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最后与你遇见
情感 故事

兜兜转转最后与你遇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执笔诉清欢
2020-08-14 11:01


程佳又一次来例假痛到皱眉挤眼,老妈端来一杯红糖水,嘴里念念有词,“看吧,没了对象就是这个后果。”

“我大姨妈疼关我没对象什么事啊!?”程佳从嘴里挤出这句话来,忿忿地喝了一口红糖水。

“阴阳调和懂得吧,你就是阴气太重了!”
程佳很是无语,阴气重,她是女鬼还是阴差啊?

再说了,就凭她大如牛的力气,搬桶水上六楼连气都不带喘的,就凭她超乎常人的技艺,换灯泡修马桶哪样不在行,就凭她常年健身练出的一身腱子肉,跟男人扳手腕都不带输的!

她找不到男朋友绝对不是阴气重,而是因为,太爷们了吧!要不是因为每月必来还异常准时的大姨妈,程佳早就跻身铮铮铁骨男儿汉的行列当中去了。

想到此,程佳无奈地摇了摇头,生活不易,身无绝技,必自毙啊!

“好点了吧,我再去给你冲杯牛奶,暖暖胃。”老妈温柔的语气让程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不像是老妈平日里的作风啊。

牛奶刚喝了一口,她就听见老妈说:“今天下午王姨给你安排了个男孩,听说根红苗正的,肚子不疼了赶紧收拾收拾,给我相亲去。”

感情在这等着我呢,程佳一哭二闹三上吊后无果,还等来了王姨的亲自来访。
“我可跟你说啊,这个女孩子到了二十六岁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啊。”

程佳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年轻才是女孩子的本钱,二十六岁前你挑人家,到了二十六之后,就变成人家挑你了呀!”

“王姨,敢情我是去菜市场买菜,还挑来挑去的啊!”
老妈瞪了程佳一眼,示意她闭嘴。

王姨把矛头指向程佳,“不是王姨说你,二十六就是个坎,早点迈过去结婚对你是有好处的啊。”

“那您儿子也二十七了吧,上个月刚离婚是吧,那他这坎迈的也忒不利索了点。”

王姨的脸当时就拉下来了。

“程佳你怎么说话呢,你王姨还不是为了你好。”老妈训了程佳一句。

为我好?要不是这个王姨专业给人拉红线三十年,程佳差点儿就信了这句话!

“老妈,我可是刚分手的人,不利于相亲。”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程妈就气不打一出来,“还不是你脾气不好,那么好的女婿都留不住,既然这样,那就给我相亲去吧,广撒渔网,说不定就网住金龟婿了!”

程佳无奈,“那我不成了新时代的渣女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我跟你说,你今天必须给我去看看,整天窝在房间里画画,买了一堆什么破模型,你要是不去,我就都给你扔了,整天不务正业……”程妈下了最后通碟,让程佳很是头疼。

“那叫创作,那是我的工作好吧,再说了那也不叫模型,那叫手办啊我的老妈!”

程佳抬头看见老妈气势汹汹的眼神顿时有点怂,“得得得,我去我去。”程佳表面上很是无奈,却在心底打好了小算盘,行,逼着我去相亲是吧,到时候可别怪我出大招!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程佳在镜子前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妆容,戴了个帽子就奔赴相亲战场了。

去的太早,相亲男还没到,程佳先点了一杯咖啡,咖啡端过来的时候,程佳客气地朝服务生微微一笑。

小服务生一个哆嗦,差点没端稳。程佳甚是满意,看来效果不错。

“抱歉,久等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程佳已经准备好一个大大的惊喜,却在抬头的那一刻愣住了!
我嘞个去,苏子延!

程佳一下子跳了起来,引来了其他人的侧目,然后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齐刷刷地响了起来。
苏子延处变不惊,优雅入座,喝了一口水,而后面带微笑地看着程佳,“你,这几个月,变化有点大。”

程佳闷哼一声,胡乱抹了把脸,她的脸映在咖啡馆的玻璃上,有点,呃,惨不忍睹……

化的像鬼一样的眼影,死亡芭比粉的口红,加上嘴角那颗“美人”痣,她简直可以去竞选二十一世纪媒婆金奖了。

“要不,你先去洗个脸?”苏子延试探地开口,嘴角是隐忍的笑意。
程佳有些火大,从洗手间出来,明显正常多了的她开始质问苏子延。

“为什么和我相亲的是你?”

