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81章

沉鱼-第81章【索吻的代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8-08 21:00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面前的男人带着努力压抑着的狂暴,带着不知该如何宠溺的措手不及,再次亲吻她。
“陛下,臣有事启奏。”
马车外有大臣朗声道。
车内静默一瞬,孟鱼趁机逃开,挣脱了李璧的束缚。
怀中空空。
李璧对外道:“滚!”

 

那大臣马不停蹄地滚了,随后只敢把奏报的文书托江云度呈送。所以孟鱼刚跳出马车也准备逃走,便有厚厚的奏折被塞入怀中。
她的舅舅江云度面上红霞未退,磕磕巴巴道:“郡,郡主,这这事关,事关军机要事,不容拖沓。还,还请郡主……”
孟鱼瞥他一眼。
不知道他这跟女性说话就口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只要他一日不改,自己就不想唤他舅舅。
“江大人,”孟鱼把奏折推回去:“陛下正在休息,还是不要打扰了。”
话音刚落,马车中便响起李璧的声音:“朕醒着,江卿有何事,进来说吧。”
略一停顿,又道:“朕口渴了,劳烦郡主进来倒水。”
孟鱼翻起白眼只当自己耳聋大踏步离开,身后的江云度只好讪讪道:“陛下,下官来倒水。”

小舞正拴好信鹰脚上的信筒,看见孟鱼踢着石头过来,便请她到自己马车上来。
孟鱼大大咧咧躺下,枕着一只胳膊,另一只胳膊放在胸口,手指拨弄着自己的嘴唇。
按一下,再按一下,左右揉揉,扯着嘴唇拉一拉。
小舞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郡主,你嘴唇怎么肿了?”
“蜜蜂叮了一口。”孟鱼顺口道。
没留意有蜜蜂啊。
不过眼下越往南去,天气越暖,道旁野花也有不少开放的。
小舞稍一点头,便又跳出马车。

 

孟鱼在柔软的地毯上翻了个骨碌,支着脑袋思考。
刚才的吻是怎么回事……
是他主动的!是他故意的!对了,跟自己没关系,自己是一个被无耻皇帝轻薄的可怜可悲的良家女子。
得找他算账!
弑君?好像不必闹那么大。扔下他离开,对!让他找不到自己。
孟鱼翻身坐起,掀开车帘,看到前面皇帝的銮驾。
车驾华丽,装饰得威严肃穆。因先帝“新丧”,白纱缠裹车顶,看起来有些寂寥。
那华丽却寂寥的车内,坐着一个目盲之人。
“罢了!”孟鱼重重叹气:“先把这可恶的皇帝送回京都,等他到了京都,本郡主便跑掉!就这样!”
她跳下马车,假装无事地走回銮驾,路上抱怨了总管太监一句,问为什么不给自己准备马车,害得她还要跟皇帝同乘。
总管太监有苦说不出,看看銮驾方向,只能低着头赔笑。
銮驾此时停着,正被小舞派来的人前后左右罩上屏风样的细纱板,见孟鱼过来,小舞挤挤眼睛道:“郡主不用再怕蜜蜂了。”
孟鱼有苦说不出,看看銮驾方向,轻轻捋起衣袖。

随后的几天气氛总有些尴尬,皇帝不准江云度再进銮驾议事,孟鱼添了一份每天给李璧读奏折,读完还要按他说的批示,批完还要取出玉玺重重盖章的工作。
“河北道节度使上表问,如今大弘和突厥开战,宣元三年允准的互通互市已经关闭,但有突厥商人、耕民在我大弘境内买田置地的,不愿离去,此事如何办。”
孟鱼蹙着眉头,粗略一翻说出梗概。
李璧略一沉思道:“鱼儿觉得该如何办?”
如何?我知道个鬼?
“快说。”孟鱼手持珐琅管羊毫蘸满墨汁,有些不耐烦。
李璧耐心解释:“突厥中有不少仰慕大弘盛世的,或者在大弘讨生计的,两国开战也不愿意离去。这里面虽然有可能混入奸细,但更多的是普通百姓。朕认为百姓实苦,突厥百姓更苦,但半年之内我大弘可打败突厥王庭,到时候——”
他面露王者之气:“突厥的百姓,便是我大弘的百姓。”
孟鱼发觉李璧说起公事的时候,就“朕”啊“朕”啊的,说起私事,就“我”啊“我”的,也不知道别的皇帝怎样。她游离着神思,听完了李璧说的话,然后点头道:“懂了”,认真地在奏折御批处写:“等半年。”
批完盖章。
李璧莞尔,轻声道:“鱼儿不要累坏了,如果觉得累,便明日再说。”
不,她不觉得累,她要赶紧把这事儿办完好抛弃眼前这个讨人嫌。


