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台杀人案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电视台杀人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娓娓安
2020-08-18 14:01


无数的婴孩躺在保温箱里,被注入不明的液体,他们拼命哭号、蹬腿,此起彼伏的哭声,却丝毫没有减缓液体注入的速度,有婴孩开始呕吐,有的产生窒息反应……

颜小筠一声尖叫,蓦然惊醒。

“怎么了?”黎江魅影一般地出现,顺手为她开了台灯。

在橘黄色温暖的灯光下,颜小筠渐渐平复,擦了擦额上的汗,捂住心口,半晌才说道:“做了个梦。”

“梦见什么了?”黎江在她床畔坐下,他此刻的神情很温柔,浑然不见白天的跋扈。

“我梦见很多小朋友……被人注射了东西,有的死了,有的……”颜小筠面上犹有惧色。

黎江的眉宇间凝结了忧愁,神情是难得一见的温和,他抚了抚她的秀发,说道:“是噩梦,都过去了。”

颜小筠在他温柔的注视下渐渐凝定了心神,突然回过神来,咆哮了一声:“我门都锁了,你怎么进来的?”

黎江登时收了柔情款款的神情,特别得意地张开手,炫耀指间的红光,“就没有我进不去的门啊!”

“滚!”颜小筠的脸一下拉下来,抓起枕头狠狠砸向他,“以后不许随便进未成年少女的房间!你这个变态!”

黎江嘟囔了一句:“不是怕你有事我会冲进来?再说我喜好很跟潮流的好不,华晶那样的才是演艺圈主流,你就别担心了。”

“滚!”颜小筠又抄起了一个枕头。



日头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颜小筠和黎江很有默契地没再提昨晚的事,只颜小筠又担心起资金来,毕竟《海棠亭记》的十万块用起来还是很快的。

“你可以让他接点综艺啊,谁规定演员就只能演戏的。”白眉瘫在别墅的沙发上,品茗清茶一盏。

颜小筠觉得他最近过得越来越腐朽,但也不得不承认老头子的话有点道理,正要开口征询黎江意见,后者就冷冷地拒绝:“我不去!”

话犹在耳,下一分钟,黎江就坐在化妆室里,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听着化妆师在耳边的赞叹声。

“你虽然是素人,可是不上妆比很多明星都帅。”

颜小筠坐在高脚凳上,捧着杯橘子汁,晃荡着双腿,咬住嘴唇,强忍住笑,她几乎可以肯定黎江内心在咆哮:你才素人,你们全家都素人。

她正等着黎江化妆,却听到身边有女嘉宾在尖叫,“黄力来了!”

黄力演艺生出道,近来演了几部大热网剧,热度很高,但真人来看,个头不高,没化浓眼线,眼睛愈发显得小。

颜小筠瞧瞧黄力,又看看黎江,心想怎么这么同人不同命呢,论身高、长相,黎江哪点都比他强啊,怎么就连人家红的一点星末儿都没有呢?

黎江看也没看黄力一眼,他这人自视甚高,自然不会把一个流量放在眼里。

黎江化好妆,他们由一个电视台助理带着去了休息室。

这个电视台的楼层弯弯曲曲的,被无数房间分割得道路支离破碎,当到休息室的时候,颜小筠已经被绕得七荤八素的,不由感慨:“这电视台好大啊!”

“就在这里坐会吧,过会录影了我来通知你们。”小助理说到这,又有点赧然地挠挠头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录好几档节目,休息室都满了,只有这个休息室了。”

颜小筠环顾休息室,房间颇为宽敞,蓝顶白墙,放置三个懒人沙发,玻璃茶几上放着茶包和饼干,看上去颇为舒适,不由瞪圆了眼,“这休息室挺好啊,怎么了?”

正说话,黎江捂住鼻子,打了个喷嚏,嘟囔道:“好什么好,粉尘这么多,我鼻子都过敏了。”

小助理笑得十分尴尬,“这个休息室呢,平时不太安排人,因为前两年啊这里死过人……今天实在是……”

“死过人?”颜小筠尖叫起来。

黎江不满地瞥了一眼她,觉得她实在没见过世面。

颜小筠最为怕鬼,听小助理这么说,明明害怕得瑟瑟发抖,却又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这死的是谁啊?怎么死的?”

