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的影子会杀人后
故事

当我的影子会杀人后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吴生姜
2020-08-11 16:31

夜里我打开床头柜旁的台灯,坐起身子,让台灯的光线笼罩我,角度问题,我扭头看向我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影子,我朝着我的影子点点头,它像流光一样从我身后朝着卧室门的方向流动去,随后透过门缝消失不见。

而我只觉得浑身乏力,我再扭头看向我的身后,即使身前有光,但我背后没有影子。

我慢慢躺进被窝,将被子盖好,随后我只觉得我的意识开始涣散,像是睡着一般,但我眼前出现并非我这个昏暗房间的景象。

那是我溜出的影子所看见的一切。

我的影子顺着家里一切细小的缝隙钻向外头,爸妈此时已经在卧室熟睡了,毕竟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的夜,这么浓重的夜色里,城市也已经睡了。

我的影子可以轻易穿过寻常人家的房间,只要有一缕缝隙便能轻松穿墙过壁,此时正轻车熟路地朝着郊区外奔去。

影子停在了一栋郊区的小别墅外,我每夜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驱使着我的影子来到这里。

钻过别墅的铁门槛,径直朝着别墅最靠右的一扇窗子过去,窗子半开着,应该是为了让房间的空气流动,我从窗户钻进去,房间里有平稳呼吸的声音,有月光从窗户外半漏进来。

能看到不远处的床上正躺着一个女孩,我今夜就是为她来的。

她此时紧闭着双眼,挺翘的鼻梁随着呼吸微微地舒张,她真的好看极了,像掉落人间的天使,我将自己与房屋墙角的阴影相融,安静地望着她。

过了许久,我听见窗户外的不远处有很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后站在窗口处一动不动,我看到有人的影子从窗外映进来,那人扭头四顾了一下,我看到了马尾辫。

我看向床柜上的闹钟,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是谁?

那人将窗口掀开,随后缓缓探身进来,躲在阴暗处我的影子看到了来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卫衣,戴着黑色的口罩,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人是班里的同学,文婧。

文婧和雪花是最好的朋友,雪花正是躺在床上熟睡的女生,但在这么深的夜里,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但这么晚通过窗口来见面也充满着诡异。

雪花在房间里站定,随后缓缓走到了文婧的身旁,我看到她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刀子,而后毫不犹豫地扎进了床上雪花的肚子。

……

我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出了一身冷汗,我用被角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只感觉身体虚弱得快要飘散成粉末了。

口渴得紧,我想伸手取不远处床头柜上的水杯,一不小心将水杯撞倒了,发出“砰哒”的声音,水全部溅撒到我的枕头上。

门外传来脚步声,是听到动静的父母,门被推开了,披上外衣的父母打开灯,面露担忧地朝我走来。

“小雨想喝水了……没事吧。”我妈轻声问我,随后取过毛巾将我枕头旁的水全部擦干净。

我妈将我慢慢扶起来,我靠着坐起来,笑着说:“不要紧的,把你俩都惊醒了。”

我爸在一旁没有说话,将我的杯子拿到外边重新倒了热水。

我喝了小半杯,那种虚弱得快要干枯的感觉终于没有那么强烈了。

“要不要起床上个厕所?”我妈问我。

我点点头,随后我妈帮我拉开被子,将我的腿抱到床沿边,我爸将角落的轮椅推过来,两人一起将我扶上轮椅。

厕所里,我艰难地上了厕所,随后我妈推我到镜子前,我洗了洗手,看向镜子里,长发而憔悴的自己。

我妈突然眼眶红了,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妈,你怎么了?”我看向她说。

“我女儿太可怜了。”

我又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久久没有说话。

……

今天的教室氛围很压抑,警察刚把和雪花关系好的几个女生叫了出去,过了很久她们才回来,其中文婧的脸色最异常,白得吓人,只有我知道她心里有鬼。

正当老师见氛围压抑,不知道怎么讲课的时候,警察又走了进来。

“陈小雨同学是哪个?”警察往教室里扫视了一下。

我有些诧异,随后缓缓地举了举手。

在警察的示意下,我慢慢操作着轮椅出了教室。

坐满警察的老师办公室里,身穿警服的一个老警察看向我:“陈小雨,你和班里的雪花同学关系怎么样?”

其他警察的目光在我用被单盖住的腿上看了看。

“不好。”我轻声回应。

老警察叹了口气,随后说:“我们也了解到,你这腿伤和雪花同学有直接关系……”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水壶,盛满开水的水壶。

“所以……是要给雪花判罪么?”我咬着嘴唇,眼角有点发酸。

老警察久久没有说话,身后一个年轻的警察回应了我:“昨天晚上,雪花同学死了,被人用刀捅死了。”

我懵住了,随后缓缓看向他们。

“你们……你们在怀疑是我杀了她?”我笑了,“你们怀疑是我这个残废杀了她?”

