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造梦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清雪初岚
2020-08-16 15:18



清晨,李想被骤然亮起的窗外阳光刺激醒,他抬手遮住眼睛,脑子里还一片混沌,恍惚看到眼前飘过一朵会发光的蒲公英。

他坐起身,揉揉眼睛再看,却只看到满屋明媚的阳光。

真是一个不错的早晨,他昨晚似乎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此时心里还残留着那种愉悦的感觉,可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梦的内容。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他是一名小说家,靠写小说为生,经常会因为卡文苦恼,进而影响睡眠质量。

李想起床后,面对空白的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儿呆,发现自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他叹了口气,关上电脑,穿上外套出门去了。

外面是一个美丽的世界: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街道两边种满了樱花树,粉红色的花瓣如云似霞,飘落如雨。

天天都是这些景色,李想都看腻了,他记得读过的一些古书里面说,世界原本不是这样的,有四季轮回,阴晴变幻,景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后来人类进步了,连气候都可以调节控制,人为制造出舒适美丽的环境,却总是少了那么一丝灵性。

街上人很多,仔细看的话,便会看到许多浅金色眼珠的人,他们看起来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天然带着一股鹤立鸡群的优越感。

他们是来这里的游客,来自云端之国。

现在的世界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叫“云端”,一个叫“彼岸”,云端的人都有一双浅金色的眸子,他们那边科技更加发达,实力比彼岸的强很多,所以云端的公民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彼岸之国,而彼岸的公民想要去云端之国却是难上加难。

李想并不喜欢他们,因为云端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不过有一个云端女孩除外:她叫罗菱,性格温柔有礼,是李想的忠实读者,经常会找他聊小说里面的情节,有时候提出的构思非常符合李想的思路,让他如获至宝。

他正想着罗菱,便看到前方有个长发娇小的女孩正在对着他笑,一双浅金色的眼眸仿佛浸满了阳光。



偶遇罗菱让李想感到很惊喜,他有时候觉得罗菱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他快要完蛋的脑细胞的,她提供的想法总是能将他从卡文的泥淖中拉出来,重新回到平坦大路上。

“罗菱,谢谢你,等这本小说写完,我一定第一个拿给你看。”与罗菱一番畅谈之后,李想由衷地说道。

罗菱将一缕碎发勾到耳后,笑容温暖:“我并没有帮多大忙,一切还是靠你自己的能力,非常期待你的新作。”

两人之间的谈话气氛正融洽,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插了进来:“菱菱,你不是说这次不想来的吗?怎么自己偷偷跑来见这个二流小说家了?”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不客气地出现在两人身边,浅金色的眼珠里是对李想毫不掩饰的漠然和傲慢。

罗菱的笑容变淡,保持礼貌道:“卫先生,我想,我想去什么地方以及想见谁是我的自由,还有,李想是位优秀的小说家。”

卫正谦嗤之以鼻,斜了李想一眼道:“再优秀也不过是下等的彼岸人,菱菱,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你与这种垃圾有太多牵扯……”

“够了!”罗菱生气地打断他,“我是不是你的未婚妻还不一定,请你放尊重一点儿,莫丢了卫家的脸面!”

卫正谦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嘀咕道:“他们不过是……”

话没说完,他突然全身一震,悻悻地闭了嘴,看罗菱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便狠狠地瞪了一直沉默的李想一眼,转身走了。

李想觉得自己够无辜的,被人劈头盖脸地一顿奚落贬低不说,最后还被当作迁怒的对象。

“抱歉,让你见笑了,他说的话不必放在心上。”罗菱勉强对李想笑了笑说道。

李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只是谈兴终究被破坏了,两人又草草聊了几句便就此告别。



一晃数月过去了,李想的小说也写到了结尾,这段时间他几乎是殚精竭虑,感觉自己前一刻刚闭上眼睛,下一刻睁开已经是天明大亮,脑子处于混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自嘲地想:这本小说怕不会是他写的最后一本了吧?

