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学神附体“看不见的少年”
故事 生活

来自学神附体“看不见的少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途歌
2020-08-14 14:10


宿舍熄灯后,几个女孩压着声音偷偷聊天。

聊天的内容就是上个周末几个人一起去庙里烧香的事,并讨论彼此对着佛祖虔诚许下的愿望。无非就是希望佛祖能保佑自己考上某某大学。

顾双百因为被她妈拎去补课,所以没能去,为此她深表遗憾,因为听说庙里的斋饭非常好吃!

有人问她:“双百,要是你去了,你会求佛祖保佑你什么?”

也有人一听就笑了:“你这是明知故问!双百双百,除了求考试拿一百分,还能有别的?”
又有人紧随其后补刀:“但是现在语数英总分是一百五十分,就算考了一百,也只是过了及格线啊……”

女孩们很不给面子细着嗓音笑。

只有顾双百睁着眼望着天花板,愁容一片。上个周末在补习班进行了一次测试,成绩出来,又把她那个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妈给气哭了。

“我希望——佛祖保佑我让学神附体,所向披靡!”虽然是对着天花板说的,但态度比对着佛祖还要虔诚几分。

话音未落,却见原本静谧的夜空中忽然劈过一道闪电,紧接着雷声大作,仿佛倾盆大雨即刻就要泻下。

顾双百连忙起身去关窗户,就在抬头的一个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什么,但她还没看清楚,那什么便又消失了,仿佛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夜色忽然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甚至连风都仿佛停了。
顾双百呆呆地站在窗前,室友问:“双百,你怎么了?”

她呆呆地抬起头,望向室友:“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就站在我床尾的地方。”她伸手指了个方向。

她说的床尾,正是另外一个室友的床头,闻言她惊叫一声,将自己蒙进了被子里:“大半夜的别开这种吓人的玩笑了,快点睡觉,睡觉!”

顾双百揉了揉眼睛,她没开玩笑啊……
难道是她眼花了?

直到女孩们的呼吸渐渐均匀绵长,夜色依旧漆黑静谧,只有温柔的月光给迷蒙的夜抚开一层淡淡的光。

没有人会看见,顾双百的床前,静静站着一个少年。他望着背朝着自己、一条腿翘在外面睡得十分粗鲁的女孩,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轻声问道:“你刚才……看见我了,对吧?”


期中考试。

顾双百恍惚地走出考场,时不时回头望一下四周,没人啊……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考试的时候,好像一直有人在她耳边说话。

“这道题你思路不对啊,应该先求……”

“嘿,这题你蒙得有点离谱吧?”

但是她左看右看,周围的人都在低头奋笔疾书,她身边根本没有人啊!

“该不会真分裂了吧……”她喃喃,“还分了个男的人格,这下好了,要被看光了……”

过了几天,成绩出来,连顾双百自己也蒙了。她原本就是个吊车尾的,每次考试都是考验她的抗打击能力,但这次,她居然像坐火箭一样蹿进了前十名?

前十名耶!

上个星期她爸是不是说过,她这次期中考试要是能考进班级前十,就奖励她一部最新款的手机?哦嚯嚯嚯!

一个平时和顾双百不太对盘但成绩一直碾压她的同学晃过来,阴阳怪气地祝贺她成绩突飞猛进,又顺手拿了她的数学试卷扫了一眼,指着其中一道立体几何题说:“这题我不会,能不能麻烦你跟我讲解讲解?”

顾双百明白,这位林同学其实就是不相信她是凭自己的实力考的前十,巧了她自己也不太相信,尤其当她看着林同学向她求教的那道题目,简直不敢置信这题自己居然答对了?那个,她也很想请教请教考试时的那个顾双百……

见她憋红了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林同学便冷笑了一声:“我说顾双百,你这分数……该不会有水分吧?”

说着,她又随手指了另一道顾双百也拿到了分数的大题,问:“那这题呢?你该不会也说不上来吧?”已经是赤裸裸的看好戏的神情了。

两人之间的对峙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同学看热闹,大家都开始关注顾双百的卷子以及她迟迟接不上话的窘迫,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什么。

好像忽然之间,所有人认定了她的成绩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段获得的。顾双百着急,红着脸大声喊了一句:“我没有作弊!”

