柴浩。
至于当年入狱的强奸犯金某,的确是侵犯万小琪的人,柴浩则是主谋。
柴浩负责选择目标,金某负责实施性侵,事后,柴浩负责拍照,收集受害者身上的物品,因为他有这类癖好,而他本人患有勃|起障碍。
他们两个不止做过这一桩,但那些受害者大多选择了沉默,只有万小琪报了警。
而金某之所以被捕后不把柴浩供出来,是因为在他第一次作案时,被柴浩撞见并拍下了证据,从那之后,柴浩以手中证据为威胁,让金某听他指挥,对他指定的目标下手。供出柴浩,他自己也会把牢底坐穿,甚至判处死刑,所以他认罪时揽下全部罪名。
而失去了同伙的柴浩,最终选择了万小琪作为重点凌辱对象,因为他发现,听她的声音和讲述,就能让他获得某种快感。
在万小琪拒绝向他倾诉之后,他非常愤怒,两人分手后,他也重新选择了一个目标,也是一位曾被金某性侵的受害者。
只是柴浩还没有开始实施,就被万小琪撞破了。
最终,柴浩被捕,多项罪名成立,被判处死刑。
而金某也由7年有期徒刑改为了无期。
万小琪重新赶走了头顶的阴霾,这其中有也有一部分运气的成分,但也是她勇敢选择抗争的结果。
但不管怎样,人间的魔鬼,终于又少了两个。

PS.
翻阅了一些杀人犯和性侵犯的相关案例后,发现他们身上经常会有一些共同点,其中一条就是,这些变态凶手在作案后,若没有被逮捕,则会再回到案犯现场去观看惨状,或者去恐吓和骚扰受害者。这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令他们感到心理满足。文中讲到的这个柴浩便是这种情况。
最后,提醒女性读者们,永远不要放松警惕,走夜路要格外小心,独自居住也要注意个人安全,还有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
总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切记。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