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80章

沉鱼-第80章【沉迷美色无法自拔的昏君】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8-07 21:06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小舞姑娘,”江云度攥紧拳头开口,以一种读书人豁出去要上战场的气势道:“我喜欢你。”
面前的姑娘神情动人,却深深屈膝施礼道:“多谢大人的喜欢,恕奴家拒绝大人的心意。”
 

这……
江云度的嘴里像塞了个鸭蛋,旋即低头淌出热汗。
破釜沉舟般的表白,原以为对方的询问是一种两情相悦,却没想到直接被拒绝了。
他脸上的红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窘迫和羞惭。
面前的姑娘已经站直了身子,看到他的神情,将要离开的脚步停下来,又施一礼:“是小舞唐突了,请大人不要介意。”
为什么要道歉呢?明明是自己掩饰不住心意,让这心思细巧的姑娘看出了端倪。
“小舞姑娘,”江云度勉强挤出一丝苦笑:“姑娘你不要觉得抱歉,是本官思虑不周太过唐突。如今新帝继位,姑娘作为郡主的副手,又被委以重任,必然无心考虑男女之事。且如今战事乍起,姑娘说不定要随郡主西行杀敌。本官手无缚鸡之力,无能为姑娘分忧,还望姑娘不要生气。以后若有疑难,尽管……”
“江大人。”面前的女子盈盈下拜,再一次阻止了他絮絮叨叨的话。
她脸颊浅浅红霞,神情却端庄平静,缓缓开口道:“大人想多了。奴家拒绝大人,不是大人的问题。”
她偏过头去,看一眼身后的方向。

入目是高低错落却威风凛凛的十二面龙旗,龙旗前面是车马和护卫。新帝乘坐的玉辂由太仆卿驾驭,前后四十一位驾士簇拥,两侧由羽林卫护驾。再往前去,是手持横刀和弓箭相隔排列的十二排骑兵卫队,而最前面,是“大驾卤簿”的先导仪队。
因为先帝“新丧”,免去了前后鼓吹乐队。
这连绵一里长的新帝出行仪仗威武肃穆,更往前去,千里之外,是她的故乡。
她是谁,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
“江大人,”小舞面上没有说起男女之事的尴尬,平静自然里带着些成熟风采:“奴家从大弘的边境来,确切地说,是从几乎被恶人玷污,险被郡主营救的洞房花烛夜来。奴家踏出那道门后,再没有想过将来嫁什么样的人,没想过得到嫁为人妇的荣光。奴家只是希望,可以跟着郡主学到更多的本事,做更多的事。这一为报答她的恩情,二为有朝一日,可以像她那样,自己的命运,自己说了算。”
她面露憧憬之色。
大弘如今国泰民安民风开化,可又有几个女子,是像郡主那样,从不畏人言、从不怕人事,自己的命运,自己说了算!
小舞不求滔天富贵,只求握住命运。
那是小舞的梦想。
原以为她不同,却未发现她不同至此。
江云度面露仰慕之色却郑重施礼:“本官便祝姑娘事事如意,如愿以偿。”

 

“鱼儿,”被簇拥围护的玉辂中,李璧的手向前伸出:“你还在吗?”
“在的在的,”孟鱼向他靠过来:“是不是要喝水?”
“会弄洒,还是不喝了。”李璧抿了抿唇,孟鱼看到他饱满的嘴唇上起了一片干皮。
原本想等他醒来揍他一顿,结果自己还要服侍他。无论如何,这反转都让孟鱼心中愤愤。
唉,终是不忍心,倒了一杯水。
递过去,又怕烫,自己先喝了一口。
“好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放在他唇边:“本郡主来喂皇帝陛下喝水——”
声音拖得长长的,有点顽皮。
李璧低头,做出很乖的样子把杯中水喝得涓滴不剩,又轻轻仰着头。
他俊朗的脸近日瘦了些,虽蒙着眼睛,却仍能看出额角到下巴清冷的线条。偏偏那一张脸的神情是温和的,温和里又带着些许撒娇。
皇帝?撒娇?身份和神情的极度违和让孟鱼有些呆怔,她摇头道:“做什么?”
水也喝了,难道还要给你擦嘴?
“劳烦郡主,朕嘴上的水要滴进衣服里了。”
果然——
堂堂国公府郡主,河南道节度使嫡女,何时伺候过人,何时?
孟鱼重重叹气,随便扯了个帕子便去擦李璧的嘴,手却被他握住。
“鱼儿……”他声音低沉有磁性,这名字似乎是从心肺中钻出来的。

