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娃后的我成了朋友圈里的微商
故事 生活

生完娃后的我成了朋友圈里的微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芄璃
2020-08-06 19:24

推开包厢门,邹燃被眼前的眼花缭乱搞得头晕目眩。

穿着银色亮片短裙的女人正在忘我地唱着一首当下流行歌曲,听众们慵懒地倚靠在沙发上,鼓掌哼唱着,全然没有注意到陌生人的闯入。

围坐在几台小圆桌旁正在话叙的女人们倒是侧目打量了他一眼,但随即又投入各自的话题。

一屋子的女性,穿戴都是金灿灿、亮晶晶的。各种香水味混在一起,浓郁刺鼻。主桌上的食物残骸还未及清理,冷餐桌上还摆放着精致的西式糕点与冷饮。

邹燃大约花了一分钟的功夫才在包厢最深处的角落看到卢希希的背影。她今日穿了件不大合身的黑色连衣裙,略微佝偻着背,头发未经打理,坐在角落实在不起眼。

他想要走向她,却因实在受不了这样混乱的气氛而退出来,站在离包厢三米处的走廊深吸了一口气。

当拨打到第三个电话时,卢希希慌慌张张地握着电话推开了包间的门。还未来得及接电话,她眼角的余光就已瞥到站在一旁的邹燃。

他明显地感觉到,她有些慌了神。

一路无言,想到母亲和生意伙伴的话,他憋着气,实在不知如何开口问出自己满腹的疑问。只得在堵车时猛按几下喇叭,又或者在红绿灯变换时猛踩刹车。

这辆他最宝贝的爱车此刻变成了他唯一可以拿来发泄情绪的工具。

倒是副驾驶上的卢希希开了口:“你怎么来了?”

邹燃依旧沉默。从发觉卢希希不对劲到密切注意她的行踪,已经整整半个月了。昨天夜里,他佯装熟睡,才得以在她洗澡时,翻看她的手机,在一个名为“Supermom”的群里看到次日聚会的信息。

因为临时加班,他没能按计划过去,只得在工作结束后飞速前往,好在聚会还没有结束,卢希希也还在里面。

“你能告诉我你们刚刚在做些什么吗?她们是什么人,据我了解,你并没有那么多朋友吧?”半响后,邹燃开口道。

“聚会啊,你看到了,都是女性,而且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宝妈,是不是很惊讶?”卢希希说着,眼睛里忽而涌出一些亮亮的东西。

“惊讶?”

“是啊,她们都是母亲,那个唱歌的你有没有注意到,她的孩子才三个月大,她就来参加聚会了,而且她的身材管理得那么好,完全不像是有孩子的样子。还有那个……”

“希希!”邹燃打断了她,“你能告诉我你最近究竟在做些什么吗?还有刚刚那些人,你又是如何认识的?”

卢希希停住了介绍,似乎在思考什么。再然后,她没有直接回答邹燃的问题,而是又抛给他一个新的问题:“老公,你认为女性该不该独立,又或者说该不该有自己的事业?”

邹燃想当然的回答:“当然。”

“那老公,你会支持我去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吗?”卢希希继续问道。

“你怎么又开始问这个问题了,自从打算要孩子我们不就商议好了,以后我主外你主内,你只要扮演好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就好了吗?况且如今我完全有能力照顾好你和孩子,给予你们富足的生活,这个家也不需要你去辛苦工作,难道不好吗?”邹燃问道。

“果然,Tina说得对,在这份事业上,很少会有宝妈得到丈夫和家庭的支持,女性只能自强,做出成绩再说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业?难道你真的做了微商?”邹燃猛然刹车,车子停在了十字路口。

半个月前。

邹燃因为手头上的项目,不得不和自己曾经颇为讨厌的乙方公司负责人王衍见面。

这个王衍年纪虽轻,却也凭借溜须拍马的嘴皮子功夫做到了管理层的位置。做事能力一般,心思却活络,面对谁都能将对方心意拿捏得准准的。

他知道邹燃与那些酒囊饭袋不同,于是见面地点选在了还算清雅的茶馆。他知道邹燃不喜那些恭维之词,于是将话题引到了卢希希身上。

“邹哥,话说现在嫂子这身材气色都越来越好,我家小婉说也要试试嫂子的产品呢。不知道咱们这关系,嫂子能不能给个友情价?”

