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沉鱼
故事 沉鱼 第84章

沉鱼-第84章【爱到深处情难自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月落
2020-08-13 21:21

孟鱼出生时在江南
她爹孟年说:
“我家小妮妮要像莲逢下的鱼儿,纵使入冬也自在游曳”
所以,她父母是把她当蠢材培养的
谁也没想到
十七年后,整个大弘朝的命运都在她身上



前情回顾: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萧妍听到此处顿时恼了,匕首从怀里拿出,想一刀结果了李璧性命。
可他竟然让她去倒茶。
她若不去,李璧必然会呼唤宫婢。
萧妍犹豫一瞬转身,取了茶水过来。
一步步,向李璧走去。
死之前,就让你先喝杯茶吧。
 
莲步轻移,步步接近李璧。
茶香四溢,香香沁人心脾。
还有三步,李璧忽然开口道:“鱼儿,茶水放桌上便好,朕能拿得到。”
几榻前有个小桌子,上面搁着一把折扇。
萧妍轻轻“嗯”了一声,弯腰把茶水放在方桌上。
李璧笑了笑。
须臾这一刻很快,快得萧妍觉得时间的流速如白驹过隙,似万年在此一瞬。她转身刺出匕首。
可有人比她更快,李璧手中的匕首也刺了过来,不偏不倚,向着她的胸口。他虽然被蒙着眼睛,但那动作强悍冷硬,杀伐决断。
“司沉哥哥!”惊慌中,她没有忘记喊出他的名字。
果然,李璧停顿一瞬。

这是元氏教她的法门。
“若情势不对,你可以唤皇帝‘司沉哥哥’,听人说孟鱼这么喊过皇帝,他受用得很。”
司沉哥哥……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这么唤过他。
情急中竟然无法分辨她的声音。
万一呢?
万一她真的是鱼儿呢?
若鱼儿想对自己行凶,自己要反击吗?
在恐惧和对自己的怀疑中,李璧停顿一瞬。
这一瞬足以让萧妍得逞。
染血的匕首没入李璧肚腹,再迅速抽出。萧妍迅速退后几步,看到李璧喉咙中似要喊出什么,却终于被抽光了力气般弯下身子。
他的手捂着肚子,黄色的龙袍弥漫开浓艳的血迹,整个人如同坍塌的山峦,痉挛着俯在地上。
内侍宫婢已被遣走,此时他的声音不足以引起殿外护卫注意。
“你……”在席卷全身的寒冷中,李璧望着空寂的黑色,恍然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是孟鱼的?”萧妍虽然得手却并没有立刻离去,好奇道:“就连宫婢护卫都被我骗过去了。”
听到这句话,李璧脸上除了痛苦,有释然和担忧。
释然的是刺客果然不是孟鱼,担忧的是若刺客如今出去,而自己死在太极宫,恐怕孟鱼会被人构陷。
“她不似你那么安静,”李璧勉强回答道:“朕也不喝枸杞茶,那是小舞爱喝的,鱼儿在殿内给她备了一壶。”
原来是这样。
那既然问过了,留在这里便没有意义。算着时间孟鱼也快回来了,自己还是早点走。
想到这里萧妍冷笑着抬脚,却发现长长的裙裾被人拽住。
是李璧。
他的手没有捂着自己的伤口,反而拽住了她。
在萧妍这一停顿间,李璧已经向前爬了许多,拽得更紧了些。
“来人!有刺客!”
他喊道。

他的声音不大,虽然竭力,却如同梗在喉咙中。
因为向前爬行,蒙着双眼的丝带掉落,可以看到他空洞的没有光的眼睛。
这恐怕不只是眼疾,还是瞎子吧?
萧妍急得踢了他一脚,压低声音道:“有这个劲儿,陛下不如捂着肚子吧!”
“不能让你走,”李璧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皱眉嘶声道:“你从这里离开,杀人的便不是你萧妍,而是鱼儿。”
如今他身负重伤说不定会死,万一孟鱼被怀疑,没有人能救她。
到时候除非孟氏造反,否则孟鱼是绝对活不了的。
他绝不能,让人再有机会伤害她。

萧妍神情微怔。
原来已经听出了她的声音。
可惜你一个重伤之人,又能拿我怎么样。
萧妍低下头,看到被他抓在手中的裙裾已经染红。她索性握紧匕首割开裙子,恨恨道:“你一个瞎子,不要自不量力。”
衣裙断开,李璧的胳膊磕在地上,却迅速抱住了萧妍的脚。
这姿势不太雅观,这也不该是一国之君的姿势,然而李璧死死地,半点不松地抱住了她。

