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红娘
情感 故事 生活

疯狂红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九锡
2020-08-16 10:01

洪伟在一个夏天炎热的夜晚注意到那个背着小熊书包的女孩子在跟踪他。他把摩托车停在公司楼后的车棚,那个女孩儿钻进了一楼大厅的便利店里张望着他。

她看起来二十多岁,脸上除了腥红的唇色,什么色彩也没有。皮肤惨白,连眉毛也发白。
洪伟是最近第三次看见她了,第一次在公司附近的麦当劳,她排队在他后面,他买完东西转身时她正盯着他看;第二次在大楼电梯里,她在电梯门快关上时跑了进来,洪伟下电梯时她还呆呆地站在里面。

按理说,写字楼有三十多层,装着成百上千人,大家隔三差五的遇到,不算什么事儿,可是偏偏这个女孩子妆容奇特,行为举止怪异,她盯着洪伟看的时候,认真而充满警惕,让洪伟实在读不懂。

洪伟走进了便利店,女孩儿迅速从货架的第一排跑到了第二排,她躲避地很明显。洪伟买了盒速溶咖啡,结账,离开。他走出几步又回头,女孩儿站在门口看着他。

他有想冲过去质问她的冲动,但他忍住了,她看起来很单纯,他怕自己吓到她。

洪伟算长得好看的男生,个子高挑,鼻梁也挺,被小姑娘注意到,他并不觉得奇怪,但是这个小姑娘让她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洪伟向来低调,来新公司还不满三个月,他还不想闹出什么绯闻来让别人看笑话。

至于为什么离开上一家公司,洪伟有不得已的苦衷,和同一间公司谈了两年恋爱的孟朵儿分手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着实不自在。

孟朵儿给他下了通牒,他不走,她就走。一场恋爱谈得不咸不淡,没想到却伤到了事业。作为男生,自然该更有风度一些,于是洪伟第二天就递交了辞职报告。

在新东家干的活儿和老东家差不多,同样是干设计,新东家的活儿更多,加班是家常便饭,挣得却跟以前差不多,虽然不大划算,但新东家在业内口碑更好,似乎也是有奔头儿的。

洪伟上楼回到公司,冲了杯咖啡提神,客户临时要出差,手上的设计案要赶明天早上出,两天的活儿压缩在一个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晚上十点多,洪伟正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外卖员走了进来,说是洪先生的宵夜。洪伟一头雾水地站起身来,说:“我没点宵夜啊!”

外卖员盯着手机看了会儿,说:“没问题,地址没错。”洪伟问他:“下单的手机号多少?”外卖员准确地报出了洪伟的号码。洪伟接了外卖,开始费力地思考到底是谁这么好心。

皮蛋瘦肉粥下肚,“田螺姑娘”浮出了水面,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短信,“宵夜味道还好吗?”洪伟吓了一跳,拔了回去。可是拔了两遍,没有人接听,对方一定是故意不肯接。

洪伟无奈,回了短信,问:“谢谢你的宵夜,你是哪位?”
“我是钱玉,还记得我吗?”

洪伟想了好久,终于想起了这个名字,以前合作过的客户代表,一家小零食厂的宣策。她刚毕业没多久,总一副清汤寡水的学生样,性格也内向得有些过分,常常一说话就脸红。

不过洪伟接触过那么多客户,钱玉算是极好打交道的,跟大部分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还强势任性的客户相比,钱玉提意见总是很谨慎,而且很中肯。他们以前接触得不多,她突然给他买宵夜,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洪伟手指放在手机上,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纠结了半天,他回道:“当然记得,谢谢你!”放下手机,他没多想,又埋头工作去了。

第二天早上交完稿已经十一点了,他钻进公司附近的快餐店,准备随便吃点儿什么就回家洗澡睡觉。点完餐,他发现了坐在角落的那个女孩儿——一如往常的双肩包,苍白脸和大红唇。她面前放着一杯可乐,正有意无意地瞟洪伟。

洪伟端着餐盘,走过去坐在了她的斜对角。他低头拆餐具的时候偷偷看她,她似乎有些紧张,脸涨出了一层粉红,倒有些可爱。

“你也在秋叶大厦上班?”洪伟无意间问。
“没,没有。”她甚至有点儿打哆嗦,让洪伟不由地审视自己是不是过于唐突。
“没什么,就是见过你几次。”
小姑娘不说话,脸愈发地红了。
“光喝可乐吗?鸡腿分你一个。”
洪伟把装鸡腿的盒子放到她面前,她只是一脸惊恐的微笑,不说接受,也不说拒绝。
“你叫什么名字?”
“小玉。”
洪伟撇撇嘴,低头吃他的汉堡。吃了几口,又问,“你多大了,还在上学吗?”
“二十六了,工作了。”
洪伟纳闷,她完全是个小女孩儿的样子,顶多二十出头。
“在哪儿工作呀?”

