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求婚现场,发现了男友的惊天秘密
故事 生活

在求婚现场,发现了男友的惊天秘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会疼的馄饨
2020-08-07 16:39

我悄悄地掐了下大腿,清晰的痛疼让我松了口气。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我总忍不住怀疑:自己陷在了一场自作多情的美梦里。

忽明忽暗的烛光暖暖地晕在他线条柔美的脸上,清朗神俊又深情款款。耳边响起的是我最爱的久石让,优雅又浪漫,我有种错觉,自己仿佛像偶像剧那样,被空气中的粉红色泡泡围绕着。

他轻轻夹起一块烤得色泽诱人的鱼肉,放到我的碟子里,嘴角微扬,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只为你准备的烛光晚餐,庆祝我们在一起520天,喜欢吗?”

喜悦的泪水瞬间淹没了我的眼帘,他温柔的容颜也被眼泪泡得朦朦胧胧,如水月镜花般,美得那么不真实。

这个总让我觉得自己生活在齁甜言情小说中的男子,就是我的男友。

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平凡的女生,家境平平,中人之姿,智商也就勉强够用。从一所声名不显的大学毕业后,靠着心思还算谨慎,逻辑能力不错这一唯一优点找了份程序员的工作,在一个小作坊一样的公司里混吃等死。

每月到手的工资少得可怜,笔笔支出都要精打细算。就连医院通知的肾脏复检都因为囊中羞涩一拖再拖,反正我也已经和医生确认过无关健康,只是些许参数异常算不上什么大事。

时光就在这样的平淡中悄然逝去,我本以为,这辈子的姻缘大概就是相亲找到一个不那么讨厌的人,凑活着把日子过下去。

谁知道,和他的偶遇,却让我的人生轨迹一下子来了个措不及防的大转弯。

那是一次乏味的同学聚会,当时我工作有些不顺,心情低落。

人群中,习惯被人忽视的我一个人喝着闷酒,不觉间有些醺醺然。

一不留神,手中整杯红酒洒在了邻座和朋友聚餐的他身上。看着他纯白的衬衫被污上一大片桃红的酒渍,我瞬间慌了神。

与同桌人的义愤填膺不同,他却只是洒脱地笑笑,齿如编贝,晃得我愈发目眩神迷。

我束手束脚地领着他去了附近的服装店,结果却因为没带够现金只能让他自己买单。窘迫的我为了转账,因祸得福地加上了他的微信,我们就在这样尴尬的巧合下认识了。

不知道为何,他似乎对平平无奇的我一见钟情,被王子热情追求的灰姑娘自然没做什么抵抗就直接沦陷。

意外的是,和他相处得越久,我就愈发惊叹和他的缘分。

他挺拔玉立的身姿和阳光爽朗的容貌,和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吻合得严丝合缝。

而对音乐,文学和影视的品味,他也与我志同道合到像在照镜子:他喜欢的民谣歌手全是我播放清单的常客;我爱的每部悬疑电影都能在豆瓣上找到他长长的影评;连最爱的推理小说作家他都和我一样偏爱中国的陈浩基,而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东野圭吾、阿婆或雷米。

甚至连我渴望仪式感的小心思也和他不谋而合,每个特殊的日子我总能等到一场别出心裁的庆典,礼物往往是我偷偷浏览过多次,却秘而不宣的心头好。

我粗糙的生活更因为他变得精致起来:职业是营养师的他厨艺精湛,得闲便会亲手烹煮些食补的美味佳肴,让身为吃货的我大饱口福;他作息规律,热爱健身,在他润物细无声的默默影响下,我也不知不觉摆脱了亚健康的宅女日常。

自然而然地,我们的关系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无数次畅想自己为他披上嫁衣的模样,那个画面让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他就像老天赐给我,私人订制的完美礼物,不论命运暗中为他标注的价格是多少,我都愿意倾我所有。

期待已久的周末,却因为他临时要去附近的X市开会变得百无聊赖,我无精打采地读着手中书,没有他陪伴的假期还真是日长似岁、度日如年。

伸了个懒腰,我划开手机,驾轻就熟地在豆瓣,微博和知乎发表关于这本《大数据时代的隐私》的书评:

“危言耸听,不知所云!”

