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怪谈的杀人事件
故事 生活

短篇故事:校园怪谈的杀人事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十个包子
2020-08-16 11:02


“快来迎接新的社员!”周末的一大早,古琪琪就把社团活动室的门推开,充满阳光活力地大叫。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继续打牌。

如果不是古琪琪武力威胁,我和胖子是不可能周末来学校的社团会议室,去搞什么内部活动。

“你们的掌声呢?一点干劲都没有,怎么做我推理社的社员?”古琪琪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她就是这么一个阳光到让人感觉热的充满活力的少女。

“你当时可是说推理社每天都能边吃布丁边推理我才来的。”胖子嘀咕道,“结果我只吃过一次布丁,剩下的基本上是你的拳头。”

我笑了,胖子的布丁还是我花的钱,在古琪琪的胁迫下,美名其曰给新社员一个完美的体验,结果也只是体验而已。

“你还想吃吗?”古琪琪瞪了胖子一眼,“赶紧欢迎新社员,铛铛铛铛!”

古琪琪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门外面走出来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子,长发,瓜子脸,大眼睛,总之就是三个字,太美了。

“新社员来了你怎么不早说!”胖子把扑克牌放下,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起身迎接。

“喂喂喂,有你这样儿的?”古琪琪翻了个白眼,“看见漂亮的小姐姐就这样,我可没见你平时这样对我。”

“那哪儿能比。”胖子说出来之后,感觉到了古琪琪的杀气,赶紧圆话,“我把你当我最好的兄弟。”

“好了,不和你闹了,我们让新人介绍一下自己。”古琪琪把献殷勤的胖子扯开,给新来的女孩留了个位置,“一二三,鼓掌!”

啪啪啪啪。

“大家好,我叫夏小正,今年16岁,是高一新生。”夏小正害羞地笑了笑,“能加入古学姐的推理社,我很荣幸。”

“鼓掌。”

啪啪啪啪。

“小正,你古学姐是怎么把你忽悠进来的?”胖子问道,马上挨了一记暴扣。

“没忽悠,我是很喜欢推理小说,所以才加入的。”夏小正很温柔地说。

“你戴了戒指,是结婚了吗?”我注意到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问道。

“你才结婚了,说话过过脑子好不好,人家才高一。”古琪琪冲我叫道,“小正你别理他,他就是一个脑袋好使的笨蛋。”

之后的欢迎仪式很简单,就是每个人上去表演一个节目,古琪琪是空手道黑带,她表演了如何殴打色狼,胖子表演的是色狼。

我实在打不过古琪琪,就唱了一首两只老虎。

到现在为止,推理社增加了一个新的社员,一共有了四个人:古琪琪、胖子、夏小正、我。
“好啦!又到了我们最期待的社团活动,推理时间!”古琪琪一拍手,道,“小正你是新社员,我来给你讲解一下。”

“好的,麻烦学姐了。”夏小正认真地看着古琪琪,很是配合。

“推理时间是我们推理社的基本活动,由我来出题,然后你们进行推理,最快推理完的,可以得到我的一个吻。”

夏小正的脸红了一下,胖子最先不乐意了,“不是说好的布丁吗?”

“好啦开玩笑的。”古琪琪瞪了胖子一眼,“最先推理出来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说胖子一般是要布丁,这家伙一般是要泡泡糖,你想要什么呢?”

“那就……一个吻吧。”夏小正把头埋低。

“好嘞,没问题。”古琪琪搂住夏小正,夏小正的脸更红了。

我嚼着泡泡糖观察着夏小正,这是我的习惯,观察每一个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就比如胖子今天的衬衫上有污渍,昨天还没有,也就是说是今天弄上的,我们今天早早的就集合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家吃饭时弄上的,污渍有一股肉味,如果没猜错,胖子早餐吃的肉包。

又比如现在,夏小正的微表情,都让我知道她可能并不是喜欢推理才来的推理社,而是因为喜欢古琪琪才来的推理社。

嗯,我对同性恋没什么歧视,只不过一向大大咧咧后知后觉的古琪琪可能并不知情,我也懒得跟她说,新来的小学妹喜欢上了她。

“好啦,今天的谜题是——小明在上午七点上学,途径路口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怪事,所有的车牌最后一个数字又都是双数,他虽然奇怪,但是快要迟到了,赶紧冲到学校。发现学校像是被人袭击了一样,一个人也没有,他走到自己的教室,发现同样没人。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琪琪说完,盯着我们看。