窗外的景色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雪花纷飞,到处银装素裹,成为一个纯净的琉璃世界。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罗菱了,云端与彼岸之间仿佛隔着一道天堑,那边是神,这边是人,只有等待神降临凡间,但人却不可以登天。

“笃笃笃——”敲门声突然响起,把李想从发呆中惊醒,他打开门,一个醉得东倒西歪的男人直接栽了进来。

“又喝成这样,真是的。”李想叹了口气,把他拖到一边,关上了房门。

这个看起来胡子拉碴、穷困潦倒的男人叫杜醒,名字里虽有个“醒”字,却是整日酗酒,没几天清醒的时候。

杜醒以前也写小说,他生性不羁,文风潇洒,喜欢到处旅行,说要寻找这个世界真正的奥义,与李想因写作结交,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几年前,杜醒忽然封笔不写了,并开始与酒为伍,要么三天两头不见人影,要么喝得酩酊大醉,浑浑噩噩,醉生梦死。

杜醒有时候喝多了喜欢跑到他这里,神神叨叨说一堆听不懂的话,李想为他的才华惋惜,曾经试图劝导他一下,可惜没啥用。

李想拿块湿毛巾给杜醒擦了擦脸,便任他躺在地毯上瞎咕哝——反正等他酒醒了自己会走。

“哈,假的……全是假的!”杜醒陡然发出一声怪笑,嚷嚷道。

李想一边整理自己的书稿一边随口应付道:“嗯嗯,这个世界都是假的,我们也是假的。”

杜醒每次喝醉都会说这一番话,李想已经见怪不怪,倒背如流。

被李想这么一打岔,杜醒居然卡壳了,他睁着朦胧的醉眼看着天花板,半天才继续嘀咕:“……造梦者。”

“嗯?”李想听到了一个新词,来了几分兴致,看向杜醒问道:“造梦者是什么?你新小说的构思吗?”

杜醒咧嘴傻笑,用双手捂住了脸,声音闷闷道:“李想,你也逃不掉的,听我的,放弃写作吧,还能活得长一点儿。”

李想摇头发笑,虽然他总说自己因为写小说得少活几年,可毕竟那是玩笑话。

“杜醒,你是不是酒醒了?醒了就赶紧回家吧。”

杜醒从地上爬起来,神情颓废,与当初的意气风发判若两人,他沉声道:“李想,你是不是跟云端一个女孩走得很近?下次看到她,求求她吧,就说你不想死。”

李想只觉得莫名其妙,他凝视着杜醒,“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说话越来越奇怪?”

杜醒苦笑着摇摇头,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冲李想摆摆手:“走了。”

李想追到门口,看着杜醒孤单的背影慢慢走远,不知为何,他的心中亦蒙上了一层阴影。



李想再次见到罗菱时,还未来得及抒发自己的久别重逢之情,便发现她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原本爱笑的她一脸沉默,看向他时总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这么久没见,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李想的心一沉。

罗菱呆呆地望着他,眼圈渐渐发红,“李想,为什么你不是云端人呢?”

李想勉强一笑:“怎么突然说这个,是嫌弃我了?”

罗菱摇摇头,她咬了下嘴唇,忽然伸手抓住了李想的手,急促道:“你听我说……”

“菱菱!”卫正谦再一次出现打断了她,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胳膊,将她与李想扯开。

“快走,罗爷爷很生气,你回去跟他道歉,说以后再也不来了。”他拽着罗菱就要走。

看着罗菱被拉得一个踉跄,李想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一把推开卫正谦,怒斥道:“卫先生,罗菱是一个成年人,她有去任何地方的自由,你这样太过分了!”

卫正谦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想,怒极反笑,“你敢对我动手?你算个什么东西……”

罗菱脸色一白,反过来抓住卫正谦的胳膊向门口拖,“我跟你走,我跟你走就是了!”

卫正谦“哼”了一声,到底给了罗菱一个面子,顺从地被她拖走了。

“罗菱!”李想追出去两步唤道。

罗菱脚下停了停,没有回头,然后与卫正谦快步走远了。

李想看着街上飘零的雪花,心中空荡荡的,他有种预感:他恐怕以后再也见不到罗菱了。

他垂下头,手心隐隐作痛。

回到家中,李想摊开一直紧攥的左手,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晶状物,一闪一闪折射着光芒,那是罗菱在抓他手的时候偷偷放进他手心的。

他小心捏起它,放到眼前仔细端详,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回想刚才的一幕,杜醒的话忽然闪过脑海,他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里:这个小东西说不定就是解谜的关键。
可是,这个该怎么用呢?

