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本而生其位,无所位而生其本
散文

无所本而生其位的诗情画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囿光
2020-08-15 17:10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

即,不需要担心没有位置让你发挥才能,而只需考虑自我的立身之本。这一句算是孔子关于我与非我关系问题的重要论述。他告诉我们,自己的真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我不想先聊孔子的这碗鸡汤。还是先说说下里巴人的东西。

我和三位臭味相投的青年袜龙、鸭哥和刘大神有个微信群,主要目的无外乎“交流学术问题”。刘大神和鸭哥分别是国内两所CS顶级强校的科班程序员,又分别在百度和腾讯担任技术要职。当然,我们有一个共同特征,都是籍籍无名的小镇青年。

很像我以前说过的画家米勒:小地方的孩子,因为读书读得不错或是能力不错拿到奖学金来到世界的大都会巴黎,和我们有类似经历的人有着一样的一种矛盾:身份认同。大概类似米勒的大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人生阶段:试图忘掉或者否定自己的过去——或许因为爱恋现在的文化或是阶层,或是单纯因为爱恋一个女子。于是会强烈地想改变自己在社会里的角色。米勒曾穿着入时的喝着下午茶出入巴黎的各种社交宴会,今天我们身边的许多人也会尽力融入已经进入的圈子,而摒弃曾经的“更low”的生活习惯。当然,积极的一方面是这带给许多人在知识、礼节、审美等方面的自我提升。然而本着人性本身的劣根性,更多的人选择了千奇百怪的装逼方式获取心中对新的“位”的认同感。他们简单地认为,这一“位”主要来自许多外在符号化的支撑,需要入时的潮牌服饰,闪着巨大logo的奢侈品,连自己妈都认不出来的PS和滤镜,或是几本纯作装逼之用的村上春树。

为此我特地不嫌恶心地去翻了翻几位群内公认ZBF的朋友圈画风:平时上班要拿着星巴克的杯子到处乱窜,下班了就挤公交去赶话剧歌剧交响乐专场,但重点从不在欣赏,而在把票根统统晒在朋友圈等着别人点赞;走到哪脖子上都得挂个单反,水乡古镇走一圈,其实巴不得打个野炮功德圆满。

这群人主要集中于不上不下的二三线城市或县城的小市民阶级,既没有更高阶层的胸襟和见识,又比更低阶层多了一种蜜汁优越。你问我为何愤愤不平地极尽嘲讽之能事?因为这群人还有一个最大特征:莫名其妙的巨大优越感。老实本分的刘大神同学就时常为这一群体所中伤,而鸭哥也在屡被装逼后对其嗤之以鼻。最后群内得出一致结论:中不溜秋的群体,最为装逼也最为势利。我顺势给这类人起了个封号:精神上等人。

伪化生

究其原因,又可以溯到缠师的两句话了:无所本而生其位,无所位而生其本。

需要广泛地借助符号化的“位”来满足自我认同,无外乎因为“本”的空虚。对“位”的痴迷其实会在真正拥有“本”的时候自然消失。

比如潘石屹许家印刘强东这样的大佬从不会遮遮掩掩自己的低卑出身,反而时常把穷苦经历拿出来当做励志故事四处分享,那是因为人家社会地位的“本”已经够够的了,完全不需要用一个好出身这样的“位”去缝补;

比如田艺苗讲古典音乐课程从不怯于提起自己儿时在台州农村听海边海螺的声音和戏班子的江南丝竹给她留下的深刻印象,那是因为古典音乐就是人家的研究方向,不是人家的装逼工具;

真喜欢和真拥有的东西,从来不需要通过符号化的外显来强调。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最热衷强调“位”进而往往表现为装逼且势利的,主要就是中不溜秋不上不下的群体。

此时再回到孔子那句“不患无位,患所以立”的鸡汤。这个世界在许多情况,的确是无所位而生其本的:比如我伟大开国领袖,既不是共产国际也没有留学背景,然而在战争这种实打实干的场景下凭着“本”自然而然的就可以干到千古伟人;再比如某何姓华人教授初到美国实验室踢了一场比赛后球队就一致决议——以后到前场的球都传给他。为什么?因为这些场景都是干出来的,牛逼就是牛逼,傻逼就是傻逼,“本”是可验证的,实打实的。于是便可以无所位而生其本。

然而这世界上同样存在一些场景,是无所本而生其位的。这些场景特征就在于“本”是虚化的,不可验证的。比如某些搞人事的企业、比如文化艺术、比如某些时常被劝退的学科。在诸多没有形成具备逻辑性验证系统的场景里,“位”就会成为主导。当牛逼与否没有一个可逻辑验证的标准,那自然产生“我地位高所以我牛逼”,是为“角色导向型文化”。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语境下,这一现象在文化艺术领域尤为常见:没什么title的巴赫谱子可以被压箱底几百年,而张宗昌的彩虹屁却可以千古流传。

而伪化生作为理科之所以沦落到如今这副被劝退的田地,其核心大概也在于灌水研究严重脱离实际生产的背景下,同样迷失了评判标准,进而只能简单粗暴的以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决定其“位”,进而产生迷失了“本”而集体疯狂逐“位”的内卷乱象。
 
而当在这种体系下沦落为既无位也无本的狗屎,便是笔者长期抑郁的来源。

满纸痴言妄语,权当信口胡诌。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