林同学笑得更刻薄了:“没人说你作弊,只是让你把这两道题目讲解讲解,毕竟我们中大部分人都失分了。”

可是,她也真的不知道这题目自己是怎么做的……

“我……”如果她承认自己可能得了精神分裂,这些人会相信吗?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首先……”

顾双百本能地开始照着那个声音所说的解题步骤,逐字逐句地复述出来,条理清晰且深入浅出,把大多数人难倒的这道题目庖丁解牛一般分析得清楚透彻。

“明白了?”那个声音在问。

顾双百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经过这么一番详细的讲解,现在连她自己都已经有些似懂非懂了。

“数学可不单纯只是计算,对概念、定义的分析和理解也很重要,一切难题其实都是由基础演变过来的。”

她又继续点了点头,等到反应过来,才后知后觉地四下环顾,只见众同学皆一脸服气地望着她:“深藏不露啊顾双百,有一套!”

而那位林同学,则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讪讪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埋头订正错题去了。
等到众人都散去,顾双百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刚才那个声音……和她考试时听到的那个声音,是一样的。

是她的另外一个人格吗?还是……

“你是谁?”她小声地问,在别人看来就像在自言自语一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啊。”那个声音轻轻笑了一声。

顾双百确定这次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分明感觉到,有人恶作剧般地对着她吹了一口气!
所以,这是来自于她身体和精神以外真实存在的某种力量!她并没有精分!

但那种力量,却是肉眼不可见的!
那不就是……

刹那间只觉得有一股麻意自她脚底心起,一路往上,直冲脑门,顿时间,只觉得动弹不得。
鬼!

“你……”她倒抽着气,声音不自觉地颤抖着,“你到底是谁?”
“我是……”那声音低低地笑,“我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学神啊……”


顾双百的名字,据说是她还在她爸妈肚子里的时候他俩就商量好的,不管男孩女孩,都叫这个名字,因为父母自己是学渣,所以从名字上就寄予了深切的厚望,希望能基因突变生出个学霸体质的。

然而事实证明,美好的祝愿,仅仅只能是祝愿。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顾双百就没拿过一百分,何况是双百。最接近的时候,是九十九点五分,她兴高采烈地甩着试卷回家,她妈举着卷子看了半天那零点五分扣在哪,居然哭了。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家出什么天灾人祸了呢。

到了小学高年级,顾双百的成绩便开始呈下滑趋势。勉强吊车尾进了还算不错的初中,就差头悬梁锥刺股了,最后同样还是吊车尾勉强挤进了重点高中。

为了向高考发起最后的冲刺,她妈妈把她的每个周末都排满了形形色色的补习班,什么一对多或者一对一,反正中产阶级的那点工资,都拿来为她的学习服务了。

奈何,付出和收获总成不了正比。只剩下她那颗脑容量明显不够的脑袋,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周公。

“学神”终于忍不住吐槽:“你妈这是花钱买安慰呢。”

“不!”顾双百坚决持不同意见,“我妈是相信我能学得更好!”

虽然顾双百曾坚定地表示自己愿意一直吊车尾,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虽然她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请来的),经过几天的被迫“相处”,她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了,而且到目前为止,好像还真没有难得住“学神”的题目。

“想要学得更好,办法只有一个。”“学神”开始出馊主意,“退掉所有的补习班!”

“你开什么玩笑呢!”顾双百直摇头,但眼里却隐约有些许期待,“我妈不会答应的。”
“那就想办法让她答应啊!”

被压迫了漫长的十几年,要是有办法,她还会等到现在吗?

“你就说,如果你期末考试能考到全班第一,就让她把所有的补习班都退了。要是不能,就再增加一倍的补习班。”

顾双百瞪大眼睛,眼里充满了仇恨:“你这是不让我活啊!”要是“学神”是个人,她说不定会想掐死他。

“我根本不可能考到全班第一!”
“这不有我吗?”
顾双百一愣:“你这不是作弊吗?”

“这怎么是作弊?”能被证明的才叫作弊,“这叫策略,懂不懂!”

但是如果真的能取消补习班,她就能在周末睡到自然醒……从初中开始,她就不知道睡到自然醒是怎么个滋味了,这诱惑实在有点大,于是顾双百明明心里知道这么做不对,却还是默许了。

当顾双百和她妈把建议一提,她妈脸上登时就流露出了那种“你想死我也不能拦着”的表情,几乎没有考虑就达成了“交易”。

接下来,就看她期末考试能不能考个全班第一了。

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硬着头皮也得拼了!

首先,“学神”要求她调整作息——熄灯后不准多说一句话,必须尽快入睡。

“你是男生,怎么能进女生宿舍啦!”顾双百抗议,隐私很多耶!

