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成为妻子失踪后的最大嫌疑犯
故事

他成为妻子失踪后的最大嫌疑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西北雨
2020-08-15 19:06

夜晚降临城市的时候,总是一天中最让人放松的时刻。忙碌一天的人回到家里,或是自己烹煮,或是叫了外卖,或是一家围坐桌前,又或是一个人对着屏幕,总之都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刻,轻松、慵懒,而又惬意。

陈卓成的家里,此刻却没有这样的轻松。

他和妻子林淼淼,各自坐得远远的,半天没有说话的意思。他只是低头沉默,牙关咬得紧紧的,她只是无声落泪,偶尔会轻轻抽泣一声。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下来,如果客厅的灯不是自动感应的,怕是也不会有人过去开灯。

陈卓成努力消化着眼前的信息,原本林淼淼怀孕,他高兴得恨不得宣告全世界,现在却有人告诉他,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不仅如此,那人还把和林淼淼的亲密照,贴到了公司门口,闹得公司里人尽皆知。陈卓成就是再好脾气,这会儿也有些接受无能。

面对他的怒火,林淼淼低着头,手指摩挲着腕上的表带,小声地解释说,自己已经和那个人分手了,她说她也没有想到,那个人会那么纠缠不休。

“你每天都那么忙,我就是想找个人陪陪我。”

陈卓成对上她那双无辜的泪眼,胸口一阵闷疼,忍不住怀疑错的人,会不会真是自己。

一直到坐累了,陈卓成起身离开,往书房的方向走,身后响起林淼淼的哭腔:“老公,你能不能原谅我?”

声音娇柔,凄楚,似乎还夹带了某种委屈。

陈卓成身形一滞,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往书房走,像是没有听到林淼淼那句问话。

陈卓成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他盯着窗帘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艰难地翻了个身,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将自己从小床上挪下来,去了趟卫生间。

无论发生什么,生活总要继续。

家里一片安静,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陈卓成看了看时间,这会儿还早,林淼淼应该还没起。他翻了翻书房的几件衣服,没有找到合适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卧室的门,自我安慰拿了衣服便走,应该不至于有多尴尬。

只是推门进去,林淼淼却不在床上,陈卓成看了一眼,床上不像睡过人的样子。他眼皮轻跳两下,压下心头的那点异样,穿好衣服之后,去客厅瞄了一眼,没有看到沙发上有人,厨房里也是一片静寂。

陈卓成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林淼淼,打她手机,熟悉的铃声响起,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在茶几上找到了她的手机。心里的那点异样,渐渐变了感觉,犹豫再三他还是打了岳父的电话:“爸,淼淼到你那里没有?没有?那有没有打电话给你?也没有?哦,没事儿,什么事也没有,可能是去找闺蜜逛街了。”

陈卓成安慰了岳父,挂了电话,又给林淼淼的几个闺蜜打了电话,都说这几天没见过林淼淼,也不知道林淼淼会去哪里。

陈卓成翻了翻林淼淼的手机,最近的电话还是自己打的,微信里的聊天也都停留在昨天,心里的异样渐渐有了不安的感觉。

他把玩着林淼淼的手机,纠结片刻,还是报了警。

警察很快过来,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起初安慰他说,应该是普通的离家出走,只是看了小区的监控视频之后,就自动否定了这个说法。

无论是哪个出入口的监控,都没有拍到林淼淼的身影,就连电梯和单元门的监控里,也都没有看到林淼淼的身影。换句话说,林淼淼应该还在这个家里,至少应该还在楼里。

警察带着陈卓成,上上下下问了一遍,家里有人的邻居,要么说没有见过林淼淼,要么压根不认识谁是林淼淼。

很快有大批的警察来到家里,仔细将各个角落勘察了一遍,没有找到可疑的线索。调了警犬过来,也依然是一无所获。陈卓成的妻子林淼淼,就这么莫名消失在这栋楼里。

最后和林淼淼在一起的陈卓成,自然成了最可疑的嫌疑人。

陈卓成把车驶进小区,在楼下停了车,取出后备厢里的大包小包,艰难地拎着往单元门的方向走。

快要进单元门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似乎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最近总有这样的感觉,有时候他回身去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回感觉也差不多。他刚要回头,听见不远处邻居的议论声“好心没好报”,身形顿了顿,没再回头去看。

