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场病,就知道你爱没爱对人
故事 生活

来生场病,就知道你爱没爱对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肌肉荷包蛋
2020-08-17 08:12

林安安没想到她只是和老公藤崎回东北老家过了个年,满足了作为一个南方人从未滑过雪的心愿。

结果由于姿势不正确,摔了一跤,一切就都变了。

从老家回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林安安总觉得肚子那边一抽抽的疼,以为是滑雪摔跤的后遗症,便没多想。

最后还是藤崎不放心,硬是拉着妻子请了一天假,去医院做检查。

结果让人更加不放心了,肾动脉处有阴影,疑似肿瘤。

“医生,肿瘤也分好坏的吧?我老婆这个是好的还是坏的?”藤崎吓坏了,连忙追问。

“片子不清楚,再去预约做几项检查吧,还有,看着白白胖胖怎么还营养不良啊。”

医生翻了翻手里的检查报告,又看了看白白胖胖的林安安。

明明应该是很悲壮的气氛,被医生这么一打岔,林安安只觉得羞得想往底下钻,顺带捶了下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藤崎。

藤崎挠了挠头有些尴尬,但随即就被对妻子病情的担忧盖过去了。

如果是良性的还好,万一是恶性的,该怎么办?

“我就不该让你们出去过什么自己的日子,营养不良都出来了,你以为你还小啊,熬夜、外卖,每天这么过,身体能好么,抵抗力能不下降么?!”

得知这个消息,林妈妈那边直接哭崩了。

请了两天假,全程陪着做检查,后边实在是请不出假了,就趁着午休时间骑着电瓶车专门赶到女儿家里做了饭再回去上班。

深怕孩子一个人在家不好好吃饭。

藤崎在边上听了很自责,总觉得这事和自己脱不了干系。

藤崎是建筑公司做项目的,常年在工地上泡着,两人在一起以后也是聚少离多。

为了能时时刻刻在一起,林安安果断辞了稳定清闲的财务工作,应聘到了丈夫所在的建筑公司,成为了一名跟组的会计。

虽然没有大房子住了,但能一起窝在简陋的宿舍里每天见到彼此,小日子过得也很甜。

只是项目忙起来的时候两人都是脚不沾地,回到宿舍哪里还有精力做饭做家务。

只能开车去附近的大排档或者点个外卖草草应付了事。

藤崎觉得,妻子就是因为跟着自己,才没能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导致坏了身体,得了这个肿瘤。

“妈,都怪我,是我没照顾好安安。”

如果妻子还是住在娘家这边,有父母的照料,也许根本就不会得病。

“不怪你,怪安安,从小被我们宠坏了,结了婚又有你宠着,自己心里没点数!”林妈妈抹了抹眼睛道。

林安安狐疑地看着两人,不太对劲,自己只不过是检查出有个肿瘤,医生都没说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两人怎么搞得跟自己得了绝症似的。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见丈夫和母亲的神色变了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林安安更加笃定两人有事瞒着自己。

而最可能瞒着自己的,就是她的真实病情了。

难怪,难怪催着自己把工作辞了,在家休养,照理说就算是做手术,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何必把工作辞了,停职留薪就行。

“是不是,我的肿瘤,是恶性的?”林安安犹豫了会儿,盯着两人继续追问。

而此时,林妈妈的眼眶又开始泛红,藤崎也低着头不敢面对妻子的目光,一切似乎都默认了她的猜测。

怎么会?不就滑雪摔了一跤么,怎么就成恶性肿瘤了?

林安安眨了眨眼睛好像不太想相信这个事实。

过了好一会儿,才哈哈笑了两声,“你们干嘛呀,搞得跟偶像剧似的,还瞒着我,这么大的事,我去医生那一问不就清楚了吗,又不是没救了。”

“呸呸呸!医生说了,发现的早,还有解决方案,你别瞎说!”

见女儿还有心思调侃,林妈妈气得上前拍了两下,她这几天都快急死了,这孩子,怎么可以拿这么大的事情开玩笑!

