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4分钟”明日旅行“
故事 生活

盗梦4分钟”明日旅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文字怪人
2020-08-14 10:00
黑色的丰田越野车在山顶的一栋白色小屋前停了下来,罗开依博士走下车,在他手里拿着一顶红色的类似摩托车帽的头盔。

他敲了敲门,是一个约三十岁的迷人女子开的门,她叫芳,是小屋的主人。

“金胖胖在房间里吗?”
“在楼上画画呢。”

金胖胖是芳的儿子,今年五岁。
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罗开依博士随她上了二楼,他们放轻脚步,金胖胖在作画的时候很怕有人打扰。

房间外有一面玻璃窗户,芳和罗开依博士站在窗前,看着屋子里,屋子里没有玩具,堆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画册书籍、元素周期表、代解数学、英文版的《莎士比亚》和《孙子兵法》。

金胖胖被诊断患有学者症侯群,即自闭天才。在他幼儿时便不喜欢玩具,只喜欢看书。十三个月时会说俄语,两岁会说日语,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反正就是开口说了出来。

虽然并不是流利,也并不算精通,可能就是那么简单日常的几句,但他就是会说的。

之后到了三岁,他开始看书,看的书很杂,那些汉字、英文什么的他抱起书翻着翻着一上午,就能讲出这本书里到底说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到了四岁,他开始画画。
此刻金胖胖正在房间里专心致志地画画,他画得很快,也很杂乱,画工并不算是好,也就是小孩的普通画画水平,他是用蜡笔画的。

“完成啦!”他疲倦地伸了个懒腰。
随后罗开依博士走进了房间,蹲下身,单脚跪着,这是他与金胖胖的第一次见面,他友好地问,“胖胖,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画吗?”

“当然可以啦,罗开依博士。”
金胖胖说完,将那张蜡笔画递上——在画面中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金胖胖,还有一个是穿着西装,手拿红色头盔的男子——罗开依博士。他正弯着腰,单脚跪着,接过胖胖递给他的画。

画中的姿势和他现在的姿势,是一模一样的。
也就是说,金胖胖在没有见到罗开依博士的时候就画出了一分钟后的事,画出了一分钟后他和罗开依博士见面的场景,他可预知未来,画出未来。


大概是凌晨四点,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着的,茶水间内哗哗啦啦的水声,有个瘦瘦的穿着皮衣的男子正举起刀在砍着什么东西,一刀一刀的落下,他的手上全是红色的血,他拿起一小片黏糊糊的东西,好像是肝脏,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猪肝很新鲜。”肆明明笑了一下。
“好了没有啊,肆明明,我们快饿死了。”圆十二坐在不远处,桌子上铺了布,支起了一口电磁炉火锅。有一堆卤菜、凉菜、生鹅菜、鱼蛋虾滑、薯片和啤酒。同桌坐着罗开依博士。
他们约了在办公室吃火锅。

“来了。”肆明明端着刚切好的猪肝和鱼头走了过来。

很难想象,他们会在凌晨四点吃火锅。其实是临时约的,一来每月一度的团建日到了;二来,就在今天,他们要做一个实验——进入金胖胖的梦境。

“我想提醒你们一下,这并不是一般的梦境,这可是一次时空穿越,也就是时间旅行。”罗开依博士说。

按照他的分析,金胖胖之所以会说那么多国语言,会预知未来,是因为他可以时间旅行。确切地说,金胖胖是用他的脑电波在时间旅行——他的脑电波到达未来,知道一些事情的后果,而后他的脑电波再反馈给大脑,预知了未来。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只要到达光速,就可以超越时间。而我们每个人的脑电波,可能就已经到达光速这一概念。

“难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用脑电波进行时间旅行?”圆十二大吃一惊。
“大脑是神奇的,所以有时候你会觉得有些事好像发生过了,或者预感到有些事会发生,然后某一天,它就真的发生了。”

