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而兴旺
真实故事

活该、私生活混乱、立牌坊...网络“厌女”何时停止?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一条
2020-08-08 07:01
1、致命的TA

从南京遇害女大学生李小姐到杭州失踪女子来女士,从上海杀妻藏尸案的杨小姐到杀妻骗保案的张小姐,她们虽然都是女性,但有着不同的年龄、性格、爱好,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
但杀害她们的人,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自私、偏执、极端
犯罪因子其实一直沉睡在他们的身体里,只等一个小小的诱因将其点燃。受害的不是她们,也会是别人。



在泰国杀妻骗保的张轶凡,其实早就丢了工作,瞒着亲人贷款60多万还在家里啃妻啃老,把持着家里的财政大权,仅是打赏主播就花了30多万。他一面假装“离异金融界精英”对主播展开追求,一面还在网上裸聊甚至是购买色情服务。
钱的缺口越来越大,张轶凡想的不是如何出去找工作挣钱,而是在几个月里,带着一个假扮成自己妻子女人去为妻子购买了保险。这十几份保险,保险金额超过三千万,而妻子身亡后的受益人正是他自己。既能得到一大笔钱,又能摆脱妻子,张轶凡选择把妻子按在甚至都不足她身高的泳池里。
或许在很久之前,妻子熟睡后,张轶凡就盘算起用枕边人“挣钱”了。



和张轶凡一样,把妻子杀害藏在冰箱里的朱晓东也是个吃软饭的,而且还都把“软饭”吃的非常硬气。出轨、家暴,他一再利用妻子的宽容善良,直到最后他决定结束这种被约束的生活。
在案发半个月之前,他买好了藏尸用的冰箱,甚至还专门买书了解了各种杀人藏尸案。他等待的,其实就是一场争吵。
抱着妻子的尸体藏进冰箱时,朱晓东满脑子里想的可能全是自己要怎么出去浪、去放纵。



出轨、家暴的不止朱晓东,还有伙同两人杀害自己女朋友的洪峤。这个自称是战地记者的神秘男子出差一周就约炮了两次,只要女友一提分手就激动地威胁“敢分手就杀全家”。
当这个暴躁的男人想除掉“碍事”的女友时,却找了两个帮手,并把女友引到了环境比较复杂的边境,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你看,她自己走的,去了那么远,死在那与我无关”。



这种自私自利又故作聪明的做法,真真像极了杀害妻子并碎尸冲走的许国利。不论是许国利究竟是要做什么,他的出发点都是自私——他不仅想从这段婚姻关系中获得更大的利益,还想一次性摆脱妻子。
对记者的采访、警方的询问,许国利可能已经在脑海里排练过成百上千次了。看着妻子“离奇失踪”引来越来越多的关注,娘家人坚持不懈的寻找,他的心里恐怕没有恐惧,只有厌烦。
他们没有愧疚之心,无一例外。

2、对无辜者的舆论风暴

现在的舆论就像是台风,过境之后,永远都会一片狼藉。
回溯这些案件真相大白之前,很多人都在网上进行各种推测,甚至还有些人言之凿凿的说就是某某人。而对于这些话会造成什么后果,这些人可能并不清楚。

这些言论对于这些无辜的人来说无异于一场巨大的灾难,远不是一句句道歉就能弥补的。有些时候,无辜者即使被证明了清白,还是会被不明情况或者是心存怀疑的人继续攻击。
2012年有一部名叫《狩猎》的丹麦电影,男主只不过是委婉的拒绝了一个早熟女童的告白,就被女童泼了一盆性侵女童的脏水。所有人都因为这件事排挤、压针对他,直到最后女童说出真相、男主重获清白,但对他的恶意仍然没有消失。



现实中这种情况也是屡见不鲜。就在今年8月5日至6日,在德阳安医生自杀案中公布安医生个人信息的3人被告上法庭。整个事件的起因是在2018年夏天,安医生夫妇与13岁初中生刘嘉(化名)在泳池里发生冲突后,调解无果,两家矛盾升级,孩子家长把泳池监控视频提供给媒体,安医生夫妇的信息随即被人肉,陷入了舆论漩涡。
5天后,35岁的儿科医生安医生和家人说外出有事,驾车出了小区后,在车里吞下500片扑尔敏后离世。自杀前,她发短信给调解民警:“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我对整件事负责,一条命顶一个心理创伤应该够了吗?”



