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到一起,也睡不到一块
情感 故事 生活

吃不到一起,也睡不到一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三月桃花雪
2020-08-07 10:40

作为一个靠颜值……不对,靠厨艺走红的网红私厨。
 
苏皖音一直都是粉丝心里的白月光,不同于别的美食博主开直播哗众取宠,她的视频风格都是安安静静的,专心做菜,做菜步骤也是打字幕。
 
不光做出来的菜好吃,她自己往那一站,就像是误入凡尘的小仙女。
 
可现在,小仙女受委屈了。
 
苏皖音作为私厨,平时就自己在家里做菜,菜品限量,通过外卖送到客户手里,但她大部分的经济来源,是有些财大气粗的有钱人,会花钱雇她去家里做菜。
 
这一次也是,苏皖音刚接了一单,说是给某位有胃病的公子哥做菜,苏皖音一开始是不愿意去的,她平时接的都是老人的膳食,但对方财大气粗,一甩手就是她往日接单报酬的五倍。
 
这下苏皖音不愿意去,公司也逼着她去了。
 
那公子哥住在市中心的豪宅里,苏皖音前一天就拿到了那户人家的钥匙跟大门密码,她去了之后,跟保安报了自己要去的业主家跟目的,保安就放行了。
 
苏皖音进去之后,那叫一个小心翼翼,毕竟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弄坏一样东西就够她喝一壶的了。
 
食材已经买好了放在厨房里,苏皖音进去之后,偌大的房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要不是能从紧闭的主卧房间里听到一点声音,苏皖音都觉得自己不是私厨,而是小偷了。
 
她在厨房做着饭,全程房间里的人都没有出来。
 
苏皖音做好饭之后,鼓着勇气敲了敲门,道:“先生,菜已经做好了。”
 
苏皖音说完之后停了一下,可里面还是没声音,苏皖音没忍住,清了清嗓准备再喊一声,突然,房间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苏皖音方才为了听房间里面的声音,就把耳朵贴到门边,现在门被打开,里面的人一走出来,胸膛就撞到了苏皖音的小脑袋。
 
苏皖音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尔后茫然抬头,对上一张干净漂亮的脸。
 
是的,一个男的,让苏皖音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形容词是漂亮。
 
可虽然漂亮,但完全跟娘沾不上边,是那种带着英气的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眸子如星,身上穿着宽松的T恤长裤,看起来真的慵懒又精致。
 
苏皖音当时就在想,这么好看的神仙,还用吃饭吗?
 
苏皖音还在犯花痴,那个人已经越过她,径直走向餐桌。
 
也许是有钱人的气势太强,苏皖音只看了他几眼,就低着头走过去,把钥匙放下之后,对他道:“先生,饭菜我已经做好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那人闻言,抬眸看了苏皖音一眼,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苏皖音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那人倒没多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苏皖音见他没什么吩咐,就默默收拾东西回了家。
 
然后当天晚上,那个公子哥就在微博上给了她差评,还艾特了她的微博,说她做的菜不好吃。
 
那个公子哥叫林屿塬,名气不小,前绯闻女友还是当红明星,手底下还开着一家娱乐公司。
 
他轻轻松松拍个图片,打几个字,然后艾特了她,就可以抹杀她的劳动成果。
 
网络上她的忠实粉跟林屿塬的粉丝对骂,掐架掐得厉害,苏皖音哪里遇到过这种阵势啊,一下子慌了神。
 
她平时端的人设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淡然冷清,但她本人真的不是那种看淡红尘的性格,她就是腼腆不爱说话。
 
真的是,她苏皖音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皖音决定上门去找林屿塬,用自己的厨艺征服他。
 
出发之前,老板还给她打来了电话:“皖皖,加油,公司的荣誉就靠你捍卫了。”
 
苏皖音没多说,就是老板也不敢得罪林屿塬,所以就让她当出头鸟了,搞得下来就息事宁人,搞不下来苏皖音就算是废了。
 
苏皖音倒是不怕,哼,她就是要再去做一顿饭,吃不好他就吃死他。
 
但林屿塬住的豪宅区安保工作很好,苏皖音怕自己进不去,蹲在小区门口看了许久,最后鼓足了勇气走上去,没等保安发问,她就道:“你好,我是XX业主约的私厨。”
 