苏子延耸耸肩,“我以为你知道的,你相亲之前连名字都没问吗?”

程佳在心里默念三声……好吧,佛祖曰,“脏话不可说,不可说。”她昨天被逼无奈答应了相亲,一大早就起来化了这个惊世骇俗的妆容,哪有空了解相亲对象是谁。

再说了,这场相亲她本来也不抱有任何希望嘛!

“那你知道相亲对象是我!”

“当然,不然我会来吗,我可是推掉了两场外科手术。”

“那你是什么意思?”程佳几乎是咬着牙挤出这句话,可对面的苏子延丝毫不受她影响,指尖轻扣桌面,“我的意思是,咱俩相个亲,顺便结个婚吧。” 
噗!

程佳一口咖啡全喷在了他脸上,苏子延闭上眼吐出一口气,拿起餐巾纸,“程佳,你这样的反应让我开始怀疑,这个决定的正确与否。”

“我去你大爷的正确与否,老娘答应了吗,搞得你跟二大爷似的,你以为你谁啊,有病吧你,上来就结……”

“我奶奶得了胃癌,时候不多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咱俩结婚。”
程佳一愣,“你,没跟她说咱俩的事!”

苏子延摇摇头,“你也知道,奶奶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程佳心里五味杂陈,原本她也以为会跟苏子延走入结婚的殿堂,还跟着他回了老家,见了他奶奶,老人家拉着程佳的手就不撒开,喜欢得不得了。

现在她又得了癌症……

“你放心,我们只是假结婚,最多一年的时间,你就当帮帮我奶奶,我想让她最后的日子开心一点。再者说,你家里不也逼着你相亲吗,这桩交易对你有益无害。”

“你怎么知道我家里逼我相亲!”

“那个介绍人王姨说的啊,说你被你妈整天逼着相亲。”
程佳汗颜,这个王姨,真不知道她的生意是怎么做下去的。


被苏子延成功洗脑的程佳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走了。
路上,苏子延开口,“程佳,你说,咱俩要是没分手,这次结婚是不是就是真的了?”

“呃……”

程佳停顿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结果,好在苏子延也没再说话。
车上的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那个,苏子延,你确定咱们就这么去我家,是不是有点突然?”
“不会啊,你妈妈不是见过我吗?”

就是见过才怪怪的啊,程佳现在都能想起来她刚分手的时候,被程妈整整唠叨了一个多月。

什么“人家小苏这么好,你耍什么性子……明明就是你的错,赶紧去道个歉,别把我的好女婿给弄丢了……”诸如此类的话整天萦绕在程佳的脑海里。

奈何她一副好马不吃回头草的架势,生生地忍了一个月。

也就是从这儿之后,程妈踏上了给程佳相亲的不归路。

因为她觉得,自己闺女脾气不好人又作,年纪再一大,人老珠黄的,指定嫁不出去……
一想到这儿,程佳后背就冷汗直流,苏子延就这么跟着她回家,到时候老妈不定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个,要不咱改天再去吧,得循序渐进不是?”

“你觉得呢?”

苏子延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直到门铃被按响的那一刻,程佳方才如梦初醒,自己又没有什么把柄,干吗要屈服在苏子延的淫威之下?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程佳看到了老妈那张笑得比花还灿烂的脸,是在看见苏子延之后。

“哎呀,小苏,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是来找我们程佳的吧,我这就打电话让她回来。”

自己的存在感这么忙薄弱的吗,程佳在一旁弱弱地举起了手……

“哎呀妈呀,什么玩意儿这是!”满嘴的大碴子味,伴随着一声惊呼刺穿了程佳的耳膜。

“妈,是我,是您如花似玉,楚楚动人的大闺女啊!”
“造孽造孽,阿弥陀佛。”


“简而言之,他就是我王姨给介绍的对象!”程佳一句话完美地概括了事情的经过。


“哎呦,果然是缘分,你看看你俩,这不还是走到一起了吗?”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这句话在程妈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程佳发誓,二十六年来,她从来没见过自己妈对自己这么热情过。

大概是因为,苏子延那张掉渣的脸吧,没错,帅得掉渣。

什么貌似潘安,温润如玉,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之类的话,都不足以形容苏子延的相貌。

虽然听起来有点恶心,但当年程佳初见他时,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程佳是艺术系学插画的,没有小说里长发飘飘背着画夹行走在校园四处写写画画,然后遇到托付一生的男神那么诗情画意,但也所差无几,她背着一个硕大的画包,扛着一个硕大的木头画架,转个身的瞬间,就戳到了身后的苏子延。