除了安医生,从重庆公交车坠江案中的小轿车女司机到前一阵的西城大爷,哪个不是在真相明了之前被喷的体无完肤。结局反转,这些人被证明清白,但伤害已经造成,谁又能去弥补他们。
表达自己的看法有错吗?
没错。
充满正义感有错吗?
没错。
谴责错误的做法和人有错吗?
没错。
我不反对发声,也不反对表达观点,但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所以请不要对不清楚、不明确的事情妄加评论,在接受各种杂乱的互联网信息时也请时刻保持理智和清醒,切记谨言慎行。
一个小小的猜测,毁掉的可能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企业、一个行业,最后甚至会毁掉自己。

3、受害者有罪论

在很多事件中,有些人习惯给受害者扣个帽子——出轨、感情纠纷、男女关系混乱等等等等,这种论调,就是大家理解中的受害者有罪论。
我很明白这些人的心理,他们在思考关于“为什么这个人不杀别人就杀TA呢?”时,习惯性的把施暴者犯罪的理由加到了受害者身上。



那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想法?
我个人认为根源就在“合理化”上。
心理学中的合理化是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是指当个体的动机未能实现或行为不能符合社会规范时,尽量搜集一些合乎自己内心需要的理由,给自己的作为一个合理的解释,以掩饰自己的过失,以减免焦虑的痛苦和维护自尊免受伤害,此种方法称为“合理化”,换句话说,“合理化”就是制造“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并遮掩自我的伤害。
同样的,对于外界一些事情,多数人也愿意将其合理化。
这些抱着“受害者有罪论”的人,不一定所有人都是想要诋毁受害者,而是在他们的认知里,无缘无故的杀人是不合理的。为了将整个事情合理化,他们就将过错安插在了受害者头上。



当然我不是说他们这样做是对的,他们的做法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就出在知识(可能会有一部分性格、人格等各种因素)的欠缺上。而在这个所有人都能自由发声的时代,这种欠缺就会被放大。
同样身处在信息茧房(指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之中的他们,每天都在接收着和自己相同观点的人的论调,也让他们更加坚信自己是对的、受害者就是有罪的。光是道理是行不通的,因为这些观点已经深深根植在他们的脑海中。
也正因为如此,即使社会在进步、人们的素质在提高,还是有人坚持受害者是有罪的。
不过如果单纯是个人想法那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但现在一些媒体、流量主、个人,为了一己私利,故意将舆论引到“受害者有罪论”上,这就让人不寒而栗了。

4、流量还是……

娱乐至死、制造对立、煽动情绪、带节奏,这些词是不是看着特别眼熟?虽然心里很拒绝,但我还是认为现在整体的环境充满了这些元素。


一起残忍的杀人碎尸案竟然会被拿来玩梗,听起来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玩梗的人固然很令人气愤,但这一切背后的推手更加可恶。
认定了某件事、某种观点会火,就不顾道德、人性的底线全面铺开、大力宣传,好像就是当今的现状。
眼花缭乱的信息充斥着生活,冲散了大家的注意力。想要获得流量,就要吸引大家的眼球。当正面信息大家习以为常之后,在利益的驱动下,有些开始用负面信息激起大家的负面情绪。一个成功引起了群起效仿,负面信息、虚假信息铺天盖地。



在大数据发达的今天,一个人可能在连续几天浏览负面信息之后,更容易接受到负面信息的推送。而长久地浸淫在充斥着负面信息的环境中,一部分人的性格、心态、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等也会逐渐发生变化。
相信我,这种变化不是好的,最起码大部分不是好的。
这两年,我听到最多的词就是“下沉”,当然,我自己也说过很多次。但是下沉真的好吗?我只能说,下沉是个双刃剑。做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是没错的,但无原则的一味向下讨好,无异于饮鸩止渴。
因下沉而兴旺的,也可能终因下沉而毁灭。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