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友是那个当红的偶像
故事 生活

我男友是那个当红的偶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三月桃花雪
2020-08-07 09:29


奇耻大辱!

严冬暖回到家之后,就把自己的脑袋塞到了被子下,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她表姐跟在她身后进来,站在床边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赢回来就是了。”

严冬暖一听,更伤心了。

“可是你看哪个滑雪运动员是因为记错跑道而输掉比赛的吗?”

表姐一想,还真的没有,可她也没办法,严冬暖路痴这个毛病从小就有,这次滑雪比赛,因为原本下半截的赛道出了问题,只能弯道之后的下半截赛道改了方向,因为也不是什么含金量高的比赛,也就没那么严谨。

严冬暖这个种子选手,在经过那个弯道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往直前的赛道方向滑,等滑出赛道她才反应过来,也因为这样她输掉比赛,一向都是冠军候选人的她,这次连前三名都没有进。

奇耻大辱。

她是备受关注的滑雪选手,出了这档子事,媒体自然会争相报道。

严冬暖嫌丢人,躲在家里三天,还把网络关了,只有吃饭上厕所才会出门。

就这样过了三天,严冬暖终于出了房门,拿着滑雪板出去了。

表姐这段时间都住在她家,她正好从外面,看见她往外走,连忙拦住气势汹汹往外走的她。

“暖暖,你干嘛去?”

严冬暖斗志昂扬,握紧拳头道:“在哪里跌倒,我就在哪里站起来,我要去征服那个赛道。”

表姐不撒手:“这么冷的天,咱就别去了吧,咱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烧烤吧,我连你最爱的掌中宝都带来了。”

严冬暖扫了一眼表姐手里的东西,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可最后还是坚定地掰开表姐的手,道:“掌中宝是要吃的,但是我要是赢了比赛,就可以买很多个掌中宝了。”

说着她就出了院子,大她五六岁的小叔正开着车在院子门口等着。

现在不比赛了,那个滑雪跑道就对外开放了,小叔对滑雪不怎么感兴趣,到了地方之后就让严冬暖自己一个人去滑雪,自己则去搭讪漂亮姑娘。

但到底是亲叔叔,小叔走之前还在她的手腕上戴了一个有定位功能的智能手表。

看见严冬暖不满的表情,小叔道:“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怕你滑得太开心,我打电话给你你也不接,有了定位手表,我就可以直接去找你了。”

严冬暖白了小叔一眼,但还是转身走了。

毕竟,她也不太相信自己。

虽然出门时气势汹汹,可到了滑雪场,严冬暖的情绪又开始低落。

怎么就滑错赛道了呢?

就这样,严冬暖开始神游,可脚下不停,一直滑着,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偏离了人群,来到了没人的地方。

严冬暖是真的怕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加快了速度滑,运动员对运动有着天生的热爱,她一感受到滑雪带来的刺激感,身子立马兴奋起来。

她在雪地上快速穿梭,在雪地上完全是如鱼得水。

可正滑得开心,前面的雪地里突然冒出一个人头,速度太快,距离太近,饶是严冬暖一个急转弯,还是躲闪不及,脚底一滑,她整个人就朝那个人扑去。

那个突然从雪地里冒出来的人给她当了人肉垫,两个人抱作一团,滚下了那个小坡。

等停下来之后,严冬暖就成了被压住的那一个,隔着护目镜,严冬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

他像个二哈一样把脑袋上的雪甩掉,然后双臂撑在雪地里,跟严冬暖四目相对。

就这么一眼,严冬暖沦陷了。

这个男孩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高鼻薄唇,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下颌线清晰,他眼里含笑,眸子清澈,少年感十足。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冬天种下一个小哥哥,来年春天长出许多个小哥哥吗?

可严冬暖越看,越觉得这个男孩子有些眼熟。

仔细一想,这人怎么那么像表姐整天念叨的当红明星顾皓然?

两个人正懵着,突然就听见有个人大喊一声:“卡!那谁,怎么进入画面里了。”

这里没什么人,所以那个声音就显得很突兀,严冬暖一个甩尾停了下来,这才注意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还驾着好些个机器。

严冬暖懵在原地,这是,在拍戏?

再看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这就是顾皓然。

她果然是闯进了人家拍摄的场地了。

“你没事吧?”

对方到底是个女孩子,哪怕她刚刚滑雪差点把他给撞了,顾浩然还是先问了严冬暖的情况。

严冬暖刚刚看愣了神,这会反应过来,红着脸道了一声:“没事。”

然后就推开顾皓然滚到一边去了。

被推开的顾皓然有些无辜,他长得也不像是会调戏女孩子的猥琐大汉啊。

拍摄过程中被中止,旁边的工作人员立马就围上来了,顾皓然被人拉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又看向严冬暖。

“你滑得不错。”

他刚刚躺在雪地里的时候看见了。

严冬暖愣愣地点了点头,看见这么多人,她也有些慌了,干笑两声之后就想走人:“呃,我好像打扰到你们了。”

长满络腮胡的中年胖男人一脸气愤:“你也知道你打扰了我们,没看见我们正拍戏呢嘛,还差点撞到我们的演员。”

