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保险推销员的离奇死亡案,凶器竟是二维码?
故事

那个保险推销员的离奇死亡案,凶器竟是二维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盏
2020-08-12 16:17


高河顺着已经被打开的门,瞥了一眼屋子里的尸体,皱着眉头望向队长李斌。

李斌今年正好五十岁了,鬓角已经白的有些显眼,从警二十多年,他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少,活像带了个面具。此刻,他没有立即搭理身旁的高河,而是将手中的香烟一口气抽完。

李斌不常吸烟,但每当遇到一筹莫展的案件时,他总是情不自禁地从抽屉的最下层拿出一根,点上。手中的烟是问高河要的,他刚从技术部赶来。
“李队,死亡原因?”

“法医初步判断为心脏骤停引发的猝死”
“我见过猝死的病人,但绝对不是这样的!”
“没错,猝死一般为突发性的,死者生前来不及做多余的动作,刘向东的死状太匪夷所思了。”

他们口中的刘向东,此时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红棕色的地板上。
“死者是从沙发上掉下去的?”

高河带上手套,拿起塑料封装袋,里面装的是死者的手机。
“看样子是的,你看茶几上的牛奶都震洒了一点。”

李斌盯着地板上的尸体,根据尸僵的程度,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夜里九、十点。
“小高,你看看还有没有可以破解利用的设备,动作斯文些。”
“好的”

高河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的电子设备,电视柜上除了一台20英寸左右的电视,还有路由器、机顶盒等配套设备,餐桌上有一个微波炉,另外还有一个冰箱,看样子是个二手货,款式比较老旧。不过这些都是普通的家电用品,隐藏不了什么信息。

倒是床头的一个不锈钢挂衣架上,整整齐齐的挂着三套西服,引起了高河的注意,从面料和光泽来看,并不廉价。
枕头下面,高河找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看样子不是什么明星,而是一个普通人,样貌十分清纯,但也只是清纯罢了。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裙,黑色的长发,笑意盈盈,像是在一个公园拍的,高河对这个地方没什么印象,因为他两年前才调过来。

“李队,这有张照片”
高河将照片递给蹲在死者旁边的李斌,除此之外,并没有找到什么可能隐藏信息的设备。
“我先回去看看他手机里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嗯”
走到门口高河又回头看了一下蹲在尸体旁的李斌:
“李队”
“什么事”
“别盯这么近看,怪瘆人的。”

李斌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扫视着眼前这具尸体。
身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身形有些瘦削,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领结是松开的,应该是下班回来还没来得及换。尸体蜷缩着,像似经受着什么疼痛,四肢早已僵硬,十个手指呈放射状弯曲着扣在地板上。

“胃痛吗?阑尾炎?”
李斌喃喃自语着:“不,不对,这样手应该是捂着腹部。”
李斌说的没错,又回到了起点,这也是他最头疼的地方。

李向东的眼睛瞪的老大,布满红血丝,死死地盯着李斌的身后。林斌转动脚掌顺着看过去,是那扇半米宽的门。
“想要出去?”

除此之外,李向东的皮肤上还出现了一些红色的疹子。
“吸毒?”
李斌记得前不久有报道指出,某种毒品的药效会让人全身发痒。
他瞥了一眼茶几,除了一盒几乎没喝的牛奶,就只有一包纸巾,垃圾桶里也没有看到吸毒工具。正当李斌再次陷入深思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是高河。



李向东穿着一套深灰色的西服,走进来他家附近的便利店。小美便利店,因为顺路,下班后他总是来这买点面包或者泡面当夜宵。
李向东从事的是保险推销工作,毕业找工作时,来宣讲的人美名其曰市场推广,只要和客户洽谈成功,介绍我们的新项目,动动嘴皮子就可以,而且基础工资高,拉到的人越多,奖励越多。除此之外,没有过多的介绍什么。

