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女朋友变成了一块冰
故事

我发现女朋友变成了一块冰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甜乌冬面
2020-08-09 15:14


郭以琛第一次发现不对劲,是在商场买东西的时候。女朋友一反常态,没有在化妆品和服装区流连忘返,反而拽着他径直去了家电区。

他们穿过一排色彩各异的大电视,千篇一律的猴子在屏幕里呲牙咧嘴,接着他们从摆得满满当当的搅拌机群前路过,机器的轰鸣震动声在背后渐行渐远。郭以琛牵着杨覆雪,只感觉她的手烫得像个热水袋。

杨覆雪在一排雪白的冰箱旁站住脚,她微微俯下身子,神色温柔地摸上光滑的冰箱外壳,就好像是在触碰情人的脸颊,“真好看。”

明明是寒风凛冽的深冬,杨覆雪仍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

似乎是嫌热,她甚至卷起袖子,露出了两截雪白的小臂。而她额头沁出的那层薄汗,在灯光下慢慢闪出一阵淋漓的水光。

郭以琛的喉咙一紧。

导购小姐像是一只嗅到血腥味的鲨鱼,动作迅速地穿过人海游了过来,“小姐,买冰箱吗?”

郭以琛下意识摇摇头。

杨覆雪的笑容一下子敛去,她的话硬邦邦的,就好像一块冰,“我们也该换个新的了。家里的冰箱老是坏了修,修了坏,太耽误事了。况且,冷冻室太小了,根本装不了什么东西。”

导购小姐的目光在两人间交错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做出了选择。她挤到杨覆雪面前,“小姐,你可真有眼光,我们这儿到了一批新货,全部都是大冷冻室,恒定的低温环境可以保持食物的新鲜程度,减少养分流失……”

杨覆雪仔细选了半天以后,停在了一个长方形的冷柜前。

“小姐,这款只能装雪糕或一些需要速冻的食物哦……”

“我就要这个了。”杨覆雪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白色牙齿,她的神色像极了某种食肉动物,“你觉得怎么样?”

郭以琛只觉得背后莫名一凉,他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大冬天的,买这个做什么……”

“我好热啊。”杨覆雪无辜地瞪大眼,“你不会就连我的雪糕自由也要剥夺吧?”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雪开始变了呢?郭以琛挠挠头,却感觉大脑空空如也,他好像很久没有认真和杨覆雪相爱了。

只记得,她最近似乎总是嚷嚷着热。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下来。

郭以琛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喝着牛奶,他看着杨覆雪穿着条红色碎花睡裙,动作麻利地把湿漉漉的头发绑了起来。

她脚步匆匆地出了卧室。

没几分钟后,杨覆雪举着一根奶油冰棒进来了。

“大冬天的吃冰棍,对身体不太好吧……”

“我太热了。”杨覆雪呲着牙,将冰棒咬得嘎吱作响,“你快去洗澡吧。”

郭以琛打开水龙头,却被冷水淋得打了个哆嗦。他慌忙拿毛巾擦了擦脸,发现电热水器根本没开。

杨覆雪洗的是冷水澡,郭以琛在浴室里突然打了个寒颤,他只能打开热水器等了一会儿。

郭以琛洗完澡以后什么也没说,小心翼翼地在杨覆雪身边躺了下来。

他翻身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侧空落落的,杨覆雪已经不知所踪了。而窗外的天空,正透出一点鱼肚白。

郭以琛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杨覆雪的踪迹,门口的鞋子码得整整齐齐,杨覆雪不可能出了门。那台才买回来的冰柜安安静静地放在客厅,柜门露出一条狭长的缝隙。

郭以琛慢慢地走了过去。

透过那一层薄薄的玻璃,他首先看见了一团乌黑,接着又看见了那条熟悉的睡裙一角。

杨覆雪双手抱膝坐着,她的脸微微仰起,脖子以下的整个身体被完全锁在了透明冰块里。

他慌忙拉开冰柜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整块冰抱了出来。

“小雪,小雪!”郭以琛急得像热锅的蚂蚁,他连拖带拽地将冰块搬到了浴室里,滚烫的热水落在冰块上,已经过了好半天,冰块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郭以琛用力拍了拍女人湿漉漉的脸,杨覆雪咳嗽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