他一路上到五楼,在一扇防盗门前停下,掏出兜里的钥匙开门,试了几次没有打开,这才注意到,防盗门的锁被换过了。

陈卓成沉默几秒,深吸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门里没有动静。

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把手机放回衣兜里,又抬手拍门,这回有了动静。稍显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防盗门打开一条缝隙,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现门口,看着门外拎着大包小包的陈卓成,脸上的期盼迅速转化成了厌恶,伸手就要关门,被陈卓成伸出一只脚挡住:“爸。”

老人口气生硬:“别,我担待不起。”

陈卓成垂了眼角:“林老师。”

老人用力地往回拉门,想要隔开两人的距离:“不敢当,你这么厉害,当我老师还差不多。”

陈卓成没有收回脚,任由防盗门撞击着脚背。

老人试了几次没有成功,索性不再理他,转身回了屋里。

陈卓成赶紧拎了地上的袋子,跟着进了屋,假装没有看到老人愤怒的目光,走到厨房门口打开冰箱,熟练将袋子里的东西取出,一一打开放进冰箱里。

放好东西,他又去了卫生间拿了拖把,仔细地拖了地收了垃圾,末了他拎着归拢好的垃圾袋,努力了好几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提醒坐在沙发上的老人:“爸,我走了。您按时吃药,一定照顾好身体,我下次再来看您。”

说完伸手去开门,却被身后的声音叫住:“陈卓成,你要是还有心,就把淼淼还给我,成不成?你就是把她害了,我也认了,就算我求你,你把她丢到哪里了,告诉我一声成不成?”

陈卓成身形一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林淼淼不见了,他的心里比谁都煎熬。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想明白,林淼淼究竟去了哪里。

起初,陈卓成被当成最大的嫌疑人。林淼淼的亲密照传得人尽皆知,他怒气冲冲地离开公司,很多人都可以证明。无论是监控还是人,都没有看到林淼淼的离开,这也是事实。就连陈卓成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实在有太多的疑点。

可事情的吊诡之处,也就在这里——陈卓成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像警方无法证明他的嫌疑一样。历经半年多的调查,最终,陈卓成还是疑罪从无,回归了自由身。

只是,法律不能给他惩罚,现实却可以。曾经引以为傲的事业化为乌有,曾经待他如父亲一般的岳父,如今成了他最大的仇人,曾经对他报以艳羡目光的那些人,如今给他最多的,却是鄙夷和敌视。

陈卓成有时候会忍不住去想,自己是不是身在一个噩梦里,会不会一觉醒来,一切还会像从前那样,家庭幸福,事业如意,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陈卓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他一路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出单元门的时候,差点撞上一位老人,错开之后险些摔了一个趔趄,幸好他及时扶住了墙,这才没有摔倒。

老人慢慢走过去,到了转角的位置,重重地叹了口气,不知道在为谁叹息,砸得陈卓成心里莫名疼了一下。

拉开车门上车时,陈卓成又感觉到了那道熟悉的目光,抬眼去找,却只看到三三两两的归家人。他低头想想,自嘲地笑笑,启动了汽车,过去了这么久,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吗?

回到家里,陈卓成踢掉脚上的鞋子,径直走到冰箱前,拿出一桶泡面,熟练地撕开泡上,端着泡面走回书房的电脑前,对着电脑开始了日常的敲敲打打。从里面出来之后,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做过什么,不过圈子就这么大,这样的消息传开,他哪里还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在家接一些零星的活计养活自己。

泡面的香味出来之后,他停下了手边的敲打,端起面碗开始吃面——不出门的日子,他基本都是这么解决自己的晚饭。

吃面的时候,陈卓成点开常去的视频网站,点开一个排名靠前的视频,当作自己的佐餐。

视频拍的是一个圆梦的故事,年幼的女儿因病过世,丧女的母亲日常以泪洗面。有年轻的科技团队了解到情况之后,为了帮助这位母亲,他们经过数月的努力,终于利用最新的VR技术,重现了她离世三年的女儿,帮助痛苦的母亲一解思念之苦,让这对母女以虚拟的方式实现团聚,并且圆了母亲为女儿过生日的愿望。

当思念的母亲走入摄影棚,戴上VR眼镜和配套的感知设备后,温馨而酸涩的时刻到来,在摄像机的镜头里,母亲弯下腰,对着眼前的空气,伸出颤抖的双手,激动而又小心地,想要抚摸却又不敢,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女儿的名字,“娜雅”、“漂亮的娜雅”、“可爱的娜雅”、“妈妈的娜雅”。

怪异的画面在外面的人看来,只是这位母亲的独角戏,可在母亲的眼睛里,却是独属于她和女儿的世界。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母亲陪着思念多时的女儿一起读书,捉迷藏,荡秋千,吹蜡烛过生日,给女儿读睡前故事,然后挥手和女儿做最后的告别。