“什么产品?”邹燃一脸迷惑。

“就是嫂子朋友圈……哦哦,是这样,就是想问问嫂子用的什么护肤品,小婉也想买一套呢。”王衍很会察言观色,意识到邹燃似乎不知情,随即便改了口。

“你嫂子生了孩子后就不注重那些了。”邹燃淡淡答道,心里却对王衍刚刚的话颇存疑虑。

卢希希和婆婆的关系打从她和邹燃恋爱时就很紧张,因而为了不给卢希希添堵,她有孕期间以及孩子落地三个月都是邹燃的岳母在照顾。

邹燃的母亲再怎么和这个儿媳妇相处不好,终究还是挂念孙子,因此,卢希希的母亲回去后,她便收拾了行李住进了邹燃的小家,说要带孙子。

一住就是大半年,卢希希几次三番暗示邹燃孩子可以自己带,都被邹燃搪塞应付过去。母亲挂念孙子,卢希希又和婆婆相处为难。他遭受着两边的压力,实在有些烦躁。

近日,邹燃的母亲多次私下跟邹燃抱怨,说卢希希常常出门,还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知道去做什么,有时候小宝饿得直哭,也不见她人影。

邹燃了解自己的母亲,她说话总会有那么几分夸张在里面,加上他知晓卢希希的为人,知道她不会做过分的事情,于是也帮着卢希希回应母亲几句。

可母亲再怎么夸张,也不会空穴来风,胡言乱语。于是,邹燃自己也对卢希希的行踪密切注意起来。只要不是太要紧的工作,他都尽量带回家做。

果然,卢希希隔三差五就会出门,约莫两个小时左右再回来。每次出去的理由不尽相同。有时是去帮小宝买奶粉,邹燃提出陪她去时她都以不想影响邹燃工作为由独自前往;有时是闺蜜想约她聊聊育儿经,她在家也闷得慌,索性去陪陪初有孕的闺蜜……

邹燃没有细问,但也清楚她一定有事瞒着他。

直到那晚,她在卫生间频繁接了几个电话,又小心翼翼地把手机藏进床头柜。邹燃假寐,趁她洗澡时,翻阅了她的手机。

两人彼此知晓对方手机、电脑、银行卡的密码,从恋爱初期就约定信任忠诚,因而,邹燃几乎很少会去翻阅她的手机。可这次,他实在忍不住了。

卢希希的微信置顶,是个叫做“Supermom”的群,群内最新的消息是张活动海报,聚会时间就是次日晚19:00。

想起王衍口中的“朋友圈”,他点开了卢希希的朋友圈。令他瞠目结舌的是,一向不怎么发朋友圈的卢希希竟然连着几天都在发刷屏消息。粗略看去,内容都是有关减肥及美肤的内容。

这,不就是他一向最为反感的微商吗?

他再打开自己手机,发现只能看到半年前卢希希那条晒小宝的内容。果然,她屏蔽了他。

听到卫生间的水声戛然而止,邹燃马上退出,将手机放回原处。

那一夜,他实在难以入睡,他很想叫醒身旁的卢希希问问,为什么发那样的推销广告?为什么做这些不让他知道?这些天她频繁出门又去了哪里?

可他还是忍住了,一切的答案,还是等第二天去看看她究竟在做什么再寻找吧。

“这不算是微商,这个产品是有实体店的,我还去过呢,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有营养师资格证的,我只是在朋友圈做这个产品的宣传销售。而且,就算是做微商,那又怎么了?不也是电商的一种吗?也是正规渠道售卖产品呀!”卢希希一股脑解释道。

“不是我看不起微商,而是近些年因为一些三无产品以及假货的泛滥,都是通过所谓的微商售出。况且你自己曾经不也是最鄙夷这些,只要看到朋友圈有人卖东西,就屏蔽消息的吗?”

“那是我以前太片面了,不是所有的微商卖的都不是好东西。就像我现在做的产品,都是高学历的营养师研发,安全性是有保障的,至于效果,我自己现在在吃,还需要时间验证。”

“所以,你都敢卖自己还没验证过的东西了?那可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不是一件衣服一件裤子,你怎么保证他人的安全呢?所谓的成分好,高质量研发,不是随便什么资料就能证明的不是吗?”

卢希希没有接邹燃的话,她停顿了一下,显然,她也意识到邹燃话中的道理。可她依旧执拗,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微商赚的钱,可比我们拼死拼活工作要多得多。”

“赚钱?所以说,你做这个,是为了赚钱?”邹燃皱眉。

“多一份收入不好吗?可以在家就做的工作。”

“难道现在我所给你的,还不能够满足你的物质需求吗?”

