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爱情不是自愈疗伤的良方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姑娘,爱情不是自愈疗伤的良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嗅香
2020-08-18 15:01

“告白是我先开的口,分手也让我来说,这算什么男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大骗子,死渣男。”电话里,梁爽哭得撕心裂肺,像大多数失恋的姑娘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细数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付出和委屈。

梁爽是我的表妹,年方二十三,母胎单身。电话里,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的男人名叫阳柳,是一名消防员。确切来说,他是一名消防院校在读学生,年龄比爽儿大两岁。

他俩是相亲认识的,相亲的却不是他俩。

那天,爽儿和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见面,地点约在她家附近的一家火锅店。上午十一点,前来赴约的有两个男生,身高都在一米七五左右,一胖一瘦:胖一点的浓眉大眼,看起来却有些憨;瘦一点的身姿挺拔,背影很迷人,侧脸看着有点像窦骁。

一番自我介绍后,梁爽才知道,胖哥是自己的相亲对象,阳柳是他的战友。战友不远千里,从青岛大老远赶来,胖哥不好意思撇下兄弟会佳人,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一顿饭吃下来,除了礼貌性寒暄客套几句,阳柳全程低头玩手机,如同空气一般存在。

相比之下,胖哥倒是很热情。先是夸梁爽名字好听,很有气质。尤其是在得知梁爽是一名语文老师后,他竟如大梦初醒般脱口而出一句——“夏虫不可语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滕王阁序》我背过这篇课文。”

梁爽笑了笑,解释说:“嗯……其实我教的是小学……”话音未落,胖哥立马抢答:“我知道,那你就是教鹅鹅鹅。”

午饭过后,胖哥提议去附近一家名为“城市英雄”的电玩城逛逛。或是为了展现男友力,或是因为强烈的好胜心,胖哥在那十几台抓娃娃机前来回打转,俨然一副决一死战的阵势。

然而,相比抓娃娃,梁爽更喜欢竞技类游戏,像阳柳也喜欢的赛车、打枪和投篮。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梁爽说。喜欢上阳柳,可能是在他俩比赛投篮时,阳柳伸手替她挡下弹飞的篮球;也可能是在看了他打枪时认真帅气的样子。

没有谈过恋爱的二十几岁的女孩,对爱情依旧充满幻想,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校园恋爱情结。理想型的恋爱对象,不一定要有车有房,但一定要长得高高帅帅,会打篮球,话少却有安全感。显然,在梁爽看来,阳柳就具备这些条件。

最后,趁着胖哥去买水的空隙,梁爽主动加了阳柳的微信。为了怕阳柳误会,她解释说,自己和朋友约好下个月去青岛旅行,到时候可以一起约饭,也需要一个导游。

说这番话时,梁爽的心扑通扑通狂跳,紧张到满脸通红,慌张的样子像极了背着家长干坏事的小学生。

之后,梁爽和胖哥单独吃过两次饭,看过两场电影。饭是胖哥请的,电影票是梁爽买的。或明或暗,胖哥都有说过喜欢梁爽的话,但梁爽每次都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谈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就是觉得没有心动的感觉,和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梁爽说。

虽只见过一面,但单从那次在电影院的表现,胖哥还是个让人容易有好感的暖男。电影看到一半,因单位临时有急事,他提前离了场。等梁爽走出影院时,他已提前滴滴好车送她回家。

其实,从电影院到梁爽家,走路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但胖哥知道梁爽近视,又不爱戴眼镜,还怕黑,担心她一个人走夜路。

“那你觉得怎样才算是对一个人动了心呢?”我问。

梁爽歪了歪头,说:“心动就是当你看到对话框弹出他的信息时,整个人好像瞬间被点燃,既紧张又兴奋,忍不住会嘴角上扬。喜欢一遍又一遍翻看与他的聊天记录,不厌其烦。”

说这话时,梁爽的视线从未离开过手机。手机信号灯一旦闪烁,她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可以确定的是,她在等的人不是胖哥。

和胖哥挑明关系是在他们第二次看电影后。胖哥在梁爽看电影小腿抽筋时,多次趁机摸了她的腿。并且,晚上还在微信上说,梁爽的腿又白又细,皮肤光滑,摸起来很舒服。

后来,胖哥多次解释说,自己单纯想夸梁爽肤白貌美,怎料用词不当,引起误会。

那一刻,在梁爽的眼中,胖哥就是一个猥琐、油腻的大色狼,彻底被拉入了黑名单。

另一边,阳柳的若即若离,让梁爽像中毒一般完全着了迷。她偷偷把阳柳头像那张身穿迷彩服的背影照,设置成了自己的手机桌面。时不时,她会给我发一些搞笑的图片和视频,并附上“哈哈哈哈”的表情。