肆明明将一片牛肉放在火锅里涮了涮,继续说,“这很复杂。说起来要很久,你一定看过《复仇者联盟4》吧,蚁人误入量子领域,在微小的空间进行时间旅行,同理,脑电波如果满足有个超强的控制者在控制的条件,理论上可以感知未来。”

罗开依博士说,“我昨天在给金胖胖做脑电波测试的时候,发现他的脑电波在一段时间内会特别猛,特别剧烈,所以我判断在某一个时间段,他的脑电波是可以达到光速的,也就是说,他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明年,他可以知道未来发生的事。”

罗开依博士晃动着手中的科罗娜啤酒,对圆十二和肆明明说,“所以我设想,当你们进入了金胖胖的梦境,那么你们的脑电波是汇聚在一起的,在某一个时间,金胖胖的脑电波到达光速,那么你们就可以开始时间穿越的旅行。”

“这听起来好酷啊!”圆十二站起身,“那就是说我可以到达未来,买一张体育彩票!然后。”

“劝你最好不要。”肆明明摆摆手,“纵观整个时间流,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点,也可以理解为未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是有无数分流,或者无数的平行空间且规定好的。

假设你到了未来,预知了彩票号码,再回到今日买了这张彩票,你忽然变得很有钱,但这和你原先的命运改变了,所以你生活的这一条时间线也改变了,那么你就可能不存在。”

肆明明用筷子在桌子上比划着,“我再解释得清楚点,《复仇者联盟4》你看过吧,绿巨人在抢古一法师的宝石的时候,那段关于平行时空的对话你还记得吗?当你改变了彩票主人和你的命运,那么有可能你就会消失了。”

“我懂了。”圆十二点点头,“也就是说我今生,在这个平行世界注定是个苦X穷B对吧。”她哭笑不得。

“对!”肆明明竖起大拇指。
“言归正传。这次的任务很特别,我和那个叫作金胖胖的小孩聊过,他说自己最高纪录是用‘脑电波’时光旅行到达五年之后。”

“五年?!”
罗开依博士呷了口啤酒,“所以,在这一次你们会到达五年之后的未来,去看看五年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倘若你们到达未来,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记得千万不要去改变!”他重申,“举个例子,今年是2019年,你们时间旅行到达的未来是2024年,那么2024年就变成了你的现在,而我们今天的2019年在你们回来时就会是未来,这很复杂。”

“但是《复仇者联盟4》说过,《重返未来》《时间旅行者》这些电影都说过,是吧?”圆十二已经大概知道套路了。

“只能去看未来,不能试着改变未来。”

罗开依博士站起身,“吃完饭,你们就要穿越了。”到了喊口号的时候了,他伸出手,肆明明吮了口手指上的卤肉汁,将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放在罗开依博士的手上,圆十二皱了皱眉,在考虑着要不要把手放在油腻腻的肆明明的手的上头。

“老大。”她突然问罗开依博士,“这次是真的没有经费吗?”
“对啊!要是我们困在未来怎么办,这个任务会有危险的啊?!”肆明明附和。

“差点忘了,由于我们做这个时间旅行试验是自费的,所以为了赚点钱,这次的时间旅行还会捎上一个富二代。”

“富二代?!”二人异口同声。
“对,说自己是什么安泰三少之类的名号,真名叫陈有仁,大概二十五岁。”罗开依博士先将手放下,从兜里取出手机,把这个陈有仁的照片给大家看,头发是紫色的,身上穿着大图标的LV风衣,链子吊坠什么的,一看就是那种长得不错,自恋,高傲到令人讨厌的角色。
“老大,他想要到五年之后干什么啊?”圆十二问。

“哦,他说了,想看看自己五年之后会娶哪个人做老婆。”罗开依回忆那段来自陈有仁的原话,“他说只要知道五年后娶的是谁,那现在对不是他老婆的其他女孩就会收心一点。”
“渣男!”圆十二吐了口唾沫,“这种单也接!”

“这单每人分红三十万。”
圆十二和肆明明听完后面庞均浮现出迷人的笑意......