“你能不能不要大男子主义作祟,总说你要养我和小宝。你知道你妈怎么说我吗?说我命好,不用出去工作,全靠他儿子辛苦拼命。可我曾经也是名校毕业,名企工作,我……”

“你也知道你是堂堂名校毕业生?你现在连最基本的判断力都失去了不是吗?”邹燃打断了卢希希的话,语气微微凌厉。

或许是邹燃的语气重了些,卢希希的眼圈红了。

以往这样,邹燃都会放下身段去哄她。可这次,邹燃自己都憋了一肚子火,实在无暇去顾及她的情绪。

大概她的朋友圈除了屏蔽家人,其他人都是可见状态吧?连王衍都知道她在做微商,卢希希微信里那近千人的好友大概都知道了。

卢希希的微信好友,有曾经的同学,同事,还有一些是邹燃的生意伙伴以及生意伙伴的家眷。大家闲来联络聚会时,都有留下微信。

莫名的,邹燃心中泛起一丝羞耻感,自尊心作祟的他迫切地想要卢希希删掉所有有关微商的消息。

他大概都能想到会有多少人去屏蔽卢希希,卢希希又败坏了多少好感度。如今想来,王衍那日的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调侃。

他的事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易,他实在不想因为卢希希的所作所为让自己以及家庭的形象受损,虽然这么说,对卢希希有些无情残忍。

可这是客观事实,不是么?

卢希希连着一周没再出门,当然,也没有和邹燃说话。

婆婆自然看出两人之间有了嫌隙,于是,又私下询问邹燃是不是卢希希真的出了问题。

邹燃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站在了卢希希这边,让母亲不要猜忌多想。

卢希希没有出门,却频繁地收起快递,每一个快递几乎都是半米长宽的纸箱子,她抱着快递,就放进储物间,家中储物间的钥匙,只有她有。

经过上次争吵,邹燃想着大约卢希希会改变主意吧?她当着他的面删掉了所有朋友圈,不出门,也不再躲在卫生间接电话。一切似乎回到了原来的状态,除了她还在生他的气。

但邹燃不知道的是,她升级了代理,一次性拿了十万的货品,都存放在了储物间。

不仅如此,邹燃注意到,卢希希在慢慢变瘦,产后一直紧绷的睡裤渐渐变得松垮,似乎脸也比原来小了一圈。但脸色却有些蜡黄,整日懒懒散散,有些萎靡不振。

他提出让卢希希去看看中医,卢希希答应着,却因为上次争吵的事始终没给他好脸色。邹燃的母亲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道:“看什么中医,她整日整日地不吃饭,不瘦才怪。”

为了减少母亲和妻子之间的争吵,也为了哄好一直生气的妻子,邹燃劝说母亲搬回了自己家。卢希希的脸色稍稍缓和,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

她渐渐注重打扮,邹燃每日回家,都会看到化着精致妆容的妻子。

他玩笑道:“现在可是越来越美啦,怎么办?我忽然有了危机感。”

接近年关,邹燃手上的项目繁重,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贡献给了事业,一日三餐都在公司解决。

而卢希希,不再参与团队线下的活动,而是改听所谓的网课,整日将时间精力花费在打卡减肥,学习如何自然地发圈,如何与顾客无距离的交流,如何获得顾客的信赖……

她坚信团队灌输给她的信条:

女人,要始终关注自己的容貌与身材,并且独立自强,有自己的事业。

做实体不如做微商,信息网络发达的现今,微商不会有时间、空间的限制。

公务员如何?企业高管又如何?赚的钱永远是有限的,而做微商,只需在家躺赚,获得无限可能。

……

小宝一天一个样,都已经学会了扶墙行走。而卢希希,已经减重20斤,身材似乎回到了生产前的样子。
卢希希是在给小宝冲奶粉的清晨晕倒的。

恰好邹燃熬了一个通宵后回家拿文件,连忙将妻子送去了医院。

她是因为长期营养亏损,血糖过低晕倒。更严重的是,减肥已经影响到了她的代谢及激素分泌,她的生理期已经迟到一个多月了。

好在身体其他器官机能没有受损,邹燃松了口气。

因为工作,他已经许久没有关心过孩子与妻子,以至于他竟不知道,她还在做她的微商事业,吃那些所谓的营养品去代替正常的食物,最终因节食晕倒,将自己送进了医院。

卢希希躺在病床上,手机却在不停地振动,邹燃打开她的微信,铺天盖地的消息,都是围绕着她所谓的“事业”。

那个“Supermom”群里在晒照,减肥前减肥后的对比照一条接一条,PS痕迹拙劣明显,大家都在称赞产品好。还有代理在晒单,晒一个月收入的,六位数、七位数的数字,实在太具有诱惑力……

