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轨了前妻,这算不算背叛?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出轨了前妻,这算不算背叛?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柠
2020-08-05 10:16
大家好!
我是青柠,职业是一家律所的职员。
工作的这几年经历了很多奇葩的事儿,下面要讲的,是我刚入职那天遇到的狗血事儿。


那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到了律所,一个长腿大波浪美女接待了我,她是前台也兼管人事。办完了手续,我被安排在律所主任办公室外面坐下。主任姓钱,是我以后要跟着学习的师傅。钱主任也是我学姐,听说她脾气火爆经常把实习生怼哭,但是也急公好义,这几年接了不少法律援助。总体来说钱主任应该是个值得跟的师傅,对于未来的职业生涯我很期待。
 我正找了个桌子归置东西,前台姑娘过来,让我帮她去前台装订点儿资料。新人都得勤着点儿跑腿,我赶紧过去了,一边干活一边打听律所的情况。
正说着,就有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走了进来,说要打官司。
前台姑娘赶紧把她请到了接待室。
有证的执业律师们都没空,前台姐让我接待一会儿。我万万没想到刚来上班就遇到急活儿,只能赶鸭子上架抱着个本子进去了。
前台姑娘关上门出去后,客户明显松了口气。她身材臃肿,神情憔悴,黑眼圈硕大,好像有很多天没睡好觉。看我在看她,她有点惊慌地挡了挡脸,努力擦眼泪。
我赶紧倒了杯水给她,问她打什么官司?
她喝水润了润嗓子,咬牙切齿说要打离婚官司,因为他老公前妻当小三,实在过不下去了,必须离,问律所打这种官司拿手吗?赢得多吗?
哇,好大一盆狗血。我听着感觉挺复杂,按捺住八卦的心情让她稍等一下,出去找了前台姑娘,说对方打离婚官司问赢面的事,又问有没有事谈完了空出来的老同事来接待一下?
前台姑娘摆摆手,递给我一张印着价目的A4纸,让我自己先谈着。
我战战兢兢地回到接待室,把纸递给她看。
客户明显有点懵,但还是接过去看,这一看就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打官司怎么这么贵呀?连咨询也要收费?还得要提前给?
确认了必须提前给之后,她犹豫着问我包赢么?能不能便宜点?因为她现在是家庭主妇没有钱。
我有点为难,拿过来纸反复盘算,小心翼翼地问她夫妻财产有没有争议,没有争议应该可以协商收费。然后坦诚自己还是实习律师,这会儿向我咨询应该可以不收费。
她眼泪又哗哗地下来了,握着我的手哽咽地说我是好人。
我感到万分尴尬。

客户说她叫阿娜,一年多前,因为是大龄熟女,父母催婚,所以虽然觉得老公是二婚,也明说过不办婚礼,她心里很犹豫但还是嫁了。老公是开公司的,经济条件很好,家用给得很多,但经常出差,三天两头不在家。婚后不久,阿娜就怀孕辞了职。三个月前她生了孩子,盼着看在孩子的份上,老公以后在家里能多待些时间。
我在本子上做着记录,心里暗道要糟,虽然我只是刚开始工作一小时的菜鸟实习律师,却也明白结婚时间这么短,明摆着没什么夫妻共同财产,案子不好做。
很快,接下来的生活粉碎了阿娜的梦想。
她又哭泣起来:“带孩子真的好累啊!好苦啊!老公回家越来越少,就算回来了我想让他搭把手,他也不体谅我,老朝我发脾气,说你要是带不好孩子就别带。还说前妻带孩子的时候从来不烦他,一边奶孩子还能挣钱把公司搞得井井有条。”
我去,这个渣男!
但这也不能说明前妻是小三啊?说不定只是她老公在发脾气。
她捂着脸哭着说:“不是发脾气,虽然我没证据,但他俩肯定重新勾搭上了,我就知道。”
好吧,也许她是对的,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灵。
我被她哭得脑子嗡嗡,有些头大。随口问道,没有人帮你带孩子么?父母公婆什么的?
没想到阿娜愣了愣,又咬牙切齿起来,说公婆以前催她生,说得好好的,结果现在只带前妻的孩子,根本不愿意带她的孩子。她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说,知道么,他们甚至连看都不来看一眼。
她的眼神瘆得慌,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想起来问她现在出来,孩子在哪?
“在他前妻那里。”我觉得接待室空气都瞬间静了,阿娜的眼神跟淬了毒似的,让人胆寒,道:“她先抢我老公,还要抢我孩子。”
阿娜激动地站起来,说带我去找孩子,还说肯定能拍到老公和前妻他们在一起的证据。我被她拉着往外走,无奈地跟她解释外出要领导批。她亢奋地说,是不是诉前调查要钱,只要能拍到证据,她一定会出。她说着,拿出手机就要先转点儿定金,我哭笑不得,这事儿哪有定金这个说法。
拉扯间到了前台,前台姑娘正在跟几个人说话,气氛有些凝重,我打断他们,把前台姑娘拉到一边问她怎么办?前台姑娘一边抬眼看着那几个人,明显在琢磨事,一边心不在焉地说:“没事,那你就去呗,一会儿我跟主任说。”
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阿娜马上把我架走了。

我挺无奈,算了算了,你都不嫌我是个新手,那我就干呗。
我问阿娜带我去哪儿拍照,她在我的工作笔记本上一口气写下五六个地址,分别是她老公的几个公司地址,公婆住址,她指着最后一个地址,“那是前妻住址,”阿娜得意地笑了,“这地方他们都不想让我知道,我还是查到了。”
我们滴了一辆车先去前妻住址,我怕阿娜情绪激动起来不管不顾,一再交代她不能硬闯,否则就得拘留,她同意了。在车上,我又问她想要什么结果?是想争抚养权还是财产?
 
