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房子,我们可以结婚吗?
情感 生活

还没有房子,我们可以结婚吗?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触茶
2020-08-14 19:02


“任浩还没有房子,我们可以结婚吗?”这是任浩向我求婚后,我问我妈的第一句话。

“什么?”她背对着我,正拿着菜刀在砧板上剁鸡,我能明显感觉她的惊诧与怒意,以及菜刀愤愤砍在砧板上那声巨响。

下一秒,她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三下五除二解开围裙,把我拉到客厅。

“坐下。”她指指沙发,“齐实,你没脑子是不是?”

“没有房子怎么结婚嘛啊?不要跟我说你可以租房子,现在一套小居室就是两千以上,你俩一个月撑死一万出头吧,哪来租房的钱?”

“就算能租房,你生孩子怎么办,那不是多个碗添双筷的事,你公公婆婆七大姑八大姨来家里,一大窝子农村人,又带鸡又带鸭,满屋子臭烘烘,你能忍?”

“再退一万步讲,这些问题你都能解决,那孩子读书呢?人家现在要学区房,你租房去哪里搞户口,没有好学校,你让孩子读什么书?”

我趁着她喘气的空档,讨好地递了一杯水,我妈咕嘟嘟灌了一大口,又问我:“你还有什么要说?”

凌厉的眼神看得我心头一紧,只好低眉顺眼解释:“现在没有房子,可是不代表以后不会有呀。”

我妈把水杯往桌上一放,盯着我,问:“现在房子动不动就上万一平,首付得交30%,就算你要买个100平以内的,首付也得二三十万,我问你,你哪来的钱?”
我硬着头皮问出一句:“你跟我爸不能资助一点吗?”

我妈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就算我和你爸出首付,你有钱还吗,七八十万贷款,就算还30年,你自己算算每月要还多少?”

我无语,我一个破二本读出来的,好不容易找了份公司职员的工作,每月工资4576块,一分不多。任浩比我稍微强点,但每月也才6000出头,又要我过日子,又要还房贷,仔细想想,还真是够呛。

可任浩我俩从大学就开始谈恋爱,已经处了五六年,他虽然呆得像根木头,但对我是没话说的,堪称现代好男友的典范,打着灯笼也未必能找到这么称心如意的。活人哪能给尿憋死,我和任浩怎么可能因为一套房子结不了婚?

但我妈说的也是事实,A市虽然只是个五六线的小城,可由于近年来旅游业大热,房价早已今非昔比。以我和任浩的收入,要想买到一套合适的房子,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只好忍气吞声,向我爸求助,“爸,你们不是有套老房子吗,先借给我和任浩呗?”

我爸慢条斯理地取下老花眼镜,很是为难地望着我。这也怪不得他,他是标准的妻管严,我妈说一,他哪里还敢说二。

“齐实!”我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结婚买房,本来就是男方家的事,他家没钱买房也就算了,你还要我倒贴一套房子啦?”
“房子又没有,买又买不起,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我妈气呼呼地瞪我,“要么买房,要么分手!”


买房是不可能的,分手更不可能,我只好约任浩出来商量对策。

任浩听完我的叙述,眉毛揪成一团,抽了三四支烟,只顾吞云吐雾,不说一句话。

“怎么办呀?”我妈是头倔驴,求她肯定是不行的,要是我敢逆着她来,她没准得跟我断绝母子关系,我没了主意,只盼任浩能理出头绪。

他慢吞吞吐出最后一口烟,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

我快被他这半死不活的态度气死,催他想办法,“我妈只说要房,也没说买多大的,要不咱俩看个老破小?”

任浩把烟按灭,还是皱着眉,“现在老破小也快一万一平,就算七八十平的,也得十多二十万的首付。有的卖家还要全款,咱俩去哪里筹这么多钱?”

我掏出手机看银行卡余额,三张卡加起来也没两万。任浩也好不到哪里,刚刚三万。我俩的钱凑一块,买卫生间都勉强。一种被现实扼住咽喉的无力感深深笼罩了我,想来想去,我把目光放在任浩父母身上。

“问你爸妈借点呗?”

我原本计划,我俩凑点钱,再跟任浩父母拿十万八万,这不就凑够了?至于房贷,我和任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总能还上的。

任浩闷声闷气,“我爸妈那儿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能有几个钱?”

任浩家在豫北农村,世代务农,用任浩的话说,他是根正苗红的“农N代”。他们那儿盛产小米和大枣,虽说这两样东西不大值钱,可他父母一贯是勤恳又节约的人,大半辈子下来,不说多的,拿出个几万块钱应该不是难事吧?

