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大楼里发生的凶杀案
未分类

摩天大楼里发生的凶杀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8-15 21:32
前情提要:

阿文是一名高楼外墙清洁工,也就是俗称的“城市蜘蛛人”。

他的同乡好友郑小豪在他打工的城市一栋大厦里当保安,阿文在去给小豪所在的大厦做外墙清洁,结果突然天降大雨,差点出事。

侥幸脱险的阿文事后听小豪说大厦发生了一起离奇的保险柜失窃案,警方调查暂时没有任何头绪。

结果阿文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运动相机里发现了一段无意中拍到的视频……



那正是我在清洁到第23层的玻璃外墙的时候,运动相机仅余的一点电量拍摄到的画面。

当时乌云还没有来,我身后西边天空的太阳高悬,明晃晃的阳光穿透深色的玻璃幕墙照在房间里,所以画面格外的清晰。

视频画面中是一个身穿黑色职业套装的年轻女性,不过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只见她正蹲在一间办公室的保险柜跟前,脚上套着一双鞋套,带着一双白手套的双手在保险柜上操作着什么。

然而很可惜的是,因为运动相机没电了,所以画面到此就戛然而止了,没有拍下接下来的画面。

不过这短短几秒钟的画面依然让我感到十分兴奋,心想这个只有背影的女人,会不会就是郑小豪说的这桩离奇的保险柜盗窃案的窃贼呢?

尽管我不能完全确定,但我觉得事情也不会如此的巧合,这条视频肯定是有关盗窃案的重要线索。

于是我马上给郑小豪打电话,但拨通后一直没人接听。我估计他现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于是穿好衣服拎着电脑就出了门,去他的单位找他。

我赶到郑小豪工作的大厦后,足足在大堂里等了他半个多小时,他才开完会出来。见到他之后,我非常兴奋地告诉了他我自己的发现,并当场打开电脑给他看我拍下的那一段几秒钟的视频。

小豪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说了句你能把电脑给我留下吗?

我说当然没问题,你是不是要拿着电脑去给你们领导看?郑小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话要说,不过最后他啥也没说,只是冲我点点头。

我看他的脸色不太对,就问他你小子是不是认识视频里的这个女人?你在这儿干了好几年保安了,是不是这大厦里的美女你都认识啊?

郑小豪面露尴尬的神色,跟我说你别乱开玩笑了,你知道在这大厦里上班的有多少人么?我就算认识再多美女也不可能仅凭一个背影就认出来啊。

说完后他像是很着急的样子没再跟我闲扯就让我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从自己的出租屋里醒来,发现屋外还一直在下雨,这意味着我今天的活儿又要泡汤了。

干我们这行的是有活儿才上班,没活儿就只能闲待着。好在昨天那个大厦的活儿还没干完,等天晴了立刻就能有活干。

闲着没事,我又不愿意躺在床上睡懒觉,琢磨了一阵决定去找郑小豪玩,正好看看他们大厦那件离奇的盗窃案进展咋样了,我给他提供的视频有没有派上用场。

找了个地方吃完早点,我坐公交车来到了郑小豪工作的大厦,下车后我打着雨伞穿过大厦下面的广场,径直往保安值班室走去。

当我经过自己昨天差点出事儿的西侧塔楼时,还下意识地抬头往楼顶方向看了一眼,而就在我看过这一眼后低头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耳朵里就听到侧后方向有人大喊一声。

我下意识地回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转头的瞬间,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似乎有一个白色的人影从我的眼前飞快地掠了过去。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随即我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几个女孩子的尖叫声。

我急忙转过身一看,发现在我身后侧后方十几米远的地方,趴着一个上身穿白色衬衣、下身穿黑色裤子的男人。

鲜血已经开始从他的身子底下不停地向外蔓延,形成了一大摊血迹,血迹在雨水的冲刷下很快被稀释,将那人周围一大片的地面全都染红了……

随着不停有人喊“有人跳楼了”,广场上原本稀稀拉拉的人群迅速地围拢过来,以极短的时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将那个跳楼的男人围在了中间。

我平时不喜欢扎堆儿看热闹,碰上这种事儿我本想一走了之的,但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居然被溅上了几滴鲜血,而且那男人的手脚还在微微地活动,说明他还活着。

于是我马上掏出手机开始拨打120,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向那男人冲去,想观察一下他的情况。

但是当我距他还有三米多远的时候,我的脚步却一下子慢了下来,因为我已经凭背影认出了他。

那正是我的同学兼同乡郑小豪。

当我被警察叫去做笔录的时候,我整个人还都是懵的。眼前全都是小豪从楼上掉下时在我眼前掠过的那一道白色人影,以及广场上那一大滩殷红的血迹;而我的耳朵里回响的全是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声,以及围观人群嗡嗡嗡的议论声。

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从小豪的同事那里听到,警方正在针对他的死亡进行调查,具体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清楚,因为下雨的原因,警方在楼顶并没有发现他跟人打斗或是推搡的痕迹,所以并不能排除自杀的可能。