年轻警察见我情绪激动连忙说道:“不是,我们叫你过来只是想要了解一点情况。”

我用袖子擦干了眼泪。

警察见此继续说:“半个月前转学走的陆文浩同学你也认识吧?”

我眼前闪过一个穿着衬衫的清秀男孩。

“他曾是你的男朋友。”

“他也死了。”

“我们了解到陆文浩在和你交往期间和雪花同学暧昧不清。”

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穿衬衫的清秀男孩和雪花在放学后没有人的教室里亲吻。

我眼角有泪水往外流。

“陆文浩的尸检报告是精神紊乱然后坠楼而死。”

“但一个各项体检都正常的十八岁男孩子怎么会好端端就精神不正常呢。”

“所以在你们三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老警察直视我的眼睛。

……

我和陆文浩已经恋爱半年了,他人很好,温柔体贴,虽然还只是高中生,但我认定自己以后一定要嫁给这个男孩子。

雪花是前半学期才转来的女生,刚进班里就惊艳了全班的男生,我也觉得她很好看,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但我下意识地看了眼坐在我前边两排的陆文浩,还好他的目光只在雪花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但老师给雪花安排座位,竟然安排到了陆文浩的旁边。

一开始陆文浩每天下课都会来我的座位旁和我聊很多,但渐渐的陆文浩下课不会再过来了。

他和他的新同桌聊得很开心,我像是可有可无了。

我很想找雪花聊聊,我想告诉她陆文浩是我的男朋友,我以后想嫁给他的,希望她可以离陆文浩远一点。

但雪花在班里新认识的好朋友文婧找到了我。

“陈小雨,我姐妹喜欢陆文浩,你退出吧。”文婧说完没等我的回应就转身走了。

“凭什么?为什么我要退出,我和陆文浩在一起半年了,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让我退出。”我朝她喊。

“雪花她家很有钱,住的别墅,你比不了。”文婧嚼着口香糖不屑地回应我。

但我知道陆文浩和雪花一定只是同桌关系,我才是陆文浩的女朋友。

我跑回学校去找他,而他和雪花正在接吻。

我看到这一幕跑出了教室,文婧恰好就在教室门口,她没有拦我,目光也一直盯着那两个人。

陆文浩看到了我,跑出来追我,但我跑到学校门口坐着出租车哭着回家了。

第二天我精神萎靡地回到教室,陆文浩无论上课还是下课都没有过来找我,哪怕说一声那是个误会。

放学的时候,陆文浩和雪花一块走到我的桌子旁。

教室里都是急着回家的同学,等到教室的人走干净,只剩下陆文浩、雪花、文婧还有我。

我看着他们三个人,虽然他们站在我面前,但我却觉得我和他们是敌对面,隔着大山大海和不共戴天。

我眼里含着泪看着陆文浩:“什么意思?”

陆文浩支支吾吾没有说话。

“陈小雨,我喜欢陆文浩,我希望我们三个可以好好谈一下。”雪花气定神闲地看向我,她说话从容不迫很高贵。

我看了一眼没有发声的陆文浩,将自己的书包收拾好想要默默地走出教室。

“问你话呢,吱个声啊。”文婧推了我一下。

我带着哭腔说:“没什么好说的,我要回家写作业了。”

我加快脚步走出了教室,教室门口有一排水壶,是班里同学平日口渴就近放在这里的。

我还没走远,雪花又叫住了我。

“你一言不发的,是选择退出了对吧。”

我转头看向雪花,随后目光死死地盯着陆文浩。

“陆文浩,你死人啊,你不会说话么?”我压不住心里的委屈大喊,“你要分手你就直说啊,你合着她们欺负我!”

“你不喜欢我了你直说啊,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折磨我!”我大声地号出来,声音很大似乎整个学校都能听到。

雪花快步走了过来,她那张精致的脸和我越来越近,她重重地推倒了我。

“你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我抢了你的男朋友是吧!”

我摔倒在地上,手在快要摔倒的时候乱抓,一旁的水壶倒了……冒着热气的开水将我的校服裤子打湿了。

我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满屋子的警察久久没有说话,随后年轻警察还想问什么的时候,老警察制止了对方。

“我也有女儿,作为警察我秉公处理,作为父亲,你受苦了。”老警察说完,随后将我的轮椅缓缓推出了办公室。

在去教室的途中,老警察突然说道:

“文婧是个怎么样的女孩?”