说这话的时候,苏皖音是有些底气不足的,可没想到保安没多问,像是还记得她一般,直接放她进去了。
 
苏皖音又摸索到林屿塬的家门口,她本来想按门铃,但突然想到,自己是来找茬的,按门铃似乎有些太客气了。
 
她回想起之前的密码,试着按了一下,真的就打开了林屿塬家的门。
 
苏皖音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先环视四周,没人。苏皖音的底气突然足了一下,正准备先下手为强,直接做顿饭,但刚撸起袖子准备去厨房,浴室的门就打开了。
 
林屿塬只穿了一条宽松长裤,光着上半身,头发湿漉漉地走了出来,看见苏皖音站在他家客厅里,他也吓了一跳,眉头微蹙:“怎么是你?”
 
苏皖音一个黄花大闺女,闯进别人家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勇气,现在再看见林屿塬光着上半身,立马羞红了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要说上次看到的林屿塬漂亮得像个陶瓷娃娃,那现在他的身材,则完全颠覆了精致陶瓷娃娃的印象。
 
这个身材,太火辣了。
 
苏皖音羞得语无伦次,她害怕他会叫保安,就忙着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就是想来给你做次饭,因为上次你给了我差评,这对我的事业影响很大,所以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可以提出来,我改进之后再给你做一次饭。”
 
虽然语无伦次,但林屿塬听懂了,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悠闲地坐到沙发上。
 
“不用了,有些东西,只需要尝一次就好了。”
 
苏皖音一听急眼了,眼睛也不捂了,直接跑到林屿塬面前:“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正好也快到饭点了,我给你做一顿饭,吃过之后你再做决定好不好?”
 
她哀求得楚楚可怜,可林屿塬并不想给她机会:“我现在不想吃饭,差评我过几天就会删……”
 
苏皖音在心里吐槽:只删差评有什么用啊,现在都对她造成那么不好的影响了。
 
可对方到底是金主,苏皖音不敢得罪,只好继续道:“拜托拜托,我上有老下有小,肚子还有俩双胞胎,您大人有大量,就可怜可怜我吧。”
 
林屿塬闻言,转头看向自己眼前这个小姑娘,实在想不出那种上有老下有小,无枝可依的感情,她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林屿塬觉得自己要是拒绝就真的过于残忍了。
 
他回想起之前那些菜的味道,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犹豫了一下,还是心软了,道了一句:“我想吃芥菜瘦肉粥。”
 
可能是胃不太好的原因,他从昨天就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虽然饿了,可也还是没有胃口,唯一提得起兴趣的,就是熬得软糯的芥菜瘦肉粥了。
 
苏皖音一下子像是得了圣旨,原本楚楚可怜的模样不见了,眉飞色舞地冲进厨房开始捣鼓。

苏皖音忙活了好一阵,终于把那碗芥菜瘦肉粥端了出来。
 
她摸不清楚林屿塬的喜好,也就没弄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只是选用了芥菜心,切得也比平时要碎一些。
 
她做菜的过程中,林屿塬回房间穿好了衣服之后,就一直都在客厅看电视。苏皖音把粥做好了端到餐桌上,转头看林屿塬,他还是没什么动静。
 
没办法,顾客就是上帝,苏皖音只好挂上笑容,走到林屿塬身边,乖巧道:“林先生,您要的粥做好了。”
 
林屿塬皮肤白皙,唇色也比一般人要浅,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起来病弱极了,要不是苏皖音刚才看了他的腹肌,真的觉得他是个病弱的可人儿。
 
听了苏皖音的话,他才懒洋洋地把视线从电视上收回,转头看了一眼苏皖音,见她像个小媳妇一样围着围裙站在沙发边,怎么看怎么别扭。
 
林屿塬站了起来,走到餐桌边,看了一眼那碗芥菜瘦肉粥,可能是饿得太久的原因,对什么都没有胃口的他,竟然觉得粥的香气十分诱人。
 
他坐了下来,拿起勺子,吃了第一口,他停了一会,转头看向旁边忐忑不安地等待的苏皖音。
 
鬼知道苏皖音接收到那个眼神的时候有多紧张,血液一瞬间冲到头顶,让她体验了一把头皮发麻的感觉。
 
但林屿塬那个眼神也就是虚张声势,他只是看了苏皖音一眼,然后又继续一口一口地把那碗粥吃完。
 
他吃得越多,苏皖音的心就越踏实,等他把那碗粥都吃完了,她脸上的笑意就藏不住了。
 
“林先生,粥的味道还可以吧?”
 