还没等到回答,她突然站了起来,说:“我要走了。”说完,急匆匆离开了。洪伟看过去,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外,一把挽住了小玉的胳膊,和她一起离开了。

两天后,洪伟微信里有一条添加好友的请求,名字是小玉,头像是凯蒂猫。她通过手机号码搜索的。犹豫了一会儿,洪伟加了她。之所以犹豫,因为这个女孩儿的确有些奇怪,但她看起来又很单纯,不像有什么坏心眼儿的样子。

好友添加之后,小玉很快发来一条消息,一个笑脸后面发了“你好”。洪伟也说“你好”,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的,她说朋友告诉她的,问是什么朋友,她就避而不谈了。

洪伟没有再追问,如今这个年代,手机号码是最不容易保密的东西,更何况自己工作至今,接触过的客户实在不算少数,这个姑娘都能找到公司的大楼,更何况一个手机号码呢!

再说,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除了几条转发的咨询外什么都没有,加个微信好友而已,就更没什么好介意的了。

洪伟最近的工作量实在有些大,大到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个小玉,倒是小玉很贴心,每天早晚问候,问他有没有吃饭,是不是还在加班。

洪伟得空了就回她,没空了也顾不上理,他自己都觉得对她有些冷漠,但小玉却似乎毫不介意。

终于,有一天晚上,小玉发来微信,问洪伟能不能在平安夜陪她看场电影。堆积如山的工作让洪伟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她回了个哭脸表情,二人结束了谈话。

让洪伟没想到的是,平安夜加班的时候,小玉突然出现在了公司门外。那时候公司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几个单身的小伙子在组队打游戏。

洪伟也准备忙完手上的活儿好跟他们玩儿几把。看到小玉怯怯地往里张望,洪伟起身走了过去。好在同事们都醉心游戏,并没有注意到他。

“你怎么来了?”洪伟把她拉到过道。
“我怕你饿,来给你送吃的。瞧,我买的汉堡,还有苹果。”
看到她提着塑料袋的手指冻得通红,洪伟有些感动。可是他对小玉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感情,所以并不想收她的东西。

“谢谢你,可是我吃过了。”
小玉的看起来有些失落,她低着头,仿佛随时能掉下眼泪来。
洪伟不忍心,便说:“那苹果我收下了,天这么冷,你快回吧!”
“你还要加班吗?”
“对,手上的活儿还没完。”
“那我等你。”
“别等了,我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

洪伟劝了半天,小玉终于不情愿地进了电梯。洪伟松了口气,打算找合适的时间跟她挑明,也不能让别人这样在他身上浪费感情。

回到工位,忙完手上的活儿,他跟同事又玩儿了几把游戏,直玩儿到十点,才一起离开了公司。可是一下楼,小玉竟坐在公司楼下的小花坛边,正愣愣地看着洪伟。她嘴角扬起的笑意,让洪伟竟也有些心疼。

洪伟在同事们的起哄声中走到了小玉旁边,他小声问:“你怎么还在这儿呀?”

“我等你呀!”
洪伟等同事们都走了,便给小玉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还想跟你看电影呢!”
“今天太晚了。”

正说着,小玉包里的手机呜啦啦响了起来,小玉掏出来,看都没看,果断挂掉了。

“是不是家里人担心你?”洪伟问。
“哦,没关系。”
可是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小玉又挂掉,两次之后,她干脆关了机。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吧?”
“不,我不要回家,我要跟你在一起!”

洪伟被吓了一跳,反而红了脸。他很少见到这么主动的女生,可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是我累了,我要回家了。”
“那我跟着你。”

洪伟有些被吓到了,他想先回家,又怕把她扔在大街上她会遇到危险,他决定先缓一缓。

“冷吧?我请你喝饮料吧?”
小玉看起来很高兴。
“附近有家奶茶店开到比较晚,我带你去吧!”
“好的。”

小玉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洪伟倒觉得她甚是单纯可爱。

在奶茶店坐定,洪伟问她,“你是怎么认识的我?”
“从网上。”小玉捧着奶茶撮着吸管说。
“网上??”
“手机上的网呀!”

