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83章

沉鱼-第83章【殿内的柔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8-12 21:19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大弘的皇后,你做不做?
……
利益,像一条衔着宝石的蛇,紧贴着萧妍的身子爬上去,栖在她滚烫的胸口。
那宝石闪烁着光芒,有点像爱一个人时跳动的心脏。

 

很小的时候,萧妍喜欢过一只鸟。
那是她的兄长萧鸿养的鸟。
萧鸿因为生母的关系,自小在大弘进学。偶尔回到梁国,总显摆他得到的奖赏。
那只鸟便是。
它巴掌大小,有着翠绿色的身子和长长的尾羽,尾羽呈扇面张开时,里面像是有一只眼睛。
萧妍想多看一眼那鸟。
可兄长说:“滚开,别讨人嫌。”
自己讨人嫌吗?不,她可是梁国最美的嫡公主。
那天晚上,萧妍趁萧鸿睡熟抱走鸟儿,一根根拔光了它的羽毛。
后来每次萧妍想起这事都有些后悔,明明错的是萧鸿,管鸟儿什么事呢。她那时便该杀了长兄,把鸟儿继续养在笼子里。
这一辈子,关到它死。

 
“肃王妃,你下的好妙一招棋,”明白眼前的元氏是谁,明白她想利用自己后,萧妍笑起来:“为什么是本宫?如果你有本事行刺皇帝,不需要本宫来做。”
“我有本事,但是我却进不了宫啊。我进不去,但是你可以。”
萧妍前些日子请见太后,已经被拒绝。她并不觉得自己可以。
“你该去辞行了,”元氏道:“宫中有我这些年培植的人手,会帮你。”
萧妍半信半疑。
如今梁国和大弘开战,自己这个敌国公主,会得到允许进入皇宫吗?
“他们很倨傲,”元氏冷笑:“如今在他们心里,你不过是一只长不出翅膀的虫子,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新帝回来后住在太极宫,太后担忧他的身体,也从延庆宫折腾了过去。你奏本说要向太后请安,她因为亲口准了你和嵘儿的婚事,如今婚事不成,总要给你个答复,会见你的。”
可杀了大弘皇帝后如何脱身呢?皇宫不是别处,必然戒备森严。

“不用担心,”元氏的声音充满蛊惑:“你以梁国公主的身份进宫,然后戴上孟鱼的人皮面具去杀皇帝。就算有人发现了你,他们捉的也是孟鱼,不是你。”
竟然可以这样。
可是她虽跟孟鱼差不多高低,但她的身量要比孟鱼丰腴些。
“你放心,”元氏展眉:“宫中已经有消息传出,皇帝患了眼疾。”
患了眼疾,便看不清楚她。
萧妍脸上疑云乍起眉头微蹙,但是,这样值得吗?
元氏轻轻垂下头,抬指拨弄一把古琴。她的动作很慢,却又很流畅,弦声靡靡,似乎在等萧妍抉择。
萧妍看着她扬起又落下的手指,神情凌乱。
在这失神的一瞬间,元氏哼声道:“你该明白嵘儿不是故意要哄骗你,他的目的,本来只是夺得皇位刺杀皇帝。若你能助他一臂之力,他会怎么待你,还用猜吗?”
萧妍的手攥紧衣裳,脸上却几分傲色:“谁稀罕他?”
可她的心却动了。

 
太极宫中没有熏香,只放着几枝香味疏淡的桃花。
在桃花掩映中,孟鱼正嘟囔着读出奏折上大臣的陈述躬请。
“剑南道节度使陈禀旺说,奉先帝命去巡视吏治的汪云生了重病,他问是等着汪云病好了再说,还是陛下再派新的御史去。”
李璧靠坐在几榻上刚要开口,却听孟鱼接着道:“陈禀旺这是巴不得换新的御史去吧?汪云的堂兄媳妇的表哥参过陈禀旺一本,因为没有实证,被陈禀旺反咬一口下了大牢。本郡主看汪云病得也有些蹊跷,该查一查。”
李璧露出赞赏的神情,轻轻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微笑道:“鱼儿说得不错,这几个的论断都很不错,朕觉得鱼儿该为女帝。”
正认真写下批复的孟鱼狡黠地笑了,雀跃地跳到李璧身前。
“皇帝是想把我夸高兴了好继续为你卖力,还是想捉弄昨日吓哆嗦的太医?”
“都不是,”李璧的声音放低:“殿内殿外只有你我,朕说的是真心话。”
孟鱼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才不要!等你眼睛好些了,本郡主要披挂上阵去打仗。”
李璧唇角微扬没有说话。
不会给她机会打仗的。
在他的安排下,如今梁国国内反战势力高涨,已经决定献上封域图,对大弘遣使称臣。而李璧刚刚得到消息,进攻西蕃的军队已经打到王城;至于突厥,岳曾祺屡传捷报,说已经捉到突厥太子。
虽然他们如今坐在繁华热闹的都城,但大弘同三国的战争多打一日,便多一日的死伤。李璧常常想到那些战死的士兵、流亡的百姓,他希望这战争早一日结束。
不会给你机会去打仗的。
朕怎么舍得让你去打仗呢。
他不禁露出微笑,微微仰头。