“学神”不屑地“嗤”了一声:“你放心啦,熄灯以后我才会进来,非礼勿视我还是懂的。”

顾双百反应不能地眨了眨眼:“你让我熄灯以后尽快睡觉,那你还来干嘛?”

“监督你睡觉啊!”
“……”

没有人看见,月色之下,少年屈膝靠坐在窗台上,一边望着天边的月亮,一边轻声抑扬顿挫地背着高考大纲内的文言文和古诗词。

他的声音真好听……女孩翻了个身,脸朝着窗外,嘴角微微扬起。

好梦正酣。

但顾双百很快发现自己是掉进了“学神”的坑里。

以往她都是秉着能多睡一分钟绝不早起一秒钟的原则每天早上叼着馒头踩着铃声进教室,但是现在却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就被叫醒,然后去操场上跑步,一边跑一边还要被魔音穿脑听什么古诗文或者英语听力。

早饭规定不能超过十五分钟,然后就连早读课都不允许有任何分神。更别提上课了,每天放学以后她要走在所有人的后面,和看不见的“学神”一起复盘当天学过的内容,找出疑点和难点,逐个攻破。

“学神”还嫌弃她基础太差,要从高一的知识点开始排查……顾双百当时就哭了(这可能遗传自她妈妈的基因)。

“你不是说要帮我退掉所有的补习班嘛?”她边哭边擤鼻涕,不知道“学神”是驴子是马,天天就对着空气说话,跟个神经病似的。

“那你也得有那个实力啊!”
“你不是说你会帮我嘛?”

“我现在难道不是在帮你吗?”“学神”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憋着笑。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她怎么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好在,从小就被妈妈“虐”惯了的顾双百,很快就又习惯了新的模式。毕竟有个看不见的闹钟在身边盯着,想按也按不掉……

期末考试之前有一次模拟考试,其实在这之前也小考过几次,“学神”几乎都全程陪考,不管语数英,他总能及时地在旁边指点迷津,以至于顾双百每次的成绩都稳列前十。她是真的佩服“学神”,居然还能如此精准地控制着她的名次。

林同学一直想抓住顾双百作弊的证据,无奈屡战屡败,毕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人家顾双百考试的时候都可以称得上是心无旁骛,除了偶尔会自言自语以外。

顾双百满以为,这次模拟考试,“学神”也照样会在一边陪考,但奇怪的是,从开考铃声响起直至考试结束,她都没有听到来自“学神”的任何一点声音,包括其中有一道题目她审题困难,想要被指点一二,悄悄喊了好几声“学神”都没得到回应。

“学神”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可鬼能出什么事啊?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这次她绝对考砸了,而且如果期末考的时候“学神”也玩失踪……她哭丧着脸,仿佛已经看到双倍的补习班在向她招手了。

“考完了?”

顾双百不吭声。
反正不管空气里那个声音叨叨什么,她都像听不见似的,不吭声,就是不吭声。

食堂里有狮子头,她点了两颗,然后用筷子死命地戳戳戳,直到狮子头成功被戳成了一摊肉泥,耳边传来“嘶”一声抽冷气的声音,才觉得心里舒服了那么一丢丢。

直到模拟成绩出来之前,顾双百都没有再搭理“学神”,反正他本来就是空气嘛。
成绩出来以后,她就更不想理他了。

顾双百,全班第二十六名。

属于中下段了。

有人安慰她,说下次一定会更好。

也有人说风凉话,说顾双百最近这么拼命地学,没想到成绩反而倒退了,比如林同学——这次她终于又排到顾双百的前面去了,颇有种扬眉吐气的嘚瑟。

顾双百什么都听不进去,怔怔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团。
那天,自言自语了好几天的“学神”也没有出现,顾双百的世界出奇的安静。

她安静地刷题,安静地背单词,安静地学习。

但如果她能看得见,也许会发现,不管她做什么(除了上厕所),少年都静静地跟在一侧,静静地望着她。
转眼放学了,同学们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奔赴向食堂。

顾双百被一道函数题难住,啃了半天的笔头都没悟出来。

果然,没有了“学神”“附体”,她依旧是那个笨得无可救药的顾双百,依旧只能吊车尾,依旧迷茫得没有一丝光亮。

她的人生,不过是反复的失望罢了!

她赌气地将试卷揉成了一团丢到地上,反正思考再久都一样,不会就是不会!