但是我实在是想不通,因为我对郑小豪太了解了,他是一个特别乐观开朗的人,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跳楼?所以我坚信他的死另有原因。

接下来的几天里,天气虽然放晴了,但是因为刚刚出了坠楼事件,所以我们在那栋大厦剩下的清洗工作也只能被迫延后了。

小豪去世三天后,突然有两个警察来到我的出租屋,让我跟他们去一趟警局,他们有一些问题要对我进行询问。

来到警局后,负责向我问话的警察从桌上拿起一部电脑,递到我的面前。

我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我自己的电脑。

警察告诉我,这是小豪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的,因为不是他的东西,于是就交给了警察,因为电脑包里有我的名片,所以他们就找到了我。

警察问我的电脑怎么会在小豪那里,而且他们查询了小豪的通话记录,发现他坠楼前的头一天晚上跟我有过长时间的通话记录。

于是我就把自己跟小豪的关系以及从八月初九早上出发去他工作的大厦干活开始、一直到他坠楼我所有的经历都详细跟警察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我又对警察说了自己内心对小豪之死的疑问,我对警察说这几天我每天都琢磨,我觉得他不是自杀的,他的死很有可能跟我交给他的那段视频有关系。

对我进行询问的两位警察听到这里,不由得对视一眼,其中一位警察问我说你说的那段视频还在吗?

我听了警察的话也是微微一愣,说那段视频就在我运动相机的内存卡里,我还没来得及拷到电脑上,不过我记得内存卡还在我电脑里插着呢。

两位警察又对视一眼,跟我说他们拿到这部电脑的时候仔细看过了,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运动相机的内存卡。

从警局出来后,我去找了小豪的保安队长,问他小豪有没有给他看过我拍摄的那段视频,队长听后一脸茫然,跟我说小豪从来没有给他看过什么视频。

他告诉我,八月初八那天晚上,他们开完会后就不早了,于是他早早就休息了,而且那天晚上开完会后他一直都没见到小豪。

结果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大厦停电,他还想让小豪去找电工呢,因为他跟电工的关系比较好,可结果哪里都找不到他,再后来就听到广场上有人喊跳楼,赶到一看才发现是小豪。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愈发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极有可能是真的,小豪的死真的会跟我拍摄的那段视频有关系,否则他应该第一时间就拿那段视频给他们队长看,而且那张内存卡也不应该找不到的。

转眼又是几天时间过去,我接到我们老板的通知,大厦那边让我们过去把上次剩下的清洁工作做完。

重新来到大厦天台,梁师傅固定绳子的时候,我想起小豪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不禁唏嘘不已。

因为有了上次刮风导致绳子被磨断的教训,这次我们没有使用大的吊板,而是用的单人的小吊板,而且我被老板安排去清洁西塔楼南边阳面的那面墙。

一边擦一边往下,没多久就又来到了23层,因为我对这一层的数字非常敏感,所以擦洗的时候格外仔细,就在我擦到位于23层西南角的那间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让我差点吓得背过气去的一幕。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看到那间办公室里的情景,因为房间里的窗帘都是放下来的。

然而正当我在擦玻璃的时候,面前房间里的窗帘突然间像是被人用力给拉断了似的,“唰”的一下整幅掉落,吓了我一激灵。

也正是因为窗帘的掉落,让我对这个房间里的情况产生了好奇,于是停下手里的活计,把脸贴在玻璃上往里看。

这一看正好看到一张几乎紧紧贴在落地玻璃窗上的女人的脸,只见她的双手十指紧紧地贴在玻璃上,在玻璃上划出十道长长的血痕。

她的头发凌乱,脸上肌肉扭曲,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好像是想要穿过玻璃跳出来似的。

我往她的身后看去,看到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手里挥舞着一根高尔夫球杆,正在用力地朝那女人的后脑狠狠砸落,一下、两下、三下……直到他看到悬挂在窗外的我才停手。

我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而那个面目扭曲的女人此时也早已变得满脸鲜血,上半身紧紧贴着玻璃窗滑了下去,在窗户上涂抹出一大片血迹。

那个男人愣神片刻,紧接着就挥舞球杆朝窗户上猛砸,像是要把玻璃砸破。

我马上反应过来,他这是想把我这个凶杀现场的目击者给砸死,杀人灭口。

还好摩天大厦的玻璃幕墙非常结实,那男人连砸了好几下,玻璃安然无恙。

我哆哆嗦嗦地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来,在距离地面六十多米的高空拨打了报警电话。

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

杀人的那个男人姓章,是位于这栋大厦23层的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而被他用高尔夫球杆砸得晕死过去的那个女人姓程,则是他老婆的私人助理,同时也是他的婚外恋情人。