作为一个资深网民,肆无忌惮地在各大社交软件和论坛上发言,总能让我忘掉唯唯诺诺的憋屈日常,带给我一丝难得的安慰,至于隐私,那是富豪明星才会关心的问题。

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我熟练地点开他的微信图像,因为几小时前才刚刚和他通过视频,我只是淡淡地发了句晚安。

意外的是,我捧着手机等了许久,仍然没等到他的回信。互道晚安可是我们雷打不动的睡前仪式,我的心中有点空落落的。

“也许是太累了,直接睡着了吧。”我在心里嘀咕着,试图安慰自己。

可惜适得其反,要知道,外形俊朗的男友一直是他的女客户眼馋的猎物,虽然我相信他的人品,但缺乏安全感带来的焦虑也悄悄地与日俱增。

“他会去哪儿?在忙什么?”

脑海里层出不穷的猜想让我坐立难安,就在我决定要“夺命连环call”确认一下的时候,他的信息不急不躁地飘了过来:

“刚刚洗澡没看到,亲爱的,晚安。”

虚惊一场的我却因为这一顿折腾没了睡意,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各大社交软件上闲逛。

习惯性地,我开始浏览男朋友今天分享的日常。

突然间,一条微博让我心底一凉,微博里附带的图片是他丰盛的晚餐和那有着独特胎记的右手,他和我视频时就说过:因为人生地不熟,他挑了家餐馆独自吃了顿大餐。

我当时还笑话他小心身材走样,可现在仔细查看,光可鉴人的大理石桌面竟隐隐约约地映出一个女人的身影:齐肩黑发,一袭红衣,面容却有些模糊,难以分辨。

“他骗了我,和那个女人一起偷偷吃饭!”我的心像被人狠狠扎了根钉子,阵阵发痛。

“也许是新朋友过来打个招呼。”我不自觉地为他找着理由,脚下却软绵绵的,像踏在虚无的云端,不知何时就会跌入万丈深渊。我摇了摇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我要找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打开书房的台式电脑,那是我们公用的设备,男朋友偶尔会用它上上网,在社交网站上发表些自己的文章。

我点开了浏览器,默默地打开一个隐藏的插件,男友登录过的各个社交账号密码顿时一清二楚。我知道这样的手段有点下作,但为了绑住我心爱的男人,我别无选择。

屏幕上的爬虫程序无声地跑着,冰冷的代码却无法抚平我急躁的情绪,我几乎能听见我忐忑的心跳声。

终于,结果出来了,近几个月,男友看似在各大平台都交了很多新朋友,但他每个平台都和一个账号名相似的用户互动频繁,比对我还要热情,两人的交流巧妙地隐藏在生僻的话题和众人的讨论中,不去刻意寻找绝不会发现一丝端倪。

我开始在各个网站搜寻这个账户名的资料,她的自拍照倒是找到不少,却全是披肩黑发,红衣妖冶的背影,她的相貌仍旧是个谜,但光是婀娜的曲线就足以让人血脉贲张。

更迷人的是,她深深的腰窝上有一个醒目的黑玫瑰纹身,让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她美的愈发神秘。

踏破铁鞋无觅处,我在她最新发表的自拍微博背景里找到了男友吃饭的那家餐厅,时间也很接近,微博配文更是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有朋自远方来。”再搭配一个害羞的小表情。

事情到此水落石出,这个神秘的网友就是和男友共进晚餐的丽人,至于我视线外的时间,两人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也没有勇气去想象。

接下来的一周,归来的男友看不出一丝异样,一如往常的暖心体贴,完美称职。可我却下意识地想远离他,生怕他这尊有了瑕疵的琉璃像,会把我的心割得遍体鳞伤。

我其实也劝过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陪他继续演一出甜蜜无间于我没什么损失,奈何付出了全部真心,视他为真命天子的我实在难以入戏。

让我心碎成灰的是,周五傍晚,他依然告诉我这周末要去X市开会,可我早就查过,这个他口中的会议上周便彻底结束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死死地咬着下嘴唇,连口中有了淡淡的血腥味也全然不顾。这一次,我要去捉奸在床,一拍两散。

我本打算直接坐上出租车跟住他,没料到,一直以来开车稳健的他居然飙得飞快,我刚拦下一辆车,他就已经消失不见。

我心怀侥幸地让司机师傅往X市开,奈何追了大半个小时,仍旧一无所获。没办法,我只能在司机诧异的目光注视下,选择灰溜溜地回家。

我垂头丧气地打开家门,坐到沙发上,脑海里盘旋的却全是接下来该如何继续。

第一步,需要确定二人幽会的地点。我不由得挠了挠头,事出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往他的行李箱里塞上什么定位装置,除非二人又和上次一样在社交网站上晒甜蜜,我才有可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想见你,只想见你……”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男友低沉浑厚的歌声,这还是我们一起追剧时,我特意央求他为我录下的特制铃声。现在听起来,别有一番凄凉。