“妈,安安肯定没事的,医生都说了,运气好,发现的早,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不然等晚了再发现,才是真的来不及了,我们要相信安安的福气。”

收到妻子的暗示,藤崎叹了口气安慰了丈母娘两句。

见妻子悄悄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只觉得愈发无奈,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送走了哭哭啼啼的丈母娘,屋子里只剩夫妻两人四目相对。

“干嘛呀,丧着个脸,医生都没发话呢,来,笑一个!”林安安笑眯眯地拉扯着丈夫的嘴角,努力往上扬,挤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笑脸。

“别闹。”藤崎一把握住妻子乱动的双手,盖在眼睛上,许久不说话。

直到林安安感受到手心传来的一阵湿热。

“没事,我会一直在的。”林安安轻轻靠在丈夫的肩膀上,她知道这段时间对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没关系的,她会一直在的。

他们熬过了五年异地恋,熬过了双方长辈的不认同,终于修成正果,才结婚两年呀,怎么会被小小的肿瘤打倒呢。

“安安,我好怕……”这一刻,这个一米八九的东北大汉趴在妻子娇小的肩膀上哭得像个孩子。

从知道妻子恶性肿瘤,到瞒着对方,他承受了太多,他跟着丈母娘求神拜佛,尝试了各种方式,只希望老天爷能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怕什么,你要相信,我拿得一定是女主角剧本。”

“那万一是韩剧女主角剧本怎么办。”

“不,肯定是内地女主角剧本,最后大团圆结局。”林安安充满自信地安慰道。


治疗方案很快就下来了,先手术切除,如果不复发,就没事,复发的话……

藤崎摇了摇头,将这个可能性甩了出去。

连忙上前帮着医护人员一起将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妻子搬到病床上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不要说是这么大一个切口。

麻药一过,林安安就疼得喊都喊不出来。

“安安,要什么,怎么了?”藤崎手忙脚乱地起身想要干点什么,又怕不小心碰到伤口,看得林安安又好气又好笑。

一笑,伤口又疼了。

“行了行了,你去弄点水沾在安安嘴唇上,不通气还不能喝水。”最后还是林妈妈看不过去,给人安排了个活。

“好的好的。”藤崎用沾了水的棉签小心翼翼地涂在妻子干裂的嘴唇上。

林安安眯着眼望向这个跟在护士后边学着怎么照顾自己的男人,心底一阵熨帖。

林安安伤口疼,又不能喝水吃东西,只能闭着眼睛节省体力。

但只要一睁眼,便能看见藤崎在身边,不是趴在休息,就是盯着自己看。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看看。”见妻子又醒了过来,藤崎小心掀起被子检查了下伤口,又顺便把排泄物清理了下。

刚开始林安安还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让另一半见到自己这副样子有点尴尬。

可每回看着对方脸上的一丝不苟,好像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她没有嫁错人。

好在林安安伤口恢复的还不错,在医院住了五天便出院回家休养了。

林妈妈毕竟还要上班,不能老请假,藤崎虽然时间自由也不能老不去公司。

尽管林安安说了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她现在能走能动的,不做重活就没事。

藤崎还是不放心,就从老家把自己母亲接过来帮忙照顾妻子。

丈夫的好意林安安当然不好拒绝,可是面对这个从未长时间相处过的婆婆,她的心底还是有些忐忑的。

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让林安安很不适应。

她想吃蔬菜,潜台词就是想吃得清淡点,婆婆直接做了盘黄瓜炒肉片,还特意少放了点油。

“在我们那这就是蔬菜呀。”婆婆有些尴尬,“哎呀,下回你教教我吧,你们这儿的饮食我还真不会。”

婆婆的生活习惯不是很好,上完卫生间不爱冲马桶,搞得厕所永远臭烘烘的。

林安安只得自己动手去洗刷,还得避着老人家,免得人多想。

她看得出婆婆不是故意的,只得耐着性子好好说,又怕说多了让对方不高兴,搞得自己颇有点心力交瘁。

等过段时间身体好点,就和藤崎说说,送婆婆回老家吧,不然大家都不自在。

可没等到林安安找个什么借口和丈夫说送婆婆回家,医院的复查结果出来了,肿瘤又在别的位置,复发了。

说明手术这个方案,没有用。

林妈妈直接当场崩溃,差点哭得没晕厥过去。

林安安倒是出奇的镇定,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她就说嘛,她拿的女主角剧本,怎么也得经历点磨难啊。

就这样,林安安从物理治疗转成了化学治疗。

“听说,化疗会脱发哎,我会不会变得很丑啊?”