林屿塬用餐巾擦了一下嘴,才淡淡地回了一句:“嗯,还不错。”
 
苏皖音搓搓手:“那差评……”
 
林屿塬却答非所问:“明天我想吃云吞。”
 
苏皖音:“……”
 
林屿塬又道:“如果可以,今天晚上我想吃面,什么面你定,价钱按之前的算。”
 
虽然他开出的价格很让人心动,但苏皖音是个有原则的人,钱不钱的不重要,主要是差评会让她以后赚不到钱。
 
他说完见苏皖音没反应,伸了个懒腰,道:“你把我伺候明白了,还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苏皖音虽然有万般不乐意,但还是咬碎一口银牙,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因为林屿塬的原因,苏皖音现在也接不到单,这一期更新的视频也早就录好了,老板还给她批了假,这一天也没事做,她就跟林屿塬在这里耗。
 
等把厨房收拾好了,从林屿塬手里接过那份雇佣合同,苏皖音才敢问:“上次的菜,林先生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她是真的虚心请教,哪里不好的以后会改进。
 
可林屿塬却道:“我出来的时候,饭菜已经差不多冷了,尝了一口,就倒了。”
 
苏皖音:“……”
 
有钱人了不起啊!
 
她答应了林屿塬晚上去他家做饭,下午她要先回家收拾东西。等出了小区,苏皖音就忍不住给老板打了电话,简单说了一下今天的经过,之后咬牙切齿道:“老板,我可以在他的面里放砒霜吗?”
 
老板愣了两秒:“孩子,你这不是往他面里下砒霜,你这是在给公司同事灌砒霜啊。”
 
苏皖音很愤怒。
 
她辛辛苦苦做的菜,他没有按时吃,因为冷了只吃了一口就倒掉了,然后在网上给了她差评。
 
气死了气死了!
 
可苏皖音也只能气着,在自己家里待了一下午,看了几集甜甜的韩剧来平复心情,到了傍晚又要赶去林屿塬家给他做晚饭。
 
他说了想吃面,苏皖音就老老实实给他做面,生怕他有不喜欢吃的,做菜之前苏皖音就拿着锅铲站在林屿塬的房间门口问他。
 
“林先生,你有什么是喜欢吃但不能吃的,不喜欢吃但必须吃的东西吗?”
 
林屿塬回答两个字:“随便。”
 
苏皖音真的好想拿锅铲敲死这个挑食又难伺候的主。
 
带着些许怒气把面做好了,林屿塬才从房间里出来。
 
苏皖音只做了一份,她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吃了东西,但这个点也有些饿了,她就想着林屿塬快点吃完,然后自己也回家做个宵夜。
 
可林屿塬是真的难伺候,吃了几口面,又说想吃荷包蛋,苏皖音做好了荷包蛋,他又说想要吃甜品。
 
做好甜品,已经差不多晚上10点了,从这里回到她家,打车也要半个小时。
 
人生艰难。

见时间真的晚了,苏皖音就道:“林先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家了。”
 
林屿塬正低头,小口吃着那份甜品,轻轻嗯了一声。
 
苏皖音就像是得到了赦免令一般,拿了包就出了门。
 
可刚进电梯,林屿塬竟然也追了出来,跟着她进了电梯。
 
苏皖音诧异:“林先生,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
 
林屿塬看过苏皖音的资料,她24岁,他也就比她大了3岁,这一口一个林先生叫的,实属不自在。
 
他斜视了她一眼,道:“这附近不好打车,而且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苏皖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她对林屿塬的印象,是真的很恶劣,真的想不到他会送她回家。
 
林屿塬也看出了苏皖音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道:“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把我伺候好了,不愁得不到好处。”
 
“我一定会努力的!”苏皖音紧握小拳头,一副“我一定会伺候好林先生你的”的模样。
 
林屿塬带着苏皖音去了地下停车场,开了自己的车送苏皖音回家。
 
林屿塬开了轻音乐,一路上汽车开得平稳,苏皖音就开始打起了瞌睡。
 
林屿塬看了一眼,道:“今天也没让你干重活呀,怎么累成这个样子?”
 
