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目光,蒸发成云
散文

你的目光,蒸发成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并刀如水
2020-08-14 17:02
1.三公分阳光,挡住了你表情

汤小宅趴在操场周围的栅栏上,眼睛扫过绿茵场上的每一个球员的脸,直到看见宁水峪,她才停止继续搜索。

“咚!”一个篮球不偏不倚地砸到汤小宅的脑壳上,发出一声闷响。

小宅回头,瞪着眼睛看着路易修,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一生气就这样欺负她。别人生气都直接爆发出来,路易修不是,他闷声欺负你,因为这样,汤小宅一直叫他变态。

这要是平常,汤小宅早就直接冲过去揍他了,可偏偏这次的确是她理亏,“下次你篮球赛,我一定去!这次不是有特殊情况嘛!”

路易修冷着脸,冷哼一声,他逆着光,阳光照射在他长长的眼睫毛上,她看不清他表情,她凑过去,把手里的酸奶递给他。

“这不是足球赛和篮球赛同时进行嘛,我抽不开身。”
她拉扯着他,走到栏杆前,伸手指着足球场上的一个白点说:“那就是宁水峪!”

路易修拿出吸管,猛地扎进酸奶盒子,狠狠地吸着,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他顺着她的手指头看过去,那个男生留着板寸头,皮肤黝黑,看不出半点俊俏,竟然就是这么一个人,把汤小宅弄得五迷三道的。

小宅趴在栏杆上,紧紧地盯着那道身影,他偷偷看她,“喜欢就去表白呗!”

听见他的话,她收回目光,转过身子,倚在栏杆上,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我……我长得又不好看,又矮又胖,脸上还有雀斑……”

他侧身瞅她,她委屈的小表情被他尽收眼底,他伸手敲了她的脑壳,“你还是有优点的,例如,很有自知之明。”

“路易修!”她抬起头,怒目圆睁地看着他。
他嬉皮笑脸地拿起篮球,往教室里跑,她紧跟在后面,挥动着拳头。

十六岁的汤小宅有一个又圆又大的脸,围绕着小小的鼻子周围点缀着密密麻麻的雀斑,身材因为青春期的发育而发胖,她有一个小秘密,她喜欢隔壁班的宁水峪。

2.一直往后退,退不出回忆

宁水峪走进小宅的班,径直走向小宅的座位。

她当时在看书,感觉有道阴影笼罩着自己,她以为又是路易修的恶作剧,可她抬头时,竟然对上了那双让自己心悸的眼睛,她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小宅,说出了让小宅很多年都无法释怀的一句话,“汤小宅,你是很好的女孩子,我觉得用书面的信件来回绝你,太不礼貌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当面和你说清楚。”

小宅的脸上像火烧云一样滚烫,她不敢动弹,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她眼里滚落,她小心翼翼保护的秘密就这样被公之于众,强大的自尊心让她感到羞耻,她想要解释,却提不上气来。
宁水峪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封粉红色的信,放在小宅的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去。

桌子上的红色信封上面写着:宁水峪亲启。

这不是她写的,她打开信封,里面的字迹显然就是路易修的,她猛地拿起信封,起身出门走到路易修的教室,拦住一个同学,让他把路易修叫出来。

路易修从教室里出来,声音比人先到,“你不用感谢……”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当他看见小宅红红的眼圈,他忽然有些慌乱,他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的。

“路易修,你平常欺负我就算了,你为什么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看我被拒绝,很开心吗?”她说着,眼泪一颗一颗流出来。
“我我,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只是想帮你!”他解释着。

“像你这种长得好看、家世又好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这种普通女生小心翼翼的心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你。”她把信塞到他怀里,转身就走,不给他一点解释的机会。

路易修看着她的背影,肩膀一耸一耸的,手还不断地放到眼睛的位置,擦拭着眼泪,他拿着自己的杰作站在原地,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第二天,宁水峪顶着两个熊猫眼,嘴角还带着青紫的痕迹,又再次来到小宅的班级,昨天他做的事情让小宅成为了八卦中心,所以他的第二次拜访,一下子就吸引了班里所有人的目光,他走到小宅面前,憋了很久,才说道:“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他就匆匆离开了班级,只留给大家一个遐想的背影,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同学们纷纷猜测小宅的家庭有黑道背景,宁水峪拒绝她,狠狠地伤害了她的自尊心,所以她找人狠狠地教训了一下宁水峪。

