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行走在黄赌毒的边缘
情感 生活

她行走在黄赌毒的边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沈立冬
2020-08-10 09:07

她年近半百,一直过着在外漂泊的生活,没想到自己的前半生就这样匆匆而过,往事不堪回首。



她生长在农村山区,家里很穷,家里有八个兄弟姐妹。她十多岁才上小学,小学毕业后她已经十七、八岁,家里人开始张罗给她相亲。

媒人给她介绍的第一个对象是城镇人,在镇上的机关工作,相亲后两人都觉得很满意,但相处一段时间后,男方的家庭不同意他们来往,觉得两家的经济条件相差太远,不门当户对。在农村和城镇,相爱的人得不到父母的祝福是无法走到一起的,他们很快就分手了。

媒人给她介绍的第二个对象是农村户口,在城镇边上有一套房,父母收下财礼后,她也没想太多,很快就嫁过去了。婚后她给家里生了男孩,在农村母凭子贵,生了儿子她在家里腰板都挺直很多。但她和老公都没有固定工作,手里没钱,什么事也办不成,她觉得趁年轻还是要出去闯荡挣钱。孩子刚会走路,她就把儿子托付给家婆,出去省会城市打工。



她小学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在大城市找工作屡屡碰壁,生活无着落的她豁出去了,决定靠自己的身体赚钱。

她虽然生活在农村,但五官端正,身材前凸后翘,配上小蛮腰,颇有几分姿色。当她出落到十五、六岁时,班主任喜欢上她。班主任二十五六岁,大学刚毕业,班主任已经有女朋友,她觉得班主任的女朋友没有她好看。班主任有意无意对她示好,她也朦朦胧胧的感受到。一个周末,老师、学生都早早赶回家,班主任把她留下,办公室就剩下他们两个,班主任把她抱在怀里吻她,情窦初开的她没有拒绝,她感觉到他的私处硬起来热乎乎的顶在她的下体,撩得她春心荡漾,她感觉下面湿湿的,痒痒的,有做爱的冲动。班主任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性兴奋,只是和她拥抱接吻,并没有和她做爱。毕业后,她和班主任这段孽情不疾而终。

她很快在省会城市找到夜总会的工作,成为酒吧女郎,过上了白天和夜晚颠倒的生活。她白天睡觉,养足精神,晚上去夜总会上班,陪客人喝酒、唱歌,陪客人宵夜,陪客人上床。由于是在夜总会外面跟客人上床,表面看好像跟夜总会无关,但夜总会是要收吧女出台费的。吧女表面看不是鸡(娼妓),但实质跟鸡一样,只是披了一层伪装外衣罢了。在夜总会那样的环境,在金钱的诱惑下,吧女不可能做到洁身自好,如果真是洁身自好的人也不会去当酒吧女郎。

一晃七、八年过去了,接近奔三年纪的她已不适合再吃酒吧女郎这碗青春饭。于是,她揣着这些年靠身材相貌及皮肉生意赚来的钱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无所事事,她唯一的嗜好就是打麻将,打麻将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从而掩饰住自己内心的空虚。乡下打麻将带有赌博的成分,她家乡的人虽然没钱,但打起麻将输赢的金额很大。

她家乡还有地下赌场,各种赌博玩法一应俱全,她去过几次地下赌场,想碰碰运气。她只会玩大小色,每次投钱买大或买小,买中就1赔1,买不中投出的钱就输掉,她第一次去地下赌场几把下来,很快就把身上带去的钱输掉,第二次去想一把翻本,把带去的几千元一把押上,结果一次输光。后来又去了几次,没有一次赢钱的。她思量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把她这些年赚的钱输光,于是她不再光顾赌场,决定利用这笔钱做些金银首饰生意。

她对金银首饰这行一窍不通,只是因为喜欢,想着拥有这些金银首饰后,每天都可以换不同的款式佩戴,可以满足她爱美的虚荣心。她的性格雷厉风行,想到了就去做,真的在镇上开了家金银首饰店。

