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总是妻子失踪最大嫌疑人?
情感 故事 生活

消失的爱人”丈夫总是妻子失踪最大嫌疑人?这本书的反转出乎你的意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曹光
2020-08-15 15:20

杭州来女士失踪案告破已有数日,但网络上各种议论还在发酵。该案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而其中暴露的人性之凶恶更让人对婚姻绝望。继而网友们创作的诸如“化粪池”、“两吨水”甚至潘金莲的“一碗水”等各种恶趣味的段子同样令人恶心,引发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强烈的不适感。

其实,对于这类社会新闻,我平时也就扫两眼,不会花笔墨来讨论。但是,好巧不巧,我这一期英文阅读所选的一本原版书,其内容简直就是这个案件的翻版。

 
消失的爱人


尼克和艾米是一对结婚刚满五周年的年轻夫妇,他们曾经分别是纽约时尚杂志的专栏撰稿人,因为电子化阅读的崛起,传统媒体实力不再,两人前后脚遭遇失业。为了照顾尼克患病的双亲,两年前,在尼克的要求下,两人从繁华的纽约搬回尼克的老家——萧条冷清的密西西里。尼克用艾米信托账户里的钱开了一个酒吧,同时他又在家乡的一所专科学校找了一份教职。而艾米退回家庭,成为全职主妇。艾米已经39岁了,他们还没有孩子,因为尼克认为目前经济条件不允许。和所有的婚姻类似,他们已经从当初的热恋步入了爱情的“坟墓”,在亲密关系中滋长了太多的不满、抱怨、委屈,直到怀疑、厌恶、憎恨。

在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那个早上,艾米失踪了。

烫衣板上放着待处理的衣服,客厅里花瓶摔倒在角落,四脚凳四脚朝天,厨房地面有处理过的血迹,房屋的门大敞着。艾米很可能遭人绑架了!这件事成了小镇上的大新闻,警察搜索数日,既没有找到艾米的尸体,既没有接到勒索电话,所有的证据都开始指向尼克。尼克无法提供当天不在场的证据;尼克名下有高额的信用账单,在他父亲的老屋里还发现了这些账单支付购买的色情读物及情色玩偶;艾米的人寿保险金赔偿额度突然提高,而受益人是尼克;邻居们听见艾米失踪前一晚两人有过激烈争吵……随着调查的深入,尼克的出轨事件也被暴露,更可怕的是邻居太太出面指证是尼克杀了艾米,因为艾米怀孕了而尼克不想要孩子……形势对尼克十分不利,如果还不能找到艾米,尼克将被以杀人罪被拘捕并判刑。

艾米去哪里了?真的是尼克谋杀了艾米吗?

这并不是一部侦探小说,重点不是为了寻找谋杀艾米的凶手。因为,因为艾米根本没有失踪。所有暴露给警察的线索都是艾米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尼克。有读者也许已经猜到了,这本书就是美国女作家吉莉安.弗琳的《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它在2014年被大导演大卫.芬奇搬上了大银幕,电影先后获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提名,第72届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第18届好莱坞电影奖。该剧在爱奇艺上有中文资源,电影改编完全忠实于原作。

在家庭关系中,针对女性的伤害从来不曾停止,轻则如家暴,重则如“被失踪”,我们经常会在社会新闻版块看到这类报道。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央视记者柴静曾经采访过女子监狱,她发现重刑女犯中有七成是为了反抗丈夫的虐待而实施了犯罪。

家庭作为社会关系的最小单元,关上门之后,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使得最初的有情人演变成为相见眼红的仇人?在上世纪的文学作品中,我们看到过相应的描写,例如台湾作家李昂的《杀夫》,还有严歌苓的《谁家有女初长成》,都是因为女主不堪忍受被折磨被蹂恁,命运被踩踏至绝望的谷底,最终选择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李昂的《杀夫》讲的是在一个蒙昧的乡村,懦弱胆小、饱受流言与虐待的妻子林市在梦境的恍惚中,用屠夫丈夫的杀猪刀肢解了他,全书血腥而暴力,比杭州来女士失踪案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严歌苓的《谁家有女初长成》中,山村少女巧巧被拐卖给一对兄弟共妻,她从最初对生活充满幻想的纯真少女,一步步被现实击打,从失望到绝望,最终杀了那个买她的男人家的傻兄弟,然后逃亡到一个林场,在一群男人中重新寻找生活。



这类故事的主题多是反映黑暗现实下女性的反抗,但故事背景都放在蒙昧落后的乡村,主人公多是穷苦的大字不识的乡村姑娘,这类故事中的主人公虽然值得同情,但对于当下的现代都市女性总隔了一层,于她们缺少感同身受的共情。反而是来自美国的《致命女人》或《消失的爱人》对于现代都市女性更有代入感。尤其是在《消失的爱人》中,作者设计了艾米这样一个有才有财有貌的知识女性,当她的婚姻生活触礁时,她没有被动地等待或者卑微地乞求,而是用一种极具进攻性的方式主动出击。

毕业于哈佛大学心理学专业的艾米在发现丈夫不忠后,她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冷静地设计报复方案。她用心炮制了两年以来的日记,主动修改人寿保险条款,一点点不露痕迹地积攒现金,偷偷购买一辆二手汽车用于事后出行。在计划的前半段,艾米的行动堪称完美。

在整个故事的前半段,艾米处于“正义”的一方,至少从她个人日记中得到的印象是这样,她的遭遇令人同情,尼克则是一个“渣男”,必须被谴责:艾米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畅销书作家,创作了一套以艾米为名字的儿童心理小说。得益于这套畅销书的出版,父母为她攒下了一笔信托基金。而尼克则出生于密西西比一个衰败的小城市,父亲是一个小推销员,母亲先是家庭主妇,在父母离异后他母亲去镇上新开的商场申请工作,成为一个卖鞋的服务员。艾米的父母十分恩爱,永远手拉手,天天当众拥抱;而尼克的父亲脾气暴燥,还对尼克的母亲家暴。就是这样来自完全不同的原生家庭的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艾米为什么要嫁给尼克?一是因为当时艾米已经三十二岁,是“大龄剩女”,她在父母的压力下想赶快找个男人结婚。在一个聚会上,风趣幽默又体贴的尼克打动了她,而且来自小城市的尼克身上有股大都市罕见的纯朴气质。艾米吸引尼克的则是她的漂亮,她的古怪精灵,而且出乎他的预料的是,艾米居然还是一个“富婆”(他们结婚之后尼克才知道这点,这让他多少有点喜出望外。)

以一段美好恋情开始的婚姻为什么在五年后成了你死我活的仇人?艾米苦心扮演的cool girl却成了gone girl,从cool girl到gone girl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全书通过艾米的日记,以及尼克的口述,详细介绍了这五年间所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在每一次变化之后,两人的心理感受,由此产生的对亲密关系的影响。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就是写出了“非一日之寒”的“五年之寒”,让读者看到从“冰冻一寸”到“冰冻三尺”的全过程。所有的艾怨、失落、委屈都通过艾米精心炮制的日记袒露出来。

当然,艾米并不是一朵白莲花,她虚伪,她做作,她控制欲爆表,最最主要是她残忍,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她居然假戏真做,杀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初恋,而后居然还装成受害者骗过警察,回到尼克身边,重新开启了与尼克相生相杀的婚姻生活。

警察居然这么容易受骗,要么是作者认为艾米太聪明,要么是作者认为读者太笨。在我看来,这是本书一大败笔。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