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二型的躁郁症患者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我是一名二型的躁郁症患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林小七
2020-08-17 19:00

自从被这个“二型躁郁症”缠身之后,我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学习,也没有办法做任何事,记忆力也似乎在跟我不停的较劲。我经常会时不时的就走神,哪怕在跟某人说话聊着天,也无缘无故的跑了题。
 
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智力出现了问题,有时候又会觉得自己很笨,连很简单的事情我都做不了。我经常会感到很痛苦,找不到痛苦的原因,也找不到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就在这种没有答案的烦恼中,不能自拔。
 
还有的时候,我就像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奔跑,不好的时候,我就像遇到哈利波特中的摄魂怪,幸福和快乐离我不甚遥远;但好的时候,又恍若隔世,一花一叶,便能给我内心的安慰和满足。

那天像往常一样,妈妈陪同我来到医院进行治疗。对于来医院这事,我早已麻木,病情也时好时坏。经常,我脑子里都有一个问题围绕着我,爸爸妈妈为什么要一直挽救我,让我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
 
“妈妈,可不可以不治了,反正也治不好."
 
我躺在病床上,护士正专注的寻找我手背上血管的踪迹,刚刚吞下的那颗“百忧解”让我的胃在不断翻涌。我木然地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并祈求妈妈放弃救我。或许,让我永远沉睡下去,才能真正的让我解脱。妈妈听到我的提问,面无表情,像往常一样保持着沉默。自从我生病之后,她对我这类懦弱的请求早就视而不见。
 
护士熟练的把针头扎入我的肉体,我默默的盯着这个过程,看见针管里回出的些许鲜红血液,竟暗自庆幸这次护士的功力强大,没有多扎我几针。
 
阳光透过病房,窗户透到被子上。随后我脑洞大开,看见了樱花树下的自己和一只大型狗狗相互依偎的唯美画面,我陶醉在这美好的幻想中。不知不觉,我向有洁癖的妈妈提出了养只小狗的“过分”要求。
 
意料之外,妈妈点了点头说:“只要你乖乖打针吃药,妈妈就答应你”
 
那天,我照旧在医院做完治疗,妈妈兑现了她的承诺,带着我一起来到了宠物市场。我刚脱离完医院奎硫平的沉睡诅咒,行走时依旧如梦未醒,四周嘈杂的人声更让我觉得浑噩。
 
我抬头看看天,感叹着岁月静好以及我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好在,宠物市场的氛围让我很快赶走了浑噩,这里的一切让我心情放松,我似乎好久没有过这种兴奋的感觉,生龙活虎的氛围让我忘却了医院里的那个自己。
 
这里有帅气的德牧,可爱的柯基,还有雪橇三傻,趴在笼子边向你摇着尾巴。我兴奋的四处张望,这时,我发现了一只缩在角落慵懒的小金毛,长相憨憨的,睡眼惺忪的向我伸出他的爪子,我赶紧迎上去抱起了这只小金毛,开始抚摸它。
 
妈妈似乎看出了我对这只小金毛的喜爱,在一旁玩笑着说:“这么懒的小狗会生病吧?”
 
“不会的…”
 
我信誓旦旦的向妈妈保证,自己一定会照顾好它。

就这样,我把这只小金毛带回了家,并取名叫“乖乖。”把“乖乖”接到家里后,我给他买了很多玩具,希望我不能在家陪伴它的时候,它也能一直开心。 我还给它铺了个柔软温暖的小窝,放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服,似乎在告诉它,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的衣服在替我时刻陪伴着它。

去医院治疗前,我一再的拜托奶奶,要记得每次用热水泡开狗粮喂养“乖乖”,并一定替我好好照顾它。我以为这样,自己就算是一个称职的主人了。因为我要配合治疗,我只能以这样的形式来照顾它。
 
安顿好“乖乖”后,我摸了摸手腕上的住院手环,又摸着它的头自顾自的说:“乖乖,你在家好好的,等我出院回来陪你!”
 
回到医院的第一个星期,护士说我比往常配合治疗了许多。我乖乖的打针,按时的吃药,赶着周末能早点结束可以见到它。
 
那天,我在医院做完rTMS后,便兴致冲冲的回家见它。他喜欢趴在我的腿边开心的摇着尾巴,而我则喜欢把它放在胸口趴着,用鼻子碰碰它的额头。
 
我想,如果可以在家里留夜,乖乖一定会睡在我小床旁边,静静地守着我。我也以为接下来的日子,会一直这样走下去,我乖乖的配合治疗,小狗也会慢慢长大。我们就这样一起陪伴着彼此。
  
自从有了“乖乖”后,我的病情似乎在逐渐好转。那天,我在医院一边数着吊针水滴答的频率,一边在思考着蜘蛛怎么走路。弟弟突然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乖乖不吃不喝,一直在吐……”
 
得知消息后,我心里着急又难过。我安抚自己或许只是小狗凉到了肚子,但心里已经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我做完治疗后从医院回家,赶紧带着乖乖去宠物医院查看。抽血化验之后,结果超出了我想象的严重,乖乖同时感染了细小和冠状病毒。
 
医生告诉我,小狗的病情很严重,能治好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它被提前注射过血清。事实是,我们当时在宠物市场买它的时候,它的病就已经很危险了,只是当时黑心的商户制造了化验不出的假象。
 
听完医生的这番话,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我没有任何犹豫,暗自思量自己身上还有多少存钱,并拜托医生:“哪怕还有一丝希望,请你们一定要尽力去救它。”
 
这时,一个抱着猫咪的姐姐走了过来,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妹妹,好人一生平安,大部分小狗其实能够治好的,但最后都被主人抛弃了,像你这么好心的主人真的很少了”
 
