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水,玫落
故事

苦水,玫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半
2020-08-12 10:39


我再一次回到出生的地方,是在我高考前夕,在这种关键时候,我本不应该随着父母来回奔波,但,杨枚突然走了。
 
四轮的车勉强在不是很宽阔的路上行驶,车内父亲眉头紧皱,母亲面色涩暗,一片寂静。
 
我紧紧的握住拳头,泛白的指间勒出印迹也浑然不觉。
 
 
按辈分,杨枚是我的姑姑,但她不过只比我大四岁,加上我和她的关系很亲近,所以我一直叫她大名。
 
杨枚本是读大学的年纪,但在填志愿的那天,她没去。
 
那时,我在滋啦滋啦的电话里问她你为什么不去,你的舞蹈……
 
在我还没说完时,沉默许久的她忽然开口,透着远远的线的那端,只留下了一句听不清的“我放弃了”。



在我步入高中时,杨枚来信,说她进入了“玫瑰园”工作。

“玫瑰园”是村外一大片玫瑰花田的别称,在整个村子最贫瘠的时候,是那一片片野生的如火般鲜艳的玫瑰花丛救了大家。
 
早年间,村子里的经济来源大多依靠家中青中年劳动力外出打工,但也只是刚好能勉强糊口罢了。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画面,是村落里的老人们一双双黯淡无光的双眼,那时我还小,所以我并不明白其中的恳切与希冀。
 
我和奶奶一起生活,直至七岁却依然没有去过学校,奶奶出去务农时,也只会把我放在家中。
 
瘦瘦小小的我坐在湿凉的竹藤椅上,就像快要腐烂了一般。



当杨枚温热的手拉起我时,小小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暖和。

那是她刚从镇里的寄宿小学回来,也是打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认识到我还有一个姑姑,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在我还未被父母接走时,杨枚一直守护着年幼的我。

我是在小学三年级与杨枚分开的。

那一年,父母在市里终于扎根立足,便立马着手将我接到市里。
 
临走时,我隔着玻璃,望着杨枚愈发瘦小的身影,渐行渐远而后消失。
 
去了市里以后总是格外的忙碌,但暑假放的早,五月中旬便开始了。
 
这也是我里唯一一个算得上空闲的暑假,于是我回到了村落里,杨枚就带着我到处蹦跶。
 
当落日的最后一抹光没过地平线时,我和杨枚站在了那个村落里算的上最高的地方,小小的我和小小的她。
 
天色渐黑时,莹莹生辉的月光照在那一片片玫瑰花丛上,我看见杨枚满眼里泛着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东西。
 
她脱掉了脏掉的布鞋,虔诚的走向了玫瑰花丛,跳着不知从哪学来的舞蹈,在白色与红色里,一圈圈,一次次。
 
后来,她偷偷告诉我,她打算考舞蹈学院。
 
跳完舞以后的她,手心里泛着热,就如她对梦想的执着一般,充满着热烈,坚定。

可是,梦想的棱角,总是格外的分明。
 
学跳舞的家庭条件并不具备,奶奶更是极力反对,在她看来,学跳舞就是从前卖艺的不正经的人,自己的女儿成绩优异,这简直就是在自毁前途。
 
尽管父亲和母亲对杨枚抱有一点支持的意思,但是也禁不住村落里各种老人们的说道,不再多言。

于是,在那个极为封闭的小村落里,杨枚和她的梦在黑暗与目光中,渐渐沉寂,没落。



“你们来啦?”颤颤巍巍的奶奶拄着拐棍靠在门前,像是随时会倒下。

黑砖白瓦,杨枚的棺材静静的落在大堂。
 
那天夜里,我跪坐在一旁,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呢?
 