 
“放开!”
萧妍压低声音道。
“朕宁肯死,也不会……”
李璧咬着牙,身下大片的血迹如同绽开的诡异红花。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失,于是只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
抓着她,不放开。
“放开!放开!放开!”萧妍连说三个放开,用手去掰他的胳膊。可他明明是垂死之人,胳膊却如铁环般难以掰开。
照这样下去,她必然走不脱了。
萧妍急疯了,握紧匕首向李璧刺去。
“放开!放开!放开……”每刺一下,她便低吼一声。
她刺向李璧的胳膊、脖子、后背,刺得他如血窟窿一般,刺得她自己满脸溅血,情知如今就算她能出去,这幅鬼样子也不可能离开皇宫了。
这——该死的!
为什么宁肯这么死了,也不让那女人被人怀疑!
为什么对待她的人都是薄情寡义,可她的敌人们却情深似海?
为什么?
在魔鬼般的发泄中,她听到一声凄厉的喊叫,接着是利刃破空的声音。
一把刀,沿着她的脖子,直直削过。她感觉自己从未有过这般轻盈,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然后看到颠倒的世界,和远处倒在血泊中的,自己的身子。
她的头,被砍掉了。
然后她看到一抹红色向李璧跑去,嘶吼着崩溃大哭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宫殿,传遍了整个皇宫。
我不甘心。
就算他死了,我也不甘心。
这是萧妍最后一个想法。


 
去内务府的路上,孟鱼从一处池子前过,池中有红色的锦鲤游曳,没入桃花的倒影中。
如同被吞噬般,悄无声息消失。
她忽的心中一跳。
这一跳莫名其妙,似空中有什么神祗经过,一脚踩在她心上。那种闷闷的疼痛,和瞬间难以呼吸的窒息感席卷全身。
她站定了身子,脚步犹豫着停下,开口道:“太极宫今日哪个侍卫长当值?”
引路的内侍说了名字,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年轻将官。
孟鱼再向前一步,又一次停下,眉头微蹙道:“我要回去一趟,让他们等等。”
回来的路她走得很急,越往前走,心中就越是忐忑。
不应该如此啊,李璧虽然目盲,但内有宫婢内侍服侍,外有护卫层层把守。怎么会让她片刻不敢离去?
抬脚进殿,她看到门口的宫婢掩不住的惊讶道:“郡主什么时候又出去了?”
若不是太过震惊,这不该是谨遵礼数的宫婢会说出的话。
孟鱼下意识拔出身后的刀,一脚跃入门栏冲进大殿。
然后便看到一身红衣的女人正把匕首刺进李璧的后背。
不需要思考和反应,大刀飞出,她也向前扑去。


孟鱼从不知道,自己可以哭得这么痛。
内侍和宫婢终于反应过来进入大殿时,见到孟鱼抱着浑身是血的李璧,双眼通红如同夜叉,转身冲他们嘶吼:“太医!太医!太医!!”
殿内满是慌乱的惊叫和脚步声,接着护卫进来,戒备大殿并且合宫搜查刺客余党。
孟鱼只是哭。
她的泪水落在李璧脸上,再顺着他的脖子淌下去,流出一道血痕。她抬袖抹掉鼻涕,伏在李璧身上颤抖大叫。
原来,自己这么在乎他啊。
原来,他好好活着,便是自己所求所想。
“鱼,鱼儿,”几乎破碎的人用残余的力气道:“本来还想吻一吻……”
话音未落,孟鱼便吻在他唇上。
苦涩的,痛苦的,爱而不舍害怕失去的,绵长的吻。
唇齿纠缠间,他含着一丝笑意,沉沉睡去。
真好,不疼了呢。


欢快的、雀跃的、混不吝的、自由自在的孟鱼,只一日间,便不一样了。
“新帝尚未大婚,更没有妃妾子嗣,如今伤重,何人主政?”
“先帝并非只有新帝一个儿子,如今是不是请王爷们来议一议,或者……”
“十八道节度使中有五道蠢蠢欲动,原本竭力派兵剿灭西蕃,如今盘桓不进,隐隐有异心,如何做?”
“听说先帝只是归隐,并未西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不然派人去寻吧……”
“梁国降书已经送来,新帝原本想同意他们的请求,如今……”
……
朝堂上乱糟糟的,吵了一日,两日。
到第三日,孟鱼来了。
她没有带刀,随便穿了一件鹅黄春衫,径直穿过纷乱的朝臣,走到台阶上,走到龙椅前,坐了下去。
抬起眼,皱眉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满朝皆静。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