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线女演员和总裁隐婚生活了
情感 故事 生活

18线女演员和总裁隐婚生活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七忆欢
2020-08-05 15:35


沈予初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九点钟了,大家还一点要结束的意思都没有,她心里有些着急,毕竟她是瞒着傅司深出来参加这次庆功宴活动的,一定要赶在他酒局结束前回去才行。
 
可大家推杯换盏,聊得起兴,她那句“我有点事先走了”就在嘴边却迟迟说不出来,酝酿了半天还只是说了句:“我出去上个厕所。”
 
结果沈予初刚开包厢门就跟傅司深迎了面,今日的他穿了一身深灰色休闲西装,针脚细密,将他修长的身型完美包裹。
 
傅司深的脚步停了停,然后目不斜视地径直越过沈予初,她倒吸一口凉气,突然出去也不是,回去也不是。
 
她听见身后制片人的声音响起:“傅总,没想到您会来,有失远迎。”
 
傅司深却故意问道:“门口的那位是?”
 
“我们剧里的一个小演员,小沈你在那愣着做什么,快过来。”
 
傅司深玩味地喃喃道:“小演员……”
 
制片人也是聪明人,瞬间就明白了傅司深对沈予初有意思,于是招呼着沈予初坐在傅司深的旁边,果真傅司深没有推开她,而是任由她坐着。
 
沈予初的身子绷紧,大气不敢喘,然后硬着头皮听制片人跟傅司深寒暄。
 
说要不是他中途投资,他们的电影绝对会半路夭折,而这次能在电影节上获奖,傅司深功不可没,还说着什么有下次,傅司深一定要再投他们。
 
说着,制片人就在傅司深面前干了一瓶酒,傅司深面无表情,在这样的场合里就像是个局外人。
 
等制片人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傅司深才淡淡地点了下头,下一秒制片人就冲出门口去吐了,酒很烈。
 
沈予初看到制片人为了电影的投资这么糟蹋自己的身子,忍不住心疼地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一个小细节未能逃过傅司深的眼睛。
 
他的胳膊一挥,将手放在沈予初的肩膀上,重重地捏了一下,疼得沈予初龇牙咧嘴,像是惩罚。
 
也是,有那个时间担心别人,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
 
可她根本没有时间跟傅司深解释,因为不断地有人来给傅司深敬酒,平时在片场趾高气昂的人在傅司深面前点头哈腰。
 
沈予初害怕让别人看见自己跟傅司深这么亲密,于是有意无意地想要挣脱开,没想到傅司深的手将她的肩膀握得更紧了。
 
这一幕被其他女演员看到后,心里不是滋味,她们都在心里暗暗地想,为什么刚刚在门口等着的不是她们,那说不定被傅司深看上的就是她们了。
 
要知道,如果能跟傅司深攀上点关系,后面的路就好走多了。

宴会厅不停地有人抽烟,因为夜风渐冷,不知道被人什么时候关了窗,厅里有些烟雾缭绕,沈予初忍不住咳起来,然后借故出去透透气。
 
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荷叶形状的小裙子在开门的那一刹那吹起一个角,露出她白皙而又纤细的腿,门有些沉,她用力掰着。
 
可因为有风,她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去压裙子,就在她有些狼狈的时候,她察觉到有股力道帮助着她轻而易举地把门推开了。
 
她不自觉地回头,傅司深的脸一下子映入眼帘,她心里一紧,捂好裙子迅速撤离了风口,走到窗边。
 
果不其然傅司深跟在她身后,还没等傅司深说什么,她主动承认错误道:“我错了,我不该骗你,不该这么晚回家,我发誓我刚刚真的决定要走的。”
 
沈予初的脸因为紧张而涨得通红,可说话还是像从前一样快速。
 
傅司深双手插在裤子口袋,神色慵懒地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道:“不要当演员了,回家当好你的傅太太。”
 
他从来没有否认过她的努力和天赋,只是他不愿意自己的太太涉足演艺圈那个大染缸,就像刚刚如果进去的不是他而是别人,沈予初是不是也要坐到那个人的身边?
 
