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睹摩天大楼最隐秘的黑暗
真实故事

城市里的蜘蛛人”窥睹摩天大楼最隐秘的黑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8-14 20:06

我有个朋友叫阿文,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几年在常人看来危险万分,甚至可以说是“拿命换钱”的工作——大楼外墙清洁工。

今天的故事,就由这位曾经的“城市蜘蛛人”为大家带来,希望大家喜欢。

*********分割线*********

城市里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许多都是没有窗帘的。

因为高,所以几乎不用担心被无聊的人偷窥到。

要想看到那些摩天大楼里的场景,怕是只有蜘蛛侠这种超级英雄才能办得到。

我也能,不过我不是蜘蛛侠,我跟他差了一个字儿,我是“蜘蛛人”,是专门吊着绳子、坐着吊板,给一栋栋高楼大厦清洗外墙或广告牌的清洁工。

我叫阿文,在我当蜘蛛人的那些日子里,我曾经透过一栋大厦的玻璃幕墙,亲眼目睹了一桩血淋淋的凶杀案。


2017年九月末的一天,我们公司接到一桩去给大楼清洗玻璃幕墙的工作,要清洗的是位于城中心豪华地段的一栋商住两用的写字楼,是我打工的城市里最高端的写字楼之一。

我有一个同乡兼同学郑小豪就在那栋大楼里当保安,他跟我喝酒的时候经常跟我讲起这栋大楼里的一些奇谈怪事。

像什么在空无一人的地下车库里巡逻,听到过隐隐约约的女人哭声啦,或者是大半夜在各楼层巡查的时候,看到过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白衣的女鬼之类的。

我不信鬼神,总觉得小豪跟我说的这些都是经过他添油加醋后拿来故意吓唬我的,反正他这人平时就爱瞎闹。

与他说的这些吓人故事相比,我对平日里出入在这栋大楼里的那些身材高挑、气质绝佳的白领大美女们更感兴趣。因为这栋大楼里有本市最大的一家模特演艺公司,所以在这栋楼里遇到美女的几率是最大的。

在去往工作现场的路上,我掏出手机给郑小豪发了个微信,告诉他我今天就要到他们大楼去清洗玻璃幕墙了,然后顺便约他晚上下班儿后一起吃个饭,喝点儿酒。

郑小豪很快就回了我一条语音,问我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是什么日子,出门不看黄历吗?

听了郑小豪的语音。我突然想起了他曾经跟我讲过的发生在这栋大楼里诸多奇谈怪事里的让我觉得最匪夷所思的一项,那是一件许多本地人都不知道的秘闻。

郑小豪告诉过我,这栋大楼每年农历八月初九都会发生一起命案。

他在这栋大厦工作已经四年了,每年都是这样。

第一年是位于这座大厦下面裙楼的商场,一个奶奶带着孙子来逛商场,结果奶奶一个没看住,小孙子淘气,翻过商场天井的栏杆,从三楼掉了下去,当场身亡。

第二年是在地库的停车场,一对因为感情问题闹纠纷的情侣,吵着吵着,男友从怀里抽出一把刀来,捅死了自己的女朋友。

第三年则是因为电梯故障,夹死了一个中年男人。

去年,也就是郑小豪说的第四年,这栋大厦的西边儿塔楼第23层的一个房间,发生了火灾。火灾是因为租户违规私接电线引起的,结果烧死了两个特别好看的小姐姐。

其实这些消息很多当地人都并不知道,甚至就连这栋大楼里的许多人也不知情。我问过郑小豪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是这栋大厦的保安,所以这些情况他都是特别清楚的。

小豪告诉我,这大城市里的许多事情远远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而且大城市里人情淡,加上大家都特别的忙,所以很多时候即便是出了啥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许多人不知道也十分正常。

他跟我举例子说,比如有时候在路上看到两车相撞发生了车祸,大家都是习以为常,有个别好事儿的可能会掏出手机来拍个照片或视频,但更多的人是把视线从自己的手机屏幕上移开往现场扫上两眼,然后继续转过头来,把两眼的焦点重新回到手机的屏幕上,根本不会在乎车祸现场是不是有人伤亡?

