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决定和妻子离婚后,给妻子发去快递警告
故事 生活

他在决定和妻子离婚后,给妻子发去快递警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纸话温凉
2020-08-08 09:28
宋杰两手插兜,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不紧不慢地向楼下快递柜走去,今早收到的通知,他的快递到了。
楼下快递柜前围了一群人,宋杰皱皱眉,头埋得更低些,站在人群的最外侧听里面抑制不住的抱怨叫嚷声。

原来快递柜没电故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这些老旧的居民区一直处于快递公司的散养名单,今天也许是取不到快递了。

默不作声地皱了皱眉,他没多逗留,转身干脆地回了家。光看他这幅模样别人恐怕想不出里面的快递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宋杰活的像是个隐形人,搬了家不与任何人有过多的交流,原本的同事渐渐疏远身边也没有任何朋友。

打开微信最上方的联系人备注是两个字“老婆”,他没点开对话页面,但两人最后一条聊天记录是对方发来的信息,“我会尽快将离婚协议寄给你。”
退出微信,宋杰打开电视让屋内热闹一些,自己起身走到厨房准备他今天的第一顿饭。

此时是上午11点。
锅里水花翻滚,他将泡面面饼放进去,回身在身后冰箱里取出一根火腿肠,撕开外皮用手掰成小块扔到锅中和面一起煮。

半个月前他搬到这里,原因是一个月前老婆终于受不了他每天在家里无所事事提出了离婚。结婚5年没钱没孩子,倒使整个协商过程省了不少麻烦。
泡面熟了,他用家中唯一的碗筷将面盛出坐回沙发上埋头吸面。
当天下午1点是两人定好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的时间。

12点半左右,宋杰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楼下快递柜前依旧吵闹,他皱着眉扫了一眼,吵闹的人换了一拨。

下午1点半,他靠站在民政局门口,老婆始终没有出现。旁边同样等人的还有一位大哥,对方看上去40出头一脸憔悴,嘴里叼着半根烟火星忽明忽灭,脚下一地烟头。

宋杰掏出根烟,两步走到对方面前借了个火。
“等人?”大哥主动搭话。
“恩。”宋杰吐出一口白烟没再走开。

大哥上下打量他两眼,“离婚?”
“对,离婚。”宋杰弹掉一截烟灰,看着面前马路上的车辆,眼里满是冷漠。

“唉。”大哥叹口气抹一把自己的光头,狠狠将手上的烟头扔在地上又用脚碾了碾,“这年头谁离了谁特么不能活啊,离就离没啥大不了。”
宋杰没接话,依旧淡然地吐出一口烟圈,也不知对方的话是说给他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下午2点半,宋杰离开了民政局。

妻子或者说他的准前妻一个人住在他们之前住的房子里,地方也不远,走路差不多20分钟。他熟门熟路来到原本的家,抬手敲门,毕竟他已经没有这里的钥匙了。
对门住的是一对老夫妇,退休在家替自己女儿照看孩子。在他敲了15分钟门后,对面的大妈开门探出头,“她可能是出门了,你打个电话看看,家里孩子在睡觉呢。”

言下之意,别再出声,赶紧走。
宋杰回身看了看对方,低声说了句抱歉离开了。手机里记录显示,从1点开始到刚刚他一共给妻子打了9个电话,全部无人接听。

没再继续寻找对方,他转身回了住处。
下午4点,楼下的快递柜前还有零星几人,电子屏幕上依旧漆黑一片。

宋杰压抑着想要将机器砸开的冲动回到屋中。
距离24小时还有21个小时左右,他打开冰箱拿瓶水喝心里暗自盘算着。10月份天气已经微凉起来,随手将剩下半瓶水放回冰箱,他进厨房开始准备自己今天的第2顿饭。

依旧是泡面,只不过换了个口味。
同样拿出根火腿肠,用手掰开扔进锅里,15分钟后,他吃完了今天的晚饭。

这一天过的毫无波澜,仿佛与往常并没什么两样,除了他的快递还在楼下坏了的快递柜里,这让他的心情有些烦躁。
第二天上午10点,宋杰顶着刚睡醒还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脚上趿拉着拖鞋去取他的快递。
幸运的是,这次他在付了0.5元超时费后顺利将快递拿了回来。

进门将快递放在屋内唯一的桌子上,他面无表情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个鼓鼓的黑色塑料袋。
看到这些他松了口气,刷刷两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不一会儿屋内传来了塑料烧焦的难闻气味。
此时距离24小时还有2小时左右。

早午饭依旧是泡面,火腿肠被他用刀切成小块和泡面同煮。
工作日的午饭时间电视里没什么好节目,随便换台到一个播了千百遍的电视剧,宋杰就着电视的声音吃完了一碗面。

下午2点,他心中默算了一下,已经过了25个小时。打开手机,上面最近的通话记录显示,打给妻子的未接电话已经有不下20通。
他看着屏幕,一脸漠然地报了警。在他的描述中这是一起失踪案,失踪人是要和他离婚的妻子。