据程佳回忆,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她写生回来去食堂买饭,在拥挤的人潮中准确无误地——把画架砸向了苏子延。

听见响声,程佳愣了一秒,就看见身后一个白衣小哥哥捂着鼻子蹲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苏子延抬头的一瞬间,程佳更愣了,这张脸,为啥让她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在她的再三纠缠,一再要求赔偿的情况下,还是如愿地要到了苏子延的手机号。
自此,她就开展了漫漫追夫路。

现在的程佳再想起这些事,只能对天感叹一句,色字头上一把刀,千万不能被美色迷昏了头啊!

不过看着程妈这个样子,程佳算是明白了,自己这无法抵抗美色的毛病,到底是遗传了谁。
“阿姨,我和佳佳过来,是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是不是这丫头又犯脾气了,你放心,我肯定说她!”
程佳在一旁不仅插不上话,还被自己亲妈各种人身攻击。

“我要娶程佳。”
此言一出,四下安静。

程佳在心里暗想,这个傻子,哪有这么直白地说出来的,搁谁家父母也不能同意啊……
还没等她开口,程妈噌的一下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进了房间。

“你看你,把我妈吓着了吧!”

程佳开始埋怨苏子延,话音刚落,程妈捧着一个红本本跑了出来,飞速地塞到苏子延手里,“小苏啊,我看今天就是个良辰吉日,就下午吧,天气又好,适宜领证!”

程佳无言以对,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终身大事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


直到苏子延开车带着她来到民政局的时候,她还处在精神恍惚之中。

民政局大门就在眼前,程佳突然缓过神来,她这是要结婚了?明明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在惊叹于世界如此之小,小到相个亲还能碰见自己的前男友。然后就一起回了家,老妈亲自拿了户口本把她撵了出来。再然后就跟着前男友来民政局领证,这算什么故事发展?

就算是演戏,这戏的高潮未免来的太过猛烈了些!

“放心,我这有朋友,他都安排好了,咱俩领的证不是真的,只是走个形式。”

于是,民政局登记处就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目光呆滞。

办理登记的小员工目瞪口呆,弱弱地问了一句,“两位真的是自愿结婚吗……”

办好手续,程佳拿着红本本,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对着阳光照来照去,嘴里念念有词,“这小本本也没什么神奇的嘛……”

谁知刚一转身,她就撞上了苏子延的怀抱,秉承着先下手为强,先开口占上风的原则,程佳率先出击,“好了,该帮的忙都帮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苏子延拦住她,“谁说的,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得跟我回家。”

程佳两手护胸,连连倒退,“你想干嘛,咱俩只是假结婚,你别起歹念!”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我的意思是,陪我去看看奶奶吧,她想你了。”

程佳坐在苏子延的车上,看着手中的红本本,有些恍惚。

要是她当初能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后续,绝不会让那个画架砸向苏子延。

程佳的风风火火在艺术系是出了名的,学生会副主席,同时还包揽了一众业务,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当然,追起苏子延来如是。

三五个电话下来,苏子延不为所动,只是疏离地说了一句,没事,不用赔偿。

程佳哪能轻言放弃,已经立下了不追到手不罢休的誓言,那就得实时贯彻这个方针。

于是她闲着没事就去苏子延他们的实验室门口等着,哪怕大门紧闭,也不能轻言放弃。

刚放出壮志豪言,苏子延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白色的手套上沾满了血迹,程佳从门缝里看到了里面的一众小白鼠小蛤蟆,两眼一瞪,很没出息地晕了。

对,咱们雷厉风行的程大小姐,严重晕血。

后来的程佳无比感谢她这个毛病,要不也不会有苏子延把她送医务室,他们也不会有后续了。


下了车,程佳迈着大步就要走,突然就被苏子延拉住了手。

“你干吗?”

“我跟奶奶说了咱俩结婚了,演戏就要做全套。”

程佳妥协了,毕竟苏子延的奶奶对她是真的好。

苏奶奶一见两人进来,乐得都合不拢嘴了,拉着程佳的手不撒开。

苏子延在厨房忙活着做饭,程佳陪苏奶奶聊天。

“佳佳啊,能看着你俩结婚,可算是圆了我这个老婆子的心愿了。”

苏奶奶看了一眼正做饭的苏子延,叹了一口气,“佳佳,子延他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哄人,从小他就不爱说话,你多担待着点儿。”

“要不是他爸妈去得早,子延也不至于是这种性格,不过呀,有了你在他身边,他也算是有福了!”