说起这个苏皖音就委屈,开始大倒苦水:“这几天网上恶意评论多,睡不好觉。”
 
林屿塬闻言,似乎想起了让苏皖音面对这些恶意评论的人是谁,略显尴尬地咳了一声,道:“等会我就删微博,再把今天的好评补上。”
 
也许是真的累了,苏皖音没有力气再去讨好林屿塬这个金主,歪头靠在汽车靠背上,闭着眼睛开始休息。
 
等红灯的时候,林屿塬听到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转头一看,苏皖音已经打起了盹。
 
她的头是偏向林屿塬这边的,从林屿塬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她长而翘的睫毛和小巧的鼻子。
 
又白,又瘦,长相又幼态的女孩子,现在又这么安安静静地睡着。
 
林屿塬打开微博,大概看了一眼那些评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欺负到她了。
 
心里罪恶感满满,林屿塬就上传了今天她做的那些粥、面、还有甜品的相片,配文:厨师今天的厨艺很不错。
 
然后还艾特了苏皖音。
 
在苏皖音打瞌睡这段时间,网上掐架的粉丝看见林屿塬的微博都懵逼了。
 
这剧情,大反转啊。
 
苏皖音的粉丝很是得意:看吧,我们家皖皖的厨艺就是好,就是能收获得了挑食公子哥的胃。
 
苏皖音不知道睡了多久,正梦见自己在吃大鸡腿,突然梦中的世界猛地颠簸了一下,然后,她就醒了。
 
她茫然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坐在林屿塬的车子里,刚才的颠簸是因为车子过了减速带。
 
她揉揉自己的眼睛,看了一眼时间,都过了半个多小时了,估计也快到家了。
 
林屿塬依旧在安心地开着车,苏皖音转头看了一眼,说真的,虽然他做了那么多恶劣的事情,可看到他这张脸还是会心动。
 
真特么好看。
 
也许是注意到了苏皖音的眼神,林屿塬微微侧目。
 
“在看什么?”
 
虽然脑子还懵着,但苏皖音拍马屁是本能的,她咧开嘴甜甜一笑,张嘴就夸:“林先生你真好看。”
 
林屿塬闻言收回视线,安静着没说话,苏皖音还以为是自己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正想着挽回,就听见林屿塬说:“我知道。”
 
好吧,人家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不用夸。
 
林屿塬把苏皖音送到小区楼下,苏皖音下车道谢之后,就想着上楼,却被林屿塬喊住:“明天中午我想吃云吞。”
 
苏皖音做了个OK的手势:“绝对给林先生你做最好吃的云吞。”
 
说完林屿塬就关上了车窗,苏皖音就转身上了楼。
 
上了楼之后,她想起来阳台上的衣服没收,她就走到阳台把衣服收回来,一到阳台,就意外发现林屿塬的车子还在楼下。
 
他也下了车,靠在车边抽着烟。
 
苏皖音抱着衣服站在阳台看了好一会儿,才耸耸肩回了房间里。
 
她不知道的是,她一进去,楼下的林屿塬就抬起头,看着她家的阳台,眸子里是看不透的异样情愫。

苏皖音这就算是跟林屿塬签订了合约,她也不需要接散单给别人做菜了,平时除了拍视频之外,都要跑到林屿塬家给他做一日三餐。
 
五倍的酬金啊,苏皖音又不傻。
 
而且因为之前林屿塬微博那么一发,苏皖音的粉丝涨了许多,老板乐呵到不行,还给她加了工资。
 
可工资高的工作,也有自己的难处,苏皖音表示,林屿塬真的不是那么好伺候。
 
他极度挑食,而且有些口味极其怪异,苏皖音做私厨也有段日子了,就没遇到过这么难照顾的人。
 
而最让苏皖音受不了的,是林屿塬吃饭的时间完全不在点上,早上倒是还好,他可以自行解决,但是中午跟晚饭,时间完全不固定,只要他想吃了,苏皖音就得把自己送上门……来给他做菜。
 
苏皖音就试过晚上12点给林屿塬做晚饭,原因是他应酬时没吃好。
 
那天晚上,苏皖音是回不去了,林屿塬却随手一指客房:“你可以睡在那里,然后明天早起给我做早餐。”
 
苏皖音也没带换洗衣服,而且她是真的不习惯在陌生异性的家里睡觉。
 
见她有些扭捏,林屿塬就问:“怎么了?”
 