虽然被劈头盖脸一通训,严冬暖有些无辜,她摘下护目镜,带着歉意道:“实在抱歉,我就是迷路了。”

可导演却不领情,一副要把严冬暖暴打一顿才能泄愤的样子。

这么一群人围着一个女孩子,顾皓然有些看不下去,明明他才是要被压到的那个,他都没生气,导演发那么大的火干嘛。

顾皓然就替她解围道:“她也不是故意的,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还不如重新拍一次。”

顾皓然可谓是娱乐圈当下最红的小生,之前做歌手,最近两年转型做演员,第一部电影的票房就破了二十亿,他开了口,导演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可看严冬暖的眼神还是不太好。

严冬暖打小开始,到哪里不是受人瞩目的,现在被这么对待,自然有些不开心和尴尬,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顾皓然身上,她就想跑路。

可她来得及走,人群中就有人喊道:“你是严冬暖?”

严冬暖迟疑,自己的护目镜都戴上了,竟然还有人认得出来。

“您认识我?”

话音未落,那个人就已经上前来握住她的手,激动道:“天才滑雪少女,我怎么能不认识呢?”

听到天才这两个字,大家都停住了脚步,视线再一次聚集在严冬暖身上。

握住严冬暖的人是剧组里的动作指导,这部片子顾皓然客串了女主的初恋男友,角色正好就是滑雪运动员,但在滑雪的时候在雪山上遇害。

想想刚才严冬暖那帅气的飘逸,要是顾皓然不及时躲避,估计就真的遇害了。

好巧不巧,剧里正好有顾皓然跟女主一起滑雪的戏份,女主不会滑雪,而替身又出了事不能来,这个戏份就被搁置了。

现在严冬暖正好出现,就是上天送的替身啊。

导演一听说严冬暖是滑雪运动员,态度立马就转变了。

严冬暖听到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请求之后,第一个反应是拒绝的,先不说她偶尔接一些小广告都是要经过父母同意,就说演戏这方面,她是真的没经验。

可刚想拒绝,顾皓然就开口了。

“就不要埋没你的滑雪才华了。”顾皓然道,“而且,你不是说你迷路了吗,跟我们一起拍完了戏,我们就一起下山,不然你也走不下去。”

这话说的。

严冬暖看了看周围的白雪皑皑,望了一圈之后,视线再次落到顾皓然身上。

“那,拍完了戏,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再录个祝福的视频?”

众人松了一口气,看来天才也追星。

可正式拍起来,顾皓然却不觉得严冬暖是追星的。

虽然她是作为替身跟他一起拍滑雪戏份的,也不需要什么眼神交流,可严冬暖表现得也太冷漠了吧。

他好歹也是个颜值才华双高的当红明星,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顾浩然的主业是唱歌,第二是演戏,为了拍这部戏,找了滑雪老师学了半个多月就上场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还是需要替身,可他觉得自己的运动天赋还是不错的,刚学了半个月就可以做一些技巧动作。

当然,这个自信在看到严冬暖滑过一个坡度之后空翻落地,甩尾停下之后,就彻底破灭了。

顾皓然看愣了神,踉跄一下竟然摔在了地上。

之后严冬暖看他的眼神,顾皓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在运动方面被一个女孩子看不起,实在是太憋屈了。

戏份不多,拍了四五条之后,剧组就收拾东西回去了。

他们开了车来,但雪山上道路不好,能开得上来的车子没几辆,把机器装上车子之后,还空下位置的,就是顾皓然的车子了。

顾皓然的经纪人倒是热情,见严冬暖还愣在原地,就招手把严冬暖叫上了车。

经纪人坐在驾驶座,严冬暖坐在副驾驶座,就顾皓然坐在后座上,一上车他就戴上帽子,戴着耳机闭目养神。

经纪人善谈,一边开车一边跟严冬暖聊天。

严冬暖也慢热,见经纪人好相处之后就多说了几句,还把自己比赛时记错跑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车子里谈笑声一路上就没停过。

顾皓然的耳机原本是开着歌的,但听到严冬暖跟经纪人的谈话声,就把耳机里的歌给停了。

顾皓然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

今天拍戏的时候,严冬暖的态度可谓是高贵冷艳,连句话都不跟他多说,怎么到了经纪人这里,又变得这么多话?

其实她想要的是经纪人的签名跟视频祝福吧。

顾皓然有些怄气。

等到了雪山下的服务区,严冬暖就下了车,小叔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她准备下车才想起来,顾皓然只签了名,还没有录祝福视频,再过不久就是表姐生日了,要是收到偶像的视频祝福,她估计会高兴死。

可她转头,却看见顾皓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俨然是睡着了。

经纪人瞧出她的顾忌,就掏出手机道:“他今天可能累了,你加我个微信,我回去让她录好了发给你。”

“真的?”

严冬暖眼睛一亮,掏出手机准备加好友,可在这个时候,后座上的顾皓然却突然醒了。

“好吵。”

他语气里有些不耐烦,严冬暖立马认怂,表情一瞬间也变得小心起来。

顾皓然看见了,微微蹙眉,难不成自己太凶了?