“好了,我再说一下这次的计划。时光旅行前往2024年,圆十二,你和那个富二代一组,带他去看他的未来老婆。肆明明,你和那个小孩金胖胖一组,一起去见证一下五年之后的世界变化。清不清楚?明不明白?!”

“清楚!”
“明白!”
三人的手终于放在一块,“潜行入梦,反转一切!”


而后罗开依博士下楼,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轿车已经在等他了,车上坐着的正是这次行动的富二代,陈有仁。

他嚼着口香糖,车里放着很大声的摇滚乐,车在清晨的路上跑着,风吹动他紫色的头发。
“你为什么要把头发染成紫色?”

“老头,这可是我花七万块找人专门做的,它可不是一般的紫色,冰岛之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颜色。”

罗开依博士约四十岁,陈有仁称他为“老头”,听起来不太友好,或者这就是他的个性,目中无人,陈有仁说完轰地踩了一下油门。

“这是市区,车不要开得这么快。”
“老头,开快点不好吗?这车能跑到三百多公里,一会儿到山路上我们试试?”说话间,车路过积水,水溅得旁边的行人浑身都是,“对不起啦!”他挥手道歉。

“还是慢点吧。你要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一会儿你将进入梦境的。”
“行行行。”陈有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喷雾药状的东西,在嘴里喷了口,“我们慢慢开,我跟你说,我真的很期待,我很想见到我未来老婆是谁,我觉得应该是潘小美吧,又怕不是。”

潘小美是陈有仁的现任女朋友。
“你未来的妻子是她又怎么样?不是她又怎么样?”

“是她就多送她点东西啊,房子车子都给她买。如果不是。”陈有仁转过头,对罗开依博士眨了个眼,“如果不是,那就玩玩,对吧?!”

罗开依博士不再说话,他确实也很讨厌这个富二代,不过他是金主,是客人,没办法。
车大约又开了四十分钟,来到山顶小屋,金胖胖的家。

陈有仁坐在敞篷车里,戴上了一顶蓝色的头盔。
罗开依博士进入小屋,金胖胖还在睡觉,他轻轻为金胖胖戴上了红色的头盔。

与此同时,圆十二上了办公室顶层,那有个一个健身室,一个淋浴区,她坐在花洒下,让哗哗的水浇湿她的头发,戴上了嫩黄色头盔。

肆明明掏出手机,播放着探戈舞曲《一步之遥》,戴上黑色头盔。

在同一时刻,他们和富二代陈有仁一同潜入了金胖胖的梦境。

在同一时刻,金胖胖的脑电波的数值突然强烈的放大,快如闪电,超越闪电,超越光——如果将人和地球与宇宙比喻为一个概念。那么脑电波和神经元与大脑就是抽象的另一个概念、另一个世界。

脑电波的速度超越时间,进入多维黑洞。他们四人在梦中实现穿越,前往未来,到达2024年。


圆十二和陈有仁出现在医院外头的一条街上,是很普通的一条街。现在是早上,六七家铺子已经开始营业,买一些粥和肉包油条之类的早点。车上开过几辆车,款型上看起来会更具有科技感一些。还有一些看起来很酷的环保太阳能自行车,家长骑着车,后头坐着背着书包的小孩。

其实2024年的一切和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所有人的都是不动的,车都不是不动的。

“我说,这看起来正常吗?”陈有仁问。
“正常,是因为我的速度超过他们很多,我们的时间大于他们很多,所以,他们看起来像是不动的。”圆十二说,“你认真地看看,其实这些人是在移动的,只不过很缓慢。”

陈有仁认真看去,所有的人,所有的车,甚至是从早餐店飘散的烟,画面就好像是一段放慢了50倍的影像在缓慢地流动。

他们走在路上,感觉脚下很轻,他们伸手去碰一旁的树,碰随意停在路边的汽车,手是直接“穿透”了过去。

“这样就没错了。我们来到2024年,只是用脑电波的形态来的。所以路上的人是看不到我们的,我们也摸不着他们,我们只是在同一个时空,互相不影响的存在。”圆十二恍然顿悟,“这个宇宙是平衡的,我们不可能去改变它。”

“哇。”陈有仁对着圆十二吹了个口哨,“没想到有这么漂亮的女孩陪我时空旅行。美女,一会儿留个电话吧?”