视频也没有多搞笑,就是几个穿着军装的男生,蒙着眼睛在指压板上玩游戏。我知道,那多半是阳柳发给她的,然后她又转发给了我。

原先,我以为阳柳一定是个土味情话满分的撩妹达人,段位极高。然而,看了他俩的聊天记录,我发现很多时候都是梁爽在主动。可能梁爽吧啦说了一大串,阳柳只回简短几个字。真是典型的钢铁直男。

比如说,如果聊天的时候,梁爽正好在公交车上,他必定会回复“注意安全”,而不是问你人多不多,有没有座位之类的话。

不过,梁爽也从不生气。她说,看过一篇文章有写,消防员出警前都习惯叮嘱一句“兄弟,注意安全”。这大概也是阳柳的习惯,她想。

梁爽还给自己和阳柳起了两个爱称,一个是sunny(太阳),一个是honey(亲爱的)。但是,阳柳从不叫她honey,而是直接喊她媳妇。不知怎地,这竟然让她觉得阳柳特别男人和霸气。

类似,每次谈起女生遇害事件,“放心,哥长得比你好看,坏人要看上也是看上我。”“只要有我在,拿命也会保护你。”阳柳这些话对她总是特别受用。

现在想想,梁爽之所以对阳柳如此迷恋,与她的性格有很大关系。表面上看,她乖巧懂事,阳光开朗;实则,她是个特别敏感又有点自卑的人。

父亲在她五岁时就去世了,是母亲含辛茹苦一手将她养大。为了证明自己的懂事和体贴,她不得不从小按照母亲期许的样子生活,努力活成别人口中的好孩子。

但那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她不喜欢粉色,也不喜欢说话轻声细语装淑女。恰巧,这些梁爽不喜欢的,阳柳也不喜欢。

他说,在外面,梁爽尽管端着她为人师表的端庄形象;在他面前,她可以扯开嗓门大喊大叫,不用在意样子好不好看,做自己开心就好。

在阳柳的身上,她好像找到了想要的安全感,觉得他是懂自己的。用梁爽自己的话说:“和他在一起,我很舒服。”

当然,我目睹过他俩视频互黑互怼,欢乐撕逼的场面。梁老师惩罚阳同学背古诗,阳同学要求梁老师隔空唱《青藏高原》。那画面真的很甜蜜,我酸了。

逃不过的爱情进化论。时间久了,两个人刚在一起的那股新鲜感也就慢慢淡了,有的更多是争吵和埋怨。
按学校规定,晚上十点以后,宿舍是要熄灯收手机的。白天上课训练,晚上有时要站岗,一天下来两人根本说不上几句话。刚开始,即使阳柳话少,梁爽一个人也能撑一两小时。慢慢地,每天的交流就只剩下“早安”“晚安”的问候。

尽管这样,梁爽还是选择去理解和包容,安慰自己说:“这个嘴笨的男人,不会哄我开心,也讨不了其他女孩的欢心。”

打破她们之间相敬如宾的和谐,是那次梁爽生日。

“我们分手吧。”梁爽说。

“怎么了?是因为我生日没有给你送礼物?”阳柳说。

梁爽没有说话。

“媳妇,对不起。我今天真的很忙,我的手机被收啦。我不可能时时找你,看你朋友圈玩得很开心,不想打扰你。我想晚上再找你的。”阳柳继续解释说。

“晚上再找我?大哥,我是你女朋友呢。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过生日?我从早上等到下午六点,你有时间在朋友圈点赞,却不给我发信息。在你眼里,我算什么?你在微信上领养的宠物?想起的时候,你就撩拨两下。”

“媳妇,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改。队里今天搞实战演练,我一天都在外面搬石头。我发誓。”

梁爽继续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阳柳发来了两段证明他确实是在劳动的视频。视频里,他满手污泥,左手上有一道擦破的口子,鲜血渗了出来。

梁爽看了很是心疼,也就心软了,回复道:“长那么大双眼睛也不知道看事,自己多注意安全。”