女人身边大片黑褐血迹早已干涸,屋内所有窗户都被关上,但可能是季节关系,进门后倒并不觉得太过闷热。
宋杰和警察一同进门,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妻子,不用问,屋内的味道告诉他对方已经没有了呼吸。

根据尸体的腐烂程度,经验丰富的警察初步判定对方去世了一天左右,也就是在昨天宋杰敲门前后被杀,死亡原因应该就是对方心脏处明显的贯穿伤,凶器被丢在一旁,是一把厨用尖刀。

经过警察比对,这把刀和厨房刀槽里缺少的那把形状吻合,看来是女人与凶手起了争执,对方激动之下起意杀人。
对此,宋杰自然是备受怀疑的第一嫌疑人,但是他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无辜。民政局门口的监控可以查看到他当时的身影,那位丧着一张脸的光头大哥是他的人证。

况且即便他昨天确实来过,可是对门的大妈和他结结实实打了个照面,他的身上没有丝毫血迹和不妥,即便他有作案动机,可是没有证据指向是他杀人。
负责这起案件的是警龄超过20年的老陶,发现尸体的第二天,他来到了宋杰的住处。

“据我观察,你去民政局的那天手里并没有拿其他东西。”老陶看起来和蔼的像个弥勒佛,可一双眼睛似乎能洞悉一切。

“离婚协议书在那天出了些状况被锁在楼下快递柜里了,所以我去是想告诉对方换个时间离婚的,毕竟打电话她没接。”宋杰对此早有说辞。
“我能看看吗?”

“自然。”
几张纸并无不妥,宋杰对此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一个人住,吃饭是个问题吧。”老陶起身闲聊似的走向厨房。
“恩,大多就是吃个泡面。”宋杰跟在对方身后。
厨房不大,东西也少的可怜,一口锅一把刀一副碗筷。

“你这把刀,倒是和现场的那把差不多。”老陶指了指那把被随手扔在桌台上的刀。
对此宋杰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没出声。

“你们住的这么近,一个协议书还需要快递?”老陶回到沙发上坐下。

“她不想见我。”这理由倒是中规中矩。
“哪家的快递还记得吗?”

“没太注意这些。”宋杰额头上浸出冷汗,但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没事,能查出来。”老陶一摆手像是不太在意。

都是那该死的快递柜,如果不坏的话他就可以拿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去民政局,也就不会牵扯出协议书是寄过来的这件事了。

该死!宋杰在心里又暗骂一句。
老陶没再多留,又问了几个问题,十几分钟后起身离开了。
宋杰关上门,转身看着厨房台面上的那把刀。

“赶紧签字明天就去民政局离婚。”耳边仿佛还回想着那天妻子尖锐的嗓音,他看着妻子那张不耐烦的脸和甩过来的离婚协议书默不作声。
半年前他丢了工作,是因为打了单位里对妻子总是毛手毛脚的上司,对方大怒声称要开除他们两个,他为了妻子主动道歉辞职。

谁想到一个月前妻子提出离婚,那时他才得知,妻子和那个发福走样的男人早就搞在了一起,从他打人、离职再到如今的离婚仿佛都是对方计划好的,一环扣一环看着自己走进挖好的陷阱。

他一言不发,从包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尖刀刺进了妻子的身体,只用一击就成功让对方闭嘴。
为了此刻宋杰已经筹划了许久,提前将今天要用的东西放在包里通过快递柜线上寄出,减少人员接触的同时也能确保快递在当天到达。

空着手出门并特意让沿途的监控拍到自己,妻子所在的居民楼老旧到没有监控,所以取快递的过程他不怕被拍下。
上楼找妻子前先去快递柜取走包裹,他暗自决定如果对方道歉他就不动手,结果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让他失望了。

让妻子的指纹也沾在刀柄上,他进厨房拿走了同样款式的刀用黑色塑料袋仔细缠好放回包中,将空调设置成使尸体不易腐烂的温度,24小时后自动关闭。用对方的手机给自己发了最后的微信。

他压低帽子出了门。将包重新存进快递柜中寄回给自己,只要他在第二天能够取走快递就还有24小时将一切销毁甚至抹去这段快递的过程,让警察无从下手。
回家路上他同样刻意出现在沿途的监控中,依旧的两手空空。

都是那该死的快递柜,如果它那天不坏。
宋杰缓缓举起刀,看着刀面上映射出的自己冷漠麻木的脸。

几分钟后,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大片温热的红色在地上缓缓蔓延,冰冷的刀此刻仿佛也有了温度。
门外,敲门声突然响起。

原公司里上司的声音传来,“小宋你在吗?我想和你谈谈。”对方的手提袋中,一把尖刀若隐若现,相比此刻屋中的那把更加冰冷可怕。
警局里,年轻警员拿着报告脚步匆匆找到老陶。

“伤口处有两次不同角度的贯穿伤?现场的刀柄上有指纹被擦拭的痕迹?”老陶眉头皱的死紧,如果是宋杰没理由将刀上的指纹抹去,还有人在案发当天去了那里,这个人会是谁?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