老章跟小程恋奸情热的那会儿,曾经向小程承诺,自己将来会和老婆离婚,然后娶她,可是等激情退去,小程才发现老章的诺言兑现遥遥无期,不由得对他怀恨在心,同时恨屋及乌,对他的老婆也是恨之入骨。

老章的老婆也在老章的公司担任职务,所以也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之前保险柜失窃的那一间办公室就是她的。

小程为了报复老章夫妻,她费尽心机,偷偷地从老章那里搞到了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偷出了老章夫妻视如性命的珍贵古玩以及单位公章。

她以为自己做的这一切无人得见,却不料被我那天一个无意的举动给拍了下来。

当然,仅凭她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做到天衣无缝的,必须有人跟她里应外合,才能完成一件“完美的盗窃案”。

而跟小程配合的,正是我的同乡好友郑小豪。

他保安的身份,给偷了东西的小程打掩护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他和小程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居然从窗外拍到了小程偷窃保险柜时的背影。

小豪从我手里拿到视频后,用单位的公用电话给小程打了个电话通气,然后按照小程的指示把我运动相机的内存卡从电脑里取出,扔进了厕所下水道。

小豪为什么要甘心配合小程干这样的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因为小程也是他的“女朋友”。

小豪自从来到这家大厦上班后,见到小程的第一次就一见钟情暗恋上了她。

尽管那时候的小程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挣着不高的工资,但是她从头到尾压根就看不上当保安的小豪,奈何小豪对她一往情深,虽然知道这场暗恋注定是飞蛾扑火,但还是无怨无悔。

慢慢地,小豪发现小程对自己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好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殊不知这是小程在利用他而已。

因为随着小程职场经历的丰富,她发现如果能有个保安当“心腹”的话,许多事儿会好办很多。

所以她时常不断地给小豪一点小甜头,给他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让他误以为自己是被女神青眼有加的幸运儿,而且她私下里多次叮嘱小豪,千万不要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最铁的哥们也不能说。

小豪一来比小程年轻几岁,二来在他跟小程的这段关系中他自知处于弱势,所以对“女友”的话言听计从,丝毫不敢有任何的违拗。

而小豪坠楼的原因,经过警方的审讯调查,最后推定他是失足坠楼。

小豪那天晚上看到我拿给他的视频后,一眼就认出那个背影就是小程,所以他才着急将我支走,然后去找了小程。

小程知道自己被人拍到,也是吓得不轻,于是让小豪赶紧把那张内存卡给扔掉,并且还让小豪想办法堵住我的嘴,让我不要把拍到视频的事情说出去。

小豪扔掉内存卡后,觉得自己帮自己的女神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实在是大功一件,于是就想在小程的住处留宿。

可是小程说什么也不同意,因为当晚小程还跟老章有约,为了不让老章对自己起疑,所以即便是明知自己这样做会惹恼小豪也顾不得了,十分坚决地撵走了他。

小程的举动确实严重地伤害了小豪的自尊心,那天晚上他找了个小酒馆一直喝到吐,才迷迷糊糊地回到自己的宿舍。

第二天一大早,心情不好的小豪独自一人冒雨来到顶楼,谁也无从体会他当时内心的想法,也无法推测当时他在楼顶都做了些什么。

因为当时顶楼只有他一个人,小程有十分确凿的不在场证明,所以警方最后只能推定他是失足坠楼,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小豪死后,本就做贼心虚的小程心中犹如一块大石落地,觉得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于是就大摇大摆地去了公司上班。

老章此人在商场上混迹多年,阅人无数,其实早就怀疑盗窃案是小程干的,而他头天晚上跟小程约了私会,也是想探一探小程的口风,可是小程嘴巴很严,什么都没透露。

而这天他看到小程一改前几天满脸愁容的样子,显得十分轻松,见到自己的时候更是有些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由得动了怒,于是就将小程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想跟她摊牌,让她跟自己说实话。

结果两个人谈着谈着就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随着两人越吵越凶,老章已经知道了偷东西的事确实是小程干的,但她死活就是不承认,于是不由得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在这间他和小程两人发生过无数次关系的办公室里,向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挥起了高尔夫球杆……

小豪的案子结束后,我辞去了蜘蛛人的工作,并且离开了光怪陆离的大城市,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而且从那以后,我也一改从前喜欢追求刺激的习惯,老老实实地听从父母的建议,在老家找了份平平淡淡的工作,开始踏踏实实过日子。

不过我还是时常会回忆起自己做蜘蛛人时候的日子,尽管这份工作在常人看来的确是非常的危险。

然而随着我的年岁渐长,我也越来越明白,其实真正危险的是人,是深藏在人内心里的欲望。

就如间接害死了小豪的小程,如果她不是被自己不切实际的欲望所培植出来的畸形价值观念所裹挟,那么这一连串的人间悲剧或许便不会上演了。

然而让人感到悲哀的是,时间不会倒流,类似的故事也绝对不会仅此一例。

只希望这世间的一切都能越来越好吧。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