“我给你录。”

严冬暖眼睛里的光这才重新闪了出来。

等顾皓然录好了视频,把手机还给严冬暖,严冬暖就道了谢,小跑着朝小叔的车子走去。

小叔正靠在车子边抽烟,看见她来就把言掐灭了,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严冬暖也不躲,温顺得像只猫。

顾皓然透过窗子看着,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经纪人就道了一句:“可惜了,天才少女有对象了。”

顾皓然瞥了他一眼,默默收回视线没有说话。

经纪人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状似无意道:“都22岁的人了,幼不幼稚,我要是再努力些,孩子都可以早恋了。”

顾皓然没说话,把自己缩在羽绒服里,装作没听见。

表姐的爸爸是瑞士人,爸妈也都在瑞士,最近这段时间她闲得无聊才来中国跟严冬暖住,生日的时候,她就收拾东西回了瑞士。

圣诞节之前严冬暖在瑞士有一场比赛,时间也相差不到几天,严冬暖就跟着去了。

严冬暖没告诉家里人自己在电视剧里当了一把替身,所以当她把顾皓然的签名跟祝福视频给表姐的时候,表姐很是震惊。

但她也没多想,只是感叹了一句:“原来把滑雪学好了,偶像也会成为你的粉丝,早知道我也学滑雪去了。”

严冬暖毫不留情地拆穿:“当年我就是拿了你丢弃的滑雪板,才开始滑雪的,你不是没学过,而是学毁了。”

“……”

表姐:“闭嘴吧你!”

在比赛来到之前,表姐就负责严冬暖的饮食起居,还声称自己滑雪虽然不行,但一定可以做好一个运动员的经纪人。

严冬暖闻言,嗅出了别样的味道,就问道:“其实你是想拿我练手,之后再去当顾皓然的经纪人吧?”

表姐奸笑两声,明显的看破不说破。

苏黎世的十二月异常寒冷,严冬暖来了之后就一直待在表姐家里,眼看着天气终于好了一些,表姐就拉着严冬暖出门。

表姐生日的时候,她爸爸送了她一辆新车,正好可以开出门嘚瑟。

等到了街上,表姐刚把车停好,两人准备进超市买东西,严冬暖就低头回了个消息的时间,再一抬头,表姐就不见了。

她四处张望,这才看到挤在人群中的表姐,可再一看,那围在一起的怎么都是亚洲面孔?

另外四五个女孩子像是结伴的,围着中间那个高大的男孩子,露出一脸花痴样,好巧不巧,那个男孩子,严冬暖见过,正是国内红透半边天的顾皓然。

表姐作为顾皓然的老婆粉,早就练就了一眼认出顾皓然的能力。

严冬暖很是无奈,但也只能站在旁边等着。

“严冬暖?”

顾皓然的经纪人突然出现,拍了一下严冬暖的肩膀,严冬暖惊喜转头,上次见面之后,严冬暖对经纪人的印象不错,现在在异国他乡见面,自然多聊了几句。

她们还在聊着,顾皓然就走到经纪人身边,表情淡然:“遇到朋友了?”

经纪人朝顾皓然挑眉:“怎么,就允许你遇到粉丝,不允许我遇到朋友?”

顾皓然扫了一眼严冬暖,眸子微暗。

顾皓然刚才跟那几个女孩子合影签名了,这才回到经纪人身边,表姐拿到签名跟合影,转头找严冬暖,却发现顾皓然跟严冬暖站在一起。

好巧不巧,严冬暖跟顾皓然穿都是黑色的大衣,只不过严冬暖的毛领是白色的,顾皓然的毛领是驼色的。

表姐嗅到了危机感:严冬暖这个小姨子,什么时候跟她老公搞到一块去的?

表姐走到严冬暖身边,眼睛直勾勾看着顾皓然,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慕:“你们,认识?”

顾皓然跟严冬暖对视一眼,没说话,经纪人倒是很乐呵点头:“是啊。”

顾皓然看见表姐,突然就明白了上次严冬暖问他要的签名跟视频是给谁的,他那时候还以为她是他的粉丝,想想还真的是有些挫败。

四个人,严冬暖想去超市,顾皓然想回酒店,可经纪人跟表姐却想一起找地方吃东西。

最终,表姐劝服了严冬暖,经纪人也强行拉着顾皓然,四个人一起找了家餐厅坐着。

表姐平时自诩高学历,高情商,高智商的三高女性,到了顾皓然面前,花痴得跟个幼稚园小朋友一眼,严冬暖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表姐只顾着对顾皓然花痴,严冬暖跟经纪人就只能聊自己的了。

经纪人似乎对滑雪也感兴趣,就问严冬暖:“你是来参加滑雪比赛的吧,好像再过几天,这里会举行滑雪比赛。”

“嗯,还有三天。”严冬暖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这次的滑雪比赛挺多选手的,如果你们还在苏黎世的话,要不要去现场看?我这里还有几张票。”

严冬暖说这话时,神色都变了,毕竟滑雪是她融在骨子里的骄傲,这一次比赛她更是想洗去之前一场比赛的耻辱。

表姐也应和着看向顾皓然:“是啊是啊,我们冬暖滑雪很厉害的。”