任浩打断我,“那是他们的养老钱,还指望那点钱过下半辈子呢。”

我一想也是,农民没有退休工资,一分一厘都得省着花,要是把钱给了我们,日子就更紧巴了,也怪我急着买房,考虑不周。

从他父母那儿借钱行不通,好在任浩还有个大哥,虽说也是个农民吧,但他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离退休养老还早得很,跟他借点钱救急总没错。

“不行不行!”任浩又拒绝了我,“我哥都快40了,还没结婚,还不是人家嫌他没房子。他要把钱借给我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问任浩到底要怎么办,总不能因为没首付而结不了婚吧?

任浩耸肩,“你等我想想办法,我不是还有几个哥们嘛,我看能不能跟他们借点。”
我心里有气,但看任浩也是愁眉不展,也不好过多苛责,只好一个劲叮嘱他快想办法。


任浩的办法还没想好,就被公司紧急派往上海了,为期半年。我接到他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开往徐家汇的地铁上了。

我质问他:“工作重要,咱俩结婚就不重要了?”
任浩性子慢,饶是我火急火燎,他还是慢慢悠悠,“你急也急不来的,我就去几个月,你等我回来咱俩再商量啊?”

现在房价蹭蹭蹭往上涨,半年之后又是一个价,我们本来就没钱,要是房价再往上涨,买房就更难了。

任浩那边指望不上,我只能先找小姐妹借钱。电话打了四五个,这个要结婚,那个刚买房,总之一句话,谁也没闲钱。

一个闺蜜还笑话我:“现在哪家结婚,男方家不得准备好婚房呀,任浩家困难,不说全款,可首付总该他家出吧,你前前后后张罗算怎么回事?”

相比来自闺蜜的无情嘲讽外,我妈的态度更加恶劣,“你张阿姨家姑娘结婚,男方给了十多万的彩礼,还给小两口买了套百多平的大平层。还有我们以前的邻居老赵,直接在市中心买了商铺。我还从没听说过哪家姑娘不要房子呢,这不是白送是什么?”

我被我妈气得说不出话,她老人家还喋喋不休:“他家是农村来的,我不要他买一两百平的,可不管多大点狗窝,他总要拿出来嘛。”

我回嘴:“又不是不买,这不是他出差去了嘛,暂时也没法买呀。”
我妈回瞪我一眼,“让他拿钱来呀,他出差去了,你爸和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看房嘛,钱呢?”

一提到钱,我没了底气,小声嘟囔:“他还正在想办法呢,哪有一会就筹到钱的呀?”
“切,”我妈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偷偷帮他借钱呢吧?”

我被抓住了小辫子,一时语噎,我妈抓住机会,朝我展开激烈地攻击:“你长长脑子吧,但凡任浩真想跟你结婚,找他爹妈要点,亲戚朋友借点不就来了,哪有他自己跑去潇洒,让你来筹钱的呀?”

我替任浩辩解:“他是公事,又不是旅游。”

“哦哟,公事,他真要想借钱,打电话不能借呀?我看他就想找个有房的结婚,这不就省钱了么?我还说你白送呢,我看你就是倒贴!”


从我妈对我言语攻击后,我连着十多天没跟她说话。我爸成了传声筒,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瞅准了机会,我爸劝我,说我妈正是更年期,脾气不好,让我多担待。又说她表面是钢铁女侠,其实背地里每天都为我的事长吁短叹。

我被我爸逗乐了,试探性地问他:“要是我和任浩真没钱买房,我妈到底同不同意我们的婚事?”

我爸讳莫如深,被我催了好几次,这才松口说,别的事都好商量,就在结婚买房这个问题上,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

房子是非买不可了。

为了不被我妈看扁,我除了四处找人借钱之外,还一天好几个电话催任浩。

刚开始,任浩还安慰我不要急,买房也不是一会的事,就怕心急火燎买了房,真住进去了之后,不是交通不方便,就是小区绿化不够,那才真吃亏呢。

他倒是不急,可我急,我妈更急,估摸着再过两个月就得让我相亲去。

任浩笑,让我一定坚守阵地,不管怎么说,也等他从上海来了再说。

这样催了任浩几次之后,他也没了好脾气,被我逼急了,他问我到底是喜欢他这个人,还是只是为了房子才跟他结婚。

我气得七窍生烟,“我们家好歹也有两套房,我还犯不着为了你那套没影的破房子跟你结婚,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好好好,”任浩见我动怒,语气又软和下来,“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不过买房是一辈子的事,哪能这么草率呢。你别慌,我还有两三个月就回来了,听说碧桂园新开了一个楼盘,精装修的,到时候咱俩一起去看看?”