只有汤小宅知道,那伤肯定是路易修打的,只有路易修打人先打眼睛,她忽然觉得自己昨天有些太迁怒于路易修了,他确实是嫌弃她太怂了,替她出手。

她站起来,决定去找路易修道歉。
“同学,帮我叫一下路易修!”她拦住一个男生说道。

“路易修啊,他转学了,你不知道吗?”男生说道。
那一句“对不起”到底是欠了他。

3.你的目光,蒸发成云

三十岁的汤小宅,穿着暗色调的工作服,工作在大人们都很满意的“铁饭碗”单位,拿着死工资,平庸又忙碌。

“嗡!”手机在她衣服兜里震动着。

她打开手机,发现是高中班长邀请她参加同学聚会,她回复了一个“OK”给他,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同学聚会前一个小时,小宅在镜子前面仔细端详着自己,她的眼角已经有了微微的细纹,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

她穿着“淘宝爆款”,挎着名牌A货小包包,缓缓走进班长给的房间号。
扭开门锁,饭桌上的人听见声音,纷纷望向她。

她扫了一眼饭桌上同学的脸颊,一个个都熟悉却又不熟悉。大家在社会上滚打这么多年,都或多或少地拉开了差距。

刚来的她立马引起了大家对她的当年的回忆,“小雀斑,对吧!当年给隔壁班的宁水峪表白,结果被当面拒绝了,后来宁水峪被人揍了一顿,跑过来给你道歉!”
她点点头,明明是当年的事情了,可是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不好意思。

很快地,饭桌上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同学,大家的话题也就全都转移在新来的同学身上了,她站起来去洗手间,却发现没有几个人发现。

站在洗手间的大镜子前面,她看着自己,自己已经因为那件事被嘲笑这么多年,每年大家回忆她,想起的总是那件事,她受够了,若是能回去,她一定阻止那件事情的发生。

她喝得有些晕乎,迷迷糊糊中,竟然倒在了洗手间。

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她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缓缓睁开眼睛。进入视线的是乳白色的天花板,她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

桌子上放在一个红边的镜子,她无意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被吓了一大跳。镜子里的脸不是自己的,镜子里的女人脸上布满了皱纹,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只感觉脸上被什么树皮摩擦一般难受,她低头一看,一双粗糙的大手上布满了茧子。

“王妈,我的早餐呢!”外面的声音传进小房间,她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在叫自己,直到小房间的门被扣响,她才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人嘴中的“王妈”。

她扭开门锁,瞪着眼睛看着那一张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的脸颊,“路……路易修?”眼前的人显然就是高中时期的路易修,一身蓝白校服,留着干净的平头,剑眉星目。难道自己穿越了?

“咋啦,王妈?”路易修疑惑地看着她。
她忽然想到高中的时候,路易修曾经告诉过她,他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家里只有一个保姆照顾他。

很显然,自己现在就是那个和他相依为命的保姆,为什么人家别人穿越,都是古代美女子,靠着自己的现代知识逐渐俘获皇上的心,可是自己却穿越成一个老保姆?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路易修在王妈眼前挥挥手,“你还好吗,王妈?”

他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她赶紧点点头,“马上给你做饭!”走出房间,她环顾着四周,看看哪个像厨房,他指着厨房方位说:“王妈,你确定还好吗?”
“当然了!等着啊!”她走向厨房,做饭可难不倒她,单身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自己给自己做饭。

4.有多少遗憾,被牢牢记住

路易修强逼着自己不看她,从早上开始,王妈就一直盯着他看,恨不得把他看出了窟窿出来。他拿着筷子拨拉着碗里的饭,就想赶紧吃完,出门上学。

她看着吃饭的路易修,忽然想起自己穿越前许的那一个愿望,看来是老天爷开恩,让她回到那一年,而那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面前吃饭,现在她变成他的贴身管家,如此一来,他的所有小动作都被她尽收眼底,她就可以直接阻止他写那封信。

“吃饱了,我去上学了!”他放下碗筷,背上书包,飞快地出门,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好像是后面有什么东西追赶他一样。

他走了之后,整个房子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把碗筷收拾了,洗刷干净之后,百无聊赖。她瞥了一眼他的房间,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了进去。

他的房间和大多数男孩的房间一样,墙壁上贴着自己喜欢的篮球明星的海报,书柜上面放着各式的球类,书桌上摆放着杂乱无章的草稿纸。

现在自己毕竟是他的保姆,整理书桌还是很有必要的。她把草稿纸叠摞整齐,拉开抽屉,准备给他放进去。

她刚拉开抽屉就看见了里面的校牌,校牌上笑得格外灿烂的脸就是自己的!