“练过散打,很厉害。”我想起了这个女孩曾经将欺负自己的男孩一个过肩摔摔得关节脱位。

老警察点点头,随后不再说话了。

……

两天后,教室外边下着大雨,教室门口站着警察,而他们将文婧叫了出去。

但是文婧久久没有回来。

同学间有传言说雪花是被文婧趁着夜晚不备将刀子扎入肚子里了。

杀人原因是文婧一直也喜欢陆文浩,当时陆文浩和我分手,她曾主动找到陆文浩说明自己的心思,但是陆文浩告诉了雪花,雪花找到文婧羞辱对方说对方肌肉健硕,散打练得女人味都没有了。

但这只是同学之间的流传,又过了一天,同学之中有人像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说警察找到了杀害雪花的凶器,而那凶器上有文婧的指纹。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向我那被被单盖住的腿,轻轻地笑了。

夜里回到家,我早早便睡了,只有我安生地睡着了,父母才不会一直操心我,这样他们也得以早点入睡。

夜里两三点,万物都睡着的时间,我慢慢地坐起身子,将床头的灯打开,身后出现了我的影子,我冲着影子点点头,影子离开了我,席卷全身的疲惫感如潮水般涌来。

我关了灯,缓缓地躺进被窝。

影子这次没有去那栋别墅,而是来到了一栋居民楼,瞬间上了最高的一层楼,顺着窗户,影子溜了进去。

这个房间如今没了人居住的痕迹,我驱使影子从窗口看下去,这十层高的楼下曾有一个喜欢穿衬衫的少年安静地躺在楼下,一动不动。

他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在他眼里每当夜晚来临,都有一个庞大的影子在他的房间里游来游去,他尝试告诉其他人,但是从来没有人信他,他摆脱不了这个影子,而那影子就像是地狱的索命鬼一般。

监狱里,文婧戴着手铐坐在警察对面,老警察眼睛眯着在判断面前坐着的女孩究竟有没有撒谎。

“你说……是一个影子将刀子扎在雪花的肚子上?”老警察说完示意年轻警察记录下来。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说谎!”

“你继续说下去。”老警察说。

“当时夜里雪花发来消息给我,让我晚上去她家,不要惊动别人,说要和我说关于陆文浩的事情……”

“等我到了雪花家的时候,我从窗子看到雪花正在睡觉,于是我翻进窗子,发现雪花睡得很熟了,根本不像是在等我的样子。”

“我正想去叫她,旁边的角落突然蹿出一个影子,我以为有人,但我发现那只是影子,根本就没有人,但那个影子它凭空站起来,还有一把刀子,就被那影子包裹着……”文婧说着睁大了眼睛,“然后将那把刀子直接插在雪花的肚子上。”

“我想要跑,但那个影子一把拉住我,将我的手握在刀子上……”

年轻警察打断了文婧,目光露出质疑:“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人是一个影子杀的,而且那个影子还将一切都栽赃在你的身上了?”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撒谎!”文婧大喊。

年轻警察看向老警察:“要不要联系一下神经科,我怀疑这个女孩想将自己伪装成精神病然后逃脱制裁。”

老警察将笔在手上转了转,随后慢慢地摇了摇头,然后示意年轻警察出来审讯室。

“你好好想想你说的,警察不是傻子。”年轻警察出去前冲文婧说。

“我给你看一个东西。”老警察冲年轻警察说。

说完两人走向一旁的一个电脑,老警察将一个U盘插在电脑上。

电脑出现了画面,场景是一个房间,一个年轻的男孩正在崩溃地大哭,而他周围的墙壁上,有一个硕大的影子在墙壁上如同鬼祟一般穿来穿去。

但房间里只有男孩一个人。

年轻警察看得张大了嘴:“这是……”

“这个男孩就是陆文浩,他死之前买了针孔摄像机,这是我们后来找到的针孔摄像机拍到的。”

“难道说,陆文浩不是精神紊乱,而是被吓疯了?那……那刚刚那个女生说的也有可能是真的?”

“没错,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老警察眯着眼说,“但是我在想,就算那东西是影子,但影子怎么能接触到东西。”

“砰!”突然桌子底下的垃圾桶倒了。

老警察看向年轻警察,目光带着询问。

“不是我,我站在这儿呢。”

“我也没有动。”老警察说完,两人一起看向房间,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匆忙逃离警局,不小心将垃圾桶撞倒了,外边还在下雨,雨水打在我的影子上,影子在雨夜狂奔,半个小时后回到了我的房间。

我匆忙坐起身子,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而后拿过一旁的水杯,身体的虚弱,让我剧烈地喘息,但更令我感到不安的是——

警察可能已经知道文婧说的是真的了。

那么他们终将怀疑到我。

我扭头看向墙上我的影子。

“无论如何,谢谢你,没有你,我没有办法替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夜里,在我狭小的房间里,我冲着影子轻声地说。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