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79章

沉鱼-第79章【老实人的表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8-06 20:37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李璧手指轻轻在面前挥动,捉住了孟鱼的手。
“你干嘛?”孟鱼有些拘谨地想要挣脱:“如今你可是皇帝陛下了,不要耍流氓。”
“我没有,”李璧的声音有些疑惑,还有些惊讶:“鱼儿,”他开口道:“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天命要惩罚泄露天机的观星者,却又忌惮扑向雷电的孟鱼,所以他没有死,但是目盲了。
这是李璧的揣测。
面前一片黑暗,可这黑暗中却没有星空,而是浓得没有半点光线的夜。
“真的吗?”孟鱼的声音有些担忧,她的手指在李璧面前摆动着,确定他真的看不见后干脆仔细观察他的瞳孔。
那瞳孔黝黑,反射不出半点光。
李璧能感觉到她的靠近,能感觉到她温热的鼻息就在不远处,能感觉到自己只用向前一点,就可以吻到她的嘴唇。
丰润的,柔软的嘴唇。
他的脸红了。
“呔!”孟鱼退后一步:“你脸红什么?你知道陛下禅位给你了吗?知道你要搬去京都了吗?这个时候你的眼睛怎么能看不到呢?”
 

她在屋里急得跳脚:“小舞,快去请大夫。”
小舞连忙应声转身,孟鱼却又制止她:“不要去不要去!殿下刚刚登基,大弘与邻国开战,若新帝目盲的消息传播出去,军心难稳百姓难安。”
她在屋里急得转圈:“小舞,快安排下去,陛下要回京。这里四面透风到处是外人,还是皇城安全,皇城的太医也好。咱们回去。”
小舞应声跑到门口,孟鱼却又拦她:“别去别去,眼下这么急迫,怕有人恶意揣测。咱们还是稳一点,先让陛下见过大臣,再号称要御驾亲征。那些大臣肯定抱着陛下的大腿哭劝,等他们一劝,咱们见好就收,再回京。”
“对,”她轻轻拍手:“还是这样好一点。但万一——他们同意陛下御驾亲征呢……”
孟鱼满脸愁容在屋子里转圈,她虽然聪明,却不是善于伪装和使用权谋的人。如今李璧目盲,而且是在紧要关头,把她急得像一只掉了半边翅膀只顾打转的蜜蜂。
“鱼儿,”乱转的她被李璧轻唤,他已经坐起来,看着她的方向:“你过来。”
声音温和却又不容置疑。
你说让我过去我就过去?
我是你的狗不成?
孟鱼瞥他一眼,看到他瘦了一圈的脸,和轻轻扬起的嘴角,犹豫着,小步挪了过去。
“干嘛?”她不情愿地开口道。
“别怕。”李璧的手伸出轻轻探向孟鱼的方向,却捉了个空。
他的手收回,坐直了些:“把近日的情形跟我说说,我来决定怎么做。”
孟鱼长长吐出一口气。
还好,他只是眼睛坏了,脑子仍然好使。

 

李璧说出了五个名字。
这五个人,是他如今在北地接近突厥的这个小县城里,唯一可以信任的。
“北地三军统帅岳曾祺,代天巡狩江云度,太监大总管郑清,羽林卫将军白鸿跃……”然后李璧停顿一瞬,手指在棉被上轻轻抬起放下,继续道:“陇右盟盟主,郑嵘。”
孟鱼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嗫嚅道:“郑哥哥……”
郑嵘虽然护送着他们来县衙安养,但为了避嫌,只是远远守在外面,从来不见她。
孟鱼知道他一直在,是因为吃的饭菜里,有他亲自烹制的味道。
“你信任他,对吗?”李璧笑笑道:“鱼儿信的,我也信。这五个人可以知道我的身体状况,由他们伴驾回京,没什么不放心的。”
岳曾祺要对抗突厥,但会派亲信护驾;江云度如今在北地巡视吏治,可以在路上负责各地官员呈递来的文书琐事;太监总管是宣成帝的心腹,所知甚多;羽林卫将军可贴身保护,以防万一。至于郑嵘,江湖势力不可小觑。
“什么时候走?”孟鱼问。
“鱼儿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吧。”他微微笑着,虽身处黑暗,但能听到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的很好。
“那自然是越快越好,”孟鱼点头,有些狡黠地笑:“赶紧把皇帝陛下你送去京都,本郡主就要持刀上阵了。等我打败了西蕃得胜还朝,陛下不要忘记封我做女侯哦。”
女侯,本朝还没有过封女侯的先例呢。
李璧的笑有些寂寥。
那么从北地回京的路途,便是她最后能在自己身边的日子了吧。