化疗方案下来之前,林安安每洗一次头,都会对着镜子慢慢梳理着自己乌黑秀丽的长发,一弄就是大半个小时。

“怎么会,电视剧看多了吧,就算真的脱发,你肯定也是最美的。”

藤崎上前抚摸着妻子的长发,记忆似乎又回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他们是网恋,打游戏认识的。

那个时候妻子还不是现在白白胖胖的模样,而是肤白貌美大长腿,黑长直,走在街上回头率满分的那种。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大概是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

他们谈了五年的异地恋,积攒了整整两大盒的车票。

为了让妻子打消远嫁的顾虑,他选择背井离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南方水乡。

他努力工作,努力获取妻子家人的认同,他们排除万难,终于走到了一起,他如结婚时承诺的那样,将妻子宠成了公主。

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切,油嘴滑舌。”林安安翻了个白眼,拍了拍丈夫的脑袋,起身准备回床上睡觉了。

藤崎笑了笑,上前搂住妻子,没说话,他知道,对方怕他担心,所以故作轻松。

化疗当天,林安安又被推进手术室做了个小手术,在身上种植之后注射需要的管子,局麻。

耳边是医生们絮絮叨叨的声音,林安安度日如年地算着时间,各种思绪满脑子乱飞。

原来化疗这么麻烦,还以为吃药就行了,原来打针不能直接打,还要从管子走,也不知道一会儿药水打进来以后会不会很疼啊,听说很疼。

希望妈妈一会别又哭了,哭了我也没办法呀。

也不知道藤崎现在是什么表情,肯定丧着脸,估计看着更不好惹了。

终于,手术结束。

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就见到妈妈红着眼睛扑了上来。

林安安叹了口气,实在是没力气安慰妈妈了。

“怎么样?疼不疼?”藤崎冲上前抓着病床边的栏杆,一副想动不敢动的样子。

“疼……”此时麻药已经失效,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感瞬间让林安安皱起了眉。

“医生,她疼!”见妻子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藤崎连忙喊人。

“等会儿药水打进去更疼,忍忍吧,没事的。”大概是见多了这种情况,医生很是冷静地安抚了两句,便又去看别的病人了。

“忍忍啊,马上双十一了,等你好了,我给你清空购物车。”藤崎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安慰林安安。

“噗嗤”隔壁病床传来一阵笑声,是个大妈。

林安安动不了,只得翻了个白眼以示自己的无语。

虽然清空购物车是很高兴,但能不能分场合说呀,多尴尬,这么多长辈在。

好在藤崎这么一打岔,倒确实让林安安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不少。

直到下午药水开始注射进体内,林安安才知道,原来之前的疼,根本不叫疼。

像是无数的蚂蚁在体内啃噬,一阵又一阵。

疼到最后,只剩麻木。

藤崎始终握着林安安的手,不断说话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妈是不是还没和你说,你们老宅被划分进拆迁区了,拆了你就是富婆了。”

“那我不是可以去找小鲜肉了。”

“嗯,对,好多小鲜肉,所以你撑住啊,不然就都便宜我这个老腊肉了。”

喧闹的病房里,夫妻俩絮絮叨叨地像日常那样贫嘴打趣。

林妈妈站在边上看着小两口的模样,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化疗的第20天,林安安发现自己开始掉头发了,大把大把地掉,把下水管道堵住的那种,活像恐怖片现场。

她默默打开手机,在购物车里加了两顶假发。

可能等双十一一过,她就可以拥有明年的最新款发型了。

一想到那个画面,林安安忍不住笑了,准备和藤崎分享一下这个乐子,走出卫生间才发现对方并不在房间里。

而此时婆婆的房间却破天荒地亮着灯,这都快十一点了,怎么还不睡。

林安安好奇地走上前。

“儿子,你和我说实话,安安的病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藤妈妈过来照顾儿媳妇也有两个月了,对于儿媳的病一直没敢问太细,只知道情况似乎是越来越不好了。

私下问儿子,也就告诉自己在治疗中,虽然是恶性肿瘤,但是早期还是能救的。

“妈没别的意思,就是,安安这样,以后还能不能要孩子啊?”