“啊?”洪伟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向来不热衷于网络社交,所以实在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的自己。

“什么网,可以给我看看吗?”洪伟又问。

小玉低头翻包,拿出了另一个苹果手机,款式很旧,上面拴着一只凯蒂猫的玩偶。小玉刚打开屏幕,又突然关上了。“不行,这个不能给你看。”她又把手机放进了包里。

“你怎么带那么多手机呀?”洪伟问她。
小玉抱起奶茶杯,没有回答。
“小玉,你在哪儿工作?”
“以前有,最近没有。工作也挺不开心的,想歇一歇。”
洪伟点头,又问她:“你之前干什么工作?”
“销售。”
“你是本地人吗?住在哪里?”
“你又想送我回家了吗?”
“不是,就想了解一下你,但是我想,刚才不停给你打电话的人该着急了。”
“是我妈妈,我和她住在一起。她实在管我太严了,好烦。”
小玉撇嘴皱眉的样子倒并不让人讨厌,但她对待妈妈的态度让洪伟有些厌烦。
“无论如何,你不该那样挂掉她的电话。”

“你见到她你就知道了,她简直让人窒息。我都二十多岁了,去哪里她都要跟着,不让我谈恋爱,也不让我出门见朋友,我上次的工作就是被她搅黄的,她需要的不是一个女儿,而是一条宠物狗!”

小玉突然激动了起来,越说越大声,把周围几个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别着急。”洪伟给他递上纸巾,“或许你可以跟妈妈好好沟通下。”
“不会的,她不会听我的。”
小玉的眼睛里满是失落。
“那你爸爸呢?”
“爸爸他,早就去世了。”

洪伟想到自己在电视里看过的,这世上确实有控制欲惊人的父母,或许小玉就是那样,她还是单亲家庭孩子。

想到这里,洪伟又对小玉生出了许多同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打算接受小玉,他想让她回家,然后自己好回家好好睡一觉。

“不好意思,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
“但我还是觉得你该给妈妈回个电话,这样关机让她担心也不是办法。”
“你为什么要向着她?”小玉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了。
洪伟一头雾水。
“她是不是找过你?”
“没有啊!”
“你是我男朋友,你不可以向着她!”
洪伟惊大了双眼,“不是,我什么时候是你男朋友了?”
“我喜欢你!”小玉脱口而出,眼里闪闪发光,表情严肃,既恳切又真诚。
突然的表白让洪伟心里一惊,特别是在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儿有些奇怪之后。
“小玉,你听我说,你能喜欢我,我真的很荣幸,但是——”
“不要说但是,你不能说但是……”她嘴里喃喃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有多久了……我收集你所有的信息,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里,我一直不敢向你表白,就默默地喜欢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可是眼泪却越来越汹涌。她手里紧紧攥着纸巾,却不肯擦一下。

“小玉,这么晚了,你先回家吧,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说。”
“我不!我不要!”说完,她突然站了起来,向门外跑去。洪伟吓了一跳,赶紧去追。可是她跑得飞快,等洪伟追出门,她已经跑上了马路。她穿梭在车辆之间,很多车辆为她紧急刹车,喇叭声响成一片,像电影里的情节。

洪伟怕她出危险,一路追,一路心惊肉跳,可是站在马路中间,他还是眼睁睁看着她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地。他吓得够呛,赶紧冲过去,小玉已经躺在了地上。

在医院的急诊室外,洪伟抱着小玉的包,他觉得还是得给小玉的妈妈打个电话。虽然他认为小玉脑子有问题,摊上这样的事情算自己倒霉,但是该面对的他还是逃不了。

摩托车司机是个快递员,扔下五千块钱和一个电话号码就走了,刚才医药费预付一万六,剩下的钱都是洪伟出的。

不过幸运的是,小玉只是盆骨骨折,并没有生命危险。洪伟正根据医生的吩咐带着小玉做各种检查。

CT室外的活动椅上,洪伟打开小玉的包,让洪伟惊讶的是包里竟然有五六支手机,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型号,有些屏幕亮着,有些已经关了机。