苏皖音直言:“林先生,我就是做私厨的,只负责给你做菜,但你今天让我帮你洗衣服,还换了床单,这怎么看都像是保姆的活……”
 
林屿塬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那等会我把保姆的合同给你,你签了吧。”
 
苏皖音:“……”
 
有钱人了不起啊!
 
苏皖音有气没处撒,就准备转身回客房,林屿塬却又叫住了她:“以后别叫我林先生了。”
 
苏皖音有些懵:“那叫什么?”
 
林屿塬想了想,道:“随和点就好了,只要不叫先生。”
 
先生先生,他也没比她先出生多少年呀。
 
苏皖音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时间晚了,她就回了房间,本想着洗了澡就把贴身衣物洗了,但一进房间,林屿塬就过来敲门,拿了一个大袋子给她,苏皖音打开一看,竟然是睡衣跟贴身衣物。
 
她有些脸红,立马把袋子合上,道:“你怎么有这些东西?”
 
林屿塬一脸无辜:“刚刚你做饭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可能回不去了,就让秘书买来了,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睡衣跟贴身衣物,难道还要试穿给他看吗?
 
苏皖音羞得不行,把东西藏在身后:“合身,很合身,很晚了,您早点休息。”
 
不等林屿塬说话,苏皖音就进了房间,“嘭”地一下关上门。
 
苏皖音认床,加上住在异性的家里,她翻来覆去好久睡不着。
 
好不容易合眼了,却听到客厅传来声音,窸窸窣窣的让她睡不着。
 
她只能起身,穿着睡衣就出了房门。
 
林屿塬也是晚上睡不着,胃疼起来吃药,一回头就看见散着头发穿着白色睡裙的苏皖音站在身后,冷不丁吓了一跳。
 
“胃疼吗?”苏皖音轻轻打了个哈欠,“我给你熬点小米粥吧。”
 
没等林屿塬回复,她就边揉着眼睛边进了厨房。
 
她有些犯困,把小米放到锅里之后,她就站在旁边打起了瞌睡,闭着眼睛,脚步虚晃,林屿塬没忍住进到厨房里看,正好看见她的头跟小鸡啄米一样。
 
在她点头的动作变大之后,林屿塬生怕她摔倒,上前一步把苏皖音揽到怀里。
 
苏皖音打着瞌睡,身上没什么力气,小脑袋就埋在了林屿塬身上。
 
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在林屿塬怀里抬起头:“谢谢,你先出去等着,小米粥就快好了。”
 
林屿塬实在不放心她自己待着,非要跟她一起待在厨房里。
 
苏皖音犯困,林屿塬又在旁边碍手碍脚的,所以在盛小米粥的时候,就不小心烫到了手,她连忙把粥放下,朝自己的手吹气,林屿塬就握住了她的手。
 
“没事吧?”
 
原本只是被烫了一下,现在整个手掌都被林屿塬握住,苏皖音抬眸,看见林屿塬微低的脸,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苏皖音的手上,看起来宠溺极了。
 
怦怦怦的,苏皖音的心跳没骨气地开始乱了。
 
林屿塬实在不忍心再让苏皖音守着,把小米粥端到餐桌之后,就让苏皖音回去休息了,连碗都没让她洗。
 
可能是林屿塬这样的举动,让苏皖音胆子大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林屿塬从房间出来,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苏皖音就站在餐桌边,冲他笑得格外甜:“老林,过来吃饭。”
 
林屿塬:“……”
 
他是不是太放纵她了?

苏皖音每个星期要出一期视频。
 
这件事她跟林屿塬说过,所以也约定好了拍视频那天,她可以不用给林屿塬做饭。
 
这一期做的菜是白酒虾仁,依旧是安安静静做菜的视频风格,Q滑的虾仁在白酒的搭配下,美味又营养。
 
苏皖音拍好了视频,剪辑好了发到网上,微博和几个平台同时放出。
 
她刚上传没多久,微博就意外地炸了,因为林屿塬转发了她的微博,配文:我想吃这个。
 
众人都炸了,又是两家粉丝掐在一起。
 
林屿塬帅气又多金,老婆粉自然一堆,有些女生就在他微博下面评论:老公,我做给你吃。
 
林屿塬却回复:不用了,会有人做给我吃的。
 
苏皖音作为当事人,自然知道他指的那个人是谁。
 
她为了拍视频,买的材料很多,拍完了视频,冰箱里也还有虾仁跟其他的材料。
 
虽然林屿塬是个行为很恶劣的公子哥,但苏皖音一想到他那张瓷娃娃般精致的脸上露出对白酒虾仁的渴望,就实在不忍心。
 
但已经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她要是这个时候去给他做菜,到底是有些刻意。
 
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明天再去吧。
 
苏皖音这么想着,就准备洗漱刷剧睡觉,可刚脱了衣服,林屿塬就打来了电话。
 
他开口就道:“我想吃白酒虾仁。”
 