她不想哭的,是眼泪自己流出来的。然后牵一发动全身,她伏在桌子上,越哭越伤心。

仿佛是为了配合她的难过,窗外忽然雷声大作,轰隆隆——有瓢泼的雨声传入耳中。

这个冬天几乎没下过雨。

顾双百哭累了,眼泪也干了,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抬起头来。

她本意是要去研究雨势究竟有多大,却见靠窗的桌子上,坐了一个陌生少年。他一脚挂下来,一脚曲膝踩在桌面上,手搭在膝盖上,静静地望着她。

他……长得还挺好看,黑棕色的短发,眉毛很浓,眼睛很亮。

“你……是谁?”为什么盯着她看?

少年怔了下,露出吃惊的表情:“你能看见我?”

为什么不能?

少年似乎仍不相信,他从桌上跳了下来,走到顾双百的面前,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这是几?”

“三。”没忍住,翻了个没好气的白眼。这么大一个活人,看不见不是才奇怪吗?

“这是几?”少年似乎玩上瘾,不停地变换着手势问她。

顾双百终于忍无可忍,伸手就要拍开他的手:“诶你够了啊……”

她蓦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就那么穿透了他的——
“啊!”她吓得连连倒退,本能地转身拔腿就跑。

妈呀,鬼啊!

“顾双百,”少年的声音从身后喊她的名字,“是我!”

顾双百微微顿了顿脚步,迟疑地转过身,眼里仍充满了恐惧,以及疑惑:“……学神?”
这么一想,确实很像“学神”的声音。

“又见面了。”少年露齿一笑,赏心悦目的同时,还带着莫名的暖意。
又?她之前没见过他呀!

“原来你长这样啊……”她站在原地不敢靠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

他应声变换了几个姿势,方便她观赏。

顾双百猛然想起,她和他之间还有“旧恨”未消呢,登时摆起脸来,撇开头不再看他。
少年失笑,绕到她面前,偏着脑袋看她:“还生气呐?”
“是你说话不算数!”说好的会帮她,结果呢!

他看着她整张脸都因为愤怒而挤成了皱皱的一团,有意无意地叹了口气:“我说你啊……难道你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的真实水平吗?”

她一愣,望进他的眼底。

“虽然二十六名不算很好的成绩,但是,比起之前全班倒数,是不是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如果你想要变得更好,那就要更努力了。”“学神”很是语重心长。

顾双百眨了眨眼睛:“你还真是故意不管我的?”

“你之前的学习,怎么说呢,看起来是很刻苦用功没错,上课拼命地记笔记,课后拼命地刷题,当然还有满满的课外补习班……但那一切,都只是你为了证明自己在努力,你想让家里人知道你很刻苦很用功,所以,哪怕成绩不尽如人意,但你却已经尽力了。”

“但是双百,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努力。你依旧是在为了应付别人的目光而学习,却不是为了你自己。被迫前进的人生,其实是最慢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究竟想要怎样的未来。”

“我妈说……”

“你还不懂吗?”他打断她,“不是你妈,也不是其他任何人,就是你自己,你自己想要的。”

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渐渐停了。
几乎同时的,少年的身影也渐渐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直至消失不见。

但他的声音还在耳边:“毕竟自己的人生,不管多好或者多坏,都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去经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学神”还没叫起,顾双百就已经起床了。

跑步、吃早饭、早读。学神一直强调的,学习要有好的身体、好的习惯和好的方法。距离高考只有半年的时间,必须争分夺秒。

“但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认为需要退掉补习班?”补习难道不是意味着提高吗?

“效率低下、无的放矢的‘提高’,不要也罢。到时你的周末时间空出来以后,我会针对你的弱项进行强化,绝对比补习班的效果更好。毕竟,我是‘学神’嘛。”还不忘捧高一下自己。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顾双百对着空气左右张望,不知道他到底站在哪个位置,“你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这大概是唯一难倒他的问题了,他想了很久:“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眼见期末考试临近,顾双百很忐忑:“你确定我能拿下全班第一?”

“学神”信誓旦旦:“你想比第一名高几分,我尽量满足你。”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发现,稳居班里的第一名的那位基本每次考试都能甩二三名好些分数,竞争对手不作其他人想。

顾双百转了转眼珠子,笑了:“那就比第一名高出个零点五分吧。”

于是考试那两天,顾双百听在侧陪考的“学神”的声音,总能听到一丝喘——毕竟,他还要监测另一位同学的考试情况。

“那位同学好像生病了,失误连连,这次的第一名恐怕和他无缘了……”“学神”边说边叹气,这意味着,他要从第二梯队的几个种子选手里慧眼识出“第一名”,于是,“学神”的声音更喘了……

考试结束,意味着寒假正式来临。

顾双百长长地吐了口气,开始有心情去关心一些八卦。

“学神学神,其实你叫什么名字?”