由于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又不懂经营,首饰店生意很不好,而她却通过首饰店傍上了大款。



他三十出头,是中医师,子承父业在镇上开了一家中医馆,中医馆是老字号,口碑好,生意比较红火。他是去首饰店帮老婆买金链认识她的,他贪图她的几分姿色,她贪图他的几个钱财,眉来眼去很快就在一起了。两个都是有家室的人,在小镇上通奸很快就传开了。她横下一条心,跟他商量各自离婚,然后俩人在一起生活。

她跟老公性格不合,婚后聚少离多,感情基础不深,因家庭琐事经常跟老公吵架甚至打架,为了能跟中医师生活在一起,她很快就跟老公断绝了关系。

但中医师一直拖着没有跟老婆离婚,她不知道中医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想着现在闹得满城风雨,自己已离婚,但中医师还是不肯离婚,她觉得自己被中医师给玩弄了。

有一天,因离婚的事她和中医师闹翻了,她和中医师大打出手,中医师扯住她的头发,她用手指甲在中医师的脸上划出了几道深深的伤口,中医师血流满面,最后报了警。警察把他俩带到警察局训斥一顿就放出来了。他们俩撕逼再次成为了小镇上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她觉得没脸再在家乡待下去了,只得再次漂泊他乡。



她这次漂得更远,跑到隔壁省份的省会城市做按摩女,她所在的推拿店的按摩师全是女的,按摩女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大部人都结了婚,生了孩子。按摩店运作流程跟她以前呆过的夜总会差不多,在推拿店里给客人按摩,可以打飞机,但规定不可以做爱,如果客人要带按摩女去酒店开房,推拿店也要收取误钟费。

来推拿、洗脚的客人以男性偏多,年龄大多在五十岁左右,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家里的老婆已年老色衰,生活的压力及各种的不如意很容易使他们放纵自己,自己年老又特别羡慕及喜欢年轻漂亮的异性,所以这个年纪的男人就显得特别咸湿,容易出轨和出来寻花问柳。

来按摩店的男人大部分都是过来打飞机的,但也有少量性变态者光顾,提出变态要求,有恋脚癖者,专门过来吸吮按摩女的脚趾而得到性满足的;有性虐癖者,叫按摩女骂他、踢他,他趴在地上学狗叫而得到性满足的;还有露阴癖者、舔阴癖者等等,按摩女只要有钱赚,一般都会满足客人的要求。


她很快就跟本地一个老男人勾搭一起,时常去他的住处跟她鬼混。

老男人经常在家里搞聚会,一帮男女喝酒、蹦迪、嗑药、做爱,她被付费邀请过来,她觉得这个老男人对她还不错,带她来玩,她还有钱赚。她也尝过摇头丸,蹦迪的时候特别嗨,但第二天头痛的厉害。有一次她嗑药过量,昏死过去,人家都以为她再也不会醒过来,但也没有人理他,更没有人送她去医院,他们照样在那里狂欢,她感受到这群人的冷漠。

一天晚上,她又来到老男人家里参加聚会,一帮人正群魔乱舞,警察破门而入,把他们全部带去警察局。她没想到,原来老男人是毒贩,警察已经盯他很久了。由于她没有参与这个贩毒团伙的贩毒活动,警察对她进行教育后,就把他放了出来。老男人被判刑坐了牢。



毒品的危害她是非常了解的,她的家乡就有很多吸毒人员,其中她前夫的弟弟就是因为吸毒死的,死的时候才四十多岁。一帮吸毒人员聚在一起静脉注射,小舅子第二天早上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什么时候死的没人知道,她家乡这帮吸毒人员陆续都在四十岁左右先后死去。

她庆幸老男人被警察逮捕,否则她跟着老男人越陷越深,最终也将成为吸毒人员而不能自拔,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不觉她在推拿店又干了十多年,年近半百,阅人无数,但没有一个是可以交心的。她打算干到五十岁就退休回家,但家在哪里?家乡还回得去吗?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