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了他们
真实故事

家庭犯罪案件”日本男子杀了全家人,在被逮捕之后说-故意策划好的“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漢子
2020-08-15 06:01

日本兵库县宝冢市的人们或许未曾想过,自己居住的地方除了宝冢歌剧和温泉之外,竟然会因为一宗残忍的灭门案而出现在其他人的视野里。

2020年6月4日,看似是个普通的星期四,上午10点的时候,56岁的家庭主妇听到一阵时断时续的门铃声,奇怪的她起身开大门,却吓得六神无主。

门外的女性浑身是血,用手扶着门框,一只弓箭从右耳上部射入,贯穿了整个头部,箭头从左耳下方露出。

家庭主妇认出了这名严重受伤的女子是邻居的大女儿——49岁的百合江。
百合江请求这位邻居帮忙报警,声音虚弱地说:“我被亲戚袭击了……”
浑身发抖的家庭主妇连电话都抓不稳,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拨打出119报警电话。



案发地/时间:日本兵库县宝冢市,2020年6月4日

嫌疑人:野津英滉,23岁,无业

受害人:外祖母好美(75岁)死亡;母亲真由美(47岁)死亡;弟弟英志(22岁)死亡;姨妈百合江(49岁)重伤

罪行:用十字弩射杀家人,致三死一重伤


接到报警电话的兵库县宝冢市消防部门(日本救援任务是由消防部门负责)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发现23岁的野津英滉正站在外祖母家的门口,神情恍惚,目光呆滞。

消防部门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又联系了宝冢市警方,当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屋内两女一男,共三人倒在血泊中,全部都是头部中箭。

两名女死者是站在门外的野津英滉的外祖母和母亲,母亲倒卧在客厅,左边头部中箭。外祖母则是倒在二楼,被弓箭从后部贯穿脑部。

另一位男性死者是野津英滉的弟弟,22岁的野津英志,他在浴室被袭击,头部中了两箭。在警方破门时仍有意识,但4号当晚在医院抢救无效,亦死亡。

四位受害人中只有弟弟英志是身中两箭,我推断可能是第一支箭并没有致死,所以嫌疑人英滉又补了一箭。


至此,可以还原整起案件的过程:

2020年6月4日,野津英滉握持着事先购买的十字弩以及至少五支53厘米的弓箭,在客厅先袭击了自己的母亲真由美,然后在二楼袭击了外祖母好美和弟弟英志。



之后,出于某种理由(我们后文分析),野津英滉给姨妈百合江打了一个电话,将她诱骗至外祖母家,并在玄关埋伏,趁着姨妈开门的瞬间对她进行射击,弓箭击中耳部并贯穿。

所幸的是,姨妈逃到邻居家,被救了下来。

野津英滉被捕后马上就承认了罪行,根据警方复述的口供显示,他曾说:“这把十字弓是我的物品,毫无疑问是我杀了他们。”



在整个审讯过程中野津英滉毫无悔意,更是直接点明,这次的杀人行动是他故意策划的,
“本来就已经想杀了全家人。”

不过,虽然野津英滉已经被捕,但是他一直拒绝和警方合作,并未透露详细的行凶动机。
灭门惨案发生后,日本媒体采访了嫌疑人野津英滉的邻居,邻居表示:“这个家庭平日相处都很融洽,惨案应该不是因为争执而引起的。”不过邻居随后也指出,野津英滉被捕的时候十分平静,估计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野津英滉的中学同学也对采访的媒体表示,他中学的时候是个很有趣,很爱说话的人,而且在学校也不会打架。

那么,在邻居眼中和平融洽的一家人与在同学眼中风趣健谈的野津英滉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让他对自己的家人举起武器,残忍射击的呢?

虽然嫌疑人野津英滉并没有对警方透露行凶的动机,但在查阅了多家新闻报道后,仍然可以从中分析推断出一些因素,或许正是这些因素综合导致了6月4日这起悲剧。




1、兄弟不和

根据6月10日的日本新闻报道披露的信息来看,野津英滉和英志两兄弟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吵架,兄弟俩就读的市内空手道场里的男老师(53岁)接受采访时说,当时虽然哥哥在力量上比较占优势,但弟弟上中学后这种情况完全发生了逆转,而弟弟把哥哥当初对他的嘲弄全都报复了回去。

而且弟弟英志在空手道领域崭露头角,还在比赛中获奖,有时候会对周围的人说哥哥那个人太闷了,“我很讨厌哥哥。”

这种情况一直到兄弟二人成年后亦没有得到改善。

据知情人透露,野津英滉在初中时加入了足球部,到了高中时期就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了,“经常在家闭门不出”。

2015年野津英滉进入了神户市的大学,2019年5月又提交了休学申请。不过即便提出休学申请也要缴纳学籍管理费用,野津英滉缴纳了上半学期的费用,下半学期需要缴费时学校邮寄了一份缴费通知给野津的母亲真由美,但不知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还是真由美忘了告诉野津英滉。

总之,这笔钱没有交,这导致同年9月末野津英滉被大学退学。

被退学后的野津英滉一蹶不振,每天在家“茧居”,当起了足不出户的“啃老族”。

而与哥哥相反,弟弟英志考入了一所建筑专科学校,在建筑领域深造,并且在毕业后考到了2级建筑师资格证,后来又进了一家大型日本建筑公司工作,负责施工技术管理,前途一片光明。