“是电视台的一个外景主持,叫王婷莹,她是在这个休息室摔下去摔死的。”

“听说摔下去的时候全身赤~裸~”黎江面无表情地补充道,看着两人狐疑的眼神,耸耸肩说道:“上过娱乐版,我记性特别好而已。”

颜小筠登时起了好奇心,追问着助理道:“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

小助理尴尬地说道:“我两年前是在这个电视台,可是事发的时候我在外地,根本不知道案发现场怎么样。”

“没穿衣服,总不可能是自杀吧?”颜小筠一时被勾起了好奇心,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黎江耸耸肩说道:“最后定性就是自杀,说这个主持人有裸睡的习惯,可能醒的时候迷迷糊糊,就从窗口摔了下去。”

“这……太假了吧?”颜小筠不可置信。

“反正就这么定案的。”黎江倒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小助理畏畏缩缩地说道:“所以……也有人说她是撞邪了,反正从她走后,这个休息室一直怪怪的,要么有人看到女人的身影,要么有人听到怪叫声……”

颜小筠听着,忍不住叉起了腰,怒斥道:“我们好歹也是颜江工作室艺人,你就让我们待这么一间休息室?”

黎江却摆摆手,淡淡地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人家也一打工的,你别为难人家。”

那小助理如得大赦,赶紧说道:“黎哥就是大度……等录影了我来叫你们。”

小助理走后,颜小筠瞥一眼黎江,过一会,又瞥一眼。

“怎么了?哥太帅,你被迷住了?”

“滚!”颜小筠又暴走了,好一会才冷静下来说:“我就奇怪你这么龟毛的人怎么能同意这么间休息室?”

“这里挺好啊,再说人都怕鬼,我不怕,”黎江顿了顿说道:“我又不是人。”

颜小筠一阵语塞,这个理由实在太过无敌、太过强大,她只能抱拳,“大哥你赢了。”

黎江眯起眼,“不过有个传说,某些人天生异种,她的血不但能愈合伤口,还能够让鬼显形。怎么,要不要试试这屋子里有没有鬼?”

颜小筠吓得抖了两抖,嚷嚷道:“我才不试呢!”

两人一直从中午等到晚上六点,墙上的钟都走了一大半,黎江已经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打着盹儿,颜小筠也已经把桌上的零食都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干净净,那个助理才一脸尴尬地跑了回来说道:“不好意思,今天节目不录了,你们先回去吧。”

“什么?”颜小筠一下跳了起来,“我们等了这么久你们说不录了算什么意思?”

助理尴尬地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导演录完上一个节目说去抽烟,突然人就不见了,手机也打不通,找了好几圈也不知道人在哪里,这都两小时过去了,所以副导只能让我们通知让今天录影的都回去。”

黎江倒是平静,只问道:“那车马费报销吗?定金不退吧?不是我们的原因导致不能录,是不是原来谈好的酬劳要给我们?”

十五分钟后,黎江拿着3000元酬劳心满意足地走了。

颜小筠回望休息室,似真能在那间休息室飘荡的窗帘后看到隐隐绰绰一个女人窈窕的身影,她吓得立即扭过头,追上了黎江的步伐。



当晚,黎江、颜小筠和白眉正在看电视,意外看到插播的一条娱乐新闻,某大台的导演汪铭被发现裸身死在办公楼外的草坪上,疑似从休息室窗户上摔下致死。

“诶,这个电视台好像是你们下午去录的吧?”白眉咬着个桃子,汁水淋漓,还不忘指点江山。

颜小筠一怔,上前仔细看了电视台标志,吓得跳起来,“真的是诶。”

“网上还公布了该导演的死亡直播,据说是当时房间摄像头录下来的。”白眉熟练地点开手机直播网站,递给两人看。

黎江边看边说道:“看不出你下山没几天这些东西就玩得666了。”

“那是,所谓活到老,学到老。”白眉得意洋洋。

颜小筠没理会他的自吹自擂,只认真地看着视频。

视频上的房间颇为熟悉,蓝顶白墙,三个懒人沙发,甚至连玻璃茶几上的茶包和饼干摆放都一致,一个男人出现在视频里,他腆着肥胖的身躯,如同撞邪了一般在房间里快速奔跑着,然后猛地一道白影闪过,下一个镜头就是空镜,那男人显然是摔下楼了。

“这……这不就是我们下午在的休息室,真……真有鬼啊!”颜小筠吓得两股战战。

黎江没理她,只凝眉沉思道:“我们在那个休息室待到六点,也就是说他是在六点后出事的,查一下有没有人在六点后进过那个休息室。”

“查?怎么查?”