李想琢磨了一天也不得要领,困意涌上来,他便将晶体放到床头柜子上,躺下很快睡着了。
眼前是一片缤纷的花海,再远处是青翠的山峰,玉带似的河流,一个美丽的身影站在花海中央,回眸对他微微一笑。

看到一脸温柔的罗菱,李想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他乍惊乍喜,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梦的世界里是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就连想见到罗菱都这么简单。

他贪婪地、毫无顾忌地看着罗菱的脸,也只有在梦中,他才能不那么辛苦地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他爱罗菱,很爱很爱,可他不能表现出来,罗菱是云端人,两国从不通婚,他们没可能的。

李想情不自禁地向前迈出一步,想要离心爱之人近一些,不料眼前一道刺目的光芒闪过,让他的眼睛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李想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他看到了无数朵发光的蒲公英在向屋顶飘去,而屋顶之上有一个散发着白光的洞口,将这些蒲公英吸了进去。

李想坐起来,一朵朵蒲公英围着他翩然飞舞,他呆呆地看着,蒲公英的光晕里隐隐有画面的碎片显现。

那是梦的碎片,是他刚刚做的那个梦,它竟然从他的脑海里钻出来,化成了蒲公英,飞向屋顶那个未知的白光洞口。

原来,这就是他醒来后记不得做了什么梦的原因,因为他做过的梦都飞走了。

李想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他跳起来,拼命想把那些蒲公英抓回来,可一切都是徒劳,蒲公英飘飘忽忽,从他指缝里钻出来,渐渐都消失在白光洞口,最后连那个洞口也不见了。

李想愣了半晌,才想起搬来一个爬梯,爬上去触摸屋顶,可摸来摸去都是冰冷的天花板,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一瞬间,李想浑身发冷,能在不知不觉间偷走他的梦,对方应该是不知道比他高等多少倍的生物。

比如说,云端人。



从彼岸望过去,可以看到远方有一座建在高原上的城池,掩映在云雾缭绕之中,这正是云端之城。

但只要穿过两城连接的通道,你就会发现,那个看起来如诗如画的云端城不过是一个假象,真正的云端城里面是白茫茫一片,矗立着黑色金属质感的建筑,无数个指示灯在闪耀,天空中穿梭着的是一架架飞船。

在其中最为宏伟的一座建筑里,一群人形生物围坐在会议桌前,似乎起了争执,他们的皮肤同样呈金属色,颜色有深有浅,只有眼珠一无例外全是浅金色。

“我认为,造梦者‘R-117号’造梦能力减弱,已经达到回收标准。”一名皮肤是古铜色的男性开口说道。

“我反对!‘R-117’号造梦能力超乎寻常,应该延长它的存活时间。”反对者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女性,皮肤呈银白色。

“菱菱,你为何还要替他说话?难道你真的爱上了一个……实验品?”古铜色的男性不满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罗菱一拍桌子道:“卫正谦,你知不知道培育的古人类中,能够拥有丰富的想象力、文字架构能力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的造梦能力是不如普通人类持久,但他们的梦绝对是品质最高的!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机会,说不定他们的能力还会恢复的……”

“好了,罗菱你给我闭嘴,”首席一位金棕色的老者严厉道,“你私自将‘R-117’的梦境内容返回去,干扰了实验进程,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以后这个造梦者的梦境你不许插手了。”

罗菱急了:“爷爷……”

老者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还有,收割完这一次的梦境,便将‘R-117’回收吧,散会!”