傅司深还在气头上,说完后没等沈予初回答,又命令道:“回家。”
 
沈予初下意识地要去抓傅司深的衣袖,傅司深像是早有防备似的,改为拉起她的手,将她半拉半拽地撤离酒店。
 
“我的包还在里面。”
 
“放心,掉不了。”傅司深的步子迈开,沈予初要小跑着才能跟上,高跟鞋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了下来。
 
脚后跟被高跟鞋磨得生疼,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委屈,还没走到车里,沈予初的眼泪便簌簌地落了下来。
 
六年前,他们因为她的演员梦分手,六年后,他仍旧对她莫须有的坚持感到不解。
 
车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迎着酒店门前亮堂堂的光,傅司深看见了满脸眼泪的沈予初,他心里莫名一阵烦躁:“哭什么?”
 
沈予初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为什么?”
 
“你折腾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还不是要陪各种人吃喝玩乐,你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再说我并没有觉得小演员不好,我对观众来说不出名,但我对我的角色来说至关重要。”
 
“至关重要?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你从今以后再也接不到任何角色。”
 
傅司深的目光从慵懒渐渐变得狠戾,灯光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沈予初看着他越发觉得陌生了。
 
酒店门口人多嘴杂,沈予初没有再跟他吵下去,而是拉开车门径自上了车,都说夜色温柔,可她看着这满目繁华,只觉得扎眼。
 
她和傅司深明明曾经也那么相爱过,可如今只剩下了剑拔弩张。
 
一路上,两人像是赌气似的,谁也没有跟谁说话。

司机开车很稳,累了一天的沈予初坐在温暖的车里险些要睡着,司机将车稳稳地停在家门口,沈予初还不忘说一声谢谢司机师傅。
 
下车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要去拿包,突然想起包被落在了酒店宴会厅里,一连她的手机,等到了家再瞒着傅司深用家里的座机给经纪人打个电话吧,以免她担心。
 
傅司深径自下车向门口走去,可沈予初迟迟没跟上来。
 
他不禁回头看她,这才发现她走起来有些踉跄,等沈予初好不容易走到他跟前,傅司深看到她脚后跟处已经被磨得血肉模糊。
 
傅司深忽而心里一疼,嘴上却仍旧不饶人:“你傻吗,脚伤成这样不知道说?”
 
沈予初好不容易心情有些平复,被傅司深这么一凶,眼里又泛了一圈泪,虽然到门口已经没有几步路,但傅司深还是执意一路把她抱进了客厅。
 
把她放在沙发上后,又到玄关处给她拿拖鞋,然后再吩咐佣人把药箱拿过来,沈予初属于那种拍起戏来不要命的,这几年大大小小的没少受伤。
 
傅司深也就是嘴上发狠,手上的力道温柔极了,细心地给她涂好药后又用纱布包起来,包完后给沈予初下了死命令:“你这几天好好给我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了。”
 
只是脚后跟受伤并不影响走路,只要不碰到它也不会觉得疼,沈予初看见傅司深上楼后,赶紧去拿了座机给经纪人潘颖打电话。
 
知道沈予初平安无事后,潘颖松了一口气:“死丫头,你急死我了,那你现在在哪呢?”
 
“嘿嘿,我想跟你请个假,休息一周。”
 
“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休息几天嘛,东西你先帮我好好保管哈!”沈予初的语气有些疲惫,潘颖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她们两个除了工作关系更是朋友关系,她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可以到更火的明星身边,但她选择一直守护着沈予初,因为沈予初身上一直有那股干净而又纯粹的勇气。
 
潘颖并不知道沈予初和傅司深已经结婚的事,可晚上傅司深与沈予初的互动让她尽收眼底,免不了有些起疑。
 
算了,等沈予初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的,眼下她的当务之急就是给沈予初收拾烂摊子,这家伙说休息就休息了,还有好多通告要赶呢!