杨枚的遗像是她还年少时拍的照片,端端正正,笑靥如花。

村里来吊唁的大多是熟人,大部分就直接过来了。
 
一个身着黑色正装显得有些突兀的少年,缓缓的向我走来。

看着他,我忽然想起,这是杨枚的高中同学兼朋友,在杨枚唯一一次还算开心的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是说他被重点大学录取了。
 
他用手指了指外头,我跟在他后头,他停了下来给了我一封信,泛着红的眼睛看着我说道:“我是杨枚没承认的男朋友,这信给你。”
 
忽然,他又恶狠狠的颤抖着说道,管她承不承认,老子就是她男朋友。

说完,他一直挺直的背弓了下来,一步步向灰黑的土路走去了。
 


我坐在青石台阶上,颤抖着又珍重的打开了那几封未寄出的信。
 
 
见字如晤:
 
阿水,我放弃了舞蹈,有太多的话在听见你声音的那一刻让我说不出口,也许这么说不妥当,但我很庆幸哥哥把你接走,在这里有时或许不会同意你拥有梦想的能力。
 
我一直以为只要坚持就会让母亲同意,但是你知道的,我失败了,于是我偷偷的练习,参加选拔,但是,有些总是掩饰不了的。
 
下着暴雨的那天,志愿上我填了满满当当的舞蹈学院,母亲随后找了村里识字的一起,然后当着我的面将那些志愿一个个划掉。
 
你看啊,所谓梦想就这样被双横线和一团乌糟糟的黑色水笔终结了,那天,她拉着我,有如一把有力的双钳,说着别去读书了,将我拉回了现实。
 
 
见字如晤:
 
阿水,在我颓废了好久以后,我再一次的对一些东西有了希望。
  
你还记得小时候经常带你去的那片玫瑰花丛吗?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其实我们这个地方最适合种植苦水玫瑰,相较于其他普通的玫瑰,苦水玫瑰的价值也更大些,我将这些告诉了村里的人。

我想,是不是盈利多了,富有以后,母亲会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见字如晤:
 
阿水,苦水玫瑰已经成功种植了,你现在应该是高中的关键时期了,我不想打扰你,希望我能静悄悄的实现自己的梦想以后再骄傲的告诉你,你一定会像小时候一样说我真厉害吧。
  
苦水玫瑰盛开的时候很美,一片片,像是没有尽头。
 
 
见字如晤:
  
阿水,好久没有写信给你了,之前那几封信,因为没有写上你的具体地址都被退回来了,我实在是忘记了你的宿舍是几楼来着,没关系,等你暑假回来,我亲自交给你,长大的你,应该一定一定不会嘲笑我的幼稚吧。
 
苦水玫瑰给整个村子都带来的极大的改变,母亲的态度似乎有所松动,她开始后悔起那天她所做的一切,常常夜里哭泣的叫着我的名字,我原谅了她。
 
今天是我的25岁生日,之前和你说过的成绩优异的大哥哥和我告白了,我很惊喜,我感觉我的心脏从没有跳动的那么快过。

另外,我开始往返于镇上的舞蹈教室重新学习舞蹈。

所有的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希望你也一切都好。
 
 
见字如晤:
 
阿水,这大概是我的最后一封信了。

我不知道生命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轮回,也从未想过有一个人有一天面临死亡会怎样的恐惧,我会很悲伤很孤独。

那个大哥哥的告白我拒绝了,因为我并不能拥有,从前,我会想着以后,现在我只希望所有人都能一直永远健康。
 

一封封薄薄的信张,令我忽然发了疯的一般跑到杨枚的房间,拼命的寻找着每一样她存在过的蛛丝马迹。
 
然后,我看见了压在角落里那张充满褶皱的纸,病理报告检查:恶性肿瘤。
 
在杨枚一个人孤单的与死亡抗争了一年以后,她离开了。


无人知晓,在她短短的25年里究竟背负了多少,她的梦想破碎又重新粘牢,她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被迫结束。

我趴在地上,哽咽的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一年,在莹莹生辉的月光下,她脱掉鞋,站在玫瑰花丛中,跳着陌生的舞,仿佛会永远的跳着,直至生命结束。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