洪伟绞尽脑汁地回忆小玉在公司楼下关掉的是哪支手机,想了半天,终于确认了一支很老旧的诺基亚手机。

洪伟开了机,刚要翻来电记录,一个号码已经打了进来。
“小雪呀!”听筒里响起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带着哭腔。
“您好。”
“你是哪位?小雪呢?”
洪伟这才意识到,小玉八成用的是假名字。
“阿姨,您打的是小雪的手机吗?她大概二十出头,皮肤很白,很瘦,她是小雪吗?”
“对,小雪,我是她妈妈,你是谁?”
“阿姨,我是她朋友,小雪被摩托车撞了——您别着急,没有危险——现在在639医院,好的,您马上过来,好的,您别着急。”

挂了电话,洪伟感觉心中一股无名火蹿了出来。

连名字都是假的,大半夜的管这些闲事情,他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生着闷气,又想起刚才小玉表白自己的样子,她整个人的确奇奇怪怪,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看起来又不像坏人。

洪伟在医院门口见到了匆匆赶来的中年妇女,正是那天在麦当劳门口看见的那位。她跟小玉,或者说小雪长着一模一样的眼睛和鼻子。洪伟迎上去,给她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他并不是想撇清责任,但他还是认为自己有些无辜。

他已经准备好了,如果这位母亲不讲理,那他大可以叫警察过来,他相信这个世上总有讲理的地方。

让他没想到的是,小雪的母亲竟然连连道歉,直说是自己没看好女儿,给洪伟添了麻烦。她从包里掏出纸和笔来,说是要给洪伟还钱。洪伟看她态度诚恳,穿着打扮也不像有钱人,便不好意思起来。

小雪的母亲和洪伟一起把小雪送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外,她向洪伟讲起了小雪的情况。

“小雪十几岁开始就精神不大正常,医生诊断是精神分裂。前几年一直在精神病院,后来觉得好一些了,我就把她接回了家。其实这两年都挺正常的,还出去工作过一阵子,但是她的主管领导不喜欢她,后来我就没让她再干了。

你说她这个情况,整天关在家里也可怜,我偶尔就带她出来透透气,但是一出门,她总能想办法溜走,我腿脚不好,又追不上。”
“可她给我说她叫小玉。”洪伟道。
“小玉?我没听她说过。不过最近她倒是提过,说她喜欢一个男生,要是能当他男朋友就好了,不会是你吧?她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小雪母亲表情紧张了起来。

洪伟有些不好意思,忙说:“没有,她就是偶尔会出现在我们公司附近。她一个小姑娘,能把我怎么样呢?可是,阿姨­­——”洪伟把小雪的包摊开在她面前,“她包里这么多的手机,您知道吧?”

小雪的母亲一下子红了脸,“这个——你,你没告诉警察吧?”
洪伟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还是如实道:“没有。”
“唉,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说,小雪她……”小雪的母亲一脸为难,“她这两年一直有偷手机的毛病。我刚开始发现的时候没少收拾过她,但她那个情况,我不敢激怒她。

她偷来的手机,我就偷偷打电话给人还回去,可是现在,你知道,这些手机都有密码,我都开不了,想还都没办法,我就悄悄放到自己身边,等着人家打电话过来,是还回去过几个,剩下这几个。

有的号码都停了,都是联系不上失主的,你知道,有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再去还了。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大概是因为小雪太寂寞了,偷手机代表她对沟通的渴望。

这一年多我尽量多陪她,也找周围的亲戚朋友陪她,她现在好多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她现在已经不偷了,这几个都是没还回去的手机,她就一直揣在包里自己玩儿。”

“阿姨,这个手机,我能看一下吗?”洪伟取出了那支老旧的苹果手机。
“你这么问我,我多不好意思的。”
洪伟拿出了那只手机,是个小巧的苹果四,屏幕破了一角,边缘都掉了漆,上面悬着的那只凯蒂猫也已经脏兮兮了。

洪伟开了机,却被密码拦住了。洪伟问小雪的母亲,“阿姨,您知道密码吗?”
小雪的母亲一脸诧异,“呀,这我就不知道了,等她醒过来,我可以问问她。”
“这个手机,您能交给我吗?”
“当然没问题。”