沈予初挂掉电话后就把脑袋轻轻倚在沙发背上,想要稍作休息,没想到这么一靠竟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关于过去。
 
沈予初和傅司深很早就认识了,沈予初的妈妈是傅司深的语文老师,那时候的傅司深偏科偏得厉害,没办法傅家只好把沈予初的妈妈请到家里来给傅司深辅导。
 
沈予初的妈妈不放心沈予初自己在家,于是就把沈予初带在身边,一来二去的沈予初就跟傅司深熟络了。
 
那一年傅司深和沈予初都是十八岁,情窦初开,两个人很快就瞒着家长在一起了,后来又纷纷考取了国内的顶尖大学。
 
四年的大学时光,是沈予初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而在大学里接触到了戏剧演出的沈予初,爱上了演戏,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毕业后,沈予初想留在A市跑剧组,而傅司深不得不到B市的自家公司里实习,两个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沈予初不明白一向很爱自己的傅司深为什么这一次不能支持她追求梦想,傅司深也搞不明白沈予初好端端地为什么非要演戏选择跟他异地。
 
吵架吵急了,傅司深也会不小心口不择言:“你知道,我们家不会让我娶一个戏子!”
 
“傅司深,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别看沈予初长得小小的,脾气可真是不小,她被傅司深的话伤到了,说什么都不肯再原谅他,那天之后她真的一走了之。
 
靠着当时戏剧社老师推荐的几部剧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一个姑娘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又不是科班出身,这条路有多难走可想而知。
 
事情有所好转是在一年之后,沈予初参加了一个演讲的节目,那天的节目录制是即兴演讲,她抽到了梦想这个主题,哪怕来不及写稿子,她仍有满腹的话想要说。
 
她说梦想有时候就是不可为而为之,哪怕最后没能取得自己想要的成果,也要做到不后悔。
 
节目组为了收视率,开始疯狂在网上炒作这段视频,说沈予初是名牌大学毕业,却执意涉足演艺圈,那一届的演讲节目,沈予初得了第三名。
 
有了曝光之后,渐渐开始有导演找到沈予初,也有一些小的演艺公司想要签她。
 
后来她演过许多角色,电影电视剧都有,不过都是些女二或者女三,这么多年下来一直不温不火,因为她不擅长交际,也不擅长为了拿到某些角色不择手段,在演艺圈里显得有些清高了。
 
她工作很忙,已经鲜少再想起傅司深,那个给了她爱又给了她无限失望的男人,可关于他的报道却频频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白日里待在公司基层,晚上帮着父亲处理公司文件,直到去年才升为总经理,董事会上他宣布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引起一片哗然。
 
五年的时间,他切身体验,把公司情况摸了个透,所以一上任该辞退的辞退,该改革的改革,众人信服,不敢有怨言。
 
有时候沈予初也会忍不住想如果嫁给了傅司深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大概会像一只被养在笼子里的鸟,再无自由。

沈予初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傅司深有任何交集,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有求于他。
 
母亲是沈予初的软肋,退休后的沈母跟沈予初打电话的时候透露出自己眼睛有时候看不清的讯息,沈予初赶忙带了母亲去医院,发现是脑瘤。
 
虽然是良性的,但因为沈母脑瘤的那个位置如果开刀有一定危险性,医生建议沈予初去找国内知名的神经外科医生梁申做手术,他们院内目前没有医生有这个医术。
 
沈予初哪认识什么梁申,她打听了一圈也都无人认识,可母亲的病等不了,她实在没法子了才去找傅司深,以他目前的身份和地位一定可以帮她请到这位名医。
 
傅司深没有想到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会在六年后主动打电话给他,他眉头一紧,按下了接听键,沈予初的声音带了些试探:“是傅司深吗?”
 
“是我,有事吗?”明明还是从前的声音,可语调里却多了些陌生感。
 
沈予初把母亲的情况跟傅司深说了一遍,然后又说只要他能帮她母亲,他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他不怒反笑:“你有什么?”
 