姐姐的话更坚定了我想要挽救“乖乖”的决心,我也突然体会到爸爸妈妈一直不曾放弃我的感受。我摸着“乖乖”的头对它说:“我们做一个约定,我出院的时候你也要出院”。
 
无论是细小还是冠状,一旦小狗感染上任何一种都会非常痛苦,何况乖乖同时感染了两种疾病。
 
有人会直接抛弃这个垂死的生命让他安乐死,结束他的痛苦,用本应该治疗他的钱去购买另外一只健康的替代品;有人会抓住最后的救治,即使希望只是微乎其微,即使他会受尽病痛的折磨死去。我选择了后者。

于我而言,这个选择问题被无限扩大,无关善良与责任,而是我时常思考的一个问题,痛苦的生和决绝的死。
 
即使常被侧目而视,但我依旧坦然的告诉身边人,我是一名二型躁郁症患者。这场病陪伴了我3年,萌芽在更早的时期。
 
跟绝大部分躁郁症患者相比,我是幸运的。因为陪伴我的大部分是抑郁发作、是绝望、是痛苦感、是世界快要坍塌的恐惧、是对生命的麻木和漠视。我很少狂躁发作去伤害身边人,于是,我幸运的不必承受着自责和内疚。
 
但我,或许又是不幸运的。多年来我就像搁浅孤岛的鲸,在岸边苟延残喘,大海近在咫尺我却永远都触碰不到。我很少经历躁郁症人特有的愉悦感和精力充沛,我一直疲惫的拖着身躯在这个世界艰难前行。
 
药物的治疗,的确能控制我的大半痛苦,但那种生命的荒芜感和时而病情发作带给我生不如死的冲击感,让我时常怀疑着“生”的价值。
 
“为什么我活着这么绝望爸爸妈妈还要不停的救我?这真的是对我好吗?还是因为他们自私的不想自己痛苦,于是让我受苦,不让我离开?”
 
被抑郁撕扯到极致时,我便愈发的偏执。
 
我不否决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温暖和美好,但在这场病痛面前,我的意志力被无数次摧毁,信念被撕的粉碎。我总是被一个无限放大的问题而困扰,我为什么要留在这个全是恐惧的世界?

我要感谢“乖乖”在我生命的出现,当它面临着是否要延续生命时,即使知道希望渺茫,我依旧坚定的想要抓住最后的一丝希望。就像爸爸妈妈一次又一次把我从死神身边抢夺回来,就像他们亦不知我身上还存在着多少的希望可期。
 
2016年,第一次抑郁发作住院。我的体重骤降15公斤。妈妈接我回家时我已经自闭,终日躲在被子里面对着墙。未来、外界、期许,一切都与我无关。爸爸妈妈那时候对这种疾病也感到格外陌生,他们除了无力和担心,没有其他办法。
 
2017年,第二次抑郁发作住院。我十多年建立的内心世界瞬间坍塌,伴随我的是社交恐惧和广场惊恐。那时候的我,不敢一个人走在人多的地方,时常会有天空逼近的窒息感。我长期难以与人交往,语言功能近乎丧失。
 
2018年,第三次抑郁发作。我有了第一次自杀倾向,一口气吃掉了10多颗安定丸,左手缝了40针。
 
这一次又一次的病情发作,令我的父母精疲力尽。不管我多么勇敢的想要战胜这场疾病,每当病情发作,我能想到的解脱方式只有绝望和死亡。有时候,我对自己也很失望,恐惧和自责感时常让我有了放弃自己生命的想法。
 
那时候的我,身上看不到丝毫希望,可爸爸妈妈一直未曾放弃过我。这让我更加坚定,乖乖身上还能看到希望,所以我一定不能放弃他。
 
即使知道治疗的过程它会受尽折磨,但是我依旧憧憬着有一天他能康复,陪伴我走过漫长的岁月。就像爸妈知道我正遭受他们无法体会的痛苦,却依旧想尽力延续我的生命,期待有一天我的身体能够重新被阳光温暖。
 
向往阳光和憧憬希望,大概是基因和生命赠予我们的礼物。即使遭遇很多苦难,世界从不缺少摆脱懦弱,直面恐惧的勇士。世界缺乏的是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以大无谓的乐观去瓦解绝望束缚的生命。

那日晴空无云,我在病房里呜咽,它在医院里呻吟,随后意料中的死讯让我感知生之悲凉与欢喜。
 
在我的病情稍微稳定些后,宠物医院带来了“乖乖”的死讯。我开始自责,愧疚。我不断的自言自语,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主人。突然回想起来,我留给它的只有背影、等待、一件带着我味道的衣服。
 
一个新的问题又在我的脑子里不断闪过,我在最后一刻都没有选择让它安乐死离开,这是不是我的一种自私? 但是最后一刻,我真的想抓住那仅有的一丝希望,让它活下去。
 
离别前,我最后抱了抱小狗,它软软的身体瘦了很多,蓬松的毛发毫无光泽。待我冷静下来之后,我望着手腕上的住院手环,又摸了摸它的头说:“对不起,乖乖!也谢谢你!”
 
乖乖离开后,我依然继续在医院治疗,妈妈和护士们都夸我比以往更加配合和努力,我的病情持续好转,状态也越来越好。
 
自从“乖乖”离开后,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些生命的存在,虽不能给你最直白的道理,但它总能在某些时刻让你醍醐灌顶,让你重新拥有坚持下去意义。也正因为有了它,我更能体会到爸爸妈妈的心痛,和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
 
乖乖,谢谢你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期带给我希望!我一定会抓住我的生命,好好活下去。不辜负爸爸妈妈的期望,也不辜负未来更好的自己!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不能报警!他死在我这里,我跟他又是那种关系........

死亡录像案件

慢慢走近你,然后离开你

非正常恋爱之人间小烟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