在大楼里也是如此。就拿前年电梯夹死的那个中年男人来说,这栋大厦的业主第一时间就封锁了现场,并进一步谢绝了媒体的采访,同时用最快的速度赔给死者家属一大笔赔偿金,从而避免了消息的传播。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甚至都没有能在当地的晚报上留下只言片语。

小豪还偷偷告诉我,大厦的业主每年都会花大价钱从南方的寺院里请大师来给做法事。

想到这些的我下意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日历,发现今天正是农历八月初八。

我们清洁这栋大厦的工期是三天,也就是说明天就是郑小豪所说的那个邪门日子了。

不知为何,从来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的我心里居然咯噔了一下,不过我觉得自己不能怂,于是发了条语音给郑小豪,对他说:老子不信。

小豪回复我说你爱信不信,不过当哥的劝你一句,这几天日子不好,出来干活儿,而且是高来高去的,千万要小心。

我没有再回复他的微信,因为我们已经赶到了大厦的停车场,准备下车收拾东西开始干活了。

然而在去往天台的电梯上,我满脑子就一个问题:如果郑小豪跟我说的这些事儿靠谱的话,那么今年的八月初九,这个大厦里倒霉的人会是谁呢?

转眼来到天台,跟我一起干活的梁师傅看出了我心不在焉的样子,问我想啥呢?我就一边儿收拾检查装备,一边儿跟他说起我从小豪那儿听到的这栋大楼的邪门儿传说。

梁师傅听后嘿嘿一笑,跟我说你想多了,哪有这样的事情?巧合而已。不过他在帮我穿安全带的时候还是很郑重地劝我说:“你小子一会儿干活儿的时候,精神给我集中点,咱爷们儿今天一个个的都打起12分精神来,做到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

说话间我们干活的装备都检查收拾好了,其实对我们而言,装备特别简单,无非是两根绳子一块儿板,加上一些清洁玻璃的用具而已。

两根绳子当中,粗的那根是用来悬挂我们要坐的吊板的,稍微细一些的那根,则是我们个人的安全绳,通过一个粗壮的U型勾,连在我们身上穿的安全带上,算是有两道保险。

干我们这行也不需要太多人手,最少三个人就能搞定。一个人站在楼顶负责安全和放绳子,另外一个人坐着吊板挂在楼外边儿干活儿,另外一个则在地面儿上控制绳子和照应方向。

我们这次来,因为活儿比较多,所以来的人也比较多,一共分为两组,每组五个人,两个在天台负责安全和放绳子,两个人乘坐吊板干活儿,一个人留在地面。

因为我平时不怎么爱守规矩,所以不太招老板待见,安排活儿的时候就把我安排在了西侧的塔楼。就是郑小豪跟我说过的曾经发生过火灾事故的那座楼。

梁师傅固定好绳子、弄好吊板、铺好垫布,拍拍我的肩膀说一会儿千万记得加小心,我说您就放心吧,说完把安全绳挂在身上,翻过了栏杆。

就在即将跨上吊板之前,我突然心里头又咯噔了一下,想起了一件事儿。

我跟梁师傅说句不好意思,重新翻过栏杆儿来到天台上,在我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台运动相机。

这东西我有好几个,都是我平时骑摩托的时候放在头盔上或者是挂在胸口拍视频用的。

虽然我只是个打工仔,不过我家里条件还不错,背井离乡跑出来打工纯粹是因为叛逆。

而我之所以干蜘蛛人这桩危险的工作,跟我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我从小就喜欢追求刺激,越是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我越有兴趣。在我看来,城市蜘蛛人看起来危险,其实只要做好安全保障措施,还是蛮安全的。

这就像极限运动一样,在不懂行的人看来随时可能发生命悬一线的危险,但对于参与者而言,却时时刻刻在享受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乐趣。

而且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九零后来说,干这个收入还算不错。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七八千块,反正我打工也不是为了攒钱娶媳妇儿养家,夏冬淡季的时候,我就拿着挣来的钱,骑摩托车全国各地去旅行,蛮好。

我把运动相机拿出来的想法其实也挺简单,就是想把这一天的活儿记录一遍。

因为我平时就用运动相机拍视频的爱好,所以梁师傅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在西侧塔楼干活儿上午的时候还好,但是一过了中午就不行了,西晒。

虽然已经是九月底,但秋老虎还是很厉害,高悬西边天空的太阳毫无遮挡地照在身上,晒得我是头晕眼花的。

上午清理完了塔楼西边北侧的玻璃幕墙,下午清洁南侧,没多久就来到了曾经发生过火灾的23楼。

我的运动相机在上午的时候就已经电量报警了。而且一上午的活儿结束之后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我都把自己还挂着运动相机这事儿都给忘了。这时候儿到了23楼。我突然想起自己胸口还挂着运动相机。于是就按下了开关,想拍段儿视频。等落地之后导到手机上发个朋友圈儿。