李向东心想,这倒是个好活,因为别的不会,嘴皮子他耍的贼溜。从小在学校,他就一套一套的,把女生忽悠得团团转。但他也只是好玩,并没有什么恶意,顶多是开开玩笑罢了。

他之所以这样,只是为了不被人瞧不起,因为他只是来自农村的一个穷小子。
他上大学的钱都是奶奶吃低保省下来的,大三的时候,奶奶甚至卖了家里种的大米,再买一些便宜的碎米吃。说实话,他是心疼的,因此他一定要出人头地。然而,工作的第一天就让他打起了退堂鼓。

上午,带新人班子嘉嘉姐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公司背景和工作环境,下午就让他们挂着一个印有公司二维码的吊牌,去指定的地点。
起初,李向东以为这只是对新人的磨练,却没想到整整一个月下来,都是到不同的地方找人扫码。至于所谓的洽谈,就是找准目标,冲上去,冷不丁来一句,“你好,可以扫一下这个二维码吗?我们公司正在举办一个活动,只要扫一下这个二维码就可以获得……”

往往还没说完,对方就像赶走一只苍蝇一样,厌恶的摆摆手,更有甚者,拳头相向。
“妈的,老子不干了!”
筋疲力尽的一个晚上,李向东回到办公室,看到嘉嘉姐在隔间里不知道和谁打电话。李向东的火一下就蹭了起来,摔下手中印着公司二维码的吊牌,向嘉嘉姐的办公室走去。



回到警局,高河立马对这个重要证物实施了破解。
没有什么意外,按照以前的设计的代码对手机进行攻击,密码就破解出来。但李向东的手机像是受到了什么损害,任凭高河怎么鼓捣,都是一直黑屏,怎么也打不开。

“这小子,真是!”
高河仔细检查后发现手机被烧坏了,但幸好电话卡没有损害,高河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插在读取器上。看着电脑上的记录,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类似威胁、恐吓的信息,但近期与李向东有过通信的人都有嫌疑。

由于保险推销这个职业的特殊性,许多记录的通信、来电都与推广有关,因此要排除。这无疑加重了高河的工作量,但这一点早就被他考虑到了设定参数,跑动程序,两个联系频率比较高的人浮出了水面。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号码,备注是陈嘉,其次是小美。高河心想,这陈嘉或许就是照片上的那女生吧。汇报给李斌后,高河去申请调用通话记录。

等他回来时,尸体已经运到了解剖室。为了获取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及时解剖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李向东的死状和心源性猝死有出入,不排除谋杀的可能。
“联系了家属吗?”

李斌面无表情的问小张,也是一个新人,与高河不同的是,她总是有些惧怕李斌。
“已告知当地的警局通知家属。”

这时,高河正好经过,说道:
“刚调用了通话记录,不过有很多次都是打通了但是没人接。”
“还有什么吗?”
“有,你来我办公室听一下。”
高河将手中银白色的u盘向李斌晃了晃。


陈嘉看到推门而入的李向东,迅速挂断了电话。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按道理大家都已经回去了,但李向东因为今天过于疲惫,就先在路过的咖啡厅里点了一杯咖啡休息了一会。门外的员工办公室已经熄灯了大灯,只有几盏台灯还亮着,玻璃门由于拉上了门帘,几乎看不清外面的状况。

陈嘉正尝试努力回想李向东是何时回来的,却看见对方神色有些不悦的冲她说道:
“我不干了。”李向东直截了当的说明缘由。
“当时说好了朝九晚五,工作轻松,结果整天就是拿个二维码找人扫,这是赤裸裸欺骗!”
“原来是嫌任务单调,早点向我反馈嘛。”

陈嘉一边风轻云淡地说,一边给李向东接了杯水。她这么一说,李向东反而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了。不过片刻他就反应过来,这些人说得好听,其实根本不把他们的反馈当回事。

李向东啐了一口,没有接陈嘉递过来的水。陈嘉有些尴尬的将水放在桌子上,理了理烫成红棕色大波浪的头发。
“年轻人,不要那么心急,我也是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
“你?扫二维码?鬼才信。”
“扫二维码是为了扩大我们的客户群,客户就是我们的根本呀。”
“来了那么久,我拉的人是这批新人里最多的,也没见有什么奖励。”
“有的,明天我们就清算新人的业绩,到时候升职加薪少不了你。”
“没骗我?”
“傻小子,骗你做什么”