“你不是要赶着去看你未来老婆吗?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圆十二翻了个白眼。

“嘻嘻。美女。男人是没一个好东西,可关键是我和别的男人不同。我有钱啊。”他一脸无赖样,“美女,晚上吃饭喝酒算我的呗,欢乐今宵啊。”

圆十二把头撇过去,也不搭理,她跟着陈有仁一路走着,都是陈有仁在说话。

陈有仁说,他有一个很会做生意的老爸,每次别人说起他的名字,都要加一句,这位是陈一雄的儿子。而后很小声地补充一句——最小的那个儿子。陈有仁是一个私生子,好像活着的二十五年,只会花钱。

五岁时候买了全套八十八个圣斗士,七岁时烧两百个变形金刚。他做的所有事,只是想在陈一雄来的时候能够陪他一起去闯黄金十二宫,看到他烧坏了几万元的变形金刚的时候能够揍他一下。至少揍也是值得怀念的。“写支票。写支票。”陈有仁一边模仿陈一雄说话的口气一边笑,“爸爸好像只会说这句话。”

他们走过人来人往的市区,看着一个一个如同蜡像般矗立不动的真人。

陈有仁说,“再长大点呢,我就开了一家电竞公司,可没开多久,我那几个哥哥就来找我了,他们说,有仁,这么拼干嘛?想老爹注意你啊,想分老爹的钱啊。”陈有仁一边说一边“哼”地笑了一下,“我确实太想要我父亲注意我了,如果钱可以解决所有的事,我真希望用钱能买我和我爸爸的一顿饭,一顿踏踏实实吃完的饭。可惜后来。”他咬了下嘴唇,“被人出卖,公司血亏无本,那天我爸一酒瓶砸在我的脑袋上。”他掀开紫色的头发,里头有一道疤。

圆十二听着听着心有恻隐,每个人表面是一个样,却都有不为人知的过去。

陈有仁顺势将手勾了过来,搂住圆十二,在她的脸上轻轻啄了口。

圆十二脸一阵红,一巴掌盖了过去,“臭流氓!”
陈有仁摸了摸脸,“原来在梦里脸也还是会疼的。”他似乎想用一种无赖留给别人印象,让人记住他就是个阔少无赖。

他们走到一片湖边的富人别墅区,有一栋五层楼的大户型就是陈有仁的家。

车库是开着的,里头停着红色的法拉利轿车。擦得一尘不染,亮亮的,这辆法拉利是陈有仁最喜欢的汽车。

他们从停车库的门走入过道,“穿越”客厅,自从母亲去世后,这么大的房子只有陈有仁一个住。

“足足五层耶!我记得最多有一次我带了一百人在这里开派对。”陈有仁看着这宽敞的有百平米的客厅,“怎么样,美女,一会儿要不要也来一场派对,我认识很多金牌DJ哦。”

“我没兴趣!”圆十二摆了摆手,有点恼了,她朝二楼就走,她倒要看看到底将来哪个缺心眼的嫁给了陈有仁。

二楼是厨房和迷你酒吧,三楼是卧室,有左右两间房,圆十二看见左边的门虚掩开,床头躺着一个漂亮可爱的女人。

“我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女朋友,哦,不对,应该叫老婆了,潘小美。”陈有仁不知何时站在了圆十二的身后,无不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眼光还可以吧。”

“是是是。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你就对人家好一点吧。”话音未落,圆十二看见在潘小美的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高高壮壮的,他......他怎么看也不是五年后的陈有仁啊,反差也太大了吧!