“亲爱的,我到宾馆了,你的大姨妈快来了,更要注意早点休息哦。对了,我的平板电脑忘在家了,麻烦你帮我充充电。”我没好气地接过电话,这个男人细心的叮咛却只让我觉得像滑腻的毒蛇,伪善得可怕。

我走进卧室,抄起床头的平板电脑,没走两步,眼中却蓦地闪过一丝曙光。

我清楚地记得,为了找常常不知所踪的手机,男友的平板电脑和他的手机是关联的,也就是说,通过那个软件,我能清楚地找到男友现在的位置。

我点开软件,小心翼翼地记录下男友的地址。可当我把这串地址输入到手机上的地图app后,冒出来的酒店名称却让我七窍生烟,恨不得把手机砸个粉碎。

那是邻市最出名的玫瑰酒店,环绕酒店的玫瑰花海和典雅浪漫的装潢风格让它声名远播,是无数情侣海誓山盟的首选之所,我也和男友提过想在那儿举办我们的婚礼。

可如今,他却和另一个女人选在那儿恋奸情热,颠鸾倒凤,这般残酷的巧合还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我急不可耐地冲出门,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在我不停的催促下,汽车风驰电掣地驶上去往邻市的高速公路。

车停下,我转过头,窗外正是灯火辉煌的玫瑰酒店。

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打开车门,走进这个让我感情复杂的建筑。

我怒气冲冲地直奔前台,奇怪的是,只看了眼我手机里和男友的亲密合照,前台就直接告诉了我他的房间号码,甚至连我找他的目的都没有过问。

我来不及多想就心急火燎地冲进电梯,一抬头,电梯的小电视正在播放一条突发新闻:

“本市发现了第二起,男子线下见网友失踪案的遇害者尸体,疑似与潜逃的人体器官走私团伙——食人鱼有关。该组织的成员会在身体某处纹上黑色玫瑰,警方提醒民众多多留意。”

“哼,见网友,色胆包天,精虫上脑,活该!”我瞟了眼屏幕,在心里不满地嘀咕着。

红衣女子魅惑的自拍照忽地在我脑海里划过,我打了个冷战。

“网友……黑玫瑰!那个女人莫非是……那他岂不是危险了。”我满心的愤懑突然被担忧代替,不管这个负心汉如何花心背叛,我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

“报警吧?可是我什么证据都没有,怎么说?”我正急得抓耳挠腮,电梯门却毫不留情地冷酷打开。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我蹑手蹑脚地找到我的目标——520号房间。我躲在门外,小心翼翼地支起耳朵,里面却听起来鸦雀无声。

没办法,我凑过头去,战战兢兢地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试试能不能听到更多动静。

“吱呀。”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我一个踉跄跌了进去。

惊慌失措地站稳,我偷偷打量四周:房间里没开灯,只有洗手间昏暗的灯光隐约亮着。

耳边似乎有微弱的流水声传来,时断时续,幽幽得让人发慌。

我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过,人的血液喷出来的声音和流水声很像,难道他已经?!

我咬紧牙,躬着身子摸进了洗手间,房间里安静极了,我只能听到我忐忑的心跳声和此起彼伏的急促呼吸。

万幸,我没有看到什么鲜血淋漓的惨剧,卫生间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寂寞的水龙头嘶嘶地漏着水。

我贴着墙走出洗手间,一举一动如履薄冰,生怕弄出丁点声响。忽然间,我眼前一片发白,房间里的灯竟同时亮起。

“Surprise!”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房间里堆满了鲜花和气球,几个和我们相熟的朋友拿着礼炮,一脸的坏笑。

人群里的男友走出来,单膝下跪,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订婚戒指,眼含深情地望向我,语气温柔而坚定:“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愣住了,眼泪突地夺眶而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轻柔地把戒指给我带上,心满意足地抱住我,语气诚恳地道歉:“老婆,对不起,那些账号和那条微博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发誓,以后都不会再骗你了,我知道我的工作会让你没安全感,但请你也要多给我些信任好吗?”