她记得高中时期,每个人发三个校牌,她丢了一个,怎么都找不到。没想到竟然是他拿的,肯定是他恶作剧,最后忘记归还她了。

她把校牌放回原处,却瞄见在校牌下面的一张被叠成元宝状的纸,她拆开它,平铺开。纸张上是一副素描画,画上的女孩满脸雀斑却笑得格外灿烂。

她压抑着内心的风起云涌,把他的桌子回归原样,仿佛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一样。

午饭的时候,她刚把饭菜端上饭桌,就听见门锁的声音,路易修放下钥匙,换上拖鞋,走近饭桌,狠狠吸了一口饭香,感叹道:“真香啊!”

“还不快去洗手!”她假装生气地说道。
他跑进洗漱间,把手洗干净,甩甩手,就迫不及待地坐上饭桌。

她拿着饭碗,看着吃得很香的他,缓缓说道:“你……有喜欢的女生吗?王妈不告诉别人,这里没外人!”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泛起红晕,然后点了点头。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她的心里升起一股好奇感。

“傻乎乎的,但是特别可爱,笑起来还特别甜。对了,我给你看看她的照片!”他起身回到自己屋里,过了一会儿,拿着一个小东西出来了,他把那个校牌递给她。

她拿着自己的校牌,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时候的她又矮又胖,脸上还都是雀斑,自己都嫌弃自己,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人在背后觉得她可爱。
“嗯,很可爱。”

5.感谢我曾住进过你眼里

他坐在书桌前削铅笔,一弄就是半小时,她拿了个苹果,坐在他身旁,“你用笔这么费吗?”

他回头看着她,摇摇头,“不是,是汤小宅那个人,成天大大咧咧,铅笔盒的铅笔全都是折了的,自己还不知道,我每天都削好铅笔,然后趁她不注意,再给她放进去。”
如果他追到高中时期的自己,那不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吗?

她一拍大腿,“易修,你为什么不给她表白呢?”
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回头看着她,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从王妈嘴里说出来的。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但是又慢慢低下头,“要是没成功的话,我们俩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第一眼就喜欢的人怎么做朋友,你缺朋友吗?而且你有我呢!”她拍拍胸口,忽然觉得这句话很奇怪,她赶紧解释道,“毕竟王妈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什么都经历过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拿起他书桌上的日历本看,九月十四日。

她拉起他的手,拿着俩人外套赶紧出门,“来不及解释了,跟着我走!”
九月十四日是她第一次遇见宁水峪的日子,她还记得那天的太阳很大,她跑进冷饮店买了被冰奶茶,出来的时候,踩空台阶,她以为自己会狠狠摔个狗吃屎,结果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

她睁开眼睛,竟被一人拦腰接住了她,因为他逆着光,所以她没看清他面目,她弯着腰,只看见了校服的衣角。等她缓过神来,他已经走远,她专门追上他,他回头看她,自此,她便记住了他的脸。

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扼杀在摇篮中,她扯着路易修,穿梭在小巷中,兜兜转转终于找到记忆中的那家冷饮店,她藏在角落里冲路易修说:“你喜欢的那个女生一会儿就会在那里跌倒,你跑过去接住她,这事儿就成了!”
他挠挠头,“怎么可能?”

“听我的,没错!你给我现在去那里守着!”她把他推搡出去,然后自己窝在一角落观察。
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走出冷饮店,一脚踩空。

早就埋伏在那里的路易修马上从台阶旁跑出来,一把接着了小宅,他把小宅放在了地上,她有些惊魂未定,他忽然有些手足无措,下一步该干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他赶紧跑过来问王妈。

“你这个笨蛋,你跑过来干什么!”她冲他吼着,透过缝隙,她看见当年的自己起身开始寻找着他,“你快过去!”