颜小筠愣怔的时候,黎江已经拿起电话,熟练地按下号码,问道:“文正,下午我就在案发现场,现在你能再带我们去一次吗?”

黎江挂了电话,起身穿上外套,回身看了一眼颜小筠,催促道:“快走啊?”

“去哪儿?”

“不是说去案发现场吗?”

颜小筠连忙挥手,如同躲避瘟神,“你去好了,叫我干嘛?”

黎江不由分说地拽上她,“让你撒点血看看是不是鬼在作祟啊!”

“撒什么撒,你当是撒狗血啊……”颜小筠大呼小叫着,被黎江一路拖着远去了。


颜小筠再一次出现在案发现场,已是深夜十二点。

白炽灯的灯管已然坏了,“噗呲噗呲”的一明一暗。

一个瘦削的身影猛地出现在房间暗角。

“啊——”颜小筠一声惨叫,紧紧拽着黎江的衣角,躲在他的背后。

“怕什么,这是刘文正啊!”黎江把她跟拽小鸡似的拉出来,指着那人说道:“就是我提过那个专门处理不能对外宣扬的案子的刘警官。”

那人身材高大,拉起房门口的警戒线,缓缓走到门外的时候,映着地上一团模糊的阴影,他点头道:“黎江,你看看你们是在这间房待到六点吗?”

“是的。”黎江还来不及开口,颜小筠已经忙不迭地点头,指着墙上的挂钟说道:“这不就是钟吗?当时我们等到六点,通知不能录了才走的。”

黎江与刘文正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刘文正这么一问,黎江立即想到了什么,问道:“是不是时间有什么不对?”

刘文正的下颚登时绷紧,过了许久才说道:“是,因为从网上发布的视频来看,汪铭是从这间休息室摔下去的,如果你们是六点离开的,那么他就是在六点后死亡的,但是从楼道的摄像头来看,六点之后就没有人来过——”

颜小筠听他这么说,攥着黎江衣摆的手愈发紧了,眼睛翻白,吓得差点没晕过去,结结巴巴地说:“那,是不是,就是……鬼杀人?”

“鬼?”刘文正蹙了一下眉头。

“两年前,一个叫王婷莹的外景主持人就是在这个休息室摔死的,死亡的方式和汪铭一样。”黎江沉声说道。

刘文正点点头,示意他对这个案子也有印象,“当时在她体内检查出有迷幻药的成分,加上房间里两个人的口供一致,都说她是迷迷糊糊自己从窗户跌出去的,而且她的死亡样子也确实符合自己失足,所以才定性为自杀。”

“你记得那两个人是谁吗?”

刘文正眉头一皱,“这我得回去看看卷宗了。”

他说完,长腿一迈,就往休息室外走去。

黎江也紧接着大步向前。

“诶,你们等等我啊!”眼见得自己险些要被扔在案发现场一个人,颜小筠吓得涕泗横流,赶紧追着两人去了,她的耳边似隐约听到女人的呜咽声,她不敢回头,蒙着耳朵快步冲到黎江的身边,追着他们去了。

刘文正开车带着他们来到派出所。

这派出所看上去平平无奇,而当刘文正推开放满档案的书架时,颜小筠才知这里别有洞天。房间倚山而建,墙体还隐约见到山石嶙峋,书架丛立,里头满满当当的书籍案卷,都记载着未向公众公开的案件的细节。

刘文正按照字母排序找到王婷莹的案卷,拿到书桌上,翻阅开来,找到当时两个提供口供的人的名字,“是电视台的演艺生,叫黄力。”

“黄力?”颜小筠听到这个名字,不由被勾起了好奇心,踮起脚挤进两个高个男人中间,勉力看到档案上的照片,喃喃道:“真的是他诶。”

“谁?”黎江皱眉道。

“你忘记了啊,下午在化妆间和我们一起要录节目的,他本来是电视台的演艺生,最近演了几部剧可红了。“颜小筠拍着黎江的后背说道。

黎江大抵是想到他进来时高人气的样子,哼了一声,眼睛要翻到天边去,“就那个小白脸?”