“那些自拍呢?”我还是不放心那可怕的黑玫瑰纹身。

“网上随便找的图。”他吐了吐舌头,露出和平素稳重不一样的可爱。

“所以平板电脑和好说话的前台也是为了引我过来,安排好的?”我长出了一口气,继续质问。

“嗯,我一直记得你喜欢这个酒店,以后我们的婚礼也定在这儿好吗?”

原来他一直偷偷地记着,得夫如此,妇复何求。我紧紧地抱住他,把头埋在他温暖的怀里,仿佛一切烦恼和猜疑都不复存在。

接下来自然是大杯喝酒,大口吃肉的庆祝时间,热闹完回到酒店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我多喝了几杯,头晕目眩,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好在神志还算清醒。千杯不倒的男友扶着我,被我憨态可掬的醉态逗得直发笑。

“叮——”他的手机忽然响个不停,他单手扶住我,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听了几句。

“好的,我马上过来。”他挂了电话,细心地帮我拨开散落的发丝,开口道,“有个朋友的礼物落在车里了,我过去取一下,老婆你不舒服先回房间等我好吗?”

我乖乖地点点头,他亲了我额头一下,转身朝大门外走去。我缓缓挪向电梯间,忽然只觉得一阵反胃,感觉自己马上就会吐出来。来不及上楼,我晕晕乎乎地跑向大厅的厕所,一把推开小隔间的大门,哇地一声吐在了马桶里。

缓过劲来的我冲掉了马桶里的秽物,定睛一看,对面排列整齐的小便池让我一下子酒醒了不少。

“我居然跑进了男厕!”刚准备溜出去,门口传来的脚步声让我腾地窜回隔间,轻手轻脚地关上大门,我感觉我的脸上直发烫。

“咔嚓。”从脚步声判断,有两个人走了进来,不过他们随后像是锁上了厕所的大门,让我心头疑云顿起。

我悄悄地从门缝向外望,只见一个窈窕的背影,一身高腰的红色体恤,鲜艳如血,性感的腰窝上赫然是那支妖艳的黑玫瑰!

“是她?她为什么也在这里?怎么回事?”我的大脑像宕机了一样,只知道死死地捂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没事来男厕所干嘛?”是男友的声音,我彻底懵了。

“大半夜的,这里反而安全。而且,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妩媚而沙哑的音色,和她火辣的曲线一样让人想入非非。

“你这个狐狸精,又想要什么?”轻佻而下流,陌生到我不敢相信这是我君子如玉的男友。

“当然是你的命和你的器官喏。”女子鬼气森森的话让我心脏狂跳,几乎就要夺门而出。

“别闹了,你最近收敛点,警察盯得紧,别连累了组织。”男友那双熟悉的手搭在红衣女的肩上,她居然顺势依偎了过去。

“你还知道你是条食人鱼啊,我看你装完美男友都要走火入魔了吧。”女子销魂的鼻音却像狠狠地打了我一记耳光。

“她可是这几年最重要的猎物了,国外那个富豪还指望着她特殊的肾救命呢。要不是我们太粗心,被她发现了马脚,我也不至于要弄这么一出。不过这样也好,她算是对我死心塌地了。当然,说起当女人,她可比你差远了。”

他的手从她的肩滑下,开始在她的身上放肆游走,女子不时发出几声媚笑,香艳的场面令人耳红心跳。

我却只觉得四肢发凉,恶心想吐,脑袋里嗡嗡响个不停。眼前的一切像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唯有脸颊滑下的冰冷泪珠提醒我,这,是最残忍的真实。

“死样儿,我当然知道她有多值钱,不然组织也不会又是让你洗掉右手的纹身,又专门用大数据分析她的喜好帮你接近她,还让你给她调养身体。为的不就是让那个大客户满意吗。”

“要不了多久了,过几天我就约她出国度婚前蜜月,主动送上门去,大客户的要求可是器官活体移植。赚完这一笔,我们可以好好去逍遥几天,现在医院的数据库越来越不好侵入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下个猎物了。”

“哼,整天就想着占老娘的便宜。”

“那还不是因为你太美了。嘘,让我打个电话给我们的好宝贝,看看她有没有乖乖睡觉。

等她睡了我再好好收拾你。”两人发出一阵刺耳的坏笑。

“想见你,只想见你,未来过去……”悠悠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好似来自地狱的挽歌。

惶急的脚步声向我涌了过来。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