第二天,洪伟带着手机去了电子市场,跑了几个维修点,给出的答案都是,要破解可以,但里面的内容八成都保不住了。洪伟没忍心,如果东西都删了,留着还有什么意义。

又过了几天,小雪的妈妈把洪伟垫上的医药费悉数还了,洪伟有些不好意思,便买了些水果决定去医院看望小雪。

让他意外的是,躺在病床上的小雪却完全不认识自己了。洪伟问她小玉是谁,她也说不知道,洪伟正要拿出那支手机,却被小雪妈妈拦住了。

在病房外,小雪妈妈告诉洪伟:“前两天她的精神医生来看过她,我把最近的情况跟他说了,他说小雪可能是角色代入,她在你那儿把自己当成小玉了,症结应该就在那个手机上。现在她看不到那个手机,之前的那些事情就又忘了,所以你别刺激她。”

洪伟恍然大悟,小玉,难道是钱玉?他想起了那晚稀奇古怪的外卖,想起了那位许久没联系过的客户。难道这个手机跟钱玉有什么关系?小雪难道认识钱玉?

“如果知道手机的密码就好了。”洪伟嘟囔道。
“你稍等。”

小雪妈妈又走回了病房,洪伟站在门口看到她拿了一支手机在小雪眼前,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小雪笑着点了头,然后点了手机屏幕。过了会儿,小雪妈妈走出来,告诉洪伟道:“我告诉她我的手机找不到密码了,她跟我说是四个六,你试试吧,我也不敢保证。”
“好的,我这就回去试试。”

回到的路上,洪伟反反复复回忆钱玉这个人,可是除了工作往来,他想不起来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一个瘦弱文静的身影,一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

洪伟一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只手机,输入了四个六,果然解了锁。手机里只有几个简单的程序,也没有信号登录网络。洪伟没顾上连WIFI,就先打开了相册,果不其然,里面都是钱玉的照片,时间约为一年前。

有她的旅行照、自拍照,还有一些工作上的照片。洪伟突然意识到,他和小雪一样,是在偷看别人的隐私,可是他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还没自责完,竟发现了自己的照片,有原公司墙上的证件照,也有一些模糊的照片,看起来像被偷拍的。最后还发现了QQ的聊天截图,都是他和钱玉当年的工作对话。

洪伟大为震惊,似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钱玉喜欢自己!

最后,他打开了备忘录,没想到里面记得满满当当。

5月9日,他今天穿了件新衬衣,阳光洒在肩头的样子真好;5月20日,今天终于有机会见他了,可是他情绪低落,不知道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了;

6月1日,今天去了他的公司,没见到他,却见到了他女朋友,她提起他的时候满脸幸福,羡慕她,祝福他们;6月10日,我讨厌暗恋,讨厌暗恋有女朋友的人,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喜欢他,讨厌;

8月19日,没见到他,听说他辞职了,不知道为什么。天气突然阴了下来……

备忘录里满满的小女生心事让洪伟震惊不已,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样看下去,可是却忍不住。原来那个总是很安静的钱玉,竟是这么认真地暗恋自己,自己却毫无察觉。她那么柔柔弱弱的样子,没想到内心却是那么丰富。

一时间,他对她,既感激又满是心疼。

看完手机,洪伟为了难,已经这么久了,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替小雪把手机给钱玉还回去,而还回去之后呢?钱玉知道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她会不会不好意思,会不会生气?

就那么为难了好几天,洪伟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那几天,思绪却一直陷在对钱玉的回忆里,她的形象也日渐清晰,仅靠着回忆,她似乎也比当年可爱了许多。

一周后的一场工作会上,老板介绍了新客户——钱玉。老板说这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单子,要洪伟他们团队一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完成任务。

钱玉起身向大家问好,她比以前漂亮自信了许多。她看到洪伟的时候红了脸颊,但她的神态告诉他,她知道他在这里,她并不感到意外。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项目完成的一个月后,一切顺理成章,洪伟与钱玉第一次约会。他们牵手,拥抱,一切都妙不可言,仿佛这就是两人期待已久的爱情。

钱玉红着脸直言不讳道:“我喜欢你很多年了,可是那时候你有女朋友。”
洪伟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难道你发现了?”
“哦,不,没有。”
“但我签你们公司并不是因为你,这是领导决定的,我在你们公司材料里才发现了你的名字,我的感觉就好像,一切都是天意。”
“我有一个朋友,她精神有些问题,你介意陪我去精神病院探望她吗?”
“哦?当然不介意。什么朋友?”
“去了你就知道了。”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