“导演、演艺生、外景主持人,”刘文正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分析道,“这故事可精彩了。”

“难道是那个王婷莹的冤魂不散,来索命了吗?”颜小筠说着说着,自己也不由害怕得发起了抖。

“当时的案子是有疑点的,只是当时王婷莹符合迷幻药过量导致失足死亡的样子,且两个目击证人口供一致才定性为自杀,虽然我也怀疑过两人胁迫王婷莹吸毒,但毕竟没有证据。”刘文正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吧?这黄力和王婷莹曾是恋人关系。”

“什么?”颜小筠捂住胸口,觉得信息量太大,她一个小朋友承受不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和王婷莹谈恋爱,房间里还有一个导演,这、这算怎么回事?”

黎江一声冷笑说道:“你忘记蓝晓和华晶的事了?”

颜小筠一时语塞,想着这圈子这样的事层出不穷,不由厌恶地把眉毛皱成了蝴蝶结。

三人正默默无语间。

刘文正猛地接起了个电话,他怔了一下,立即打开墙侧的视像仪。只见蓝色的模糊画面里,一个男人正痴痴迷迷地在房间里走着,一步步走到窗口,眼见着是要跳下去,可是诡异的是他的身体一边侧向窗口,一边却似被人拖拽着,可是镜头里分明除了这个男人外,空无一人。

颜小筠倒抽了一口冷气,突然她指着画面嚷道:“这是休息室,这个人——是黄力啊!”

“我们快走!”刘文正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立即转身要赶回案发现场。

“砰——”的一声,可是画面里,黄力已然冲破阻碍,从窗口一跃而下——画面里没有了他的身影,可是颜小筠已经能想到他坠地时血花四溅的样子。她不由害怕得浑身发抖,可还是只能跟着这两个男人往案发现场赶去。


“刚刚是我设置在现场的警报装置自动报警,我没想到——”刘文正一边开车,一边懊恼地说道。

颜小筠坐在后排,看着雨刮器一左一右地滑动,她感觉到前座两个男人紧张得一触即发的气氛,战战兢兢地开了口:“所以,是不是冤魂索命?”

“闭嘴!这世上的鬼都能索命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刘文正恼怒地扭头。

“啊!你的脸——”颜小筠一只手指着刘文正,一只手害怕得捂着眼。原来暴怒之下的刘文正竟然变了一张脸,眼睛变大,嘴巴拱出,耳朵竖起招风,竟然变得如同一只蝙蝠般!

黎江连忙冲他挥了下手,淡淡地说:“你吓到我家小朋友了。是不是有鬼,到时候去现场看一眼就是了。说不定真是冤魂索命呢!”

刘文正也意识到自己脾气失控了,摇摇头,脸又恢复如常,

“你、你、你,这这这……”颜小筠言语已经失灵,心想还说见什么鬼,这不是已经见鬼了吗?!可眼见两人脸色凝重,到底不敢多问。

车子开回到电视台大楼。

刘文正手里握着探照灯,来到事发地点,果然黄力已然摔得脑浆迸裂、血流成河,这样子眼见也是活不成了,他来不及处理尸体,立即往楼上跑去。

颜小筠躲在黎江背后,远远看见一个人蜷在地上,早已吓得哇哇大叫。

黎江捂住了她的眼,一把捞起她的腰,抱着她追着刘文正来到休息室。

刘文正拿着探照灯在房间里四射,怒吼道:“是不是鬼?你给我出来!”

黎江念叨了一句:“得罪了!”

颜小筠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觉得手背一痛,黎江已用法术引出她身上鲜血,在空中凝成红色的水滴状,而那血滴渐渐凝聚、凝聚,蓦然在窗口处,有一个女人的身形慢慢显现出来,她似未着寸缕,一张脸上透着迷茫、哀伤……

“你、你、你,这这这……”颜小筠再次语塞,毕竟今晚层出不穷的事已经太颠覆她的三观了。

“你是不是王婷莹?”黎江却似早已预料,抱着颜小筠,走向前问道。

那女鬼茫然地看着他,显然入了鬼界太久,她的意识都有些迷茫,她歪着头,过了片刻才说道:“是……”

“你是王婷莹?”刘文正精神一震,立即上前问道:“两年前你是怎么死的?”