顾皓然看向严冬暖,轻笑了一色:“我见识过,上一次差点把我给压着了。”

严冬暖很是尴尬地轻咳一声:“那是个意外,谁让你趴雪里的。”

一想到上次的事情严冬暖就有些尴尬,要是表姐知道她把她“老公”给扑倒了,估计会把她扔到外太空的。

她的票就夹在包包夹层里,严冬暖掏了两张,虽然她跟经纪人比较熟,可要是她把票给了经纪人,估计会驳了顾皓然的面子。

想了想,她还是把票递给了顾皓然。

给了票之后,严冬暖就拉着表姐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严冬暖都顾不上其他,跟着教练一直在练习滑雪。

她生怕上次的情况再次发生,把比赛现场的赛道研究了一遍又一遍。

比赛当天,严冬暖跟表姐在比赛现场见到了顾皓然和他的经纪人,严冬暖很是紧张,站在顾皓然面前听他们说话的时候,就频频看向赛道。

表姐正在给经纪人科普这次滑雪比赛的知识,顾皓然见严冬暖过于紧张,就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加油。”

严冬暖上一次比赛失误的事情,顾皓然在来之前,就已经上网查过了。

虽然很可惜,但顾皓然却觉得莫名可爱,特别是在知道她滑雪的水平之后。

就像是一个常年拿第一名的学霸,考试时忘了写名字一样,这种行为,统称王者的失误。

严冬暖深呼吸一口气:“谢谢。”

比赛准备开始,严冬暖上去就位,随着氛围愈发热烈,顾皓然也跟着紧张起来。

严冬暖一定要赢!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闪现出来。

严冬暖的滑雪水平毋庸置疑,三岁开始学滑雪,九岁起蝉联青少年锦标赛,之后拿奖无数,十七岁就拿下了自由式滑雪比赛坡面障碍冠军。

哪怕实在全世界选手都聚集的比赛,她也依旧可以成为焦点,主持人正在念参赛选手的名字,当念到严冬暖的名字时,几乎是全场沸腾,欢呼声也比其他的选手更加热烈。

这是,属于运动员的瞩目。

顾皓然的视线定格在滚动播放选手相片跟名字的大荧幕上,相片上的严冬暖眼睛里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光芒。

他正看得愣神,经纪人就撞了他一下,道:“你以后要是想找女朋友了,记得找这样的,粉丝都不会反对。”

顾皓然转头斜视了经纪人一眼,诚实道:“谈恋爱没钱赚啊。”

经纪人汗颜,别人家的经纪人都放着艺人谈恋爱,到了他这里,他都帮艺人找好对象了,艺人还只想着赚钱。

这其中,毕竟有诈。

经纪人一想,突然茅塞顿开,双手捂住胸口,一脸不可置信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顾皓然嘴角一抽,斜视经纪人,露出一抹很霸道总裁的微笑:“想什么呢?你要是努力一点,你女儿都可以跟我早恋了。”

正在两个人插科打诨的时候,严冬暖就上场了。

看见她出现在赛道七点,顾皓然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不过严冬暖到底是严冬暖,只让他们紧张了那么一会,就凭着自己高超的滑雪技术,换了全场掌声雷动。

毋庸置疑,那一场比赛,冠军被严冬暖拿下。

等主持人宣布获奖名单的时候,严冬暖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了地。

比赛完当天晚上严冬暖要跟教练,还有其他的滑雪运动员一起聚餐,第二天他刚醒,顾皓然的经纪人就发来了消息,说顾皓然想请她吃饭,就当是为了庆祝她拿了冠军。

严冬暖有些慢热,觉得一起吃饭什么的,会不会有些尴尬,可刚想拒绝,表姐就蹦跶着进了房间,拿着手机道:“顾皓然请我们吃饭!”

严冬暖:“……”

这下是拒绝不了了。

其实严冬暖也明白,看顾皓然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主动约她吃饭,只是他经纪人自己说的,拿了顾皓然做幌子。

怕她不去,还拉了表姐下水,让她拒绝不了。

果然是老油条,她实在佩服。

当天晚上就是平安夜。

因为赢了比赛,严冬暖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她穿了条红裙子,还把头发盘成了丸子头,邻居家的小孩也喜欢滑雪,知道她赢了比赛,把自己喜欢的卡哇伊发饰分了她几个,她都全夹在脑袋上了。

一出门,表姐笑喷了:“哇,你好像平安夜的红苹果。”

她跟表姐时常互损,倒是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到了顾皓然那里,他一开门,看见严冬暖,先愣了一下,而后憋着笑,道:“来都来了,送什么苹果啊。”

严冬暖:“……”

她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之前几次见面,严冬暖都表现得比较高冷,但这次她整个人都放开了,完全融进平安夜的氛围里。

经纪人订了只烤鸡,吃烤鸡的时候,严冬暖跟表姐互争鸡腿。

严冬暖很生气,就道:“不是有两个鸡腿吗,你要一个就够了。”