“外星人袭击?把学校的人给带走了?”胖子问。

“怎么外星人没把你带走?”古琪琪白了胖子一眼,“答案错误。”

“是不是他走错学校了?”夏小正轻声细语地说。

“很遗憾,小明没有走错学校。”古琪琪冲夏小正眨了眨眼睛。

“单纯的是因为记错日子,这天是周六。”我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

“小明看见的怪事,所有车牌最后一位是双数,是因为限号。单数一三五七,双数二四六,排除周二周四,只有可能是周六。题目里面说了‘又’,表示他连续看了两次,也就是说他把周四那天的记忆当成了周五,以为周六是周五,所以才在周末去学校,当然没人。”

“噫,好无聊的题目,也只有你能想出来了。”胖子说道。

“我觉得学姐出的题目挺好的。”夏小正说,“那小明为什么会不记得周五呢?他的周五去了哪儿?”

“忘了呗。”我有气无力地回答,现在我只想回家好好地睡一觉。

“一般人怎么可能忘掉一天。”夏小正手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应该是外星人把他周五的记忆给清除了,所以这个题目不在于为什么学校没人,而是小明的周五去了哪里。”

“答对了。”古琪琪抱着夏小正的脸亲了一口,后者又出现了脸红。

“还是很无聊啊!”胖子发牢骚。

“那你给我来点有意思的啊,死胖子。”古琪琪冲着胖子叫道。

“嘿嘿嘿嘿,我就等你这句话。”胖子突然压低了声音,脸阴沉了下来,“你们听过学校的怪谈事件吗?”

“怪谈?”夏小正才来学校,问道。

“就是一些无聊的人编的故事,吓唬你们这种新生的。”古琪琪摆摆手。

“不,是真的。”我突然开口,“我和胖子遇到过,而且我们打算今晚,去弄个明白。”

“阿良你这次怎么也跟胖子一起胡说?”古琪琪惊讶我居然也会一本正经地说话。

“阿良都说了你怎么不信。”胖子一字一顿地道,“我和阿良真的遇到过,就在上个周末。”



相传五年前,学校有一位老师,她很爱自己的工作,每天都加班到很晚,学生们都走了以后,她就会独自在办公桌上工作。但是有一天,几个小混混闯进学校,本想着偷点学校的东西,结果发现了还在工作的老师,见色起意,几个混混轮流侮辱了老师。老师受不了这种伤痛,半夜跳楼自杀。

从此以后,如果有人晚上来学校,就会发现有一间办公室是亮着灯的,但是里面空无一人,如果你因为好奇走进去,就会被老师的冤魂缠上,痛苦地死去。

这就是校园怪谈——午夜亮着的办公室的由来,没人说它是假的,也没人说它是对的。

我和胖子之所以会遇到学校怪谈,是因为他把钱包落在了教室,他想去学校拿,却被门卫拦住,怎么说也不让他进学校。

胖子急了,找到了我,我俩决定晚上去学校,借着夜色的掩护,去班上把胖子的钱包取出来,然后他请我吃饭。

门卫一般在周末时很早就睡觉了,我和胖子蹑手蹑脚地翻过墙,到了学校里面。

我们的学校大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路,两边都种了高大的树木。白天很漂亮,光斑满满,但是到了晚上,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怎么还有点恐怖。”胖子小声问我。

“晚上哪儿都恐怖。”我道。

长长的路后是一个平地,左边就是教学楼和办公室,我们的目的就是五楼的教室,胖子的钱包。

“赶紧拿了咱们走。”胖子缩了缩脖子,这时一阵冷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他猛地大叫一声,手指着教学楼。

“阿良!那……那怎么亮着?”胖子指的地方是老师的办公室,此时此刻正发出诡异的白光,像整个教学楼的眼睛。

“几点了?”我皱眉。

“都快一点了,再说这是周末,谁会在里面啊?”胖子吞咽口水,头顶已经冒了虚汗,“阿良,咱们俩不会遇到那个学校怪谈了吧?”

我拿不准主意,目前来看,那办公室的灯是前不久亮起来的,不然我们一进学校就应该会注意。我向来不信什么鬼神,灯会亮,肯定是因为有人打开了它,虽然我们并不知道那人的目的。

“走,上去看看。”我作势就要上楼,那是三楼的办公室,应该是高二年级组的,从楼梯上去,只要那个开灯的人不从楼上跳下去,绝对会被我们逮住。

……

“然后呢?”古琪琪听得很认真。

“然后我就被他拦下来了。”我道,“胖子说准备不充分,等准备充分了再去。”

“我这也是为我们考虑。”胖子道,“你也不想想,谁会大半夜在办公室里面,万一是坏人,我们还不得危险了。”

“胖子说得对。”古琪琪说道,“阿良你就是一副自己天下第一的样子,很容易出事的。”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准备了什么?”古琪琪眨眨眼,“几人份的?”