开关按下四五秒钟之后突然刮过一阵微风,顿时给被太阳炙烤的我带来一丝惬意的清凉。

其实干我们这行并不怕太阳晒,最害怕的是刮风和下雨。

我们平时吊在距地面几十米的高空,本身风就要比地面上强烈许多,如果再刮风的话,我们的吊板就会来回摆动不止,不能维持身体的平衡。干不了活儿事儿小,最可怕的是一不小心就会发生危险。

一阵短暂的清凉过后,我的内心还是咯噔了一下,同时祈祷千万别刮大风。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天上突然飘过一块乌云,顿时就把西边儿的太阳遮住了。紧接着乌云越积越多,天色也变得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

这时我的对讲机里传来了楼顶上梁师傅的呼叫:“起风了,别干了,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我要放绳子了。”

我们的吊板只能是往下放,而这时我们还在23层的高度,梁师傅放绳子的速度很明显赶不上老天爷变天的速度,越来越猛烈的横风已经让我的吊板在空中开始打转,我跟吊板上的同事死死抱住板子,同时尽可能将身体蜷缩起来,否则我们一旦撞到墙上,最轻也是骨折。

我赶紧通过对讲机呼叫梁师傅。让他加快放绳子的速度。可是我话音未落,突然就感觉屁股底下骤然一轻,心里暗道一声完蛋啦,吊板的绳子断了!

郑小豪的话一瞬间在我的脑子里变得格外清晰,我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他妈的,不会这么寸,我正好是今年八月初九的那个人吧?

还好我命大,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小命不保的时候,大雨滂沱而下,伴随着龙眼那么大的冰雹砸在我身上,疼得要命。

但是大风却随着大雨的到来而停住了,我和同伴终于停止了在半空的摇摆,在梁师傅和地面上同事的帮助下,用最快的速度降到了地面。

劫后余生,我先是给许久不联系的父母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然后拨通了郑小豪的电话,约他下班后找个地方吃火锅。

回到公司开完安全检讨会,老板总结了这次事故的教训,最后扣了我们小组整个月的奖金。
下班后,大雨还一直下个不停,我回到出租屋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打着伞出了门,来到跟郑小豪约好的小火锅,结果约定的时间都过去快半小时了,他人还没到。

我给他打电话,小豪特别不好意思地跟我说他今天晚上估计来不了了,因为需要临时加班。
我问他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加班?

小豪在电话里叹了口气,跟我说别提了,就在今天下午他们的大厦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报案的失主说丢失了放在保险柜里的价值不菲的古玩以及单位的公章。

我说这不是警察的事情吗?失主报了警以后还有你们保安什么事啊?小豪告诉我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警方经过现场的初步勘察,发现窃贼非常狡猾,在现场没有遗留下任何的作案痕迹。

而且警方也调取了现场的监控,经过排查并没有发现案发前后大厦里出现过其他什么可疑人员,所以案件目前可以说陷入了僵局。

这栋大厦的业主怀疑是他们保安等大厦内部人员监守自盗,于是让所有保安都不得外出,对每一个人进行不在场的调查。

听了小豪的话,我不由得也对这场盗窃案十分感兴趣,反正我闲着没事儿,于是就在电话里跟小豪闲聊。

我跟他说很有可能是盗贼偷了东西以后把东西从窗户里扔出去的,外面有人接应,而他们的位置恰好避开了摄像头,所以才没有留下没有任何的线索。小豪在电话里笑着说道:“你可拉倒吧,事情要是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案子早破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你知道发生盗窃案的那个房间在哪一层楼上吗?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曾经发生过火灾、还烧死过人的23楼。”
一听这话,我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颤,怎么又是这个23楼?

我刚想跟小豪说些什么,就听他那边传来一阵非常嘈杂的声音,小豪赶紧跟我说不能再聊啦,他们队长要召集他们开会去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既然郑小豪有事脱不开身,我一个人也没有了吃小火锅儿的兴趣,就到外边儿超市随便买了些吃的,拎着回到了我的出租屋。回到房间之后,我突然看到了被我放在桌上的那台运动相机,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想起了自己挂在23楼外面的时候,曾经把运动相机打开了的。

我不由得在脑子里突发奇想——我的运动相机会不会拍到了一些盗贼盗窃保险柜的作案画面呢?

我马上把运动相机的内存卡拔出来插进电脑仔细地查看,结果真的让我有了惊人的发现!
未完待续……

PS.
故事比较长,所以分成上下两篇推送,以上就是这故事的上篇。

明晚继续推送本片故事的下半部分,敬请期待!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