表姐很直白:“一个我的,一个我们皓然的。”

严冬暖:“……”

这才见了两次面,就一口一个我们皓然了,她作为她的表妹,跟她认识快二十年了,到了关键时刻,连一个鸡腿都不给她。

严冬暖跟顾皓然见了好几次,也算熟悉了些,严冬暖转头看了一旁一言不发的顾皓然,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喜欢吃鸡腿的人啊。”

顾皓然抬眸看向严冬暖,原本想绷着,可抬头看见严冬暖的打扮,还是忍不住勾唇笑出声,学着她的话:“我看之前的你也不像是喜欢吃鸡腿的人。”

表姐是十足的狗腿子,立马捏住严冬暖的脸,道:“现在这个打扮像吃不到鸡腿就哭的人。”

顾皓然只扫了一眼,便低下眸子,可经纪人眼尖,瞧见了顾皓然隐忍的笑意。

严冬暖是备受瞩目的运动员,因为长相姣好,之前也接了一些广告,也算得上小有名气,经纪人想撮合他们也不是没有道理。

吃完了烤鸡,表姐先喊着好合照留念,四个人一起来了张大合影之后,就是表姐跟顾皓然的单独合照。

等表姐照完了,顾皓然还站在原本的地方,严冬暖瞧出端倪,这是,在等她过去拍的意思?

虽然她不是顾皓然的粉丝,可这么好看的男孩子,谁能拒绝得了呢。

两人在壁炉前拍了一张合照,郎才女貌,表姐在旁边看着,越发觉得他们般配。

表姐觉得,小姨子真的要成功勾搭上“表姐夫”了。

经纪人拿着顾皓然的手机,拍了相片之后就上了顾皓然的微博把那张合照发出去了。

严冬暖起初是害怕的,她是见多了表姐为顾皓然疯狂的样子,这相片发出去,她的微博不得被顾皓然的粉丝给攻占了。

可看顾皓然,看见经纪人发了微博也没什么表示。

他都不怕了,她微博就不到二十万粉丝,她还怕什么?

她要了那张相片,也发了一条微博,配文:【很高兴在苏黎世遇到一个帅气的男孩。】

她觉得发了这条微博,她的微博会炸,很机智地退出了微博。

果不其然,等回到家,表姐就跑到她房间,举着自己的手机对严冬暖说:“顾皓然的女友粉都杀到你微博去了。”

严冬暖倒是不担心这个,只问表姐:“你不也是顾皓然的女友粉吗,你不吃醋?”

表姐朝严冬暖挑眉一笑:“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行。”

严冬暖翻了个身,脑子里回想起顾皓然低眉浅笑的样子,她的嘴角也不禁弯了起来。

的确,顾皓然这瓢肥水,很肥。

顾皓然是国内当红小生,平时端的就是高冷直男人设,跟他合作过的女演员们,他都会保持距离。

所以他的粉丝对他都十分放心。

这一次他突然发了一张很别的女孩子的合照,他的粉丝都炸了。

粉丝们顺藤摸瓜找到严冬暖的微博,心更凉了,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能被他们偶像看上也是应该的。

圣诞节一直到元旦节之后,严冬暖都不敢打开微博。

过完元旦节之后,赛事算是少了一些,严冬暖还在念大三,平时为了比赛耽误了不少学业,没有比赛了她就回来补习。

再次见到顾皓然,已经是春节之后了。

入了春,天气也变得好了起来,严冬暖的长相在同届的滑雪运动员里,可谓称得上是佼佼者,所以更加容易受到运动品牌的青睐。

入春的时候,她就接到了一个运动服装品牌的邀请,跟某个艺人一起拍摄广告。

严冬暖之前也接过广告,这次也没多想,跟父母商量了之后,确认合同没问题就签了。

等到了拍摄现场,她正化着眼妆,微闭着眼,突然就看见耳边有人凑近,她猛地睁开眼睛,就从化妆镜里看见弯腰凑到她旁边的顾皓然。

化妆师松了手,严冬暖转头诧异道:“你怎么在这?”

顾皓然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俨然一副主人家的样子:“我也是来拍广告的啊。”

严冬暖:“……”

这种广告,她不知道搭档是谁就算了,顾皓然这个咖位,一定是先知道搭档是谁才接的通告。

她蹙眉,转头看向身后的经纪人,果然,后者笑得一脸奸商样。

合作的春季运动服装系列,主打青春阳光气息,严冬暖跟顾皓然往那里一站,就漂亮得像是行走的海报。

等拍好了第一套下来,经纪人就拿着手机追着拍,一直感叹:“多般配啊。”

严冬暖微红着脸,转头看顾皓然,后者淡漠如常。

严冬暖不由得佩服一句,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大佬。

虽然严冬暖之前也拍过广告,表现都不错,但这次可能是因为对方是顾皓然,她有些放不开,第一天的拍摄不太理想。

原定了第二天要去户外拍摄,当天晚上收工前,严冬暖坐在化妆镜前一边刷微博一边卸妆。

她对顾皓然这一类的新生代小生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老一辈的中年演员,她却喜欢得不行。

她正刷着大叔级演员贺沉的微博,路过的经纪人看见了,就停下脚步:“你喜欢贺沉?”