“小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杨覆雪惊呼一声,“我半夜热得睡不着,迷迷糊糊就走到了冰柜旁,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我先救你出来,然后咱们再细说。小雪,你忍忍啊……”

郭以琛手忙脚乱地继续浇着热水,但是冰块却依旧一点融化的迹象也没有。郭以琛急出了一身的汗,又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个锤子,但直到锤子都被敲出了个裂口,那块冻住杨覆雪的冰也并根本没有变化。

“这应该不是冰吧……”郭以琛摸了摸那冰,“虽然表面凉凉的,但是并没有真的冰那么透明澄澈啊……而我也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怪病,病发的时候是你这样的……”

杨覆雪也急了,她被困在那坨不明物质里,连喘气都带上了几分困难——

“阿琛,我好难受啊……我、我到底怎么了……”

郭以琛掏出手机准备叫救护车时突然顿住了,这个狼狈的场景依旧难掩杨覆雪的美貌。她就好像是一只被困在琥珀里的蝴蝶,脆弱、美丽而又永久。

他想起之前一个朋友在博物馆里和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有点意思,只要拥有者不愿意,这些艺术品便再也没办法在世人面前展现。”

郭以琛心念一动,缓缓地在杨覆雪身边坐了下来。

“小雪,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们的身边都围绕着好多的声音。”郭以琛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你家世好,长得又好看。不知道有多少人明里暗里都说,我一点也配不上你。”

杨覆雪呜咽着,“没有这回事……”

“你有没有想过,你突然被‘冰块’困住这件事,没准是一个契机呢?”郭以琛已经冷静了下来,“而这个契机,能够让你彻底地属于我。”

杨覆雪张了张嘴,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怎么不说话?小雪,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哦。”

杨覆雪费力地摇着脖子,她感觉那冰似乎冻住了她的声带。而唯一有能力解救她并且知道实情的人,却并不打算施以援手。

“不要怪我,我只是……太爱你了。”

两个人安静地待在浴室里,郭以琛能听见杨覆雪的呼吸慢慢平缓下来。

他刚刚完全是脱口而出,也不知道杨覆雪这个怪病会不会突然恢复,到那个时候,杨覆雪一定会离开他的。

好在杨覆雪的父母都在国外,而她的朋友同事们也都知道他们恩爱有加。郭以琛急中生智,分别写了两种邮件——

发给她父母的版本,是说最近手里接了个大项目,要没日没夜地忙起来了;发给朋友家人的版本,则是说父母在国外出了事,她需要立即赶回去一趟。

都处理完了以后,郭以琛把冰块杨覆雪又抱回了床上,他如往常一般吻了吻杨覆雪冰冷的额头,“幸好今天是星期天,你昨天应该没休息好吧,现在再睡一会儿。”

杨覆雪坐在那块似冰非冰的不明物质里,一双漂亮的眼已经失去了神采。

郭以琛低声说,“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郭以琛下班回家的时候,杨覆雪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依旧是一片热闹喧嚷,笑声几乎要冲破屏幕,杨覆雪却呆呆地,整个人还透出一股死气。

“小雪,我回来了。”

郭以琛提着几袋菜进了厨房,没过一会儿,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饭菜的香气。他在小茶几上摆好菜,又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

“小雪,乖乖张嘴。”郭以琛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这可是你最爱吃的呢。”

杨覆雪机械地张开嘴接了过去,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已经接近了尾声,郭以琛准备拿起遥控器换个台,触手的却是一片冰凉。

裹住遥控器的那层厚冰已经消融了一半。

“为什么遥控器会被冻上?”郭以琛狐疑地看了眼呆滞的杨覆雪,“这是怎么一回事?”

杨覆雪当然不可能回答他,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绝对不可能是杨覆雪做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情况反而越演越烈,每次郭以琛回家以后,都能看见家里有东西被冻了起来——无论是闹钟、茶杯、调料瓶、洗好的衣服还是沙发靠枕,都会无缘无故被一块冰包裹住。

郭以琛不禁开始怀疑,难道杨覆雪的这个怪病竟然能够传染?