苏皖音叹了一口气:“我冰箱里还有食材,明天中午我做给你吃。”
 
林屿塬却言简意赅:“我在楼下。”
 
苏皖音:“……”
 
她慌慌张张穿好衣服,跑到阳台往下看,果然看见林屿塬的车在楼下,他坐在车里,看见苏皖音,还特意亮了亮车灯。
 
苏皖音只好自认倒霉,下楼把这位难伺候的主给接了上来。
 
林屿塬进了苏皖音的家里,看什么都新奇。
 
苏皖音家境不错,父母是开饭店的,年轻时也是菜系中数一数二的师傅,等苏皖音到了年纪,就会把饭店传给苏皖音。
 
现在觉得她年纪尚小,就给她买了个小公寓,让她自己捣鼓视频,做私厨。
 
因为她是一个人住,这间小公寓绰绰有余,但对于林屿塬这种家财万贯的有钱人来说,这间公寓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他进来之后新奇地到处看,苏皖音有些汗颜,估计林大公子就没见过这么小的房子。
 
苏皖音连忙把沙发上碍事的粉色抱枕一脚踢开,殷勤道:“林先生,你来坐这里。”
 
上次她把林屿塬称呼为老林之后,差点没被林屿塬的眼刀给杀死,经过商量之后,苏皖音觉得叫屿塬别扭,直呼全名林屿塬又没礼貌,最后林屿塬只好妥协,让她继续叫林先生。
 
林屿塬却不坐下,到处看看之后,很是惊喜道:“你就是在这个厨房拍的视频?”
 
苏皖音嗯了一声,林屿塬抿起嘴角,道:“挺好的。”
 
苏皖音不知道他这句“挺好的”指的是什么,但还是乖乖进厨房给林屿塬做白酒虾仁。
 
她是不想给林屿塬吃带有白酒的东西的,但她知道林屿塬的秉性,他想要的东西,她改变不了。
 
她只能偷偷把白酒换成了度数低的果酒。她做菜的时候,林屿塬还是按耐不住,站起来到处看,看够了就站在厨房门口看苏皖音做菜。
 
他双手环胸靠在门边,歪着头眼里含笑,那炙热的眼神,差一点就把苏皖音的少女心给烫伤了。
 
苏皖音耳根子发烫发红,别扭地移开视线不敢去看林屿塬。
 
可不去看,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目光。
 
正当苏皖音无所适从的时候,林屿塬突然开了口:“我这算不算是你很多粉丝梦寐以求的待遇,真正站在你旁边看你做菜。”
 
苏皖音笑出声:“估计我的大部分粉丝,还是喜欢从镜头里看我,真正站在我旁边看我做菜,就该嫌弃油烟味,和我手上各种肉类的腥味了。”
 
“不一定,我就觉得这样看你,比从镜头看好多了。”
 
苏皖音切了一声:“你又不是我的粉丝。”
 
林屿塬却耸耸肩:“这个也不一定呀。”

苏皖音可不相信林屿塬的话,他怎么可能是她的粉丝。
 
林屿塬的前女友可是娱乐圈的新生代女神,林屿塬怎么可能会是她这种小网红的粉丝。
 
她把白酒虾仁做好,还贴心地熬了一碗粥,林屿塬这个胃,可不能吃太多虾仁。
 
林屿塬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等吃完东西,更是已经到了深夜,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白酒虾仁的原因,林屿塬突然犯了胃疼。
 
他的肤色跟唇色本来就白,胃疼之后脸色更是难看,吓得苏皖音翻箱倒柜找出之前的胃药,倒了杯热水给林屿塬喝下。
 
林屿塬胃疼之后,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整个身子蜷缩在沙发上,像只大型宠物。
 
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林屿塬坐了沙发,苏皖音就盘腿坐在地上,现在他躺在沙发上,苏皖音有些担心,就蹭到沙发边,凑近了查看他的情况。
 