躺在潘小美身边的男人确实不是五年后的陈有仁。
“贱货!居然搞我的女人。”陈有仁也看到了,脸色变了,冷冷地骂了一句,他口中的贱货,躺在床上的高高壮壮的男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张浩。

张浩居然和潘小美,在陈有仁的家里睡在了一起!
圆十二转头看陈有仁,他的嘴角轻轻抽动,显然是气愤的,可那只是很短暂的一瞬,之后低着头,转过身离开。

仿佛一切都如他所预料——他预料到了张浩会和潘小美在一起。

随后陈有仁顺着楼梯走上四楼,他最喜欢的墨绿色功能沙发还在,他躺了上去,周围是他最喜欢听的黑胶唱片,看的镭射电影碟,还有他珍藏的漫威和七龙珠玩具,被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

他最喜欢呆在四楼,他在四楼度过多少个孤独的挥霍之夜。

圆十二走上五楼,五楼是阳台和杂物间,有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一个神龛台,台上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个四十来岁的女子照片,应该是陈有仁死去母亲的照片,还有一张是黑白的照片,圆十二定睛一看,照片里的人.....是陈有仁。

她暗暗吃了一惊,心想难道陈有仁五年后已经死了?!


与此同时,肆明明是和金胖胖出现在山中的那个小屋,也就是金胖胖的家外头。
在屋外头有一片栅栏,金胖胖留了一个锅盖头的发型,穿着白T和蓝色衬衫,短裤,略有些胖乎乎的,他来到栅栏边,熟练地从一块木头的暗格下拿出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而后坐上栅栏,开始抽烟。

“喂,小孩,你才几岁就抽烟。”肆明明说话时表情较为夸张有趣,他想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孩搞好关系。

“别叫我小孩。”金胖胖吐了一口烟圈,“我虽然才五岁,可是每天夜晚我都在时间旅行,不停地穿梭在2020年到2024年这五年间,所以当你们沉睡时,我心智依然是在成长,梦中的时间是现实的十五倍,算起来我也挺大了,抽根烟又算什么呢?”

“那确实挺酷的。”肆明明也跳上栏杆坐下,“那你告诉我从2020年到2024年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了吧?苹果出到第几代了,无人车是不是已经开始普及了?周杰伦还有再出专辑吗?《权力的游戏》真的没有后续了吗?现在的房价涨到多少钱了?”

“这些很重要吗?只不过是一串数字或者有和无的回答而已。”
“那你穿过了这些时间旅行,都在干嘛呢?你记得你一共旅行了多少次吗?”

“七十七次。”他记得,“但,只是一瞬。”
“一瞬?”
“只是一瞬。”金胖胖强调,“对我来说,从现在到未来只是一瞬。”

他说话的时候眉宇间有着莫名的空洞,“在七十七次时间旅行的时候,我看着我爸在我面前偷情,看着我妈妈变老,皮肤变差,脾气变差,看着他和我妈离婚,看着我奶奶插着氧气管去世,我记住了每一个日期,练习告别,我相信将来,当我真的看到我爸偷情,我奶奶去世,就一点儿也不难过了。”

他说,“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可是忽然地长成了大人。”
他们共同看着面前那个白色小屋,肆明明问,“为什么不进去呢?”

“因为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明天。”金胖胖重审,“2024年的今天,会是我人生巅峰前的最后一天,到了明天。我会什么都没有。”

因为在2024年之后,金胖胖将失去用“脑电波”时间旅行的本领。
“其实我并不是天才,我只是在装成天才。”金胖胖说,“我只是能看到未来。打个比方,在我面前摆着一道试卷,我只要用脑电波时间旅行到未来得到答案,再返回现在写出答案就可以了。别人以为我懂的很多,而我只是在消耗自己的未来罢了。”

他说,“可是,我发现我的时空旅行只能到达2024年,而2024年之后的世界我一无所知,2024年之前我可以被人当成天才,可是2024年之后,我是天才的谎言就会被拆穿,我会变得什么都不懂,然后看这个世界笑话我。

他们还是会把一堆方程式或者元素摆在你面前,对你说道,来啊,天才,你再算一个答案出来看看啊。可是我却会在2024年再也算不出答案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装成一个天才呢?”