程佳的心里五味杂陈,苏子延自然是不会哄人的,当时哪怕他说一句别分手,我需要你,她也不会狠着心离开。

她的脾气倔心气高,偏偏苏子延又不会造台阶给她下。
苏子延的手艺没得说,程佳没少吃过他做的饭。

他们在一起四年半,苏子延除了不会哄她外,其他的简直是完美,糖醋鱼入口的一瞬间,程佳脑子里竟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要是以后能天天吃到苏子延做的菜就好了。这个想法一冒尖,就被程佳狠狠地强制压了下去。

绝不能沦陷,程佳,你要清醒!

“好吃吗?”
“以后天天做给你吃。”苏子延仿佛能读懂程佳的内心,在她心底最薄弱的地方撕开了一个小口。

苏奶奶看见两个人如此“恩爱”,脸上笑开了花,“子延,一会儿奶奶给你换上新被子,是我特意买给佳佳的。”

听到这,程佳剧烈地咳嗽起来,“奶奶,我,我……”

“好。”苏子延只说了一个字,就把程佳到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
谁让他们现在是刚领证的新婚小夫妻呢!

苏子延的房间内,程佳坐在床上局促不安,床上印着大红喜字的被子看得她头疼。

“我睡地上。”苏子延一句话让程佳安了心,不过这隐隐的小失望是怎么回事?

漆黑的房间里,程佳问了一句话,“苏子延,你说你以后会和什么样的女孩子过一辈子啊?”
“你。”
砰,砰!在那一瞬间,程佳仿佛能听到自己猛烈跳动的心脏声。


程佳穷追不舍地追了苏子延一个学期,无果。

程佳有些生闷气,她给苏子延发短信,“我不要喜欢你了,也不会缠着你了。”
当时苏子延刚解剖完一只小白鼠,看到信息的那一瞬间,有点不舒服。

程佳果然耐住了性子,一个星期没去找苏子延,直到那天她去食堂吃饭,看见苏子延和一个女生谈笑风生,她顿时就气不打一出来,她这才刚放弃,苏子延就和别人勾搭上了,这算哪门子的禁欲男神!

于是,她做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一个箭步冲上去,“吧唧”一声在苏子延的脸上亲了一口。

苏子延愣了,那个女生也愣了。
然后程佳很没出息地跑了……

十分钟后,她收到了苏子延的短信,“下楼。”
程佳磨磨蹭蹭地下了楼,苏子延就在楼下站着。
“干吗?”

苏子延指指自己的脸,“男女授受不亲。”
“所以呢?”
“负责。”苏子延言简意赅,程佳的眼一下子亮了,这是春天来了?

苏子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个叫程佳的女生总是风风火火,叽叽喳喳的,可是当她突然说出她不要再喜欢自己的时候,他的心好像有点疼。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来,跑到女生宿舍的楼下跟程佳说这些。

大概,他再也忍受不了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有些时候,嗜甜的人从不吃糖也可以忍受,可一旦尝到了甜头,就再也控制不住。

程佳于他,是一颗糖。

第二天,苏子延像没事人一样,收拾了被子,做了饭,奶奶不在,程佳实在是忍不住了,“苏子延,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透过阳光,程佳清楚地看到苏子延的耳朵红了。

半晌,苏子延都没有说话。
程佳有些泄气,当时她和苏子延分手也是这样的情景。

苏子延答应了陪她过生日,可是当天程佳在餐厅里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有等到他,给他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一直到第二天,苏子延才来找她,而程佳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分手吧。”
四下安静得可怕,苏子延缓慢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昨天突然接到了手术……”

“苏子延,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可是我真的受够了,这不是第一次了,你陪病人的时间比陪我要多的多,经常一句话不说就找不到你的人,你根本就不爱我,你跟我就像是搭伙过日子一样。”

随即程佳自嘲地笑了,“大概,从我追你开始,就注定了吧,你根本不爱我,只是恰好需要一个人陪你而已。”

程佳是在跟苏子延赌气,哪怕苏子延冲上来抱一抱她,哄一哄,说句我们不要分手,她立马就缴械投降。

可是没有,苏子延一路沉默,把她送回家,正式宣告了这段感情无疾而终。
果然,不管是半年前还是现在,苏子延都是这样。

程佳苦笑,她到底在奢望些什么,说不定昨天她只是听错了。

“留下来,程佳。”
“我,不能没有你……”
略带生硬的话从苏子延口中蹦出,让程佳很是吃惊。

苏子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从程佳身后抱住她,“对不起。”
“我爱你。”