可是已经晚了,宁水峪正好路过,她追赶过去,痴痴地望着他。
有些事情即便是重来,也逃不过宿命。

她以为自己是穿越回来改变故事发生轨迹的,这么一看,她只是一个旁观者,再来看一遍事情经过的。

上一次失败的计划,竟然让路易修对她无比的崇拜,在他心中,她现在已经是一个神机妙算的半仙儿了。既然已经阻止不了她喜欢宁水峪,那还是办正事儿吧,阻止他写那封信。

趁他去上学,她赶紧部署下一场的战局,她坐在他的书桌前,边回忆当年发生的事情边拿着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不知不觉写满了一张,她刚把纸张团成一个球,却发现在纸的后面竟然是一副画。画上的女孩倚着栅栏看着足球场。她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步一步地发现当年路易修的小秘密,窥测着当年他的内心。

那是她的背影,当时的她牢牢盯着足球场上的宁水峪,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背后也有人看着自己,她不知道他到底站了多久,才把这幅画描摹出来。只要一想到他在后面看着她,那股难过就会慢慢笼罩她的心脏。

“铃~”客厅传来电话的声音。
她走过去,拿起话筒,“王妈,你告诉易修,他的出国手续办好了……”

6.就算变成雨,也不想淋湿你

他沮丧地走进门,篮球扔在一旁,他一言不发。

她掐算着日子,今天大概就是她没去看他篮球赛的那一天,她在饭桌上摆放着碗筷,看着坐在客厅低着头的他,想要转移一下他注意力,“打篮球去了啊?”
他抬头看着她,点了点头,“决赛,输了。”

她愣在了原地,她记得当时她总是对他许诺下一次一定去看他篮球赛,可是临到他即将远行,她都没有去看过一次他的篮球赛。
“她说她喜欢上一个男生。”

如果她没看错,他眼里亮晶晶的东西应该是泪光,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哭,在她的印象里,他永远都是一副自信张狂的样子,即便是受了委屈,也会想办法报复回去。
她伸出手,摸摸他的头。

吃完饭,他就回了自己屋子,趴在书桌前面写些什么,她拿着牛奶,走进他房间,把牛奶放在书桌上。

她瞥见压在数学课本下面的粉红色信封。那是她回来的任务,她一定要阻止他!
硬拿是不太可能了,只能智取,她装作惊讶的样子,把信封从他课本底下拽出来,“这是什么啊?”

“情书。”他的回答干净利落,看来是真的不把她当外人了。
“别人给你的吗?”她问道。
“不是,是我假装小宅给她喜欢的人写的。”她本来以为需要套路一会儿呢,结果他竟然如实回答。

她这才意识到一个从一开始就让她很疑惑的事情,如果说他喜欢她,为什么他要替她写那封情书,是知道她会被拒绝,让她死心吗?

“我……我要出国了。汤小宅那个怂货,肯定喜欢人家又不敢说,我就替她出手把。喜欢是放手,还是成全,不对吗?”他说道。

“这是毒鸡汤啊!你从哪里看的这辣眼睛的言论,喜欢就得上啊!你在出国前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最起码你可以知道她的心意,你以后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后悔啊,而且就算失败,你也走了,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啊!你说她是怂货,可你呢!”她越说越激动。

她一把那个粉红色信封塞进口袋里,然后又抽出一张纸说:“重新写,把你这么多年,想说的话都告诉她!你可要相信我,你忘记我神机妙算了吗?”

他被她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最后乖乖趴在桌子前面按着她指导的写信。

“你最好再练一首歌,她最喜欢的歌曲是《情非得已》,你要是唱歌她听,一定能让她很感动!”

监视他写完情书后,她把他写完的情书放在衣兜里,防止他销毁。

等他睡着了,她才从衣兜里拿出粉红色信封放进他书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7.拥抱你的背影

她忽然想看看当年他替她写的那封情书,当时直接塞回给他,也没仔细看新的内容。她从衣兜里拿出那封没收的信件,信封上赫然几个大字:汤小宅亲启。

她反应了一会,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坏了!拿错了!两张信封全都在她的衣兜里,她把给宁水峪的那一封塞进了他书包!

她赶紧穿上鞋子,按着记忆里的印象,往学校赶。
路易修从书包里拿出那封信,上面赫然写着:宁水峪亲启。

他没有机会了,要不成全自己,要不成全她。可能是命运吧,他拿着那封信走到宁水峪的班级,叫出来个同学让他把信交给宁水峪。

在他看来,她又可爱又好玩,没有道理不成功的,他以为别的男生会和他一样,他没想到她会生气地把信还给他,他没想到最后一天了,他连句再见都没说。

他拿着信,想要去找她解释,却听见隔壁班的宁水峪和其他几个男生正在说话,“她也不照照镜子,她那副尊容,还写情书!”

