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中真的有超能力的吗?
故事

我们生活中真的有超能力的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朝仓山
2020-08-13 10:13

我叫李大脑,我能预言。

我的邻居叫刘小花,我妈说自打娘胎里她吸收养分就比我来得快,具体表现为出生时哭声嘹亮,上可比雷声轰鸣,下可拟公鸡打鸣。而我呢,要死不活的半声不吭急坏了我爹妈,最后是我爹从护士手里抱过我,往我大腿上一拧巴,才让我终于“嘤”了出来。

是的,我,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差点没因为这件事被我妈取名叫“李嘤嘤”。

往后的十几年里,刘小花不出意外的比我高了半个头,每次嘲笑我“豆芽菜”不说,还总在逢年过节我妈在一众亲朋邻居面前一遍遍讲述我“嘤嘤”往事的时候,笑得最大声。

光凭这两件事,就足以让我对她恨之入骨了,也因为这两件事,她差点取代我的数学老师成为刻在我飞镖盘上的人。

至于为什么我的飞镖盘上会刻着我们数学老师的名字,这就关系到我开头所说的事了——我能预言。

故事发生在我的初中,刘小花成绩好,而我吊车尾。我下河上树掏鸟蛋样样绝活,刘小花语文数学英语门门精通,多少次刘小花捧着奖状蹦蹦跳跳路过我家大院儿跑向她的妈妈,就有多少次我被从厨房里冲出来甚至还握着锅铲的我妈追着打。

但是就有那么一次!刘小花忘做了数学作业!

数学老师提溜着教鞭满教室巡回检查,没做完作业的人已经提前站起来了,坐在我前面的刘小花翻翻书包又翻翻课桌急的双脸通红,她当然是找不到的,找到了也是一片空白。

因为昨天我是亲眼看见着急去买橘子汽水的刘小花把一摞作业本塞进了书包,看都不看就跑了出去,而那本口算本,就恰好滑落在地。

刘小花!三好学生刘小花!三班班长刘小花!你的神话就此陨落!

眼看着数学老师的脚步越来越近,其他同学都把作业本找了出来摊开放在桌子上,低眉顺眼,恭恭敬敬。

刘小花终于意识到了她没有写数学作业这件事,低着头扭扭捏捏站了起来,那一瞬间,好像一口堵在我心头的气终于舒出来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没写数学作业吧!”我得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此言一出,刘小花的脸更红了一个度,也让数学老师有所察觉,他先是看了看像个低着头像个鹌鹑一样的刘小花,又看了看我,教鞭指指我脏乱的课桌面:“李大脑你又在嘀咕啥呢,你的作业呢?”

我神气的从地上掏起我的书包,虽然我经常性不写作业,可这回我可是认认真真写了的。

好不容易摸索到皱巴巴的口算本,翻开那一刹那我就呆住了——昨天的作业一片空白。我看看封面,是我的字没错啊,我再看看内页,昨天的作业确实是空白的。

怎么回事?!

教鞭再一次点到了我的课桌上:“作业呢?”

我抬头,对上刘小花探究的目光,扭头,对上数学老师凶神恶煞的脸,忍住内心的惊奇只得站起来:“报告老师!我……我没写。”

那次的结局就是,我跟刘小花一起在教室外罚站了半节课。

回去以后我就把数学老师的名字用记号笔写在了飞镖上,字迹歪扭但异常坚定——王建华。

但在这之前,放学之后,奇怪的刘小花奇怪的请我喝了橘子汽水,她支吾的样子好像之前竞选上班长后被老师临时拉到讲台上说获奖感言。

刘小花说:“我知道你写了的,大胖都告诉我了。”

刘小花说:“谢谢你。”

刘小花跑开了。

我握着一瓶突如其来的好运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也许这就是一起罚站过的兄弟情义吧——我这样想着。

回家路上,我就开始猜测神秘的“口算本字迹消失案”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刘小花忘记带作业本无意间触碰了时间的隐形按钮?那触碰这个开关可真不容易。

我蹲在家门口用树枝扒拉着草堆,被我妈一个拧耳朵拉进了家门:“天天不回家吃饭在外边乱晃悠!”

走到大院儿里,闻到熟悉的饭菜香,我叫苦不迭:“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今天又吃青椒吧?”

一进屋果真就看到一盆炒青椒端端正正放在饭桌中央。

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灵光,会不会是当时我说的那句话?想到这里,我又尝试小声念了一句:“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今天可以吃到红烧肉吧?”