其他人纷纷跟在老者身后离开了会议室,只有罗菱呆呆地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卫正谦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菱菱,做梦的感觉确实很棒,但沉迷其中就不好了,你说对不对?”
罗菱漠然看了他一眼,甩掉他的手,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罗菱乘坐电梯去往大厦的顶层,她望着外面冰冷单调的景色,只觉索然无味,这也是为什么云端人都喜欢跑去彼岸待着的原因。

“叮——”电梯一声轻响,门缓缓打开了,一个纯白的空间出现在罗菱面前,正中间是一棵巨大的水晶树,上面缠绕着无数的藤蔓,从树枝上累累垂落。

透明的树干枝条里,发光的脉络清晰可见,里面充斥着萤火虫似的光点由根部慢悠悠传送到枝桠,汇聚成一个个悬挂的光球,像是水晶树的果实。

罗菱走到雪白的墙壁前面,光滑的墙面自动打开一扇门,里面空间狭小,放着一个类似于树茧的休眠仓。

罗菱躺入休眠仓,在面前浮出的控制面板上输入了密码并下达了指令:“连接‘R-117’最新梦境。”

甜美的女声随之响起:“指令收到,正在链接,祝您体验梦境愉快,现在开始倒计时,3,2,1……”

罗菱的意识随着眼前一道白光被抽离出来,化作丝丝缕缕的脉络附在树茧上,与此同时,水晶树上的一条藤蔓轻轻伸展过来,穿透了墙壁,顶端抽出的一蓬细丝迅速生长,将树茧牢牢包裹,与罗菱意识化成的丝络纠缠连接。

水晶树上面的一枚果实亮起,里面的萤光点汇聚成一条光带沿着那条连接的藤蔓涌进了罗菱的脑海,一个梦境便在她眼前徐徐展开。


云端人天生不会做梦,睡眠的时候就犹如身在黑暗的深渊中,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所以睡觉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愉快的事情。

罗菱犹记得自己第一次体验梦境时,那种兴奋、震撼和难以置信的感觉,原来人睡着时可以如此随心所欲,精彩纷呈。

她现在正在体验的这个梦,正是李想昨天晚上做的,她看到了自己站在花海中微笑,同时感觉到了做梦者难以掩饰的喜悦和爱慕,罗菱被这种情绪感染,不由得心中发酸。

就在这时,李想的梦境戛然而止,罗菱陷入无声的黑暗之中,愣了三秒方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因造梦过程中断,梦境残缺,本次体验结束。”

水晶树的藤蔓缩了回去,罗菱的意识回归,从打开的休眠仓里坐了起来。

看样子是她送给李想的碎片起作用了,那个是水晶树的碎片,会干扰梦境的搜集,所以李想会在做梦中途醒来。

他所看到的一定会让他十分震惊,罗菱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可她就是不忍心让李想一直蒙在鼓里,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世界是假的。

是的,所谓的“彼岸之国”是假的,地球上的人类,确切地说是古人类,早在上个冰河时期来临时灭绝了。

当时有一部分人驾驶庞大的“方舟”飞船逃出生天,在宇宙中流浪了数千年,他们在很多星球上停驻过,科技文明也在不断进化,甚至连身体的细胞基因也在宇宙射线的影响下发生了异变,最后变成了云端人的这副模样。

云端人作为地球人的后代,在辗转了千年光阴之后又回到了地球,那时的地球依然被厚厚的冰层覆盖,他们在冰层之下找到了保存完好的古人类遗体,成为了他们研究自己祖先的实验材料。

他们营造出了一个“彼岸之国”,将克隆出来的古人类放进去圈养,并赋予其不同的身份,试图还原出一个古人类生活的世界。

尤其是古籍中关于人类会做梦的描写,让云端人很感兴趣,他们早已丧失了这个功能,从不知道做梦为何物,但他们有着近乎神力的发达科技,可以把实验对象的梦境提取出来,然后亲身去体验一下。

李想等人便是所谓的“造梦者”,专门为云端人提供多彩多姿的梦境,而罗菱第一次体验的梦境也正是李想的,她被他磅礴瑰丽的梦境内容所征服,从此以后便利用身份和职权,独揽了李想所有的梦境。