“我……已经死了吗?”女鬼似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颜小筠猛地想起白眉曾说过,人死之后,魂魄处于混沌阶段,意识会随着时间渐渐模糊,所谓厉鬼,就是执念太深不肯消失。这个王婷莹想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但却深深记得自己是被汪铭和黄力害的,所以才来冤魂索命的?

她对眼前的女鬼很是同情,就连害怕也抛诸脑后,就赶紧从黎江怀里跳下来,以手蘸血,赶紧画了个师傅教过的通灵的符,问道:“两年前你就是从这里摔下去死亡的,是不是汪铭和黄力害你的?”

“那个晚上、那个晚上……”女鬼似想起那晚情状,开始抽抽噎噎地落下泪来。

“黄力跟我说跟我引荐个导演,让我有机会上大型晚会主持,谁知道他竟然是让我吃了迷幻药,和他们两人……我不同意,可是药效上来我自己意识也都模糊了,我就往窗口那里逃过去,可是他们不肯放过我,后来我就摔下去了……”

“所以你的冤魂不散,在找机会要找报复这两个人是吗?”刘文正绷着脸问道。

女鬼又开始露出迷惘的神色,她说道:“也许是吧,我就是想问问黄力,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看来真的是冤魂索命了。这个案子又只能归到我的秘密档案里了。”刘文正长叹了口气,“至于她——”
“小筠,你师傅有教过你收魂的方式吗?”黎江正色道,“她染了人命,若继续在世间飘荡,必成恶鬼,她也是个可怜人,你就超度了她让她安心去奈何桥吧。”

颜小筠登时面露难色,她说道:“教倒是教过,可是那都是装神弄鬼,现在——”

“以前只是你看不到,未必是假的,你现在就试试吧。”黎江倒是气定神闲。

颜小筠只能硬着头皮上,她凌空以指画符,口中念咒,随着她的咒语,王婷莹的身影逐渐变白、变薄,最终消失不见,似隐隐能看见天际有座桥,而她的身影就在那桥上一闪而逝——

“哇,没想到真有奈何桥啊。”刘文正叹为观止,他看着颜小筠,不再是面对十三岁孩子的轻蔑之情,而颇有几分敬仰,竖着大拇指道:“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驱魔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颜小筠一脸莫名,“驱魔人是什么?”她觉得晚上发生太多事,已经超出她的脑容量。

“没什么。”黎江的声音却极为柔和,他转向刘文正,“今晚的事,包括小筠的事,我希望你都锁到你的秘密档案里。”

“是,是。”刘文正点头,忽然一脸坏笑,用手肘撞撞黎江,“你个老鬼,现在不会口味这么厉害吧,这个小姑娘还未成年呢!”

“滚!”

黎江是真的生气了,法术连珠炮似的射出,是真让刘文正滚着出门的。


这个案子以汪铭、黄力吸毒产生幻觉坠楼而亡结案,看客不免唏嘘几句天道好轮回,便又将这案子忘到层出不穷的八卦去了。

白眉听到刘文正的名字,也是好一阵唏嘘。

“怎么,师傅,你认识他?”颜小筠想到这人身蝙蝠脸的家伙,还是忍不住一阵恶寒。

“是啊,我不是说过师傅年轻时候是斩妖除魔的,这刘文正就是妖族的,我们交过手。不过他和我说,他们也在寻求人妖和平相处,现在他以这个派出所为屏障,管理人妖之事,也是绝佳的身份掩护了。”

两人正说着话,黎江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突然喃喃说道:“不对。”

“什么不对?”颜小筠扭过头来问道。

“我是说晚上我们再去那个休息室的时候,我没有打喷嚏。”黎江自言自语。

“是啊,那又怎么了?”颜小筠一脸莫名其妙。

“可是白天的时候,我是一直在打喷嚏的。”黎江瞪着白眉说道,“我这个过敏性鼻炎,不可能这么快就会好的。”

“什么意思?”

