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被他前妻夺走,老公居然还说抢的好
情感 故事 生活

我的孩子被他前妻夺走,老公居然还说抢的好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青柠
2020-08-06 16:21
前情提要:
大家好,我是青柠,一个律所的职员,工作的这几年经历了很多奇葩的事儿。
上次说过,一个姑娘闯进律师事务所,要我跟她一起找小三要孩子的故事(点击下方蓝字即可收看上半部分故事)。

我出轨了前妻,这算不算背叛?

这个故事后来又有新进展。
那天从西餐厅出来,本该就此分手,但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折腾到这会儿,已经快过中午的饭点了,说实话在西餐厅那会儿就饿了。我看着阿娜焦虑的样子,一时心软,不忍丢下她,就问她要不要冷静一下,先吃个饭?

最后我们选了一个盖浇饭的苍蝇馆子坐下,我点了个宫爆鸡丁盖饭,阿娜说她奶孩子,就选了个没辣椒的木须肉盖饭。
看着她没胃口还大口吃饭的样子,再想想刚才西餐厅的高级优雅,我心里真觉得她有点惨,如果她才是小三,那可真是我见过混得最惨的小三了。
吃完饭,我顺口问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问她还有什么线索,她又进入祥林嫂状态,反复说:“不可能啊,我真的是他老婆,我跟老公明明领了结婚证的,她才是小三,你说对吧?”

我说,对,不过结婚证呢?你把结婚证拿出来证明啊。
她情绪又迅速低落,给我看她手机里拍的结婚证照片,说生完没几天,他们就为了孩子大吵一架,吵架的时候把结婚证撕了扔了,她就只有这张照片能证明了。她真傻,肯定是她没证了,她老公才跟那个小三结的婚。

我说:“不可能,他们结不成的,结婚证丢了不影响法律效应。你带了身份证没,带了到民政局再去补办一个就好了。”
我看了看结婚证上的章,是西城区民政局,离这儿倒是不远,溜达着就能过去。

我们顶着大太阳散步到了民政局,问咋补办结婚证。工作人员撩了一下眼皮看了眼,说,回去吧,今天补办不了,必须双方到齐了才能办。
我不死心,又问,说能不能帮我们查一下他们几个人的婚姻状态。工作人员说那可不好办,得本人带身份证来才行。
只能查阿娜的。我把她的身份证递上去,工作人员查完却告诉我们,阿娜没结过婚,系统显示她还是单身。
阿娜顿时懵了。

说实话,这结果我有点意外又不是太意外,但还是有谜团未解,我把阿娜的那张结婚证照片找出来,递给工作人员看,小声说,我是律师,帮帮忙,这客户刚生完孩子,老公就跟她闹离婚。她这明明是有证的,麻烦您再给看看是不是系统哪儿出错了?

工作人员说你实习的吧,也太嫩了。不过她也挺同情阿娜,想了想说:“你们把照片放大,我用这证上的编码查查。”
查完她愣了,满脸诧异,一语不发地把屏幕偏了偏,证确实有,但是人不对,照片上赫然是笑靥如花的前妻和阿娜老公。
这结果太出人意料了,正常人根本缓不过来,阿娜当时就疯了,冲了出去不见人影。

正在这时,律所的前台姑娘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儿?这都快下午了,事儿办完没有?最好赶紧回去,主任要见我。
我说有点麻烦,我在西城区民政局,客户刚才受刺激跑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我有点儿担心,要不要去派出所报个案?
到底是律所的前台,风浪见多了,前台姑娘不慌不忙地问,你跟她签代理合同了吗?我说没有。前台又问,你收她钱了吗?我说没有,一块都没有。前台姑娘说:“那行,都是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了,后续与你无关。不管从时间还是关系上,你去派出所报案也不会受理。你要是担心,你有她家属电话么?给她家属打电话告知一下吧。”

我万分感激地谢过了她,滴了个车往回走,路上抓紧时间给加微信的保姆通了个语音通话,含蓄地说孩子母亲情况有点不稳定,麻烦她注意一点。又问她要了孩子爸爸的手机和微信。我在电话里匆匆跟孩子爸爸说了一下民政局的情况,提醒他注意一下阿娜的安全。他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叹了口气,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回到律所,在所长办公室,我见到了我未来的师傅——钱主任,钱主任是个很飒的美女律师,一看就不好惹,她抱着双臂,用挑剔的目光打量了我一会儿,问我:“听说你一来就接了个案子?”

我冷汗都下来了,连忙道歉,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对不起什么。总之,新人么,凡事先说对不起是对的。然后,我把今天发生的一摊子事讲了一遍。
所长姓苏,终面面试我的就是他,是个面目慈祥的中年胖子。他端着大茶缸子听完我的话,撮了撮牙花子,像是有点头疼,半天没言语。最后苏所长叹了一口气,说,你这小丫头片子可真虎啊。他又转过身对钱主任交代,好好教教,年轻人冲劲干劲还是挺足的,这一点还是可取的。钱主任嘴角抽搐着答应了。

从所长办公室出来,我又干了点儿装订案卷、粘发票之类的杂活,就混到了下班的点。话说粘发票的时候,想起今天外出花的打车费、中午饭费,我一阵肉疼,也不知道能不能报。但今天事没做好,实在也不好意思问报销的事了。
我下了决心,以后不管客户情绪多激动,花钱的事必须讲明白。

我正要关电脑走人,却接到了保姆的语音通话,她惊恐地说,阿娜找到她要抢孩子,她不敢开门,抱着孩子躲在屋里。阿娜也不走就一直在门外转圈,威胁不给她她就跳楼。保姆说给孩子爸爸打电话不接,问我能不能给,说知道她是孩子妈妈,但是她情绪不对头担心出意外,恳求我赶紧过去劝劝她。
我一听头都大了,抓起包就要跑,说先别给,我就过去。

钱主任正好也下班,问我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我匆匆把保姆的话说了一遍,问她怎么办?钱主任说这还不简单,想什么呢,报警啊!
我手忙脚乱报了警,又给孩子爸爸发消息威胁他必须过去,否则我会报警把他老婆找来。
钱主任问干嘛呢,报了警你还去啊?我说是啊,看我能不能劝劝。

钱主任说这傻孩子,这事儿你整不明白,算了,赶紧上我车,我跟你过去。
路上,我告诉保姆报了警,说我们就到,她情绪稳定多了。因为还是有点害怕,她一直没挂电话,我开着免提,让师傅也听听。保姆说了好多事,把她知道的全竹筒倒豆子,一股脑说了。

原来,阿娜还真是小三。一年多前,阿娜遇到了她这个所谓的老公李先生,他们很快走到了一起。李先生给阿娜花钱租了不错的房子,还找了这个保姆做钟点工。但李先生也说过跟她不可能长久的,但阿娜一是李先生舍得给她花钱,虽然不是什么大钱,二是年纪大了,舍不得分,一直痴缠。
不久阿娜发现自己怀孕,跟李先生讲,要他离婚娶她,李先生大吃一惊,当然不肯这样,反而要她打掉分手。阿娜哪肯打掉孩子,两个人纠缠很久,直到有一天阿娜拿着一张B超检查报告,跟李先生说是个男孩。李先生这才有所意动,答应她生下来。到了后期,李先生干脆要保姆结束其他钟点工作,全职照顾。因为李先生给的钱多,保姆同意了,于是她就从孕期一直照顾到现在。

原来如此,难怪保姆这么清楚前因后果。我还是疑惑,阿娜的愤怒不像是假的,她好像完全不清楚内情,她真的知道李先生的已婚身份吗?
保姆叹道:“哎哟,小姑娘你不知道,李先生结了婚这件事,她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而且她开始说的好好的是儿子,生下来结果是个女儿,李先生当然不高兴啦,哪里肯跟她结婚。再说了当初李先生答应她生也没答应她结婚啊,我当初就提醒过她,要好好想一想,生了也不一定会结婚的哟,她不听呀,自信得很,还认为我就是个保姆,没见识。哼,她哪里知道,别人家里的事,我做保姆这么多年见得多了。李先生这个人我一看就知道,说话虽然和气,却是个没良心的男人。
哎,阿娜她后来精神就好像慢慢有点不正常了,那样子看着阴恻恻的吓死人了。不过嘛,虽然是女儿,但好歹也是自己的骨肉,所以李先生还是有点不放心,安排我带着孩子另外找地方住。”