程佳从苏奶奶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一些苏子延从没告诉过她的事。

苏子延在八岁那年父母双亡,他们死在去离婚的路上。

小小的他整天看着父母为了离婚争吵不休,爸爸爱喝酒还整天赌博,妈妈受够了要离婚,可是经常会受到爸爸的毒打。
这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最后,他们终于要离婚了,可是却双双死在了那辆车上,他们撞上了一辆大货车,医生还没到就去世了。
苏子延一夕之间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

这件事还上了新闻,当时货车司机说,本来不可能撞上的,他已经躲开了,可是那辆车就像是故意寻死一样,闯了红灯,踩了油门,偏偏找上了他。

苏子延在电视前一滴泪都没落,他想不通,既然已经不爱了,为什么不放妈妈走,为什么要拉着妈妈一起,他们曾经不是最相爱的人吗?

后来,苏子延跟着奶奶长大,整个人也变成了不爱说话的性格。

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像程佳这样,热情似火,毫不掩饰地展示着对他的爱。
很聒噪,可是很美好。

可他又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优秀的程佳,表面上高冷的男神,其实只是一个自卑的胆小鬼。
可当程佳放弃他的时候,他的心,不可遏制地抽搐了一下。

他就知道,这个女孩,他这辈子逃不掉了。

程佳跟他提出分手时,他以为程佳不爱他了,对他失望了,他不敢挽留,他害怕,他想,他能给程佳最后的爱是体面地离开。

他读不透女孩子的小心思,他就这样失去了那个女孩。

程佳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在苏子延沉默寡言的背后,竟然是这样的一段过往。

“佳佳,奶奶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也只有你,能让子延开心,奶奶是过来人,只告诉你一句话,既然还互相喜欢,一定不要轻易分开。”

“奶奶我呀,还等着抱重孙子呢!”
程佳去医院找苏子延,仿佛又回到了大学,她在他们实验室外面等他的时候。

“你,怎么来了?”苏子延有些惊讶,却很快恢复了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程佳往前一步站到他面前,郑重的开口,“苏子延,不如我们结婚吧。”
这次,是真的。



“什么,你说这是真的!”
程佳准备拉着苏子延去趟民政局的时候,却被告知了这样的消息。
眼前的两个红本本,竟然是真的!

“什么情况,你不是说是为了骗奶奶,只是假结婚的吗!”
苏子延一声不吭。

“好啊,现在都学会骗人了是吧,苏子延啊苏子延,我真是小看你了。”
“是,奶奶和你妈出的主意……”苏子延小声道。

程佳懵了,她怎么有点搞不懂了呢!
苏子延跟程佳分手后两个月,奶奶问他,怎么最近程佳不来家里玩了。

“她,跟我分手了……”

苏奶奶一拐杖就敲了过去,“佳佳那么好的姑娘,你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珍惜呢!女孩子都是要哄的,赶紧去找人家赔礼道歉啊!”
苏子延不说话。

另一边,程妈数落着程佳,“你赶紧低个头,找小苏认个错,这事归根到底是你的不对,别使性子!”

程佳吃着冰棍不为所动。

苏奶奶和程妈同时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得老人家亲自出马啊!”
于是两方家长雄赳赳气昂昂地踏上了为子孙谋幸福的康庄大道上。

苏奶奶和程妈密谋了两个月,制订了一份天衣无缝的计划。

“我跟你说,我们能帮你的就到这儿了,你要是还追不来佳佳,你就别回来了!”苏奶奶又给了苏子延一拐杖。

于是,苏子延担负着要把程佳骗回,哦不,娶回家的任务,奔赴了相亲的战场。

“原来,这都是你们预谋好的!”
“奶奶没有得病,连结婚证都是真的?”
苏子延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程佳欲哭无泪,她这是踏上了贼船啊,一不小心还把自己的一辈子给搭了进去。
“程佳,咱们,办个婚礼吧。”既然事情已经戳破,苏子延索性更进一步。

“休想,你骗我骗得这么惨,我要离婚!”
苏子延一把抱住她,“休想,这辈子都休想。”

历尽千帆,最美好的事情不过是,兜兜转转,你还在我身边。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