“汪铭死的时候那个视频,你再让我看看!”黎江突然激动起来。

白眉似感知到了什么,立即找出视频递给黎江。

黎江滑动手指看着视频,突然指着镜头里扫到的桌子说道:“你看这桌上的食物!齐齐整整,可那个时候都已经被你吃完了!”

颜小筠涨红了脸,“说不定他们又补回去了!”可是话刚说完,她也觉得不对,下班怎么会有人去补零食呢?

白眉登时领悟过来,“你是说这个视频不是你们走后录的?可是汪铭在视频里真的摔下去死了啊?”

黎江立即抓起电话,又打给刘文正:“你查下,在汪铭录节目失踪的时候到六点钟,有没有谁去过那个休息室?”

过了一会儿,刘文正回电:“有。是一个叫吴平的电视台助理。”

“立即逮捕他!”

“到底怎么了?”颜小筠还没醒悟过来黎江到底在做什么,只能追问道。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就和我再去一次现场!”

黎江带着颜小筠,不由分说地再次回到电视台。

这次他却带着颜小筠在电视台楼道里七拐八弯,然后来到一间房间前,推开了门。

这赫然就是那个休息室,却没有封条,桌上散落着的是零食的包装。

随着黎江一个深深的喷嚏,他说道:“这才是我们真正待了一个下午的休息室,根本不是王婷莹出事的那个房间,凶手故意把房间布置得一模一样,再用言语诱导我们认为就是在一个房间里。

因为电视台周边都是对称的草坪和仓库建筑,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其实在两个房间,我们以为汪铭是在六点后出的事,其实在下午他已经出事了。”

颜小筠再迟钝,也已经明白他所指的人是谁。

而刘文正已经推着吴平走了进来,正是那天带着他们去休息室的助理。

吴平瞧着黎江,只微微一笑,“你说得都对。”

“你是王婷莹的什么人,你这么做,是为了替她报仇?”

吴平轻轻一笑,“我……不是她的什么人,可能连她也不知道世上有我这么一号人,可我却实实在在爱慕着她。我只是看不惯她被自己心爱的人出卖,最后又这么轻飘飘地定案为自杀,我只想为她讨回公道。

那天我把汪铭骗到这个房间,准备勒死他,可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做贼心虚,竟然害怕得脱了衣服跑了起来,就好像……有鬼在追他。我就将计就计,给他拍下了那段视频,然后再迷晕了他。我把他挂在窗台上,重心往下,只要他一醒就会自然而然摔下去。

我骗你们做我的时间证人,只是想让警察别那么快查到我身上,让我有时间对付黄力这个负心郎。

黄力一直有吃迷幻药的习惯,尤其汪铭一死,婷莹的案子发酵,他做贼心虚,开始大量吃迷幻药,我就引他来这个房间,他自己就要掉下去的时候,可是却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拉着他,挣扎了好久才掉下去……”
“你知道那无形的东西是什么吗?”黎江正色问道。

“是什么?”

“是王婷莹的魂魄,她或许忘记了自己的死亡,却没有忘记她对黄力的爱。”

吴平一怔,随即怆然笑起,“婷莹,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可你为了一个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付出这么多,甚至不惜杀人,你又不傻吗,你又值得吗?”颜小筠忍不住问道。

“我……”吴平一怔,随即垂下了头。



吴平归案。

黎江与白眉说道:“小白,这次虽然是意外,可是小筠的血确然能起死回生、驱邪除魔,她这一生,怕是不会太平了。”

白眉怔怔的,旋即轻叹口气,“我又何尝不知,自我将她救下那刻起,我为她算过卦,就知道这个孩子一生不会太平。本想在深山安安静静躲过一辈子,可是道观塌了,大抵也是躲不过,不如就带她入世。希望如你这般法力高深,能护她一生周全吧。”

两人忧心忡忡间,却见颜小筠兀自在点着钱,喃喃道:“我们这要靠综艺赚钱有点太难了吧?还是演戏,演戏吧——”

白眉轻轻一笑,“就如现在这样,未尝不是快乐。”
风起时,浪未平——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村外忽然来了一个女人

探案之灰姑娘的死祭

戏里戏外人

云河旧人


分享到: