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卖到夜总会后,却成了未婚夫的陪酒女郎
真实故事

她被卖到夜总会后,却成了未婚夫的陪酒女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晶姐儿
2020-08-05 13:43
大家晚上好,我是晶姐。
经朋友介绍,前段时间我去山里拜访了一位茶商。
今天要讲的,就是曾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可以说是一段风流韵事,也可以说是一个让人心碎的爱情故事。
为讲述方便,下文这位茶商化名为山青。



关于山青的故事,我初次听来是在一次小聚会上。
那会儿,疫情刚解禁,我的好朋友老杨邀请我去他家聚餐,我和另外几位朋友带着各类食材,便齐聚他家露台,举行了一个小型聚会。
老杨在北京做音乐,也做舞台剧,酒过三巡,他很有兴致地弹唱了他的新曲。
歌曲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一个山里的胖丫头,为了寻找未婚夫,沦落风月场所,最终与爱人在风月场上重逢。然而彼时,两人纵然尽在咫尺,但实际已经相隔千里。
大概是因为从事写作的缘故,我对各种故事都很敏感,我便问老杨,歌中唱的那个故事灵感从何而来,还有他们两个后来怎么样了?
“想知道?”
“当然。我还想写一写。”
他想了想说:“这周末我去山里,去找这个歌里的男主喝茶,你要对他的故事感兴趣,可以跟我一起去,到时候让他亲自给你讲。”
我很兴奋,当即答应。
于是在那个周末,我和老杨一起去见了歌里的男主,山青。
山青曾经是茶商,如今已经隐居三年,他比我想象中更好客,大概也是因为老杨介绍的缘故,我有幸讨了几盏上好的龙井喝。(但我这个不懂品茶的大俗人其实并没尝出特别,实在辜负了那些好茶,惭愧)
当我说起他和那姑娘的故事,山青也很愿意分享。因此今天我就以山青的角度,来重新书写这个故事,说给你们听。

那天,山青指着远处雾气缭绕的崇山峻岭,对我说,十六岁那年,他还是那边山沟沟里的一个穷小子,家里只有三间地势极差的破房和两头山羊。
那时候,他喜欢读书,可惜家里没钱供他,只好辍学放羊。
17岁时,媒人给他说了个媳妇儿,比他大一岁,胖乎乎的,家里条件相当不错,在他那个小山村里,算是一个小地主家的女儿了。
姑娘家里不嫌弃山青穷,只是相中了他这个人,觉得这小伙子长得精神,话又不多很可靠,挺好。
但山青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
那时,他一心想走出去,不能继续上学,那他就进城打工,总之要离开这穷山沟,绝对不陷入放羊娶妻生娃放羊娶妻生娃的死循环。
于是在订婚前一天,山青逃走了。
来到城市后,他在工地搬过砖,在饭馆里传过菜,在洗车店里擦过车,后来辗转认识了一个卖茶的老板,他帮老板去南方进茶叶,凭借着能吃苦,脑袋也灵光,很快就摸清了其中的脉络,也认识了不少茶园的老板。
积累了大概十年,在山青二十八岁的时候,他靠自己的能力,终于成了一个小小的茶商。
个中艰辛不易,不在话下,但在讲这段创业史的时候,他并没有多说。他觉得,那不过是吃多了苦头,苦尽甘来罢了。
熬过苦难,成功只是水到渠成。而有些东西,却是他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
三十岁那年,他结了婚,娶了个漂亮又知性的妻子,叫徐南星。
南星是个高材生,一个茶园老板的女儿,他苦追了姑娘三年,终于抱得美人归。
可惜,妻子并不爱他。