李向东这才作罢,转身回去,陈嘉看着他离开的背景消失在黑暗中,神色开始凝重。
此时,身心俱疲的李向东走进了小美便利店,售货员也就是店主小美对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个招呼。这让李向东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Hi”

他抻了抻西装,脸上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他喜欢小美,刚来这不久他就肯定了。这也是李向东每天下班都来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只有这个女孩,让他每天疲惫不堪的心灵有一丝温暖。

为了每天能体面的见她一面,他甚至花费自己不少工资,买了几套做工精细的衣服,与公司发的相比,样式差不多,但穿上去,派头好不少。他还专门在她朋友圈找到一张照片,打印出来,放在枕头下面。

他没有和小美说过自己工作的实情,只是说自己从事市场营销,家住在附近。小美也从不多问,一头乌黑的头发,脸白白净净,像极了自己的初恋,让他有股按捺不住地冲动去保护她。

李向东今天并不打算买东西,他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小美却第一次亲切地开口对李向东问道:
“店里新进了一种牛奶,要不要试一下?”
在李向东听来,就好像是问他,我新学了一道菜,要不要尝一下。
“当然”。说完,他毫不犹豫拿了两盒,扫码付款。



“小美?我记得他家附近有个小美便利店。不过好像关门了”
李斌说道,他在几段录音里,听到了李向东和小美的交谈。不过大多是李向东在倾诉自己对她的喜爱。

“还有这个李嘉也很可疑,之前都是正常的工作安排,这两天李向东的电话,她几乎有没有接。”
高河补充道,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敲门的是小张,她对李斌说道:
“刚联系到死者家属,只不过……”
“什么?”
“抚养李向东长大的是他的奶奶,他的父母,那边说,李向东三岁时,他们离异,虽然判给了他父亲,但是两年前他父亲意外去世了。”
“这样的家庭简直……”
高河忍不住感叹了一下。

“对了,还有从尸检部取回来的报告。报告显示,急性心律紊乱是直接致死原因。”
“毒品检测呢?”
“没有检查出毒品”
“排除慢性致毒?”
“排除。”

小张走后,李斌看了一眼高河,虽说都是刚调过来的,但他要更喜欢高河一点,有什么想法直接就说出来,有时候甚至能在办案中另辟蹊径,况且他的技术能力也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对人家女孩子别那么凶”
高河对李斌打趣道。
“我都要退休了,对这样的女孩子温柔,是你的任务。”
李斌一本正经的说着,起身离开,高河哭笑不得。
“李队,去哪?”
“找这两个人聊聊”



陈嘉这个骗子。
周五晚,李向东在回来的路上收到了发在微信群的新人奖励名单,可是上面根本没有李向东。他当即打电话给陈嘉,但是陈嘉却矢口否认那天晚上的承诺,还威胁李向东说,态度放好一点,不然立即辞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管李向东再怎么打电话,对方都没有接。第二天,李向东得知陈嘉因为工作原因,出国了。

这让李向东无法对证,他看着哪些同事满脸笑容的去走到老板面前领奖,他愤愤地想着:肯定是靠关系,等陈嘉回来,看她怎么解释。
然而,让李向东崩溃的是,小美便利店居然关门了,而且不管怎么打小美的电话,她都没有接。

无精打采的李向东只好回到家,拿出一盒昨天买的的牛奶,其实他很讨厌喝牛奶,但毕竟是小美推荐的,此时拿出来有种睹物思人的感觉。

 

“他死了?”
陈嘉向李斌确认似的问了一遍,刚下飞机,她就被带到警局。
“嗯”
李斌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虽然化着浓妆,但难以掩盖脸上的疲惫。

“可惜了,以前是个工作挺认真的小伙子。”
“可惜?那为什么没有将他选入新员工奖励名单?”
李斌毫无表情的盯着陈嘉,试图从她的脸上寻找出真相。

“他之前表露过罢工情绪,像他这种行为,领导是不予考虑在奖励范围内的。”
“罢工?”
“是的,我当时安慰他可能有机会,但是得知自己没在名单中之后,他就不停打电话给我。”
“你接了吗?”
“接过一次,他完全是在胡搅蛮缠,后来就不想再接了,直接免打扰。”
“你在国外去做什么?”
“嗯?”