“我有我自己,你要吗?”
 
他说:“我对养情人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谈恋爱,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那只能当我的妻子。”
 
正当沈予初感到错愕和欣喜的间隙,他下一句话又来了:“你配吗?”
 
他忘不了那个女人决绝离开他时的情景,四年的感情她说抛弃就抛弃了,这是傅司深心上的一道坎,很难跨过去。
 
虽然傅司深拒绝了她,但背地里还是帮了沈予初,帮她妈请到了国内顶尖的医生梁申,在沈予初眼里难上加难的事,在傅司深这里轻而易举。
 
手术很成功,不过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沈予初对傅司深甚是感激,哪怕他那天羞辱了她,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去找他履行诺言。
 
六年未见,再见时沈予初心里仍有激荡情绪,傅司深比从前成熟稳重了许多,身上的西服平整而又挺括,头发也梳得整齐,露出饱满的额头,显得整个人很精神。
 
傅司深没有再像电话里那么咄咄逼人,而是用一种沈予初看不懂的表情一直打量着她。
 
一晃六年过去了,仗着自己是张娃娃脸的沈予初一点都不显老,很难让人猜出真实的年龄。
 
她比从前更瘦了些,腰肢盈盈一握,面对他的时候眼里有一丝胆怯的光,从前她从来都不怕他的,他们到底还是生疏了。
 
“我来是想亲口跟你说声谢谢。”
 
“不必了。”梦里的傅司深将她一把推开,然后她猛然惊醒,发现傅司深正抱着她将她放在床上。

傅司深给沈予初掩了掩被角,然后顺势坐在她的床边,“你做梦了?”
 
沈予初胸口有些难受,挣扎着坐起来,倚在床头上:“也没,就是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
 
“嗯,你喊了我的名字。”傅司深此话一出,搞得沈予初有些尴尬。
 
她小心翼翼地问:“我还说了什么?”
 
傅司深面无表情地重复她梦里说的话:“你说让我不要走。”
 
沈予初暗自忖度,她哪有那么直接。
 
事实上那天之后不久两人就结婚了,是傅司深主动来找的她,她还记得傅司深对自己说,他实在没有时间认识新的人,不如就娶她算了。
 
然后没有公开也没有婚礼,两个人偷偷领了证,她住进傅司深的大别墅里,开始她的隐婚生活。
 
她知道傅司深不喜欢她拍戏,于是尽量接一些本地拍摄的工作,就算到外地参加活动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天。
 
这样做虽然会让她失去不少资源,但沈予初知道自己毕竟是傅太太,还是要顾及一下傅司深的感受的。
 
可没想到她一再地退让,只会让傅司深更加得寸进尺,结婚半年后的今天,竟想限制起她的自由来了。
 
沈予初仗着自己脚受伤了,赌气不跟傅司深亲热,傅司深稍一碰她,就疼得龇牙咧嘴:“脚疼。”不愧是一名优秀演员,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怜爱。
 
“脚疼你也得履行夫妻义务。”屋内的动静惹得窗外树上的麻雀哗啦啦地都飞走了,沈予初侧头张望的间隙,傅司深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第二日清晨,沈予初翻身到他身上,揪着他的脸蛋质问他:“傅大投资人,你昨天都潜规则我了,准备给我哪个新角色啊?”
 
傅司深毫不留情面地推开她,径自下床穿衣吃饭,沈予初冲着他背后扯着嗓子问道:“傅司深,我今天可以出门了不?”
 
傅司深没说话,沈予初自作主张地以为他同意了,她屁颠屁颠儿地坐上傅司深的车,待司机送下傅司深后,又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公司。
 
结果刚到公司就得知自己被换角的消息,不仅如此,本来颁奖晚会上定的沈予初为最受欢迎女演员奖,现在也换成了别人。
 
是一个叫姜可心的新人,沈予初看到她时,感觉她的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了。
 
就因为傅司深在众目睽睽下亲自来接她下班,而且网上也传出不少姜可心和傅司深同框的照片,大家都在说两人好事将近。
 
潘颖跟沈予初讲完这些八卦时,沈予初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她知道这些八卦一定有夸大的成分,可看到那些照片又不像是捕风捉影,傅司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难道不知道姜可心是跟她一个公司的艺人吗?
 