彼岸之国对于云端人来说就是一个游乐场一般的存在,他们可以伪装成古人类的模样,去那个虚拟的世界游玩。

罗菱借着这种机会跑去见李想,她喜欢他写的小说,喜欢他的谈吐,喜欢他层出不穷的独特想象力。

她先是爱上了他创造出来的梦境,接着便爱上了他这个“造梦者”。

但是作为被选中的造梦者,他们的精力被大大地透支,一般寿命都不会长久,当他们制造不出梦境时,便会被“回收”,也就是——死亡。

罗菱发现自己爱上李想之后,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于是她便把看到的他的梦讲给他听,想要激发他更多的灵感,让他能够存活得久一点儿,可现在看来,情况不太乐观。

如果她无力改变李想的命运,她也希望他能够明白事实的真相,而不是一无所知地度过一生。



李想等到天一亮就跑去找杜醒,他觉得杜醒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才突然放弃写作变得颓废,所以上次才会对他说那么多奇怪的话。

好容易砸开杜醒家的大门,杜醒依旧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整个人比上回见到时又瘦了一大圈儿,看起来更加萎靡不振。

“进来说。”杜醒看到李想的表情,便目露了然,淡淡说道。

“杜醒,你上次说的‘造梦者’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你又知道了什么?”李想进屋后直奔主题,紧紧地盯着杜醒问道。

杜醒屋子里散发着浓郁的酒味,满地都是酒瓶子,而他居然又拿了一瓶酒,倒了一杯递给李想,自己则端着酒瓶子灌了几大口。

看着李想一副并不愿意喝的样子,杜醒笑了下道:“还是喝点儿吧,这样我说出来的事情你也更容易接受一些。”

李想犹豫了下,举起酒杯慢慢抿了一口,辛辣的酒液冲进喉咙,呛得他连连咳嗽,紧接着胃里如同火烧。

杜醒低头笑了起来,他拍了拍李想的肩膀道:“你先告诉我,是不是罗菱向你透露了一些信息?”

李想取出那个晶状碎片给杜醒看:“她给了我这个,然后昨晚半夜我突然从梦中惊醒,看到……”

“会发光的蒲公英?”杜醒顺口接道。

没等李想回答,杜醒想了想又道:“应该说是分解的梦境,都被一个未知的洞口吸走了。”

“你也看到了?那你对这个世界的秘密知道多少?”

李想急切地问道。

杜醒还是一副漠然的模样,望着李想手中的晶体道:“你手里拿的东西本不该出现在彼岸,你要有麻烦了……你不是问什么是‘造梦者’吗?你和我还有外面那些人,都是‘造梦者’。”

原来,杜醒还在热衷于写作时,常常外出游历,他以为这个世界很大,可以任他遨游,可事实并非如此,有些地方他能看到却不能到达,硬要向那里走的话,就会被突然出现的管理者警告,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他对于云端同样向往,想看看那个如诗如画的云端之城到底是何种模样,偷渡是不可能了,他只有通过云端人了解。

因为他好酒,所以便通过喝酒交了几个云端的朋友,相处得久了,那几个云端人便对他放下了防备,与他称兄道弟,但对于他提出关于云端的问题却总是闪烁其词,闭口不答。

直到有一回,杜醒搞到一瓶陈年佳酿,便请其中嗜酒如命的一位朋友喝酒,那人喝得大醉,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说出了一些让人心惊肉跳的字眼。

那人说得不多,颠三倒四,一旦他想要吐露清晰一点儿的话,就会被某种无形的禁制惩罚,让他无法开口。

但即便如此,杜醒也从中窥到了关于云端和彼岸的惊人秘密,原来,他们这群所谓的“彼岸人”不过是云端人实验的产品,周围的一切都是云端人设定好的,他们就像动物园里的猩猩和猴子,供云端人赏玩消遣,还要夺走他们的梦境玩乐。

杜醒震惊之后是不甘,可又无力反抗,只有消极下去,他不再浮想联翩地去构思小说,而是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让自己昏昏沉沉,做出的梦也乱七八糟,有时候明明还在做梦,他的眼睛却睁开着,恍恍惚惚地看到无数发光的蒲公英飞向屋顶。

“泄露秘密的那个云端人自那次醉酒再也没有出现过,我隐约觉得,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李想,你知道了又如何?我让你向罗菱求助,她却只给了你这个,说明她也没有能力,只能让你能够了解到真相,最后死个明白而已。”

李想眼神呆滞,原来如此,罗菱与他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何止隔着天堑,根本就是造物主和蝼蚁的区别。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与杜醒告别,又是怎样回到家中的,回头再看看窗外的景色,只觉得一切都那么讽刺。

就像杜醒说的,知道了真相又如何,他又能做什么?