严冬暖点头,经纪人看向顾皓然,道:“我们皓然跟贺沉关系好,你问问皓然,能不能帮你拿到个签名。”

严冬暖看向顾皓然,后者正在卸妆,哪怕严冬暖跟经纪人目光如炬,他也依旧稳如泰山。

严冬暖跟经纪人坚持不懈,顾皓然才撑不住,清咳一声道:“他人在国外,要不到签名。”

严冬暖撇撇嘴,也是,贺沉早些年就鲜少有作品问世,要签名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已经差不多九点钟了,顾皓然估算着纽约的时差,现在那边应该是早上八点多,他就给贺沉打了个电话。

贺沉还在晨跑,就接到了顾皓然的电话,那一头的大男孩子支支吾吾半天,从他的身体情况聊到他家宠物狗,才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

“哥,你有空给我录个视频祝福吧,要是还有空,就签个名,寄回来给我。”

虽然圈子里,很多艺人都会帮自己的亲朋好友问别的艺人要签名,可这事到了顾皓然身上,这就不正常了。

顾皓然这小孩多冷清啊,看见自己的偶像都不会去问签名,何况还是帮别人问。

贺沉觉得不对,就多问了一句:“给谁的?”

顾皓然闻言,莫名心虚地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经纪人不在,他才压低声音道:“拍广告的搭档,叫严冬暖,是个滑雪运动员。”

贺沉跟顾皓然的关系不错,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拍戏了,可关于顾皓然的事情他还是会关注。

所以上次的圣诞节事件他还记得,他恍然大悟,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我知道了。”他道,“等我录好发给你。”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贺沉动作也快,顾皓然刚洗好澡回来,他的祝福视频就发了过来。

顾皓然收到之后看了一下,原本想今天晚上就发给严冬暖,可不知道怎么地,他就想亲眼看见严冬暖收到视频之后欢呼雀跃的样子。

虽然他自己不能让严冬暖欢呼雀跃,但严冬暖因为他做的事情而欢呼雀跃,这也是不错的。

第二天的拍摄在户外,导演特意选了一片花田,放眼望去都是花团锦簇。

严冬暖是小叔送过来的,把严冬暖送到地方之后,他就着急着去找女神约会,严冬暖站在驾驶座车窗边,怒视小叔:“剧组收工的时候记得过来接我,不要忘了时间。”

小叔一再保证,这才开车离去。

顾皓然的车子正好开进来,跟小叔的车子擦肩而过。

之前拍戏的时候,顾皓然见过严冬暖的小叔,那时候还误以为是她男朋友。

现在再看去,她这小叔也太年轻了吧。

严冬暖背着背包站在路边,原本想等顾皓然的车子开过去了,她在走到马路对面的花田去,可没想到车子会停在她面前。

经纪人从驾驶座露出个脑袋:“亲爱的小暖暖,早上好啊。”

亲爱的……小暖暖。

这什么糟糕的称呼,顾皓然脸色都变了,可再看严冬暖,竟然笑嘻嘻地接受了,还回了一句:“早上好。”

等跟经纪人打完招呼,严冬暖的视线再看向顾皓然,笑容却僵住了。

该不该跟他打招呼?

应该怎么打招呼?

要是打了招呼他不答应怎么办?

这几个字问题在严冬暖的脑子里徘徊,以至于严冬暖的反应就慢了半拍,在顾皓然看去,就是严冬暖一看见他就敛了笑意。

有点委屈。

顾皓然背靠在后座上,一低头,鸭舌帽的帽檐就把脸都挡住了。

经纪人瞧出顾皓然的小别扭,跟严冬暖打完招呼之后,就开车去了停车场。

拍广告的时候,顾皓然跟严冬暖穿的都是情侣装,前一天在室内,动作倒不需要那么亲昵,可现在到了户外花海,日此美景,还拘束着可就不行了。

导演眼睛毒辣,但这两个孩子往他面前一站,他就成了CP粉,一个劲地指挥着:“皓然,你主动点,揽着冬暖的腰,哎,对,冬暖别害羞,看皓然的脸,漂亮……”

这么一番指挥下来,他们的动作就变成了两个人坐在花丛里,顾皓然痞气地揽着严冬暖的腰,视线也充满了掠夺感,而严冬暖,穿着品牌的粉色卫衣,看起来娇小精致,被顾皓然揽住腰之后,一张小脸都羞成了血馒头,可还是鼓着勇气直视顾皓然。

这个场面,导演都觉得自己是在拍青春偶像剧。

今天的拍摄下来,顾皓然跟严冬暖的肢体接触可不只一点点。

副导演弄来一辆自行车,让顾皓然载着严冬暖逛了一圈,顾皓然长手长脚,腿一跨就上去了,他示意严冬暖:“上车。”

花田里的小道为了让游客更好地观赏鲜花,修得那叫一个九曲十八弯,严冬暖有些怂,就问顾皓然:“实在不行,我来骑吧。”

相比之下,她更相信自己的运动天赋。

可谁知道顾皓然却道:“我怕你迷路。”