“妈,安安现在还怎么要孩子,肯定是等康复以后呀,我们还年轻,这话你可千万别在安安面前说,她会难过的。现在还谈什么孩子,当然是安安的健康最重要。”

藤崎下意识往门外瞥了一眼,见房门居然没关,赶紧上前合上。

他们结婚两年一直没要孩子,就想多享受会儿二人世界,但实在架不住两边催,原计划是今年要的,现在因为林安安的病,只得放弃了。

“我知道,所以这不就问问你么,妈心里好有个底,哎,早知道一结婚就应该生孩子,现在好了,等安安好了,都成高龄产妇了。”

要说藤妈妈心里没意见是不可能的,他们家就藤崎一个儿子,当时为了能和儿媳在一起,直接把老家体制内的工作给放弃了,气得他们半个月没和儿子联系。

可到底是亲生的,儿子喜欢能有什么办法,再说林安安嘴甜懂事也讨喜,看久了也就满意了,寻思着等老头子退休了大不了一起搬过来定居呗。

没想到准备要孩子了,却发生这种事。

这治不治得好是一回事,治好了,以后能不能要孩子也不知道,万一不能要,那他们家不就绝后了么,哎……

只是这话藤妈妈也只能在私底下念念,儿媳妇现在正是需要鼓励的时候,她可不能乱说话。

林安安躲在门后边听着母子俩的对话,在听到丈夫说自己的健康最重要的时候,眼眶一阵发热。

可婆婆的话她到底还是听进去了,是啊,她今年已经27了,就算治好了,用了那么多药,还得调理,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要孩子。

而且以她现在的身体,以后能不能要孩子,真的不好说。

现在藤崎还可以站在自己这边,以后呢?他会不会也想要个孩子?

因为婆婆前一晚的话,林安安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面对,索性第二天去医院复查结束以后,便决定去娘家住两天。

藤崎把妻子送到丈母娘家里,叮嘱了两句,便直接去项目上了,约好两天后来接妻子回家。

林妈妈瞧着女婿对女儿体贴的样子就是一阵感慨,“当年我还觉得他五大三粗的,看着脾气就不好,肯定照顾不好你,没想到啊,出乎意料。”

“那当然,你女儿的眼光能差么。”林安安毫不脸红地接受了母亲对丈夫的夸赞。

回到娘家,林安安整个人都放松多了,毕竟亲妈和婆婆还是有区别的。

晚上林爸爸还特意烧了几个女儿能吃的喜欢的菜,一家人其乐融融。

“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在刚结婚的时候就要个孩子啊?”只是想到自己这次回娘家的原因,碗里的菜也瞬间没了滋味。

“你现在这个情况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谈什么孩子?!是不是藤崎那边有意见?!”

林妈妈听了还有什么不明白,“啪”把筷子一放,大有要去找人算账的架势。

“没有没有!妈,就是我这段时间不是没事干么,就想了很多,有点后悔没早点要孩子,这样你们也好有个念想……”

“呸呸呸!这说的什么话!你肯定会好,妈找大师算过了,等你这个劫过去,后面就顺了!”

林安安无奈地撇了撇嘴,都9102年了,妈你能不能别那么迷信。

林妈妈叹了口气握了握女儿的手,她能理解亲家的想法,将心比心,但对她来说,女儿的健康最重要,大不了桥归桥路归路!

“妈!”林安安一头扎进母亲的怀里,她懂妈妈的意思,哪怕她和藤崎不能走到最后,她也有最爱她的家人在身边,她不是一个人。

从娘家回来,林安安才发现婆婆居然在收拾行李,说是准备回老家了。

“妈,你这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回去,林安安一头雾水,不会是自己做了什么让婆婆多想了吧。

“这不你爸电话打过来说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准备回去看着他点,我一不在肯定偷偷喝酒去了!”

藤妈妈笑眯眯地收拾着行李,细细叮嘱了儿媳妇一番,“你啊,自己也注意身体,有需要妈的地方就喊妈,别客气哈!”

见婆婆确实没什么不高兴的情绪,林安安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还是很疑惑,这走得也太巧了吧,自己借口都还没想好呢。

这两个月虽然大家都有点不自在,不过整体相处的还是可以的,互相迁就包容,突然说走就走,倒还真有点不适应。

“是我和妈说的,我已经和公司申请调回办公室做文职了,以后不去项目那边了,公司离家近,这样我才有时间照顾你。”

晚上,见妻子心有疑虑,藤崎便解释了下。

其实还是前几天母亲的话提醒了他,妈那边想要抱孙子他能理解,但安安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适合要,以后能不能要随缘就好,他真的没那么在乎,但长期下去待在一起肯定会有矛盾,倒不如在萌芽阶段就先掐断。

索性就找了个理由让母亲回老家了,等安安身体好点再说。

“你傻啊,调回办公室,以后再想做项目,也轮不到好的给你了!”一听藤崎直接把项目给丢了,林安安急了,“我家里好好的,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么!”