至此真相大白,原来一切与现实有异的地方都是阿娜幻想出来的,或者说那是她希望的现实,她沉溺于其中不可自拔,并不断地合理化自己的想象。我猜测,或许阿娜是在无意中看到李先生的结婚证,然后她拍了下来,偷偷P了一张她和李先生的结婚证,以此来给自己当证据。

到了地方,我飞奔下车,看见门还没开,阿娜坐在门口又哭又闹。李先生和警察先到了,警察正在劝,李先生一脸不耐烦,更加刺激阿娜。
看见我过来,李先生如释重负,竟然想走。钱主任伸手拦住去路,似笑非笑地说:“李先生是吧?今天我徒弟不懂事,带着阿娜去做诉前调查,搅了您的清净。但是呢,阿娜跟我们所的代理委托没有落实,钱也没有给。您是事件当事人,您如果走,那我们也不管了,毕竟我们也没能力管。”
李先生悻悻地停下脚步,问那你们干嘛来了?

钱主任微微一笑,说,带新人实习,涨涨经验。
把李先生噎得说不出话来。
等各方都冷静下来,钱主任让我敲开房门,就地在餐厅一个个单独调解。
钱主任确实有办法,她先跟阿娜谈,说:“阿娜,我了解你很爱你的女儿,但是你现在情况不太好,你自己知道吧?”阿娜抗拒很久,最终还是颤抖着点头。

钱主任握住她的手安慰:“其实你只是因为孕期哺乳期激素不稳定,有些产后抑郁了,这都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不用自责。但是呢,你得调整好自己,才是对女儿负责。我建议这段时间女儿暂时由李先生委托保姆照顾,你先看医生、吃药、调整睡眠,总之,先把自己调整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再去抚养女儿,怎么样?”
阿娜激烈地摇着头,绝望地问:“以后孩子他不给我了怎么办?”

钱主任意味深长地说:“我会让他答应的,我们签一份协议,保证你的权益。但是,”钱主任表情严厉起来,“你也不要要求太多,否则你将面临什么样的困境你自己清楚,你还想再这样继续下去吗?别人有老婆的,你要求太多,配偶是有权通过追回的。总之,你好好想想,错过这次谈判机会,以后李先生可能真的不会再认这孩子了。”

跟阿娜谈好后,钱主任又跟李先生谈,说:“李先生,我了解您对女儿的爱心,但是您把孩子接过来,以后怎么办呢?如果我没猜错,您可是另有家庭的,也并不想破坏目前的生活。孩子也不可能永远都要保姆养着吧?”
李先生叹口气,点头,表情着实两难。

钱主任微微一笑:“不如这样,您这边出钱先养着,等阿娜恢复正常了,再让她带走,当然抚养费您还是要酌情给予的,毕竟这是您的孩子,不管是否婚生,法律上您都有义务。当然,也希望您适当地出一笔费用,安抚阿娜的情绪。当然,她也得保证,以后不再打扰您。。”
见李先生还有些犹豫,钱主任提醒道,“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再拖下去,钱可就要解决不了了。”

双方认可了钱主任的意思,我对钱主任佩服得五体投地。
收了代书等费用,钱主任现场起草了协议让双方签字,并出具了律师见证书,整个事件终告结束。

不过,法律上的手续虽然结束了,但我估计,阿娜心里的情感余震仍未结束吧。曾经她以为钱最重要,为此不惜一切做了小三,以期望获得更好的生活,但现实给了她当头一击,她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她其实也有非常强烈的情感需求,非常期待家庭的温暖。现在苦果她自己承担,只可惜连累了无辜的孩子,生下来家庭就不能圆满。
李先生也是,他在出轨的时候,应该不希望会有如今的麻烦,但一步一步还是走到了今天。妻子和家庭对他其实很重要,只是放纵的欲望让他选择了走钢丝。看上去他目前只是损失了一些钱,但是从他妻子走时的表情看,我想,今后他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好过了。

出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处灯火,保姆的叹息仍余音袅袅,可惜了,阿娜以前长得多漂亮啊,现在落得这么……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他每夜都要去夜总会,只是为了睡个踏实的觉

前男友死了五年后,重生了

故事:前男友死了五年后,重生了

敦煌 一个来是就知道有多潮的地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