“学神学神,你说你们做鬼的,到底要不要吃饭睡觉的?那你会不会困会不会饿啊?我看你考试的时候喘得厉害,诶怎么鬼也会喘气的吗?”

“学神学神……”

而学神呢,则是以不变应万变:“来来来,我们一起把寒假计划列一列……”

期末成绩出来以后,顾双百膜拜地对着空气作揖:“厉害,厉害!”非但算到了这次的第一名会因为原来的第一名生病而易主,还真让她以零点五分的微妙优势成为了新晋榜首!

那位林同学的表情,真是精彩到她想仰天大笑啊!

“有件事我必须先和你说清楚,高考,我不会帮你。”攸关多少人十几年的努力和未来,它的公正公平不该被任何手段干预和破坏。

他其实也想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你真正从始至终能依靠的人,唯有自己。

这不是鸡汤,是事实。

顾双百的妈妈虽然不敢置信自己女儿居然真的考了个第一,虽然肉眼可见的很兴奋,嘴里却也问着:“你不会作弊了吧?”

顾双百很傲娇地翘着脑瓜子:“我第一耶,请问我能抄谁的?”嘿嘿,反正除了她,谁也不知道“学神”的存在。

依照约定,顾妈必须砍掉所有的课外补习班,看得出来,她很心痛:“小百啊,你能考全班第一,这些补习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妈……砍掉补习班,你给自己买套海*之谜吧,你看你最近脸上皱纹又多了。”

顾妈妈眼睛一亮:“这个提议不错啊!”

但对于女儿的学习和前程,她依旧忧心忡忡的样子。但过了几天,她发现虽然没有跑补习班,顾双百也还是每天坚持在学习,甚至比以前更积极和主动了,心想,或许,她该相信孩子,毕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

“听说最近有部电影票房和口碑都很好,我们去看看啊。”“学神”提议。

为了表示对“学神”的尊重,顾双百买了两张电影票。却没想到,电影看到一半,她不经意一个回头,却看见少年就坐在她旁边的位子上,眼睛盯着屏幕,一只手在她的爆米花桶里捞啊捞……

“既然你的手穿透了爆米花,你的身体不是也应该穿透椅子吗?”

少年转头瞪了她一眼:“看破不说破可以吗?”毕竟他假装坐在椅子上也是很辛苦的!

但是,为什么忽然又能看见他了?这么神出鬼没的,真的好吗?

从电影院出来才发现,下雨了。

顾双百似有所悟,她转头望着少年:“是不是下雨天的时候,你就会出现?”

“也许吧。”他并不是很在意地耸了耸肩膀。

她侧头盯着他,冷不丁问了一句:“你会消失吗?”

“我是说,连声音也消失的那种。”她脑补了一下那种情景,看不见他的人,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心情莫名就变得有些低落。

“我们是朋友吧?”她盯着他,问得很恳切。

“当然。”他伸出手,假装揉了一下她的脑袋。

但是……
“你怎么又哭了?”

“我就是、我就是想到、想到你长得又帅,人又聪明,却这么年纪轻轻就变成了鬼,我就觉得、觉得太浪费了……”

呃,浪费?

“你说,万一你下辈子投胎变成了猪,那落差不是太大了嘛……”这么一想,顿时更加伤心了。
少年无语:“我说,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的?”


最后半年,顾双百过得格外踏实与充实。

她拒绝“学神”继续陪考,在他的引导下有针对性地刷题,并努力学习“学神”传授的考试技巧。以前背课文背单词会背得昏昏欲睡,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天坚持晨跑的关系,反正感觉精神充沛了许多。

她渐渐喜欢上下雨天,因为下雨天“学神”会出现,就不用一直对着空气讲话——有时他老逗她,在她对着左边的时候声音就从右边传过来:“我在这呢。”等她头扭到右边,他又变到了左边,并且还乐此不疲。

有时会因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虽然最后往往证明他才是对的,但那个过程她很享受,那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一晃,半年过去了。

眼看就要高考,“学神”打趣地问顾双百:“紧不紧张,刺不刺激?”