 
孟鱼的脸在这一刻有些红。
如今他们两个位置交换,她忽然明白过来在马车中时,自己仰头后和李璧的位置是怎样的了。
他的脸不太柔和,更多的是刚强坚毅,充满着要决断一切的力量感。可面对自己时,这张脸上时常浮现出莫名的笑意,笑得太浓厚而又太温软,竟然是宠溺感。
如今他的唇近在咫尺,挺拔的鼻梁险些碰到自己的脸颊,孟鱼只需要轻轻靠近半寸,便可以捉住李璧柔软的唇。
要不要碰一下呢?
上次……还挺好玩的。
而仰着头的李璧并没有等她的考虑,他上前一点,吻住了她的娇唇,与此同时为了防止她逃掉,抬手扶紧了她的腰。
他只需要轻轻一拉,便可以把她拉到几榻上,再然后……
他脑中忽然闪现种种圣人教化,以此压抑心窝中蓬勃的欲望。
可孟鱼一亲即去,跳开道:“这可是批阅奏折会见群臣的太极宫,陛下要做昏君吗?”
管它呢!
李璧起身上前一步,孟鱼又道:“陛下你冷静一下,想想以后你后宫三千粉黛,人人花容月貌,还怕没人可亲吗?本郡主不擅长争风吃醋,这宫中可待不了多久。”
她说着蹑手蹑脚后退,目盲的李璧摸索着向前追她,却一脚踩空台阶险些跌倒。
俩人嬉闹着还要再追躲,有宫人在外报称:“乐阳郡主殿下,陛下登基大典的礼服做好了,礼部说要请您过目才行,内务府便差奴婢来请郡主过去。”
孟鱼立刻说好,便扶着李璧的手把他引到几榻前坐下,轻声道:“总让下人们滚可不好,看本郡主怎么三两句把她打发走了。”
李璧趁机牵着她的手,温声道:“好,快些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她很快便跟着那婢女离去,李璧眼前一片黑暗,却一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果然很快,她便回来了。
殿门外侍立的宫婢悦耳的声音传来:“郡主殿下。”
不知道她低声说了什么,宫婢内侍齐声道:“奴婢们退下了。”便脚步凌乱地离去。
如此,这里便只有他们两个了。
李璧心中微暖,听到她向自己走来。
“鱼儿,”藏在心中的决断已经太久,他忍不住没等她到身边,便开口道:“我想了许久,等朕正式登基后,不会纳妃的。”
靠近他的脚步忽然停下,显然孟鱼被他的决定惊住了。
他便有了勇气继续说下去:“当年大弘开国,女帝和皇夫青梅竹马长相厮守,不管朝局如何变幻,也彼此信任忠贞无二。他们可以做到,我们,也可以。”
孟鱼没有做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璧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同时伸出手:“鱼儿,你也不必担忧繁衍子嗣的事。不管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承继大统……”说到这里他慢慢停下,人向后退了一步,坐在几榻上:“鱼儿,朕口渴了,你可以帮朕倒一杯枸杞水吗?”
孟鱼轻轻“嗯”了一声,向茶案走去。
李璧的手插入靠枕,从下面摸出一把匕首。

果然如元氏所说,太后同意见萧妍一面,却并没有安慰她,而是斥责萧妍。问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兄长狼子野心妄图陷大弘万民于水火中;问她到大弘来,到底是为和亲还是为了迷惑大弘皇族。
老太太嘴碎,七七八八骂了一会儿便累坏了。
她这些骂比之自己的母后实在不算什么,萧妍有一句没一句听了些,眼见太后也骂累了,便告别出去。
送她出宫的内侍却换了个人。
那人长得一脸忠实厚道的样子,引着萧妍没走多久,便拐进一座房子前,低声道:“给殿下换皮的人就在里面了。”
萧妍这才明白过来,闷声进去。
换上孟鱼今日穿的衣服,再梳起孟鱼的装束,连她头上戴着的白玉簪子都是一样的。最后是贴皮,原来比萧妍以为的难多了,足足半个时辰后,她才走出来。
嵘哥哥,你要的,本宫来帮你了。
太极宫,就在眼前。




秦王,哦不,新帝,就坐在前面几榻上。
听到她来,皇帝的脸上露出笑意。
萧妍怀里藏着匕首,准备直接上前捂住他的嘴,再捅进他胸口。不等他挣扎,她便会退回去。
可他却开始说话了。
说自己不会纳妃,说要和孟鱼长相厮守,说他们的孩子会继承大统。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萧妍听到此处顿时恼了,匕首从怀里拿出,想一刀结果了李璧性命。
可他竟然让她去倒茶。
她若不去,李璧必然会呼唤宫婢。
萧妍犹豫一瞬转身,取了茶水过来。
一步步,向李璧走去。
死之前,就让你先喝杯茶吧。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