 

最近真是,动不动就握手。
有时装作在找她,双手扒拉着就握住了她;有时趁她帮忙整理衣裳,顺手就握住了她;有时似在梦魇,呼唤着她的名字握住她。
孟鱼觉得需要思考一下,这人是不是在占自己便宜。
“又干嘛?”她竭力把声音放缓,告诉自己眼前的人是皇帝了,殴打皇帝会株连九族。
要忍住。
“鱼儿,”李璧微微笑着,有些紧张道:“上次在山洞里时,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是啊,所以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
“这不是没死嘛?”孟鱼劝得干巴巴的。当时以为他要死了,自己是真的着急。那着急现在想起来,竟有些不好意思。
“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最重要的事没有说。”他开口道:“回宫后会有很多事,不如现在说。”
要说什么?
孟鱼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不会让自己就这么伺候眼瞎的他吧?那可不行,她还要去打仗,要去做武林盟主呢。
想想,仔细想,认真回忆,爹说过,怎么拒绝皇帝的要求呢?
要不驳面子,要有理有据,要露出一副自己志虑忠纯忧国忧民为社稷为百姓不得不抗旨不尊的样子。
对——
“鱼儿,”李璧的声音响起:“你能不能,嫁给我。”
志虑忠纯忧国忧民为社稷为百姓不得不——
孟鱼目瞪口呆。


 
这告白不仅仅是告白,还是求婚。
求一个自己曾经宁愿舍弃太子位也要拒绝的婚。
孟鱼看不到李璧的眼神,看不到他黄色丝帛后蒙着的眼睛是深情还是戏谑,她呆怔住。
原本的巧舌如簧妙语连珠只剩下半张着的嘴。
在她这难得的哑口无言中,李璧继续道:“那日雷电劈下,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心中唯一的念头,竟然只是后悔。后悔没有早些认识你,后悔没有听父皇的话,如果听了,咱们应该已经成婚的。”
他脸上微红,语速快得似乎生怕孟鱼打断。
“为什么后悔?”孟鱼想抽回手,却被李璧握得更紧了些。
“后悔错过你,错过了自己最爱的人。”
“你……”孟鱼的舌头和嘴唇打架,低着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鱼儿,”李璧向前一点靠近了她:“我对你不只是心悦,不只是喜欢,还是爱。”
是爱……
孟鱼挣扎的手软下来,心也跟着软了。
“鱼儿,我想要每个清晨、黄昏和正午,都可以看到你;我想要每次吃饭时,你坐在我的对面;我想要开心时有你分享难过时看到你的笑脸;我想要把什么都给你,只要能换你一个开心。鱼儿,我做不了明君了,因为在这回京的马车里,在这隆重的天子吉服里,只装着一颗爱你的心。除了你,我不想关心任何事。”
他们离得那么近,他的鼻息萦绕在自己额头,那么暖,他说的情话让人心脏直跳,那么热,一瞬间使她忘记如今是在马车上,忘记外面数千卫护。
孟鱼猛然抬头。
软——
那软碰上了她的唇。


该擦掉他唇上的水渍的,要不然也不会,又印在自己唇上。
天崩地裂的一瞬间,孟鱼脑子里竟然是这个念头。
李璧有些惊乱,却瞬间用手扶住她的肩头,把她拉进怀里。
她眼睛瞪大。
目之所及是他蒙着的眼睛,和轻轻颤动的发丝。
他吻得好认真。
柔软的嘴唇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停留,在她以为他准备离去,所以逃开时,他的嘴唇却又追上来。那么小心翼翼却不想放开她地,深深吻上去。
孟鱼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
还——挺好玩的。
“闭上眼。”他停下一瞬,这么警告她。
“不闭。”她的身子是软的,嘴上却很硬。
面前的男人带着努力压抑着的狂暴,带着不知该如何宠溺的措手不及,再次亲吻她。
“陛下,臣有事启奏。”
马车外有大臣朗声道。
车内静默一瞬,孟鱼趁机逃开,挣脱了李璧的束缚。
怀中空空。
李璧对外道:“滚!”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