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任浩放低姿态,我也不好再拿乔,便答应再等他两三个月。

在离任浩回来还有一个月左右,新开的阳光花园开始认筹,那个楼盘地段不错,价格也只要九千多一平,性价比很高。我动了心,又跟任浩说了。

“就知道催,”任浩没了好态度,急吼吼地骂我,“不是说好我回来再看吗,就这一个月都等不了?”

我解释说那个楼盘地段、价格都不错,再等就挑不到好楼层了。

“那么多房子,这个抢不到,我们看别的就行了。你是怕我忽悠你,不想买房还是怎么说?”

为了房子的事,我和我妈闹了好久不愉快;任浩没钱,又不愿意找他父母兄弟借,我也没说什么。他这么说,不但抹杀了我的努力,还把我讲得有多拜金似的。

我回敬:“要愿意买,你拿出点诚意来呀!不是说你爸妈没钱,就说你出差,你筹了这么久的首付,我半毛钱也没见着。我妈说得对,你根本不想买房,就巴望着我家倒贴给你呢!”
任浩也是怒不可遏,“我就知道你那个势利眼的妈看不惯我,老说我是农村来的。你也不想想,比你家有钱的多了去了,我要想要房子,非得找你干什么?”

我憋了满眼的泪,“好好好,你滚去找别人吧!”
任浩问:“你什么意思?”
“分手!”
他顿了一顿,“分就分!”


我情场不顺,我妈却眉开眼笑。逢人就说我把男朋友甩了,要人家再给我介绍一个。

我有心服软,给任浩打了个电话,也是开始聊得好好的,一说到房子的问题上,我俩就开始吵架。

我让他赶紧把房子的事定了,不然我妈三天两头让我去相亲,我都已经拒绝过一两次了。

他过分得很,说反正他买不起房子,没法入我妈的眼,让我有本事就干脆找个有大别墅的嫁了,也不枉我妈一片苦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谁还能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聊下去?我说:“任浩,记着你说的,咱俩以后一刀两断。”

他竟然还讽刺我:“咱们不是早就分手了么?!”

五六年的感情,就为了一套房子说没就没。大学同学听说了我俩的事,有理解我的,说房子是大问题,没有房子结什么婚?

当然也有人说我太现实的,想当初和任浩出双入对,现如今人家买不起房子,就一脚把他蹬了,枉费任浩对我掏心掏肺那么多年。

债多了不愁,闲话听多了,我也能做到两耳不闻,就是受不了我妈的唠叨:“不就是分个手,至于这么死去活来吗?张阿姨给你介绍了小伙子,条件不错,明天你去见见?”
“不去。”

“还想着任浩是不是,他要是有心,至于那么久没凑够首付?你俩分手两三个月了吧,他找过你没有?说不定人家早就另找了,就你还傻乎乎的。”

任浩和房子,正好戳到我的痛处,我仔细一想,我妈说的也是,如果他真的在意我,至于这么久了连个音讯也没有么?就我自作多情。

想到这里,我答应我妈,决定跟她口中那个钻石王老五见见面。

面对我人生的第一次相亲,紧张是在所难免的。与我相比,王老五倒是像个老油条,一会问我工作,一会问我家庭情况。

不知不觉,又聊到了房子的问题,王老五告诉我,他家在本地有五处房产,两栋别墅,一个铺面,两套电梯房。我呵呵地干笑着,夸他家大业大。

他假惺惺谦虚了一下,反过来问我:“听张阿姨说,你家也有几套房子?”

我有些尴尬,心想这是相亲还是买卖,哪有一上来就祖宗八辈都问个遍的?我有点不高兴,告诉他就两套,都是老破小。

王老五沉吟片刻,尴尬地笑笑,说自己晚上还有事,要不下次再约。
我和他自然也就再没了下文。


王老五不成,我妈只好降低了择婿标准,门当户对的就行,太有钱的也看不上我这种小门小户的。

期间,任浩给我来了电话,正巧我出门没带手机,我妈接了电话,劈头盖脸把人一顿骂,又让他不要缠着我云云。任浩自尊心强,从那以后再也没跟我联系过。

一晃又是一年,就连脾气温吞的我爸都开始着急,成天唉声叹气,生怕我嫁不出去。

我也不理会,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刷剧,偶尔和闺蜜出去吃顿好的,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