他出了汗,刘海被浸湿之后贴在额头上,苏皖音于心不忍,便伸手想帮他擦拭汗水。
 
可刚一伸手碰到他的额头,林屿塬就猛地睁开眸子,然后一把握住苏皖音的手。
 
苏皖音吓了一跳,可对上林屿塬湿漉漉的眼神,心马上就软了下来。
 
林屿塬的指尖很是冰冷,让苏皖音的皮肤变得敏感起来。
 
怦怦怦,苏皖音的心跳乱得不像样,就在这个时候,林屿塬开口道:“让我抱一下。”
 
“哈?”苏皖音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林屿塬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边说一边上手把苏皖音揽进怀里,最后一句话,是在苏皖音耳边响起的:“让我抱一下。”
 
一瞬间,苏皖音的脑子里仿佛炸开了蘑菇云,炸得她四肢百骸都变得酥麻无力,也没有了要推开林屿塬的心。
 
她被林屿塬的体温包裹住,林屿塬的脸就埋到她的颈窝处,微凉的鼻尖碰到她的皮肤,让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别动。”林屿塬的声音像是有蛊惑人的魔力一般。
 
扑通,扑通,扑通。
 
苏皖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这么剧烈的心跳声,比跑完八百米还要剧烈。
 
哇,她在心里感叹,林屿塬是个比八百米还要厉害的东西。
 
当晚林屿塬是在苏皖音家睡觉的,苏皖音的小公寓有两个卧室,因为平时也没有人来,另外一间卧室就被苏皖音当成杂货间了。
 
虽然有床,但她还是不好意思让林屿塬睡乱得像猪窝一样的房间,就让林屿塬睡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林屿塬跟苏皖音之间的关系,总透着一股暧昧不清。
 
偏偏这个时候,又有不速之客送上门来,让她跟林屿塬的关系更加暧昧。
 
平时林屿塬就算工作再忙,都会回家吃饭,但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公司有会议,让苏皖音做好了菜之后送过去。
 
金主的话,苏皖音怎么能不听,她做好了菜,按着林屿塬给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公司,跟前台报了名字之后就被领着到了林屿塬的办公室。
 
苏皖音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可能到了这种人才济济的地方,本能地怯场。
 
打扮干练的秘书把她带到林屿塬的办公室,一看那个环境,苏皖音都不敢坐下,总觉得自己在这个空间里,像是唯一的那粒灰尘。
 
她把餐盒放到桌子上,在沙发上坐立不安地等了10来分钟,就听到门外有声音,她连忙站起来。
 
林屿塬推门而入。看见是他,苏皖音咧开嘴笑了起来,但看清楚林屿塬身后的女人后,笑容又僵在嘴角。
 
这不就是林屿塬那位绯闻前女友吗?
 
这身材,这长相,果然够漂亮。
 
那个女人原本是缠着林屿塬的,但是一看见苏皖音在林屿塬的办公室,立马警惕起来。
 
“你是谁?”
 
苏皖音正准备回答,林屿塬却上前一步,挡住了那个女人看向苏皖音的目光。
 
他看着苏皖音,表情柔和了许多:“今天做了什么菜?”
 
一说到菜,苏皖音的注意力就被收回,道:“有山药枸杞乌鸡汤,还有糯米藕……”
 
苏皖音正说着,那个女人却不依不饶,上前逼问:“你们什么关系?”
 
林屿塬还是下意识护住苏皖音,转头看向那个女人的眼神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足够冰冷淡漠。
 
“同住一个屋檐下,做饭给我吃的关系。”
 
那个女人一听脸色就变了,还想做什么,却在看见林屿塬的眼神之后认怂,纵然气愤跟不甘,但还是甩甩袖子离去。
 
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有做饭这两点,的确是事实,可苏皖音却怎么听怎么别扭。
 
林屿塬却不管这些,直接坐下来吃饭,他特意让苏皖音多准备了一份,两个人就坐在办公室吃起饭来。
 
等吃完饭,林屿塬把苏皖音送出办公室的时候,整个公司的人看苏皖音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能把国民女神从老板的办公室轰出来,还能让极其挑食的老板跟她一起吃饭。
 