“当然是三人份的。”胖子道,“不过你可以和夏小正共用一套装备,咱们推理社,今晚就要解开这个学校怪谈,午夜亮着的办公室!”

“宾果!”古琪琪彻底调出兴趣了,她对夏小正说,“你今晚能出来吗?如果不行也可以不勉强的。”

“可以呀。”夏小正笑着说,“能和大家一起参加这种活动,我也很乐意呢。”

“好嘞,时间确定,今晚九点,校门口集合。”古琪琪说道,“那么今天的社团活动暂时解散,回家吧!”

我终于听到了让我解脱的话,打了个哈欠,吊儿郎当地走了出去。

走在街上胖子跟了上来,“打游戏去不?反正离晚上还早。”

“不,我还是很在意那个怪谈事件的主人公老师。”我道,“所以我准备去市里的图书馆查查资料。”

“啊,真刻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胖子打了个哈哈,准备溜走。

“跟我一起吧,反正里面有空调。”我望了望炽热的天空,“反正离晚上还早。”

“不就是一个怪谈嘛?有必要这样?”胖子抱怨道。

“我们上周看见的肯定是人为的,你还真信老师的冤魂啊?”我道,“肯定有人发现了什么,去老师跳下去的地方做调查,再说了,你还真放心带两个女孩子大晚上去学校啊,不弄清楚一点东西,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胖子拗不过我,我俩走进图书馆,这里出乎意料的人多,不过大部分是拿着手机来蹭空调的。我和胖子分头行动,他查电脑资料,我找报纸资料,大概忙活了三四个小时,我们对那次事件有了一定的认识。

首先学校怪谈这件事的确存在,只不过不知为何没被学校过多去说,报纸上也比较详细地解释了事件的前因后果。

自杀的老师叫夏艾艾,外省人,有一男一女双胞胎弟弟妹妹,来到市里工作不过几个月。但的的确确是因为加班到午夜,被一伙混混入室强暴,悲愤不已跳楼,相传尸体是赤身裸体。
那伙混混因为未成年,加上有点权势,只被判了几个月少管所,然后又来到学校上课。

有意思的是,那伙混混没透漏名字和面容,但是看身材和背影,是我们学校的人。我还知道,出了名的混混,领头人是一个叫做伟哥的人。

“真的是一群人渣。”胖子说,看来他也认出了那几个混混。

“有意思。”我把资料放了回去。

所有看似不沾边的东西结果到头来全都汇聚在了学校里面,蛛丝马迹遍布可循,但是猛地一看,却又毫无关联。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是有什么东西串联在一起,能够揭露出,关于几年前,夏艾艾自杀事件的真相。



九点比我想象中的要来得快,我和胖子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匆忙赶过去与古琪琪她们汇合。

她们两个早早地就等在大门处,我们互相点头示意。

“等会儿进去,一定要听指挥。”我跟古琪琪说道,“那么,推理社揭秘学校怪谈活动,正式开始。”

“我才是社长!”古琪琪敲了我的头,“好了,正式开始!”

“学姐……”夏小正突然说话,“我的爸爸刚给我发消息,让我今晚回家,可能……”

“啊,没事,没事,小正,你先回去吧,我们会把今天的内容事后告诉你的。”古琪琪摸摸小正的头。

我看着她两。

小正十分抱歉地离开了,胖子哀怨一声,“我还指望着小正害怕时抱住我呢。”

“收起你的小心思吧。”我打了个哈欠,“她才不会看上你。”

“行了,那么我们赶紧出发!”古琪琪身手矫健地翻过围墙,我和胖子紧跟其后,又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学校那条两边都是树的路。

“没有灯亮。”胖子这次一进来就看向教学楼三楼办公室,从门口可以隐约看去,有没有灯光,很明显可以看出。

教学楼现在成了没有睁眼的庞然大物,压抑的氛围让我们三个都有点喘不过气。

“害怕了吗?”胖子对古琪琪说。

“我怕什么。”古琪琪挥了挥拳头,“来一个鬼我揍一个。”

“行了,知道你厉害。”我道,“你们抬头看。”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教学楼的办公室猛地亮了起来,诡异的气息蔓延开来。