沈予初的脑海里一团浆糊,理不出一点思绪,六年前她可以斩钉截铁地说傅司深爱她,可是六年后她迟疑了。
 
“不过公司为了补偿你,也给了你一个竞争傅氏代言的机会,一共三个人,也有姜可心。”
 
沈予初努努嘴:“最近有没有什么戏可以演,不是很想接代言。”
 
“姑奶奶,外地拍摄的戏你一律不接,哪还有什么戏,你快再接个代言吧,毕竟我们这些小助理还得吃碗饭。”
 
沈予初想了想也是,她不应该只给自己考虑,也得给经纪人考虑。
 
于是去傅氏竞争代言人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是傅氏集团新推出的一个女士服装品牌念初,主打小个子精致女套装,衣服的风格上跟沈予初很搭,所以沈予初的公司才想推沈予初过去试试。
 
除了他们公司的三个人还有其他公司的一些,一共十个人。
 
傅氏向来出手阔绰,这次的代言费也是业界公认的高。
 
在车上的时候姜可心给傅司深打了个电话:“司深哥哥,我今天要来你们公司试镜哦。”
 
听不清傅司深那头说了什么,只听见姜可心继续说:“就是那个念初品牌啊,我们公司来了三个人。”
 
“还有沈予初和李平乐,司深哥哥,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好,司深哥哥再见。”姜可心的语气要多做作就有多做作,恨不得让全车的人都知道她跟傅司深的关系好。
 
潘颖有些看不下去,出口呛了句:“既然你跟傅司深关系好,让他直接把这个代言机会给你得了,干吗又大张旗鼓地竞争啊?”
 
“我想通过我自己的实力,不想被外界说靠他。”
 
潘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不想靠他你倒是别到处宣扬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啊。
 
再看看她身边这位,这么多年拒绝任何炒作,拒绝任何陪酒的场合,好不容易靠着演技好刚跻身三线,看样子又得被自家公司的新人给挤下去,她实在是有些心疼。
 
姜可心见潘颖没开口说话,自己又补了一句:“不像某些人,明知道选不上还硬要来,真是自讨没趣。”
 
姜可心和沈予初的矛盾在路上就已经激化了,以至于到了演播厅她仍旧对着沈予初趾高气昂。
 
现场的不少人已经认出了姜可心,说她是外界都在传的傅司深的女朋友,感觉这次她们都是陪跑的。
 
沈予初听到这些窃窃私语心里不是滋味,心里乱成一团麻,于是走路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就这么一不小心撞在了姜可心身上。
 
姜可心本来就看沈予初不顺眼,这时候更是破口大骂,“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毫不顾忌自己是个女演员的身份。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到了这边,他们看到了个子不高的沈予初却有着一张极为精致的脸,她神情漠然,相比之下姜可心就像是个跳梁小丑。
 
潘颖气不过,非要上去跟姜可心理论,现场乱成了一锅粥,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乱,傅司深来了。
 
傅司深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还跟着一些考核官,显得傅司深格外高大而有气势。
 
众人都没想到这种小事傅司深会来,一个个人的目光都放在傅司深身上移不下来。
 
而傅司深却从一进门就盯着沈予初看,她的小脸耷拉着,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只见她特意避开傅司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玩手机。
 
沈予初刚划开手机屏幕,就听见姜可心叫了一句:“司深哥哥!”
 