兄弟俩只差一岁,人生境遇却大不相同,在日常生活中难免会放在一起比较,长此以往,野津英滉的内心可能也会被负面情绪所占据。

或许正是嫉妒与儿时的仇恨,造成英滉在射杀家人的时候,唯独对英志多射了一支弓箭,在报道中有两种说法,一是说第一支箭是被英滉拔掉后,再射了第二支;另外一种说法是,第一支箭没有致死,所以补了第二支箭。


警方比较倾向于第一种说法,因为在英志倒伏的浴室里,一支箭是从左边后脑勺射穿了左前额,然后掉在地上。另外一支箭是从右耳射向头顶。警方赶到现场时,第二支箭还在英志的头上。

根据创口很大来推断,第一支箭造成的伤口不像简单的贯穿伤,因此警方推断是英滉拔出第一支箭后又近距离射了第二支箭。

这造成英志在送往医院7个小时候因抢救无效而死亡的结局。

无论真相是哪一种,兄弟二人的积怨非常深是可以肯定的事实。

2、孤独的家庭关系

前文提到的救助了姨妈百合江的女邻居曾经跟外祖母好美有过一些交流,当时好美说漏了嘴,说“自己的孙子是个暴力人物,对此感到很困扰”。

根据兵库县宝冢市当地居民透露,25年前好美搬到现在的这栋公寓居住,一个人生活,大约2018年野津英滉和英志从宝冢市搬了过来,跟外祖母一起生活。而母亲真由美则是住在一个集体公寓里,每周骑一辆红色自行车来看望三人。

由于美好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她平时都是住在一楼,而两兄弟则住在二楼。

根据邻居所说,虽然英滉和弟弟英志搬了过来,但是除了外祖母好美之外,其他的邻居都很少能看到兄弟二人,更不要谈交流来往了。

一位男性邻居更是说:“最近几年,看到野津英滉的人越来越少了,据说他没事的时候就把他自己关在家里,尽量不外出。在路上遇到之后,我们跟他打招呼,他也基本上把头埋着,根本不看我们。“



兄弟二人从小就与母亲分居,弟弟有时候会向朋友抱怨妈妈很少回家。

陌生的环境,吸引更多人目光的优秀的弟弟英志,以及母亲长时间不在身边,多重因素影响下,英滉的性格沉默,不愿接触外界,似乎也可以理解了。

3、边缘型人格

从整个宝冢市灭门案来看,野津英滉这个人具有边缘型人格的特征:
情绪敏感:同样的一件事,其他人可能不会觉得怎样,但是他们的情绪波动会很大。比如因为种种原因而自暴自弃成为“啃老族”。

情绪波动非常强烈:同一件事,边缘型人格的情绪反馈会更加激烈。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可能英滉会被拿来与弟弟英志做比较,虽然各个报道中没有提过这一点,但我觉得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作为家人或许只是为了激励他更努力,但英滉则从一个更加激烈、偏激的角度来理解家人的行为。

负面情绪的持久:边缘型人格的负面情绪消退时间会更长,甚至无法自我消化,而像是闷在地下的灼热岩浆,当有一天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就会突然爆发。这或许就是邻居所说,这一家人平时都挺和睦的,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惨剧。因为他不是冲动型犯罪,而是日积月累的情绪积压。

边缘型人格在体验到情绪时就更容易采取行动: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发泄渠道。野津英滉并没有这样一个适合的发泄渠道,他更倾向于按照内心的情绪做出冲动的选择和行为,他觉得家人都讨厌他,看不起他,所以他要射杀他们,他觉得弟弟的存在让自己更加丑陋,所以要多射弟弟一箭。

那么,原本不跟兄弟二人住在一起的姨妈为什么也会受到袭击?

甚至是野津英滉故意打电话诱骗姨妈来到案发现场?

我个人倾向是,野津英滉不想让亲戚再指指点点他,不想自己的行为成为日后亲戚指责他的话柄,所以要把所有指责他、看不起他的人都抹杀。

对于这起案件,日本的网友也觉得很难理解:


留言译文:不能容忍


留言译文:---安仓西读作“沫子”。原本是被差别部落的地域,有残疾人和前科者这样的生活监护人很多。垃圾场也被随意扔垃圾,治安不太好。

---像爱林地区吗?

---爱玲地区给人的感觉是大叔的窝棚街,而安仓则给人一种不良和精神障碍者多而凶暴的感觉。


留言译文:犯人的脸真难看。



留言译文:---应该有什么理由的吧

---什么理由呢……

古人云,“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是有英滉和英志这样仿佛光影的两面这样的兄弟,很难一碗水端平。如果英滉能正确处理跟家人的关系,跟弟弟的关系,或者不要让自己跌入一蹶不振的境地,这场悲剧或许都可以避免,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么多假设。

以上的种种因素也仅仅是漢子我个人的一个推测而已,因为野津英滉并说他究竟为什么行凶。如果幸运被我言中,希望我们可以避免身边有这样的人。如果我的推断是错的,那大家就当防患于未然吧。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更好的那个自己,而不是为了原生家庭而活。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