严冬暖:“……”

这是赤裸裸的侮辱,严冬暖没忍住,一拳锤在他的胳膊上,力道虽然不小,可对于顾皓然来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偏偏顾皓然的恶趣味上来了,捂着胳膊就开始喊疼。

大家的注意力本来就在他俩身上,现在看见他们这样,自然哄笑出声。

严冬暖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娇羞了。

她红着脸,有些别扭地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但手还是拘谨地不知道怎么放。

导演看见了,就道:“冬暖,快点抱住皓然的腰。”

抱……抱住。

严冬暖看了一眼顾皓然的腰,有点难为情,但不去做,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严冬暖想了想,伸出小爪子,两只手分别揪住了顾皓然两侧的衣服。

揪住之后,她还有些得意,自己简直不能再机智。

可下一刻,顾皓然却拉住她的手,让她抱住自己的腰,顾皓然不等她反应,直接就蹬着自行车,在花田里骑行。

春暖花开,花香扑鼻,严冬暖抱着顾皓然的腰,脸就贴在他的背上,鼻尖萦绕的除了花香,还有顾皓然身上清爽的沐浴露的味道。

严冬暖的脸变得滚烫发红,胸腔里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可心狂跳不已的,不止是严冬暖一个人。

刚才霸道地让严冬暖抱住他的顾皓然,此刻也羞得不行,严冬暖的手就环住他的腰,她的体温隔着衣服传达到他的皮肤上。

不远处是成堆拍摄的人,可花田里,是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暧昧甜蜜。

顾皓然突然想到经纪人之前说的,要是他找女朋友,一定要找这个类型的,漂亮优秀,自身带着闪光点的女孩子,粉丝都比较容易接受。

晚上收工的时候,严冬暖没等到小叔,就给小叔打了电话,结果是个女孩子接的,说小叔喝醉了,正在睡觉。

严冬暖嘴角直抽搐,果然小叔靠不住。

她正打算给家里人打电话,顾皓然的车子就停在了她旁边。

“要不然跟我们回去吧?”经纪人知道她今天一个人来,贴心道。

严冬暖闻言,下意识扫了一眼后座的顾皓然,车窗没有升上去,他带着鸭舌帽,只露出鼻子以下的部位,下颌线清晰,就这么一眼,严冬暖就移不开视线了。

她想起今天的那些肢体接触,现在要是坐同一辆车,她估计会手足无措,正想着拒绝,顾皓然却突然开了口。

“上车吧,我有东西给你。”

顾皓然都这么说了,严冬暖只能上车。

也不知道经纪人是不是故意的,副驾驶座上放满了东西,严冬暖只好跟顾皓然坐在后座上。

等车子调头开往市区,顾皓然就掏出手机,找到了贺沉发过来的视频,递到严冬暖面前。

也许是共处一个密闭的空间,严冬暖的神经更加紧绷,顾皓然把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她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半晌才接过手机。

一扫,手机页面上竟然是贺沉,再看顾皓然,后者已经低下头,鸭舌帽盖住了整张脸。

严冬暖这才转回头,点开了那段视频,默默看完了那段一分多钟的祝福视频。

看完之后,心里百感交集,她之前一直觉得,要是能拿到贺沉的签名,或者见到贺沉本人,那她一定会感动到落泪。

现在,她的确是想落泪,可却不是因为贺沉,而是因为身边这个不善言辞的大男孩。

“谢谢你。”严冬暖的小奶音带着哭腔。

顾皓然一听,立马就精神了,抬起头看向严冬暖:“怎么哭了啊?”

前排的经纪人听不下去,道:“暖暖这是感动的,暖暖,要真的这么感动,干脆以身相许算了。”

以身相许这几个字字一说出口,严冬暖又迅速羞红了脸,连忙摆手摇头:“不不不,这是恩将仇报啊。”

她说完,就小心翼翼看向顾皓然,生怕顾皓然因为这个玩笑而生气。

但担忧之余,心里又萌生出一些期待,期待顾皓然能说出别的话来。

顾皓然却淡然得很,面上没有半点起色,他重新靠在背座上,低着头调整了个舒服的坐姿,却一直没说话。

正当严冬暖以为他不会回答时,顾皓然才道:“其实,也不是不行。”

严冬暖诧异,转头看向顾皓然,然后鸭舌帽挡住了大半张脸,但严冬暖还是看到了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严冬暖的心突然砰砰一跳。

完了,是心动的感觉。

作为一个半工半读的运动员大学生,严冬暖刚拍完广告,又马不停蹄地回学校念书,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严冬暖想好好休息一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去教练那里练滑雪,可刚醒来,远在瑞士的表姐就打来了电话,说想吃国内某家蛋糕店的小饼干。

那家店是老店,开始闹市区的小巷子里。

严冬暖坐地铁到了那个地方,又按着表姐的指示去找那条巷子。

商场外有个很大的广告荧幕,严冬暖路过的时候,正好滚动播放到她跟顾皓然的那条广告,她跟顾皓然穿着新款的服装,在花田里骑着自行车。

严冬暖看得愣神,站在人群里昂着头,旁边有人路过撞了她一下,她下意识道了一句:“对不起。”

但抬头,那个人压根就没理她,直接走远了。

严冬暖有些挫败,撇撇嘴,这时候,顾皓然的声音却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明明是别人撞了你,你跟他道歉干嘛?”