这是老板娘的节奏啊。

从那以后,苏皖音对林屿塬的一些肖想就没有断过。
 
大晚上梦到自己跟林屿塬约会牵手,还差点接吻的场面,惊醒之后脸就通红得不行。
 
等见到林屿塬,苏皖音更是害羞得不行,连直视都不敢。
 
林屿塬瞧出苏皖音的娇羞,好笑之余又忍不住去逗她,故意站在她身后,等她转身的时候,她的脸就撞到林屿塬的怀里。
 
总之,见她又羞又恼的样子,林屿塬就很有成就感。
 
苏皖音当初跟林屿塬签的合同时限其实不长,眼看着就要到期了,苏皖音也没见林屿塬提起续约的事。
 
她有些泄气,可能林屿塬是不想续约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她开始未雨绸缪,虽然从林屿塬那里赚的钱挺多,但也不能坐吃山空呀。
 
这几年直播收益不错,老板之前就一直想让苏皖音直播,但苏皖音都不答应,现在她想起来,就自己跟老板提了这件事,老板就帮着张罗,定好了直播的时间。
 
直播的那天正好是合同到期的那天,那天晚上苏皖音给林屿塬做好最后一顿饭,就没讲合同到期的事情,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他家。
 
第二天中午她没去给林屿塬做菜,林屿塬也没打电话过来。
 
苏皖音还满心期待,结果到了下午,还是没等到电话,她便从床上起来,开始准备晚上直播的事宜。
 
因为要出镜,她就敷了面膜,然后准备化个妆。
 
可正敷着面膜,门铃就响了,苏皖音以为是自己之前在网上买的新餐具到了,就顶着面膜走到门边,问了一句:“谁呀?”
 
林屿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我,开门。”
 
苏皖音吓得面膜差点都要裂了,连忙打开门把林屿塬迎了进来。
 
林屿塬一脸不爽,进门就问:“你今天怎么没去给我做菜?”
 
苏皖音脸上还敷着面膜,很是无辜:“因为合同到期了……”
 
林屿塬闻言更气了。
 
“合同到期就不去了吗,所以你给我做饭就只是因为合同吗,我跟你之间就只有雇佣的关系吗?”
 
苏皖音还是一脸茫然:“不然还能是什么关系?”
 
林屿塬气得直跺脚:“互相喜欢的关系啊!你敢说你没有喜欢我?!”
 
苏皖音涨红了脸,这一点她是真的不能反驳,可抬头看林屿塬,她才反应过来,林屿塬说的是互相喜欢。
 
她很是惊喜:“你也喜欢我?”
 
“不然呢!我有病啊花那么多钱请你来做菜!还只给我做小米粥,白酒虾仁的虾还那么少。”
 
苏皖音其实想解释,那是怕他胃不好,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她一脸痴笑地望着林屿塬,反正他喜欢她,他怎么说都无所谓。
 
林屿塬很是暴躁:“你你你,快点把面膜给卸了,老子要亲你!”
 
苏皖音心里炸开了花,梦里的事情成真了。
 
……
 
到了直播的时候,苏皖音让林屿塬在房间里待着不许出声,可某人还是强行刷存在感,时不时出现在镜头前。
 
还拿着手机冒充粉丝给苏皖音刷礼物。
 
虽然是第一次直播,但苏皖音还是知道的,刷的礼物要分给平台。
 
林屿塬这败家玩意,还不如直接给她打钱呢。
 
在看见有人喊苏皖音老婆之后林屿塬更是直接挤到苏皖音身边,道:“不好意思,貌美小厨娘是我一个人的,跟你们没关系。”
 
谁不知道林大少爷前不久还在网上给苏皖音差评,现在却拜倒在小厨娘的锅铲下了。
 
众人感叹,小厨娘皖皖真的用美食征服了顽固富二代的胃,还顺便收获了他的心。
 
大家都以为,是小厨娘皖皖在这段时间里靠厨艺征服了林屿塬。
 
其实不然,林屿塬对苏皖音蓄谋已久了。
 
早些年他患有厌食症,怎么治疗都不好,无意中上网看到苏皖音的美食视频,安安静静,白净柔弱的女孩子就这么闯进了他心里。
 
谁说林屿塬不是苏皖音的粉丝,他绝对是头号脑残粉。
 
但他实在不懂撩妹,才想出了给差评这么个损招。
 
她治愈了他的胃,也征服了他的心。
 
而他不只要吃她做的菜,还要把她这个人也占为己有。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