母亲的声声呼唤,让镜头外的人都湿了眼眶,也让屏幕前的男人停下了吃面的动作,连着眨了好几次眼,努力把眼角的泪忍了回去,继续扒着已经凉掉的泡面。

如果可以,陈卓成宁愿自己,也沉醉这样的虚拟世界里,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假装林淼淼还在。

林淼淼消失的前几个月里,陈卓成在心里恨透了这个女人,明明是她惹出的错,现在却要他来承担所有的后果。

可当最初的恨意过去,他的心里又渐渐有了不安,开始担心起她的安危来。他在心底鄙视自己的担心,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谁让他遇上她的第一眼,就心动了呢?

林老师早年丧妻,自然而然地,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林淼淼的身上。所以和陈卓成的沉稳内敛不同,林淼淼性格单纯任性,待人也活泼热情,从小被娇宠着长大,喜欢所有新奇的事物,走到哪里都是男孩们关注的焦点,陈卓成自然也不例外。

林淼淼的世界那么大,永远有多得数不清的朋友,可陈卓成的世界却那么小,小到只装得下林淼淼一个人。如果没有林老师的从中撮合,陈卓成这样的性格,怕是很难入的她的眼。

两个人在一起后,林淼淼被人捧惯了,遇上陈卓成这样沉默内敛的性子,时不时地就要小小地任性一回,不过也都不是大问题。有时候闹到林老师那里,林老师也多半会两边说好话,要陈卓成多担待一些。

最严重的那次是结婚前夕,林淼淼为了婚纱的款式,朝他发了脾气,然后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两天,可把陈卓成和林老师吓得不轻。后来林淼淼被警察送回来时,望向陈卓成的目光可怜巴巴,陈卓成被她的眼神打动,积攒了两天的情绪顷刻间消弭得无影无踪,哪里还忍心去说那些责备的话?

两个人向彼此说着对不起,对于发生的事,她没有说过,他自然也没有去问——他们都默契地选择了遗忘,就像从来不曾发生过一般。

陈卓成回想着刚才的视频,不知不觉地又回想起那些往事。

林淼淼刚失踪的那天,陈卓成想当然地以为,她只是习惯性地离家出走,就像上次那样,很快就能被找回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淼淼一消失,就是这么久,警察来来回回地,把整栋楼搜了好几遍,到最后也没搜出个所以然。

那么天真任性的林淼淼,就那么决绝地消失在他的生活里,有时候陈卓成会忍不住反思,如果那天他原谅了林淼淼,会不会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陈卓成沉溺在这样的痛苦里,有时候恨不得回到那一天,在林淼淼问他的时候,对她说句原谅她。

他又想到那个视频,不自觉地有了心动,做出那样一套VR系统,对他来说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也不是不可能,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精力,编写程序本就是他的本行,至于经济上也不是承受不起。

陈卓成行动能力不错,有了想法之后,很快全身心投入了行动,查阅相关资料,网购需要的设备,整理之前的照片视频。虽然有前例可以参考,不过人家是一个完整的团队,而他却只有一个人,所有的事都要他亲力亲为。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有了这样的目标之后,陈卓成整个人也跟着振奋不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意气风发的时候。周末的时候,他还特意给自己放了半天假,一个人去了郊外爬山。坐在山顶对着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郁郁葱葱,整个人也跟着放空不少。

不过回到小区停车的时候,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让他积攒了半天的好心情,也瞬间褪去不少。

陈卓成一路回到家中,剩下的那点好心情,也给消耗了个干净。

屋里的摆设没有变动,还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不过直觉告诉他,屋里应该有人来过。他来回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少了什么东西,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陈卓成在屋里来回走着,捏紧双拳,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呜咽,像极了一只受困的小兽。事情过去那么久,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是不是?是不是非要他死了,才能证明他的清白?

第一个场景编写完成之后,陈卓成就迫不及待地戴上装备,试了试场景效果。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晚,陈卓成看到沙发坐着的女人时,眼角竟不自觉有了湿意。林淼淼见他过来,对他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老公,你能原谅我吗?”