“有谁希望自己活得普普通通呢?被人赞美和崇拜的感觉是真的很棒的。”

肆明明看着金胖胖,虽然金胖胖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可是他却好像看到了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在他面前忧愁叹息——叹息发现了人生原来是注定平凡的,叹息原来世事无常不可逆,叹息随着长大一个个人会离你而去,叹息心有不甘,叹息挫败于时间缝隙看它溜走不见。

沉溺怀念过去,不想到达明天。废柴青年的废柴人生应该是这样的吧?


圆十二回到四楼,陈有仁依然躺在那张摇椅沙发上,确切来说,他的身体是“穿越”过沙发的,有如淡淡荧光般悬浮在半空中,轻轻地模拟着沙发摇晃的轨迹而摇晃。

“你知道吗?人,千万不能生病,生病了,有钱也是没用的。”他用手指尖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脑癌。”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圆十二问。
“几个月前。”
“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你安排好的,你故意的让全世界讨厌你,故意的让你的女朋友潘小美讨厌你?离开你?”

“我没有让她离开我哦。”陈有仁说,“我知道她是不会离开的我的,我只是让她看着我在她面前一次次地出轨、变心,这样她就更能光明正大地享用我留给她的钱,会忘了我,到我死都不难过,花我的钱花得痛痛快快。”

“你还安排了你最好的朋友张浩照顾她?”
“我只是让他好好照顾小美,我可没想到他照顾照顾着就到了床上去了。”陈有仁像是不甘心地吐了一口痰,“我当时拜托他和小美在一起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说绝对不要呢,可如今,呵呵,妈的!张浩,你可真是我最好的兄弟。”

“那么现在,你看到这一切算是满意了吗?”
“让我最好的朋友照顾我最爱的人一生。”他想了想,“好像也没有比这更放心的结局了,是吧。”

时光一直在流逝。
圆十二说,“估计我们在2024年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你要不要再下去看看,和他们告别一下?毕竟。”她意味深长,“这一幕不会再有了。”

陈有仁起身,走下三楼,等他到达三楼的时候,三楼有左右两个房间,右边的另一个房间门开了,从里头走出来一个小女孩。大概——四岁左右,卷曲的长发,揉着惺忪睡眼,手上抓着一个泰迪娃娃,她的嘴里好像是在发出类似“妈妈”的叫声。

她......她是潘小美的女儿。
陈有仁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儿的身影,由于他们时间的轨迹不同,所以陈有仁看这个女孩像是一动不动的,她摊开的双手,像是在要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望去房间里面,是粉红色漂亮的公主房装饰风格,这是女孩的卧室,他看见地上有一个淡黄色卡通小狗的书包,书包上有吊牌,女孩上幼儿园中班,她的名字叫做“陈念念”。

“陈......陈......陈念念?”陈有仁叫着这个名字,她是姓陈的,和自己一个姓,她不姓张,她姓陈,她......她是我的女儿?!

原来在2019年,他被诊断出末期晚癌的不久后,潘小美已经怀上了他的骨肉,而这个小孩在陈有仁“意外车祸”后才出生,取名念念。念念不忘的念念。

也许是因为有了念念,潘小美希望她的童年完整,所以张浩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

陈有仁蹲下身,念念就在他的身前。脸上肉肉的,嘟嘟的,是那么的可爱,陈有仁想伸手去碰念念,不过是无法触及的。他眼眶湿润,眼泪就像是分子细碎的荧光,划过他的脸庞,他的浑身就像是萤火虫般透明,在渗透,在颤抖。

他努力记住这个瞬间,这次相会,记住潘小美是爱着他的,记住他有一个女儿,记住念念——在他长了一个瘤的脑袋里,记住不忘。



初晨的阳光照射在那间山顶的白色小屋中。
“我觉得你会是个天才。”肆明明看着金胖胖。
“我不是,我只是未来的抄袭者罢了。”