他呆坐在房间里,直到夜幕降临,他手里一直紧攥着罗菱给他的晶体碎片,掌心的刺痛让他了无睡意。

他死死地望着屋顶,终于在午夜之时,那个白光洞口出现了,由于李想没有睡着,所以也就没有梦境碎片化成的蒲公英。

白光洞口静静地停了一会儿,忽然一个冰冷的机械音响起:“确认造梦者’R-117’号已报废,现在开始启动回收系统。”

李想心中一颤,一种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白光洞口变成了幽蓝色的光芒,像是深海的海水猛然将人淹没……



李想的身体在蓝色的光线中被分解成了无数颗尘埃,冉冉飞入蓝光洞口,但他的意识出奇地清醒,不知附着在哪一粒尘埃之上。

穿过一个蓝光通道,他到达了一个奇异的地方,他感觉自己像是泡在温暖的液体里,隔着玻璃看到一个个全身都是金属色的人走来走去。

“回收完毕。”还是那个冰冷的机械声,滴滴了两声报告道。

一个娇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奔过来,抱住这个盛满蓝色液体的透明容器,又哭又叫:“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突然便施行了回收系统!”

李想听出来这是罗菱的声音,他忙仔细看着玻璃外的女孩,原来罗菱真正的样子是这样的,他忽然想笑,因为他发现不管罗菱是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菱菱,不要闹了,这是你爷爷下的命令,因为你偷偷将水晶树碎片拿给了‘R-117’号,他已经对你很不满了,如今这个造梦者已经被回收,说不定下次会有一个更好的造梦者诞生,快跟我走吧!”另外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劝说罗菱,并将她强制性带走了。

李想看着罗菱悲伤的身影远去,不由得急了,他想告诉罗菱,他并没有死,他的意识还在,只是他被困在容器里,根本出不去。

这时又有一堆像是研究者的人,走过来对着容器里的液体检测讨论了半天,最后一致同意可以进行新生转化,也就是说,让这个实验品重新进入彼岸诞生为造梦者。

随着机器的启动,容器里的蓝色液体缓缓流入,李想的意识也开始慢慢模糊了,他最后想,这次他怕是真的要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过了一秒钟,或许是过了一个世纪,李想蓦地睁开了双眼。

他一起身便发出了一声呻吟,因为他的胳膊被压麻了。

真是见鬼了,怎么会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李想甩了甩胳膊,用另一只手点了下鼠标,他刚写好的一篇小说出现在他面前。

小说的名字叫做《造梦者》,是他突发奇想的一篇作品,想到如果未来的人类不会做梦了,他们便想法设法复活古人类,然后提取他们的梦境。

“不知道罗菱会不会喜欢这篇小说,我可是把我们的名字用作了男女主角的名字。”李想一边笑着自语道,一边对小说进行最后的检查和修改。

“老公,你是不是又写着写着睡着了?让你别那么拼命的。”罗菱系着围裙走过来,将一杯热牛奶放到李想面前,有些埋怨道。

“亲爱的,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看这篇小说。”李想一把将罗菱拉到身边坐下。

罗菱无奈道:“厨房还炖着汤呢,你这个码字狂!”

她口中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凑过去,认真地看着丈夫的作品,李想则喝着热牛奶,笑眯眯地观察着罗菱的表情。

此时窗外正是夏季的晴朗天空,到处都是成片的荷花,莲叶田田,荷花摇曳,许多游人在其中穿梭,他们似乎对这个景色感到很新奇,不停地指指点点发出赞叹,一双双浅金色的眼眸折射着阳光的色彩。

如梦似幻。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