 
不管旧的如何,新的永远是生机勃勃让人欢喜的。
虽然国丧以后才能举行登基大典,但新帝出发回京都的路上,道旁还是聚集了许多跪地叩头山呼万岁的百姓。
李璧坐在马车中,目盲的双眼上蒙着黄色的丝帛,神情平静看不出悲喜。
孟鱼坐在他对面,有时支着脑袋看向外面,有时在吃小舞给她买来的零嘴,有时打瞌睡睡着然后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惊醒,她恼怒地掀开车帘向外面喊:“白鸿跃你给我滚过来!谁让你们滋扰百姓路边迎候的?”
羽林卫将军白鸿跃曾经在河南道节度使府效力,跟孟鱼的哥哥差不多大,小时候常常和她对战比试。
白鸿跃愁眉苦脸地过来,叹息道:“郡主,卑职负责沿路保护,别的事归江大人管。”
“江……”孟鱼的声音戛然而止。
江云度是她的小舅舅。
虽然这位舅舅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奈何辈分高。
孟鱼的眼睛转了转:“小舞你给我过来。”

小舞奉命去斥责江云度。
“礼数如此。”江云度对小舞施礼道:“百姓理应在道旁跪拜天子。”
“别管礼数了,”小舞眯眼笑:“江大人不觉得吗?这山呼海啸地不消停,陛下怎么能休息得好?”
可负责秦王殿下起居的宫人说过,新帝没有在日间小憩的习惯。
但皇帝既然命令小舞姑娘来传旨,怎么能让她不好回话。
江云度眉头微蹙再施礼:“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了。”
如今小舞代皇帝传讯,故而江云度自称“下官”。
小舞屈膝施礼:“有劳江大人了。”
说完浅笑转身,身后的人却抬手道:“唉——”
这一声突兀又奇怪,像是阻止她离去,又像是不留神说错了话,小舞转身,看到江云度有些僵硬的神情。
“那个……”他神情讪讪:“姑娘的书读完了吗?”


书?
小舞想了想笑了。
之前去北地时,路上她在读《孙武兵法》,有不明白的,会向江大人请教。
“回大人的话,”小舞神情恬静:“兵书已经读完,这几日有些不明白的,请教过郡主。”
“可郡主那么忙……”江云度脱口而出。
看到小舞神情疑惑,他又满脸通红道:“郡主如今便如同陛下的眼睛,必然分身乏术……”
很忙吗?小舞想了想,郡主似乎就只是吃了睡而已。有时候还特意掀起车帘找她说话聊天呢。
江云度继续道:“下官这里有许多书,小舞姑娘如果不介意,可以挑一些读。”
小舞认真地看着他。
江云度又道:“姑娘有什么疑惑之处,都可以跟下官探讨。下官不忙,什么时候都可以。”
皇帝把琐碎的文书事务都交给他,怎么能不忙呢。
小舞神情含笑,没有说话。
江云度上前一步:“姑娘遇到什么难处,也可以跟下官说说。上次姑娘千里奔袭回京报讯,下官知道了很为自己没有帮上忙过意不去。下官虽然官职低微,但毕竟入朝为官,许多事比姑娘方便些。当然,姑娘找郡主帮忙会更方便,可是郡主那么忙……”
“江大人。”小舞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这时车队正行驶在树林边,一侧是常绿的松柏,一侧是荒凉的平原。厚厚的松针在他们脚下,稍一走动,便有吱吱呀呀的声音响起。
队伍从他们身边走过,没人留意他们的对话。
有风从旷野吹来,小舞青色的衣裙翻飞一瞬,脸上带着郑重的微笑。
“江大人,”她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江云度的脸红成了猪肝色。
这世界上竟然有主动问出这种话的女子?
女子不该是三从四德谨遵《女训》《女诫》《女论语》吗?
不,女子可以不那样的。
他的姐姐江琢不是那样,他的外甥女孟鱼不是那样,他也不喜欢那样的人。
他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喜欢小舞姑娘吗?
自从北地离别时自己的挂念,见她后迫不及待想说话的心悦,想要走近她保护她的冲动,和觉得她周围好男儿很多的自惭形秽。
是了。
“小舞姑娘,”江云度攥紧拳头开口,以一种读书人豁出去要上战场的气势道:“我喜欢你。”
面前的姑娘神情动人,却深深屈膝施礼道:“多谢大人的喜欢,恕奴家拒绝大人的心意。”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