“不。你是。”肆明明重审,“你有没想过你为什么会时间旅行?”
“什么?”他一脸疑惑。

“至少现在这个时间旅行的技能还没有消失吧。喏,你还有5年的时间去成为天才,不,严格来说,算上你‘脑电波’可以再时间旅行,你还有好久好久的时间去成为天才。”

金胖胖越听越迷糊,“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的意思是,你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学习,去看各式各样的书,研究各式各样的问题,在现实里你可以学习,在梦中你还可以学习。而且你可以时间旅行学习到五年之后的先进科技。你不缺时间,反复练习,问题终将迎刃破解。”

“好像是这样。”金胖胖若有所思。
肆明明站起身,摸着他的锅盖头,“当有一天你真正到达2024年的时候,你就算失去了时间旅行的本领,你也已经学会了一切不是吗?而且那个时候你才10岁,却成为全世界知识最丰富的10岁少年,再成长,再学习,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天才。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你说对吧?”

“对啊!”金胖胖站在栏杆上,显得很兴奋。
“所以你永远不要害怕明天。只要你不断努力,那么又怎么会害怕明日一无所有呢?”
“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孩。”他嘟起嘴。

“能不能以后不要抽烟。”
“好!”

“对了。”肆明明勾搭着他肩膀,“你有看过我五年之后的样子吗,我那时还帅不帅?我结婚了没?我的老婆是不是......”

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关心未来,如果人类可以时间旅行,到了五年之后,我们最想看到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我们呢?

跟着,梦境开始崩塌,确切地说,这个时间旅行的行程结束了。
陈有仁和圆十二,肆明明和金胖胖被吸入时空漩涡的黑洞之中,一切开始回放倒带,那些发生过的一一出现在眼前,碎了的杯子复原,眼泪倒流回潘小美的眼眶,金胖胖的奶奶最后一次与他站在湖边,发生的都变得还未发生,一切真实又虚幻如微尘。

而后他们忽然地醒来,陈有仁坐在红色跑车之内摘下头盔,金胖胖看着罗开依博士,肆明明为浴室里湿透透的圆十二裹上干毛巾,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身边的人,像是做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而一切又真的回到了2019年。



下山的时候,陈有仁将车开得很慢,他将左手伸出车窗外,感受风从五指间划过,抓不住,却带来阵阵花香。

“一会儿打算做什么?”罗开依博士问。
“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发型。”陈有仁抓抓头发,“将来女儿要是看到我这个发型,会不会学我?虽然这个头发是独一无二的,可要是我女儿长大也染了,我八成是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吧。”

“没有那么夸张。”罗开依博士一笑,转头看陈有仁,好像是比之前顺眼了许多,“你这个发型挺好看的。”

“是吧,我就说了!冰岛极光色,奇迹的颜色。”说到这里陈有仁又转念想,他是一定会死的,就算是动了手术也没用,医生的原话是,手术的成功率可能不到百分之五,所以之前他计划的是让自己死在一场“意外车祸”中,不过现在他好像有点想打消这个念头。

“喂,老头。”陈有仁看着前方蜿蜒崎岖的下山公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未来,未来自己会老,会牙齿掉光,会失去一个又一个爱的人,会死,无论怎么努力都没用,对吧?”

他顿了顿继续说,“既然未来不可改变,那你说我们的人生是不是真的是一场无意义的徒劳呢?”

当说完这个问题之后,二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从车载喇叭里播放着一首英文歌。
歌词大意是“我对你的爱会是有多久?只要头顶星星依旧闪烁,如果生命永恒,对你的爱也将永远。”这是来自电影《时空恋旅人》的主题曲。

一曲结束后。
罗开依博士开口,“现实未来虽然是不可逆,可是,”他轻敲了敲太阳穴的位置,“可是我们会一直活在想念我们的那个人的脑海里,在她的梦里。”

陈有仁仿佛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决定从这一刻开始对潘小美坦白他的病情,积极接受一切治疗,他想要看到他的女儿出生,或许还可以真实地抱起她也说不定,就这样干!他捏着方向盘,老子现在还没死呢,难道不是吗?!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