顾双百朝着空气翻了个白眼,点了点试卷上面:“这题怎么做?”
他轻笑:“你好像越来越好学了嘛……”领悟得也越来越快了呢。

这天放学以后,学神开始给顾双百押题,每押一题,他就会说:“这题值一顿肯德基啊……这题值一顿必胜客啊……”

顾双百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连颗爆米花都吃不到的人,居然还妄想肯德基和必胜客?
第二天,顾双百照旧早起。

和往常不同的是,她没有听到“学神”的调侃。

“你在吗?”跑步的时候,她问。

没有回音。

“你在吗?”吃饭的时候,她问。

“嘿,你到底在不在?”她问了一遍又一遍。

始终没有人回答她。
顾双百忽然安静了下来。

——你会消失吗?我是说,连声音也消失的那种。

那时他没有回答,应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毕竟如果预知要离去,起码会提前告个别吧?
第二天、第三天……

中间有一天,还下了一整天的雨,可是她找遍了整个校园,都没有看到那个爱笑的少年。

顾双百终于不得不相信,他是真的不见了,无声无息的,仿佛从未出现过。

“不够义气的家伙……”她瞪着窗边他常坐的位子喃喃,“希望你下辈子投胎还是又帅又聪明的学霸……”

但她从未料到,到最后,居然连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她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太多关于他的事,毕竟高考就近在眼前。

只是有时候刷着题,冷不丁就会停下笔,仿佛他还在身边,用调侃的语气提醒着她什么一样。

偶尔,还是会怅然若失。

“或者……其实我应该早点对他说声‘谢谢’的。”
下雨的时候,她总忍不住,转头望一望靠窗的那个位子,仿佛少年还坐在那里,一条腿晃荡着,另一条腿踩在桌子上,戏谑地望着她。

六月初的天气已经很热了。
顾双百走出考场,守在考场外的父母率先给了她一个拥抱:“宝贝辛苦了!”

为了不给她造成心理压力,爸妈在考前就信誓旦旦地说,不管她考得怎么样,都会用平常心去对待的,因为他们知道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但顾双百内心很怀疑,如果她真的考砸了,她妈是不是真的能忍住不哭。

顾双百独自去吃了顿肯德基:“恭喜你押对了肯德基题,可惜你不在,只能我替你吃了。”

然后,她又去必胜客继续吃:“必胜客题你也押对了,恭喜你诶。”

她很努力地吃啊吃啊,撑到都快吐了,才终于瘫在椅子上,捂着脸小小声地哭了。

直到这时,她才知道,有一些想念,只不过是之前被压在了心底最深处而已。

“可是我连你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我甚至……都没法证明你曾经存在过。



顾双百回学校收拾东西,遇到了林同学。三年同窗的缘分止于此,彼此眼里都少了剑拔弩张。

林同学走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有人来找过你,好像在你位子上留了张条儿。我把它夹在你的英语书里了。”

“哦,谢谢。”
顾双百翻开英语书,发现林同学口中的条儿其实就是从某张试卷上撕下来的一角,上面是陌生字迹写的一串号码。

落款:薛莘。

七月的某一天,顾双百在用她老爸给她买的最新款手机打电话:“你说我这志愿到底怎么填啊……那你呢,你准备填哪个学校啊?”

薛莘说,按她的成绩,和他报同一个学校估计有难度,但是,可以报同一个城市的。

顾双百哼哼:“我才不要和你同一个城市!我要离你越远越好!你报北京的是吧,那我要找找云南的……”

顾双百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再遇见他,那个陪她熬过了人生最刻苦一段时光的少年。

“诶?你不是去投胎了吗?”怎么忽然又变成真人了呢?她一边问,一边还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身体,这是真实存在的肉体耶!

少年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像是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然后醒了。据说是之前出了意外,一直处于昏迷中。就连去参加考试的时候,身体都还不是很利索。

“我一度以为,你只是我做的一个梦。”他笑着说,“但当我凭着印象找过来,发现一切居然都真实存在……感觉很神奇。”

薛莘……学神……顾双百越想越觉得好笑,然后就笑了。

不管怎么样,他没有变成猪,她还是很高兴的。

“你笑什么?”
“不告诉你!”她扮了个鬼脸。

少年挑了下眉毛,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

她的头发软软的,手感还挺好啊……适合多揉揉。

“我们去看电影吧。”他说。

毕竟成为大学生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谈个小恋爱了呢。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