男人侧脸看了看杨覆雪,女人依旧安静地坐着,但是嘴角微微勾起,好像是在笑。
睡觉前,郭以琛如往常般给杨覆雪裹上了被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杨覆雪那张漂亮的脸,竟然也带上了几分妖冶,尤其是那双眼,冰冰凉凉地看着他,就好像是一条正准备发起攻击的蛇。

郭以琛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心慌。

半夜时,他的一双手突然又烫又痒,还有阵阵刺痛。郭以琛挣扎着坐了起来,借着月光,他发现自己的双手掌心里,都各有一块碎冰,左手心里那块还死死黏住了皮肤。

而他的两条腿正陷在一整块冰里。

他大叫一声,开始胡乱蹬腿,那冰沉沉地坠着,似乎是想要把他往深不见底的地底下拖。淡黄色的月光落在床上,杨覆雪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眼角眉梢都洋溢出一种诡异的气息。

就在这一瞬间——恐惧彻底战胜了爱意。

波光涟漪的河边,一辆小红车停了下来,郭以琛气喘吁吁地从后座拽出了杨覆雪。女人连声音都还没来得及发出,郭以琛已经干脆利落地将她推下了河。

巨大的落水声震醒了几只沉睡的飞鸟,郭以琛瘫在地上,觉得有些如释重负。

唐越泽随手把一本古罗马史塞回书架,通过书架的间隙,他看见那个漂亮的女人正在看一本名为《人性考验》的书。

他已经观察很久了,这个女人每逢周一和周三都会来书店,而她看的书基本上都和心理学有关。

唐越泽穿过书架,假装不小心掉落了文件夹,特意标红加粗的几张广告宣传单,就这样飘散一地。

那女人连忙弯下腰开始帮忙。

“渐冻恋人计划?想知道如果你怪病缠身,你的伴侣会怎么做吗?是患难见真情,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本公司新推出人性测试,帮你看清楚枕边人。”

“谢谢你。”唐越泽不动声色地抽回宣传单。

“等等……”女人瞪大了眼,“这个人性测试,我可以参加吗?”

唐越泽领着女人进了一栋办公大楼里,他熟门熟路地走进转角那家工作室,这里面不大,零零散散被分割成了十几个区域,同事们有的出去寻找客户,有的还在忙着写计划书。

唐越泽的桌上乱糟糟的,他胡乱把几个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外卖盒扔进垃圾桶里,收拾收拾请女人坐了下来。

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精致的手帕,她仔细掩住了口鼻,这才垂眸看起文件来。

唐越泽细心地递了支笔过去,杨覆雪点点头,在文件末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为了保证本次测试的正常推进,我将会花时间收集一些资料,务必打造最完美的用户体验。”

杨覆雪还有些疑虑,“确定不会被发现吗?”

“您放心好了。”

送走了杨覆雪以后,唐越泽把客户的基础家庭资料传给了楼下的侦探社。旁边的中年同事一脸八卦地凑过来,“小唐,你可以啊,这客户长得还挺好看的。”

唐越泽挑了挑眉,“那还用说?可惜有男友了,要不然还真是我的理想型呢。”

“你傻啊,能跑来我们这儿做测试的,那个不是感情出了问题?”同事说得眉飞色舞,“说起来,这个测试的成功率根本就没多高。

想想看,你要是能够乘虚而入,岂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抱得美人归吗?”

唐越泽挑了挑眉,他看见杨覆雪的那块手帕正安静地躺在地上。

唐越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他拿起杨覆雪的手帕嗅了一下,那种淡雅的花香味让他兴奋了起来。

他就像是缺了肋骨的亚当,可以闭眼想象着梦中情人的模样,但睁开眼睛就要重新回到冷冷清清的出租房里。

私家侦探传来的资料他仔细看过了,杨覆雪不仅长得和他理想型一模一样,就连家世和人品都漂亮得无可挑剔。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她已经有了个男朋友。