嫁给他,不过是南星一时负气的结果。
南星喜欢的是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男人,一个钻研茶道的学者,父亲很欣赏那人,然而不能接受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成为自己的女婿。于是徐南星的父亲利用自己的关系,把那男人一竿子打到了日本。
父亲使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人心甘情愿离开,且不敢回国,南星虽然不知道具体,但可以想象。
既然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她就破罐子破摔,婚姻大事,不再自主。当时父亲看好山青,山青也喜欢她,她就嫁了。
这样的婚姻,自然是不会幸福的。
婚后,山青百般宠爱讨好妻子,换来的依然是南星一张忧愁的脸,上了床,就像一条躺在案板上的死鱼,下了床,就像一株将死的植物摆在家里,毫无生气。
那段时间,山青生意忙,常常不回家,但他还是发现了妻子的背叛。
她去了一趟日本,说是旅行,其实是见情人。
回来后她对山青依然冷淡,但那种与爱人缠绵后,女人脸上流露出的娇羞和甜蜜,骗不过山青的眼睛。
他愤怒,他嫉妒,他咆哮质问,妻子就静静地听着,然后坦荡地承认自己和那老男人发生了关系。还说:“你要是受不了,我们就离婚。”
“离婚?你想的美!”
婚姻虽然维持着,但从那之后,山青就不怎么回家了。
以往合作伙伴若饭后请他去唱歌,或去洗浴,他都不去,知道那不会是单纯的唱歌和洗澡,但现在他不拒绝了。
他也学会了左拥右抱,也学会了在女孩的超短裙边烫烟花。
那天,饭局之后,生意伙伴邀请他去一家新开的夜总会,山青头疼,本不想去,但耐不住朋友连拉带劝的一番,便去了。
一排陪唱的姑娘走进包厢,几个大男人像点菜一样,眯着眼从上到下的看,从左到右的选。
山青没精神,兴趣寥寥,本想喝两杯就走,却在无意的一瞥间,注意到了那个穿白裙子的女孩。
她也看向了山青,如果说是什么打动了山青,应该就是她望过来的那个眼神。
他的妻子徐南星从来没有那么看过他,他以前见过的所有女孩,也没有那么看过他。
那是一种透过眼睛,看进心底的注视,但转瞬即逝。
姑娘低下头,黑色长发垂下来,遮住半个脸。
山青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把她头发挂在耳后,抬起她下巴,近距离地看着她。
很瘦,下巴尖尖的,长相算不上很漂亮,但有灵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很干净。
“叫什么?”
“茱萸。”
“原来你是一味药。”
山青的笑话有点冷,但女孩还是笑了,眼角显出两条小细纹。
“多大了?”
“31。”
其他女孩惊恐地看向她,旁边的那位更是直接戳了戳她手臂。
在这里,谁不是往小里说,20啦,22啦,刚19呢,诸如此类。
所以这女人的坦诚,在别的女孩看来,简直是疯了。
山青觉得有趣,笑道:“你跟我老婆同岁,不过你比她看着显小。”
“谢谢。”她笑了下,但十分不自然。
“会唱什么?”
女人想了想,对点歌台前的侍者说:“点一首梁静茹的《问》吧。”
山青坐回沙发,女人则坐到小舞台的高脚吧椅上,拿起了话筒。
 “谁让你心动,谁让你心痛,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她在怀中,谁又在乎你的梦,谁说你的心事,她会懂谁为你感动……
“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她的声音很独特,空灵、清亮。
让山青觉得奇特的是,这明明是首通俗情歌,他却听出了一种山泉敲击着青石的干净澄澈。
在她唱完一曲后,山青好半天没回过神,姑娘在台上有些窘迫,有人以为山青不喜欢她,就要轰她离开。
“不用走,唱得很好,”山青点了点烟灰,“过来坐。”

山青讲到这,品了口茶,看向我。
“猜到她是谁了吗?”
我点点头,我确实已经猜到,山青在这个夜总会里邂逅的女人,就是他曾经逃婚的那个山沟沟里的未婚妻。
而当山青讲到这的时候,我的好奇心也被无限放大。
那女孩是怎么到了那家夜总会?他们两人相遇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山青和妻子徐南星后来是分还是合?我迫切地想知道这些。
其实,有了老杨的第一轮铺垫,我就知道,山青和他那女孩有过一段深刻的感情,但我不知道他们最后是否在一起了。
毕竟,当时山青与妻子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
而之前在进山青家门时,我怀抱着一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心愿,甚至还小小留意了一下屋内的陈设,想找找看,有没有女人的生活痕迹。
但我没有找到任何有效的线索,我也不知道山青最终的选择是怎样的。
“你当时认出她了吗?”
“没有,也不可能认出来。当年逃婚以后我就跑出去了,十几年没有回过家。而且当年的她是个胖丫头,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很瘦了。”
山青沉吟了一瞬,目光穿过茶室的落地木窗,看向外面的青山。
“不过,那天在包厢里见她的时候,的确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她认出了我,看我的眼神不一般吧。”
“那后来呢?她和你相认了吗?”
“没有,直到她死,我才知道她是谁。”
我突然喉咙梗塞,震惊地看向山青,又看看身边老杨。
老杨沉默不语,山青倒是给我斟了杯茶,看起来很平静。
 “喝茶,”说着,他也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我继续给你讲。”


PS.
这个故事的篇幅较长,所以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喜欢这个故事,很期待后续的,请点点“转发分享”哦,多多转发起来啊~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