见藤崎还是只笑不语,林安安顿了顿,“你,是不是知道那天晚上我在外面,才让妈回去的?”

否则短短两天时间,丈夫为什么会突然让婆婆回老家。

“你别激动,其实我早就想换岗了,项目那边太忙,我想多抽点时间陪陪你,换回办公室时间就稳定了,中午也方便回家。

我妈回老家以后,总不能老让你妈中午过来烧饭吧,太折腾人了。而且我看得出,你和我妈处着都不自在,倒不如我来做这个恶人。”

项目地址距离家开车要一两个小时,藤崎又不放心妻子,只能每天开车来回,两人在一起以后养得那点肉倒是跟着一起减下去了。

林安安见了心疼,就让人住宿舍别回来了,夫妻俩为了这事倒是争执了好几次。

“就是工资会低点,你可别嫌弃我啊。”见妻子又红了眼睛,藤崎摸了摸对方的脑袋打趣道。

“你不说我们家拆迁了么,没事,姐养你。”林安安拍着胸一副豪气万丈的架势。

私心里,她还是希望藤崎可以时刻陪在自己身边的,现在这样,也好。

钱少点没事,只要两人能在一起就好,更何况前几年也存了点钱,不至于入不敷出。

“后悔么,没早点要孩子?”打闹了一会儿,林安安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将心底的顾虑直接说出来,她可以不在意婆婆的看法,但她在意藤崎的想法。

她不希望两人因为这件事,产生分歧。

说真的,她其实是有点后悔的。

“不,我庆幸我们没有孩子,这样我才能一心一意照顾你,不留后路,全心全意。”

藤崎知道妻子是因为母亲的话在不安,而他能做的,就是尽量给对方安全感。

看着丈夫眼神里的认真,林安安笑了。

她再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嫁错人。

化疗一共五个疗程,每个疗程二十一天。

到了第三个疗程的时候,林安安的头发已经彻底掉光了,双十一买的假发也安排上了。

出门前最大的乐趣就是将呆板的假发调整得逼真一点,活泼一点,然后戴上一顶好看的帽子,完美。

“老公,你看我是不是又瘦了?”林安安对着镜子转了个圈,表示对现在的体重很满意,当然,如果气色能再好点就好了。

自从化疗以后,她的体重就一直在掉,短短几个月就掉了将近二十斤,藤崎和林妈妈变着花样给人做营养餐也没用,实在是没什么食欲。

林安安现在的日常就是在家里吃喝睡,然后定期去医院复查,偶尔藤崎休息,就开车去附近转转。

今天是去医院复查的日子,临出门前,藤崎对着家里的佛像拜了拜。

好像自从妻子患病以后,他这个唯物主义的科学信仰者,就跟着丈母娘信起了神佛。

“胖点好,太瘦了。”藤崎眼神里闪过一丝心疼,上前帮妻子把围巾帽子戴好,整个人保护得牢牢的。

“好啦好啦,搞这么严肃干嘛,轻松点。”见丈夫又陷入莫名的悲伤中,林安安忍不住拍了拍对方,怎么跟妈妈越来越像了。

也许是藤崎和家人的日夜祈祷真的有用,检查结果对两人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癌细胞正在一点点减少。

虽然医生说一切都还未知,不能掉以轻心,但两人还是很高兴。

藤崎更是当场就搂着林安安在大厅里转了好几圈,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你干嘛呀!低调点!”林安安捶了捶对方的肩膀,颇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哽咽的语调,也显露了内心的不平静。

不管她如何展示自己的乐观,阳光,都不可否认内心最深处对最坏那个结果的恐惧。

而这一刻,就像是在黑暗里,见到了一丝曙光。

“安安……”从医院出来,藤崎依旧是久久无法平静,抱着妻子一遍又一遍喊着对方的名字,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失态了。

因为他知道,安安已经很难受了,他不能再给对方压力。

“干嘛呀,我都说了,我是女主角剧本,主角不死定律,知道么?”

“而且,我妈说了,她找人算过,我这个劫难过去,之后就会飞黄腾达了!”

“对,内地狗血女主剧本,大团圆结局!”

藤崎哭笑不得地紧紧搂住妻子,一字一句复述着两人曾经说过的话。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他们始终相信,主角不死定律,一定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她去自首,说自己杀死了她最好的三个朋友

断指的秘密 ——马尓文在斯特拉酒馆的口述 

纸人 

知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