陈嘉微微有些惊讶的听到陈斌快速转换了话题,但立即答道:
“公司业务,早就安排了。”
“哦”
陈斌,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陈嘉的回答。
“除了那天晚上他找过你,你和李向东还有其他来往吗?”
“没有了,除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由于李向东的手机坏了,而且也不怎么用拨号联系,通话内容也都对的上,李斌没有继续问下去。
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找到了小美。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一头乌黑的长发有些蓬乱,但模样十分清纯,惹人怜爱。

“为什么把店关了。”
“不想开了”
“认识李向东吗?”
“不……不认识”
“那为什么他有你的照片。”

小美呆呆的望着面前的水杯,忽然捂着脸抽泣起来。几分钟后,她从手中解脱,毫无表情的说道:
“他是个畜牲”
“他做了什么?”
“他强奸了我,那天晚上。”
“哪天?”
“四天前,他来到我的便利店,问我还有没酸菜味的泡面,他想多买几桶屯着。”

小美开始悲痛地回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我看货架上没有了,就准备去后面的仓库拿一点,没想到,没想到他跟在我后面,在仓库里……”
小美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一想到以后每天晚上他都要来,我就受不了。”

李斌看着眼前这个哭泣女孩子,眉头紧锁着。他等小美平息好了之后,问道:
“十分抱歉,让你回忆这么痛苦的事。但是除了这个,你对他还有别的印象吗?”
“他还总喜欢给我打电话,我实在受不了了。”
说到这,小美又继续哭了起来。
李斌不知道如何安慰,便把门外的小张叫了进来。



“怎么样?凶手有眉目了吗?”
午餐的时候,高河凑到李斌身边问道。

李斌扒了口饭,抬头对高河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有凶手?”

这一下子把高河懵住了,他挨着李斌,继续说道:
“虽然尸检结果没什么问题,但他的死状也太……”

高河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的盒饭里还有两块油津津的红烧肉。
李斌不再搭理他,对于强奸犯李斌觉得死不足惜,但是对于真相,他觉得也许真是就是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不规律的作息而引发的猝死。
可能是因为自己快到了退休年龄,李斌早已没有当时追查案件的热情,更多的是冷静甚至逃避。

饭后,李向东的家属来了,来领取他的遗体。最终死亡结果是根据法医的鉴定,为急性心率紊乱引发的猝死。
“东东事情真是麻烦你们了。他是个乖娃,又孝顺,只是这老天爷不长眼啊”
此刻,李斌真的很想告诉老人李向东对小美做的事。因为经过人证物证的调查,小美并没有说谎,仓库里找到了李向东的精斑。但是人已经死了,说出来有什么用呢?

“老人家,节哀顺变。”
李斌没有多说,正当他准备离开时,高河又叫住了老人:
“老人家,李向东以前身上出过红疹子吗?”
“红疹子,我想想,东东小时候有次出去玩,回来身体上出了一些红坨坨,还吐了,当时以为是虫子咬的,就弄了些草药给他泡澡,后来就好了。”
“您还记得当时去了哪里吗?”
“好像是跑到附近的一个废弃电厂。”
“行,我知道。老人家不要太伤心,保重身体。”

说罢老人家泪眼婆娑的离开了。
等到她走后,高河呆在原地,李斌也停住看着他。

“李队,你听说过电磁过敏吗?”
“电磁过敏?”
“是的,暴露在电磁波环境中造成的过敏症状,其中少数人会出现红疹子引起瘙痒,还会引起心律不齐。”
“电磁波?”
“现在很多电器都能释放电磁波,比如冰箱、电视、微波炉什么的,只是释放的强度不够。但是使用一定的手段,使多个电器在短时间内释放足够强度致死的电磁波,但范围比较小。”

“使用一定手段?”
“比如后端操控,对了,李向东的手机当时通电的一瞬间损坏了,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因为发射了什么信号波,使家里的电器同时释放大量的电磁波。”
“靠谱吗?”
“我胡乱想的,李队不觉得死者当时的样子很像身体被强烈的东西干扰了吗?类似于触电……红疹子也对上了,只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例。”
“小高,你陪我去现场再看看。”
“好的。”