他们把被她喜欢当作一件可以拿出去卖弄的事情,他没想到自己的好心成全让她成为笑柄,他握紧拳头,上去就是一拳。

等到她好不容易说服门卫,让她进来找人的时候,他已经和宁水峪扭打起来了,她看见几个宁水峪的几个同学跑到警卫处去叫人,她赶紧上前,拉开他。

他的两只眼睛已经泛红,宛如一个杀红眼的战士,一个人生气至极的时候,力气无法估量的大,可想而知,宁水峪遭受了怎么样的虐打,“你打人干嘛?”

他握着拳头,不说话,对面的宁水峪倒是先说话了,“他肯定喜欢那个丑八怪,看丑八怪喜欢我,他生气!”

“你说谁是丑八怪!”他又冲上去,她赶紧拉住他。
两个人互相对峙的时候,她走上去,狠狠扇了宁水峪一巴掌,“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去给她道歉,要不明天我就找人卸了你胳膊!”

对方到底是个孩子,以为这个老太太是来劝架的,却没想到她上来给自己一巴掌,宁水峪完全被吓蒙了,也不敢再大放厥词了。

撂下狠话,她就赶紧拉着他离开,以免被对方搬来的救兵抓住。
“王妈,你真的能卸了他胳膊吗?”他问道。

“吓唬他的,输人不输阵!”她说道。
门口停放着他的自行车,她熟练地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挎着他腰。他的自行车后座在高中时期一直是她的专属,这一坐,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他的后背上满是泥垢,那都是刚才和宁水峪在地上打架的痕迹,他像一个战士,为了心目中不可被人亵渎的公主,和恶龙对战。

“路易修!”
“嗯?”
“对不起!”

这句话,她早该告诉他的。
他忽然觉得车座子后面的重量没有了,他回头却发现王妈已经不见了。

8.如果你回头看,我还在那里

公司刚起步,交际总是免不了。表面上是一帮子人坐在饭桌上谈天说地,实际上互相套路着对方公司的信息。

他烟瘾犯了,起身去过道抽烟。

从衣服兜里拿出烟盒,点上烟,抽了起来。烟雾弥漫之中,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洗手间滚了出来。

他嘴里叼着烟,走过去,把那个人翻过来,还真是汤小宅。

她还真的是喝的不省人事,整个脸都红红的,半点力气都使不上,不小心跌倒了,凭借着身体优势,自己给滚出来了。

他嘴角上扬,本来想过两天再联系她,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

这么多年了,真是半点长进都没有,还是这么傻乎乎地被人骗。敬酒光敬女生,这局就不是什么好局,几个大老爷们仗着自己资质长,就灌女生酒,等到女生不省人事,再“捡尸”回去。

他深知酒局上的潜规则,心想她这要是没碰上自己,以后都没她哭的。

他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了。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给伙伴发了短信,然后背起她,准备给她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她放下,他总比那些豺狼虎豹安全吧。

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般,真实又不现实,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个人的后背上。自己脑袋晕乎乎的,她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想吐……”小宅在路易修耳朵后面说道。
“你先给我忍住啊!”他火速找了棵大树,把她放了下来。

她扶着大树呕吐,路易修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这幅画面太有视觉冲击力,让他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她蹲在马路牙子上,用纸巾擦着嘴巴,吐完之后,她有些清醒了。

她死死盯着站立在旁边的路易修,他被盯得有些发怵,“是你吗?”

他刚想回答,她却又唱道:“会给我一扇心房,让我勇敢前行。”她唱着唱着,忽然哭了,她的眼泪一颗一颗掉在地上,他伸手给她抹掉,“是我,行吗?别哭了。”

她噘着嘴,“你回来为什么不联系我?”

他蹲在她面前,温柔地说:“我也是刚回来没几天,而且不是你说再也不要见到我的吗?”
她抬头看着他,猛地联系到了什么,“你相信吗?我刚才穿越回去了,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

在他看来,她就像一个耍酒疯的人,所以他什么都顺着她,“我相信你穿越回去了!”可是话一出口,他又觉得好笑,自己笑出了声。

“你不相信我!我告诉你,我都知道了,你喜欢我,对不对!”她看着他,笃定的说道。
他愣住了,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只当她还在耍酒疯,她扯着他的手,问他:“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他没有接她的话茬,他看着她的眼睛,忽然笑了,“我也有个东西一直欠你没还。“

他也索性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始唱道:“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真的有点透不过气,你的天真我想珍惜。”

这首歌练了那么多遍,直到今天才敢送给你。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