阿娜激动地说,她当然要抚养权了,这个不用打。阿娜说她都打听过了,哺乳期孩子是肯定要给妈妈的。明白了,所以她是想争财产。她亢奋地说,要让她老公净身出户,把所有的钱都留给孩子。
我头疼了,这哪可能?我跟她科普,按我国法律,基本没什么净身出户的情况,除非协议的时候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可这种就不会走诉讼途径了。
阿娜愣了一下,说:“不是按谁错了来判么?”
我摇头,委婉地跟她说,法律规定哺乳期男方不能提离婚,也是考虑了产后母亲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让父亲提供经济支持,起到抚养的作用。如果经济困难,还是尽量考虑和好。
阿娜摇头,不可思议地说,那既然错不错的无所谓,离婚的时候,那些当事人和律师找证据干什么?
我噎了一下,说,法官要看证据,才能相信你们感情破裂啊!
她继续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说,都要把对方告上法庭了,还不算破裂?
我咽了一口血,这种朴素的价值观,真的考验解释者的耐心,难怪要收咨询费。
好在这时司机停下车,提醒我们地方到了。司机大叔还掏掏耳朵,回头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再递给我一张名片,问我是不是律师事务所的新人,说以后有跟踪的活儿找他包车,可以按天儿算打8折,还能开发票。

前妻住在一个高档楼盘里,访客必须登记,很不容易进去。阿娜有点傻眼,敢情她也从来没来过,我问她这地方确定么?
她说她昨天看到垃圾桶里有张快递单,她悄悄捡起来一看,收件人正是前妻,地址就是这个地址。
做为一个新手,我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进去这种地方,而且逗留时间太长,保安已经按着警棍,频频往我们这儿望了。我只能劝她先回去:“我们回去请教请教师傅,考虑好了再来,要不然惊动了人下回就不好找了,毕竟我们是来调查取证的,不是来撒气的。”
她万分不甘地同意了。
这面不顺路,我拉着阿娜走到马路对面打车。她眼神飘忽,嘴里还是絮叨着那堆罗圈话,说着说着阿娜忽然猛地窜了出去,直奔路边一个看着特有格调的西餐厅,神情激动地拍打着那餐厅的落地玻璃。拍打的动静有点大,坐在里头吃饭的人都震惊地回过头,路过的行人也特别诧异,走动都慢下来。
我赶紧过去,问阿娜怎么了?她发疯似地一把把我推开,冲了进去,指着一个女人对同桌吃饭的男人哭道:“老公,你就这么对我?”然后嘴里滔滔不绝地骂着那个女人。显然,这就是她老公前妻,时髦短发,妆容精致,穿POLO领T恤裙,说实话看上去比阿娜得体多了,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
她老公一脸不耐烦挥开她,说她神经病,不认识她,又劝她冷静一点,说着就要把她拖走。我震惊于她老公的无情,赶紧上去帮阿娜。
前妻环顾了一下四周窃窃私语看热闹的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喝道:“闭嘴!”阿娜已经陷入亢奋状态,她叉着腰说:“你要闭嘴就闭吗?你个不要脸的小三,我偏要骂死你。”
前妻摔开餐巾,劈手给了阿娜一个耳光,冷冷说道:“你叫他老公?你搞搞清楚,他是我老公,你才是小三吧。” 
阿娜瞬间就傻了,呆呆地捂着脸站在那里,全身发抖。

这时餐厅经理小跑着过来,委婉地说有点影响就餐秩序,劝大家出去谈。
前妻冷冷地甩了一句不用了,拿起包扭头就走。她老公要追出去,却被餐厅经理拦着要结账,他急得满头大汗摸手机刷二维码,我都替他尴尬,不过还是拉住要纠缠的阿娜,帮着问了一句孩子呢?
她老公这才缓过神来,打量了我一眼,皱眉问我干什么的?
律所和阿娜的代理合同还没签呢,有点不好讲,我就含糊其辞,表示我就帮忙找孩子的。
没想到这男人嗤之以鼻,对我说:“感情你跟她不认识啊,没看到这女人疯了吗?什么情况你知道吗?她说你就信啊?你想想她怎么不找警察,找你个轻飘飘的小姑娘帮忙?”
听到这男人说她疯了,阿娜激动起来便要撕打。我强硬起来,“你要是想逼疯她,我立马报警。” 
男人冷笑,说我真不认识她,随便报警。纠缠了一会儿,这男人怕麻烦又着急走,让我加了一个微信,说:“这是保姆,孩子由她带着。”
他承认孩子是他的,但是跟阿娜不是夫妻,其他的都是阿娜自己瞎想。他强调把孩子抱走可以,但之前要先想好,抱走以后他就彻底不管了。说完他就匆匆走了。

这个我不知道是谁老公的男人走后,阿娜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没解释什么,也没去抱孩子,只是说她还要想想,我也收到了前台姑娘催我回去的短信。
事情就这么出人意料地戛然而止了,其实也没有多复杂,只是需要阿娜去抉择。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
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