“愣着干嘛?赶紧上三楼,楼梯只有一个,绝对能逮住!”古琪琪第一个反应过来,她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个灯光让我觉得有点违和感,但是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古琪琪已经冲上了三楼,我们紧随其后,果不其然,办公室的灯被人打开,发出刺眼的白光。

“怎么回事?没看见人?”胖子气喘吁吁地问。

古琪琪走进办公室,里面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我也四处观察,这就是当初夏艾艾老师自杀的办公室。

既然有人要进来,肯定是在寻找什么。

办公室很整齐,是一个多出来的教室改造的,除了第一层窗户被长长的铁条拦住以防止靠边的老师高空坠物以外,没有别的可疑之处。

那个开灯的人绝对不是夏艾艾老师的鬼魂,那个人,肯定在寻找什么,也许那个东西,就是夏艾艾老师自杀的真相!

可是时隔那么多年,除了基本的电扇和门没有变过,几乎都已经变了,这点那个人肯定知道。

“从这里看下面,真的一片漆黑啊。”古琪琪在窗户边看外面,我也凑过去,因为铁条拦着,视野受限,不过黑倒是真的黑。

“等等。”我突然灵光一闪,瞬间明白了夏艾艾老师自杀的真相。

“你怎么了?”古琪琪被我吓到,问我。

“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夏艾艾老师自杀的真相!”我兴奋地有点颤抖,“夏艾艾老师不是自杀,是他杀!”

“什么?”胖子和古琪琪盯着我,“什么意思?”

“我说,夏艾艾老师是他杀!凶手就是伟哥为首的几个混混,虽然不知道是谁下的手,但他们都是帮凶,他们根本不是强奸罪,是杀人罪!”我想通了一切的同时,也开始对夏艾艾老师的遭遇同情了起来。

“为什么?证据呢?”古琪琪问。

“证据就是这些铁条。”我坐了下来,“夏艾艾老师是从窗口跳下去的,但是这些铁条足足半米,想要跳下去,就必须爬到铁条上面的小窗户,然后跳下去。”

“但这也并非不可能啊?”胖子反驳。

“不,这就是最奇怪的一点,我记得报纸上说过,夏艾艾老师是裸身自杀,如果穿着衣服,肯定过不去铁条上面的小窗户,所以只有脱光了衣服。但是你想,夏艾艾老师已经被强暴了,她就算想自杀,难道会裸着死去?”

“对啊,如果是我,作为一个女生,我是绝对不会裸着死去。”古琪琪说道,“更何况作为一个十分敬业,对老师这个职业十分热爱的夏艾艾老师。”

“如果这都算是特殊情况,那我有一个一槌定音的证据,来证明她绝对不会是自杀。”我皱着眉头,指了指门外的过道,“如果真的想自杀,直接从过道上跳下去不就行了?”

“原来如此!”胖子一拍脑袋,“也就是说,伟哥他们是想伪装成夏艾艾老师自杀的样子,来逃脱更重的罪过。”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杀夏艾艾老师呢?”古琪琪疑惑道。

“可能是有人重物击中了她,导致昏迷,当时情况复杂,他们以为错手杀人,只好伪装成夏艾艾老师自杀。”我越发觉得夏艾艾老师可怜,“可能到最后,老师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就是真相么?”古琪琪眼神沉重地看着我。

“真相往往残酷。”我说完,就听见一声惨叫声,随后某种重物撞击地面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地从窗户看去,灯光刚好能照到楼下,隐约中我看见了一个人赤身裸体诡异地躺在地上,全是鲜血。

“有人掉下去了。”我大叫一声,胖子和古琪琪赶紧跑下楼,等我们飞奔楼下时,发现那个人正是伟哥的跟班,阿飞。他此刻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地面上的血缓缓流淌,犹如死亡莲华。

“快报警!”我冲胖子叫道。

已经发生了人命,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了。

虽然我不知道阿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胖子赶紧掏出手机报警,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我抬头望去,教学楼已经没有一个地方亮着灯了。

“呆在原地别动。”我对吓坏了的古琪琪叫道,“别看尸体!”
“你要干嘛?”古琪琪担心地问我。

“肯定有人把他扔了下来,从那个小窗口,所以才没穿衣服。”我道,“杀人凶手肯定还在上面,不能让他跑了。”

“可是很危险啊!你总是这样,真会出事的。”古琪琪想要拦住我。

“不会的,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我冲她一笑,“别担心。”