某天,租我家房子的住户给我妈打电话,说房子的顶灯坏了,要我们换个新的。本这事雇个电工就可以,我妈舍不得那一两百块钱, 非让我爸亲自出马。

我爸笨手笨脚,好不容易爬上人字梯,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换好灯泡。好巧不巧的,我爸下梯子时正好没人扶着,他身子一歪,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送到医院一看,左大腿粉碎性骨折,要马上做手术。我妈吓傻了,为了省人工费,我爸的手术费就要花去一万多,关键是人还要受罪。

我爸胖,我和我妈给他翻身都费劲,我和我妈商量,给他请个护工,我俩也能轻松些。我妈倒是没再犟脾气,难得听了我的。

但找了护工没几天,我爸就开始抱怨,说这个护工不卫生,上完卫生间也不洗手,直接给他拿吃的喝的,他觉着膈应。

没办法,只得又找了一个。但这个护工做事不靠谱,常忘了给我爸擦洗,没过几天,我爸就嚷嚷腿不舒服,打开固定器一看,创口旁边长了一片红红的小疙瘩。
我妈我俩都没辙了。
正是这时候,任浩给我打了电话。问我爸是不是摔伤了,需不需要帮助之类的。

想起这几个月受的委屈,我没再强撑,在电话上跟他哭诉了一个多小时,他让我别担心,照顾我爸的事,他来想办法。

第二天,任浩就提着大包小包东西上我家来了,吃的用的一应俱全,甚至还贴心地买了治痱子的药膏。他才刚到,就要我去烧热水,仔仔细细给我爸擦洗身子,又给他敷上防止伤口感染的药。

我爸这么大年纪,第一次被人这么关照,有点不好意思,想来想去,问任浩哪儿学的这么专业的护理技术。

任浩说他爸以前做过阑尾手术,也是他照顾的,反正都是术后护理,大同小异。
对于任浩前来帮忙,我妈虽然没表现出太多的欢迎,但她好歹知道留任浩在我家吃饭了,这可是绝无仅有的。


在任浩的精心护理下,我爸恢复得挺快,卧床几周后,就能拄着拐杖到楼下散步了。

院子里的大妈羡慕得很,跟我爸说任浩不错,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她们要来喝喜酒。
我爸老脸红彤彤的,没作声,抬头看看天,明明晴空万里,他非说快下雨了,要任浩扶他上楼。

任浩走了之后,我听见我爸跟我妈抱怨:“都怪你,原来齐实和小任处得好好的,你非说人家没房子,要两人分手。你看看现在,还是小任来照顾我!”

要换作以前,我妈准把他骂个狗血喷头,但是这次,我妈态度出奇好,“齐实从小没吃过苦,我还不是怕没房子以后她受委屈么,你真以为我这么势利呀?”

我爸长叹,“可你不能叫她分手嘛。”

我妈更委屈了,“我们单位小赵家不就是这样,她找了个凤凰男,房子是女方家的,男方亲戚来城里,吃喝拉撒都在她家,这算怎么回事?再说了,首付不就是二十来万的事,小任连这个钱都舍不得出,我怎么放心把齐实交给他?”
接着,便是长时间的静默。

我又何尝不苦恼,任浩虽然无条件照顾我爸,但从来也没提过复合的事,要是我贸然再提,又怕被拒绝了没面子。

在照顾我爸一个多月后,任浩又被公司安排到外地出差。我爸到底不比年轻人,恢复没有那么快,没了任浩的帮助,走路做事都是磕磕绊绊。

任浩出差当晚,我接到了一个方言味十足的电话,“是齐实吗,我是任浩的大哥呀!”
我摸不着头脑,礼貌地问他什么事。

他告诉我,任浩前两天给他打了电话,说我爸摔伤了,急需人照顾。他已经到A市了,因为第一次坐飞机,不清楚怎么坐机场大巴,才打电话问了我。

我让他原地等着,挂了电话,立马开车赶往机场。路上堵车,我到那儿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我一个劲跟他道歉,他却不以为意,笑着说没事,也是他老土,三十好几才第一次坐飞机,不然也不用麻烦我了。

任浩大哥提了一个很大的编织袋,他说本来他父母也要跟着来的,因为是农忙时节,实在走不开,只能他代表来了。

“这都是我妈捎我带来的东西,”他打开袋子展示给我,有大枣、小米、花生,竟然还有真空包装的鸡肉和排骨,他解释,“你们城里的都是饲料鸡、饲料猪,不如我们乡下的,这鸡是我妈自己喂的,猪肉和排骨是跟亲戚买的,保准你在城里吃不到这么好的味道。”

我心里一热,鼻头酸酸的,忙问他:“大哥,不是说农忙吗,你来照顾我爸,那叔叔阿姨怎么办呀?”
他表情严肃,“叔叔病了是大事,家里有我爹妈照顾,你别急。”