沈予初下意识地去看傅司深的表情,没想到他竟然还冲着姜可心点了点头,像他那么高冷的人能对对方点点头,说明对方跟他真的是关系不一般了。
 
他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同别人眉目传情,那她算什么?想到这里一滴眼泪“吧嗒”一下落在她的裙子上,像朵绽开的小花。

试镜的内容很简单,每人穿几套衣服在舞台上走几圈摆几个pose,然后说几句广告词,沈予初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她心不在焉地随便选了几套。
 
第一套是一条设计并不烦琐的小裙子,线条立体却又不失柔软,衣服像是自带修身功能,显得沈予初的腿又长又细。
 
第二套是浅绿色的轻熟风小西装,沈予初在里面搭了一件白色吊带,腰带往上扎,同样显现出她完美的身材比例,很酷又不失甜美。
 
第三套是个浅紫色的礼服,如果说前两套吸引了众人的眼球,那最后一套那可以说是惊艳了。
 
沈予初盘起头发,露出高而挺的脖颈,一根紫色的细带系在脖子上,下身是鱼尾裙摆,恰到好处地修饰出她的好身材,礼服的不少地方选用了水晶和沙的搭配,显得很梦幻。
 
虽然大家很不想承认,但这些衣服确实是沈予初穿着最好看,就像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
 
傅司深的目光灼热,一直盯着沈予初看,她觉得浑身发麻,就在跟傅司深对视的过程中,没注意脚下,鞋跟又太高,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傅司深这么紧张的神情,他快速地跑去沈予初的旁边,一把将她揽在怀里,语气温柔地问道:“不舒服?”
 
沈予初没好气地推开他的手,说了句:“不用你管。”
 
傅司深却执意扶她到台下休息,让她坐在自己的座位旁边,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跌破眼镜,姜可心更是在一旁酸溜溜地说:“心机婊。”
 
大家纷纷为姜可心打抱不平,身为姜可心男朋友的傅司深竟然在姜可心面前明目张胆地抱了另一个女人。
 
大家讨论的声音不小,有些话也落在了傅司深和沈予初的耳朵里。
 
到底是多年的恋人,傅司深一看沈予初皱着眉头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乐意了。
 
于是赶忙站起来跟大家解释,只听他的声音不卑不亢:“沈予初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抱她你们有意见?”
 
这句话没有多大的起伏,可就是让人觉得气势逼人,一副护妻心切的样子,沈予初发现大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姜可心更是气不过,当场质问傅司深:“司深哥哥,你跟她结婚是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前。”此回答一出,又引起现场的人议论纷纷。
 
“人家这么早就结婚了,也没姜可心什么事啊?”
 
“姜可心难道是破坏他们婚姻的小三?”
 
“其实仔细看看傅总跟沈予初还挺般配的。”
 
“沈予初也太低调了吧,老公资源这么好,她也不用?”
 
现场说什么的也有,好不容易有一剂猛料给无聊的生活增添点乐趣,谁都不想放过,可是众人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扎在姜可心身上。
 
她以为自己在傅司深心里是特别的,没想到傅司深早就结婚了,她按捺不住心里的难过,一不小心便泪流满面了,众目睽睽下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只有傅司深耐着心思跟沈予初解释,“她是司机姜叔的女儿,有一天姜叔生病住院了,我才接着她把她送去医院。
 
你也知道姜叔是我爸身边的老人了,跟我爸感情很好,我也理应照顾他,这才有了网上那些风言风语吧。”
 
傅司深说话的声音不大,可也落入了不少人的耳朵里,众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那个姜可心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拿这事炒作。”
 
谩骂姜可心的声音此起彼伏,姜可心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抱着头跑出去。
 
有时候我们误以为的捷径,恰恰会害了我们自己。
 
而傅司深本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没想到沈予初还在意了,傅司深一想到沈予初刚刚那张皱皱巴巴的小脸,心里就莫名的高兴,她对他其实还是很有占有欲的。



关于傅司深和沈予初结婚这件事,网上的热度只增不减,沈予初这么多年一直默默无闻,虽然不火但也没什么黑料,更没有把柄落在他人的手里。
 
通过这次事件,大家更看到了一个努力又演技好的沈予初。
 
当然也会有不少人酸溜溜的,不明白傅司深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小演员,要知道两人的身价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
 
没想到傅司深出来力挺沈予初,他说:“她是我初恋,我已爱她十年。”
 
网上不停爆出两人当时念大学就谈恋爱时的样子,众人又一片哗然,沈予初竟然是国内顶尖学府出身,不惜放弃自己大好前途,追求自己演员的梦想。
 
有人想通过当明星赚钱,有人只想好好演戏,沈予初是后者。
 
“我也好想要一个人帅多金的老公啊!”
 