 

奏折批了大半,孟鱼再问时,发现李璧睡着了。
他斜斜地靠在枕头上,蒙眼的丝带垂在一边,随着马车的行驶轻轻晃动。
是太累的吧,在山洞中经历生死,醒来后马不停蹄回京,目盲,却仍然要处理这么多国事。都这样了,还偷闲轻薄良家女子……
想什么呢?
孟鱼猛然摇头,把思绪拉回来。
话说,他的嘴唇还挺好看的。颜色好看,肉肉的,牙齿也白,有些茶香……
想什么呢?
努力想拉回思绪,可一双眼睛忍不住盯着他的嘴唇看。奇怪,这莫名其妙想要再试一次的冲动是为什么呢。
孟鱼轻手轻脚挨得离他近些,蹲在他面前,脸慢慢向前凑去。
亲一个不算什么吧?

亲一个……
嘴唇一触即回,心脏已经跳得几乎要蹦出喉咙。那一瞬间柔软的触觉,他鼻间柔和的气息,他身上的味道,让她想再进一步。
进一步可以做什么,她却不懂。
孟鱼迷惑地摸着自己热热的唇,下定决心想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一定是被他的美色迷惑。
她猛然击掌:“一定是了。”
沉睡的李璧没有醒,她把手伸出去,在空中挡住他的脸。
如果没有这张好看的脸,自己还会喜欢他吗?
从南境遇到后的种种,靠近时莫名的情绪,想欺负他的感觉,看到他受伤目盲心里的难受。
或许,还不只是简单的喜欢吧。
真的不是简单的喜欢。
孟鱼把手轻轻放在胸口。
怎么办,不光是喜欢啊。真丢脸,不光是喜欢啊。
她猛然拉开车帘,在清新的空气中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整个人已经平静下来。
“喜欢就是喜欢了,本郡主喜欢你。”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睡梦中的李璧似乎在微笑着,笑里有些心满意足。
空中传来几声布谷鸟叫,声音辽阔高远。孟鱼倚着窗台,觉得此时马车颠簸中带着些柔软,晃呀晃地,似乎是一个摇篮。
快点回京吧。
她在心中道。
或许,慢点也行。

 
奔波数日,新帝终于回到京城。
这一路上虽然坐在玉辂中的皇帝并没有感觉到异样,但其实护驾团队已经阻止了数十次暗杀。那些都是萧潜带来大弘的奸细护卫,在萧潜死后飞蛾扑火般反击。
死对他们来说,才是归宿。
可对于有的人来说,生死都不是归宿,那一个心心念念的人才是归宿。
梁国公主萧妍如今被幽禁在使馆里。
梁国跟大弘的开战雷声大雨点小。梁国国王病重,太子又惨死大弘,朝中混乱无人主事。梁国军队试探着跟大弘军打过一次,损失惨重之下已经退守。如今主动权在大弘这边,而梁国公主萧妍,竟然成为了人质般的存在。
她困在使馆无路可去,心中只期望郑嵘能救她出去。
毕竟她和郑嵘的婚期就在眼前,他那么爱她,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新帝回京的第二日,郑嵘来了。



他瘦了些,也黑了些,然而却更加好看。
杏花开了,他站在花树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到萧妍过来,没有动。
萧妍雀跃的脚步停下,张开的怀抱僵硬,脸色一点点变差。
“嵘哥哥,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黄河鲤鱼、闷炖猪脚、五花肉、蒸野菜,你,要不要吃?”
郑嵘看着她,露出有些苦涩的笑。
那日萧妍问自己喜欢吃什么,他随口便把自己的拿手菜说出来。其实这些不是他最爱吃的,是孟鱼爱吃的。
这些年来,他只要一有功夫就捉摸着做菜。孟鱼哪一样菜多吃了一口,他会把那样菜做得更精细,更好吃。
可如今,有人为他做同样的菜。
“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郑嵘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白色的瓷瓶递给萧妍:“这里面,是你兄长的血。”
萧妍惊叫一声松开手,那瓷瓶直直向地面摔落,电光火石间,已经又被郑嵘接在手里。
“拿好,”他轻声道:“他的骨灰我也带了回来,但是这血,是你父皇重病的解药,还望你不要摔碎弄丢。”
萧妍眼神呆滞神情惊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