这个叫郭以琛的男人,横看竖看都不怎么样,不仅相貌平平,就连学历也没他高,现在只不过是个小公司里的白领。

唐越泽粗略扫过他的成长经历,一个大胆的计划顿时在他的脑子里有了雏形:在测验之前,他要和郭以琛迅速成为朋友。

郭以琛酷爱足球,这正好和他的爱好不谋而合。

男人的友谊,永远在酒杯和球场里肆意生长。

不到一周,他就攻陷了郭以琛。而杨覆雪这边,测试也正式开始了。

按照以往的流程,他搬进了杨覆下家楼下的房子里,还在她家里安装了摄像头——这一方面是为了保障测试人的安全,另一方面是要提交给公司做视频存档。

郭以琛这个人,没什么主见又自卑,只需要稍微引导一下他的自卑,他就能交出不错的答卷。

唐越泽想起在他不知道明里暗里输送了多少个凤凰男悲情故事和美女出轨九十九例之后,他们一起去了个标本博物馆,郭以琛看着玻璃后面的各式标本,一双眼都发光了。
那天晚上,他将道具搬到杨覆雪家,两个人合作上演了一出好戏。

之后,他就经常按着郭以琛上下班的时间点,将一些小物件提前冻好,这些当然是原本的测试里没有,但是杨覆雪根本就不知道。

眼看着郭以琛差不多进了圈套,唐越泽准备收网了。

那晚,他趁着郭以琛熟睡,将几个大冰块搬进了卧室——但是男人比他想象中醒得要快,他只能仓皇躲进浴室里。

他能猜到郭以琛已经容不下杨覆雪了,但也没想到他会那么狠。

郭以琛很快驾车走远了,唐越泽深吸一口气跳进了河里。

那特制道具非常重,而且需要钥匙才能打开,他必须尽快找到杨覆雪——这附近的工地似乎正在施工,白色的探照灯光落进水里,隐隐照出了女人如海藻般的黑色长发。

唐越泽动作利索地打开道具,抱紧了已经暂时失去意识的杨覆雪,女人就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蝶。

他从水面下钻出来,慌忙给怀里的女人做人工呼吸,杨覆雪咳了一声,可怜兮兮地睁开了眼。

有光落在她的脸上,那湿漉漉的睫毛看起来就像是蝴蝶的触须。

唐越泽感觉心里痒痒的,“没事了,小雪,没事了……”

“他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他想杀了我……”杨覆雪小脸苍白如雪,“我那么爱他,他……”

“这个渣男不值得你伤心!”唐越泽红着脸掏出怀里的手帕给杨覆雪擦了擦脸,“你、你还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一种暧昧的气氛似乎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杨覆雪期待又羞涩地看了男人一眼,唐越泽瞬间就明白了这无声的邀请——两人的唇慢慢地贴在了一起。

唐越泽心中的幸福感已经炸裂开来,他感觉女人冰凉的唇上似乎也带着一阵甜蜜花香。

女人搂着他的脖子,突然无法抑制地笑出声来——那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雪白灯光,正好形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光圈,将他们两个牢牢圈在了一起。

附近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他的那个中年同事笑声一如既往地难听,“成功了,我们的人性实验成功了!”

杨覆雪迅速挣脱他的怀抱,“老师。”

郭以琛也是满脸喜色,“没想到一次就能成功了……老师,这次您的论文没准能够在核心期刊上发表呢……”

“你们……”

中年男人得意洋洋地背着手,“你知道人性心理学吗?当一个人完全处于操控者时,就意味着他在精神、社会、生物这三种属性里都占据巅峰位置……能释放出比平常更多的智慧和能量……我们比对过你之前的资料,如果不是在这个试验里,你根本不可能这么出彩。”

“你是说……”

“没错,公司除了你以外都是演员,我通过平日对你的数据比对,得出了你的理想型女生模板,挑选了学生里最相近的人加以装扮。在你加入公司,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试验就已经开始了。”

“为什么会选择我?”唐越泽全身发冷。

“我们这次的人性试验,主要是想看一个普通人的心理动力能有多厉害,你是数据库随机筛选的个体。”教授笑了笑,安抚地拍了拍唐越泽的肩膀,“在这个试验里,你的心理变化和挣扎,对我们不少方面的研究都很有帮助……”

唐越泽想起自己曾经坐在一大堆显示器前,气定神闲地观测着这对情侣的一举一动,还奢侈地开了瓶红酒自饮自酌,那几本有关人性的书堆在一边,书页的一角已经微微卷了起来。

没想到在那个时候,他的头顶上也有只眼,正死死地盯住了他。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