任浩大哥除了照顾我爸之外,还主动承担了做饭的重任。

连我妈这个千年冰霜脸都不好意思,老和他抢着做饭,但最后的结果都是任浩大哥接过我妈手里的菜刀,把她“撵”出了厨房,“不碍事的阿姨,在家里做农活比这个累多了,你去闲着吧,待会你扶叔叔来吃现成的。”

厨房里锅碗瓢盆叮叮当当敲得直响,不大一会,四个五家常小菜就做好了。我爸那时和他的关系已经很好了,禁不住夸赞,“小任手艺真不错,我家齐实虽然是个姑娘,除了蛋炒饭,啥也不会做,以后可要跟你多学学。”

我爸这个态度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我妈竟然也别扭地表达了她的赞美,“嗯,是挺好吃的,齐实你好好学学。”

任浩大哥来了20多天,我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胖,连我妈的脸都圆了一圈。只是每次他带我爸到楼下晒太阳,隔壁眼神不太好的大娘又要问:“怎么几天不见,这小伙子看着老了好几岁?”

我爸乐得直笑,“原来那个是我姑娘的男朋友,这个是他大哥,特地从老家来照顾我的。”
几个老太太羡慕得眼红,“哦哟哟,你亲家太好啦,哪像我亲家,上次我住院了都不晓得来看我一眼。”

我告诉我爸:“你可别瞎说什么男朋友,我和任浩都已经分手了。”

我爸含笑瞥我一眼,“还瞒你爸呢,要是你心里真没任浩了,至于随时说起他吗,要是他心里没你,他和他哥怎么可能来照顾我?”
我被他说得脸一红,佯怒道:“那我妈那儿怎么办?”

我爸说:“你妈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又好面子,但是她绝对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不然她也不会嫁给我。她还不是担心你日子不好过,才非要任浩买房,你千万不要怨她。”



任浩出差期满,说他爸妈要来A市一趟,让我跟他一起去接。
我学他的语气,“我早就和你分手了,我去接你爸妈算什么事?”
“还记仇了你,”他拉着我的手,“他们这个周末来,你可别安排别的事啊!”

任浩父母是特意来看我爸的,还带来了大包枣子和农村土货。没经历过这次的事之前,我妈动不动就说农村人这不好,那不行。自从任浩和他大哥来照顾我爸之后,我妈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任浩让他父母住酒店,我妈还不让,“亲家大老远来了,就住家里吧,齐实我俩收拾收拾,马上就好。”

我和任浩相视一眼,禁不住想笑:我妈那声“亲家”叫得还真顺口。

任浩父母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我妈每天起个大早,到菜市场买新鲜的时蔬、水果,变着法给他们做本地的特色菜。怕他们吃不惯米饭,还必买几个大白馒头。
他们临行前两天,四位老人突然郑重其事地叫住我和任浩,说有大事商量。

吃罢饭,任浩爸先开口,大意就是我和任浩都处这么长了,也该考虑婚事了。说到房子,他摸摸索索,从外套的内衬里掏出一张卡,摆到我和任浩面前,“你妈和我这些年攒了几万块钱,你先拿去,不够的我们再想办法。”

任浩大哥也说:“我那儿还有三五万的,今年家里枣子收成不错,等卖了枣子,我又给你们打钱过来。”

我妈说话不经脑子,脱口就说:“这才多少钱哪,不够。”见我和我爸都望着她,她又解释,“不是,我和齐实她爸都商量过了,我们不是还有套老房子吗,先给小两口当婚房得了。现在房价这么高,他们那点工资,要是再还上房贷,还要不要活了?”

“那套老房子面积不大,好在位置方便,两个孩子上班也近,等以后有钱了,你俩再换新房。”
任浩爸连连摆手,“那怎么行,我们农村人结婚,女方都要小平房,怎么能亏待了齐实,不行不行!”
两家人你说过来,我说过去,争论了一晚上,最后达成共识,那套房算我爸妈借给我们的,等我们买了房,就把这套房子还给他们。
拗不过任浩爸妈的一再要求,我收了他们给的一万块红包,作为房子的装修基金。
任浩偷偷问我,“咱俩要结婚了,我现在也没买上房,你后悔吗?”

我当然不后悔,房子固然重要,可与任浩比起来,毕竟是身外物,为了它而放弃这么有爱的一家人,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不过我们也定下目标:努力工作,努力赚钱,五年之内攒够首付,买一套真正属于我们的小房子。

但愿这个梦想能早日实现。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