至于那些私聊卢希希的,都是她的顾客。邹燃一个个耐心地看,看到那些爱美的女孩子即使身体已经出现脱发、晕眩的症状依旧在苦苦坚持;那些收入不高的女孩子为了负担得起减肥美容产品,竟然刷信用卡透支;还有女孩子心动于代理的收入,一条条追问卢希希是否可以带她一起做……

至于卢希希真的赚了多少钱,邹燃一无所知,他只看到无数的转账记录,却看不到她微信余额的数字。

卢希希醒了,勉强喝了半碗米粥。

这一次,邹燃没有和她争吵,而是想要耐心地去劝说妻子。

当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售卖的营养粉实际上没有任何营养,她之所以能瘦下来全是因为节食时,卢希希沉默了。

她告诉邹燃,其实她早就反应过来这些东西没有用了。只是,这个坑就像一个无底洞,她没有办法不往里面跳。

其实吸引她的,从来不是钱,赚钱不过是辅助的诱惑。真正让她愿意追随的,是团队里那些“成功”女性的自信与魅力。

“我们同一所大学毕业,我以优秀毕业生代表的身份毕业并上台演讲,你还记得当时你说了什么吗?你说我在台上自信的样子特别美丽。”

“毕业后,我们一起努力,我们两人的原生家庭都不大富裕,因此我们早早地就明白,我们的未来只能靠自己。从12平米的合租房到48平米的整租房,从后来的两室一厅一卫到现在的四室两厅两卫,我们一起努力了六年,两年前你升职,我辞职在家备孕,直到有了小宝。”

“大抵你们都觉得做全职太太是件简单而又幸福的事情,可你又是否发现,两年时光而已,我们之间除了小宝已经容不下其他话题,我能明显感受到自己与这个社会脱节,你根本理解不了这有多可怕。”

“是啊,我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变成了在家做微商的宝妈,被洗脑,被带动,强迫自己去相信。我喜欢和她们在一起,看着她们光鲜亮丽的外表,我就会想起自己曾经也容颜姣好。我才31岁啊,可我在镜子里看到的却是自己因为怀孕肥胖的身体,还有这些年因为加班因为压力而密集的斑点与黑眼圈。”

“邹燃,你告诉我,我们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我也曾相信你会是个好丈夫。可从恋爱到现在有了宝宝,你依旧处理不好我与你妈妈之间的问题,这些年,你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事业上,你甚至于会忘记我的生日,忘记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邹燃,你又为什么指责我呢?在你向我展示你的成功时,你又是否在意过我的感受呢?”

卢希希吐露心声,眼里不断流淌着温热的液体。

邹燃低头默默听着,似乎有梗在喉,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只能走上前,抱住已经泣不成声的卢希希。


卢希希出院后,停止了一切有关减肥产品和护肤产品的售卖,她退出了那个代理群,将曾经那些洗脑的刷屏广告一一删除。

她还委婉劝说所有的顾客,最好的减肥方式是合理饮食加运动。至于产品钱,她将自己的利润部分悉数退还。

部分顾客表示理解,并且感谢告知,自然也有顾客不愿接受,所有指责与谩骂卢希希都一一选择了承受。

春节来临,难得邹、卢两家的老人相继约定到儿女家一起过春节。三个家庭的人聚集在一起,和和气气。

卢希希看着勾得一手好毛衣的母亲竟假意不会,虚心向婆婆请教手艺,微微有些惊讶。婆婆略有些得意但很耐心地教着母亲,两个老人都十分开心,她忽然悟出了什么,悄悄将小宝头上的帽子,换成了婆婆送来的那顶。

邹燃说,打算用这些年积攒的年假好好休个假,带卢希希母子旅游散心。

卢希希知道,因为年前的项目做得好,邹燃很有可能再跳一级。

可工作狂邹燃这次竟一反常态,认真地告诉卢希希:“工作永远是忙不完的,事业也永远没有攀爬的顶峰,但小宝的成长只有一次,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是有限的。”

不仅如此,他希望等旅行回来后,卢希希能够重返职场。他已经和母亲商议好了,小宝就留在奶奶家,以后每周末去接小宝回自己家。

卢希希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她笑着说:“在家待了这么久,我已经变懒啦。难得出去旅游,等回来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没有老板会要一个懒人啦。”

窗外是灿烂的烟花,小宝跟着母亲咿呀学语,新的一年,即将开启新的篇章。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他每夜都要去夜总会,只是为了睡个踏实的觉

前男友死了五年后,重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