然后,阳柳发来一连串“嘿嘿一笑”的表情,开始没脸没皮地东拉西扯。

这样的戏码,阳柳不知上演过多少次。不回信息,他可以借口说手机被没收,实则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不愿花心思哄人开心,他又辩驳自己不是满嘴跑火车的渣男,是诚实boy。

可如果你都不愿意在她身上花时间,如何让人相信你是喜欢这个女孩的?爱藏在细节里,不爱也是。

以过来人的经验,我不止一次提醒过梁爽,有些事情不能太轻易原谅,太好哄的女孩,男人一般都不太珍惜。可她偏不信,坚持认为阳柳是个例外。为了爱情,她甚至都做好了远嫁他乡的准备。阳柳也承诺,谈恋爱是奔着结婚去的,这辈子只认她。

有时候,看着梁爽一边急吼吼地喊着要分手,一边又泪眼婆娑地吵着要和好,我不禁在想,梁爽喜欢的是阳柳这个人,还是更喜欢他的身份赋予的英雄光环。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阳柳真的是个很差劲的男朋友,脾气差,说话难听,还自以为是。

“如果脱去身上这身军装,阳柳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男孩,你还会如此迷恋他吗?”我问梁爽。

她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

上个月底,阳柳从青岛飞来长沙,梁爽背着我们偷跑出去和他开房。夜里,阳柳想要和她发生性关系,被梁爽拒绝了。阳柳没有说什么,只说尊重她,然后在沙发上睡了一晚。第二天,他赶最早的飞机又走了。

那时候,梁爽几乎是哭着给我打电话,说阳柳可能要和自己分手了。难道因为没有满足对方的一己私欲,所以就要分手?我表示不能理解。

“我真的只是没有准备好,但阳柳一定觉得我不够爱他,所以不愿和他发生关系。”梁爽说。

好像在梁爽的观念里,性就是你证明爱一个人的最好方式。同意和他睡,那你就是爱他的,否则就是不爱。她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深深地陷入自我怀疑和自责,无法自拔。

一次闲聊,我从胖哥那儿得知,阳柳上次来长沙,一来是看望梁爽,二则是找几个战友借钱买房。家里催得紧,他准备明年毕业,有合适的就结婚了。至于他和梁爽,距离是一方面,再者,他们两个都不成熟,都有很多小毛病,梁爽应该找个能照顾她的。

“人家女孩是第一次,我要真睡了,就得对人家负责。”这是阳柳的原话。

之后,阳柳变得越发的冷漠和沉默。一开始,他说自己这段时间忙着借钱买房,忙完了再找梁爽。到后来,他也就直接摊牌,说是买房压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没时间谈恋爱了,很抱歉。

如果说,梁爽丝毫没有觉察出来阳柳的“预谋”,那一定是假的。或许她更多的是不甘心,所以才会一边说着要放弃,一边又伸长了脖子在等他。

她每天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直说她愿意等他的傻话。另一边,隔三岔五在朋友圈发和其他男生出去玩的照片,晒运动自拍,露出性感小蛮腰,试图引起阳柳的注意。

但是,她所做的一切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阳柳的任何回应。

因为不喜欢了,彻底死了心,所以关于你的所有便不再关心了吧。就像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个道理,梁爽好像还不太明白。她甚至一度天真地以为,那晚阳柳之所以没有碰她,是出于爱和克制。

电话里,梁爽哭了一个多小时,我也苦口婆心安慰了好半天。没想到的是,她最后竟和我说,想去青岛找他。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特别想大嘴巴抽醒她,指着鼻子骂醒她。一个连分手都不敢先开口的男人,他算什么男人?他只字未提我爱你,你却一直说我愿意,这不是爱,是犯贱。

但是,我忍住了,只是轻声问她:“你可以一直忍受他对你的忽冷忽热,漠不关心,甚至是冷暴力吗?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那一辈子呢?姐姐不想你以后的每天都像今天这样,受尽委屈。我会心疼,你妈妈也会。”

梁爽沉默了。

后来,在我的极力劝服下,梁爽同意拉黑并删除阳柳的所有联系方式。记得她最后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她说:“姐,你说找对象是应该找最爱你的,还是你最爱的?选哪个才不吃亏呢?”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我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在任何时候,爱情都不应是你用来解决孤独,寻找安全感,自愈疗伤的良方。因为爱情它根本不是药。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电视台杀人案

村外忽然来了一个女人

探案之灰姑娘的死祭

戏里戏外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