一到现场,高河便仔细地检查了所有地电器,发现他们电源接口都有一些黑色的痕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短时间内消耗大量功率而引起插座发热。这些黑色是插孔的塑料外壳过热碳化引起的。”

李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跑到房间的门外,一个蓝色塑料外壳盖住的房间总闸正在房门外的右侧。这是许多租房的设计,用户可以通过开关这个总闸来控制自己房间的电源。

“难道是他是要去开闸?小高,假如是你刚刚说的那种情况,会不会跳闸?”
“当然可能,功率太大自然会跳……闸,你是说!”
“没错,闸门现在是开着。”
“会不是是房东?”
“不会,现场解封的时间还没到,你打电话叫人来采指纹。”

说完高河便出去打电话,李斌继续在房间里用鹰隼般的目光扫视,最终停在在茶几上。
为了方便取证,茶几上的牛奶被带回了警局,但李斌忽然想到当时的牛奶除了洒出的一些,还有几乎满满一盒。正常情况下打开牛奶都会先大喝一口,特别是疲惫不堪的回到家解解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李向东并不喜欢喝牛奶,他只是稍微尝了一点,那他拿出来的目的是……

此时高河已经打完了电话,回到了房间。
“小高,问你个问题”
“啥?”
“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她向你推荐购买一个你不太喜欢的东西,你会买吗?”
“便宜的话,无所谓喽。”
“怎么突然问这个?”

李斌并没有立即回复,他沉思了片刻,说道:
“现在商店的那种收款机你有研究吗?”
“你是说扫二维码的那个机子?我曾经专门学过那个系统,你想到什么了吗?”
“我在想为什么小美一定要李向东买这盒牛奶。”
“去便利店看看,正好我带了复刻的钥匙。”

随即李斌和高河来到了便利店,高河花了不少时间才将那个机子完整的拆卸下了,一回警局就开始破解。
通过查看流水记录,高河发现三天前的十二点左右,李向东支付了两盒牛奶的价钱,但奇怪的是并不是向往常一样,小美扫李向东付款码,而是李向东扫的收款码。这个收款码也不是固定的软件收款码,而是一个特殊的二维码。

虽然效果看起来和普通的收款码无异,但扫描后手机会自动保存一个链接,但这个链接具体有什么用,高河一时还想不明白。这时,林斌走了进来。
“怎么样?”
“李向东最近一次消费是三天前,买了两盒牛奶。”
“三天前……”
李斌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
“指纹匹配的结果出来了,是小美的,而她离开的车票是昨天凌晨一点。”
“是小美去打开的电闸!然后坐车离开。”
“暂时可以这样认为,那么小美为什么前天不走?如何知道电闸会关闭?又为什么要李向东买那两盒牛奶?”
“说到牛奶,我这还发现一件事”
高河接着把付款码和链接的时跟李斌汇报了,听完后,李斌要高河提交更高级技术员的申请,然后又来到了小美所在的审讯室。

 

两个星期后,在李斌办公室。高河娴熟的在咖啡机上接了一杯咖啡,抿了一口,问道:
“咖啡不错,案子终于结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嗯”
李斌正在看资料,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
“怎么了李队?”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一个小小的链接就能让人在千里之外实现杀人计划,看了办案越来越难咯。”

“我倒想不通陈嘉最后为什么招的那么快,要不是她招了,我完全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公司存在。”
“小美终究是她的亲妹妹,她花那么多钱买通他们公司的操作员,完成了这近乎完美的作案,不过是为了报复,性侵顶多判个十年八年,哪有杀了对方解气,倒是给社会敲了个警钟。还有,小高你也要多学东西啦,我是快退休了,以后就是你们的主场。一个小小的二维码就能关系到一个人生命,科技确实是把双刃剑。”

“要我说,李向东也不是个东西,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唉,我年龄大了,越见不得这些本来好好的年轻生命走这样的邪门歪道。”
高河也叹了口气,喝了口温热的咖啡,没有继续说话。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