“你有人家沈予初长得好看吗?”
 
知道沈予初是傅司深的妻子后,公司对沈予初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对她冷嘲热讽的那个领导也亲自来给她道歉。
 
还有那些跟沈予初不对付的女星也都求她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她们一马,潘颖挑挑眉毛,一脸不屑:“早干嘛去了。”
 
“沈予初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接剧本接到手软,你说你老公就是傅司深,你干嘛藏着掖着啊。”
 
“我没有把握嘛,我以为他不爱我了。”
 
“那还不爱你啊,看你受伤都紧张成啥样了,现场那些女明星哪个不比你好看,眼睛可是一直放在你身上,我都羡慕死了!”
 
沈予初终于掩盖不住心里的喜悦“扑哧”一声笑出来,“对了,帮我把跟公司签的合同找出来,五年好像该到期了,咱们不续了。”
 
“不续了不续了!我们总裁夫人怕过谁!”
 
“潘颖你低调点!”
 
“咱都低调了六年了,也该高调一次了!”潘颖是一直跟着沈予初的经纪人,她明明有那么多更好的选择,可就是一心一意地待在沈予初身边。
 
如今的娱乐圈流量明星一大把,可像沈予初想要做一个演员的不多,她相信金子总会发光,所以她愿意守着沈予初这块被淹没的金子。
 
晚上,卧室。
 
沈予初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傅司深表达了谢意:“听我经纪人说,自从攀上你这个高枝,我们现在接剧本接到手软。”
 
傅司深傲娇起来:“不用谢。”
 
“我今天不是想要谢你,是想跟你说,我准备退圈了,安心做你的太太。
 
这几年来我已经演过这么多戏,可能还是没有天赋吧,所以一直不温不火的,但是每个人都有梦想啊,我努力过了不会后悔。”
 
沈予初的年纪在这,相貌也在这,戏路会越来越窄,在演艺圈里只会越来越不沾光,几乎没有什么大火的机会了,她自己深知这个道理。
 
没想到傅司深听到她这么说不仅不高兴,还反驳她道:“谁说你没有天赋的,你很有天赋。”
 
沈予初突然笑了,笑傅司深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又没看过我的戏,你怎么知道?”
 
这时,傅司深把自己手上的电脑推给沈予初,在桌面上有一个叫念初的文件夹,打开之后里面全都是她!
 
沈予初看了其中没几个视频就落泪了。
 
她以为傅司深对她的演艺事业嗤之以鼻,她以为他从来都不会看自己演的戏,却没想到傅司深不仅把每一部都看了,还把有她的镜头全部剪辑了下来。
 
这便是他们从前分别的时光,她在舞台上尽力演出,他在台下目不转睛,她一直都是他心目中那颗最耀眼的星辰。
 
他爱她,十年如一日,就像结婚那日他把她拥在怀里说了一句沈予初听不懂的话:“十年来,我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至今日回想起来,这句话里饱含了那种无可奈何却又义无反顾的深爱。
 
“老婆,你曾经说过,演戏是可以从事一辈子的事业,我不允许你现在放弃,我成立了一个影视公司,你愿不愿意当我的签约艺人?”
 
沈予初一怔,而后笑得一脸开怀:“我愿意。”
 
真正的爱情不是互相拖累而是互相成全。
 
现在的傅司深已经成熟到愿意支持沈予初的梦想,而现在的沈予初也明白梦想和傅司深一样重要,有时候傅司深其实就是梦想的一部分。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点击链接阅读 往期精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