“你很聪明嘛。”夏小正坐在办公室的凳子上,地面上躺了几个人,正是伟哥几个人,不知死活。

“是你犯了错误。”我道,“我们看到的灯光亮起,其实是四楼,我当时就觉得奇怪,那个灯太高了。因为黑暗,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亮着的办公室是三楼的办公室,其实是四楼。所以我们才没找到你和伟哥他们一群人,因为你们其实已经在三楼了。”

“精彩。”夏小正拍拍手,“就是这群人渣,强暴了我的姐姐,还让大家认为她是自杀,逍遥法外。”

“我就说嘛,有点耳熟。原来夏艾艾是你的姐姐,也对,新闻里是提到她有一个妹妹。”我道,“可是你这样,真的好吗?杀了他们,你也会坐牢,为什么不把他们交给法律审判?”

“我等不及了!反正到最后他们会因为未成年而不会被判死刑。”夏小正大叫道,“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承受了多少对姐姐的思念吗?她跟我约好要带我去世界各地玩,答应我结婚那天要穿美美的裙子,她怎么了?热爱工作就是那样的下场?”

“我知道这样不公平。”我也找了一个椅子,“可是你姐姐也不希望你会因为她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不,我有退路,我才不会毁了自己。”夏小正冷冷地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突然发现她手上的戒指不见了。

“你……!”我瞳孔突然睁大,如果我没有推理错误,那么……

“看来你知道了。”夏小正笑着看着我,她的眼里带着深深地恶意,“真可惜,不能让你说出去,你必须死,真可惜啊,聪明的人,死得早。”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我说道,随后转身就跑。

身后的夏小正一跃而起,猛地把我压在身下,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我还以为你要跟我打呢,结果是逃跑。”

我没有出声,夏小正果然如我所料,力量大得惊人,我刚想闭上了眼睛,但是却突然发现古琪琪正赶了过来,她和夏小正四目相对。

“她不是夏小正!”我冲古琪琪做出最后的大叫,“不用手下留情,黑带高手。”

“嗯,我知道啊,她肯定不是夏小正,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古琪琪热了一下身,“夏小正的眼睛,可比你干净多了!”

“找死!”夏小正从我身上下去,想要刺向古琪琪,但她没有料到,古琪琪是黑带高手,就几下,被打翻在地,晕了过去。

“他是夏小正的同胞弟弟,男扮女装,因为是双胞胎,稍微画下妆看不出来的。”我站了起来,揉了揉手道。

“原来是这样。”古琪琪把夏小正的弟弟绑了起来,“胖子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
“可是他为什么要假扮自己的姐姐呢?”古琪琪问。

“因为他恨夏小正吧,夏小正那么善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他气急败坏,于是想出了假扮夏小正的样子的方法,通过我们的目击证词,来把一切的锅推给夏小正。”我道。

“但她不知道的是,他很恨的夏小正很爱他,知道夏小正为什么不来吗?她肯定知道自己的弟弟今天会这样做,之所以离开,肯定是不想让我们同时发现两个自己,影响弟弟的计划。”

“在最后,夏小正她,还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弟弟。”我看着古琪琪,说道。
警车的警笛声已经可以听见了。

“笨蛋……笨蛋。”古琪琪开始哽咽,“总是那么善良,谁以后来照顾你啊。”

“会有人照顾她的,世界会好好地爱护她。”我叹了一口气,“社长,校园怪谈,被我们侦破了。”

“但我不想它被侦破。”古琪琪已经控制不住了,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大哭,“为什么,阿良,为什么真相总是这样残忍?”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守护的人。”我说,“每个人。”

…… 

之后的事是警察让我们做笔录,我们把一切都告诉了警察,伟哥一行人立马被控制,夏小正的弟弟也被警方带走。自那以后,夏小正再也没有出现在推理社。

我们开始了正常生活,校园怪谈被我们解开,很多学弟学妹都想要加入推理社。

“呐,还记得夏小正手上的戒指吗?”一个午后,我突然对古琪琪说道。

“记得,我还记得你说那是婚戒。”古琪琪说。

“我现在想明白了,那不是婚戒,是三对戒指。”我说,“我查了一下那种款式。三人戒指,夏艾艾老师死时,我有在报纸上见过她的无名指,有这样的戒指,夏小正也有,他弟弟应该也有,但是可能被拿下来了。”

“所以……”古琪琪看着我。

“嗯,没错。”我说,“那是兄弟姐妹情谊的象征,他们曾经,也互相守护着彼此吧。”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