陈卓成眼泪顿时涌了出来,长久积累的情绪,瞬间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为了这一刻,没有人知道他承受了多少,又付出了多少。

他哽咽着对深爱的妻子说:“能。”

场景到此为止,这是他能做出的极限。不过就算这么短,他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陈卓成取下眼镜,小心地收在抽屉里,像是一个孩子收起最心爱的玩具。

周末他照例去看岳父,看着老人似乎又比之前老了许多,心情重新回归了低落。即便没有林淼淼的关系,老人这些年对他的照顾,也足以让他铭记在心。

陈卓成父母离异又各自再婚,他就成了最多余的那个,跟着年迈的祖父母生活。两位老人相继离开后,陈卓成彻底没了人管,如果不是林老师一直以来对他的关照,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活着。所以无论发生什么,无论老人对他态度如何,他都不可能对老人不管不问。
他正要对老人说些安慰的话,忽然感觉兜里手机震动了一下,心里瞬间一凛,若无其事地叮嘱了老人几句,拎着地上的垃圾袋出了门。

一出单元门,陈卓成就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查看——上次怀疑有人进屋之后,他就加装了一套安防系统,只要有人接近房门,他的手机里就会收到提示。

果然,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客厅里,只是戴了帽子口罩,看不出来具体的模样。

陈卓成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把手机塞回衣兜,拉开车门上车,努力克制着超速的冲动,将车开回居住的小区。下车的时候,他特意绕到路边,取了假山旁的一块碎石防身。

到楼下的时候,陈卓成掏出手机查看,见屋里的人从沙发上起身,似乎有要走的意思,于是他甚至等不及电梯下来,直接走了楼梯,一步三个台阶地冲回自家门口。

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卓成顾不上喘气,正要伸手开门,就听见门锁一响,索性收回了自己的手,等着屋里的人先出来——他倒要好好会会这位大胆的小偷。

房门打开,四目相对,两个人都傻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间好像是出了故障的指针,在那个时刻停顿片刻,接着继续向前转动。陈卓成垂下举着石块的手,哑着嗓子叫了一声:“淼淼?”

是了,家里的门锁装的是指纹识别,存储的指纹,除了他的,就是林淼淼的,她当然能打开这扇门。虽然戴了帽子口罩,不过陈卓成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这段时间为了编写那套程序,他早在心里无数次地描摹她的模样轮廓,怎么可能认不出她呢?

林淼淼回过神来,慌乱地想要逃开,却终究还是没能逃离,被陈卓成堵了回去。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同样的时刻,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两个人,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心境。

陈卓成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心情复杂得快要人格分裂,开心地想要抱紧她不松开,恨起来又恨得想要掐死她,一解他这些日子的心头之恨。

可他到底什么也没做,没有抱她,没有掐死她,也没有催她的意思,他只是安静而小心地盯着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她又重新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淼淼被他盯得忐忑,纠结了半天,还是说出了自己消失的原因。

大学时候林淼淼和同学出去旅游,路过一家二手店时,淘到一只式样别致的手表,起初只是手表的模样打动了她。一次偶然的把玩,林淼淼还发现了这只表更神奇的功能。

“我调时间的时间的时候,发现这只表可以快进时间,只要我愿意,就可以跳到我想要去的那个时间……”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陈卓成捏了捏胀痛的额角:“这功能,你用过几次?”

林淼淼小声解释:“和你在一起后,之前就用过一次,就是我们因为婚纱吵架那次。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有未来,所以我就去看了看,发现我们生活得很幸福,然后我又回来了。”

陈卓成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这次你也用了?”

林淼淼的声音带了哭腔:“我就是看看,你会不会原谅我,我没有想过,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对不起老公,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任性的。”

陈卓成胸口疼得厉害:“你不在的这些天,我也反省了很多次。之前的事,我也有做得不够的地方,我在事业上投入太多,是我冷落了你,不全是你的错。”

林淼淼泪眼朦胧地看他,拼命地摇头,想要说什么,被陈卓成摆手示意等一下。

“淼淼,就算都是我的错,就算我做得再不对,你就这么惩罚我吗?就算你恨我,你就不考虑一下你爸,忍心让他老人家为你哭死吗?”

林淼淼的眼泪大颗大颗滑落下来,声音也哭得颤抖:“不是的,老公。我是想要回去的,可是我那天被人抢了手表,再也回不去了。老公,我不是故意的。”

“我犯了这么大的错,不敢来见你们,不敢来求你们的原谅,可是我又舍不得你们,只敢远远地偷看你们一眼。老公,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老公,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去公安局,我们去公司,我去解释,他们会明白的,是不是老公?”

陈卓成盯着眼前的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虽然他曾无数次设想,如果回到那个夜晚,他一定会说出原谅她的话。可当她真的出现他的面前,他却陷入了无尽的迷茫和困惑中。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