严冬暖错愕转身,果然看见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顾皓然。

她微愣之后露出灿然一笑:“你怎么在这?”

顾皓然用眼神示意上面的广告牌:“这是第一个播放广告的广告牌,正好路过,就来看了一眼。”

严冬暖哦了一声,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之前倒是还好,只是在经纪人那句以身相许之后,她在顾皓然面前总是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出门是干什么来了,就道:“我要去买小饼干,你要不要一起去?”

顾皓然看了她一眼,终于点头:“嗯。”

严冬暖邀请的时候的确是真心邀请,可当两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又突然后悔了。

好尴尬。

她本来就不怎么认路,现在一紧张,更加找不到了。

她带着顾皓然在那条街上绕了好几次,都找不到表姐说的巷子,要是平时,她会耐着性子找下去,可现在顾皓然在身边,她就有些焦虑。

见她变得不安起来,顾皓然便到旁边的商铺买了瓶水给她,然后道:“实在不行我来带路。”

严冬暖很沮丧:“我都记不得那家店叫什么名字了,表姐说的也是很模糊,现在表姐在上课,电话也打不通。”

顾皓然看了一眼周围,突然笑道:“那这样好不好,要是我找到了那家店,以后你自己不会走的路,都要让我来带你走。”

严冬暖错愕地看向顾皓然,虽然这句话说的是找不到的路,可严冬暖怎么听都觉得顾皓然是在说:以后我来照顾你。

她还错愕着,顾皓然就笑着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顾皓然正准备说话,可旁边几个路过的女孩子频频往这边看,嘴里还念叨着:“那个女生是不是严冬暖?”“那她对面那个是不是顾皓然?”

说着还准备上前确认。

严冬暖跟顾皓然面面相觑,严冬暖还没反应过来,顾皓然就一把抓住严冬暖的手,迈开步子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

他这么一跑,那些女孩子就确认他是顾皓然了,闹哄哄地就追上去,一路跑还一路喊着顾皓然的名字,路边的人听到,也加进了追赶的队伍里。

严冬暖被拉着跑的前几步是懵的,可跑了几步之后,立马反应过来,反握住顾皓然的手,跟上了他的步伐。

男孩的长衬衫衣角随风飞扬,握着她的那只手温暖宽厚。

严冬暖的脑子里闪过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以后你自己不会走的路,都要让我来带你走。”

这一刻,严冬暖确认了自己的答案:“好。”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顾皓然带着严冬暖钻进小巷子里,曲折难走,他们一脚踏进泥水里,裤脚都沾上了污渍。

但终于甩开了那些人。

跑到一个角落,顾皓然拉着严冬暖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

严冬暖因为跑得太快,涨红了一张脸,转头,顾皓然把口罩摘了下来,对她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不亏是运动员啊,挺能跑的。”

严冬暖没说话,因为顾皓然还握着她的手,再看顾皓然,也没有松开她的手的意思。

正愣着,严冬暖突然闻到了熟悉的奶油香味,她一个激灵,拉着顾皓然走过那个拐角,
眼前突然豁然开朗,蛋糕店暖色调的灯光把光线有些阴暗的巷子照亮。

顾皓然笑出声:“真的找到了,看来以后你不会走的路,都得跟着我走了。”

严冬暖微红着脸,大着胆子问:“你这是,表白的意思吗?”

“嗯。”顾皓然道,“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就在你那里,收不回来了。”

严冬暖对上顾皓然炽热的眼神,心里一动,原本心里就按捺不住的暧昧情愫彻底决了堤。

“我以前是不喜欢你的,我也承认你很好看,但真的不会心动,那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对你有心动的感觉的呢,是因为那次你拿了贺沉的祝福视频给我,我一直以为我很喜欢贺沉,但那次拿到了贺沉的视频祝福,我满脑子都是你。”

严冬暖有些语无伦次,最后她可能觉得用语言表达不清楚,干脆握住顾皓然的手,“我是喜欢你的,是想跟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不是想拿到签名的那种喜欢。”

听到前半句,顾皓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最后一句话,又让他的心彻底落了地。

眼前的女孩明眸透琼瑶,满是天真态。

他不敢保证以后,可在现在能努力的日子里,他想把一切都给她。

他想照顾她。
……

几天之后,表姐收到了严冬暖挤过来的小饼干,连带着的还有顾皓然跟严冬暖在一起的消息。

她一边吃着小饼干一边看顾皓然跟严冬暖的相片,感叹道:“早知道也学滑雪了,这样就可以追到顾皓然了。”

但想了想,她又觉得算了。

就算她滑雪滑成了世界冠军,那又有什么用,顾皓然喜欢的又不是滑雪冠军,他喜欢的只是严冬暖这个人。

顾皓然喜欢滑雪冠军,这是不成立的。

顾皓然喜欢严冬暖,这个等式才成立。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