话音刚落,我妈就捧着一盘散发着浓郁肉香的菜从厨房出来,我呆愣的看着那碗红烧肉,我妈伸手给了我一个爆栗子,话语中含笑:“怎么,太久没吃肉都傻了?赶紧去洗洗手,吃饭了。”

我胡乱点着头,内心却被巨大的惊喜充斥着。

所以说,那会儿我说不会有人真的没写数学作业吧,这事儿就恰恰好落在了我的头上,才会出现字迹空白这一事。

至此,我的预言功能算是尽数揭开了,我本以为我会走上一条拯救世界的英雄之路,后来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

我发现我的超能力有两个bug——

第一,我不能更改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好比所有菜都端上桌以后,我再说一句:“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今天真的可以吃到糖醋排骨吧?”只会获得我妈的一个爆栗子。

第二,我不能预言超过我自身能力范围的事情,譬如说“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我真的能飞吧?”就会得到路过的刘小花一记如同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除此之外,我过上了几年潇洒快活的日子。零花钱增多了,吃肉的日子增多了,我妈打我的次数减少了,老师骂我的次数减少了。

这是多么鸡肋又让人幸福的超能力啊。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我上高中那年,“不会吧,不会吧……”突然变成大众潮流,我有一瞬间害怕过我的超能力不过是大家都拥有的,不过好在没有。

但却发生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高中的我神使鬼差考上了市里最好的学校,也许是我最后三个月临时抱佛脚起了作用,也许是我在临考前我花了一个昼夜不停地念叨着“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我真的能考上吧……”

那一刻我对自己的超能力信心不大,只因为这似乎是超出我能力范畴的事情。

我对最好的高中如此执念,来源还是刘小花。临近毕业那几个月,她催我学习催的比我妈还严,老师认为她关心同学,我妈认为她懂事乖巧不嫌我蠢,我却认为她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炫耀!

尤其是进考场前她说的那句:“李大脑你能考上吗?咱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了,可别到了高中就缺席了啊。”

我当时一股子热血涌上心头,几乎把所有男人的尊严刻在了脑子上,头也不回的进了考场:“你给爷等着吧。”

我考上了,又考上了跟刘小花一样的高中,又分到了跟刘小花同一个班级,而她,又是班长。

又是噩梦的三年。

在我高三那年,“不会吧,不会吧……”开始流行,好在大家说的话从来没有实现过,我也就暗自松了口气。

直到有一回跟刘小花因为一些小事吵了架,我的脑子里划过初中时那场闹剧,第一次把咒语施在了她身上:“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刘小花真的没写数学作业吧?”

说完我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我一下子紧张兮兮地盯着她。

谁知道刘小花突然就笑了:“就这?李大脑你以为我还会像初中那么蠢吗?”边说边打开了一旁的数学作业,字迹工整书面干净。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超能力消失了?

我立马对着旁边教室门口:“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买了冰棍进来吧?”话音刚落,小胖就提着一塑料袋的冰棍擦着汗走了进来。

我又回头,对上刘小花好奇的目光,真是见了鬼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摔倒了吧?”

我神情严肃的对刘小花说:“你骂我一句。”

“什么?”

“我说让你骂我一句。”

“李大脑你大脑有病吧。”

“嘭”,是大胖被讲台上的椅子脚绊倒的声音。

看来不是因为这个。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分我冰棍吃吧?”

我又转向刘小花:“你说一句‘就这’试试。”

刘小花显然被我奇怪的举动搞得失去了头脑,但还是顺从我的意思说了一句:“就这?”

我猛地抬头看向从地上爬起来的大胖,看着他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我都要绝望了,结果——“小花,请你吃冰棍。”

我当场愣住。刘小花见我看着大胖发呆,瞪了我一眼后气不打一处来的转了过去,还气冲冲说道:“不吃!”

“她咋了,吃炮仗啦?”大胖一张嘴里塞俩冰棍,含糊不清的问道。

“没有,但她吃了我的超能力。”

“哈?”

自打那天以后,刘小花就特爱在我面前说“就这”俩字,起初我还以为她察觉到了什么,结果派大胖去一问,才知道刘小花这是怨念极深:“既然他这么爱听我说这两个字,那我就一直说给他听好了!”

啧,记仇的女人。

之后我们高考,毕业,好运的是我的高考超常发挥,至少比平时高了五十分,糟糕的是我就比刘小花差了一分。

报志愿的时候,她差点没把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报了北京的学校,那副凶狠的样子让我差点以为她是报了南极的学校才急着把我发配去北京,好这辈子看不着我。

我向我妈求助,结果这个胳膊肘从小向外拐到大的女人想也不想的点了头:“北京好啊,北京机会多,还有小花管着你,妈放心。”

成吧。

理所当然的,我又和刘小花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同一个班,这回她终于不是班长了,因为她直接竞选了学生会主席。

我们从大一混到大四,似乎是生活还算如意,亦或者我再也不馋红烧肉和那几块零花钱的缘故,我也很久很久没说那句咒语了。

拍毕业照那天,学士帽高高向上抛起的那一刻,旁边有同学大声起哄到:“主席夫人,你啥时候向我们主席表白啊!我们可等了四年了!”

我看了看旁边终于没我高了的刘小花逐渐红起来的脸,大笑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想嫁给我吧?”

我等了整整五秒,却没有等来那句熟悉的“就这?”

只见刘小花抬头瞪了我一眼,又速速移开,脸上的红蔓延到耳边,空气中残留着一句轻轻的——

“神经。”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